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十七、雙鮪魚

節目頻道一直維持在固定的數字,雖然無人去更動台數,卻也不見得有人觀看,至少病房中唯一的病人跟唯一的看護,視線就全都不在電視上面。
 
蕭旭寇一手抱著王赭的腰,另一手托著王赭的後頸,雙眼半瞇微側著頭顱,將兩人的鼻尖互相錯開,有些乾澀的雙唇緊貼著王赭,他們正在接吻。
 
一開始只是單方面的,蕭旭寇從椅子上起身改為坐在床上,身體還以緩慢的動作持續貼近王赭,一直到兩人鼻尖的距離近到只剩一個掌心的距離,他才眨了眨失焦的雙眼,讓細長的眼睫毛在王赭面前搧了幾下,接著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嘴巴貼上去,為了避免王赭因為一時的驚嚇而向後倒,蕭旭寇還很貼心的伸手摟住暫時有些脆弱的身軀,並用另一手穩住對方的頭顱。
 
雙唇互相接觸到時,蕭旭寇感到胸口有一股熱熱的氣流,將他先前被驚嚇到出現裂痕的心靈,一點一點的填補起來,暖暖熱熱的帶著不會燙傷人的溫度,比他記憶中的還要稍微高溫了點,畢竟對方現在是傷患,病房又不像解剖室那樣低溫,王赭體溫偏高是正常的,除了回味到熟悉的觸感外,他也為能再次碰觸這帶有溫度的身體感到欣慰。
 
慢慢的將半睜的眼閉上,他回想起曾經失去過的痛苦回憶,還有現在失而復得的感動,一股濕意蔓延至眼角,最後滑落過臉頰。
 
想起曾經在手術室內碰觸的那具屍體,停止跳動的心臟,慘白的膚色跟嘴唇,隨著時間過去而逐漸僵硬的身體,即使擁抱的再緊、再久都無法感受到一絲溫暖……他想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個美到令人害怕的冰冷屍體。
 
稍微將嘴巴張開,蕭旭寇帶著緊張的心情,用舌尖試探性的碰觸著王赭並未緊閉的嘴,輕輕的向前頂了幾下,感覺到雙唇間的縫隙正逐漸張開,舌尖開始一點一點的探入濕熱的口腔中。
 
他將頭傾的更斜,讓兩對微開的唇瓣可以互相嵌合在一起,剛進入時還帶著一點遲疑,只是停留在入口處掃弄著牙齦,直到王赭的舌尖跑來輕舔了下,他才將整個舌頭伸入,並不急於馬上找對方交纏,舌尖在舔過整片柔軟的口腔黏膜後,才用舌面捲起對方的舌頭,用帶有硬度的舌尖或輕或重的刮著敏感的舌面,引來王赭的微微顫抖。
 
「嗚恩……」
 
雖然只是一點點的小刺激,但在不斷累積下來後,令王赭有種味覺像是要痲痺般的痲,一再被挑逗搔癢著,讓他開始將舌頭向後縮,退到無法再往後為止,再將舌面整個向後捲起,但顯然還沒嚐夠癮的入侵者卻不肯就此罷休,試了幾次無法再將舌頭抓回後,靈活的舌尖只好換個地方逗弄,原本隱藏的好好的舌下,因為舌頭捲起的關係而露出一大片,正好給入侵者一個很好的遊憩空間。
 
兩張臉緊密的貼合在一起,各自將對方呼出的氣息再次吸入自己體內,除了唇舌的交纏外,就連一呼一吐的空氣都染上對方的味道,太過親密的距離讓王赭有些吃不消,雖然心理建設是做好了,但這樣突然席捲而來的攻擊,卻讓他有些措手不及,偏偏在手腳都無法動彈的劣勢下,他即使被吻到缺氧近乎窒息,也無法自行將人給推開。
 
又濕又熱的氣息,不斷噴灑在他的臉上,像是身處在三溫暖中一樣,好像再待的久一點就會開始冒汗,身體的溫度不知是因為缺氧還是其他原因,從原本的正常體溫開始一節一節的升高,大腦整個熱烘烘的幾乎無法思考,他幾乎都可以在腦中看到一根標示著體溫的溫度計,存在中央細管中的銀色水銀正一點一點的往上爬升。
 
不行、這實在太熱了。
 
「哼呃……嗚嗚、嗯!」試著用微弱的鼻音抗議,王赭吃力的從緊貼的隙縫中尋找空氣,避免他成為第一個被親到窒息而死的人,就算一開始他默許了蕭旭寇的碰觸,甚至當對方猶豫不決時,還稍微推了他一把,但他卻沒想到變態A會這樣……得寸進尺,佔了便宜就不肯放。
 
即使用盡全身的力氣在掙扎抗議,但唯一能動的身體跟頭顱都被緊緊抱著,只剩下大腿能抬高個兩三公分,可以說是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且很顯然的,變態A還正處於被慾望燒昏頭的狀態,在聽到王赭的呻吟後,他非但沒有停止的跡象反而越吻越熱烈,不停吸允著重新抓到的舌頭,將口中的唾液全數收刮到自己嘴裡,然後一點一點的吞下。
 
摟住腰背的手臂逐漸收緊,蕭旭寇一點一點的縮短他跟王赭之間的距離,雖然還有很多話沒有說出口,還有還多事情沒有弄明白,但至少他知道王赭並不排斥他,也沒有拒絕這個吻,對於一直躊躇不前、害怕遭拒的他而言,這樣就已經很足夠了。
 
他想這樣肆無忌憚的碰觸這個人已經想很久很久了。
 
最後又親了幾下,當蕭旭寇終於捨得放開王赭時,後者的臉頰已經完全紅透,整個人昏沉沉的,將重量全數倚靠在蕭旭寇的臂膀之中小口小口的喘著氣,被又吸又含的雙唇從原本淺淺的粉色變成赭紅,像是王赭的名字般,呈現出豔麗的紅色,讓人忍不住受其吸引,想要一次又一次的靠近碰觸。
 
分開沒多久後,待王赭喘過氣來,蕭旭寇又再度靠了上去,輕輕的覆蓋住那抹紅色,不同於剛才的激情,這次的碰觸十分溫柔,像是在對待易碎物品般小心翼翼,當四片唇瓣完全貼合後,他微微張開雙唇小口的咬著,將沒有說出口的告白跟初次給予活人的感情,全都訴諸在這個吻裡面。
 
沒有人聲的病房中,唇跟唇交疊引發的水聲變的異常響亮,原本播放著節目的電視被關閉,病人與看護者雙雙倒在病床上。
 
略為調高的床板讓王赭即使躺在床上,上半身還維持著半坐著的高度,雙手一樣放在身體的兩側,但被稍微往外隔開了點,雙腳也一樣被微微打開,讓蕭旭寇可以跪在其中,手上的動作也不至於去碰到傷口。
 
盡量放輕動作不讓自己的重量壓到王赭的傷口,蕭旭寇一手撐在床上,另一手探進衣領寬鬆的病人袍內,用溫熱的掌心滑過一個又一個紗布,為了避免影響到傷口的癒合,即使想將整具身體都摸過一遍,他還是暫時忍住了這個慾望。
 
伴隨著手上的動作,原本只落在唇上的吻,開始逐漸往下蔓延,濕熱的唇舌舔吻過頸邊的大動脈,順著鎖骨所刻劃的凹凸曲線一路來到胸前,這是他第一次看到王赭裸上身的樣子,原本該是雪白不帶任何傷疤的肌膚,現在卻因自己的關係而到處貼滿了藥布,濃濃的藥味將原本清新淡雅的體香給蓋過,讓他除了難過沒有更多的形容。
 
雙唇緩慢卻堅持的印在每一道傷口上,即使沒有真的碰觸到,卻讓王赭有種被治癒的錯覺,伴隨著蕭旭寇的動作,高熱的氣息被噴灑在傷口四周,讓傷口有發熱的感覺,像是剛被雙氧水還是優碘消毒完一樣,差別在於他沒有感到一絲疼痛。
 
他當然知道蕭旭寇腦袋裡在想些什麼,但事實已經如此了,再自責又能改變什麼?換個角度想,如果不是因為他曾經快要死了,如果不是因為那個戀屍癖曾經看過他的屍體,或許他們就都不會輕易的面對這份感情,反而會選擇忽視或是根本沒有查覺。
 
不管經歷過些什麼,他相信如果沒有那樣的過去,就不會有這樣的現在。
 
「別把我的傷口給弄髒了。」在發現蕭旭寇偷偷的擠了一、兩滴眼淚出來後,王赭有些無奈的看著那張"年幼"的臉。
 
如果現在手可以動的話,他還真想拍拍蕭旭寇,也許可以像以前那樣抱著他,叫他不要再哭了,都多大了淚腺還這麼發達,到底丟不丟臉阿。
 
「恩……對不起。」抬起頭正視著王赭,蕭旭寇苦著一張臉,雙眼被眼淚浸的水亮水亮的,兩邊嘴角還嚴重下垂。
 
「小紅,我喜歡你。」
 
「……別用家裡死人的表情說你喜歡我。」面無表情,王赭不以為意的表示,但嘴角卻微微上揚了一點點。
 
「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用臉頰蹭了蹭沒有傷口的肌膚,蕭旭寇吸了幾下鼻子,發出濃濃的帶著鼻音像是在撒嬌的嗓音。
 
「這是我第一次喜歡上活人,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表示,但我是真心的……我不想再失去你了。」靠在王赭胸前,蕭旭寇聽著在皮膚底下跳動的心音,"噗通、噗通"的代表著活人的證明。
 
「我不喜歡你的屍體,只喜歡活著你的。」
 
緊緊的抱住王赭,蕭旭寇緊張的將告白說出,即使先前在腦中考慮了很多,但等到正式上場時,卻跟稿子內容完全不同,只能一字一句的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將頭繼續貼在王赭的胸口上,他不敢抬頭去確認對方聽完這段告白後的反應。
 
一秒、兩秒過去,對蕭旭寇而言卻像是過了一、兩個鐘頭一樣,緊張的氣氛環繞著他,心跳也加速到不能再更快,摒住氣息的等待讓他有些缺氧,但卻不敢輕舉妄動,就怕一不留神漏聽了王赭的回答。
 
「…………恩。」
 
聽到機不可聞的回應後,蕭旭寇抬起頭來對上王赭始終沒有移開的視線,就像第一次見面時,他為這男人的漂亮樣貌跟清澈眼神而心動不已一樣,心臟再一次的被縮緊,接著他用兩手將身體一邊撐高一邊靠向王赭,沒有閃避迎來的目光,四目持續相交著,然後他開口訴說心所想的。
 
「王赭,我喜歡你。」
 
雙唇貼合,過了好一陣子後才又分開。
 
「你呢?」眨也不眨的看著,親吻時同時閉上的雙眼,在分開後又同時睜開,像是他們之間的連繫從沒有斷過一樣。
 
「我可不是藍澤,沒法忍受你的特殊喜好。」
 
「……阿、是嗎…」慢慢將視線往下移,蕭旭寇親身明白從雲端掉到谷底的感受了,明明前一秒還是那樣親密的,現在卻被打回現實。
 
「對不起,讓你難……」撐著身體的雙手不自主的揪緊床單,用力到指節泛白的地步,濕濕的感覺逐漸累積在眼眶之中,只要輕輕一眨就會有液體滴落……他真想立刻離開這裡,躲到沒人的地方大哭,然後收拾包袱回家美國去。
 
「如果你以為我會大方到去忍受你跟屍體翻來覆去的,那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不、可、能。」
 
「......呃?」半秒抬起頭來,用濕漉漉的雙眼有些呆滯的看著王赭。
 
「有屍體就沒有我,你想清楚沒?」看到蕭旭寇一副蠢樣,眼中還堆積著要掉不掉的眼淚,王赭心情大好的勾起嘴角,他就是故意要這樣整他,就當是無故被捲入三角戀情風波中的回禮。
 
「所以你的意思是……答應了?」有點不敢確定,蕭旭寇原本的信心,全在王赭的回禮下消失的蕩然無存。
 
「你真的想清楚了嗎?」再次強調自我主張,王赭至始至終要的都是一個保證。
 
「恩,我想要你,只要你就夠了,王赭……我的小紅。」
 
「那我就等著你的表現了。」回以一個滿意的淺笑,王赭在聽到蕭旭寇的保證後,小小鬆了口氣,雖然這樣的單面說詞並不具任何法律意義,但只要雙方都記得這樣的承諾就好,而且他也不想一直對著那張哭喪的臉,就像徐章靜說的那樣,"小正太"就應該要笑著才可愛。
 
「嗚、不行……我忍不住了!」用手摀著鼻子,對於剛才迎面接收到王赭殺傷力十足的笑容攻擊,讓蕭旭寇好不容易克制下來的慾望,瞬間又暴漲到最高點。
 
雖然知道王赭的傷勢還不能隨便亂動,而且這樣的舉動似乎有些進展太快,但是他真的無法再繼續忍下去了,擔心已久的告白終於成功,親愛的"男朋友"又難得對他笑的如此溫柔,要是還能無動於衷他就不是男人了!
 
所以,他要大膽邁向下一個步驟了。
 
「你幹嘛?喂、蕭旭…嗚!?」還未叫完的名字斷在一聲驚嚇下,王赭瞪大雙眼看著那個前一秒才剛告白完,現在就在脫他褲子的小正太。
 
這是哪裡來的變態小正太啊!?還脫的如此熟練是怎樣?
 
「抱歉、小紅,我實在忍不住,所以只好先對不起你了。」沒有多做解釋,蕭旭寇將寬鬆的褲子連同底褲一併往下拉,伸手握住展露出的男性象徵,並用指腹與掌心上下摩擦著。
 
「什麼對不…….放手!」怒瞪著埋在他胸前的黑色頭顱,完全不顧他的意願與否,蕭旭寇非但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連嘴巴也忙著加入戰局,在他沒有傷口的胸口處啃咬著。
 
上半身被唇舌跟掃過的髮絲弄的又麻又癢,下半身的欲望在最原始的律動下也開始甦醒,即使手腳不能動但他畢竟不是下半身癱瘓,被這樣摸來碰去的除非是死人不然怎可能會沒感覺?王赭在心裡如此說服自己。
 
「小紅,這是我第一次……但我會很溫柔的。」直接把關鍵字消音,蕭旭寇夠聰明的不提他過去的性經驗都是從屍體上累積來的,好吧、即使有跟藍澤做過,但他也不是在上位的那一方,所以跟活人做這確實是第一次。
 
「閉嘴!」完全處於劣勢中,王赭深深覺得自己像在砧板上的魚肉,只能任人宰割,而後被吃進腹中。
 
「小紅,我最喜歡你了。」舔了下眼前的乳尖,蕭旭寇說著將其納入口中。
 
「嗚、嗯!」從沒有被人如此對待過,王赭在性事上的體驗其實並不多,要說有也都是跟以往的女友,跟男人做愛這事,他本以為不會有發生的一天,誰知道現在卻是進行式,而且他還很不爽的發現自己是在下位的那個。
 
等他好了就換變態A倒楣了!要是不反攻回去他絕不罷休!!
 
縮緊口腔中的空間,蕭旭寇小力的吸咬著,還不時用舌尖翻弄拍打,直到口中的乳首明顯變硬變挺,聽到王赭從上方傳來的抽氣聲後,才轉移去服侍另外一邊,就這樣來回挑逗著,直到兩邊都被他照顧的紅通通了,才又繼續將吻痕往下散佈。
 
脖子、胸口、小腹,紅紅的印子一路從上到下,標示著他曾經駐留的足跡,手中的男性象徵在適度的刺激下,已經成長到能不用手扶就保持著站立的姿勢,對於自己的作品感到滿意,蕭旭寇觀察著王赭的分身,原本隱藏在黑色捲毛下的陰莖,因為站立的關系完整呈現在眼前,看上去相當乾淨、漂亮,就像他的主人一樣。
 
他從沒有幫屍體做過這樣的事,因為不需要,但王赭卻完全不同,只要稍微改變一下動作,底下的人會有相應的反應,讓他知道這樣的做法是舒服的還是難受的,他不得不說這樣的性愛做起來特別有成就感,不管是視覺上還是聽覺上都是,看著白皙的肌膚因為他的碰觸而發紅發燙,總是冰冷的語調發出好聽的聲音,他想他以後再也不需要那些冷冰冰的床伴了。
 
「小紅,這樣舒服嗎?」暫時抬起頭來查看王赭的表情,蕭旭寇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一邊做著活塞運動一邊仔細觀察王赭的反應,從那緊閉的雙唇跟微微皺起的眉頭,去判斷出怎樣的手法是最讓王赭感到舒服的,然後持續的刺激著最敏感的地方。
 
「嗯哈、啊!」頂端處被狠狠摩擦,蕭旭寇刻意用指尖划過孔穴,一股電流竄過全身,讓王赭大力的顫動了下,想要將身體緊緊縮起卻無法動彈,跟被束縛住的感覺不同,因為藥物麻醉的關係,四肢完全使不上力,讓他只能繃起腹部肌肉,用來紓解無法掙脫的快感。
 
「不要亂碰…你!?」原本要抗議的話語頓時消失無蹤,王赭錯愕的看著蕭旭寇張嘴把自己的……含入口中。
 
跟在掌心摩擦的觸感完全不同,濕熱柔軟的口腔包覆著分身,舌面跟上顎因為吸允而施加的壓力推擠著熱燙的硬物,溫熱濕滑的感覺十分舒服,像是真的進入到人體內般,這是過去不曾有過的體驗,即使看似他才是被服侍的一方,但王赭卻有自己正被享用的羞恥感,還有一次比一次激烈的快意。
 
被口腔包覆住的陰莖在幾次吸氣下勃得更加粗大,蕭旭寇有些困難得想將其吞的更深,讓王赭可以更舒服,但卻礙於初次嘗試沒什麼經驗,反而卡的自己不上不下,咽喉一直有快要噎到又沒噎到的噁吐感反射性的收縮著喉部,連帶擠壓到陰莖最前端的蕈狀部位,讓王赭忍不住發出細微的叫聲,硬挺的慾望也大力彈動了下。
 
單就這樣的反應,便讓蕭旭寇知道自己的做法是正確的,忍著反嘔的不適,他試著再一次將王赭吞的更深,直至前端抵到咽喉後,再往內深入一點點,藉此引起喉道的大力收縮,然後如預期的聽到王赭帶點泣音的抽氣聲。
 
以此方式反覆刺激下來,床舖開始發出彈簧的嘰嘰聲響,王赭的腰板隨著吞吐的動作挺動著,被前所未有的觸感所擄獲,理智跟自尊連同慾望一起燃燒,整個人像泡在滾燙的溫泉水中,皮膚上的氣孔不停排放熱氣,汗腺也忙著分泌汗液好帶走一些溫度,即使全身的生理機能都在忙著將體溫調降,王赭還是覺得無一處不熱,由其是在蕭旭寇口中的那點,更是全身上下最熱的地方。
 
「呵嗯、啊…….不要再、嗚!」
 
力氣像被抽乾般,王赭有些疲憊的看著那顆埋在自己下腹處的黑色頭顱,髮絲隨著上下吞吐的動作而搖晃著,每當自己被全數納入口中後,最深處便會傳來一陣翻絞,讓他舒服的腦中一片空白,即使想將蕭旭寇推開,要他別再這麼做下去,但身體的反應卻是與之相反的熱烈歡迎。
 
無法動彈的四肢跟逐漸違背意識的身體,讓他都快搞不清楚這到底是誰的身體了,像是只有靈魂被塞進一個容器裡,卻沒有融合完整般,無助的恐懼感再一次向他襲來,明明已經脫困了也說服自己不再去想,但一瞬間的相似情境不由分說的把他帶回那個惡夢之中,即使很清楚的知道,現在在身邊的是蕭旭寇不是別人,但他還是無法控制的害怕起來。
 
一直無法降下來的溫度在此刻像是被冰凍般,瞬間從最高點掉到低溫,連帶的將原本逼近臨界點的慾望也削減了大半。
 
王赭睜大雙眼看著蕭旭寇,想強迫自己忘記當時的慘狀,好專心投入在這場性愛之中,但被監禁虐待的畫面卻一張張浮現在腦海中,越來越清晰寫實的記憶跟現實重疊在一起,令王赭分不清時間點,手腳上的傷口應該是包紮妥當還上了止痛藥劑,但他現在卻覺得疼痛不已,好像血液還持續再往外流一樣,被火灼傷的刺痛感變的越來越明顯,他正被一點一點的拖進過去的惡夢裡。
 
「小紅?」查覺到王赭的樣子不太對勁,蕭旭寇讓幾乎要軟掉的陰莖滑出他的口外,伸手碰了碰王赭有些蒼白的臉。
 
「不、別碰我!」被突然的碰觸嚇到,王赭害怕再次受傷而下意識的逃開,整個人往後縮了一下,眼睛瞪得大大的,裡面寫滿了恐懼。
 
「小紅,冷靜點。」將兩隻手都貼上王赭的臉頰,看著王赭害怕的神情,蕭旭寇心裡一陣抽痛,並在心裡暗罵自己太心急了。
 
雖然裝做堅強沒有太在意之前發生的事情,但那畢竟才剛過去不到一兩天而已,就因為王赭的反應太過自然,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所以他才會疏忽了這件事所造成的心理傷害,明明就很清楚一切的經過,知道王赭是被怎樣的對待過,但他卻……該死!
 
「王赭,我不會強迫你的,不要怕、不會有事的,我會保護你,不讓你再受到傷害,不要怕我。」將有些顫抖的王赭攬進懷中,蕭旭寇慶幸至少王赭還知道"是他",所以沒有強烈的反抗。
 
用手輕拍著背部,他像對小孩般安撫著王赭,直到懷中的身體不再發抖、逐漸回復溫度。
 
"噗通、噗通"的心跳聲順著聽神經傳到大腦之中,規律安穩的聲音有鎮定人心的效果,及時將王赭從惡夢中拉回,當回過神來時,他整個人被蕭旭寇抱住,臉緊緊的貼在溫熱的胸膛上,一聲、兩聲的心跳與自己倉促的心音相比要來的沉穩許多,他聽著蕭旭寇的心跳找回自己的。
 
「沒事了。」做了幾次深呼吸,王赭用頭蹭了下蕭旭寇的胸膛。
 
「我不該強迫你的,對不起。」暫時沒有要放開王赭的意思,蕭旭寇自責的說。
 
「也許等你好了再說……是我太疏忽注意,沒細想那件事對你的影響會有多深,雖然你看上去像是事情過去就不在意了,但心裡還是受到了傷害,我太心急了,讓你勾起不好的回憶……很抱歉。」
 
「所以你現在的意思是不做了?」將頭從溫暖的胸口拔起,王赭抬頭看向一臉愧疚的蕭旭寇。
 
「恩?」怪了…怎有股硝煙味?
 
「在把我這樣那樣之後,說不做就不做,你當你自己是誰了,我有說不做了嗎?」
 
他並不是那種只能依靠著他人站起的弱者,即使仍有恐懼佔據在心裡的某個角落,與其浪費時間去慢慢克服,還不如藉此機會洗刷掉那討厭的回憶,如果連變態A都不能做到,他還會讓誰幫忙這種事?
 
「不過是個惡夢,不用你幫我也會自己去克服的,除非你能技術爛到讓我像被虐待一樣,到時不用你道歉,等我好了你就等著看我怎麼讓你體驗一下何謂惡夢!」
 
即使手腳不能動,但王赭的頭部還是相當靈巧的,在把想說的話都一口氣說完後,他瞄準眼前沒有任何保護的脖子,張嘴、狠狠咬下。
 
一咬令下,戰火再開。
 
「哈、哈、嗯!輕點……痛!」皺著眉,王赭被擺成大腿呈M字型張開的姿勢,即使他鄭重的反對過用這種姿勢,但在幾經試驗後這也是唯一一個可以不動到小腿,又可以方便後續動作的姿勢,所以他只好妥協。
 
一樣將身體靠在傾斜的床板上,王赭低頭看著蕭旭寇正努力進行的擴張動作,更正確的說,不是他喜歡看而是被迫要看,剛開始閉起眼睛想說不看到就不會覺得羞恥,但他才剛進到黑暗中,惡夢就馬上浮現腦海,結果他只好放棄眼不見為淨的方法改看著蕭旭寇。
 
將手指整隻沒入後穴中,蕭旭寇抽插著指節摩擦,將帶有潤滑功能的藥物居均勻塗抹在內壁上,並進一步摸索著王赭的敏感點。
 
「還很不舒服嗎?」有些微喘著氣,蕭旭寇忍著脹的發痛的慾望,堅持要等王赭完全適應了才打算進入,他不想傷到王赭,也希望能避免勾起任何不好的回憶,所以每一個動作都要很小心。
 
「呃、還好……」用力吸著氣,王赭調適著呼吸,並努力想放鬆身體別這麼緊張,但這畢竟是他的第一次……如果撇掉之前藍澤的行為不算,就算他知道蕭旭寇正在做的事是為了他好,好讓待會進入時比較不會太難受,但叫他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探肛"…...
 
能忍住不逃就很不錯了,要他還能怎樣放鬆?
 
手指在體內轉動摩擦著,原本膏狀的物體因為體溫的關係而有融化的趨勢,黏稠的液體在後穴滑動著,讓王赭有說不出的羞恥跟怪異感,就算他們即將要進行最親密的性行為,但現在他只覺得像是他得了什麼病,正再給醫師觸診……而那疾病可能還會併發腹瀉,雖然聽起來非常破壞氣氛,但他現在就是這樣的感覺。
 
「哼嗯、嗚……啊嗯!!?」隨著突發的驚叫聲,王赭感到後穴大力的收緊,酥麻的感覺從蕭旭寇剛才碰觸到的地方傳回大腦,讓他一時停止呼吸,不清楚到底事發生了什麼事。
 
「呼、看來是找到了。」相較於王赭的一頭霧水,蕭旭寇大大的鬆了口氣,他相信接下來應該不會再讓王赭難受了,呃、雖然剛進入時,可能還是無法避免的會有點痛。
 
「什、啊!等、嗯嗚……」沒來得及忍住聲音,被碰觸到的那點像是引發了什麼化學反應般,一次又一次的強烈感覺充斥著全身,讓王赭無法克制聲音的發出。
 
原本小心翼翼的手指像是找到什麼新奇的玩具般,開始一個勁的往最脆弱的那點攻擊,每碰觸一次就引起內壁的一陣收縮,大幅度的動作讓早先放入的潤滑劑,隨著進出的動作被擠出體外,在王赭毫無知覺下,手指從原本的一根增加為兩根,待三根手指也能進出順利後,後穴已擴張到一定程度。
 
將三根濕漉漉的手指抽出,蕭旭寇察看了下後穴的情形,失去異物後的內壁顯得特別脆弱,即使沒有任何刺激也持續著一收一闔的動作,原本連容納一根手指都嫌太免強的部位被徹底打開,只要稍稍一扳就可看清裡面粉色的腸道,確認王赭都準備好了後,蕭旭寇解開牛仔褲頭,將蓄勢待發的慾望掏出,兩手抓著王赭的腰身,將發燙的前端抵在後穴的入口處。
 
「我要進去了,放鬆。」
 
「嗯……嗚呃、哼……」伴隨著蕭旭寇的挺進,即使有充分的前戲,但當真正被填滿時的感受,卻是手指所不能比擬的,王赭感覺到腸壁的皺摺像被全數撐開般,雖然是很緩慢的前進,疼痛也不如他原先想的那麼難受,但他仍有快被撕裂的錯覺,好像只要再稍微大一點就會把器官撐破似的。
 
帶著有些恐懼的心情,他不斷深呼吸要自己放鬆,然後看著蕭旭寇,這個不會傷害他的男人,一點一點的與自己結合。
 
當熱燙的性器完全進入體內後,兩人同時有鬆了口氣的感覺,王赭對於自己的直腸沒被撐破感到慶幸,而蕭旭寇則是既擔心又滿足的一直望著王赭。
 
「還好嗎?」俯身親吻王赭冒汗的額頭,蕭旭寇暫時按兵不動。
 
「大概……」清楚感覺到體內多了個不屬於自己的生命體,王赭除了驚嘆肌肉優秀的彈性機能外,還多了一點點的新奇。
 
又硬又熱的棒狀物卡在體內的感覺很微妙,即使沒有想像中的不舒服,但這樣不上不下的姿勢卻叫人更加在意,體內神經也更為專注在訊息傳導上,後穴緊緊包覆住外來物,連其形狀跟上面的皺褶都清楚的被覆印在黏膜層上,就連血管微弱的震動都幾乎可以感覺的出。
 
太過在意的心情跟實驗精神同時冒出,讓王赭忍不住動了下穴口的肌肉,將蕭旭寇的分身包得更緊,讓正在努力忍耐的男人面臨極大的考驗。
 
「嗚嗯!小紅、別亂動!」
 
將握著腰身的手指縮緊,蕭旭寇咬牙承受那"甜蜜的折磨",也不知王赭是有心的還是無意的,即使他嚴厲的勸誡了,但在第一次的收縮過後,王赭並沒有停止動作,反而像是在實驗什麼一樣,積極的嘗試著不同的"折磨"方法,這讓他的理智幾乎崩壞。
 
抓在腰上的手縮的更緊,雖然肌肉被捏著的感覺有些痛,但王赭此時卻不太在意那些小地方,因為他找到即使不能動也可以反擊的最佳方法,蕭旭寇最脆弱的部位就在他體內,即使有些玩火的風險在,但看著對方極盡所能的忍耐也十分有成就感,這讓他覺得自己並不是完全在下位的人,即使是用這種方式在掌控著全局。
 
「……王赭,這是你自找的。」
 
被折磨到理智盡失,一滴汗珠字鼻尖滴落,蕭旭寇抬頭看著王赭帶點挑釁的眼神,開始擺動腰部將分身往裡撞的更深,先淺淺抽出再大力進入,每一次的推進都讓前端抵到最深處,重重壓在最脆弱的那點上,蕭旭寇盡量固定住王赭的身體,避免因為撞擊的力道而牽動到傷口,但腰部的動作卻沒有因此而減輕力道。
 
「呵嗯、嗯……啊!」
 
被強烈的酥麻感襲捲全身,在不斷的密集刺激下,王赭沒了剛開始的餘力,只能不自主的迎合著蕭旭寇的動作,即使刻意牽制住腰部的晃動,隨之移動的小腿還是傳來了些許酸痛,但這點小痛在巨大的快感下,很快的便顯得微不足道。
 
原本整齊束在耳後的黑髮,因為頭部不停摩擦著床面而散落,髮圈不知在第幾次衝擊下整個鬆脫,墨黑的長髮披散在白色床單上,有些還黏附在王赭被汗浸濕的臉頰、脖子跟胸口,黑色、白色與紅色的對比相當顯眼,比起剛才不肯服輸的銳利眼神,美麗的雙眸蒙上一層水霧,在每一次進犯時緊緊閉上,之後再毫無聚焦的緩緩張開。
 
「嗯、慢點……哈、蕭旭寇……」斷斷續續的話安插在吞不下肚的叫聲中,王赭半瞇著眼想對上蕭旭寇的視線,卻因為畫面一直不斷晃動的關係而對不了焦。
 
後穴像是著了火般的熱,除了床舖的彈簧"唧唊、喞唊"在抗議外,因進出造成的水聲顯得異常清楚,"噗滋、噗滋"的以高頻迴盪在病房的空氣中,腸壁從原本還算規律的收縮,到現在已經變成像是一昧的縮緊,心跳的聲音"噗通、噗通"的迴盪在腦海之中,蕭旭寇的喘息聲跟他的相互重疊在一起,讓視線雖然模糊卻充滿了各式聲音。
 
「嗚呵、嗯……舒服嗎?」騰出一手撫上王赭的臉頰,蕭旭寇有些擔心的看著雙眼失焦的戀人。
 
雙頰被染的緋紅,紅潤的嘴唇半開著喘氣,還不時發出好聽的聲音,胸膛隨著呼吸急促起伏著,身體在不斷的刺激下微微顫抖著,沒有多做愛撫的男性象徵挺得直立,從前端小孔中吐出的體液染濕了下腹,後穴在長時間的摩擦下有些發紅,先前塗抹的潤滑劑在完全溶解後,伴隨著動作被擠出大半,弄濕了兩人交合的部位跟床單。
 
看了下王赭的狀態,深知傷患的體力較差,而且兩人也幾乎到達臨界,蕭旭寇沒打算再繼續延長這場性愛,於是又再加快了進出的動作,同時伸手握住王赭的分身上下套弄著。
 
「啊啊、嗯──!!」
 
在雙重刺激下,原本就幾乎要棄械投降的王赭,很乾脆的在幾下套弄後率先達到高潮,緊接著因為後穴的一連串緊縮,蕭旭寇低聲的叫了下,繃緊了肌肉迅速將慾望抽出王赭體內,接著將精液射在床單上。
 
呼、呼、呼……室內瞬間剩下急促的喘息聲。
 
趁著王赭還沒有因為太過疲倦而睡著,蕭旭寇將王赭的腳重新放好後,側躺在床上伸手將其攬至胸前,輕聲的在耳邊說了句。
 
聽到蕭旭寇的話後,王赭先是呆滯了一兩秒,而後轉頭看著蕭旭寇哼笑了下,用勾起的唇角主動吻上近在眼前的嘴巴。
 
味道像沾了蜜一樣的甜。
 
──『赭,能愛上你是我的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