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醫 16-18

「恩,事情都辦完了?」暫時停下手邊的工作,煌抬起頭來看著跟在自己身邊多年的下屬,總覺得他這趟出門回來,好像多了很多跟以前不一樣的地方,不知道是自己多心了,還是?
 
「是。」靜靜的期待“命令”到來,這是他第一次想念魔窟,第一次這麼的想見到那人。
 
「沒事了,下去吧。」揮揮手,煌並沒有向雷期待的那樣要他去當郵差。
 
「?」有些困惑的看向煌,一時之間,雷無法適應的定格在原地,帶有點失落的。
 
「怎麼,還有事?」餘光瞄到雷並沒有離開,煌再度抬起頭來詢問。
 
「不,屬下告退。」深深的一鞠躬,雷不敢再停留的轉身離去。
 
這下可好了,他要用什麼理由去找他?過去從沒有主動拜訪的經驗,要是他沒事找上門去......不,這麼擺明的事,他可做不出來......
 
「那件事,你不告訴他嗎?」書房裡,一直默默坐在一旁整理文件的司徒諫,在雷離開後開口問道。
 
他看的出來雷剛剛的遲疑是因為什麼,看樣子這次的計畫,確實給了雷一個很大的影響,也讓他跟凱伊前進了很大一步,這件事他本是不想插手的,畢竟感情的事一向勉強不來,但現在既然都讓他看到了曙光,那麼,偷偷的推他們一把,也不是不行,就當是在做善事,畢竟自己幫煌做多不少壞事,現在該來積點陰德了。
 
「我不認為他會想知道。」
 
「是嗎?可我看他一副很想知道的樣子。」望著門外,司徒諫在心裡回想雷剛剛成木頭人時表情,跟期待落空一樣的表情。
 
「跟我在一起時不准想別人!」強硬的轉過司徒諫的椅子讓他面向自己,煌霸道的說。
 
真是......小孩子......
 
「你確定不告訴他?」
 
直接跳過煌的任性,雖然放著不說也挺有趣的,但是,他擔心凱伊的心情,因為凱伊那天的樣子,雖然表面看上去像沒事,可他知道要是沒人去拉他一把,情況是不會好轉的,就像以前的自己一樣,從凱伊的眼中他看到了過去的自己,所以沒辦法置之不理。
 
「......他說了不用說的。」知道司徒諫在擔心什麼,煌也有些猶豫。
 
「不行,還是讓我去跟他說吧,瞞著對他們兩都不好。」
 
「你的意思是,雷也......?」有些驚訝的張大雙眼,他一直覺的雷有哪裡怪怪的,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難怪他剛剛沒有馬上離開。
 
「恩,八九不離十了吧,我去找他。」起身離開辦公桌,他當然知道煌會試圖阻止自己跟別人接觸,但相處這麼久了,他也有了不少應對之策。
 
「等......」果然,某人出聲想要阻止。
 
「在我回來之前你要是不能把桌上那疊東西正確無誤的處理完今天就自己睡!」
 
語畢,司徒諫瀟灑的離開書房,留下某人呆立在桌前,慢慢的消化剛才的話。
 
其實這招算是凱伊教他的,一開始他還不敢用,但仔細想想,組織裡誰不知道他跟煌的關係,所以......恩......總之,這是屢試不爽的一個絕招。
 
離開書房後,司徒諫直接往凱伊住的地方走去,雖然他不敢百分百的確定雷會在那裡,走著走著,在看到白色洋房的同時,他在心裡小聲的歡呼了一下,雷果然在,而且還皺著眉頭不停的在門前徘徊。
 
「雷,你找凱伊有事嗎?」裝成像是恰巧經過的路人,司徒諫有意的問。
 
「不,我......我只是......」該死!到底有什麼理由可以拿來用的!?
 
「沒關係,我只是要告訴你,醫生他“不在家”。」
 
「什麼!?」
 
隆重的宣布雷想要的情報,司徒諫在心裡竊喜,要不是自己來傳話,就看不到雷現在的表情了,這該怎麼形容呢......被拋棄的小狗?
 
「恩,大概是一個月前,他來找過煌,說他想出去散散心,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會回來,要煌除非是重大的急事才找他,不然就當他死了,別去煩他。」
 
 
17.
 
杜拜,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第二大城市,像其他中東國家一樣,它因石油而富庶,並在九O年代開始大力發展旅遊業,因為百分之八十的人口是外國人的緣故,它同時也擁有豐富且多彩的文化。
 
泊瓷Burj Al-Arab飯店,當年在杜拜王儲的提議下,由知名企業家投資,英國設計師設計,是一個建在海濱人工島上的飯店,因為是帆船形的塔狀建築,所以又稱為阿拉伯塔或是帆船飯店,其內部濃烈的伊斯蘭風格和極盡奢華的裝飾,使她被評定為世界第一的七星級飯店。
 
從最頂級的總統套房俯瞰夜晚的杜拜,令人心醉的美麗夜景,透過整片的落地窗呈現在眼前,不同於一般人的讚嘆,男人只是默默的看著,不時的飲啜飯店經理贈送的頂極紅酒,陷入沉思。
 
已經離開一個多月了......
 
明明身處在奢華的飯店,享有最高貴賓的待遇,要什麼都會有人替他準備,甚至用不著他開口,各式的休閒娛樂、貴族運動的預約名單上,總是會有他的名字,聽飯店的經理說,這似乎是住在總統套房的特權。
 
可他卻還是覺得......無趣。
 
一晚近兩萬美元,坐落在飯店第二十五層高的高級套房,就連家具都是鍍金的,同時還設有
一個電影院、兩間臥室、兩間起居室以及一個餐廳,而出入則備有專用電梯。
 
就連煌的房間都沒這麼誇張過,可自己現在卻住在這,其實他不過是想找個沒人的地方休息,卻沒想到自告奮勇說要幫他定飯店的寇,會選中了這裡。
 
八成是那小子自己想來住吧?
 
想到這裡,他淡淡的笑了,腦中浮現寇死巴著要他帶自己來的場景,不過,他最終還是狠心的拋下他自己來了,畢竟有些還在進行的研究,總得要有人看著才行。
 
“叩、叩。”
 
「進來。」敲門聲將他從沉思中引回,看了看手上的錶,原來是晚餐時間到了。
 
「特爾斯先生,請問您今晚想在哪裡用餐呢?」管家恭敬的問。
 
每間總統套房都會附一位管家跟數位女傭,而女傭的人數則是由顧客的需求決定,不過凱伊不喜歡有一堆人在自己面前罰站,所以一開始就吩咐過,除非他找人有事,不然其餘時間他們大可下去休息。
 
提醒他用餐的時間,這是凱伊交代給管家的任務,長時間都在做研究下來,導致他常常會忘記吃飯,然後餓昏在地上,所以在家裡時都是由寇來提醒,而現在即使人在外面,長年的習慣還是一樣,所以才吩咐了管家。
 
「恩......我還沒去過中庭,今天就在那用餐吧。」
 
雖然已經來了不短的時間,但凱伊其實不太外出的,或許就因為這裡到處都是名人出入的地方,所以,縱使他隱身在莫拉斯特有好一段時間了,只要一走出房間,還是會有很多人認出他來,不管是醫界、政界還是“同道中人”都有。
 
隨著管家離開房間來到世界上最高的中庭,溫暖的微風一陣陣吹來,讓人可以放鬆心情在此用餐,也多虧杜拜的空氣品質良好,所以不用擔心會吃到灰塵還是什麼的。
 
「凱伊˙特爾斯?」
 
剛入座,隔壁桌就傳來了帶點訝異的聲音。
 
唉~所以他才不喜歡住這,可偏偏其他地方都因為現在是旅遊旺季的關係而客滿。
 
「是,請問你是?」無奈的轉過頭去裝客套,他實在不喜歡這種應酬。
 
「這真是太......我一直以為你已經......」
 
那是位大約六十上下年紀的紳士,跟以往認出他的人不一樣,老紳士驚恐的盯著他,從他口中說出的話,也讓原本漫不經心的凱伊為之一振。
 
「你,是誰?」緊繃的氣氛瞬間從凱伊的身上蔓延開來,他肯定自己跟這位老紳士之間的關係並不單純,可從那張蒼老的臉上,卻看不出任何的蛛絲馬跡。
 
那張臉......整形過了?
 
「我......不、不要過來!」見凱伊一步步的靠近,老紳士慌張的開始往後退,卻因沒注意到身後的桌子,而跌落在地,他全身都忍不住顫抖著,害怕在他長滿皺紋的臉上顯露無疑。
 
「特爾斯先生?」見情況不太對勁,原本默默站在一旁的管家,連忙上前想要了解情況。
 
「你認識他嗎?」銳利的眼神緊盯著老紳士,凱伊轉而詢問一旁的管家。
 
「這......」看著眼前形象全失的老人,管家有些頭痛,因為他不認得此人。
 
「菲特,他是菲特˙拉墨爾。」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時,一個冷靜沉穩的聲音突然介入,那是凱伊所熟悉的聲音,也是不該出現在這裡的聲音。
 
 
18.
 
「雷!?」
 
驚訝的看著逐漸走向自己的男人,凱伊簡直不敢相信會在這裡見到他,帶著些許期待,他多麼渴望雷的出現不是偶然,也不是因為什麼任務所需,他好希望他是來找自己的,不過,他剛叫他.......
 
「菲特˙拉墨爾?」不再留戀眼前如夢般的情景,凱伊看向依舊攤在地上的老者。
 
「我以為他死了......雖然當時沒見到他的屍體,原來是逃了。」
 
盯著眼前滿臉皺紋的老臉,凱伊驚訝的發現,他竟想不起菲特原本的長相,明明那人曾是他追殺排行榜上的前幾位,現在卻覺得他有些可憐......
 
「不、不要殺我,求求你、求你......」哭的老淚縱橫,菲特伏趴在地上不停的磕頭。
 
當年,他僥倖的躲過了那場屠殺般的復仇,為了活下去,他改變容貌、拋棄過往的一切,長久的躲避生活讓他深感疲憊,一直到幾年前才敢和親人重逢,到現在過著退休般的平靜生活。
 
「我、我知道我錯了,當年不該被利益燻昏了頭......這麼多年下來,每晚、每晚我都會夢到那些死去的人,我後悔了......真的後悔了,所以...求求你放過我,求求你......」
 
站在一旁,雷像個旁觀者一樣看著兩人,原本,他沒打算這麼快就來找凱伊,但在知道菲特的身分後,他終究按耐不住的來了,雖然凱伊的事他無權插手,可自己就是不想放他一個人面對。
 
反正,既來之,則安之,到時總會找到藉口的。
 
「菲特˙拉墨爾,曾經是國際知名──曜陞醫院的院長......」經過一段時間後,凱伊開口說道。
 
「當年的菲特院長,已經不存在了。」
 
他想了很久,最終決定不再追究,看著眼前的老者,或許是時間久了淡忘了,也或許是他今天突然改吃素,怎樣,也恨不起來......或許就像他說的一樣,當年的菲特院長,已經不存在了......
 
離開餐廳,他沒了食慾,卻有種想灌醉自己的念頭,不想去數有多少年了,他只知道要是不趕快讓腦袋當機,他又會陷入過去的回憶裡,又會想起當年的查爾斯伯伯。
 
看著眼前孤單的身影,雷不知是否該出聲叫他,還是讓他一個人靜靜比較好,他一直尾隨在凱伊的身後,就像一直以來保護煌時那樣,只不過想要保護的對象換了,心情也不一樣了。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最後,凱伊還是選擇回到房間,他可不想在酒吧喝酒時,還要應付一堆認識自己的名人,況且......身後那隻巨型警犬,搞不好會奇蹟的,在他傷心難過時安慰一下自己?
 
呵......如果那樣,那他還真是賺到了。
 
「既然來了,不介意陪我喝一杯吧?」走向廚房附設的小吧台,凱伊拿出前幾天叫的威士忌在手中晃了晃。
 
關上房門,雷微微的皺了下眉頭,倒不是他不想奉陪,只是,空腹喝烈酒很傷胃,尤其凱伊的飲食作息本就不正常,可要他別喝又不可能......嘆了口氣,雷抓起一旁直通櫃檯的電話。
 
「先吃點東西墊胃。」
 
聽到這難得的溫柔,凱伊笑笑的聳了下肩,乖乖把酒瓶放下,看了看身上礙事的正式西服,反正在還沒吃東西前,雷八成是不會讓他喝酒了,那他乾脆去沖個澡,順便把衣服換下好了。
 
「記得再多叫點酒。」在進房間前他轉頭提醒雷。
 
看著被房門掩蓋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身影,雷突然覺得很不忍,或許他不該告訴凱伊菲特的身分,但就算他不說,凱伊遲早也會知道......只是,說不出為什麼,他希望凱伊在自己面前不要隱藏情緒,不要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的對他笑,不要把他隔絕在外。
 
明明過去只要伸手一碰就可以摸到的人,現在卻好像怎麼也勾不著一樣,這是他頭一次覺得自己是這麼的無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