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戀屍癖番外─小紅反攻記

『赭,我最喜歡你了……』
 
明明打定主意,等身體都康復後,要讓蕭旭寇嚐嚐"在下面"的辛苦,但他都康復快三個月了,卻連一次都沒有達成目標過,幾乎是每一次,只要蕭旭寇抱著他,在耳邊小聲的說著喜歡,身體就會暫時脫離大腦控制,任那個偽正太為所欲為。
 
倒不是說他不喜歡跟蕭旭寇發生關係,也不是真的那麼在意誰上誰下的問題,只是單純的無法忍受,蕭旭寇每次在過程中所發表的"感言"……
 
『赭,你讓我好舒服、好舒服喔~』
 
『恩阿!不要這麼緊,我會忍不住……』
 
"碰──!!"金屬桌面被用力敲擊發出巨響,王赭在回想完畢的同時,連帶發洩了心中羞憤的情緒,他很認真的懷疑,蕭旭寇究竟有沒有羞恥心?
 
「什、什麼!?」小蔥頭被突然的聲響嚇到從椅子上彈跳起來。
 
「嗚啊!」DHA手抖了下,一疊資料滑落下地。
 
「啊……」小周慘白的看著還沒存檔,就被他不小心關掉的報告。
 
「恩~今天天氣真好,打電話叫小胖回來時去買個飲料吧!」老法醫身經百戰的絲毫不受影響。
 
「我記得小靜已經訂了。」李偉人提醒著老法醫。
 
「這樣啊......那~小紅愛徒,既然你心情不好,就去三解找你的"專用沙包"出出氣吧,別在這打擾大家工作。」緊盯著電腦螢幕,老法醫直接趕人。
 
「……老師,踩地雷很好玩嗎?」看著老法醫的螢幕畫面,情緒稍稍穩定下來後,王赭面無表情的問著。
 
老法醫的螢幕桌面開著一個視窗,當中顯示了一堆的灰色格子,在視窗上面的左右兩邊是紅色數字,中間是一個黃色的笑臉,他記得剛才看到地雷爆炸的畫面,但現在卻是全新的,還開了快一半的地雷,可見老法醫玩這遊戲有多順手,完全無視疊在桌上等他簽名的文件。
 
「當然,要準確的計算哪裡有幾顆地雷,是門高深的學問啊!尤其有時後還得用猜的。」推算著地雷的顆數,老法醫沒有看向王赭。
 
「……….好吧,我去三解。」乖乖從椅子上起身,王赭放棄繼續留在位子上發呆,決定去找點事來做,看這樣能不能讓頭腦理智點。
 
法醫部門對內走道的門,被打開又關上,讓辦公室內的人口數再減少一人,卻讓全員都鬆了口氣,雖然待會十之八九會聽到奇怪的慘叫聲,但至少他們都能保有安全又平靜的工作環境,正所謂"犧牲蕭旭寇完成大我",更何況被犧牲的那位根本是樂在其中。
 
來到三解門口,王赭看著門上掛著的名牌──"阿寇沒有正在跟鮪魚外遇中"、"阿寇沒有正在偷吃鮪魚中"、"小紅不要進來捉姦在解剖台上"、"開門前要先敲門十分鐘讓人穿衣服"……諸如此類的亂七八糟牌子。
 
挑了下眉頭,王赭直接開門進入,看到蕭旭寇一手握著鮪魚的手,一手放在鮪魚的腹部上,正神情專注的看著鮪魚佈滿傷痕的胸膛。
 
看著眼前的情景,王赭輕輕將門關上。
 
「………又難過了?」走近蕭旭寇身邊,王赭皺著眉頭問。
 
蕭旭寇有戀屍癖,即使他現在喜歡的是自己,但對於屍體的愛,依舊無法輕易抹滅,那就像是人格中的一部分,有了這部分才是完整的蕭旭寇,所以王赭並沒有強迫他要戒掉這個壞習慣。
 
蕭旭寇可以為屍體難過,可以看著屍體被牽動情慾,看似跟以前一樣,但現在的他,卻絕不會對屍體做任何多餘的事,碰觸、撫摸都是為了檢驗屍體的狀況,而不是為了排解自身的情緒。
自從有了王赭後,他對屍體產生慾望的機率就越來越少,但為屍體而難過的機率反而越來越多。
 
「小紅……」可憐兮兮的看著身邊的王赭,蕭旭寇收回放在鮪魚身上的手,脫掉橡膠手套跟白袍,轉身抱住溫熱的人體。
 
「都過去了,你到底還要在意多久。」任由蕭旭寇抱著,王赭有些無奈的輕嘆。
 
「……那畫面實在太過清晰,我沒辦法忘記。」蹭著王赭的肩,蕭旭寇將手收緊,用身體感受著對方的溫度。
 
每當看到屍體上有相似的傷痕時,就會讓他想起一度失去王赭的痛苦,不管時間過了多久,親手擁抱過這具溫暖的人體多少次,那個畫面依舊像夢魘般糾纏著他,每一具屍體看來都像當時躺在手術台上的王赭,讓他無法以平常心去面對。
 
「我已經康復了。」拍著蕭旭寇的後腦勺,王赭輕聲的說。
 
「恩,我知道。」
 
「康復到足以把你種在解剖台上。」
 
「噗、可是……這樣就沒人陪你一起回家了。」蕭旭寇笑著回答。
 
「你碰我時,我已經沒有任何排斥現象,也可以正常應付藍澤的電話騷擾。」
 
「恩……電話都換了三次了,他還真固執,而且打來還都是找你。」
 
蕭旭寇有點不滿王赭跟藍澤通電話的時間太長,雖然是藍澤單方面的騷擾,但王赭也不會因此而掛對方電話,兩人總是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直到藍澤結束通話為止,有時聊的太專注,王赭甚至會忽視他的存在……他實在無法理解,到底藍澤都說了些什麼,能讓兩人這麼快就化敵為友?
 
「因為他太無聊,我又正好有空。」
 
「小紅,我想回家了……陪我翹班好嗎?」蕭旭寇撒嬌著,反正這幾天大家都很閒,就算翹班回家也沒什麼太大的影響。
 
「回家又沒事做。」
 
「恩…我可以陪你運動,如何?」偷親著王赭的脖子,蕭旭寇暗示的摸著王赭的屁股。
 
「……或許這次,換"我陪你"運動,如何?」伸手用力掐著蕭旭寇的屁股,王赭成功的將鹹豬手驅趕走,同時燦笑著詢問蕭旭寇。
 
結果,王赭真的陪蕭旭寇一起翹班回家了。
 
當兩人經過簡單梳洗,共同坐在臥室的床上時,不同於平常很快就會撲上來撒嬌的樣子,蕭旭寇有些不安的偷瞄著王赭。
 
小紅到底是說真的還是假的啊?他真的要反攻嗎?雖然我也不是沒有在下面過,但是……真的要做嗎?
 
「怎麼,不願意嗎?」看著蕭旭寇欲言又止的樣子,王赭有些不悅。
 
聽藍澤的說法,蕭旭寇並不是很在意誰上誰下的問題,只是因為他的對象都是屍體,所以才理所當然的擔任主動的那方,但如果是跟藍澤,蕭旭寇就都是承受的那方………他絕對不是因為藍澤有意無意的挑釁,才決定要反攻蕭旭寇的。
 
「沒有,我哪會不願意,小紅你別誤會,我只是有點好奇……咳咳、你怎會突然想要"交換"?」擔心會惹怒王赭,蕭旭寇急忙澄清。
 
「沒什麼,我畢竟是個男人,總會有想在上的時候。」說的輕描淡寫,王赭其實也有點緊張。
 
「喔,那就來吧!」
 
很豁達的開始脫起自己的衣服,蕭旭寇本就不在意這類的事情,只是基於好奇所以問問,而且他其實也想嘗試看看,當自己處在被動時,王赭會採取怎樣的攻勢……想著想著,似乎有點性奮了?
 
看著蕭旭寇一付性致勃勃,主動脫了上衣躺到床上的樣子,王赭反倒有點退縮了,雖然他知道該怎麼做,反正跟對女人差不多,就是還要擴張什麼的,那些就照著蕭旭寇對他的步驟去處理,但當真的要去實行時,卻有點不知該從何下手。
 
「赭,你不來嗎?」稍微撐起上半身,蕭旭寇歪著頭,有些疑惑的看著王赭。
 
「恩……」偷偷做了個深呼吸,王赭踢開拖鞋爬上床去,將身體覆蓋在蕭旭寇身上。
 
鍛鍊良好的身材在脫去衣物後展露無遺,即使近一年來都過著輕鬆的辦公室生活,但蕭旭寇依舊有持續在運動健身,小麥色的肌膚比起幾年前,在鐵軌邊不幸看到時,要來的變白許多,肌肉的線條緊實卻不誇大,搭配上那張可以到處騙人的娃娃臉,即使畫面看上去有些不協調,卻還是讓他有點紅了臉頰。
 
回想起第一次見面時的情形,王赭忍不住勾起唇角,他還記得當時,蕭旭寇說那是他的初吻……
 
「至少,你的初吻是給了我。」親吻著蕭旭寇微開的雙唇,王赭喃喃自語的說。
 
他一直都不是個心胸寬大的人,愛計較又小心眼,獨佔慾也比想像中要來的重,之所以能容忍蕭旭寇為屍體難過,是因為那份心疼是建構在自己身上,之所以能平心靜氣的跟藍澤通電話,是因為蕭旭寇不曾喜歡過藍澤……雖然心裡很清楚,兩人過去的交往,都是藍澤單方面的堅持,但即使如此,他還是下意識的將藍澤列為比較對象。
 
濕熱的舌尖從微開的雙唇探出,蕭旭寇輕舔著王赭,雙手往上扣在王赭的後頸處,將人往自己身上拉,一腳還環上王赭的腰身,竭盡所能的勾引著對方。
 
被蕭旭寇的挑逗弄到無暇多想,王赭從鼻腔呼出一口氣,不再去思考那些無謂的事情,放鬆身體貼近床上的發熱體,舔過對方在外遊蕩的舌尖,再深入到口腔中,交換雙方都熟練的熱吻。
 
「恩……阿!赭……再大力點~」
 
「對、咬我!再大力點咬我……阿、好舒服!」
 
仰著頭,蕭旭寇邊扭動邊挺起上身,迎合著王赭的動作,胸前的挺立被含入口中吸咬,又麻又痛的感覺帶給他新奇的體驗,雖然不是沒有被這麼對待過,但他只要一想到現在咬著他的人是王赭,那種莫名的快感就會竄遍全身,讓他無法停止渴求。
 
「......你就不能暫時安靜點嗎?」忍不住皺眉,王赭對蕭旭寇從開始到現在的要求感到頭痛,不是大力點就是用力點,蕭旭寇有"被虐狂"的體質也就算了,但他無法忍受的是……那張喋喋不休的嘴巴。
 
「不能。」
 
"劈哩-!"腦中似乎有某根神經斷裂的聲音,王赭在此刻深深的佩服蕭旭寇,他沒想過對方即使在床上,也可以把自己惹毛。
 
「………要大力是吧?待會就不准給我叫停!」發狠般的說出警告,王赭對準早已發紅的乳尖,重重一咬!淡淡的血腥味從齒縫間漫延開來。
 
「嗚嗯!」身體大力抽動了下,疼痛帶著快感一起衝上腦門,讓蕭旭寇瞬間忘了想要說出口的話。
 
手上的力道持續加重,王赭對著蕭旭寇赤裸的上半身又抓又刮的,在疼痛與快感的共同施加下,成功封住那張聒噪的嘴,只留下斷斷續續,不知是因為痛苦還是因為歡愉而發出的呻吟。
 
「啊!」下半身的慾望被用力抓住,讓蕭旭寇忍不住彈起上半身,睜大雙眼看著王赭極度粗魯的動作。
 
「恩……你變的安靜好多。」親吻著蕭旭寇冒汗的額際,王赭一手抓著蕭旭寇的慾望,一手扳開蕭旭寇的大腿,稍微猶豫了下,才將手指慢慢伸入緊閉的後穴中。
 
被緊緊握住的慾望在手中不斷顫抖,經過來回套弄的刺激,開始有逐漸脹大的趨勢,卻因為他絲毫沒有放鬆的力道,而被迫壓制在窄小的手圈中,無法完全舒展開來。
 
跟握住慾望的力道截然不同,手指的動作放的很輕,不停在穴口附近按摩著,直到肌肉有放鬆的趨勢,才小心翼翼的將指尖探入,一個指節、兩個指節到全數沒入後,王赭勾了勾進入蕭旭寇體內的手指,感受著後穴將他緊緊包覆住的熱度。
 
「還好嗎?」畢竟是第一次當主動的那方,王赭有些擔心的看著蕭旭寇,手上的力道也稍微放輕了點。
 
「恩……很舒服,赭….你真有當虐待狂的潛質,不管是力道還是用力的時機,都抓得恰到好處,我看以後都由你來好了,如果是你的話,我願意一輩子在下!」喘著氣,蕭旭寇一副沉溺在情慾中,無比享受的樣子。
 
「…………」決定自動忽略剛才聽到的話,王赭毫無預警的將第二根手指插入後穴中,握住慾望的手也收緊回原本的大小,成功的讓蕭旭寇安靜下來。
 
「哼阿、啊!」又痛又酸又麻的,蕭旭寇承受著多層次的感覺,在疼痛的同時,被大力磨過的快感持續累積,讓他頻頻有想要射出的慾望,後穴被快速的抽插著,卻總是不進到最深處,讓他處於前面想要解放,後面卻毫不滿足的冰火兩重天。
 
「赭、恩….可以了,快點進來、快點!」主動從床上坐起攀附在王赭身上,蕭旭寇一邊扭著腰,好讓手指能進的更深,一邊伸手愛撫著王赭的慾望,唇舌舔吻上纖細的脖子,一路向下經過鎖骨、胸膛,再回到濕潤的雙唇前。
 
當唇舌交互相互交纏時,王赭答應了蕭旭寇的要求,將手指抽出換上硬挺的慾望,直接撞進濕熱的後穴中,一路進到最深處,享受被緊緊吸咬住的快感。
 
「啊!快點、恩….再用力一點!」兩手抱住王赭的頭,蕭旭寇雙腿大開的坐在王赭身上。
 
「………」雙手穿過大腿抓住蕭旭寇的腰身,王赭將人抬上抬下,同時挺動自己的腰身。
 
「赭、赭……阿、好棒,你頂的我好舒服~」將兩邊膝蓋跪在床上,蕭旭寇自動自發配合著王赭的進出,自行抬高又坐下。
 
「………」兩手抓著蕭旭寇的腰身,將人往下拉。
 
「大力、再大力一點……阿、好痛!好舒服!」前方的慾望被狠狠拉扯,在王赭粗魯的對待後,蕭旭寇的性致變得更加高昂。
 
「………」王赭正在考慮把手中的慾望扯斷,看看這樣能不能安靜點。
 
「赭……」絲毫沒有感受到小寇寇命在旦夕,蕭旭寇繼續發騷。
 
「你給我閉嘴!」終於忍不住以口封住那張,又吵又下流又變態的嘴,王赭狠狠的咬著蕭旭寇的舌頭,讓他無法再說出話來。
 
在安靜無聲的環境下,抬起坐下的動作加速進行,上頂下拉的動作也逐漸激烈,小寇寇即使沒有被又拉又扯的,卻也因為後方的刺激而分泌出白濁體液,隨著抽插的動作抖阿顫的,精氣滿點。
 
最後,在雙方都到達頂點時,王赭終於放過蕭旭寇的唇舌,讓他發出一聲無比滿足的呻吟,將精氣全數釋放在王赭的小腹上後,倒臥在床上喘息。
 
「哈恩、呼、呼、呼~」
 
「恩……」將釋放過慾望從蕭旭寇體內退出,王赭同樣有些疲累的躺在床上休息。
 
一場性愛下來,用力、用力、再用力的,讓兩人所消耗的體力,硬是比平常時後要多上好幾倍,尤其是王赭,不但像是剛打了一場仗外,還要不斷承受著蕭旭寇言語上的騷擾,簡直就是身心俱疲了。
 
「恩……赭,要不要再來一次?」扭動著靠到王赭身邊,蕭旭寇抱著熱烘烘的身體,無限期待的問。
 
「不要。」王赭面無表情的拒絕。
 
「喔……那以後都讓你在上,如何?」蹭著王赭的胸膛,蕭旭寇滿懷渴望的問。
 
「不要。」王赭臉色鐵青的拒絕。
 
「欸……你不是想要在上嗎,難道我的屁股無法讓你滿意?那不然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讓你很舒服的!」捏捏自己的屁股又摸摸王赭的慾望,蕭旭寇努力的自我推銷。
 
「不、要!」王赭咬牙切齒的拒絕。
 
他突然很佩服藍澤,當初竟能這麼容忍蕭旭寇。
 
他真該慶幸當蕭旭寇在上時,不會做出太奇怪的事情,頂多只會亂叫而已………也許以後還是讓那變態在上吧?要是每次交換,都要弄的他像是在家暴蕭旭寇一樣,那還不如不換的好,雖然在下會腰酸、後面不適,但至少不會這麼累。
 
「以後還是你在上吧。」王赭決定。
 
「赭……你就這麼不滿意我的屁股嗎?」但是我很滿意你的……耶!
 
「……我不想陪你這被虐狂玩SM。」
 
「小紅,商量一下啦~都是我在上很沒有樂趣耶!今天這樣不是很舒服嗎~?」
 
「………」
 
「小紅~我好喜歡你上我的感覺喔!好嘛~多上我幾次?」
 
「………」
 
「小紅~我好喜歡你的……又大又硬又熱的,弄得我好舒服~」
 
「………」
 
「小紅~~」
 
「閉嘴!蕭旭寇,你這變態!」
 
抄起一顆枕頭砸過去,壓在蕭旭寇的臉上,王赭全身通紅的坐在蕭旭寇身上,兩手不斷對枕頭施壓,鐵了心的決定用枕頭悶死自己的變態同居人。
 
他突然後悔自己對蕭旭寇提出要反攻的決定,好後悔自己因為藍澤的挑釁,而貫徹始終的上了蕭旭寇,更後悔在做愛的過程中,被蕭旭寇挑起怒火而認真的虐待他………
 
他可以把這個變態還給藍澤嗎?還是要直接丟去停屍間會比較快呢?
 
「小紅…我快被你悶死了!」不斷掙扎著,蕭旭寇抓著枕頭使勁往自己的臉上推。
 
「你怎麼不被悶死算了!!」
 
「我要是真的悶死了,你會難過的。」成功的丟開枕頭,蕭旭寇一把抱住王赭。
 
「誰會難過……你這變態。」某人嘴硬。
 
「好好好,那我會難過,這樣可以了吧?見不到你,我會很難過的。」
 
「哼!」某人扭頭。
 
「赭,別生氣了?我說的也是事實阿。」
 
「手不要亂摸!」打掉鹹豬手。
 
「好嘛~不然以後都我在上,這樣可以了吧?」某變態忍痛放棄自己的被虐慾,投降。
 
「………」沒有打掉再次襲來的鹹豬手。
 
「咳咳、那…不介意我來一次吧?」親親王赭可口的雙唇,蕭旭寇將手伸向王赭的屁股明示。
 
「變態。」沒有拒絕,王赭放鬆身體任由蕭旭寇的毛手毛腳。
 
其實,只要別再叫他在上,蕭旭寇想再來一次,他是不反對的,至少短時間內,他都暫時不想在上了,至於以後呢?就看變態的表現來決定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