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十四、真實

之後幾天,一件接著一件的詭異行為,讓司徒諫即使不斷告訴自己那只不過是煌一時腦筋秀逗的關係,卻還是忍不住去懷疑他這麼做的動機究竟是什麼......
 
因為真的是太奇怪了,就連在晚上...呃~睡覺時也是,雖然說不出什麼比較具體的差別,但是,該怎麼說呢,總覺得煌的態度輕柔很多,就好像自己變成易碎物品一樣,總是緩慢且輕柔的吻著自己......
 
疑惑堆積在心中像雪球般越滾越大,不斷接踵而來的困惑讓腦袋跟不上節奏思考,就像昨天晚上,煌突然在睡前跟他說了那些話,而且在說完後不等他應答就轉身離去。
 
「明天,我要給你看樣東西,或許真實對你來說有些殘忍,但你是最有權利知道這一切的人,所以我決定不再隱瞞,等你了解過後就會知道,一切的仇恨...都是虛構的。」
 
腦中不斷的重複著煌所說的話,凝重的神情、下定決心的語氣,這是煌第一次沒有跟他睡在一起,也是他第一次覺得床鋪原來這麼大。
 
通往書房的走廊上,司徒諫內心忐忑不安的快步走著。
 
為什麼突然這麼說?到底是要給我看什麼東西?為什麼煌會說一切的仇恨都是虛構的?究竟什麼是真實?
 
老實說,他害怕知道。
 
來到書房門前,司徒諫意外的發現兩旁的走道上竟站著全副武裝的守衛,隨便數數大約有十多人吧!他不懂煌為什麼需要動用到如此多的兵力,但很明顯的這一切的準備都是為了今天的事,就在木製門扉的後面,有著所謂的真實。
 
不知是害怕亦或是激動,當司徒諫伸手推開木門時,他全身都在顫抖著,緊接著"咿呀~"一聲,透過落地窗直射入書房的刺眼陽光讓他一時間睜不開眼,瞇著兩眼,司徒諫一手遮擋著亮光試圖看清書房內的情景。
 
就在他還沒來的及掃視四周一遍,煌就先一步的拉起窗簾,讓書房頓時間回復到原本正常的亮度,而司徒諫也因此看清了眼前的人影是誰。
 
太過驚訝的情緒讓他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原本用來遮擋陽光的手臂緩緩放下,他緊緊盯著前方站在一個差不多跟煌一般高的男人身旁的女子,那熟悉的面孔,讓他思念不已的明亮雙眸,多次想再碰觸的柔順髮絲......
 
是她!竟然是她!
 
「艾琳.........」
 
「這是......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

艱澀的說出疑問,司徒諫難以致信的看著眼前朝思目睹的佳人,再見心愛的女人一面,是他渴求了多年的心願,沒想到,這個心願竟然真的成真了,只不過卻是在這個讓他意想不到的地方。

「諫......」艾琳輕柔的呼喚著,卻在上前走向司徒諫時被身旁的男人阻止。

無奈的抬頭看了眼神情嚴肅的男人,再轉頭看著一臉沉悶的煌,艾琳五味雜陳的嘆了口氣,低下頭重新整頓自己情緒,當她再度看向司徒諫時,最初那難以控制溢滿出來的愛戀已全然消失,剩下的只有愧疚與懇求。

「妳沒有死...一直都還活著...?」

尚未從驚訝中恢復過來,司徒諫緩慢移動自己的腳步來到艾琳的面前,他顫抖著伸出手想要確認眼前的人影並不是自己的幻覺,但是就像剛才阻止艾琳前進一樣,一旁的男人又再度出手阻撓,並惡狠狠的瞪著司徒諫。

「煌,你要是再不好好教育一下這小子,就別怪我下手太狠毒了!」男子滿是敵意的威脅著,雖然口中的話是對著煌說的,但他的目光卻從未離開過司徒諫,擋在兩人之間的身軀也絲毫沒有退去的意思。

看著滿室濃厚的火藥味,煌終於離開窗邊來到三人的面前,他一把抓住司徒諫的手臂,將還在恍神的諫拖到一旁的沙發上,自己則坐在旁邊,並招手要艾琳跟男子一同過來。

待雙方人馬都就坐後,煌才開口介紹。

「諫,這位是"闇曦",也就是你以前所待的地下情報組織的首領,而坐在闇曦身旁的......是闇曦的妻子,同時,她也是你以前的未婚妻──艾琳。」

感覺到身旁的人全身僵硬的抽動了下,煌有些不忍的停頓了一會兒,好讓諫能有點時間去緩和衝擊,畢竟接下來的一切,遠比剛剛的話要來的殘忍多了......

「諫...對不起,我騙了你......但是...但是我是真的,真的愛過你,是真的想要跟你在一起,所以我才會一再的拖延時間,因為我不想就這麼消失在你的世界裡,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艾琳哽咽的說著,她是真心愛過司徒諫的,但是礙於自己的身份,她實在不能就這麼放下一切,所以當初才會假死,藉由死來脫離這令她依依不捨的世界。

「琳,別哭,妳用不著為了他哭。」一手攬來哭泣的淚人兒,闇曦皺著眉好聲的安慰著,不過此時此刻的他,更希望能馬上斃了眼前礙事的司徒諫,畢竟要不是因為他,艾琳也不會這麼痛苦。

然而,從闇曦身上發出的強烈的殺意,讓煌提高了警覺。

「闇曦,別忘了你是來"作客"的。」

「哼~我知道,別以為我看不出來書房外那一整排的人是幹什麼用的,你放心好了,我可不會笨到在太歲頭上動土。」
 
「哼,你知道就好。」

「……為什麼?」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司徒諫抬起頭來正視著艾琳問道,曜黑的雙朣中盡是不解與悲愴。
 
她曾經是他的一切,他一生當中最重要的女人,他想要訂定終身的妻子,為了復仇、為了阻止心中不停擴大的中空洞,他放下一切拋棄尊嚴,只為了不讓自己在孤獨的夜晚感到寒冷,事到如今卻發現,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
 
為什麼?他是如此的深愛著她阿!然而……為什麼!!
 
「我……」欲言又止的,艾琳試圖著解釋著,但淚水卻老是不聽使喚的滾滾落下。
 
眼看著一向堅強的愛妻二度在他人的面前落淚,闇曦最終還是沉不住氣的出手干涉了──原本只打算當個旁聽者的──真相大會。
 
「你要知道為什麼是吧?好,我就告訴你為什麼!當年琳是為了收集情報才進入局裡的,而且原本她就只打算花個一兩年的時間徹底滲透,但是她卻為了你而拖延回來的時間,一直到我察覺到不太對勁派人去找她,琳才告訴我她跟之間你的感情。」說到這裡,闇曦的殺意又開始湧現出來,他惡狠狠的瞪著司徒諫,咬牙切齒的陳述著四年前的事。
 
「當然了,當時我一知道有你的存在就立刻下了格殺令,不過琳卻求我放你一馬,她說她不希望再帶給你更多的傷害,所以我才會讓你活到今天。接下來的事情,想必不用我說你也想通了吧!」
 
掃了眼坐在司徒諫身旁的煌,闇曦試圖讓自己的心沉殿下來,只要是有點實力的組織都知道,對誰都可以薄命一試,唯有對莫拉斯特的煌不行,因為那根本就是自尋死路,更何況兩人還算是朋友,實在沒必要為了這一件小事而破壞了昔日的交情。
 
而接收到闇曦視線的煌,則是有些擔心的看了司徒諫一眼,雖然他已經提醒過諫要做好心理準備,但是不論怎麼說真正面對時的打擊還是很大的,看著帶點茫然表情眼神失焦的司徒諫,煌的心忍不助陣陣抽痛,如果可以他希望諫永遠都不要知道真相,但是這麼一來也就意味著自己將永遠得不到愛人的心。
 
所以,當煌知道自己愛上諫之後,他開始猶豫了,猶豫著該不該說出真相,好讓自己能有機會進駐司徒諫的心中,不是用憎狠的方式,而是愛戀的方式。
 
看著煌逐漸沉重的神情,闇曦瞬間就知道好友這次是來真的了,第一次愛上一個人的感覺,自己是在琳的身上找到的,所以當時他才會無法下手殺了司徒諫,因為他不忍心看到琳苦苦哀求著他的樣子……
 
暗自在心裡嘆了口氣,他知道要想除掉司徒諫這個男人,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是至少他要好好的為自己出一口氣,趁著這次的機會!於是,闇曦又再度開口說道。
 
「琳希望以假死的方式脫離,所以我拜託了昔日好友──煌,製造一具面目全非的女性屍體並不困難,在驗屍的過程中動動手腳更是輕而易舉,就這樣,琳回到了組織裡,在兩年前嫁給了我,成為我的妻子。即使她真的曾經愛過你,但是最後她選擇了我,而不是你。」
 
最後的幾句話,是闇曦故意說給司徒諫聽的,而他也很滿意自己用言語中傷的成果,明顯震動了一下的僵直身軀、慘白的面容以及挫敗的眼神,這些正是他所想見的。
 
「你最後的話是多餘的。」感受到司徒諫那隱藏在故做鎮靜底下複雜悲泣的情緒,煌忍不住出聲責怪闇曦。
 
「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對吧,琳?」
 
「我……」看著一聽到聲音就立刻抬起頭來看著自己的司徒諫,他那強忍著自己的樣子令艾琳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幾乎又要決堤,她知道就算現在自己再說些什麼也無法挽回諫在過去三年裡所受到的折磨,她無法安慰他,因為她已經走出了他的世界。
 
下定決心不再眷戀,艾琳回想起自己當初的決定,好不容易花了一年的時間淡忘掉司徒諫,將身心都回到一直以來相互愛戀的闇曦身上,她不想因為自己的浮游不定而再度傷害兩個她最深愛的男人,因此她深深與諫相視了一會兒,隨後轉向闇曦告訴他──
 
「曦,我有點累了,想去休息一下,你可以陪我嗎?」
 
「恩,這樣也好…」看出了愛妻的決心,闇曦心裡感到無比的欣慰與喜悅,說他完全不在乎當年的事情是假的,但是他相信從今以後,自己可以完全的拋棄過往一直積壓在心中的疙瘩,夫妻倆全心全意的相信著彼此。
 
「煌,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我先陪琳去休息,晚點再跟你談“那件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