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李醫師X蕭護士

「早上的診還有三位,下午目前有七位是事先約好的。」
 
翻閱著手上的預約單,蕭護士索性放鬆站了一早上的身體,靠在牆邊休息著,身上純白乾淨的護士服,甚至要比白色粉刷的牆壁還亮眼,這是蕭護士的一大特色,不管一天工作下來,身上的護士服沾染到什麼難洗的東西,他都有辦法帶回家去弄乾淨,隔天來時整套護士服又跟新的一樣,簡直比醫院負責清理床單衣物的單位還要專業。
 
「腳酸的話就坐下來休息,反正離下一個診還有些時間。」李醫師看著黏在牆壁上的蕭護士說,順便用手拍了拍病患在看診時坐的圓形轉椅。
 
「不了,我去叫下一位先進來,這樣中午才能早點休息。」挺直身體,蕭護士伸手拍了拍剛才靠在牆上的背部,打開看診室的門,準備去等候區叫下一位病人。
 
「蕭護士,哪天試著穿白色短裙如何?我想那一定很襯你的美腿。」李醫師看著蕭護士下半身寬鬆的白色長褲,很認真的說。
 
「………李醫師。」停下剛跨出門檻的步伐,蕭護士慢慢將視線從門外的等候區,轉回李醫師的臉上。
 
「嗯?」一邊看著蕭護士,李醫師很愉快的在心裡幻想著,純白護士短裙在眼前人身上的樣子。要是真能看到該有多好,一定很令人食指大動。
 
「老子他媽的是男人不是女人。」迅速的回過身,一手扯住李醫師的領帶,迫使李醫師上身往前傾,蕭"男護士"一臉凶惡的向下睨視著某無腦醫師。
 
「我當然知道你是"男、人",畢竟昨晚才剛親身確認過不是嗎?」絲毫沒有被對方想殺人的氣勢壓過,李醫師相當冷靜的,嘴角還掛著笑容,慢慢的解釋著。「只是,我想跟穿護士短裙的你做愛而已,光想像都讓人忍不住性奮,改天來試試吧?」
 
「@%#X*@&…….幹!你個變態醫師,就不要哪天性騷擾病人,被告到吊銷執照!」因為全身起雞皮疙瘩而被迫放開手中的領帶,蕭護士像遇上色狼一樣,脹紅著臉光速向後退,直到碰到門板為止。
 
「這你放心好了,我會性騷擾的對象,就只有你一人而已。」整理著自己被扯歪扯懶的領帶,李醫師一派輕鬆的往後靠坐在椅背上,臉不紅氣不喘的,像剛才那些性騷擾的話,不是從他口中說出的一樣。
 
「......我要去叫病人了。」用手冰鎮著自己發熱的臉頰,蕭護士火速逃離現場。
 
他發誓逃跑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最後那句像是告白的話,讓他害羞的無地自容,他只是覺得再這麼待下去,那色狼只會得寸進尺的騷擾他,不會有停止的時候,而現在可是上班時間,他們倆都必須要認真工作才行。
 
沒錯,能夠方便工作才是最重要的,什麼該死的護士短裙,他們之不知道穿那工作有多不方便阿!根本就只是為了滿足,像那種色狼的變態心裡才研發出來的吧!?他看醫院的女護士,也沒多少人會真的穿那件短裙上班,更何況他可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阿!
 
腳步加快的來到等候區,蕭護士看了手上的門診時間表,請下一位病人提前進去看診。
 
「許春美小姐,請裡面看診。」
 
「來了~」伴隨著蕭護士的叫喚,許春美小姐姿態嬌柔(做作)的起身,看上去氣血飽滿、聲音宏亮,就不知道是哪裡有問題,要來掛家醫科的門診了。
 
「哎呀!李醫師,好久不見了吶~」
 
動作靈活的奔向看診室,許春美小姐像是玩大風吹在搶位子那樣,快狠準的一屁股坐在黑色圓形轉椅上,雙眼閃亮亮的盯著李醫師,還不停將椅子往前移,恨不得整個人貼上去,照這樣的舉動看來,就算原本不清楚的也知道了,看樣子這位許春美小姐相當喜歡李醫師。
 
「許小姐妳好,我記得妳上禮拜才來過,今天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禮貌性的點點頭,李醫師不著痕跡的將自己往後移了點,避免跟許小姐離的太近,臉色也瞬間冷了下來。
 
眼前這位許小姐預約他的門診已經長達兩個月了,每個禮拜都會固定來報到,偏偏除了第一次是真的感冒外,其他五次都健康的很,看診時卻又一直說她哪裡、哪裡不舒服,或是胸悶、心痛的,硬是要扯一大堆症狀出來,但真的要替她安排精密一點的檢查,卻又堅決的說沒有必要,一、兩次下來還可以忍受,但到現在他實在很難這位老是裝病來掛診的"病人"有好臉色。
 
迂迴的暗示他試過了,結果是一點用也沒有,於是他只好明白了當的,要許小姐別再裝病來浪費醫療資源,沒想到天兵許小姐竟然回他說。
 
「要不浪費醫療資源的話,很簡單阿~只要李醫師跟我結婚,你就可以在家裡幫我看病,這樣我也不用來醫院看診了!」
 
……….他實在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了。
 
「李醫師,這位是?」許春美小姐很不禮貌的用食指指著站在一邊的蕭護士。
 
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因為沒有女性護士的陪伴,所以現在看診室的門是開著的,如果到時真需要有觸碰或是掀衣的檢查,蕭護士就會去其他診間,請女性護士過來幫忙,同時把門給關上,這是為了保護女性病患而實施的措施,舉凡醫院、診所都會注意到的細節。
 
「這位是蕭護士。」
 
「耶?男護士阿~很少見呢!長的挺帥的,被兩個帥哥包圍真好~」許春美小姐繼續犯花癡,還不斷上下打量著蕭護士,然後再回過頭去跟李醫師做比較,像菜市場在挑雞鴨豬魚那樣,讓被看的兩人渾身不舒服。
 
「咳、許小姐今天哪裡不舒服嗎?」看到蕭護士的身上黏著不屬於自己的視線,李醫師的心裡更加不高興了,連帶詢問的口氣也更加淡漠。
 
「喔~李醫師,人家胸口還是很悶,心臟也會不時的抽痛~」捧著自己的胸口,許春美小姐以緩慢確實的動作解開外套釦子,兩手往外一剝,艷紅色的緞面深V無袖短洋裝,出現在長大衣下面。
 
似乎嫌這樣的視覺衝擊還不夠,許春美小姐將長大衣放置一旁的檯子上,起身走向靠牆的診療床,整個人半趴在床上,擠出深邃的乳溝,由下往上可憐兮兮的看著李醫師,嘴裡還一直無病呻吟著。
 
「那個……許小姐,現在是問診時間,麻煩妳回位子上坐好。」蕭護士終於看不下去出聲制止,邊說還邊狠狠的瞪了李醫師一眼,似在控訴某色胚醫師,不但完全不制止病人的超過行為,還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
 
「………」接收到酸溜溜的視線,李醫師感到相當無奈,他當然知道蕭護士現在在想些什麼,但礙於許小姐還在現場,就算再怎麼討厭那位花癡,基於道德他還是不能多說什麼。
 
「李醫師~你不來幫人家看一下嗎?」繼續巴著診療床不放,許春美小姐完全不理會蕭護士。
 
「不用看了,跟上次是一樣的症狀,我再把藥效加強一點,改用其他藥看看。」
 
一眼也不施捨,李醫師專注的看著眼前電腦螢幕,手指快速敲打著鍵盤,沒幾下處方籤的欄位上就多了好幾條英文藥名,雖說是開藥,但知道的人一看就會發現,處方籤上的內容,其實也不過是一些維他命什麼的,畢竟許小姐根本就沒有病痛,所以李醫師也無法真的開什麼藥物給她。
 
「李醫師,你看都不看人家,怎麼知道痛的地方是不是一樣?」許小姐繼續無病呻吟。
 
「………」蕭護士徹底沉默,但臉色卻越發難看了。
 
「既然許小姐不信任我的醫術,那從下次起就去掛其他醫師的診吧!」李醫師語氣生冷的說著,他其實非常想這麼做,無奈科裡的同事似乎都知曉許小姐這號人物而紛紛閃避,一點同事愛都不給他。
 
「耶?人家絕對沒有不相信李醫師!我才不要去掛其他人的門診呢!!李醫師你不可以拋棄人家~」半秒從床上下來,許春美小姐乖乖坐回椅子上,就怕李醫師真的把她轉給其他醫師。
 
「既然如此,今天的看診結束了,請早點回家休息吧。」將許春美小姐的醫囑單從電腦中送出,李醫師很快下了驅逐令。
 
看了眼蕭護士的臉色,李醫師深深覺得,要是再不把這麻煩的花癡給趕走,他待會就有得受了,蕭護士生起氣來雖然不會太激動,但單方面的冷戰會持續很久、很久,久到他必須不斷挑戰自己的"禁慾"紀錄,實在太傷身了,所以當務之急,就是馬上送走這隻花癡,再來處理蕭護士。
 
又花了一點時間,好不容易送走許小姐後,趕在蕭護士衝出診間前,李醫師馬上將看診室的門關上。
 
「走開,我要去叫下一個病人。」蕭護士臭著一張臉說,雖然曾經耳聞過,也聽李醫師提過,知道這一切都是那位許小姐的問題,但當自己親眼目睹時,還是忍不住要生氣,如果不是某人刻意拈花惹草的,他就不信許小姐真會花癡到這種地步。
 
「我跟那花癡一點關係都沒有,你不要誤會。」沒有讓開的意思,李醫師解釋著。
 
「這麼急著解釋?可見你心裡有鬼。」
 
「我是怕你誤會又要跟我冷戰。」無奈的嘆了口氣,李醫師擁手指揉了揉自己的額角,他都覺得腦壓要過高了。
 
如果今天許小姐是一般病患,那他還可以請警衛處理,或是通知掛號櫃檯多加注意,有其它許多方針可以應付這種浪費醫療資源的人,但她卻偏偏很不一般,這是在第四次看診忍無可忍,李醫師向上頭訴苦時得知的,許春美小姐是醫院許董事的女兒,所以就算她是來亂的,也不能請人把那位千金給抬出去。
 
「李醫師阿,你就多擔待點吧!搞不好磨久了,你們真的生出感情來了,也是一件美事阿!」這是當李醫師向上反應時,家醫科趙主任拍著他的肩膀,萬分同情的說詞。
 
要是能甩開那花癡,就是加班加到死他都可以不要一毛加班費!
 
「…………」
 
「那花癡是許董事的女兒,雖然很想,但我不能拒絕看她的診。」
 
「………..」
 
「不要生氣,好嗎?」眼見蕭護士有軟化的趨勢,李醫師見機不可失,乾脆將看診室的門鎖上,上前一把抱住對方,低姿態的懇求。
 
「其實我也沒生氣,只是看了很不爽而已。」聽到李醫師難得的哀求語氣,蕭護士原本酸溜溜的心情很快大好,僵硬的身體也放鬆靠在李醫師身上,反正門都鎖上了,沒人看到,休息一下也無妨。
 
「嗯,下次那花癡再來,你就跟其他護士換一下吧,免得看了心裡不舒服。」抱著蕭護士移動到診療床上,李醫師先自己坐上床,再讓蕭護士坐在自己的兩腿之間,從後環抱著他。
 
「哼、我要是不在,哪天你被她強暴了誰來救你?」嘲笑著,蕭護士可不會忘記那花癡趴在床上,一臉饑渴死盯著李醫師的樣子,好像下一秒就會撲過去一樣,害他緊張了好久。
 
「呵、也是,那我的貞操就交給你保護了。」
 
「你這色狼有貞操?笑話!」
 
「誰說我沒有了?我的貞操不就是給了你嗎,蕭護士。」在蕭護士的臉頰上親了幾下,李醫師開心的笑著。
 
「最好是你給我啦!明明就是我………阿幹、我什麼也沒說。」被突如其來的偷襲嚇到,蕭護士不甘示弱的反擊,卻一時沒多想而說錯了話,只好懊惱的摀住自己的額頭。
 
「我知道,你的貞操是給了我,從第一次到現在,一直都是我的,下一次、下下一次,往後的每一次也都是給我的。」臉不紅氣不喘的,李醫師總是能將這些赤裸裸的話語輕易說出,搭配上他清秀的書生外貌,實在是怎麼看怎麼邪佞,讓蕭護士每次都被堵到說不出話來。
 
「媽的!你變不變態啊?小心我告你性騷擾!」反射性摀住自己發紅的耳朵,蕭護士掙扎著想從床上下來,卻被李醫師緊緊抱住腰,而無法如願。
 
「去告阿,反正我這輩子只會騷擾你一個,專屬於我的蕭護士。」知道"出口成髒"是蕭護士害羞的表現,李醫師故意將自己緊貼著蕭護士的背部,嘴巴靠在蕭護士的耳邊,一字一句慢慢的說著。
 
「幹!噁心死了,給拎杯閉嘴!」
 
「蕭護士,下次記得穿護士短裙跟我做愛。」在性騷擾人時,不忘提醒一下自己的渴望,李醫師滿肚子幻想的說。
 
「媽的,就跟你說老子是男人了,你他媽的重聽還是失憶阿!?」蕭護士更加"害羞"的表現,摀著雙耳對地板叫罵,死都不肯轉頭去看李醫師。
 
「好吧,那不要短裙,只穿護士上衣,下面全裸,如何?」折衷的換個願望,李醫師退一步說。
 
「………這麼愛短裙跟裸奔你不會自己去喔!你個死變態醫師!!」下面全裸是什麼?!他當護士服是圍裙阿!?
 
「你穿短裙跟裸奔比較好看,我不適合。」這倒是真心話,雖然蕭護士是屬於陽光運動型,但他第一次覺得有男人會這麼適合穿護士服,害的他上班老是不認真,只會一直盯著蕭護士在心裡幻想……就像現在這樣,忍不住想動手碰他。
 
「媽的!你手現在在摸哪裡!?」查覺到原本環在腰上的手正往下潛,蕭護士錯愕的瞪著,擺在不該擺的位置上的李醫師的手。
 
「你身為男人的"證明"。」直接將手伸進白褲跟內褲裡,李醫師動作熟練的握住蕭護士的"證明",開始上下搓揉著。
 
「幹!上班時間你碰我的"證明"幹嘛!?」想將人推開,偏偏身為男人的證明與弱點卻又落在他人的手中,蕭護士就是想動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瞪著那隻熟到不能再熟的手,然後拼命抑制湧上全身的燥熱。
 
「幫你消消氣。」加入另一手將褲子往下拉,使"證明"完全裸露出來,沒有理會蕭護士的掙扎,李醫師進行著手上的作業,專注的跟幫病人看診時一樣。
 
「消你個頭!把手拿開………阿嗯!」伴隨著越來越快的圈弄,蕭護士的證明十分爭氣的抬頭,一波波快感也在李醫師的手下迅速累積。
 
「看樣子你還很"生氣"呢,我會很快,不會打擾到下一個門診時間的。」看了夏一氣呵成的證明,李醫師相當愉悅的說,一邊加快手上套弄的速度跟力道。
 
「快......哈阿、嗯……太快了,慢點………」
 
承受不住過多的刺激,蕭護士只要一想到現在還是上班時間,外面還有一堆病人在等著看診,身為護士的自己卻跟醫師關在看診室做這種事,羞恥心跟身體的敏感度就急速上升,下身不過被李醫師碰個幾下就整個都濕了,或許他現在該慶幸褲子早已被拉下,如此一來,純白的褲子就不會被"自己的體液"給弄髒。
 
「不能慢,上班要把握好時間才行。」惡劣的欺負著蕭護士,李醫師非但不減緩,反而更加快速的刺激著手中的證明,直到蕭護士達到高潮為止。
 
「阿阿…….你、你……你給我記住……嗯!」身體突然緊繃,一陣哆嗦下,蕭護士完整的展示了"男人的證明"全過程,靠著李醫師靈巧的手指。
 
「蕭護士,下次請記得穿護士裙或是裸下半身來報仇。」寵溺的吻了吻蕭護士的髮鬢,李醫師挑釁著說。
 
「幹……李醫師你等著只穿醫師白袍裸奔吧……」蕭護士氣虛的反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