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醫 13-15

「你還不快叫你兒子把槍放下!」另一個男子慌張的叫著,同時,他終於注意到巷子裡還有其他人在,一群看上去就相當不好惹的人,他開始後悔接下這份抓人的工作。
 
「凱伊!快把槍放下!!」著急的勸說著,他們誰也猜不到一個孩子手上會有槍,而且看那冷靜的樣子,這已經不是凱伊第一次開槍了。
 
「三個人?哼......真可惜菲特不在其中,我一直很想親手殺了他呢!」凱伊高傲的宣告審判,不給後面兩個逃跑的機會,在他語落之際便連開兩槍,讓那兩名僱來的幫兇紛紛倒地。
 
「凱......凱伊、兒子,看在我把你養大的份上......好嗎?」
 
隨著凱一的前進,他一邊祈求兒子的原諒,一邊往後退,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著,突然腳下一個踉艙被絆倒在地,手上溫熱又濕黏的觸感讓他不忍住回頭一望......原來,他跌坐在一具屍體上面,手上摸到的全是血,新鮮的熱血。
 
「阿阿......嗚阿阿阿......」過於恐懼的吶喊,他快速的逃離屍體,身體緊貼著牆壁,他不想死...
 
「是時候該說“再見了",親愛的爸爸。」來到父親的面前,凱伊恣意的欣賞了,那人臨死前因恐懼而扭曲的面孔後,毫不猶豫的扣下板機,伴隨著槍聲的來到,鮮血伴隨著腦漿就這麼噴灑出來濺到他的身上。
 
他的復仇結束了一半,至於另一半,他會向曜陞討回來的。
 
啪啪啪──!
 
耳邊突然響起鼓掌聲,凱伊疑惑的轉過頭去看著正在拍手的煌,雖然早知道他不是個簡單的小鬼,但看到這樣“弒親”的場面後,還能泰然自若的拍著手......看來他還是小看了他。
 
「我欣賞你,凱伊.特爾斯,如果你要對“曜陞”出手,勢必得有個強大的後盾,如果你願效忠於我,我可以幫你。」煌允諾道。
 
一開始他還有些不相信,但在婦人喊出了凱伊這個名字時,他就確定了,這人就是他想找的人──凱伊.特爾斯,醫學界的神童,目前正因不明原因而失蹤。
 
當然了,他早已派人去了解過所謂的不明原因,所以事情發展至此,他不但不吃驚,反而欣賞他的決心,原本只是想碰碰運氣看遇不遇的到,沒想到事情就這麼巧,既然讓他找到了,那麼,說什麼他也要得到。
 
「你,是誰?」語帶戒備,他沒想過會從這樣的一個小鬼口中聽到自己的全名,看來,他並不是出於好奇而靠近的。
 
「煌.提亞.莫拉斯特,同時也是莫拉斯特家族的下一代族長,我的條件不多,只要你發誓絕對的效忠,我可以先幫你復仇,相對的代價是,你必須用最快的速度,在組織取得最高醫術者──“醫生”的稱號。」
 
「在你當上醫生後,你的一切行為都將不受拘束,不管是誰,甚至是我,都將尊重你的一切決定,不過,這當然得在不危害,或是對組織有利的情況下,以這為前提,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
 
煌一邊解釋,一邊觀察著凱伊的神情,雖然他年紀還小卻已閱人無數,他相信要是能得到凱伊的能力,那絕對會是一大收穫,因為他跟自己一樣,都不是平凡的人。
 
思考了幾分鐘後,凱伊看向信誓旦旦的煌,笑了,不再猶豫,他單膝跪下宣誓──
 
「凱伊.特爾斯,從今日起,願為煌.提亞.莫拉斯特效忠一生。」
 
 
14.
 
「我昨晚夢見你了呢,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百般無聊的賴在柔軟的沙發上,凱伊側著臉瞄了眼正在專心辦公的煌,自從雷昨天走後,他就像失去了樂趣一樣,整天懶洋洋的連實驗也不做,原本想偷懶個幾天再做接下來的打算,可寇卻大發雷霆的把他趕出門,說什麼不想看見一個廢人在他視線裡佔空間,倒底有沒有搞錯阿?那是他家耶!
 
在這樣無處可去的情況下,他只好來找煌了,雖然他每次來煌都不太理睬,頂多是進門時看一眼後,就把自己當作空氣,但是,即使是這樣也沒關係,至少他那親愛的主上沒有叫人把他抬出去,光這樣就已經是極大的寬容了,所以他很知足一點也不貪心。
 
一邊在寬敞舒服的沙發床上休憩,一邊品嘗著下午茶跟點心,有時候閒來無事還可以不經意的、順便小問一下“那人”的近況,這樣就夠了,真的......
 
「然後呢?」
 
煌難得的回應讓凱伊呆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雖然他依舊沒有抬頭,目光緊盯著手中的文件,只是很隨意的開口問問。
 
「沒什麼然後」凱伊搖搖頭,笑著說「只是最近一直夢到以前的事,這讓我的睡眠品質嚴重下降,連光華的肌膚都出現了痘痘,唉~真是傷腦筋。」
 
「......沒想到你會肯放他走。」
 
「不然能怎辦?我怕......怕毀了他。」
 
在“朋友”的面前,凱伊一向不偽言感情上的事,雖然他說的灑脫,但清楚他的煌,又怎會不明白那句話背後所要付出的痛?
 
「雷出門去了,昨天下午走的,說是想去查點事情,想最近也沒什麼事要他辦,所以就讓他去了......如果你來只是想知道這個。」放下手中審查過的文件,煌向後靠著椅背說。
 
難得順利的獲得自己想要的情報,雖然說出口的話一樣冷,但多年的相處下來,凱伊當然知道這是煌關心他的一種方式,或許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影響,自從好友跟...咳咳...他旁邊那位東方男人正式的“在一起”後,給人的感覺變的溫和很多呢。
 
「你在看什麼?」冷冷的殺氣突然一箭飛來,把之前寥寥無幾的溫柔殺個片甲不留。
 
「咳咳......沒,我沒在看什麼。」連忙舉起手來澄清,他可不想英年早逝。
 
「煌,住手。」簡單的一句話,便讓原本想站起的煌坐回椅子上。
 
神奇!根本是訓獸師了!當然,這話只能在凱伊的心裡讚嘆。
 
對於凱伊的視線,司徒諫雖然察覺到了,但......或許是感受到目光透來的欣賞與羨慕,所以他並沒有感到什麼不適,不同於其他人的輕蔑,光是這一點,就讓他覺得欣慰了,更何況凱伊還是煌那稀有的朋友之一。
 
制止了煌的攻擊後,司徒諫起身來到凱依面前,主動的伸出手。
 
「諫˙司徒。」
 
對於司徒諫這樣的舉動,凱伊頗感興趣的從沙發上爬起站好,刻意的把煌酸溜溜的怒氣忽略,笑著伸出自己的手握住司徒諫的。
 
「凱伊˙特爾斯,你來這麼久了都沒好好打過招呼,真是不好意思,改天...要是煌不反對,歡迎來我家坐坐,我會很高興的為你提供那“小鬼”的秘密。」
 
「呵......一定。」一聽到凱伊竟敢叫煌“小鬼”,而且還叫的如此的順口,司徒諫就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你門兩個的手是要握到何時!?還不快給我鬆開!!」用極快的速度離開辦公桌來到兩人的面前,煌死盯著握的緊緊的兩隻手,要不是擔心諫會生氣,他早想把凱伊的手給打斷了,即使那雙手的價值有上千億也無所謂。
 
「好了好了!」率先放開手,凱伊也知道自己要是再這麼玩下去,平常還算是挺尊敬他的小鬼,有十成的可能會不顧長輩的情面直接轟了自己。
 
只見凱伊一放手,煌便把司徒諫拉到身後去,擺明了不讓自己接近。
 
他笑著看向煌,想起自己從他還小的時候,就一直看著他到現在,雖然他也曾擔心過煌的陰狠無情,但現在看來一切卻是那麼的美好,好到讓他這個做哥哥的都快要羨慕死了,雖然煌從不把他當哥哥看。
 
輕輕的嘆了口氣,雖然知道事後的可怕,凱伊還是忍不住的伸出手來,做了一個,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忍不住驚愕的動作──他摸了煌的頭,像是寵溺著弟弟的哥哥般。
 
「要幸福,連我的份一起,知道嗎?」
 
 
15.
 
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雷沒有告訴任何人行蹤,順著八年前的任務開始逐一追查,藉著過去的記憶,即使所到之處幾乎不見當年的樣貌,他還是不死心的搜查,每換到另一個地方,他都會找來當年和任務有關的人。
 
雖然那人隱藏的很好,但這種事畢竟不是他的“本業”,所以一個月下來,雷還是發現了不少,過去曾經遺漏的蛛絲馬跡──當年,讓“巴斯闐”滅亡的凶器,是一種名為“蝕骨”的毒,而蝕骨的原產地,來自於組織內部。
 
聽說,那是醫生某天一時興起,把各式的藥劑,不管有毒、沒毒全都加在一起後所誕生的,之所以取名為蝕骨,是由於中毒者會因無法承受體內的搔癢難耐,進而發了瘋似的抓,即使傷口見骨也無法停止,那是一種比痛還要來的劇烈的癢,像是刻印在骨頭深處般。
 
根據目擊者的說辭,那天巴斯闐的人全都中毒了,廣場上的護衛幾乎在同一時間,全都倒在地上不停的掙扎著,有人不停抓破自己的肉,有人拿出利刃當場把自己當豬一樣的窇成片,甚至有人忍受不了痛苦,乾脆一槍給自己個痛快。
 
他說,那天看到的慘狀簡直跟地獄沒兩樣,而那宛如修羅般的人影,就像聽不見周圍的哀嚎聲一樣,慢慢的、不帶任何感情的往內部走去。
 
他說,他不知道薩拉死前發生了什麼事,至於那位“修羅”的臉他也沒看清楚,只知道是個年輕的男人。
 
坐在飯店的床上,雷藉由筆電跟組織內部聯繫,他這次出門的目的已經結束了,剩下的必須等回去以後,才能做進一步的確認。
 
一個月沒見了......不知道那人過的怎樣,過去,要是他人在組織裡,一個月內必定有兩到三次的命令要他去魔窟,以前總是死都不願去的,現在卻有些懷念,不管是那張討人厭的笑臉,還是那令人不得不折服的冷傲。
 
雖然自己還是很不想去承認,但當凱伊要他離開的那天,他就知道,如果再怎麼壓抑也無法忽視,那就是真的了......那種心境,感覺很奇怪,卻讓他的心裡有股暖意,或許他們兩都一樣,從很早以前就開始了,只是凱伊順從那份突如其來的感情,而他選擇了忽視。
 
回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似乎是在他二十二歲,凱伊十八歲的時候,那一年,他正式當上闇影之首,而凱伊則當上了醫生。
 
闇影,專司殺人和情報的竊取,雖然這樣的專職在組織裡還有很多負責的人,但當任務過於危險時,煌便會直接派出闇影,通常在組織裡,除了煌以外是不會有人知道七位闇影的真實身分,所以他們同時兼具了監視的職責。
 
那天,明明是私下的任命儀式,剛當上醫生的凱伊卻跟著煌一起出現,明明他什麼也沒做,只是靜靜的站在一邊看著,卻讓人無法忽視他的存在,或許是因為他是組織裡最年輕醫生,也或許是因為不同於他們的黑,凱伊穿的是一身雪白的長袍。
 
本該聚精會神發誓效忠的心,卻有一半留在了那人的身上。
 
儀式結束後,他因為出任務的關係,有近兩年的時間都在外面,等回到組織後,他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去向煌報告結果,然而,在踏進書房的那一刻,明知道不該,心思卻還是飛到了那抹,令人懷念的白色身影上。
 
或許,這也是他下意識“討厭”凱伊的原因之一,對闇影而言,煌就是他們的一切,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都應該是屬於主上的,但凱伊,卻一再的擾亂他的心。
 
還記得是從那時開始,他每見到凱伊都恨不得殺了他,好讓自己能不再分心,無奈的是,那人是醫生,而自己沒有任何可以傷害他的權利。
 
於是,這樣單方面僵持的關係,一直持續到凱伊向他告白為止,當他聽到凱伊說喜歡自己時,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漸漸浮上檯面,為了掩飾心裡的感受,他冷冷的拒絕了,或許是因為他不能愛上任何人,或許是因為他不敢面對真實的自己。
 
那天,他差點真的殺了他,不受控制的拔槍射擊,子彈就這麼擦過了醫生的頸邊。
 
他想,這樣一來,那人就不會再靠近自己了吧!
 
想到這,雷不由的笑了,因為隔天自己就被煌命令去魔窟“照顧傷患”,那時煌說了,他不反對自己攻擊醫生,不過必須在不殺他的前提下,還有攻擊過後的隔天,必須去照顧他,直到他傷好了為止。
 
當他聽到這樣的命令時......簡直是哭笑不得。
 
而這件事,也成了往後他跟醫生相處的模式之一,不過,他不會笨到再去傷害他,因為他不想再被“變態傷患”以照顧為由,來對自己上下其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