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80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ΔDelta-3

在出門上學前,莫芹秉持著自始自終的一貫教育,再次強調中庸之道的重要,還有全世界的Alpha腦子都長在那根小aa上,接近他們會導致智商低下什麼的。
 
「小阿姨,我是以Beta的身分入學的,不要說是Alpha了,連Omega都遇不上。」看著眼前恨不得把全世界Alpha的小aa都折斷的莫芹,莫毅有點無奈,雖然從小就被灌輸這種偏激的思想,但他依然保持中立。
 
「很好,真不愧是貴得要死的私立學校,不枉費我們繳了這麼多學費上去。」幫莫毅調整好領帶,莫芹往後退了一步,替親親外甥檢查服裝儀容。
 
莫毅有一張偏像莫薪的臉,細緻的五官、清秀的氣質,還有討厭戶外運動而養出的白皙皮膚,由於上述的優良條件,導致莫毅從小就常被誤認為Omega,而這個現象並沒有因為身高抽高而改善,即使莫毅已經正式突破170公分,走在街上還是有不少Alpha過來搭訕。
 
當然,莫芹為了不讓莫毅吃虧,從小就手把手的教他防身術與各種格鬥技能(?),雖然隨著年齡的增長,莫毅因為懶散而不常練習,但每次遇到莫芹的突擊測試都能冷靜應對,這讓莫芹感到十分欣慰,也就不逼著外甥去練習了。
 
「好了,小阿姨,我出門了!」看見莫芹滿意的點著頭,莫毅抓起放在一邊的書包掛上肩膀,轉身出門。
 
今天是高中開學的第一天。
 
就如同莫芹所說的,曦文高中是一所私立學校,同時也是一所貴族學校,主要由年交易額破百億的曦氏集團創辦,讓曦文高中無論在學生素質還是硬體設備上,都位居私立學校的榜首,甚至登上高中總排名的第五志願。
 
因此,當莫毅穿過雕花柵欄的華麗校門,看見兩個足球場大的歐式花園時,他只是停頓了一下,就繼續往校園內走。
 
「應該有不少人因為這座花園而遲到。」莫毅點評著。
 
穿過種滿花草甚至還有噴水池的花園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座扇型迴廊,雕花石柱豎立在每個計算好的支點上,讓圓頂狀的天花板不至於塌陷,右手邊的走廊通往Alpha專屬的A區;左手邊是OmegaO區;而正中間則是BetaB區。
 
不像其他學生在往自己的區域走時,還刻意轉頭看向另兩邊的走廊,莫毅對家人以外的ABO們沒有半點興趣,視線跟步伐一樣筆直向前,毫不停留的走進通往B區的走廊。
 
A……是照能力分班嗎?」看著手中剛才拿到的學生證,莫毅一邊跟著指標尋找自己的教室,一邊猜想著。
 
因為對不感興趣的事物非常懶散,即使在確定就讀曦文高中後,莫毅也沒有特意去查詢相關資料,甚至連學校郵寄到家裡的各種手冊,也只抓了重要表格出來填寫,其他的校園導覽、學生手冊等等,都在收到的下一秒就被丟進莫家的資源回收箱裡。
 
所以,莫毅直到現在還不知道,所謂的A班,究竟是什麼意思。
 
A班。」抬頭看了眼教室門牌做最後確認,莫毅將學生證收進口袋,伸手打開做工精緻的木門,半個身體隨著腳步進入教室。
 
一步,定格。
 
…………」看著教室內的場景,一向冷靜淡定的莫毅,忍不住當著同學們的面皺眉。
 
退一步,"喀嚓!"教室的門被莫毅關上。
 
對面著木門,莫毅從新將口袋中的學生證拿出,再度確認著自己的班級──A班無誤。
 
「一定是我走錯了。」搖搖頭,莫毅轉身離開木門,決定去尋找正確的A班。
 
"嘎嘰──"才剛被關上的木門再度被人打開,一個身高略矮的Alpha跑了出來,在上下打量完站在門邊的莫毅後,露出和善的笑容。
 
「真的是個Beta,沒想到竟然有Beta可以進到A班,同學你真厲害!」
 
我們暫且將這位親切的Alpha稱作A1
 
「是走錯教室的吧?」又一個Alpha推開窗戶,探出半截身體,與A1的親切不同,A2的神情充滿了嘲諷。
 
ABO三個區域都設有門禁,要想從別的區域過來,除非開放學生證上的權限,否則就連老師都無法隨便跨區。」相較於A1A2,從後門出現的A3推了推他的資優生必備黑框眼鏡,充滿邏輯的分析。
 
「你應該就是莫毅了吧?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是近五年來,A班唯一的Beta。」A3藉著莫毅身上的制服樣式,確認了對方的身分。
 
曦文高中除了針對ABO不同族群的學生分區上課外,就連制服的配件都有所不同,基底一樣都是白襯衫搭配深灰色的西裝褲,但領帶的顏色卻是按照族群分類的,深藍色代表Alpha;磚紅色是Omega
 
莫毅身上的領帶是淺紫色,代表了Beta的顏色。
 
被準確地叫出名字並說出"真相"後,某位紫色的Beta不淡定了,他瞪大雙眼看著面前的三個Alpha,差點克制不住動手把他們的小aa扭斷,在做了幾次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後,他學著A3的樣子,推了推自己的半框眼鏡,「校規明訂ABO三區是分開授課的。」
 
「喔,那你一定沒把校規看仔細,附錄的第一條有補充,若有特別優異的Beta學生,可以經過額外的申請進入A班。」A1顯然對莫毅相當感興趣,他邊說邊想伸手拍拍莫毅的肩膀表示友好,卻被人自然的側身閃過。
 
「我沒有申請。」看了眼A1的懸空的手,莫毅不死心的辯駁,雖然他幾乎已經心死了。
 
「點名冊上有你的名字:30號,莫毅,族群Beta,外收的特別資優生。」A3將點名冊遞到莫毅面前。
 
「我要申請轉班。」瞄了一眼點名冊,確定上面確實印著自己的資料後,莫毅忍不住嘆氣,同時感到頭有點痛。
 
「為什麼?你身為Beta卻能進A班,是一種榮譽。」A2訝異的問。
 
「不為什麼。」因為這超出了我的計劃,而且我不想跟一群Alpha混在一起。
 
強壓下頭腦的不適,莫毅打算繞過A1,回B區找個行政人員處理這件事,他甚至決定,如果學校不讓他轉班,大不了休學重考也是可以的。
 
「站住!」A2顯然被莫毅這樣"拒絕榮譽"的態度感到不爽,他上前拉住即將離開的莫毅。
 
「放手。」忍著被碰觸的不適感,莫毅回頭看了眼對方,為了維持莫姨說的中庸之道,他並不想惹麻煩。
 
一個Beta把一個Alpha揍翻這事,乍聽之下是很來勁,實際做起來也很痛快,但事後的麻煩卻會多得跟金魚大便一樣,又臭又長、綿延不絕。
 
所以,即使相當厭惡被人碰觸,巴不得立馬把那隻手扭斷,莫毅還是咬牙忍了下來。
 
值得慶幸的是,雖然因為邁入發育期,導致他體內的激素不太穩定,但因為從小就和意外強大的莫爸跟實力派的莫芙相處在一起,莫毅的激素雖然依舊偏向Beta(沒辦法,他家的AlphaOmega都不常在家,唯有一個強大的Beta常駐),但在對Alpha激素的抵抗力上,幾乎可以達到防彈玻璃的高標準。
 
這就跟"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的道理一樣,當習慣了身邊高濃度的A激素時,對於眼前這些Alpha同學們淡薄到──要等他打開教室門,才發現裡面有一群Alpha──可悲的濃度,莫毅只能在心裡替他們打開一道"小嫩A"的窗。
 
「你這!」
 
正當A2準備給眼前囂張的Beta一點警告時,原本沒有動作的莫毅,卻突然將放在肩膀上的那隻手大力揮開,並轉身看向走廊的轉角處。
 
"撲通、撲通、撲通!"
 
莫毅的心跳逐漸加快,體溫也開始升高,他感受到一股濃烈到完全不輸給莫爸跟莫芙的A激素正在靠近,光靠這濃到堪比玉米濃湯的氣味,莫毅就能肯定那是一個已經發育成熟的Alpha,還是個強大到坑爸坑姊的Alpha
 
「早安,你們在走廊上……交流感情嗎?」一碗新鮮出爐的玉米濃湯呃、Alpha從走廊的轉角處出場,他站在莫毅的面前,帶著好奇的目光看著眼前的同學們。
 
「甘胺酸!」莫毅在看見那名濃滋滋的Alpha後,罵了一句通常在自己很激動時,才會說出的話。
 
雖然他更想直接罵髒話,但自從不小心在老爸面前罵溜嘴,被罰抄100次"20種常見胺基酸"完整列表後,他就開始改罵胺基酸中排序第一的"甘胺酸",罵了幾次發現諧音還挺像某個髒話後,他就越罵越解氣也越罵越順暢了。
 
……胺基酸中分子量最小的那個甘胺酸?」被某B光明正大地罵了的某A,很有學術涵養的確認。
 
「對。」雖然不想死盯著對方,但身體卻有點不聽使喚,導致他完全移不開視線,只好繼續保持死盯著對方的樣子,這種被生理強行支配的感覺,讓莫毅覺得很甘胺酸。
 
更甘胺酸的是,他的心跳跟體溫還在持續上升中,胸口充滿了緊張、亢奮甚至是害怕的情緒,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突然的刺激讓大腦有些不堪負荷,莫毅開始產生缺氧的錯覺。
 
雖然上述的種種都讓莫毅不舒服到一個極致,但從外人眼中看來,那畫面就像是一個Beta因為見到一個極品Alpha,而發春激動到不能自己。
 
這真是個恐怖的慘劇。
 
「你……你離我遠點。」咬緊牙關的擠出幾個字,莫毅雙手握拳用指甲戳進自己的掌心,藉著痛覺拉回理智。
 
雖然手掌很痛,身體上的不適絲毫沒有減輕,但至少他現在能控制雙腳,稍微離那位"濃滋滋"遠點。
 
「你沒事吧?身體不舒服嗎?」濃滋滋露出關切的表情,不退反進。
 
伴隨著濃滋滋的靠近,滿滿的A激素幾乎將莫毅包圍,不同於剛才身體各處逐漸出現的難受,他感覺嘴裡一酸,唾液快速的分泌,某種劇烈的生理反應呼之欲出,迫使他伸手摀住自己的嘴。
 
站在原地觀察莫毅難看的臉色,濃滋滋像是想看穿什麼般,微微的瞇起雙眼,上下打量著眼前的Beta
 
跟以往見過的Beta不同,沒有崇敬也沒有仰慕,眼前這位B同學的眼神和舉止都充滿著排斥,而且還特別針對自己,為什麼?
 
濃滋滋將視線移到A1身上。
 
「呃、我們的Beta同學不想待在A班,他剛要離開去找老師,你就出現了。」雖然不認識濃滋滋,但A1在接收到視線後,還是解釋了現況。
 
「你確定他是個Beta?」
 
聽見濃滋滋的話,莫毅忍不住抖了下,雖然他不認為對方看出了什麼,但這樣的推測還是讓他出了一層冷汗。
 
「他不是Alpha,點名冊上只有一個相同名字的Beta。」A2補充,自然的接受了濃滋滋的領導。
 
「莫毅,這是你的名字?」瞄了眼點名冊,濃滋滋低下頭,看著低垂著頭的莫毅。
 
莫毅沒有回答,他正盡全力抑制自己波濤洶湧的嘔吐感。
 
因為好奇,A1走到莫毅身邊,卻在看清莫毅的表情後,變得相當緊張。「你……沒事吧?身體不舒服嗎!?」
 
「怎麼了?」聽見A1的驚呼,濃滋滋有些強硬地拉開莫毅摀住嘴巴的手,並抬起對方的下巴。
 
原本就白皙的臉蛋突然變得慘白,眉頭皺在一起,雙眼緊閉著,抿住的嘴唇上沒有半點血色,整個人像是在忍受極大的痛苦般,髮鬢處甚至還留下一滴汗。
 
確認完莫毅的狀態後,濃滋滋改抓住對方的手臂,將人帶到身邊,「我帶你去醫護室。」
 
「不、去。」將濃滋滋推開,莫毅搖著頭往後退,一手再次摀上嘴。比起醫護室那個根本不知道有多遠的地方,他寧願去廁所,一間沒有半個Alpha的廁所。
 
對莫毅的舉動感到相當不認同,濃滋滋皺著眉,再度伸手抓人。「過來。」
 
「不要!」某隻爪子被毫不留情地拍開。
 
「你……
 
不去理會濃滋滋,莫毅轉頭詢問A1,「廁所在哪?」
 
「右轉走到底。」A1呆傻地指著,對於剛才看見的畫面,他有些吸收不良,甚至忍不住開始懷疑莫毅的身分。
 
就連同樣身為Alpha的他都無法抵抗濃滋滋的統領,但莫毅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甚至無視對方。
 
正準備直奔廁所,卻被前方伸出的手抓住,這讓已經到極限的莫毅再也無法忍耐,徹底捨了莫姨的教誨,厭煩的對著濃滋滋大罵。「滾開!」
 
被莫毅的反應引起興趣,濃滋滋無視著對方的煩躁與不耐,將人抓近後,直接彎身將人攔腰托起,動作穩定而流暢,可見已經練習過不少次了。
 
「甘!」被嚇到直接省略了胺酸兩字,莫毅瞪大雙眼看著突然在眼前放大的臉。
 
老子這輩子竟然會有被人公主抱的一天!太甘胺酸了!!
 
「廁所有段距離,你自己去會來不及。」將掛在手臂上的後腰跟膝蓋勾緊,濃滋滋看了眼傻住的莫毅,轉身往廁所跑。
 
你媽的甘胺酸、你媽的甘胺酸!我抄你媽的甘胺酸!
 
「放我下去!!」莫毅邊喊邊隨著因跑步而震動的頻率,搖著濃滋滋的脖子。在被攔腰抱起時,他很迅速的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快到了。」臉不紅、氣不喘,即使被人掐住脖子,濃滋滋依舊展現了他身為優質Alpha的好體力。
 
望了眼完全不聽人話的坐騎,莫毅轉頭看著逐漸放大的廁所,在心裡將20種胺基酸全都罵了一遍,直到濃滋滋抱著他跑進廁所,準備將人放下時,他將雙手掐著的脖子抓緊,在對方低頭查看時,笑著決定。
 
「我要吐在你身上……嗚噁~~嘔~」
 
不宜旁聽的嘔吐聲大約持續了一分鐘,直到廁所清淨為止,濃滋滋都沒有發出半點聲音,也沒有因此而將莫毅丟下地,當然,這可能跟我們的莫毅同學正狠掐著他的脖子有那麼點關係。
 
「咳咳、呼呵~」大力喘息著,等早餐跟胃酸全都吐出來後,莫毅的體力也幾乎耗盡,雖然很髒卻也只能賴在坐騎上。
 
「吐完了?」濃滋滋詢問著,語調呈一直線、毫無起伏,估計他現在的心情應該很不美好。
 
「差不多……」半瞇著眼,莫毅一了下位置,將頭靠在還算乾淨的襯衫上,等待暈過去的瞬間。
 
「臉沾到了。」
 
「喔……幫我擦。」
 
模糊的搭著話,莫毅感覺大腦昏昏沉沉的,意識正逐漸遠離,在他徹底陷入黑暗前,臉頰傳來被什麼東西擦過的觸感,接著,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頭暈、四肢無力、眼皮超重,超想回家,但轉班的事還沒處理好。
 
「可惡……」不甘願的撐開眼皮,莫毅躺在純白的床舖上,一手按著緊繃的額頭,半瞇著眼看著同樣純白的天花板,他嘆了口氣,忍不住抱怨:「倒楣透了。」
 
「確實。」
 
一個半生不熟的聲音從旁邊傳來,讓莫毅原本打算起身的動作停格,僵硬的瞪著天花板,試圖說服自己剛才的聲音是幻聽。
 
床邊的椅子被人拉開,一股濃滋滋的Alpha味再度撲鼻而來,「身體有好點了嗎?制服拿去送洗,我先幫你換了體育服。」
 
……喔。」努力把身體往後縮,莫毅趁機看了眼濃滋滋的身後。
 
校醫去參加開學式了,讓我在這裡等你醒來。」
 
嘖!校醫你這麼不負責任這樣可以嗎?我繳了學費你不但沒有留下來照顧我,甚至還留了一碗玉米濃湯,知不知道玉米濃湯是會讓人上吐下瀉的?有沒有一點生理常識啊!
 
看著臉色蒼白還不斷往自己反方向移動的莫毅,濃滋滋回想起這人剛才的反應,在心中做了幾種猜測,稍微收斂起自身的氣息,避免對方再度吐他一身。
 
雖然並不是刻意要造成他人的壓力,但導致莫毅身體不適的原因,確實有可能是自己造成的,畢竟從早上開始,他的情緒就有些浮動,導致激素的濃度失衡,對於能夠進入A班的Alpha來說,頂多會造成些微的壓迫,但對一個體、質、虛、弱的Beta來說,真虧他沒有在看見自己的第一秒就吐出來。
 
「你要去參加開學式嗎?雖然我估計也快結束了。」
 
感受到周遭的Alpha激素濃度有緩慢下降的趨勢,莫毅的臉色稍微緩和了點,雖然眼前的濃滋滋還不算太無腦,但一想到那坑人的班級,他就忍不住頭痛。「不了,我要去申請轉班。」
 
「你不想待在A班?」
 
「如果A班指的是Alpha班,那就不想。」
 
「既然如此,當初為何還要申請?」
 
「我沒申請。」抓著抽痛的頭,莫毅掀開棉被,正打算從另一側下床時,濃滋滋卻主動從床邊退開。
 
「你的鞋子在這邊。」
 
雙腳踩在地上,莫毅低頭看著搭配運動服的皮鞋,雖然很詭異但總比穿拖鞋好,檢查完衣著打扮後,他隨便瞄了眼濃滋滋的鞋子,卻發現對方竟然穿著球鞋!?
 
「今天下午有體能測試。」看出莫毅心裡的疑問,濃滋滋直接說出答案。
 
「體能測試?」那啥?能吃嗎?剛把早餐都吐了現在肚子有點餓。
 
「你沒看入學手冊?」在收到滿臉疑問的表情後,濃滋滋無言了三秒才開始解說。
 
其實也不能怪莫毅,畢竟體能測試只有A班有,所以這個注意事項並沒有列在開學須知的單子上,而是在入學手冊中,A班的開學須知裡。
 
另外,A班並不是Alpha班的縮寫而是指特優班,真正的Alpha班後面還會加上數字,像是A-1A-2以此類推,雖然A班並不代表Alpha班,但由於Alpha大多比BetaOmega優秀的關係,幾乎每一屆的A班都是由Alpha組成。
 
「體能測驗的項目是什麼?」
 
「基本體能跟精神力測試,還有十公里長跑。」
 
「十公里!?」聽到這荒謬的項目,更加堅定了莫毅要轉班的決心。
 
他必須轉班!死都要轉班!全家人都知道他的體能是標準的科學家,手拿裝滿一公升水的燒杯不到三分鐘就會抖的那種科學家!雖然一直都有接受小阿姨的防身術訓練,但防身術只要抓到訣竅用巧勁就可以把人掀翻,需要的是技術而不是體力,體力什麼的,就算是一點都不標準的Omega科學家爹地,也照樣完敗在Alpha老爸手下。
 
要一個目前是Beta的小弱雞去跑十公里?除了荒謬他真想不出其他詞。
 
「依照你的情況,老師或許會稍做調整?但我無法保證。」濃滋滋評估著莫毅的身材,回想剛才抱著人時的重量……實在很瘦,感覺一推就會倒,這樣的體格就連一公里都很難說。
 
「我馬上去申請轉班。」從最遠距離越過濃滋滋,莫毅拉開醫護室的門站到走廊上,在將門重新關上前,抬頭看向站在原地沒動的濃滋滋。
 
「雖然吐了你一身不是我的錯,但還是謝謝你送我過來,希望我們不會再見。」
 
"喀擦!"不等對方有所回應,莫毅將門關上,隨便選了個方向就跑。
 
雖然這樣很不禮貌,而且還有種落荒而逃的丟臉,但他真的再也忍不住了!即使濃滋滋已經有刻意保持距離並壓低Alpha激素的濃度,但他的寒毛還是全程豎得比天線還直,那種渾身發麻的感覺實在太糟心了!玉米濃湯什麼的,近期內他都不想再看見,不管是在路上還是餐桌上。
 
另一邊,醫護室裡。
 
濃滋滋維持剛才的站姿,筆直又修長的雙腿、結實又寬闊的胸膛,光看這樣的外表就知道此人擁有絕對優良的基因,雖然過去也曾遇過畏懼自己的Beta,但卻跟莫毅表現出來的不一樣。
 
不是畏懼,反而比較像是……厭惡?不,也不太對,與其說是厭惡,應該更像是覺得麻煩,所以會想要離得遠遠的。
 
"喀擦!"醫護室的門再度被人打開,穿著白色長袍的Beta校醫有些訝異。
 
「欸、你還在啊?同學,開學式已經結束囉,你也該回班上了。」
 
「好的。」向校醫點點頭,濃滋滋走出醫護室,在校醫準備將門關上前,阻攔了對方的動作。「醫師,請問Beta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會覺得跟Alpha接觸是件很麻煩的事?不是討厭也不是畏懼,而是有點躲避的心態。」
 
「啥?這個嘛~有很多情況都會……」校醫想起眼前的Alpha學生剛進醫護室時的情況──手中抱著一個吐了滿身的Beta,「大概是青春期到了吧!你們這個年紀的孩子很容易就會這樣,尤其是選擇性多的Beta,在這種敏感時期,一下受到Omega激素的誘惑,一下又被Alpha激素征服,今天找我拿避孕套,明天就改問避孕藥,簡直跟神經病一樣,真心難搞!」
 
聽完校醫的帶著抱怨語氣的解說,濃滋滋禮貌的道謝,並幫忙關上醫護室的門。
 
走在通往A班的路上,他想起前幾天從家人口中聽到的抱怨,如果是因為這樣,那麼……
 
「我們會再見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