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醫 10-12

「凱伊,你媽說的話都聽到沒有,還不快開門?大家都在等著你回去,你快出來啊!」
 
「.........」
 
「凱依!」、「小凱~」
 
「夠了!我絕對不會再去曜陞的,你們可以死了這條心了,我不會回去的!」
 
「小凱!別耍脾氣了,媽知道你一定是因為太累的關係,所以才會這樣,你只要乖乖跟我門去一趟醫院,道個歉我們就回家休息,好不好?」
 
「不,我不會再為曜陞殺人了,你們都知道的,卻一直瞞著我,到了現在還要我去!?到底他們是給了多少錢,讓你們這樣把我賣出去的!」
 
「凱伊,事情不是這樣的,你先出來我們好的談談,好嗎?」
 
「哼,出去,然後讓你們再把我抓去殺人是嗎?我可沒有那麼笨!打從知道真相後,我就再也不相信你們了,反正對你們而言,我也只是隻會生金蛋的雞罷了...」
 
「小凱~你不要太任性了,媽知道一直瞞著你這件事,讓你覺得被背叛了,可是你要知道......一千萬......那是一千萬的美金阿~是我們做苦工做了一輩子也賺不到的數目!!」
 
@ @ @
 
一千萬、一千萬美金,就能讓原本平和的家庭破碎,就因為父母無止盡的貪婪,而把自己的孩子推入殺人兇手的名號之中。
 
原來每一次從醫院回家,笑著稱讚自己的父母,其實看的,都是背後的一千萬美金......呵,真是可笑,這樣一來,他跟母雞還真是沒什麼差別,唯一的差別,大概就是母雞是生金蛋,而他是生美金吧......多可笑的親情。
 
於是,他逃了,在知道家人永遠不可能幫助他後,帶著查爾斯給的逃難基金,他趁著夜晚離開家,為了不讓曜陞的人發現,為了不讓利慾薰心的父母抓到,他甚至不敢去任何一個算是房子的地方過夜,一天又一天的,走遍了髒亂的小路,睡過了無數的街巷,餓了就去無名小店買一些食物充飢,累了就隨便找個隱弊的角落休息,除了他身上有錢以外,基本過的跟流浪漢沒什麼兩樣。
 
一個醫界的天才在當流浪漢,呵......真是可笑!不過有趣的是,他從不曾懷念過以前的生活,過去,就跟現在倒在路邊的垃圾一樣,髒亂不堪,誰都不會想再回頭去多看一眼。
 
逃亡一個月左右,被風吹散的報紙上,出現了許久不見的眼熟面孔──
 
醫界的知名學者,曜陞醫院的首席外科醫師──查爾斯˙羅伯特,不明原因暴斃身亡。
 
那位唯一讓他不斷想起,像太陽般存在的人......
 
緊抓住報紙的手因為用力而泛白,深埋在膝蓋中的頭顱,從輕微的顫抖到激動的抽搐著,這是他離家以後第一次露出脆弱的樣子,原以為他還會有機會再見到那人,沒想到......那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他突然好懷念那寬廣又溫暖的懷抱......或許,是妄想再一次的感受,身體下意識的緊緊摟住報紙,好像可以藉此得到最後一絲絲的溫暖般,但身體卻沒有因為這樣的舉動而變熱,反而越發寒冷起來。
 
如今,他的世界裡已不再有太陽,他只能活在不見天日的黑暗之中。
 
 
11.
 
如果沒有我,太陽是否不會墜落......?
 
一覺醒來,沒有休息後的舒暢,反而比沒睡前更累,接連著好幾天下來都是如此,他不懂為何在最近幾天會頻頻夢到過去的事情,那些不願回想起來的過往,一次又一次的在夢裡侵蝕著自己,這讓他很不舒服。
 
或許是跟心情有關吧?雖然雷一直“乖乖的”待在自己的身邊,但卻不是自願的,雖然他不想老是冷著一張臉,卻也是無可奈何的,可造成現在這番局面的人偏偏是他自己,是他太過執著於得不到的溫暖,硬是這樣把兩個人綁在一起,或許他不該對煌提出那樣的要求。
 
也許,就像過去那樣遠遠的看著,在他危險的時候來個英雄救美,這樣就好了......他不想再一次的毀了那份溫暖,這樣一來就真的什麼也沒有了,就連好不容易得到的那一點點的救贖,也會消失殆盡,趁著自己還可以,趁著他還沒發現之前,放手吧......
 
他不想再一次的失去,也經不起再一次的心碎。
 
***********  
 
「你可以回去了。」實驗室裡,凱伊專注的忙著手邊的實驗,連頭也不回的,把“自由”送還給雷,這是他思考後的結果,反正自己傷疤都那麼多了,也不在乎多那麼一兩個。
 
「......你說什麼?」一臉狐疑的,雷懷疑是自己聽錯了,他才剛睡醒,還來不及去做例行的公事(換福馬林)就馬上被叫了過來,以為又有什麼大事了,沒想到卻聽到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這人的腦袋是怎麼了,壞了嗎?
 
「我說,你可以回去了。」耐住性子,凱伊盡量讓自己的語氣保持平靜,他真搞不懂那人的耳朵是怎樣,傳言中光聽腳步聲也能精準的算出有多少敵人的順風耳是去哪了,搞丟了嗎?
 
「......不是說好一個月嗎?」緊盯著死也不回頭看他的白色背影,那擺明了在壓抑的聲音,就連白痴都聽的出來是在撒謊,看來醫生雖然在醫術方面無人能及,但在這方面卻是爛的令人想哭。
 
「我改變心意了,你在這裡只會礙事,還不如讓寇來。」
 
「是嗎?可寇醫者說,當初是你嫌他會“礙手礙腳”所以強迫他放假的。」當然,這是他自己猜測出來的。
 
「..........」該死的寇,我要把他的愛人們全都放把火燒了!!
 
「不過......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待會就走。」深深的看了眼,那曾經讓他想殺人滅口的背影,雷在心裡盤算著,正好他也想“外出”查點事情,這樣豈不正好?
 
「我會順道去跟寇醫者說一聲。」轉身,雷像是沒有半分猶豫般的快步離開。
 
雖然不想承認,但心裡卻清楚的知道,他要是再不走,下一秒有九成的機率會把那隻死小孩吊起來打,打到他哭著說自己是說謊的,哭著耍賴要他別走為止,哼......真是可笑!不管是自己還是那人都一樣。
 
過了不知多久,一直僵在椅子上的凱伊才慢慢的轉向,蒼白的面容上突顯著昨晚哭紅的雙眼,雖然早已熱敷過了卻還是佈滿血絲,這是他第二次哭......可這次,是他自己選擇的,所以他不會再後悔了。
 
*********
 
如果沒有我,太陽是否不會墜落......?
 
他相信,是的。
 
 
12.
 
「少爺,您在看什麼呢?」威爾疑惑的問著。
 
打從一下車,那位尊貴的少爺就不肯再移動半步,只是直直盯著斜對街上的一條小暗巷,那專注的眼神像是要看清什麼,又像是在審視著什麼,就跟一般孩童看見了新奇的事物一樣,雖然這時的煌.提亞.莫拉斯特不過是個才八歲的孩子,但光是這樣的一個舉動,卻能叫護衛著他的一班人馬各個精神緊繃。
 
默默的看了小暗巷一會兒,煌什麼也沒說的,帶領著大隊人馬穿越馬路,直接來到暗巷的入口,一直到靠近了,威爾才明白自家的少爺到底是在看些什麼──
 
是個男孩,上看去大約十三四歲,雖然全身都髒兮兮的,但叫人無法移開目光的,是他的那對眼睛,清澈之中沉澱著污濁,不像是這個年紀應有的雙眼,反倒像個經歷風霜的大人。
 
面對著來到自己面前的大隊人馬,凱伊不像一般人那樣害怕,他只是看向打從一開始就一直盯著自己的小男孩,他有著不像一般小鬼的眼神,要說跟自己相似,卻又是截然不同的,唯一的共同點,大概就是他們對彼此都懷有不小的興趣吧?
 
接下來的時間,兩方都沒人說話,只是互相打量著,直到另一起騷動發生。
 
「找到了!他在這裡!!」
 
暗巷的另一頭,中年男子難掩興奮的指著,只是隔著一段距離,讓人分不清他指的是坐在地上的凱伊,又或是站著的煌?
 
突然闖進的陌生人,讓護衛們做好了保護並攻擊的準備,雖然那人看起來像是一般的平民,他們一樣不敢輕忽,就在那人招呼了三四個同伴準備進入巷子,護衛們也紛紛掏出武器之時,凱伊站了起來,從褲頭裡抽出被衣服覆蓋住的手槍,此舉,讓威爾立刻將槍口轉向,直接抵著凱伊的頭,無聲的警告他不許輕舉妄動。
 
「他們,是針對我來的。」沒有回頭,也絲毫不覺得恐懼,凱伊開口說道,像是在解釋,卻也包含了那是“他的獵物”的意思。
 
「把槍放下。」煌讚賞的看了眼凱伊後說。
 
「少爺。」威爾擔心的提醒著,看見手上沾滿了烏黑血跡的槍,配上這樣的沉穩態度,任誰都知道,眼前的人,並不單純。
 
「沒關係,放下。」煌依舊一派輕鬆的說,他享受這種感覺,而且,他相信眼前的人,不會對自己有任何的威脅,雖然沒有任何的根據,但他向來相信自己的直覺。
 
面對著煌再一次的下令,威爾雖擔心卻也只好放下槍枝,並吩咐護衛嚴加戒備,一有不對就直接反擊。
 
「小凱,媽媽終於找到你了,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你這樣一走就是一年,我跟你爸爸每天都在找你阿!來,跟媽媽回去吧!」
 
一步步靠近的婦人似乎沒留意到隱藏在黑暗中的兇器,對於煌一行人也因為喜悅而沒去注意,這樣的一個場景,任誰都會覺得是感人的母子重逢,只不過在場的人心裡都明白,這場“鬧劇”決不感人,反倒充滿了殺意。
 
「小凱?你說說話阿,快,跟媽回去吧,你爸也在外面等著呢,大家都很想你阿!」走到距離三公尺處,婦人便停了下來,就跟獵人會擔心獵物反咬他一口一樣,不敢再往前靠。
 
「大家,你是指曜陞嗎,都一年了還不肯死心?你也一樣,算一算我也幫你們賺了好幾千萬了,還不懂得滿足嗎?」冷笑著,雖然他知道遲早有一天要面對,卻沒想到事隔一年後,出現在他面前的依舊是這樣骯髒、污穢、貪婪的面孔,真是令他想吐!
 
「小凱,你怎麼這樣說呢,媽是真的關心你......」
 
「查爾斯的死,並不是意外對吧,那是你們做的。」
 
「查爾斯?你怎麼還在說他阿,他是個罪人,迷惑你的爛人!他是死有餘辜,一直到了最後都不肯說出你的下落。」婦人咬牙切齒的罵道,千變萬化的表情,卻沒有一絲溫度。
 
「不過,你放心好了,爸媽跟醫院都是站在你這邊的,為了不讓他妨礙你的學習,所以我門阿~呵......把他的器官好好的利用了呢!這大概是查爾斯唯一的貢獻吧?我想他也會感謝我們的,你說是不是啊?」溫柔的笑著,就像她練習扮演了多年的慈母,妄想再一次的欺騙,卻沒注意危險的逼近。
 
砰───!!
 
突然的巨響,婦人慌張的轉頭四處查看,在回頭看向自己的兒子時,才知道那聲巨響的意義......
 
「小......凱......?」
 
凱伊面無表情的平舉緊握著槍的手,槍口冒著剛開完槍的硝煙,下一秒婦人像是慢動作般的往下墜,直到臥倒在地,鮮紅的血液慢慢從她的胸口蔓延,直到地上形成一大片的血泊,掙扎了沒幾下,一具世上最親的屍體就這麼趟在凱伊的面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