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七、處刑

「諫!?」看著如此虛弱的司徒諫,法蘭不禁心痛。
 
真不知那傢伙是怎麼對諫的,竟把他折磨成這個樣子,絲毫沒有血色的蒼白臉龐,還有額際不斷冒出的冷汗……那個天殺的混蛋!
 
「看樣子角色終於都到齊了,那麼~“處刑”也該開始了吧?」邪笑著,煌走至司徒諫的身邊,並要所有人都退下後,一手將他的手臂扣住向後帶,一手抓住他的下顎,強迫他抬起頭來正視那血淋淋的畫面。
 
「你可得看仔細點阿~諫,凡是自做聰明的人的下場,就是像他這樣。」輕如鴻毛的溫柔細語回繞在司徒諫的耳邊,夾帶著濃厚的警告意味。
 
是的,他是故意讓司徒諫看到這殘酷的處刑畫面,為的是要他牢牢的記住,他絕不允許他再想逃離自己的身邊……
 
「馬…汀……」帶著些許的害怕、憤怒,司徒諫不禁全身顫抖,這幾天下來,煌帶給他的不僅僅是身體上的痛苦,也是精神上的折磨,漸漸的他已經快要無法明白自己的感覺了。
 
原本是清澈明亮的雙眼,現在已經變的渾濁黯淡,往日的英姿似乎不復存在,司徒諫像個無助的孩子般,任由煌牽制著自己的一舉一動,然而,這一切的一切看在法蘭的眼裡,只是更加痛心而已。
 
「諫,醒醒啊!別這麼輕易的就認輸了,你還有我阿,還有我阿~!」激動的搖著鐵欄,法蘭試圖喚回司徒諫的意識,現在的諫,不是他所認識的諫阿!!
 
「法蘭…?」僵硬的轉過頭,司徒諫看著身陷獄中,仍舊安好的法蘭「你的腳沒事吧?」
 
「我不……」
 
「他沒事的,醫生已經替他看過,也包紮過了。」搶先一步回答,煌顯然的不想看到他們倆之間有任何的互動。
 
「是嗎……」稍微安心的鬆了一口氣,司徒諫的心情總算是平穩多了,這兩天來,他一直擔心著被抓進刑室中的兩人,雖說馬汀已經……了,但至少法蘭還是好好的,這樣就夠了!
 
「煌,放了他吧…」垂下眼,司徒諫試著請求。
 
「諫!別求他,你不需要這麼做!」
 
「法蘭,已經夠了,我不想再看見任何人因為我而死了!」大聲的嘶吼著,司徒諫說出了一直以來壓抑在自己心中的事。
 
自從當上隊長後,每一次的帶隊出擊,總是會有一些傷亡,尤其要是扯上了莫拉斯特家族的任務,更是犧牲慘烈,不管是這一次,還是上一次的遊輪事件,已經夠了,真的夠了!他真的不想再犧牲任何人了!!
 
「但這不是你的錯阿!」
 
「放了他吧,煌。」不再理會法蘭,司徒諫轉身面對煌,蒼白的俊臉上滿是懇求。
 
冷眼看了回去,煌向來不對敵人心軟,斬草就要除根,要不以後不知還會有多少麻煩,更何況法蘭已經深入過組織的內部了,那就更加不可能放過他!只不過……
 
「拜託,請你放了法蘭吧。」又再一次的低聲下氣,司徒諫甚至認為即使要自己跪下求他都無所謂,只要他願一放過法蘭,就算只能救得了一個人,他也會努力去爭取。
 
「要我放了他…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要看“你”能拿出多少的“誠意”。」
 
然後,完全超出狀況外的,煌俯身下去吻住了司徒諫的唇,一時間的反應不過來,就是讓熱舌長驅直入的好機會,一進入熟悉的口腔中,帶著侵略性的靈舌便四處滑竄,來回舔舐著灼熱的內壁。
 
「嗚……不、嗯……」難受的掙扎著,司徒諫仍不認命的態度更令煌的慾火不斷提昇。
 
幾分鐘過後,煌終於滿足的放開幾乎要暈厥過去的司徒諫,並在他要滑落下去前,搶先一步的攔腰抱住,讓正拼命喘息的司徒諫靠著自己。
 
大口大口的吸著氧氣,司徒諫雙手抓著煌的手臂,企圖穏住自己隱隱發顫的雙腳,在意識逐漸恢復的同時,他也曉得煌所指的“誠意”為何物了……
 
又要再承受一次了嗎……?
 
看了眼跪在獄中的法蘭,被撕破的長褲裂縫中,能夠清楚的看見大腿上包裹著白色的繃帶,繃帶上還滲有一些暗紅乾涸的血跡。
 
算了…已經無所謂了……
 
深吸一口氣,司徒諫調整好自己的心境,抬起頭來看著煌冰藍色的雙眸,停頓幾秒,獻上自己略為腫脹的的紅唇……
 
「諫!!」法蘭激動的緊握住鐵欄杆,他不想看到這樣的情景。
 
趁著煌稍微放開,司徒諫大口的喘著氣,缺氧的不適令他眼光迷濛,身體癱軟的靠在背後的鐵欄杆上。
 
“你分明是故意的!!”用眼神訴說著,法蘭憤恨的瞪著一副勝利模樣的煌。
 
“是又如何?我就要你看著,看著諫是怎麼求我的”,毫不在意,煌邪邪的看了回去,並再度緊扣住司徒諫的腰身跟頭顱,又再一次的深入。
 
唇舌交纏著,這一次他終於不再閃避了,擒擭住,煌的熱舌緊緊吸允著司徒諫的,輕磨舔咬,不斷在司徒諫的口腔當中翻攪著,來不及吞嚥下去的晶瑩唾液順著嘴角緩緩流下,濃厚的情慾味道漸漸展開,充斥著整個陰暗的刑室。 
 
「嗚恩……阿阿…哈啊!」
 
背靠冰冷的水泥牆,司徒諫的上衣已被脫卸至手肘,白色的襯衫紐扣全開,敞露出曲線結實的胸膛跟略有腹肌的小腹,胸口因不斷的喘氣而起伏不定,胸前正緊黏著一顆月色的頭顱,煌一手攬高司徒諫的腰身,一手搓揉著眼前逐見挺立堅硬的紅石,而另一顆則是以唇舌代替,先是輕柔的以舌尖圈畫著周圍的乳暈,再不經意的舔吻著中央的突起,很快的就見到了閃爍著銀光的紅石,再加上聽見耳邊傳來的陣陣嬌喘,煌滿意的一笑,便嘉勉似的,將輕顫的紅石整個含入口中。
 
「阿!」一時的刺激讓司徒諫不禁喊叫出聲,之後又下意識的緊咬住下唇,不讓更多的吟哦傳出,但這一舉動卻無疑的降低了煌的興致。
 
抬起頭顱,煌看著滿臉通紅的司徒諫,因激情而充滿了淚水的黑眼,蒙上了一層雲霧,被吻過數遍的紅唇漾著水嫩的色澤,變的更加誘人,低下頭去輕輕一啄。
 
「怎麼?叫出來啊,你的誠意我可還沒看到呢!」
 
「嗚!」
 
又一個輕扯,胸前的紅石已在指尖的不斷摧殘下腫脹起來,略為刺痛的酥麻快意不斷湧上心頭,在“被人看著”的強烈羞恥下,司徒諫的身體變的比平常還要來的敏感許多,光是這樣的前戲,就令他早已甦醒的分身逐漸抬頭。
 
「感覺……有這麼棒嗎?」一手圈握住司徒諫明顯變大的分身,煌灼熱的氣息依附在耳邊吹吐著,並伸出舌頭來回舔弄著司徒諫的弱點──耳朵。
 
「嗚……不……」搖著頭,拼命想否認,但身體卻誠實的讓他無法說謊,想要解放的慾求愈升愈高,明明就還只是剛開始而已阿……
 
一手握住熱情的分身,煌依照往常的步驟,先是一手掌握住兩顆圓珠略微搓揉,分身的頂端則以手指圈畫著,在沿著突出的血管來回撫摸,一直到聽到一聲滿足的驚喘後,才整個握住,開始以熟悉的方式不斷刺激著幾乎要蓄勢待發的分身。
 
吻上那凹凸分明的性感鎖骨,煌細細的品味著司徒諫身上特有的清幽香氣,一連串的青紫紅印又再次被重新印上,一個個皆是司徒諫最承受不了的地方,原本帶有點陽光色澤的肌膚已被情慾染上了一抹艷紅,汗水點綴在上面看起來更是誘人。
 
眼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如此媚態的呈現在眼前,法蘭的心臟不免跟著跳快許多,面頰也染上一層紅暈。
 
沒想到諫會有這種神情跟聲音…
 
但念頭一轉,看著在司徒諫身上為所欲為的男人,他就覺得恨!他恨上天的不公平,也恨自己的不爭氣,才會導致現在這種情況。
 
沒想到煌˙堤亞˙莫拉斯特竟要諫做出這麼…的事…
 
「阿阿……不、不要…..」
 
一個緊握,令司徒諫幾乎要忍受不住的釋放出來,眼角的淚水不禁滑落,而這一切在煌的眼裡,卻是如此的賞心悅目,看著眼前完全沉浸在歡愛中的人兒,煌輕笑了一下,隨即放開左手緊緊握住的腫脹分身,輕易的讓司徒諫宣洩出來。
 
反正,夜還長著呢。
 
「阿阿──」
 
呼、呼、呼~~
 
「這麼舒服嗎?那麼,接下來」看了眼法蘭想要卻又得不到了憤恨表情,煌笑著宣布他要司徒諫爲他做的事情「該換你來服侍我了吧?」
 
驚恐的一抬頭,司徒諫已感覺到有東西抵在自己的腿間,那硬度跟熱度,都不是常人所能比得上的……恐懼的閉上眼,他回想著前幾個夜晚穿插在自己體內深處的凶器,是那樣的強行進入,又帶給了他多大的痛處……但內心深處卻隱隱期待著,它所帶給自己的無上快感。
 
「把眼睛張開,諫」煌用手將司徒諫的下巴抬起,直視著那有如黑夜星辰般的眸子,溫柔的說著「別忘了,你可得幫我舔濕它,要不然,受苦的可會是你自己喔。」
 
低下頭看了眼那早已抬頭的昂揚,帶著紫紅色的巨大讓人無法忽視,司徒諫恐懼著。
 
「怎麼,不願意嗎?」煌看著眼前神色發青的男人,不願意是想當然爾的,但是,唯有這麼做才能讓他清清楚楚的明白,他是屬於自己的,只屬於自己!
 
「不……我…」內心不斷掙扎著,要他去做那種事情…實在是太屈辱了。
 
「哼,沒想到你的誠意也不過如此而已嘛,辦不到是嗎?沒關係,我不勉強你,只不過……」煌意有所指的撇了眼法蘭。
 
「不要!我…我做…我做就是了……」洩氣的緩慢跪下。
 
「諫!別這樣,拜託你別這樣……」嘶喊著,法蘭不禁留下悲苦的淚水。
 
我不值得你這樣犧牲阿……
 
緩慢的跪下,看著眼前的巨大男根,頓了幾秒後,像是下定決心的單手擲起,緩慢的推入自己溼熱的口中,他設法讓自己不去多想那些沉重的屈辱,專注在煌所交代的“任務”上。
 
「嗚嗯……」過大的男性無法順利的吞入口中,司徒諫難受的努力張大自己的口腔,想盡辦法要將它全數含入口中。
 
過程中,無法吞嚥的唾液從嘴角緩緩流出,延至司徒諫纖細的頸子、凹凸分明的鎖骨,感覺到深在自己口中的巨大又逐漸壯大了起來,他難受的急欲將它退出,但煌卻在這時候用手砥住司徒諫的頭顱,不讓他離開。
 
「嗚……」又一個深入,司徒諫覺的那不斷壯大的男性似乎就要抵入他的咽喉了,一陣陣男性腥臭的噁心感充斥在他的喉間,讓他覺得自己就快要吐出來了。
 
不……快把它拔出去!我不要再做了……
 
推拒著煌的腹部,抗拒之意一目了然。
 
眼看著司徒諫痛苦的掙扎,煌在稍稍退出後,仍停留在他溼熱的口腔中,但至少原本抵在喉間的噁心感已經消失了。
 
溼熱的口腔內壁緊緊包圍著煌的昂揚,那種舒服的快意,是無法形容的,雖說兩人間的床事已經歷過數次,但這種“特別服務”卻還是煌第一次要司徒諫這麼做,雖然完全沒有經驗的司徒諫只是靜靜的含著,沒想到感受卻還是是這麼的棒阿,煌在心裡想著。
 
看看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的分身,煌放開壓制在司徒諫腦後的大手,後者也刻不容緩的立刻退後,讓早已酸麻的下顎可以休息。
 
「哈、哈、哈…咳咳……」紅著眼,司徒諫怨怒的斜瞪著煌。
 
我不會放棄報仇的……總有一天…
 
「站起來。」
 
一手支撐著牆壁,司徒諫腳步不穏的站起,昨晚的教訓顯然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少證據,至今仍無法使上半力的腰身,不停的傳出陣陣酸痛,還有股間難以啟齒的地方也…被迫留下了男人的足跡……
 
「面向我,把背靠好」情慾難耐的沙啞嗓音,更增添了煌的性感魅力,只不過現有的兩位聽眾卻一點也不感興趣就是了。
 
法蘭早已低下頭去閉上眼睛,用雙手摀住自己的雙耳,不想看、也不想聽,似乎這樣就可以忽略眼前正上演的床戲。
 
無力的順從著煌,待司徒諫將身體靠好後,煌烙下獎勵的一個深吻,一手往下握住他的分身,一手順著腰脊往下滑落至那緊密的小穴。
 
在熱舌的蹂躪以及大手的撫慰下,司徒諫很快的又回到先前載浮載沉的情慾旋渦裡去,而忽略了在他身後正為非作歹的手指。
 
先是輕輕一壓,煌很滿意的感受到先前他在司徒諫體內所遺留下的足跡還保留著,隨著手指的施壓按摩,濁白黏稠的液體緩慢流出,藉著這些殘留的體液充當潤滑劑,煌的手指很順利的進入灼熱的祕穴中。
 
「嗚、恩阿……」隨著手指的深入再抽出,司徒諫忍耐不住的呻吟出聲。
 
在身前即身後的雙重刺激下,他無力的以雙手環過煌的頸項攀附在他的身上,而這樣的舉動對煌來說似乎是種激勵,他更加用力且快速的抽插著位於密穴中的手指,先是一根、兩根,而現在已經增加到三根手指了,每一次的進入煌都會刻意的按壓到司徒諫的敏感點,令他全身感受到像是觸電般的快感,而渾身顫抖。
 
「嗚恩……哈阿、哈阿──不……」
 
看著司徒諫難耐的搖著頭,煌知道準備的差不多了,遂即抽出沾滿熱液的手指,把司徒諫的一腿抬高至自己的腰際,將忍耐已久的腫大分身砥住不斷顫抖著的祕穴,歡娛的感受到灼熱內壁的強烈收縮正等著自己的進入,兩手捧住雙臀向外扳開,在調節好自己的呼吸後,一個用力挺入──
 
「阿阿──!」
 
內壁強力的收縮著,抗拒外來者的進入,但一意孤行的兇器,卻無視於他的抗拒。
 
「不……不要、不要!」
 
雖然在適當的潤滑、按摩下,內壁已經放鬆不少,但現在進入的卻是與手指無法比擬的巨大,在一陣強烈的刺痛過後,使司徒諫原本挺立的分身垂下頭來,冷汗也不斷的自額際冒出。
 
一見狀,煌空出一手撫上司徒諫略為萎縮的男性,搓揉著,性感的薄唇也緊緊貼上富有彈性的肌膚吸允著,很快的,在經過幾日的開發的經驗,跟煌駕輕就熟的愛撫下,原本的痛處已遠去,漸漸傳來的是內心深處的渴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