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ΔDelta-2

隨著年齡的漸長,人體內的激素會越發成熟,從十六歲開始分泌激素,直到十八歲維持穩定的激素濃度,才算是一個發育完整的個體。另外,血統越純淨激素就會越早分泌,尤其是會互相吸引的AlphaOmega
 
因此,就讀時間會跨越發育直到成熟期的高中,對每個人來說都是相當重要的選擇。
 
以能力分布來說,前三志願的學校會由70%Alpha25%Beta5%名額保障的Omega組成,當然,為了避免有部分血統純淨的學生提早成熟,甚至進入發情期,校方會將AlphaOmega徹底隔離開來上課。
 
由於過去曾有過登記錯誤的假BetaOmega,突然在課堂上進入發情期,導致班上的Alpha集體腦殘,進而發生嚴重的流血衝突事件,所以有些學校甚至直接將校區劃分為ABO三個區塊,並在彼此的臨界線設立警衛,當然,前提是這所學校要有很多的錢,並同時擁有三種族群的學生。
 
畢業後的第三天,莫毅收到一張印有五個高中名稱的合格通知跟一張志願表單。
 
高中入學的方式,主要以在校成績跟畢業考為主,將學生的能力進行排序,接著列出對應的五所高中,讓學生選出前三志願去分發。
 
雖然為了落實莫姨的"中庸"教育,莫毅的成績一直維持在前十到五名之間,但他在理科競賽方面展現出的才能,還是幫他加了不少分上去。
 
「你有哪些學校可以填?」在兒子身邊坐下,穿著居家服的莫薪捧著一盆生菜沙拉,叉了一片萵苣遞到莫毅前方餵食。
 
「前五到十名的學校都可以。」將萵苣咬進嘴裡發出"咖咖咖"的聲音,莫毅將手上的志願名單放到爹地面前。
 
「有想去的學校嗎?」
 
「我以為你會問"有想去的族群嗎"。」抱過莫薪腳上的沙拉盆,莫毅抓了片菜葉慢慢啃著。
 
「有嗎?」嘴裡咬著一片大黃瓜,莫薪摸摸莫毅的頭,把兒子攬到自己懷中,「雖然我不贊成你想要抑制發育的做法,但如果你還沒準備好,你爸也同意的話,我還是會幫忙的。」
 
「為什麼你跟老爸的基因沒有替我決定?」靠在爹地懷裡,莫毅忍不住問。自從畢業後,想到接下來即將進入的發育期,他的心情就忍不住煩悶。
 
別人有一份基因檢測,知道自己是屬於ABO的哪一群;他也有一份基因檢測,知道自己ABO哪群都不是。
 
這樣的檢測結果真是讓人鬱悶又無力。
 
「大概是因為我們的基因太優秀,所以誰都不讓誰吧。」
 
AlphaOmega除以二為什麼不是Beta?」
 
「你想成為一個Beta?」
 
「如果是像小阿姨那樣的Beta,你覺得如何?」雖然知道小阿姨在Beta群中是個異類,但莫毅還是很喜歡這樣的小阿姨。
 
「你想變得像小妹那樣強大的話,做個Alpha不是更好?」
 
「我不想變得像老爸跟姊姊那樣,倒不是說他們不好,只是不適合我。」將空了的沙拉盆放到桌上,莫毅側躺在莫薪的大腿上,享受著莫薪的安撫。
 
「不管你最後成為什麼,你就是你自己,並不會因此而變成他人。基因序列雖然可以決定一個人的先天優勢,但後天的影響卻是更為廣大的,就好比我跟你爸無法決定你的族群,但你周遭的人事物卻可以。」
 
莫薪邊說邊回想起當年。
 
十五年前,莫毅剛出生時,基因檢測上的結果顯示他是一名Omega。這樣的結果對由AlphaOmega組成的家庭來說是相當正常的,所以當時的莫爹跟莫爸沒有任何懷疑,就這麼相信了科學。
 
直到小莫毅三歲那年,莫薪突然心血來潮的想看一下兒子的基因序列,藉此推測出他繼承了雙方家長的那些特質,才發現了驚人的事實真相。
 
取了兒子的一點口腔黏膜細胞進行純化與DNA定序,一整天的實驗下來,莫薪盯著最後出爐的結果,皺起了清秀的臉蛋。大概看了一小時後,莫爹將結果鎖進辦公桌中,決定先回家吃晚餐。
 
隔天,莫薪抓著從兒子頭上拔下來的一根頭髮,再次進行了基因萃取的動作,並將資料庫跑出來的結果跟昨天的做比對,看著電腦顯示出完全吻合的字樣,莫爹的表情更皺了。
 
再隔天,莫薪不顧兒子的哭嚎,從手上取了一點血,三度進行基因定序,這次他除了比對前兩次的結果外,也將自己、艾雷跟莫芙的資料調出來做交叉比對,花了十分鐘左右,新出爐的結果顯示了以下幾條資訊:
 

  1. 莫毅是莫薪跟艾雷的小孩
  2. 莫毅跟莫芙是直系血親
  3. 莫毅的口腔黏膜細胞、頭髮、血液提取出的基因序列完全一樣
  4. 莫毅的DNA電泳膠上,比一般人多了一條很淡很淡的線
  5. 莫毅的Y染色體上多了一小段沒見過的基因
  6. 莫毅不是Omega,不是Alpha,也不是Beta
  7. 莫毅的基因突變這件事要保密,但必須馬上告訴艾雷
 
"碰磅!"這是鐵門被踢開撞上牆壁的聲音。
 
「呃、地震嗎?怎麼……」這是三天沒睡的艾雷剛躺下又被嚇醒的聲音。
 
「莫所長?!」這是艾雷的同事們,在看見來勢洶洶、臉色超皺的莫薪後,表示他們很驚恐的聲音。
 
「起來!」莫薪抓著艾雷的衣領,將人從床上揣起。
 
「你怎麼來了?!」艾雷略微清醒後,驚訝的看著莫薪。
 
雖然一樣在研究中心工作,但他們幾乎不在工作時間見面,因為工作中的艾雷不洗澡,而莫薪又有一點小潔癖。
 
「我剛做檢測……多了一條線。」為了不讓其他人知道莫毅的秘密,莫薪壓低了聲音,在艾雷耳邊小聲地說。
 
「你說什麼!?」艾雷驚恐的大叫,讓實驗室的人全體往後退了一大圈。
 
「我做了三重複,確定多了一條線。」
 
「但但是、你我……怎麼可能?」
 
「這是事實,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突然跑來。」
 
「但我、我……」有些失措的雙手抓著莫薪的肩膀,艾雷的大腦在長時間的疲勞與莫薪的轟炸下呈現一片空白,他正在努力找回自己的智商。
 
用眼神示意艾雷放低音量,莫薪說出了自己的決定:「我不打算讓家人以外的任何人知道。」
 
「為什麼?」
 
「還有為什麼?他是我們的兒子,你難道不知道要是讓其他人發現,事情會變得有多嚴重嗎!」
 
「他是我們的孩子沒錯,但現在還不能確認是不是兒子吧?而且小毅長到三歲了都沒事,為什麼這孩子就會有事?」在深呼吸好幾次後,艾雷終於找回自己的智商,同時拍拍莫薪的肩膀,要對方冷靜點。
 
「什麼孩子?」
 
「不是你說"多了一條線"的嗎?雖然不是在發情期時懷上的有點少見,但既然有了就是好事,為什麼不讓別人知道?」
 
「誰有了?」
 
「不是你?」
 
「不是。」
 
「難道是我!?」艾雷驚恐地低頭看著自己下凹的肚子。
 
「你是笨蛋嗎!」不到半秒就動手搧了艾雷的頭大罵,莫薪鄙視的看著自己的伴侶,「我都沒有懷孕了,你這個蠢Alpha更不可能懷孕!」
 
「二十分鐘後,洗完澡,帶著你的智商過來找我!」
 
「所以,到底是誰懷孕了?」艾雷呆愣地站在原地,依舊搞不清楚狀況。
 
二十分鐘後,艾雷乾淨清爽的衝進莫薪的辦公室。
 
「你剛才說的那些,究竟是什麼意思?」艾雷的表情有些凝重。
 
在剛才洗澡的過程中,他突然想起莫薪前幾天說打算研究兒子的基因排序。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多一條指的該不會是……
 
「自己看。」莫薪將抽屜解鎖,抽出裡面的資料遞給艾雷
 
整整十分鐘,艾雷盯著那條淺淺的、淡得幾乎要看不見但卻確實存在的"多出來的一條線",無語。
 
「小毅不是Omega。」莫薪開口陳訴著他已經接受的事實。
 
「也不是AlphaBeta,這條線改變了他的激素構成,我記得當初醫院檢測出來的激素含量是偏向Omega,但現在Beta的相關係數卻最高,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艾雷在消化完事實後,認真的跟莫薪進行確認。
 
「雖然只是個推論……近年來,基因檢測的錯誤率逐漸上升,有不少人一直到成熟期才發現原先認定的族群有誤,而這些個案在出生時的檢測結果,都跟母體一樣不是Omega就是Beta。」
 
「你懷疑這不是檢測出錯,而是基因突變造成的?」
 
「因為孕期和母體相連,所以剛出生時的激素會和母體一樣,但當人逐漸長大接觸到外在環境時,體內的激素就會開始改變……在十五位個案中,有七位Beta在長時間接觸固定的Alpha後轉變為Omega;三位Beta受到Alpha的影響變成Alpha;四位Omega變成Beta;甚至還有一位Omega變成了Alpha,原因是他愛上了另一個真正的Omega。」
 
「小毅這幾年都是給小妹照顧的,所以激素才會偏向Beta嗎?」
 
「如果我的推論無誤,一直到成年前,他的激素都會不斷的變化,直到環境使他穩定下來。這是人類演化的一部分,而我們的兒子就踩在這條道路上。」莫薪的雙眼閃閃發光,身為一個遺傳學家,能親眼目睹演化的過程,絕對是莫大的榮幸。
 
「唉~看樣子,基因太優秀也是個麻煩。」看著如此欣喜的莫薪,艾雷嘆了口氣,開始替兒子的未來感到擔憂。
 
「不用太擔心,仔細想想這其實是件好事,以後若是小毅喜歡上Omega,他就能變成Alpha保護對方;若是喜歡上Alpha,就當一個增產報國的Omega。我相信在我們的教育之下,他能不受到任何族群之間的制約長大,在適當的時間下,選擇最適合自己的一條路。」
 
「等他懂事後,找個機會告訴他吧。」
 
「可以。」點頭表示贊同,莫薪接過艾雷遞回來的資料,「對了,小毅在生物跟遺傳學上的天分很高,我打算從啟蒙教育開始引他入門,有知識當作基礎,到時要跟他解釋"多一條線"時,他才不會像某個白癡那樣,以為是驗孕棒上的那條線。」
 
「咳咳、我三天沒睡了嘛!」
 
「那你現在可以回去睡了。」莫薪揮揮手,將心思放回目前的研究上,不再理會艾雷
 
看著轉眼就無視自己的伴侶,艾雷忍不住質疑自己的激素是不是因為太累而分泌不足,不然為何莫薪的反應會這麼冷淡?
 
看了看莫薪,又聞了聞洗過澡的自己,艾雷走到莫薪身後,將辦公椅轉了一半圈讓他面對自己,不讓對方有機會逃脫的將雙手撐在椅子扶手上,彎下腰將人包圍在自己的懷中,帶著蠱惑的說:「陪我一起睡。」
 
那一天,艾雷跟莫薪都沒有回家,具莫薪下屬的進一步八卦,他們甚至沒有走出辦公室。
 
時間回到現在,多了一條線的莫毅,拍拍突然神遊的莫爹。「你跟老爸有討論過,希望我變成哪一種嗎?」
 
自從知道自己的基因很特別後,莫毅就很喜歡問這個問題,雖然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隨便你",但他總覺得爹地跟老爸心中其實是有答案的,就好比小阿姨滿心希望他成為一個Beta那樣。
 
「如果我說是Omega的話,你會變成Omega嗎?」莫薪笑著,伸手捏了下莫毅因為緊張而發紅的耳垂。
 
「不知道,我什麼都不想變,雖然也什麼都不討厭。」
 
「那就什麼都別想了,順其自然就好,時間到了就會知道結果。」莫薪拍拍兒子的背,示意對方該起來面對現實了。
 
「那高中怎麼辦?」
 
「你自己看著辦,免得到時後悔跑來怪我。」
 
「那就選第五名的學校吧。」拿起桌上的筆,莫毅在表單的第一志願填上第五名的學校,接著分別是第六跟第七。
 
現在的他還不知道,一個月後的放榜日,會將他這幾天的心理建設徹底打殘。
 
「兒子,你還要沙拉嗎?」從廚房捧著補充後的沙拉盆出來,莫薪為了保持身體的健康並吸收各種維他命、礦物質,只要是在家的日子,每天都會吃上大量的新鮮蔬果。
 
「不了,小阿姨說晚上吃火鍋。」轉頭看著莫薪上啃了一半的大白菜,莫毅有種不好的預感。
 
聽見晚餐的預訂菜單時,莫薪啃菜的動作停頓了下,但很快的又再度"咖咖咖"起來,一邊消滅著手中的白菜,一邊走去陽台準備打電話。「火鍋是嗎?既然這樣,我叫海生所送點"乾淨"的新鮮海產過來,我記得他們最近在研究分子結構轉變的甲殼素,有龍蝦跟螃蟹什麼的。」
 
「小阿姨要是看到你把她準備的白菜吃掉,還妄想用實驗過的海產彌補一定會更生氣的。」
 
雖然實驗過海產有經過挑選,不會拿任何注射過化學藥劑或是基因突變的動物,而且家裡也已經吃過很多次了,但小阿姨還是很不喜歡她的廚房跟料理中,出現實驗室出產的任何動物。
 
「她不會看到的。」莫薪笑著將最後一片白菜塞進嘴裡,還將沙拉盆翻轉,表示裡面已經連半片葉子也不剩了。
 
當天晚上,莫家吃的是味噌螃蟹火鍋,除了砂鍋裡塞了兩隻跟臉一樣大的螃蟹外,一旁還放著龍蝦沙拉跟焗烤大明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