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二、圈套

「恩,繼續保持聯繫,千萬別掉以輕心,這次一定要逮到他們!」坐在便衣警車裡的司徒諫聚精會神的說道,眉間雖略顯疲憊,但只要一想到今夜就可以為“艾琳”報仇,司徒諫就大為振奮!
 
記得發現艾琳的屍首的當晚……他就發過誓絕對要手刃兇手,就算會因此喪命,或是被革職也無所謂,追蹤了三年,好不容易逮到機會,這次,絕不能再失手了!
 
之所以說絕不能“再”失手的原因,取自於三年前轟動一食的遊輪大爆炸事件,原以為萬無一失的計策,卻在那個狡詐的組織引爆郵輪後,悔於一旦……
 
憶起當時的意外,司徒諫至今都還不敢相信,那麼大的爆炸,就連局裡訓練有素的探員都差點閃避不及,為什麼他們就這麼有自信能全身而退!?
 
火焰不斷的吞噬著遊輪裡華美的裝潢,身穿晚禮服的紳士們倉惶逃竄,打扮嬌豔的名媛們也顧不得形象的大喊救命,一時間會場裡亂成一團,就連他們所監視的“目標”,也在這場混亂中消失無蹤……
 
「諫,目標出現了!諫……?」蘿妮亞輕聲的叫著
 
「什麼?」回憶突然中斷,司徒諫暗自罵自己不專心,竟然東想西想的還想出了神。
 
「法蘭回報說已經有所動靜了」
 
「法蘭,確定是真的嗎!」一聽到目標出現,司徒諫立刻清醒過來,對著對講機跟藏匿在倉庫中的C組隊長法蘭確認,以便了解現在的情勢。
 
「恩,應該錯不了,凌晨三點半在偏遠的廢棄倉庫卻出現四輛高級房車,怎麼看都不像是正常現象……等等,好像又有車子進來了……」拿起夜間用的望遠鏡,法蘭心中不掩興份的說。追逐了多年的大魚,這次終於要上勾了嗎?
 
「到底是怎樣了?」位於距離倉庫外數十公尺遠的司徒諫,真恨不得衝進去跟C組的探員一起監視,但自己身兼指揮官,又擔心會動私情而意氣用事,所以硬是把自己安置在距離目標最遠的A組,雖然現在他委實有些後悔不能看到第一線的情況。
 
「司徒,有兩輛卡車從小徑中出現,這不在計畫中,要按兵不動嗎?」B組隊長馬汀˙克羅夫特報告說
 
「看的見車上裝了些什麼嗎?」
 
「沒辦法,都用黑布蓋著看不見」
 
「嘖……」怎麼辦,要先按兵不動嗎?裡面藏有大量軍火的可能實在很高,若是能人贓俱獲或許更好,但必定會有所損傷……
 
「司徒,他們要走了。」馬汀不耐的催道
 
「按兵不動,繼續觀察。」在掙扎一番後,司徒諫最後還是決定等他們自行露出證據,再採取行動較為妥切,畢竟這個組織那麼狡詐,要讓他們伏手認罪也只有這樣了。
 
「諫,有兩輛卡車開進倉庫了。」法蘭回報情況道
 
「人數大約有多少?」
 
「恩……二十幾個。」
 
「知道“他”是哪個嗎?」這是他心中最想知道的事
 
「這………很抱歉,我只認的出科庫那只肥豬…」
 
「……好吧,一有動靜就回報。」
 
「是。」
 
切斷對講機,司徒諫有些失望,畢竟他是多麼的想知道,組織首腦到底長的什麼模樣,無奈老天爺卻不給他一個明確的目標。
 
正當三組人馬都聚精會神的觀察著倉庫的一舉一動時,背後的樹林裡,卻傳出了細不可聞的聲響……
 
「隊長,已到達目標地,確認人數中。」
 
「其他人呢?」
 
「接近中,剛剛還處理掉了兩個。」
 
「倉庫那邊呢?」
 
「整裝OK,待命中,目標正好在左前方。」
 
「好,準時三點四十五分行動!」
 
@ @ @
 
「看不太清楚,是哪一個啊?」
 
「聽說還頗年輕的……」
 
「你聽誰說的阿,連隊長都不知道他的長相了,搞清楚,要是抓錯可就慘了!」
 
「是阿…隊長一定會宰了我們的!」
 
「知道就好,再找找吧,說不凖他根本就不在這裡。」
 
「這種重要時刻,他不在的機率很低吧?」
 
「…………」
 
樹林裡,屏息待發;倉庫裡,揣測猜疑。
 
滴答、滴答、滴答……
 
「諫?」
 
「噓…… 」司徒諫伸手示意蘿妮亞別出聲,不知為何他總有股不安的感覺,就跟發現艾琳屍手的那晚,以及遊輪爆炸前一樣。
 
沒有思考太久,一直以來都頗為準確的第六感告訴他…
 
「法蘭,馬汀,立刻帶著你們的人撤退,直接回總營,這裡不安全!」
 
從對講機傳來的指令,讓所有人都大為錯愕,每個人都搞不懂,他們一心想報仇的隊長,怎麼會突然放棄這次的行動!?
 
雖然震驚,但畢竟都是訓練有素的組員,三兩下便已做好撤退的準備,唯有位於倉庫裡的C組,想撤退卻又動彈不得……
 
「諫,你們先走。」法蘭透過對講機說
 
「那你們?」
 
「我會想辦法,你先走吧!」雖然不知道撤退的理由,但既然諫以下了指令,就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不能拖累他。
 
「……你在那裡等著,我一發信號就行動。」“喀喳”一聲,司徒諫已將對講機掛斷,開始冷靜的指揮撤退。
 
「諫,你別做傻事啊,諫?諫!」法蘭著急的叫著,畢竟一起共事已達五年之久了,只要一想到表面上看來沉穩的諫,其實卻是顆威力強大的炸彈……
 
天阿,他又想幹嘛了!?
 
「蘿妮亞,由妳帶隊回總營去。」正忙著裝備全身的司徒諫,用唯一“閒著”的嘴說道。
 
「不要!我要跟你一起去。」蘿妮亞堅定的說。
 
看了下蘿妮亞心意已決的眼神,司徒諫沒再多說什麼,因為他知道自己是非帶她去不可了,看著司徒諫沉默的應允,蘿妮亞興奮的開始準備,順便把撤退的任務交給另一個老手,和司徒諫整裝出發,前往倉庫製造混亂。
 
就在兩人快要抵達倉庫時,凌晨三點四十五分,“行動”準時開始了……
 
“碰碰碰碰碰────!!”
 
「有埋伏,大家快找掩護!!」正在撤退中的B組長馬汀大喊。
 
原先寂靜的樹林裡,頓時槍彈聲四起,草叢中陸續竄出機關槍發射時的火花,陣陣哀嚎傳出駭人的死訊,無情的槍聲卻不見停止,短短一、兩分鐘下來,鮮血已染紅了綠葉……
 
「組長,敵人實在是太多了,請下達指示!」
 
「組長,死傷人數已高達一半了!」
 
「以敵人的數量加上這具規劃的行動,看樣子我們的行蹤早已曝光,到底他們是怎麼知道消息的!」馬汀˙克羅夫特不斷的思考著,像是置身在自己的世界一樣,試圖找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來承認這次任務的失敗。
 
「馬汀!?」
 
突然的一聲叫喊,把他拉回了身處的世界,同時,也像是讓他想起了什麼一樣,全然不顧自己的組員,在槍林彈雨中,轉身狂奔……
 
「法蘭,發生什麼事了,為何會有槍聲!?」司徒諫在聽到倉庫傳出的槍聲後,緊張的問。
 
「諫,你不要進來,快走!卡車裡裝的不是普通槍械,而是一群全副武裝的敵人阿!我們落入圈套了!」法蘭急迫的解釋著。
 
現在他們身處的地方已經變成眾矢之的的槍靶,子彈不斷的穿梭在狹礙的倉庫裡,身旁試圖反擊的組員,也都一個個的重傷倒下。
 
不用想也知道,自己是逃不了這一劫的了,自入局裡以來,已經七年了,沒想到最後還是逃不過壯烈犧牲的命運,雖然已有了成仁的準備,但唯有……
 
「諫!快走阿,別再靠近了,也別走A、B組的路線,馬汀他們也全都中伏了!」
 
「!?………」
 
最糟的情況發生了……自己帶來的探員幾乎全軍覆沒,失敗的原因,不是計畫不夠周詳,而是自己小覷了對手的能力,他該爲這件事負責,因為他是指揮官,因為他也是一位探員。
 
「諫?」
 
「待會我會一口氣引爆炸彈,你就帶著剩下的人盡力逃出來,救一個是一個!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你們死,自己卻逃走!?很抱歉,辦不到!!」
 
“喀喳!”又再一次的,司徒諫完全不給法蘭勸阻他的機會,就把對講機給切斷了。
 
「蘿妮亞,妳……」轉身看向自己身後一臉憂鬱的女人
 
「我自己會小心!……別這樣看我,要我自己一個人先走?套用你的一句話,辦不到!我的能力你很清楚,我會自己保護我自己,決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好吧!記住,千萬要小心,別一個人硬撐。」在嘆了一口氣後,司徒諫無可奈何的答應
 
「呵呵~諫,這是你第一次用這麼深情的眼神看我耶,我死而無憾了~」
 
「傻瓜,別胡亂說話,走囉!」
 
司徒諫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隨即轉過身前往倉庫,蘿妮亞亦即跟上~
 
看著身前耳根發紅的純情男人,蘿妮亞淡淡的笑了……
 
真的,就算是死,我也沒有遺憾了……
 
@ @ @
 
「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雷?」
 
「是,一切均遵照您的指示,埋伏、攻擊的過程都很順利,目前三組人馬都在尋找那人的下落,只可惜沒看過長相……實在是有些困難。」
 
「是嗎……那就把統領的人全都抓來,“他”一定會是其中一個。」
 
「……是」
 
「繼續保持警戒,他可沒那麼好抓,說不定現在正籌畫著什麼呢!」男子興致盎然的把玩著手中的小刀。
 
刀柄跟刀身以二比三的比例,純手工雕製而成,光是看那純銀刀柄上的精美花紋,就不難想像它的價值,更何況還有那奇異的刀身──血一般的艷紅色澤。
 
「煌~~」待雷退下之後,一聲足以令所有男人全身酥麻的嬌聲自男子的身後傳出「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不過就是給當局一個小小的下馬威,你又何必親自動手呢?交給雷去辦不就好了?」
 
「即使是小事,有時也會有意外的驚喜,再加上很久沒出來透透氣了,這樣不好嗎?妳不是一直很想出來走走?」男子伸出大手攬過身後的貌美女子,讓她側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靈巧的手指則在女子敏感的背上來回撫摸,直到她隱忍不住的顫抖。
 
「你就會欺負我~」雖是埋怨的話語,但說出的話卻是充滿了情慾。
 
男子更加放肆的將大手伸進衣領中,略帶激烈的搓揉著其中一顆渾圓的酥胸,另一手則將洋裝的拉練由背後拉下。完全無視於身旁的眾多保鑣,當場跟女子纏綿了起來,而女子也好似習慣了,不但完全不抵抗,還不斷的把自己的小嘴往男子性感的薄唇上貼去,挑逗、撫摸,活生生的一場春宮秀上演著。
 
「啊……嗯、煌~」體溫不斷的攀升,女子情慾難耐的仰起上身,希望能搏得更多的獎勵,而男子也毫不吝嗇的給予一個熾熱的吻。
 
愉悅的呻吟聲、難耐的喘息聲,充斥著整個機艙,就在男子的手剛要探進女子的裙擺中時…
 
“轟隆~”的一聲巨響!打斷了兩人。
 
大火無情的燃燒著,一團團的黑煙不斷上升,即便是夜晚的天空也──
 
放的光明,染的漆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