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戀屍癖──楔子

開放式的月台上只有短短一節屋簷,陽光一個斜照就足以把站在月台上的人都烤熟,沒有冷氣、沒有電扇甚至連個風都沒有,這是南部在夏天特有的氣候,很多旅客都自備著帽子,車站的周邊也有一兩個小攤販看準了商機在賣冰品跟飲料,四周充滿攤販的叫賣聲、人與人之間的聊天聲,雖然天氣炎熱,車站卻充滿著歡樂和諧的氣氛。
 
隨著時間的往前推進,車站開始廣播火車進站的倒數時間,並提醒旅客待會會先有一班不停站的火車通過,請旅客不要太過靠近月台邊界以免危險,廣播結束後,旅客紛紛整理著手上的行李,有的人把握時間跟送行的人告別,有的人趁機跑出去多買一些飲品小吃,還有人這時候才衝進月台。
 
當月台上的人都忙著注意自身的情況時,沒有人注意剛廣播說的,那台過站不停的火車已逐漸駛近,也沒有人注意到原本蹲靠在月台柵欄上的一名男子,在看到火車後神清黯淡的起身,緩慢的向月台邊緣走去,像是單純要看火車通過般,保持著一段安全距離,就在火車距離他不到十公尺時──
 
縱身一跳。
 
火車完全來不及停駛,直接當面撞上跳下車軌的男子,有人當場看到發出尖叫、驚喘聲,有人顧著跟身邊的人說話完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直到那輛過站不停的火車突然在離站沒多遠停下,直到站內廣播要旅客遠離月台邊緣不要驚慌,還有通知旅客即將到站的火車,將因為這起意外被迫停在站外無法及時進入。
 
原本只有灰白石頭、鐵色帶點橘鏽的軌道跟深咖啡色枕木,現在卻多了些許橘紅色、乳白色的不明物掉落在兩月台之間,甚至因為火車的拖行,較為大塊的掉落到遠離車站好幾公尺之外的草叢中。
 
「死者李紀落,四十一歲男性,於下午一點三十五分在興湖車站跳軌自殺,撞上的火車為自強號不靠站北上列車,目前自強列車跟即將進站的區間車都暫時停駛,自強號在檢查完善後可先行離開,但區間車須等到清潔作業結束後才可進站,現在開始清潔作業,按照分好的組別到各自負責的區域,連一小塊殘渣都可以不放過,動作快!」
 
一拍手,身為當日負責教育新人的老法醫在講解完現況後,便要新人們拿著袋子跟夾子,帶上口罩手套出發"撿鮪魚"去,站在月台上看著逐漸走向分區處的年輕人,老法醫忍不住在心裡盤算著這次跟老同事們的賭注,這已經算是法醫部門的慣例了,每年新血進來時大家都會開始下注,看最後可以留下的有幾個,前後離開的順序是怎麼排,甚至還有人賭讓他們撿幾次鮪魚就會有多少人吐著跑回家……等等的,賭盤上一向包羅萬象。
 
這次進來的新人法醫有十個,正好是六男四女,所以他讓他們分成五組,男的跟男的、女的跟女的,避免出現女生不敢要男生來的投機狀況,很幸運的,新人們今早才剛到實習場所報到,剛吃完午餐就被帶出來見習,就不知道待會誰會先第一個把午餐吐出來,然後又有幾個人跟進?
 
嘖,這樣不只要撿鮪魚還要撿他們自己的嘔吐物,真是浪費時間,他想早點清理完現場,早點回辦公室吹冷氣阿,不要這樣虐待老人家脆弱的身體,千萬拜託不要有人吐了……
 
「老師!徐章靜吐了!!」
 
………他媽的。
 
「自己吐出來的東西叫他自己清理好,你繼續去找鮪魚。」老法醫悲哀的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幸好旅客都在鐵路局的安排下改搭其他交通工具了,這次在天黑前應該撿的完吧?
 
「小寇,你去幫忙一下吧?」看向一旁捧著大碗魯肉飯狂塞的少年,老法醫有些無奈的說。
 
「你不是說要讓新人見習不准我動手,所以我才去買滷肉飯來殺時間,怎、後悔了?」一手捧著碗公,一手夾起一顆滷蛋,少年燦笑著把滷蛋塞進嘴裡,眼睛卻緊盯著鐵軌上的粉紅色不明物體,像是看酸梅配白飯那樣,越看越飢餓、越吃越起勁。
 
「老人家想提早回去嘛,反正你也很樂意啊!接下去不知有多少人要忙著清理自己的嘔吐物,你不幫忙我怕到時太陽下山了,那群小朋友會撿到哭的。」一手搶過碗公,老法醫看了眼鐵軌上的粉紅色不明物體,再對照一下手上的魯肉飯……
 
「雖然我做這麼久了在工作中吃飯不成問題,但我還真沒看過有人可以把"鮪魚"配飯吃的,小寇阿~待會不准偷藏鮪魚知道嗎?要是我回去拼裝發現少了,就從你身上挖下來補!」
 
「嘖,知道啦!」將環綁在腰上的工作服穿回上半身,小寇、蕭旭寇拿起放在一旁的黑色大型塑膠袋跟長鐵夾,口罩手套都不戴的,就這麼跳下月台撿起剛剛他配飯吃的"粉紅色不明物體"。
 
「小寇,你要敢親那東西或是吃下去,我馬上打電話告訴凱伊,以後死都不讓你跟來了!」老法醫一刻也不敢眨眼的緊盯著正深情款款看著鮪魚的少年,明明站在太陽下的身影是顯得那麼青春陽光有朝氣,臉上笑咪咪的彎眼搭配小酒窩是那樣的可愛,但是他看著鮪魚的眼神卻令人毛骨悚然。
 
「親一下也不可以?」嘟著嘴,蕭旭寇轉頭對老法醫,擺出了一個相當無辜、惹人憐愛,讓人想拿糖果給他吃的可愛表情。
 
真的,如果把夾著鮪魚的畫面剪掉的話。
 
「你如果說想親"一整副"的也就算了,那個……頂多是"被撞斷的小腸的殘渣"吧?你連那個也要!?」老法醫雙目突出激動的質問。
 
「為什麼不要?這個跟你平常在吃的豬腸有哪裡不一樣了,老頭你在吃豬腸時難道會在意他是一整副還是殘渣嗎?做人不可以這麼偏心的,不過沒關係,老頭不識貨還有我,我會好好愛你,不讓任何人傷害你的,跟我回家好嗎?。」滿懷慈愛的看著夾中"被撞斷的小腸的殘渣",蕭旭寇放開拿著黑色塑膠袋的手,直接撫摸著。
 
雖然已被太陽烤曬了一陣子,但鮪魚的表面依然保持著濕潤的觸感,滑溜又富有彈性,原本是乳白色的器官,卻因周圍破裂的血管而讓表面覆上一層紅,遠看就像是粉色線圈那樣,讓人愛不釋手。
 
「小寇你沒救了。」老法醫扒了一大口魯肉飯,乾脆來個眼不見為淨,老人家對於年輕人的噁心告白實在提不起興趣。
 
「這叫情趣,交往前總是要先有承諾的。」蕭旭寇轉頭給了老法醫一個"我鄙視你"的眼神。
 
「我管你要跟他交往還是上床,但你要是膽敢誘拐他或是跟他私奔,就不要怪我狠心拆散你們!」嚼嚼嚼~恩、這家滷肉飯真好吃,改天來團購好了。
 
「………」
 
「你扁什麼嘴阿你,快把它丟進塑膠袋中,給我去工作!」揮舞著筷子,老法醫邊噴飯粒邊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