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十五、解脫

過去的痛苦、屈辱一時間都化為笑話,他不明白自己是為了什麼,過著比一般人更加勞累的雙面生活,承受著比一般人還要難以接受的情報交易,為什麼卻還是什麼都抓不住?因為他的雙手已經被染髒了嗎,曾經不擇手段的想要得到,讓他變的骯髒了,即使奮力的想要抓住什麼,早已被污染的雙手卻什麼也抓不住……
 
整個人深陷在沙發當中,司徒諫空虛的望著天花板,失去焦距的雙眼變的黯淡無光,幾近心死的心緒讓他連眨一下眼睛都不想動。
 
如果能就這樣消失,是不是就能洗淨我這一身的髒污呢……?
 
「諫!看著我,你現在在想什麼?我要你看著我,不要在我面前露出這種樣子,你那堅毅不屈的精神到哪去了!」煌氣憤的抓住司徒諫的領口,並將他從沙發上強硬的拖拉起來,就連失魂落魄都不足以形容現在眼前的人,他就像是一尊失去心的人偶一樣,這樣的發展讓煌感到害怕。
 
不行!再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他必須想辦法把諫的神志拉回來,否則他有預感,諫將會從此離他而去……
 
「看著我,我命令你看著我,司徒諫!!」用力抓住諫的下巴,煌強迫他與自己對視,但是印入眼簾的卻是深不見底的空洞,他是看著他了,可是在諫的眼中煌卻找不到自己。
 
生平第一次,他後悔了……後悔讓諫知道真相,後悔自己不該貪心的妄想得到他的心,這一次,或許他真的做錯了。
 
不!!他不允許,他絕不允許諫就這樣離自己而去,可是要怎麼做呢……對了!諫當初就是因為艾琳的死才會加入闇曦、才會接觸到自己,他一直以來都是把自己當作仇敵一樣憎恨著的,那麼,是不是只要讓他再有恨自己的理由,他就不會離開?
 
如果要有恨,才能將他綁在自己的身邊;如果要有恨,諫才會看著自己,那麼……就讓他再更恨他吧,他……心甘情願。
 
「如果恨我是你活在這個世上的動力,那就恨吧!唯有你,我絕不放手!!」
 
許下承諾,煌一把抓住司徒諫將他拉進書房裡休息用的隔間中,緊緊將他壓制在──曾經無數次將工作丟下拖著諫在上面歡愛的──床鋪上,愛憐的望著只有虛無的黯淡黑瞳,煌不禁想起…或許當初他就是被這雙眼睛發出的耀黑光芒迷惑,才會如此深厚的愛上一個人吧!
 
「諫……諫……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真相嗎?不是擔心未來的某一天會真的被你給殺了,也不是厭倦了把你留在身邊,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讓你去面對這一連串殘酷的事實嗎?諫…你聽我說阿,諫...」
 
煌深深的看著面無表情的司徒諫,並用手緩慢的撩撥著他的黑髮,輕輕的畫著臉部的輪廓,間或著時不時的輕啄,最後再將吻落在發白的雙唇上,小心的、謹慎的親吻著,像是在品嘗著至高無上的甜點一樣。
 
「那是因為我愛你阿…..諫,因為愛你所以希望你也能看著我,諫…諫…你聽到了嗎?因為我深深的愛上了你,所以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會心甘情願的奉上…不過即使要死,我也會帶著你一起走,因為你是屬於我的,永遠都是。」
 
幾個鐘頭後,熱氣漸漸的從兩人身上退去,消失了原本的喘息聲,房間裡變的一片靜默。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司徒諫在恍惚之間突然覺得臉頰上似乎被什麼東西給滴濕了,他緩慢的伸出手指去沾了一下,神情困惑的盯著指頭上晶瑩的水珠,然後,他將手指放入嘴中,試圖想知道水珠的成分。
 
鹹鹹的……苦苦的……是什麼?
 
他納悶的想著,就像是退化成幼兒一般,無知迷茫的呆著,直到又一滴水珠落到了他的臉上,這才抬起頭來正視著眼前的情景。
 
那是一個正在流淚的美麗男子,銀白色的髮絲透過月光的照射顯的更加神聖而美麗,精工雕琢的出塵面容在裝飾上一顆顆純淨的淚珠過後,更是讓人驚艷的移不開目光,像是賞心悅目的一幅畫作,只是畫中人的苦澀神情讓人不住憐惜。
 
這是煌第一次在旁人面前流淚,也是自他懂事之後第一次痛苦到無法壓抑,默默的讓無法宣洩的痛自體內流逝,安靜的將說不出口的疚以令一種方式代為表達,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該怎麼做才能讓司徒諫恢復意識,要怎麼樣才能將他永遠的留在自己的身邊。
 
因為沒經歷過所以笨拙,因為沒失去過所以更加痛苦。
 
不斷湧出的淚水一滴接著一滴的落在司徒諫的臉上,眼前令人錯愕的畫面更是叫人不敢置信,一時間,他不得不從渾沌的封閉中驚醒,呆愣的看著眼前那位在印象中是個唯我獨尊的男人哭泣。
 
他……他竟然真的在哭?那個煌˙堤亞˙莫拉斯特在哭!?這不會是我眼花了吧!我都沒哭了他在哭什麼阿??
 
「你………」艱澀的開口,司徒諫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的突發狀況,更不知該怎麼做才能讓那個讓人不敢直視的詭異畫面停止。
 
像是突然的受到驚嚇,煌原本漠然的樣子在聽到司徒諫的聲音後立即轉變成驚愕,在看清眼前的"活"人並不是自己的幻覺後,隨即一個向前將司徒諫緊抱在懷中,像是在擔心下一秒鐘他就會消失一樣。
 
「我不會放手的,絕不會!誰也不准要你離開,即使是你自己也不行。」喃喃的在司徒諫的耳邊說著,煌再一次的說出了自己的誓言,並更加用力的環抱著司徒諫,無視於自己的力道是否會弄痛了他。
 
「你到底在說什麼阿?痛……煌,放開我!」吃痛的掙扎著,司徒諫努力的想弄清現在的情況究竟是怎麼樣,只可惜煌似乎一點都不想配合,仍舊將他摟的死緊。
 
「煌,煌!真是夠了,你到底在做什麼阿?」試著再問了一次問題,司徒諫決定放棄掙扎讓煌抱個過癮再說,畢竟自己每反抗一分他就會更加用力的扣住,所以在完全沒把握掙脫的了時,還是暫時不要亂動的好。
 
「我喜歡你。」
 
「啊?」愣了一下,司徒諫懷疑自己的耳朵是否聽錯了。
 
「我喜歡你,我愛你,所以我不准你離開!」像是害怕自己懷中的人會突然消失不見一樣,煌每說一句話就又加重了一點手臂的力道。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司徒諫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他略微張開的嘴巴,吃驚的樣子看在煌的眼裡卻有著無比的吸引力,於是,沒等他從驚嚇中反應過來,煌的唇就這麼湊了上去,細細的品味著失而復得的珍寶,煌原本激動的心情,也因為懷中的真實而漸漸平復。
 
司徒諫回來了,但是他的心意卻不知會有什麼樣的結局,略微擔心的輕皺著眉頭,煌在心裡暗自盤算著種種的可能性,反正最壞的發展也不過就是一切都回到原點罷了,他可以不在乎諫的仇視,可以承受著單相思的痛苦,但是唯有離開,他絕不會容許,即使要監禁諫也無所謂,只要能把他留在自己身邊,那就夠了。
 
「你……你發燒了嗎?」
 
狐疑的看著眼前莫名其妙的深情男人,司徒諫不禁懷疑自已是否還在作夢,畢竟要他相信煌是真的愛上自己,還不如說是煌突然燒壞了腦袋來的有真實性多了!
 
看著恢復以往樣子的司徒諫,煌開始一步一步的策劃著該怎樣才能讓諫相信自己的心意,之後再進而愛上自己呢?
 
「諫,我沒有發燒,我是說真的。」
 
你要是沒發燒那肯定是被東西砸到,或是撞到什麼尖銳物品導致智商流光光,所以才會說出那種蠢話!
 
「諫,你不相信我說的話?」努力的不讓自己笑出來,煌光是看著司徒諫那變化多端的表情就忍不住感到開心,暖暖的熱流回到他的心中,從容的自信又重回他的身上,看樣子~自己中的毒已經深入肺脯,再也無法根治了!
 
「我看我最好去找醫生來幫你看看,以免你真成了白痴了。」說完,司徒諫還真的作勢要起身去找醫生,只不過他才剛挺起身體煌就又把他給壓了回去。
 
「諫,爲什麼你不相信我愛你呢?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從哪時開始的,或許是打從我第一眼看到你時就開始了的也說不定,讓我無法移開視線,緊緊的盯住你長達好幾秒鐘,呵呵~我想你是第一個,也會是唯一一個讓我這麼在乎的人了!」
 
熱呼呼的氣息吹上自己的面頰,藍色雙朣中濃烈的情意正赤裸裸的宣示著真誠,這樣讓人難以平復心緒好好思考該如何應變的情況,叫司徒諫開始後悔自己剛剛怎麼就這麼輕易的醒了過來呢?唉唉~要是現在能再躲進去該有多好阿!
 
煌…剛剛哭了呢…而且竟然還是因為自己而哭,這要是讓其他部屬知道了,十成十會被當成是在開玩笑吧?或許甚至還會有人認為這是在汚蔑他們偉大的主上呢!
 
偷偷的在心裡想著,司徒諫開始慢慢的回想起剛才的情況──既悽涼又痛苦的表情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中,那樣的神情,究竟是忍受了多少的煎熬、多少的折磨阿?
 
忍不住的伸出手去撫摸煌剛剛被淚水滑過的臉龐,司徒諫默默的看著眼前,在幾分鐘前說他愛上了自己的男人,該說是可笑嗎?若是撇開艾琳的事來說,他竟然不討厭他!反而,有些尊敬眼前的人,佩服他的能力,讚嘆他的計畫,還有那誰也侵犯不了的帝王氣勢,一切的一切都讓他不得不懾服。
 
可是,要說喜歡,似乎是沒有,要說到愛?那更是不可能,但最奇怪的是,他並不覺得被煌喜歡是一件令人作嘔的事,回想起那段黑暗的過去,自己並不是沒有想殺了那些人過,反而常常有這樣的衝動,然而面對煌,雖然一開始的確是有,但是仔細想想,自己到底有多久沒有冒出這樣的念頭來了?甚至是復仇的心理也……
 
小心翼翼的在心裡打了個冷顫,司徒諫決定忘了剛剛所想的事情,當然了,他也不可能說出來讓煌知道,不,應該說是死都不能讓他知道!他在心裡發誓。
 
「……我是男的。」沉默了一陣子後,他收回剛才撫著煌的面頰的手,用著幾乎是從口中硬擠出來的反駁妄想讓煌打退堂鼓,只是,就連司徒諫自己都覺得這樣的回答很遷強。
 
看著光是笑笑卻不講話的煌,他開始感到越來越無力,爲什麼他總覺得煌像是已經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樣?說真的,他真想撕破那張笑臉,就連面對哭臉都比面對現在這張勢在必得的笑臉要來的好多了!苦惱的用手抵著前額,司徒諫完全不知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諫,我愛你,我愛你……」
 
重複的訴說著愛意,煌在諫伸手撫上自己的臉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了,這場賭注,是他贏了!或許還需要花費不少時間讓諫心甘情願的承認自己的心意,但是這些都沒什麼大不了的,因為“他的”諫在不久的將來,也一定會親口對他說出──我愛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