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十六、濃意

「恩,全找到了。」淡淡的回應著,帶點漫不經心的慵懶。
 
闇曦其實不是很想讓煌知道那些客戶們的行蹤,畢竟那些貴客們對他的組織來說都是重要的資金跟情報來源,但是煌既然執意要他交出,即使他想刻意隱瞞,也瞞不了多久的,所以在經過深思熟慮後,他決定還是算了吧!畢竟跟煌相比,那些人也不過是些無名小卒罷了。
 
「你哪時候可以?」翻閱著手中的資料,不自覺的煌的周遭布滿了難以靠近的肅殺之氣,已經有好久,沒有一件事情能讓他這這麼震怒了,這一次,他絕不會輕易的放過任何一個。
 
「你決定就好。」感受到了室溫的急速下降,闇曦不由的在心裡爲昔日的金主們默哀,以他跟煌多年好友的認識下來,他很清楚煌面對敵人的狠辣手段有哪些,只不過這一次,只怕是要更加慘烈了。
 
「那就大後天,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三天後我要在刑室裡看到他們。」
 
「沒問題。」
 
「………煌。」
 
「嗯?」
 
「你跟那小子怎樣了?」問出了壓在心裡的疑問,若是撇開艾琳的事不談,其實他到是滿看好司徒諫這個人的,畢竟他是闇曦裡少數幾個能以幾年的時間就升格的傑出人才,更何況現在煌又對他抱有特別的情感,令他實在是不好奇都不行。
 
「…………」
 
沒有回答,煌暗自在內心裡想這剛剛發生的事情,從最初的絕望一直到最後出現的曙光,那大概是他人生中情緒起伏最大的一天了!回想起剛剛諫的一臉錯愕到之後的帶點不習慣的羞澀(?),原本沉重的冷氣迅速的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充滿幸福的暖意。
 
而另一旁的闇曦,光是看著煌那逐漸上揚的嘴角,跟充滿幸福洋溢的臉部表情,就知道結果大概是怎麼樣的了。
 
其實,這樣也很好,不是嗎?他在心裡想著。
 
「艾琳呢?她怎麼樣了?」幻想完畢,煌暫時收起快要忍不住笑開的滿足,順口反問闇曦。
 
「我讓她先睡了,不會有事的,等事情一結束我們就會回去,組織裡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恩,那就好。」
 
停頓了一會兒,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樣,煌帶著審視的眼光看著闇曦,而闇曦在接收到煌的視線後,也明白了煌對他所發出的警告,所以他很配合的主動開口承諾。
 
「我不會再對他出手了,過去的事就算了,現在我跟他已經互不相欠了,況且他已經是你的人了,所以就算我再笨也不會去動到他的,你就放心吧!」
 
「互不相欠這句話留到之後再說吧,現在是你欠他而不是他欠你。」
 
「好好好,我知道了,真是,虧我們朋友當了這麼多年了。」
 
「沒事了,你可以回去陪老婆了。」
 
「不用你說我也會回去,我看你明明也很想回去吧!還想用我當藉口。」
 
「少囉唆,快滾吧你。」
 
「哈哈~」邊笑著邊起身離開,暗曦順了煌的意離開書房,反正他自己也想早點回去陪老婆,這樣豈不剛剛好?
 
回到房中,煌不意外的看見依舊熟睡中的司徒諫,來到床邊,他將手貼上諫疲憊的面容,不經意流出的笑容淺淺掛在嘴邊,愛憐的吻了吻睡美人的額際,煌脫去累贅的衣飾,拉開另一邊的棉被,躺回屬於自己的位子,輕輕的用雙手環繞住司徒諫的腰並讓他轉向自己,隨後便滿足的闔上眼,一同進入夢鄉。
 
嗚……好重……
 
意識不清的在夢與現實中徘徊,司徒諫不由自主的動動了身體,想推開壓在身上的重物,無奈在被煌緊緊抱住的情況下他根本就動不了,就再快被壓到喘不過氣來的難過感覺越來越強烈時,他終於忍不住撐開沉重的眼皮,看見了企圖謀殺自己的凶器──那是煌˙堤亞˙莫拉斯特尊貴的“全身”。
 
雖然以前不是沒這麼被煌謀殺過,但是像今天這樣殺意這麼強烈的陣仗,他還是第一次遇到,煌幾乎是整個人都趴到了他的身上,全身的重量毫不客氣的緊緊壓住他,再加上環繞在腰際的雙手,面臨著想一腳把這擾人睡眠的凶器給踢開卻又無法動彈的窘境,司徒諫是又氣又想笑,說氣很正常,但是笑呢?
 
只要微微轉過頭就可以看見的放大面容上,正露出足以讓所有人看了會傻掉的笑容,就像是得到什麼寶物的孩子一樣,洋溢著幸福跟滿足,讓總是染上一層層傲氣總讓人難以靠近的緊繃氣息完全消失殆盡,像是現在伸出手來就可以觸摸到一樣,不再是隔著一面透明屏障,讓人即使靠近了也感覺像是在千里之外。
 
努力的,在不吵醒煌的情況下,司徒諫順利的從束縛中伸出了一隻手臂,偷偷的摸了一下煌的笑臉還順道抓了一小撮的銀髮來玩,不曉得是感受到了諫的動作還是怎樣,煌主動的放鬆了身體略微往旁邊倒,原本緊扣住諫的手也露出了不少空隙,趁著這個好機會,司徒諫巧妙的將身體抽離煌的禁棝之中,隔著一小段的距離,一手把玩著煌的頭髮,一手撐著頭,靜靜的看著煌的睡臉。
 
長長的睫毛,細緻卻又不失威嚴的美麗容顏,雖說一個男人長的這麼美也不是一件好事,但大多數的人卻會為了他的傲而懾服,反倒不會太去注意到長相,就連自己也是這樣,雖然煌確實長的很超凡脫俗的美,但是依稀記得自己第一眼看到煌時……好像也沒多注意他那張皮相,反倒是之後比較有空閒時間時,才突然發覺煌長的如此的驚為天人。
 
不斷用手指捲著細長柔順的髮絲,恍惚之間司徒諫放任自己的心緒飄移,回想起跟煌在一起的這些日子,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恨意在時間的消磨下不知飄去了哪裡,唯一剩下的,就只是很單純的跟煌生活在一起,好吧…或許沒有到很單純,但是不可否認的,這段日子他過的很輕鬆,少了壓力、少了煩惱,仔細想想,自從艾琳死了以後,已經很久不曾這樣了。
 
至於艾琳的事,確實讓他承受了極大的打擊,但他搞不懂為什麼在知道真相後,反而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是因為艾琳沒死嗎,還是為自己終於脫離仇恨而感到安心……?細細的沉思著這個問題,他知道自己需要一個答案,因為唯有這樣,他才有可能真正放下過去。
 
「看呆了嗎?其實我一點都不介意你再靠近一點看。」
 
突然的,煌睜開眼睛,露出了藏在眼皮下深燧的藍眼,慵懶的語調調侃著司徒諫,讓被他突然醒來而嚇了一跳的司徒諫往後退了一點。
 
「你……你什麼時候醒的?」
 
重新抓回自己的心跳,司徒諫有些緊張的問道,畢竟偷看別人睡覺卻被當場抓包,實在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更何況剛剛煌還對他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他發誓自己絕對、絶對沒有因為那個笑容而心動了一下,絕對沒有!
 
「你一離開我的懷抱我就醒了,只是沒有睜開眼睛而已。」用手撐起上身,煌整個人坐起來,背向後靠著放了數個靠墊的床頭,還順道打了個哈欠。
 
「怎麼,我帥到讓你又更加愛我了?」
 
「我……才沒有!!」
 
邪媚的笑了笑,煌如自己所願的看到司徒諫不知所錯的樣子,生氣又困窘的情緒讓面頰染上了一層朱紅,慌亂的樣子更是可愛的讓他慾望高漲,巴不得立刻將他壓在身下好好疼愛一番,只可惜再經過昨夜自己不知節制的索求過後,諫現在應該承受不了他的再度求歡吧!
 
因此,為了心愛的人的身體著想,煌不得不暫時先將自己的生理需求擺一邊,不過為了慶祝一下昨晚的成功,他還是一個大手的將司徒諫的頭顱攬來,雙唇緊密交合,火熱熱的舌戰就此展開,讓美好的早晨更增添了幾分甜蜜的氣息。
 
「煌,我想見見艾琳,跟她好好的聊聊。」一吻過後,司徒諫沉靜的看著煌說道。
 
「………也好,就待會吧,我會安排的。」
 
「恩。」
 
@ @ @
 
「諫…」
 
「妳來了。」
 
位於溫室的涼亭中,艾琳照著煌的指示來到了約定的地點,抬眼望去只見司徒諫早已坐在那裡,等著她的到來了。
 
一時間的對望,兩人的心中都有著難以訴說的感慨與不捨,感慨的是兩人各身處在今非昔比的位子,不捨的是這一次的會面代表了兩人真正的結束,即使愛過但卻無法有好的結果,問題是,這樣的錯綜又能怪誰呢?想來想去,也只能說是命運弄人吧。
 
「妳…這幾年來過的好嗎?」艱澀的開口,司徒諫強忍住內心的激動,他知道這是他必須要去面對的,也是他必須要去承受的。
 
「恩,他…闇曦他對我很好,你呢?過的……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所以才害的你那麼辛苦。」不斷的在內心裡自責著,原本在闇曦精心照顧下填補起來的傷口又再度裂開,艾琳承受不住愧疚的讓淚水再一次的決堤,她真的不是有心的,但卻因情勢所逼不得不欺騙司徒諫。
 
「不要再說了,艾琳,我並沒有要責怪妳的意思,只是很單純的想知道妳過的好不好,想知道妳過的幸不幸福而已,別哭,我不希望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換來的卻是妳的淚水,好嗎?」伸手搭上艾琳顫抖著的纖細肩膀,司徒諫不忍的安慰著。
 
雖然他也曾為自己感到可憐、感到悲哀,但仔細想想艾琳又何嘗不是如此呢?他相信兩人所付出的真心是一樣多的,所以艾琳才會一再的哭著跟自己說對不起,對他來說,這樣就足夠了,畢竟事情都已經過去了,笑著放手才是最好的選擇。
 
「諫,我…我真的很抱歉,可是我真的、真的曾經愛過…」感受到肩膀傳來的體溫,艾琳忍住哽咽,擦乾自己被淚水浸濕的臉龐,抬起頭來想要再一次的說出,因為她不希望諫連他們曾經共同擁有過的那段感情,都以謊言將之抹滅。
 
「噓~別再說了,妳想說什麼我都知道,然而從現在開始,過去的事情,就此放下吧!想想經過了幾年的時間,我們都各自走向了不同的道路,也都為此而痛苦了一段時間……這樣就夠了,也該是停止的時候了,別再讓它破壞了妳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而我也會好好調適自己,不再被無謂的仇恨所束縛,可以自在的過著自己的人生,這樣不是很好嗎?」
 
說到這裡,司徒諫停下來對著艾琳笑了笑,像是如釋重負一樣的輕鬆,讓艾琳感到安慰不已,也向他露出了許久不曾見到的笑容。
 
「……好久沒看妳笑了,能在最後一刻看見妳的笑容,也就值得了。」
 
「誰說這是最後一刻的?那只有你在說而已,我可沒答應,相反的,以後只要一有空,或是我想你了,我就要闇曦帶我來找你,我們可以像現在這樣一起聊聊天,就當作是老朋友的聚會,這樣不是很好嗎?」
 
俏皮的笑著,解開心結後的艾琳,彷彿回到了最初認識時的樣子,散發出迷人的光芒,讓周遭的人總是會不由自主的沾染上她愉悅的心情,看到這樣充滿自信的艾琳,司徒諫更加確信了自己的選擇是對的,就這樣將過去的事情丟入回憶當中,不再讓它困擾著兩人的生活,雖然需要一點時間,但他相信不就過後的未來,一定會更好。
 
「那也要看闇曦肯不肯帶妳來阿。」輕笑著,他就是知道闇曦不會輕易的再讓兩人見面,所以才說這是最後一刻的。
 
「他要是不帶我來,我就自己偷偷跑來,反正他出差的時間那麼多,隨便挑一個都可以!」
 
「是嗎?妳不怕他找人看著妳,不讓妳跑來會舊情人?」
 
「哼~我可不是省油的燈!」小嘴一嘟,艾琳露出了自信滿滿的樣子。
 
「……艾琳,告訴我,妳現在幸福嗎?」嚴肅的,一反剛才的輕鬆氣氛,司徒諫問出了積壓在心底已久的問題。
 
回視著司徒諫堅定的眼神,艾琳滿足的露出微笑答道──
 
「是的,我很幸福,不過,我的幸福還缺了一小塊,所以我一定要看到你也過的跟我一樣幸福了,那一小塊才能被填補起來,唯有這樣我才能變的更加的幸福!」
 
午後的微風吹過,兩人相視著笑了,過去的傷口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堅深的友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