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丁放射師X謝醫師-chest

「是還好,謝醫師怎麼了嗎?」即使剛過中午休息時間,丁耀堂的臉上也看不出半點剛睡醒的倦意,他動作俐落的使用掃描機讀出檢查單上的條碼,下一秒電腦便自動跳出受檢者的病歷,在確認名字正確後,隨即抽出放在一旁的片匣,讓條碼打印在片匣內含的晶片上,等一切準備工作就緒後,才拿起檢查單準備叫受檢者進來檢查。
 
「他說他上禮拜員工體檢的影像有點問題,想再補照一張看看。」徐浩仁,綽號"好人"的高挑男子說。
 
「我手上還有幾張急診,等人少時會打分機叫他。」一手拿著單子,一手抓了一片片匣,丁耀堂離開內部的控制台邊,在穿過攝影室時先將片匣放在一旁的椅子上,之後打開對外部走廊的鉛門,手拿單子叫著受檢者的名字。
 
「吳梅並小姐?」
 
「在這!」一位中年女士在聽到自己的名字後,從椅子上跳起,很緊張的舉高手報到。
 
「我們核對一下身分,名字是?」對著吳女士點了點頭,丁耀堂試著將語氣放輕柔一點,避免嚇到這位緊張的受檢者。
 
「吳梅並。」像是小學生在聽老師話那樣專心,吳女士保持恭敬的態度有問必答。
 
「出生年月日?」
 
「45年8月1號。」
 
「好,我們裡面請。」確認過身分無誤後,丁耀堂將吳女士帶入檢查室中,按開關將鉛門關上。「衣服跟包包可以先放在那邊的床上,現在要做的是胸部X光檢查,身上不能有任何金屬物質,請問剛換衣服時有將內衣脫掉嗎?」
 
「有脫了,是說……為什麼不能有金屬物質啊?」將手上的東西放在檢查床上,吳女士猶豫的說出心中疑問。
 
「因為X光無法穿過金屬物質,如果身上有金屬物,那照出來的影像,會有部分身體組織被擋住而無法看清楚,所以在照相時需要換衣服,女性必須將內衣脫掉,如果男性的衣服上有拉鍊那類無法移除的金屬物,也會請他們換上檢查服,另外,項鍊最好也要拆下,不然就用嘴巴咬著項墜的部分,別讓它垂下來擋到就可以了。」
 
「喔~那我把項鍊拿下來,你等我一下。」吳女士伸手將項鍊解下,放進自己的包包中。
 
「請問一下近期內有懷孕的可能嗎?」
 
「沒啦!我都這把年紀了,不可能再生了啦!」揮揮手,吳女士豪邁的笑著說,相較於剛進來時的緊張情緒,現在已經放鬆不少了。
 
「好,那現在請妳站到這塊板子前面來,面對板子貼緊,將下巴抬高。」將片匣插入板子後方,丁耀堂一手略為扶著吳女士的背部,另一手調整著板子的高度,使板子的最高處可以讓吳女士抬高的下巴正好靠著。
 
「兩手向前環抱住板子。」站在吳女士背後,丁耀堂稍微抓著吳女士有些僵硬的手,指引她抱住有些厚度的板子。「現在幫妳戴個保護的東西,身體不要動。」接著拿起放在一旁的*鉛裙圈在吳女士的腰上。
 
「肩膀放鬆向前靠緊板子。」拍了拍吳女士拱起的雙肩,等她略為放鬆後,再從後施點力道,讓兩邊肩膀緊貼著板子。
 
「好,身體保持不動。」確認好位置都擺定後,丁耀堂走出檢查室來到內部空間,將鉛門關上,透過麥克風做呼吸指示。「現在請妳吸氣,吸飽閉住氣……」
 
"嗶──"按下面板上的按鈕,機器發出曝射時的提示聲響。
 
「好,可以正常呼吸,檢查結束,手也可以放下了,走時東西請記得拿。」將對外的鉛門打開,並來到吳女士身後幫她解下鉛裙,丁耀堂抽出放在板子後方的片匣說。
 
「這樣就好啦?阿那個X光片呢?」驚訝於實際檢查時間的短暫,吳女士不太放心的詢問。
 
「影像會直接傳到醫師的電腦裡,等妳回去看診時就會看到了。」
 
「這樣喔,謝謝你阿醫生,看你這麼年輕就這麼厲害,以後一定很不得了啦!」檢查一結束,吳女士的心情整個放鬆下來,一邊整理手上的東西,還不忘跟眼前的年輕人搭訕一下。
 
「謝謝,不過我不是醫師,是放射師。」
 
笑了下,對於被一些老一輩的人以"身穿白袍"就是醫師一事,丁耀堂已經習以為常了,雖然很多同事都認為,與其去糾正那些錯誤的認知,還不如將錯就錯,這樣在遇上難纏的病人時,會比較好應付一點,畢竟就是有些病患只聽"醫師"的話,而不聽放射師或是護士的話。
 
順利的送走吳女士後,他又接著照了幾個急診過來的病患,還有一般門診的單子,一直持續走進走出到下午三點左右,才比較有一點喘息的時間,值得慶幸的是,今天他顧的是專照chest的診間,相較於隔壁負責chest以外什麼都照的好人,他還是比較輕鬆的。
 
看了看手上只剩下兩張的單子,丁耀堂估算了一下,終於拿起電話撥分機號碼,通知謝醫師來做檢查。
 
「謝醫師,chest檢查式現在有空,你可以過來照像了。」
 
「好。」
 
七、八分鐘過後,他順利解決手上的兩張單,沒過多久謝醫師人就來了,穿著口袋裡放滿一堆東西的白袍,叮叮噹噹的聲響一路由遠到近的傳來,最後在他的身後停止。
 
「謝醫師。」
 
「嗯。」應了聲,謝醫師沒有多說什麼,很自動的開始脫下,他雖薄卻超重的醫師白袍,還有裡面白色襯衫口袋裡的筆跟領帶夾。
 
順手接過謝醫師脫下的白袍,丁耀堂忍不住舉了舉手上的袍子,他總覺得謝醫師的袍子有越來越重的趨勢,明明白袍也只有三個口袋,他真不知道謝醫師為何總是有辦法可以把袍子塞的這麼重?
 
「謝醫師,你袍子裡都裝了些什麼讓它變這麼重的?」
 
「……紅筆、藍筆、黑筆、立可白、尺、眼鏡布、衛生紙、記事本、便條紙、識別證、聽診器、一些零錢……大概就這樣吧。」很仔細的將白袍胸前口袋,一直到兩邊下擺口袋的內容物一一列出,謝醫師將拿出的東西跟解開的領帶,一起放在控制台旁的桌面上。
 
「這樣就已經過多了。」把手中的白袍打開披掛在椅背上,丁耀堂找出之前謝醫師健康檢查的資料夾,又多加進一組chest,順便將之前的影像打開看了看。
 
「左肺支氣管白白的很不清楚,所以我想再照一張確認看看。」看到呈現在螢幕上的影像,謝醫師解釋著。
 
「或許是因為你上禮拜感冒的關係。」將螢幕畫面跳回檢查狀態,丁耀堂抽出片匣往檢查室裡走。
 
「大概吧。」跟著後面進入,等丁耀堂將片匣放入、調整好高度後,謝醫師動作熟練的將自己擺上板子,兩手向前抱住、肩膀也緊緊貼著,就等放射師幫自己套上鉛裙。
 
「你會不會太自動了點?」看著一切準備就緒,只欠鉛裙的標準姿勢,丁耀堂只好很認命的拿起一旁的鉛裙,準備幫人戴上。
 
「嗯?又不是不知道要怎麼擺,難不成你還要對我講解整個檢查流程跟注意事項,然後幫我調整姿勢嗎。」沒有移動位子,謝醫師依舊維持著抱住板子,下巴抬高的姿勢,看著前方的牆壁說。
 
「吳女士是你的病人。」
 
「檢查單上清楚KEY著我的名字。」
 
「謝醫師,」輕輕放下手中的鉛裙,丁耀堂來到謝醫師身後,趁著對方毫無察覺,又沒有動彈的情況下,兩手抓住眼前,總是隱藏在白袍底下的腰身。「吃醋了?」
 
「呃!」
 
遭受到突如其來的攻擊,謝醫師在被抓住腰身的同時混身一震,大力的晃動了一下,原本緊貼板子的身體也下意識的離開,但還沒有退開多少,就被從身後壓來的胸膛推靠回去。兩手環繞在謝醫師的腰上,丁耀堂全身緊貼著謝醫師的背面,而謝醫師則貼著檢查用的板子。
 
「你….你…現在是上班時間!」無法維持住原本的標準姿勢,謝醫師收回抱著板子的雙手,改用來扳開纏在腰上的手臂,難掩慌張的小聲斥責。
 
「我是在上班阿,幫謝醫師你擺位。」丁耀堂一派輕鬆的回說。
 
從別人眼中看來,如果沒看到那環繞在腰上的手,確實他的動作就像一般放射師在幫受檢者擺位那樣,畢竟在臨床上,他們也會扶著受檢者的腰部調整姿勢、扶著臉調整臉部角度、扶著大腿移動到正確的位置……等等的,會有很多肢體上的接觸是無法避免的。
 
當然,平常時候在面對受檢者時,一切的行為都是以專業為前提,所以並不會有多餘的感情流動,但現在就不一樣了,對丁耀堂而言,謝醫師可不是一般的受檢者,所以並不適用於一般的情況。
 
「放手,被人看到怎辦!趕快照完我還要回去看影像。」礙於上身被壓在板子上,動作被限制住的關係,謝醫師試了幾次都無法將騷擾受檢者的鹹豬手拔開,只好放棄自力救濟,改以口頭勸說。
 
「吃醋了?」
 
「………」
 
「你跟那個吳女士吃什麼醋?她不過是一般的受檢者,只是看她太緊張了,所以我才跟她多說了點話。」輕輕將下巴靠在謝醫師的肩膀上,丁耀堂將雙唇緊貼著逐漸發紅發熱的耳背,小聲解釋著。
 
「………」
 
「怎麼不說話,還沒消氣嗎?」
 
雙手或輕或重的按壓著謝醫師的腰部,丁耀堂深深覺得,可以不用隔著一層白袍觸摸的感覺特別好,雖然把手伸進白袍裡時也有不同的樂趣,但還是像現在這樣,脫下白袍的同時也脫下工作,讓他更能感受到兩人的溫度。
 
貼著耳背的唇順著耳廓一邊親吻一邊向下,直到含住那被熱氣薰的紅通通、熱呼呼的耳垂,感受到懷中的人因為自己的大膽舉動而全身僵硬,他有股油然而生的優越感,畢竟醫師這職業本來就有種高人一等的感覺,雖說他並不怎麼在意這樣的階層感,但在這種時候倒是意外的能添加點情趣,通常都是"醫師穿白袍壓倒俏護士"的劇情,現實生活卻是"俊醫師穿白袍被放射師給壓倒",光是想像那畫面他都覺得有趣。
 
「丁耀堂!你到底要壓著我多久,還要不要工作阿!?快點照完,我晚點有個會議要開。」充分感受到身後刺人視線的危險,謝醫師連忙在某禽獸正式發情前制止。
 
不管怎麼說現在是上班時間,而且檢查室外人來人往的,對內鉛門既沒有關上,旁邊又有一大片的透明鉛玻璃可以看到裡面,他們還就這麼大辣辣的一直貼在一起,這時間不光是擺位了,要是動作快一點,搞不好都可以照掉兩個病人了,要是讓他看到,那就是怎麼看怎麼可疑,實在太危險了,要趕快分開才行!
 
「開會?你不會又要開到很晚吧?我就不懂為何醫師總有一堆會要開。」不太高興的又被通知某人要開會,可能無法陪他一起用晚餐的消息,丁耀堂雖然不想放手,卻也知道再這樣下去,會有被人發現的危險,只好將身體挺直不再壓著謝醫師,環在腰上的手也慢慢鬆開。
 
「今天應該不會太晚,但晚餐可能……」有些心虛的低下頭,謝醫師知道自己已經連續開了將近一個禮拜的會了,但最近醫院的事情特別多,他也無法不出席,只能一直委屈丁耀堂自己吃飯。
 
「晚餐,我等你回來再一起吃。」伸手拿來一旁的鉛裙幫謝醫師圍上,丁耀堂十分堅決的決定。
 
「我怕又待到很晚,你還是自己先吃吧。」自動將姿勢回復成標準樣子,謝醫師兩手向前環抱住板子,並將頭往後仰好讓下巴抬高。
 
「答應晚上陪我,不然我就親下去了。」從後方抓住謝醫師抬高的下巴,丁耀堂不斷將臉湊近威脅著,仗著身高上的優勢,他可以輕易的低頭看著頭往後仰的謝醫師,當然,以這位置要親下去也是相當方便的。
 
「你……放手!」忍不住脹紅了臉,謝醫師很絕望的發現,自己又在不知不覺中,被那名"溫柔又熱心的放射師"給壓到無法動彈。
 
「謝醫師,晚上陪我?」由上往下貼近,丁耀堂將兩人的距離縮減至鼻頭相碰,十分愉悅的磨蹭著。
 
「……知道了,我會盡早回去,這樣可以了吧?」無奈的投降,謝醫師深深覺得,自己真不該挑丁耀堂負責的檢查室重照片子,雖然就算去別間,那人似乎也會想盡辦法跟來的樣子……
 
「很好,待會記得吸飽氣然後閉住氣喔。」丁耀堂在聽見想要的回答後,一臉溫柔的笑著說。
 
「知道了,丁放射師……嗚嗯!!!?」
 
結果,謝醫師終究還是被丁放射師給親了,在上班時間,內外走廊都是人來人往的檢查室裡,還要是火辣辣的那種法式熱吻。
 
從謝醫師一進檢查室,光擺位就花了兩個受檢者的檢查時間,再加上舌吻花費了一個受檢者的檢查時間,還有額外的脫衣跟認真操作,也花費了一個受檢者的檢查時間,加起來總共耗時了四個受檢者所花費的時間。
 
看樣子受檢者口中,丁放射師的溫柔又熱心,並不只針對過於緊張的吳女士而已,就連自己科內的謝醫師來補照張片子,他也是溫柔又熱心的照顧有加,實在是放射科裡的好榜樣。
 
 
備註:
*chest 胸部X光攝影。
*鉛裙一種防護道具,在做某些部位的X光檢查時,會圍在腰部用來阻擋生殖器官接受到輻射線照射,會依各家醫院的規定而決定使不使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