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秘醫 1-3

「沒關係,事情等你回來在繼續就好,目前你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想辦法安撫凱依的情緒,他心情一不好就會開始砸東西,還會到處做陷阱抓人回去做人體實驗……記著,我可不想見到任何有關他的損失報表,或是聽到哪裡有誰鬧失蹤!」一臉嚴肅的,煌堅決的說著,同時也回絕的雷的請求。
 
「主上……真的沒別的辦法嗎?」毫不掩飾自己的情緒,雷第一次再煌的面前露出軟弱的一面,妄想用苦肉計得到一點同情,畢竟,他可不想被作成標本阿。
 
「放心吧…」強壓下想笑的衝動,煌一本正經的安慰道「我已經跟凱依說好條件了,他不會做出任何危害你的事情的,你就放心去吧!」
 
「……是,屬下待會就過去。」眼看沒有任何退路,雷打從心裡為自己默哀,任命的接下這項艱難的任務。
 
眼看著雷離去時的落寞背影,煌終於在大門關起的那一瞬間笑了出來。
 
「你是故意的,為什麼?」坐在一旁的司徒諫問道。
 
「呵……你聽過凱依的故事了嗎,諫?」
 
「你是說 "醫生"?」
 
「對,凱依˙特爾斯,從十四歲那年就奪得醫生的寶座一直持續到現在,在醫界擁有的地位跟才學可以說是無人能及。」起身走至吧台,煌對著司徒諫招了招手,示意他先休息一會兒再繼續工作,隨後便端著兩杯酒來到休憩用的沙發。
 
「既然他那麼有能力,為什麼會在組織裡?」接過煌端來的酒,司徒諫小餟了一口後,便將酒杯放置在茶几上。
 
「因為他犯了罪,殺了自己的父母……好像是十二歲那年吧,忍受不了大人的貪婪跟不斷加諸在自己身上的罪惡感,所以他逃了,而我找到了他,並把他帶回來。」
 
回想起過去,其實煌很慶幸因為自己當初的一時興起而救了凱依,當時的他沒有多想什麼,只是單純的想要有個屬於自己的人,所以才把昏倒在路邊的凱依給帶了回去,一直到稍微長大了,他才發現那時十幾歲的凱依身上,背負著多麼沉重的壓力,導致他一直到現在還會在夜晚作惡夢而難以入睡。
 
「凱依喜歡雷,他在第一眼見到雷時就這麼跟我說了,而我,希望他能得到幸福。」
 
「所以你才會每次都要雷去找他,想增加他們碰面的機會。」
 
「只可惜,這似乎沒什麼效果。」嘆了口氣,煌將頭倒在司徒諫的大腿上,有些洩氣的說。
 
「雷只是不想去正視而已,說不定這次你們的計畫會有所成效也不一定。」伸出手摸了摸煌的頭顱,司徒諫帶點寵溺的安慰著。
 
「你知道了?」
 
其實這次的“意外”事件,是凱依一手策劃的,他知道雷每次都會射擊離自己最近的容器,所以他才會刻意把那瓶心血結晶放在自己身邊,藉此製造機會,同時也可以用這一點來跟煌談判。
 
所以昨天凱依才會親自來找他,並且在長達一小時的討價還價後達成協議,雖然他也不想因為這件“意外”事故而耽誤了交派給雷的事情,但無奈凱依卻一副沒得商量的樣子,所以說~為了讓好友高興,他只好出賣自己的下屬了。
 
「恩,我們就靜觀其變吧。」
 
 
2.
 
「哎呀呀~你終於來啦,小雷雷!我等你好久了說,呵呵~你的臉色還真難看呢,自己闖下的禍就要自己收拾,即使是你也一樣。」笑咪咪的說著,不同於雷鐵青著一張臉,凱伊一副心情特好的樣子,根本看不出來有什麼沮喪的樣子。
 
「哼,看樣子你的心情很好,根本不需要人安撫!」雷說完便要轉身離去,從以前他就一直視這座房子為虎口,尤其在五年前凱伊突如其來的跟他告白過後,更是升級為魔窟,連靠近都不想,可主上卻偏偏愛叫他來這裡,讓他想躲都躲不掉。
 
「呵呵~怎麼會呢?我之所以心情好是因為看到你阿,有哪一次你來我這邊,我沒有給你好臉色看過的?即使在你拿槍亂射我的東西後,我還是一樣笑咪咪的不是嗎?喔~對了,上次那是例外,因為我真的有些嚇到了。」
 
「………你究竟要帶著那張虛偽的假面具多久?」努力克制著想一拳揮過去打爛那張笑臉的衝動,雷認真的問著,他不相信眼前的人真能一直笑著面對自己。
 
「小雷雷,你怎能說我的真心是面具呢?我是真的喜歡你,打從心裡想要寵愛你的阿~」
 
「……我不需要你的寵愛,更不要你的喜歡。」重複的說著,五年來面對凱伊的告白,雷一直都是這麼回答的,沒有一絲改變,他不喜歡他,甚至連朋友的稱不上。
 
「呵~同樣的話說了那麼多次不覺煩嗎,你難道就不能換點別的?」有點自嘲的笑著,凱伊從不相信雷真會為自己動心,雖然他是如此的渴望著。
 
「是不是我說喜歡你,你心情就會變好?是不是我說謊話讓你高興,我就可以離開?如果是,我可以為你說一次謊,因為我一點也不喜歡你,我討厭你,甚至不想看見你!」
 
累積在心中某處的怨氣漸漸流洩,明明拒絕過無數次了,明明從未給他好臉色面對,明明總是破壞他的東西,為什麼那人在見到自己時,卻總是笑得那麼的開心?
 
他承認自己總是要求主上給他必須出外的任務,有大半原因是因為不想見到凱伊,只要待在組織裡,就會被派來當信差,只要進到魔窟裡,他就必須面對那張殷殷期待的笑臉,明知自己痛恨他的寵,卻總是耐不住性子的一再放肆,他根本不需要他的喜歡,無奈那人卻總是不放棄。
 
他的寵愛,他的喜歡,他的笑容,全都令人感到厭惡、煩躁。
 
「站住,小雷雷,我有叫你走嗎?」看著轉身正準備離去的雷,命令的口氣響起,這是凱伊第一次收起笑容,改以嚴肅的態度面對雷。
 
他一直很珍惜兩人相處的時間,即使是一個禮拜十分鐘,又或是一個月內只有三分鐘也好,可雷卻從沒有正視他的一刻。
 
他知道雷因為不想見到自己所以總是要煌派他外出,他也知道雷不喜歡自己的笑容,更討厭他的寵溺跟喜歡,但是……為什麼不給他一點機會?只要一次,一次就夠了,他希望能在雷的眼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即使他還是不愛他,但這就夠了。
 
這是他用來說服煌的理由,也是唯一的一個要求,只可惜他的雷即使跟他說了那麼多的話,卻依舊不願看著自己……
 
「你……?」不習慣在面對凱伊時處於低階的位子,雖然他確實必須對醫生恭敬,但是這麼多年來凱伊從沒要他這麼做過,所以現在反而有種複雜的感覺。
 
「怎麼,你難道忘記我的位階比你高嗎?」高傲的態度,這是凱伊在面對其他人時的樣子,沒有溫度、沒有感情,像具冰雕一樣──美,卻不可觸碰。
 
「一個月,我要你住在這裡服侍我一個月,這,就是我給你的懲罰,聽清楚了嗎,小雷雷。」冷冷的說出條件,既然他不喜歡他笑,那麼,這一個月裡,他不會再對他笑了。
 
不再寵他,不再說喜歡他,把雷剛剛說的討厭全都封閉,如果這樣做,他會願意看自己一眼,那麼,即使會摔的粉身碎骨,他也願意。
 
 
3.
 
替死人替換福馬林液,這是凱伊交給雷的第一項工作。
 
搭乘電梯來到位於地下二樓的大體存放室裡,酸刺的氣味充斥著全身的感官,即使是帶上口罩也掩蓋不了,更何況凱伊不允許他做任何的防護。
 
一步步的踏入,隨著冷氣的不斷排出,視線逐漸變的模糊不清,寒冷的密閉空室裡,除了他就只剩下一具具的屍首,有的完好無缺,有的殘破不堪,靜靜的躺在有些凹陷的檯面上。
 
難以言喻的發毛感。即使殺過不少人,也看過刑室裡被凌虐到不成人型的囚犯,但那些,卻都沒比現在帶給他的恐懼感要來的強烈……身處在放有不下二十具屍體的密室裡,要有誰能在這裡待上半天,肯定會發瘋吧?
 
環視四周,明明沒有一絲人氣,卻總甩不開被注視著的感覺,第一滴冷汗不經意的落下,為了試圖擺開不安的恐懼感,雷捲起衣袖,決定不再探測周圍的反應,開始執行他的第一份工作。
 
從一旁的推車架上拿下幾瓶福馬林液,雷遵照著凱伊的吩咐,先是將檯面角落的栓塞拔起,讓舊的福馬林液順著收集管流出,之後再將栓塞蓋上,倒入全新的藥劑。
 
一個接著一個的換,不斷的放掉舊液,再補充新液,推車上全新的藥劑開始逐一減少,從一開始的不習慣直到逐漸順手,漸漸的,隨著不再緊張的心理,雷的思緒開始飄移……
 
每個月替換一次,凱伊都是自己做這些事情的嗎,忍受著這麼難聞的味道……不會害怕,不覺得寂寞嗎………?
 
主上要我好好的看清自己,指的,又是什麼呢?
 
為什麼他要說喜歡我,明明我們根本稱不上是認識,他不清楚我,就如同我不想了解他一樣,互不相識的人,怎麼能輕易說出喜歡,更何況,這兩個人還是同性。
 
好煩…為什麼我要在這種地方待上一個月,為什麼福馬林這麼難聞,那人卻忍受的了這麼多年,為什麼突然變的像屍體一樣冰冷,為什麼……他不笑了……?
 
*********
 
雖然有著幾近整片牆大小的落地窗,卻被深色窗簾掩蓋住了陽光,如同他的世界,看似充滿光明,實則晦暗不堪。
 
側坐在床緣,凱伊心疼的看著幾分鐘前,因為吸入過多刺激性氣體而陷入昏迷的雷,打從一開始他就一直在看著,透過監視器注意著雷的一舉一動,直到他幫第十三具大體替換完藥水,身體開始搖晃進而昏倒在地,他才再也忍不住的離開監視器前,轉而奔向那人身邊。
 
明明下定決心要對他冷漠的,卻總是無法真正狠下心來……反反覆覆不知多少次,他總是默默的付出,卻連一聲謝謝都不敢奢求,因為那人從未知道過那些往事,雖然這是他跟煌協議好的秘密,而他也不想藉著那些來給雷壓迫,但是……
 
凱伊無力的嘆了口氣,伸手替雷將棉被拉高後,低下頭在他的額上留下一吻。
 
看著一旁透過窗簾射入室內的狹小光亮……如果可以,他真的好希望能夠擁有,那少數的、細微的,突破厚重陰霾,照亮他的“陽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