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秘醫 19-21

他忍不住的低下頭,為自己的妄想,還有始終放不下的眷戀,無奈的笑了,他搖搖頭在心裡告訴自己,這趟出來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徹底的死心嗎,那自己現在又在想些什麼?醒醒吧!凱伊˙特爾斯,如果那人會為了你而來,那他就不是你所認識的那個小雷雷了。
 
「你一直站在那裡幹嘛?」察覺到身後的人一直沒有靠近的意思,雷轉頭尋問。
 
就在剛才,他要櫃檯準備餐點的同時,也要人把自己的行李一併送來,雖然原本是沒這打算,但總覺得放凱伊一個人他不放心,反正套房裡有兩間房,凱伊睡主臥室,他睡另一間......
 
恩,不衝突......(雨:親愛的小雷雷,這衝突可大囉~)
 
「沒什麼,想點事情。」試著用“朋友”的態度去面對雷,凱伊給了一個友善的微笑,並在隔著一人距離的位子上坐下,他不敢靠的太近,從雷身上散發出的,剛沐浴完的熱氣跟香氣會讓他很難當個“普通朋友”。
 
「吃飯吧。」感覺到凱伊的態度有些不同,雷疑惑的看了眼刻意遠離他的男人。
 
接下來的時間,那種想萌芽卻又不敢鑽出土壤的氣氛不斷的環繞在兩人之間,不光是凱伊,就連雷也在壓抑著,一個死命的克制“少男情懷”的湧出,一個煩躁的思考“留下過夜”的藉口。
 
很快的,由頂級大廚所出的精緻餐點,就在兩個食不知味的男人嘴下一掃而空,像是藉著吃東西來逃避任何開口說話的機會一樣,解決了晚餐後,為了不讓靜默以久的氣氛再這麼尷尬下去,兩人開始喝酒,並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公式化的內容,像是組織最近在幹嘛那類的,無關緊要的話題。
 
「我以為你會殺了他。」一口氣喝下手中,雖僅僅是半杯酒精濃度卻高達百分之八十的Vodka,雷在考慮了很久後說道。
 
「恩......一開始我是這麼想的,不過,看著那張老臉......該說是可憐還是可悲呢。」微醉的看著杯中隨著手勢而晃動的液體,這個問題,就連他自己也覺得很困惑。
 
「我從沒有忘記......以前的事,或許是時間久了,連仇恨也淡忘了。」又喝了一大口,見手中杯已見底,凱伊下意識的想再倒下,雷便快一步的幫他斟入,點點頭,他繼續說。
 
「對我來說......像現在這樣平靜的生活,就很滿足了,菲特也挺可憐的,他也是被人利用,雖然幕後主使死了,但是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惡夢會糾結他一輩子,就讓他活著贖罪,或許是個不錯的方式。」
 
因酒精的薰染,使得原本略顯蒼白的面頰呈現淡淡的玫瑰紅,雙唇也因不斷的浸潤而充滿透明的水色,帶著五六分醉意的淡藍雙眸,或許是因為酒精的影響,也或許是因為今天所遭遇的事情,原本總是隱藏著情緒,現在卻訴說著過往的哀愁。
 
看著眼前熟悉卻又陌生的人,雷第一次覺得凱伊......“好看”,雖然這形容詞用在一個男人身上似乎有些奇怪,但念頭一轉,想起凱伊也常說自己“可愛”,咳......他的形容,似乎也沒有想像中的不恰當。
 
「你呢,為什麼會在這,是煌要你來的?」
 
雖然是問句,凱伊心裡卻清楚答案是必然的,就算雷真是來找自己的,那也是煌要他來的,不然,一向視他如蛇蠍般,避之惟恐不及的雷會自願出現?那他還真要懷疑眼前人是冒牌來暗殺自己的。
 
「............」才剛分心就被採到尾巴,雷開始在心裡懊惱,他真該慶幸自己喝的不多,導致腦袋還很清醒,或許又該扼腕自己喝的太少,不能藉酒呼攏。
 
「雷?不是這麼快就不行了吧!」調笑著,就凱伊所知,雷喝的不多,況且他的酒量應比自己還好的多,這也是為什麼以前的他,不曾想過把人灌醉,來個生米煮成熟飯的原因之一。
 
要把雷灌醉?他還真不知道要去哪生出那麼多“高趴數”的酒來。
 
等待再等待,一直到凱伊把一整瓶的Vodka灌完,正準備轉戰經理隨餐附贈的Royal Salute Whisky時,一個極為細小的聲音才自身旁發出,可能是坐的有些距離,凱伊並沒有聽清楚。
 
「你剛說什麼?」一手握著採用十九世紀傳統樣式的酒瓶頸部,凱伊不經心的問,完全沒注意到雷的臉色,已經紅到足以匹美他們最初當餐前酒喝的那瓶"ICEWINE"了。
 
又等了一陣子,凱伊將酒瓶放回桌上後,充滿疑惑的轉頭探視。「?......怪了,我不記得你有喝那麼多,不會真醉了吧,臉這麼紅?」
 
打從兩人認識以來,雷第一次這麼想掐死那個號稱天才的白痴,要不是因為酒精的影響,或許那人早已看出事實,可偏偏他卻醉了。
 
該死!為什麼他可以醉的跟個白痴一樣,自己卻要跟個思春的少女一樣!
 
不理會凱伊的酒言酒語,雷索性賭氣般的抓過剛開封的Royal Salute Whisky連杯子都不用,直接灌下肚,或許等自己也醉了,可以變的坦率點......?
 
「雷!?你不是在發酒瘋吧。」想要阻止,凱伊試著用手去奪下酒瓶,可雷卻執意不放。
 
眼看近一整瓶的Whisky全數進入雷的口中,凱伊有些傻眼,因為他總覺得,雷像是小孩子在耍脾氣那樣......恩,雖然這樣很可愛,可還是不行,因為,他已經決定要把雷當普通朋友來看待,不過眼前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妙。
 
在平常時候決不會流露出的孩子氣,像是在撒嬌,死巴著酒瓶不讓他拿走的模樣,還有不知道為什麼越發紅潤的俊臉,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神情,都緊緊抓住凱伊的心,他突然很想...很想就這麼讓雷灌醉自己,然後,實現自己肖想了多年的“心願”......
 
只見雷灌完一瓶仍嫌不夠的隨手抓起第二瓶繼續,凱伊卻像被凍結一樣,沒有阻止,像是陷入迷霧般,痴痴的看著,就這樣一瓶、兩瓶、三瓶,一直到第四瓶,像是要確認自己是否醉了,雷終於停下動作,緩慢的轉過頭去看著凱伊,就像他看著自己那樣。
 
幾秒鐘過去,不知是誰先開始的,只見兩人的臉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直到碰到彼此的雙唇為止......
 
小心的將舌尖滑過飽含濃郁酒香的溼熱口腔外,凱伊不確定的輕觸著,害怕下一秒,懷中熱烈的體溫會突然消失,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宛如膜拜般的,不敢恣意進入。
 
然而相較於他的戰戰兢兢,雷反而有些沉不住氣,他開始不滿那只在嘴邊扭扭捏捏,始終不敢往前邁進的舌尖,不清楚究竟在渴望著什麼,他只知道自己想要更多、更多。
 
又過了好一陣子,凱伊還是遲遲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只是不停的變換角度吸吻著,兩手緊緊摟住雷的腰際,即使已經這麼的靠近,他還是沒有真實的感覺......或許他不該趁人之危,或許他該在還可以控制自己的時候喊停......
 
帶著愧疚的想法逐漸蔓延,使得凱伊停下了嘴邊的動作,他看著眼前略帶情慾、神志有些不清的雷,內心不斷掙扎,他不希望因為雙方一時的失控,而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儘管他很想、很想......但,如果雷不是自願的,如果他只是因為醉昏了,那他就不該如此對他,趁著事情還可以挽救,他必須把手放開。
 
像是不滿突然冷卻下來的熱情,雷帶著迷濛的黑色雙瞳疑惑的看著凱伊,那是帶著不捨跟掙扎的表情,當他發覺就連原本環繞在身上的雙手也將退去時,心裡突然一股激動竄升,不再等待,他直接勾住凱伊的後頸,將人拉到自己面前,順從自己所想要的,享受那期待以久的熱度。
 
毫無預警的向前栽去,為了穩住身體,凱伊連忙用手撐在雷的兩側,呈現半趴著的姿勢,熱舌的侵入,將他剛才的努力瞬間瓦解,好不容易壓抑下來的慾望,也因為雷的主動,竄到了最高點,再也沒有心力去思考,現在,他只想順從自己長久以來的渴望。
 
 
20.
 
「唔嗯......嗯......」
 
沉醉在足以溶化一切的濃烈愛慾中,雷半裸的躺在主臥房King Size雙人床上,寬鬆的休閒罩衫被往上掀至過肩,使得不斷發出高熱的柔韌身軀被蠶絲床單緊緊吸附住,背後滑順的涼意,跟身前甜膩的溼熱,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從肩鎖到腰腹,明顯鍛鍊過的完美線條,隨著凱伊靈巧的唇舌滑過,不自主的輕顫躬起,伴隨著逐漸加快的喘息,不斷上升的燥熱讓雷難耐的扭動著,雙手被壓制在兩側,雙腳則因凱伊而無力的向兩側敞開,唯一可以充分表現感受的,就只剩下與呼吸間或發出的細小呻吟,還有不時抬起、躺下的腰身。
 
順著纖細的頸項往下,經過凹凸分明的柔美鎖骨,因呼吸加快而起伏不定的胸膛,一路上,凱伊都不吝嗇的給予關愛,汗水跟唾液融合逗留在每一處他所經過的地方,燻染上火紅的蜜色肌膚,反射著落地窗外百萬夜景的燈火,像是星月的碎片般,不時閃爍著銀光,看上去格外的淫糜,卻又是那樣的叫人陶醉。
 
迷戀的眷顧著左胸上因一再刺激而挺立的花蕊,凱伊時而以舌尖在周圍畫圓,時而含入口中吸允,而雷總會在忍受不住時挺起胸膛,催促他進行下一個步驟,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重複,當凱伊終於抬起頭來欣賞自己的作品時,花蕊已不再含苞,而是完全綻放的牡丹,妖艷誘人。
 
欣賞完後,他滿意的舔了下自己的作品,轉而開發另一朵等待以久的花蕊,而那終於受到注意的喜悅,則表現在雷嬌媚的驚喘中。
 
「哈......嗯、不......呀阿.........」
 
不同於他對待左邊的方式,凱伊直接以溼熱的口腔包覆住,絲毫不給雷一點喘息的時間就開始激烈的啃咬著,在這種強硬的刺激下,不一會兒的功夫,兩朵同樣艷麗的花兒就這麼呈現在眼前。
 
「把手......放......放開!」
 
用瀰漫著濕氣的雙眼瞪著在自己身上胡作非為的人,雷現在非常的後悔,都怪他太過輕敵,才會以為自己可以輕易的扳倒眼前的色狼,卻沒想到那人更心機,在他才剛要行動前,就先對自己下藥,害他在迷迷糊糊中被吃盡了豆腐,連自己說了些什麼都不知道......
 
這下可真是虧大了。
 
沒有理會雷的抗議,凱伊低頭將不斷引誘他上前的腫脹朱唇封住,靈巧的熱舌滑過濕熱
內腔,痲癢的感覺充斥在雷的口腔中,想要阻止這種感覺,下意識的他用舌頭捲住了凱伊,輾轉交纏,來不及嚥下的唾液順著微張的嘴角流下,分開時,牽引出的銀絲在夜光下閃爍。
 
大口的喘著氣,雷試圖讓太過亢奮的身體平復下來,讓人意外的是,在這段時間裡,凱伊並沒有繼續剛才的情事,他耐心的等著,用溫柔的幾乎要滴出水的雙眸注視著雷。
 
他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兩人在七星級飯店的床上纏綿,雖然一開始他是使了些手段好讓雷乖乖就範,但那也是因為雷自己先攻擊的,所以他這樣算是正當防衛。
 
飄移的心思在雷看向他時轉回,凱伊仔細的看著自己身下的男人,他的輪廓、氣息,還有那決不輕易認輸的傲,打從第一次見面,他就被那雙堅定的黑瞳給懾服,繼而展開長達了八年的單戀,一直到現在......
 
忍不住開心的笑了,凱伊很快的親啄一下還在一頭霧水的雷,他萬萬沒想到,雷之所以會在這裡的原因,竟是為了自己,而這一個太過讓人驚訝的回答,足足讓他失神了十幾秒鐘,原本只是抱持著一絲希望開口問問,沒想到卻讓他長久以來的願望成真了,只不過,當事人似乎還不知道自己剛才說了什麼的樣子。
 
「怎......?」看著停下動作的凱伊,原以為他是有話要說,可現在卻像個瘋子一樣的,自己笑了起來。
 
嘖,現在到底是怎樣!?
 
先前,因為被下藥的關係,導致他四肢無力,只能任憑凱伊把自己從客廳的沙發轉抱到床上,在一陣毛手毛腳過後,也不知是為什麼,凱伊曾經停下來發呆,等他再度回過神來後,卻是更加的為所欲為......真不知他這次又是為了什麼在傻笑。
 
而且,因為這爛姿勢的關係,害他老是不停的感受到......咳,那變態色狼該死的慾望,搞的自己跟被性騷擾的小女生一樣,只想踹斷那有意無意總是會碰到他的“小色狼”!
 
「恩~該怎麼說呢~~親愛的小雷雷,你剛在“神智不清”時,說了件很重要的事呢!為了跟清醒時的你求證,我可是千辛萬苦的忍耐到現在還沒把你給吃了,你該感謝我才是。」
 
明顯的期待充滿在凱伊笑的彎彎的眼裡,他很高興自己出門時,為了不時之需,身上總會帶著一些不同用途的藥,像是他給雷下的就是其中之一,也因為如此,他才能僥倖的聽到那人最真實的話語。
 
像是回到過去兩人相處時的情形,凱伊總是溫柔的笑著,而雷總是沒給他好臉色看,只不過,在這熟悉的場景中,似乎多了不少過去所沒有的東西。
 
「你......?」突然變回過去的樣子,雷懷念的看著眼前熟悉卻又陌生的凱伊。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那人會突然變回來?
 
「......搞清楚,到底是誰害我神智不清的?」語調冷靜,雷刻意的忽略他心中漸漸浮現出的答案,避重就輕的,轉而諷刺始作俑者,表面上雖然風平浪靜,但內心裡卻捲起了驚濤駭浪。
 
突然的轉變態度,再加上那笑的快歪掉的嘴巴.........該死!他肯定在意識模糊時說了!
 
「你不想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嗎?」恩~看他那副樣子,八成是知道了?
 
「.........放開我。」不敢再看著凱伊,雷索性轉過頭,直盯著窗外的夜景。
 
「雷,你想不認帳嗎?」也不急著逼他,凱伊當然知道雷向來自尊心高過一般人,要他當面坦承這件事,確實需要很大的勇氣,反正自己都等了這麼多年了,也不差這幾下。
 
況且,凱伊在心裡算過,藥效的時間其實早就過了,雷若是想反抗,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可他卻沒有,反倒一直要他放手,呵~他總覺得這樣的雷,很可愛。
 
「.........」
 
「雷,我想聽你親口再說一次,可以嗎?」偷偷的湊上前去,凱伊用舌頭勾勒著雷的耳廓,撒嬌的要求著。
 
「.........」
 
「再說一次,一次就好。」隨著時間的過去,舌尖開始不安分起來,原本只在耳頸邊徘徊著,現在卻大膽的向下滑去,再次將略為冷卻的花蕊含入口中,輕輕的、慢慢的吸允著。
 
「唔............」無法忽視胸前的騷動,雷實在很想一把推開凱伊,可身體卻比心要來的誠實,他不想抵抗,甚至渴望得到更多。
 
「你要是不說,我們就一直這樣,等你說了再繼續。」壞心的以此威脅,他相信雷跟自己一樣,都快要忍耐到一個限度了。
 
「......我說.........」細如蚊語,雷耳根發熱的說。
 
「大聲點,我聽不到。」乖乖的把頭湊近,凱伊滿心期待的等著。
 
「我說我......你......」鼓起勇氣,雷試圖用大一點點的聲音說,只可以聲音還是沒傳到凱伊的耳裡,也不曉得他是故意的還是真的聽不到,為此,雷有些氣惱了,再這樣下去天知道他還得說幾遍才行?
 
於是,努力的深呼吸幾次後,他轉頭面向著凱伊,中氣十足,幾乎是用吼的說──
 
「我說──我喜歡你!!這樣總可以了吧!?」
 
 
21.
 
沾著膏藥的手指緩緩進出緊密的後穴中,冰涼的膏狀物體在接觸到高溫的內壁後,逐漸溶化成稠狀,伴隨著抽插的動作而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在漫長而溫柔的擴張下,原本緊緊閉合的蜜穴終於微微張開,隨著內壁收縮而露出的粉嫩肉色上,更是沾滿了多次進出後,留下的白濁稠液。
 
前方,早已挺立的慾望被另一手上下撫慰著,順著形狀來回的撫摸,有時像挑逗般搓揉著左右,有時激烈的緊緊圈住,在幾乎達到高潮的刺激下,頂端的穴孔緩緩冒出愛液,逐漸沾濕凱伊白皙的手。
 
「恩阿......哈......阿......」
 
不論是前方還是後面,一直達不到高潮的燥熱讓雷難過的掙扎著,不時的擺動著腰身摩擦,理智被慾望折磨殆盡,不想再去理會什麼面子問題,他只希望能快點解放。
 
「唔恩......夠...夠了,凱伊......」催促著,雷伸出雙手推拒著,他快受不了了。
 
光是擴張後穴的工作,就讓凱依近乎要喪失理智,原本就已經忍的很辛苦的他,在聽到雷懇求的聲音後,殘留的理智完全瓦解,確認過不會傷到雷後,他抽出濕熱的手指,將強健的雙腿往外拉開,一手扶住雷的腰身,一手撐開抵在穴口,開始緩緩進入。
 
雖著凱伊的進入,雷感受到不同於手指的熱度、硬度,還有不敢去想像的尺寸,他知道凱伊不會弄傷自己,也知道他之所以沒有一口氣進來的原因,是為了讓自己有時間適應,但後穴溼癢難耐的感覺,讓他不自主的將雙腳纏繞上凱伊的腰。
 
「凱伊......」難受的要求著,雷微微施力,好讓雙腳可以壓著凱伊前進。
 
看著早已意亂情迷的戀人,凱伊嘆了口氣「.........這可是你自找的。」然後,一股作氣的,將還在雷體外的分身全數插入。
 
「阿──」、「唔......」
 
幾乎是同時響起的,雷的驚喘和凱伊滿足的嘆息聲。
 
享受著被緊緊吸附住的觸感,凱伊伸手安撫因剛才的疼痛而略為低頭的“小雷雷”,很快的,沒幾下工夫慾望便再度抬頭,而雷的表情也不再像是被強暴了那樣的可憐兮兮,看著眼前這副情景,他不由的笑了。
 
「就說是你自找的了。」
 
「.........」
 
感覺到後穴不再像剛進入時那樣的緊繃,凱伊開始小幅度的擺動,每一下都頂在雷最敏感的那一點,在他不停的反覆動作下,溼熱的內壁開始隨著動作收縮,先前大量塗抹的膏藥也成了最佳的潤滑劑,方便凱伊逐漸加大的進出。
 
從痛楚轉變成一種陌生的快感,在凱伊雙管齊下的愛撫下,雷很快的又陷入情慾之中,後穴在快感的湧現下開始分泌愛液,前方昂揚的慾望,也因凱伊的圈弄跟後面內壁的刺激而流出白濁的精液。
 
「哈啊......啊......啊嗯.........」一波波強烈的快意席捲而來,讓雷忍不住的吟哦出聲。
 
「雷......舒服嗎?告訴我,我想知道你的感受。」不同於以往的輕佻,低沉沙啞的嗓音飽含了難以訴說的情慾,凱伊著迷的看著身下媚惑的男人,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他終於是得到他了。
 
「唔......」搖著頭,雷拒絕著。
 
這麼、這麼難為情的話......
 
「說嘛......不然我怎麼知道這樣做對不對?」進一步的蠱惑著,他就是想聽雷親口說,說喜歡他、說愛他、說跟他做愛很舒服。
 
惡意的加快手上套弄的動作,凱伊很快的將自己深深埋入雷的體內,感受被完全吸咬住的快感後,在緩慢的幾乎全數抽出,像是想要阻止他的離開,雷緊纏在腰上的雙腳收的更緊,身體也不斷的扭動著靠近。
 
「嗯......啊啊──」又一個突刺,快感強烈到讓雷幾乎忘記什麼叫做難為情,隨著凱伊不停的誘哄跟動作,雷終究還是抵不過的棄械投降。
 
「很舒服對吧?想要就說出來,說出來我就給你。」凱伊狡詐的笑著說。
 
「舒......舒服......啊嗯......」慾望將雷燒的無法思考,總是精明曜黑的雙瞳,蒙上了充滿情慾的水氣,全身上下都叫囂著想要解脫,無法抵抗,他順從著自己的渴望,點頭承認。
 
「真乖.......」給了一個獎賞般的吻,凱伊不再為難雷,轉而投入在情事上,畢竟他們也忍的夠久了,要是再這麼玩下去,對身體可是很不好的,反正,來日方長嘛。
 
不在花費心思在其他地方,凱伊加快了原本緩慢的速度,每一次的進入都達到最深處,引起雷的不斷收縮顫慄,當然,手上的作業也沒有怠慢,極富技巧的靈活手指來回柔捏著根部,不時刮過鈴口的指尖更是叫人狂亂。
 
一次又一次的加重動作,很快的兩人都來到高潮的尖端,最後一次,凱伊重重的將自己送入更深的地方,幾乎是同時,他在雷的體內釋放,而雷則在他的手中。
 
「啊───」隨著解放,一陣白茫浮現在眼前。
 
高潮過後,雷發覺自己累的連根手指都不想動,說真的,他從沒想過做愛是件這麼耗體力的事,比他跟人打鬥還累......
 
察覺到凱伊的慾望還在體內,自己的雙腳也還錦緊的纏繞在別人身上,剛才被踢飛出去的羞恥心瞬間飛回,他窘困的慢慢將腳放下,試圖移動身軀好讓凱伊退出他的身體,卻沒想到這樣的舉動,在凱伊眼中卻像是在誘惑他一樣。
 
隨著雷每動一下,凱伊原本消退的慾望就膨脹一點,一直到“小凱凱”再度精神飽滿,雷才忍不住的大罵。
 
「你發情發夠了沒啊?還不快給我出去!!」
 
「不夠。」完全不把雷的怒氣看在眼裡,凱伊非常誠實的回答。
 
「啊?」太過直接的答案,讓雷一時間反應不過,只見凱伊像個色狼樣的淫笑著,讓他有種想逃的念頭。
 
像是看穿雷的想法,凱伊一把將雷才剛撐起的上身推倒回床上,順帶拉開那誘人的雙腿,把稍稍退出的分身再一次的插入,然後很淫蕩的舔了下自家的嘴唇說。
 
「還˙不˙夠──」
 
緊接著,無視於雷的抗議,一連串的歡愛繼續上演。
 
開玩笑,他可是忍了八年耶!才一次而已.........哪夠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