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十八、溫暖 (完)

讓人熟悉懷念的笑容重新出現在司徒諫的臉上,艾琳知道在過不久他們都能真正的找回原來的自己,不再受彼此的痛苦而壓抑。
 
安心後的憐惜之情讓她忍不住在昔日未婚夫的額上留下淡淡的一抹唇印,像是家人的關心一樣,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讓司徒諫的內心像是流過一股暖流一樣,暖意浸滿了全身。
 
感謝的話已經不知說了多少遍了,但卻總是無法表達完整,想想,或許什麼都不多說,像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小動作,才是最能表達內心感受的吧!
 
在心裡這樣想著,司徒諫也回親了艾琳一下,雖然兩旁直逼殺氣的視線扎的他有點痛,但是他覺得無所謂,因為“家人”這個名詞對他而言,已經有很久、很久不曾浮現在他腦海裡過了。
 
帶著祝福的心情送走愛琳,雖然不覺得那樣的一個“家人式”的吻有什麼可以讓人想歪的地方,但是身旁不減反增的冷氣卻不停的逼向自己,像是要自己給他一個交代一樣,不得已的司徒諫在見直昇機走遠後乖乖的迎向煌妒夫般的目光。
 
「不過是一個吻而已,艾琳就像是家人一樣。」
 
「………」冷空氣繼續南下,鋒面持續滯留。
 
不是不知道那樣的一個吻代表著的是什麼意思,只是,就算知道那不過是一個家人朋友的吻他跟暗曦還是忍不住的想要分開他們,雖然知道這樣的反應太過超過,但是煌發現不管是什麼事情,只要一扯上司徒諫他就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看樣子他跟暗曦都一樣,中毒太深,已經無力迴天了,不過相信就算有這個能力,他們都還是會心甘情願的陷下去。
 
「……煌,你知道我是孤兒吧?」有點受不了的,司徒諫只好繼續解釋下去所謂“家人”的定義。
 
「雖然有養父養母,但是他們都過世的早,從高中開始自己一個人生活,雖然交過不少朋友,但不知道為什麼都持續不久,直到認識艾琳,她讓我找回有家人的感覺,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她都是我重要的家人,這一點即使到了未來,也不會有所改變。」
 
「煌,剛才我真的很高興,艾琳對我來說像是妹妹,也像是姐姐,又或是母親,她不僅僅只是一個家人,而是一整個家人,她是真的為我擔心,也是真的為我而高興,這一點讓我十分感動,仔細想想,我有好久都不曾感受到這種家人的溫暖了。」
 
面對著司徒諫的解釋,煌雖然無法立刻平息酸死人的怒火,但也還算是妥協了一樣,沒在刁難他,卻也不忘消毒的抓著諫,徹徹底底的幫他清潔了一次口腔,直到抹去艾琳的餘香只剩下自己的,才甘願的放開轉而抱著,讓他在自己的懷中喘氣。
 
「我不能算是家人嗎?」緊緊的抱著懷中的人,煌問出了一直放在心裡的問題,從剛才司徒諫在說的時候開始,他就一直很想問。
 
難道他不能是他的家人嗎?他發誓會永遠陪著他的。
 
「話說回來,那四個人…是你託暗曦找的貨物吧?」沒有回答問題,司徒諫帶著肯定的語氣發問,同時也在心中想著煌剛剛的問題「我不會道謝……」
 
嘆了口氣,煌猜想自己是得不到答案後,有些小失落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也因此忽略了司徒諫眼中一閃而過的感激(?)。
 
「因為幫自家人辦這點小事是應該的。」語畢,司徒諫逃離煌的懷抱,背對著他佯裝看風景,只不過耳朵上的紅霞卻逃不過煌銳利的眼睛。
 
起先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只為了諫離開他的懷抱有些小不滿,直到看見發紅的耳朵時,煌才消化了剛才諫所說的話──他已經是他的家人了。
 
滿足的看著那人害羞的背影,他知道諫其實是個很不善於表達內心感受的人,雖然這樣迂迴的方式有點笨拙,但他就喜歡這樣的司徒諫,笑著走向前再度抱住心愛的人,煌將唇依附在煮的紅熱的耳朵旁小聲的說著。
 
「回去吧,別忘了,剛才在書房裡的事,我可還沒找你算帳呢。」
 
愉悅的想著接下來他準備要讓諫好好體驗一下的懲罰,煌拉著司徒諫往寢室邁進,臉上寫著滿滿的期待,而被迫跟在他後面的司徒諫,則是一臉苦瓜,因為他已經可以猜想的到待會的下場會是什麼了……
 
明天……十成十會下不了床吧……
 
 
 
-完-2007/1/1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