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李醫師的聖誕禮物

12/2418:45
 
「李醫師,這麼晚了你還不下班嗎?」
 
「我今天值夜班。」手上拿著剛從外面便利商店買回來的咖啡,李醫師在醫院大廳,跟換回私服準備下班的蔡護士攀談。
 
「今天職夜班?平安夜耶~你這樣小心女朋友生氣喔。」
 
「不會的,"他"一向很能體諒我的工作,倒是妳還是快點回去吧,不然老公可是會生氣的。」
 
「阿、都這麼晚了,那我就先走了,聖誕快樂~李醫師。」笑著揮揮手,身為已婚婦女的蔡護士,一邊看著手錶上的時間,一邊離開醫院大門。
 
月亮高高的掛在天上,醫院外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室外溫度只有十度上下,路上的行人都身穿大衣,外加毛線帽跟圍巾當保暖配件,有些甚至連手套都出動了,拜這波的強烈寒流所賜,今年的聖誕節可說是過得相當有氣氛,雖然依台灣這樣低緯度的國家,要在平地下雪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要是聖誕節穿著"短袖"渡過,那也真的太沒情調了,雖說南半球的國家,確實是夏天在過聖誕節的。
 
手拿熱咖啡回到值班室裡,不小的空間在白天還塞滿了一堆白袍,現在卻空蕩蕩的,跑的一個都不剩,同事們幾乎都在五點半準時下班,一群人不是忙著去約會,就是回家和老婆小孩團聚,說真的,李醫師敢打那些人當中,真正信基督的絕對沒幾個,就不知道耶穌生日,他們"道教"的在跟人湊什麼熱鬧?
 
「雖然我也不信基督,但今年的聖誕禮物……確實令人期待。」喝了口手中的熱咖啡,李醫師坐回位子上,繼續處理手中的病歷資料,等待午夜聖誕節的到來。
 
 
12/2423:30
 
陸續處理了幾個病人資料,中途還順道去探視了下住院的病患,跟同樣值夜班的醫師、護士閒聊,跑去急診室幫忙處理,吃太多聖誕大餐導致嚴重腹瀉的病患……等等的,待李醫師將最後一份文件整理好時,牆上的時鐘指針,也逐漸來到12點的位子。
 
拿起桌上的電話直撥分機號碼,鈴聲響了兩下就被人接起。
 
「平安夜就快過了,不知聖誕老公公把要給我的禮物準備的如何了?」
 
「去你的聖誕老公公!那老頭最好會準備禮物給你這種變態。」
 
「喔、既然聖誕老公公沒空,那你只好自己準備禮物了,記得要準時送到喔!」
 
「媽的、你這該死一千萬次的死變態!不要臉!!」
 
"喀擦!"電話被掛斷。
 
笑著將話筒掛回電話座上,伸了下懶腰,李醫師站起身來走到窗戶邊,向外看著冷清的街道,雖然醫院本身沒什麼聖誕氣息,像是掛號費打折這類的優惠,周圍又是沒有熱鬧商家的荒涼地帶,但好歹也在大廳放了棵掛滿裝飾的大聖誕樹,來彰顯這個逐漸入侵東方人大腦的節日。
 
其實他一開始對於聖誕節,完全沒有什麼特別的觀感,聽別人說這是情侶必過的節日,但他跟蕭護士卻對這無感,倒是對於每到這時間,就沒人想值夜班這事比較有感覺,所以每年幾乎都是他們自願留下值夜班的,雖然累了點,不過好處是有些人願意用休假來交換這天的夜班,所以他也就很乾脆的換了。
 
不過對於今年的聖誕節,就有些不一樣了,在觀感上多了些期待,至於原因呢?就要追溯到昨天晚上,他跟蕭護士於晚餐後,在家無聊打電動時,不經意產生的賭局──
 
大體來說,就是比電動在十局戰役下來,誰砍殺的敵人數比較多,贏的一方可以對輸的那方提出任何要求,又正好隔天就是平安夜,再加上兩人都要值夜班的關係,所以最後就決定,午夜12在內科辦公室"兌現",正好也可以當做給對方的聖誕禮物。
 
 
12/2423: 55
 
距離平安夜結束、聖誕節的到來剩下五分鐘,蕭護士強壓下滿到快要火山爆發的羞恥心,大概從十分鐘前,就一直站在辦公室門外,一面緊盯著牆上時鐘的時間倒數,還要不斷留意走廊上是否有人經過,相較於他緊張的心情,李醫師卻依舊悠閒的站在窗邊發呆,實在讓他很想殺之而後快。
 
快了快了……剩沒幾分鐘了……
 
蕭護士在心裡算著,然後又忍不住低下頭看了下自己,半秒後滿臉通紅的抬起頭來,咬牙切齒的盯著時鐘,順便催眠自己這只是一場夢,他只是願賭服輸而已,絕對不是敗在那變態醫師長久以來的期待之下,等12點過後給那變態禮物完,他就可以回歸正常了。
 
看了下時間剩下一分鐘,蕭護士深深吸了口氣,抱持著"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心理,偷偷壓低姿勢潛入辦公室,也幸好辦公室都放滿了隔間,所以他只須蹲低一點,就可以完全掩蓋住自己的身影,接著再順著隔間從邊邊靠近,一路來到李醫師身後。
 
"噹~噹~噹~"零點鐘聲響起。
 
 
12/2400:00
 
「聖誕快樂。」蕭護士從背後緊緊環抱住李醫師,準時在約定好的時間"兌現"了聖誕禮物。
 
「聖誕快樂,我還在想你哪時才要進來呢。」側頭看著身後的蕭護士,李醫師打趣著說。
 
從蕭護士抵達辦公室外時他就知道了,只是為了給送禮者一點心理準備,所以他才很體貼的等到約定時間,等到蕭護士自己走進辦公室,等到零點的鐘聲響起……
天知道他有多想衝出去,然後提早把人給拖進來,這十分鐘簡直是折磨。
 
「蕭護士,就像我之前說的那樣,你有一雙美腿呢……」因為某人從背後把自己"抱的緊緊"的,李醫師在無法轉身的情況下,只好先低頭掃視著蕭護士纖細的雙腿好養養眼。
 
大半時間都被包裹在寬鬆白長褲下的腳,不同於以往的難以窺視,從腳踝一直露到大腿的三分二處,勻稱的小腿順著流暢的線條往上到大腿,直至隱沒在白色裙襬之下,膚色絲襪的長度只到大腿一半,讓一小節大腿肌膚直接暴露在空氣之中,絲襪上層還滾有一截黑色的蕾絲花邊,跟沒被絲襪覆蓋的白皙肌膚形成強烈的對比,那是一雙對李醫師而言,十分具有殺傷力的美腿。
 
「幹!不准看,你這變態醫師!」感受到熾熱的視線,即使沒有正面看到李醫師的臉,蕭護士也不難猜出,李醫師是用怎樣的神情在看著自己,於是羞恥心再次蔓延開來,把蕭護士的臉頰、耳根燒的火紅。
 
「蕭護士,你不打算讓我看一下"禮物的全貌"嗎?」大概是欣賞美腿夠了,李醫師抬起頭來,抓住蕭護士環抱住自己的雙手詢問,順道毀滅了蕭護士心中,才剛燃起的逃跑的希望。
 
「………..」
 
該來的還是跑不掉,蕭護士內心一百萬分掙扎的,將環住李醫師的力道一點一點的放鬆,直到兩手呈現虛圈著的狀態,李醫師才抓著蕭護士的手,轉過身來面對著他。
 
「恩、相當適合你呢,難怪人家都說護士是"白衣天使"。」
 
看著身穿"護士裙裝"的蕭護士,李醫師長久以來的願望,終於在今年聖誕節達成了,純白的護士連身短裙,合身的套在蕭護士修長的身型上,位於胸前斜一邊的排釦被一個個釦好,短裙的長度只足夠覆蓋到大腿的三分之一,再加上有黑色蕾絲邊的絲襪,腳上則是穿了蕭護士自己的純白護士鞋,最後還很貼心的,在頭上戴了白色的護士帽。
 
「就不知道你這變態從哪弄來這套衣服的,這裙子也太短了吧!?還有絲襪是怎樣,你叫一個大男人穿絲襪能看嘛!蕾絲弄得我超癢的。」
 
蕭護士抓了抓被蕾絲花邊騷擾的大腿肌膚,從換了這套衣服後,他一下要注意走光問題--雖然他覺得一個男人走光也沒啥好看的──,還要不斷把往下滑的絲襪拉回原處,然後大腿又被刺的很癢,讓他深深佩服一整年都穿著這套制服的,一些女性護士同仁們,不過他記得別人的裙子明明有長到膝蓋的,是因為身高的問題嗎?
 
「別抓,難得的氣質都跑掉了。」伸手抓住蕭護士把絲襪拉開正盡情抓癢的手,李醫師直勾勾的看著被刺激到泛紅的大腿肌膚,還有隱密在裙襬下的黑色部位,他可以理解不管大人小孩,都喜歡掀人裙子的樂趣在哪了。
 
「氣質你個鬼!喂、看夠了沒?夠了我要去換衣服了。」
 
「我幫你換吧……」緊盯著蕭護士的雙眼,嘶啞的嗓音自李醫師嘴裡發出,一字一句都充滿著慾望,籠罩住蕭護士。
 
「啥?喂......你少亂發情,這裡是醫師辦公室耶!等等……喂!」
 
下一秒,蕭護士被推至牆邊,雙手被緊緊抓住壓在牆上,然後、李醫師把舌頭伸進他的嘴裡翻攪。
 
「嗯嗯……嗚!?」手、有鹹豬手伸進我的裙子裡了!幹!
 
「啊!」被隔著內褲緊緊握住,蕭護士不由的叫出聲音。
 
或許是因為服裝、地點、時間的關係,不管是他還是李醫師,都要比以往來的興奮許多,才被吻了一下、握了一下,蕭護士的分身就毫不客氣的硬了,塞進一隻手的裙襬大大的隆起,其實只要輕輕一撩就可以看清全貌,但李醫師現階段還想多體驗一下這種,好像看的到卻又看不到的樂趣。
 
「舒服嗎,蕭護士?」一手抓住蕭護士硬挺的分身套弄,李醫師伸手將剛才動作中,弄歪的護士帽拿下,隨手丟在旁邊的地上。
 
「嗯啊、幹!」蕭護士表示,他對於這個問題感到十分害羞。
 
「嗯、放心好了,我會幹你幹到最後的。」李醫師親吻著蕭護士的耳垂,在他耳邊輕聲的說著,連帶加重手上套弄的速度,另一手將護士服的釦子一個個打開。
 
連身裙的護士服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即使將扣子全數解開了,也不會整件往下掉,像這樣胸前露出一大片,裙子被李醫師手上的動作,跟蕭護士的分身往上頂的情況下,實在是非常的秀色可餐,令人食指大動。
 
將手伸進敞開的護士服中,李醫師撫摸著前方挺立的胸尖,左右各搓揉了一下,便把陣地轉移到蕭護士敏感的後背,由腰背至臀縫處來回刮弄著,引來蕭護士不斷向前挺直腰身的反應,而嘴巴也沒閒著,又給了蕭護士一個濕熱的舌吻後,開始從側頸往下啃咬,一個個紅點逐漸蔓延開來,從脖子、鎖骨一路來到胸前的兩點,李醫師惡質的來回舔弄著,卻總是在一方的熱度聚集後就轉移陣地,讓蕭護士無論是哪一邊的乳尖都無法滿足。
 
「嗯啊、哈……幹、你不要……一直轉移陣地啦!」蕭護士整個人被硬貼在牆上,兩手環繞住李醫師的後頸,因為背部的刺激,而不斷將胸口貼近李醫師面前,下半身也輕搖著,配合李醫師手上抽套的動作。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在醫院做了………蕭護士在心裡如此催眠著自己。
 
「有哪裡不舒服嗎?蕭護士。」故意用看診時掛在嘴邊的問題,李醫師明知道,卻硬是逼著蕭護士自己說出口,這對他來說是一種情趣,他挺喜歡蕭護士一邊罵髒話一邊求自己。
 
「哼嗯、他媽的死變態……」被性慾折騰到連罵人的聲音都像是在撒嬌,蕭護士雖然神分了解李醫師的特殊情趣,卻總是難以自己說出口…幹!要他自己說出"乳頭想被吸"這種話,實在太羞恥了。
 
「你不說,我又怎麼會知道你哪裡不舒服呢?」十分有耐心的循循善誘著,李醫師舔吻著蕭護士位於頸部的大動脈,用舌頭感受那因為性事,而急速跳動著的脈搏。
 
「嗚……」蕭護士很掙扎。
 
「我這樣做你很不舒服嗎?」惡質的停下手上,愛撫著蕭護士分身的動作,李醫師將手邊工作全數停擺,只剩下唇舌來回弄著頸邊。
 
全身的刺激一下子抽離,蕭護士渾身無力的,喘著氣將頭往後靠在牆上休息,兩手依舊環抱著李醫師的頭顱,雙腳因為李醫師擠進來的身體,而被迫分開站好,卻又在一波波刺激下,下意識的夾緊男人的身體,如果不是因為李醫師一手還環抱著他的腰身,恐怕蕭護士早以攤坐在地上了。
 
「蕭護士,我在等你的回答呢。」
 
「哼、等你媽的咧!你就繼續給我等下去,在我沒回答前不准碰我,老子又不是肢體殘障了沒有雙手。」
 
待休息的差不多後,蕭護士雙手向外推開李醫師,把裙子直接掀開,露出大腿根部以及直挺的男性象徵,然後就在李醫師眼前,自己伸手握住有些沾濕的分身,像是在挑釁般的故意放慢動作來回愛撫著,先是伸到最下端用手掌握住兩邊的陰囊搓揉著,接著圈住分身根部由下往上來回磨蹭,在達到最頂端的蕈狀處時,還刻意停留了一陣子,用大拇指的指腹在最為敏感之處畫著圓圈,間或不時的用指尖擦過緩緩開闔的孔洞,讓手指沾上流出的體液,然後再將體液塗上分身,持續循環著剛才的步驟。
 
酥麻的感覺從手碰觸的地方開始蔓延至全身,蕭護士很久沒有動手自己DIY了,但對他來說這種活塞運動,其實由誰來做差別都不太大,只要覺得爽那就好了。一手進行著久違的活塞運動,另一手則伸進白袍之中,尋找到胸前的乳尖用大拇指跟食指捏住,開始上下搓揉著,有時還會向外拉扯幾下,增加一點刺激感。
 
「嗯哈、嗚……哼啊。」將眼睛閉上只用身體去感覺,蕭護士完全不理會李醫師,獨自沉浸在快感之中。
 
胸前的果實被磨擦到紅腫挺立,只要指尖輕輕刮過就會引起一陣顫慄,雖然另一邊的乳尖也一直渴望著被碰觸,心裡卻又捨不放開掌握著的這一邊,而腿間的慾望在經過活塞運動後,脹的比剛才更大、更硬了,火熱的高溫籠罩著蕭護士全身,汗水沾濕了耳鬢處的髮絲,順延著脖子一直滑落到胸膛,大腿也微微冒出汗珠,往下滑落至絲襪被吸收。
 
一切都該死的美好,他媽的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幹!大腿在這時癢什麼癢阿?老子雙手都沒空啦!好癢、超癢、特想抓的,剛才真應該先把絲襪給脫了。
 
「哼哈、呼……」慾望與搔癢不斷在腦中拉扯掙扎,蕭護士很認真考慮,到底要不要先停手把絲襪脫了再來?但是在這麼舒服的時候他又完全不想停下。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蕭護士?」就在這時,李醫師不知是看出了蕭護士心理的掙扎,還是已經忍耐到了極限,他主動開口詢問。
 
「嗯啊、正好……幫我把絲襪脫了。」張開因為多方刺激而充滿淚液的雙眼,蕭護士從朦朧的視線中看見李醫師,他正一派游閒的靠坐在,距離自己約兩公尺遠的桌上,雙手插在胸前,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嗯、剛才似乎還吞了口口水?
 
在聽到蕭護士的要求後,李醫師終於離開那張桌子,重新走回蕭護士身前,以十分緩慢的速度伸出一隻手,不是往絲襪的方向,而是摸上了蕭護士胸前的另一朵花蕊,將整隻大手攤開摸上,僅用大拇指指腹去逗弄乳尖,而其餘四指則時而收縮、時而放開的壓擠著胸部的肌肉,雖然蕭護士沒什麼胸肌,但結實又富有彈性的手感,捏起來還是很不錯的。
 
「啊啊、嗯……喂、先幫我把絲襪脫掉,癢死了!」一邊享受著李醫師的服務,蕭護士還是無法藉此忽視大腿處的刺癢感,而且絲襪又一直有往下滑的趨勢,讓他又想抓癢,又下意識的想把絲襪往上拉回,明明他是想脫掉的。
 
一隻手依然放在蕭護士的胸部上,李醫師將另一手摸上蕭護士發癢的大腿,試探性的摸了下,不知是因為發癢還是性慾,散發著高熱體溫的敏感肌膚,然後得到蕭護士一聲滿足的嘆息,看來他恰好摸上了正發情、不,是發癢的部位,接著再從發癢處往上摸至大腿根部,然後故意的在內側最脆弱的地方捏了一下,李醫師愉快的接受到蕭護士的怒瞪,外加一句髒話。
 
沒有再繼續刺激蕭護士,李醫師笑著將手再度往下滑,一直到摸到蕾絲邊緣,然後用手指緊緊貼著大腿肌膚,將指尖插入細縫中把絲襪撐開與大腿隔離,但卻遲遲沒有把絲襪拉下,反而是把手塞進絲襪跟大腿之間,盡情的在狹窄空間中游移,有時從前面捏捏大腿肌肉,有時繞到後面去以指尖刮癢著細嫩的肌膚,玩的不亦樂乎。
 
「啊幹!你到底脫不脫啊你!?我乾脆自己來算了!」
 
感受到比蕾絲絲襪更刺激的騷擾,蕭護士很悲劇的放開DIY到幾乎快射的分身,自己動手先將另一邊的絲襪整個往下拉至腳踝,但卻忽略了這動作如果不是蹲下,就是要將腳抬起來……所以蕭護士將腳給抬了起來,順利的把絲襪拉下,但卻再也放不下舉起的那隻腳,因為中間卡了李醫師的手肘,後者用一種計謀得逞的表情笑的十分奸詐。
 
「嗯、真是漂亮的風景,讓人忍不住想一口吃下去呢。」李醫師用手肘架著蕭護士彎曲的膝蓋,手一提刻意將腿抬的更高,歪著頭窺視裙底下赤裸的春光,雖然從這個角度無法看到隱藏在雙臀間的後穴,但還是讓人忍不著血脈噴張。
 
「媽的、放開…呀啊!」一腳被抬起後,為了維持身體的平衡,蕭護士只好用雙手抓著李醫師以穩住姿勢,其下場就是男人最脆弱的一點,被敵人給順手牽走了。
 
李醫師握著蕭護士的慾望,無預警的開始大力擠壓套弄,讓原本就快封頂的蕭護士忍不住尖叫出聲,雙手緊緊掐住李醫師的手臂,身體也不由自主的弓起,下腹部不斷傳來抽搐反應,熱源也不斷往下半身累積,身體不間斷的一直顫抖著,沒幾下後,蕭護士就感受到即將高潮的尿意,整個腦袋被慾望燻的熱烘烘的無法思考,現在不要說是蕾絲絲襪了,就是有急診CALL他他也停不下來,滿腦子只裝了想要射精的渴望,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精蟲上腦"吧?
 
「哈啊、呼……咿呀、啊啊──啊!!?」
 
「幹!給我放手、放手……咿──!」
 
就在蕭護士即將高潮的那一刻,挺直的腰身、腫大的分身,還有如電流般竄上全身的快感,不管是那一個都預言了下一秒應該感受到的解放,但是……李醫師非常不人道的,在最後一秒,用手掐住了蕭護士的分身根部,不讓他射精。
 
「這可不行,蕭護士既然身為護士,就要有服務大眾的精神,那有只顧著自己爽的,我可什麼都還沒吃到呢。」李醫師緊緊握住蕭護士的分身,直至射精的時機過去,才略微鬆開手,而後親了親蕭護士的臉頰,一臉無奈的笑著控訴,就不知道這算不算威脅。
 
「幹!要幹就來啊,是你自己不吃的,他媽的你再不讓我射試試看,老子下次就拿針筒捅死你!」蕭護士表示他現在非常、極度的欲求不滿。
 
「針筒太小了可滿足不了你的…"這裡"。」放開蕭護士略為軟掉卻依舊挺的精神的分身,李醫師將手自蕭護士的胯下往後伸,用食指跟無名指撥開臀瓣,將中指的前端插進後穴裡。
 
雖然先前的前戲都沒有關照到這個位置,但在長久的性愛經驗下來,後穴即使沒有事先開拓,也因為蕭護士情慾高漲的關係,穴孔呈現微微張開的狀態,內壁也早已分泌出一些體液,這讓李醫師的中指得以不受阻礙的長驅直入,不過施了點力就整根插進蕭護士體內,還受到內壁一收一縮的熱烈歡迎。
 
「不光是前面,連後面也很不滿足呢。」
 
「哼嗯、要做就快……啊!」
 
衝著蕭護士的快速行軍要求,李醫師很快的把第二根手指也塞進後穴之中,開始深進淺出的抽插著,而受到後穴的刺激,蕭護士的分身也非常爭氣的,又再度硬挺了起來,被充分做足前戲卻一直沒有獲得解放的身體,現在正處於一個格外敏感的時期,只要不經意的一個碰觸,都可以讓其燒出一把火焰。
 
「幫我把褲子解開。」或許是自己也被慾望燒到極限,李醫師的動作明顯比剛開始粗魯許多,貫穿後穴的手指很快的加到三根,手上的動作既快又大力,一直不斷的刺激著蕭護士。
 
難得聽話的蕭護士在接獲指令後,很快的動手解開李醫師的皮帶,打開、抽出、扔到一邊,接著是褲頭的鈕扣、拉鍊,然後最後是拉開內褲,讓同樣一觸即發的分身裸露出來,看來李醫師也忍耐了很久,在拉內褲時蕭護士摸到的是,一大片被體液染濕的深黑布料,而露出來的分身直到現在也還不停的吐著液體。
 
「我要進去了。」將手指抽出,一手架高蕭護士的腳,另一手扶著蕭護士的腰,李醫師將身體整個壓上蕭護士,使蕭護士的後背跟牆壁貼的緊緊的,然後將自己忍的幾乎要發痛的慾望,抵著不斷開闔、又濕又熱的後穴。
 
「嗯、快點,直接進來。」雙手環上李醫師的後頸,蕭護士期待著下一秒的快感。
 
沒有辜負兩人的期望,當李醫師一鼓作氣的插入到最深處時,蕭護士的內壁也緊緊收縮著,等待了許久的快感,讓兩人忍不住同時發出滿足的驚喘,在快感如電流般竄過全身時,還讓他們差一點就早洩了,幸好男人在有關這方面的面子時,是非常有忍耐力的。
 
「咬的真緊,你讓我很舒服呢,蕭護士。」滿足的將分身放在蕭護士體內,李醫師在進入後就停下動作,享受著被一陣陣吸咬的感覺。
 
「……喂、快動啊你。」感覺到自己的腸壁正不斷吸允著熱燙的慾望,蕭護士頓時覺得被侵犯的後穴像是要融化了一樣,濕熱的體液因為姿勢的關係正緩慢流出,有些順著他的大腿滑下,有些流至李醫師身上,剛才被進入的快感已過去,只留下又熱又濕又麻又酸的不爽。
 
「唉、難得氣氛這麼好,都被你給破壞掉了。」話雖這麼說,李醫師還是很盡責的將蕭護士的腿抬的更高,開始小幅度的搖者腰,輕淺的進出著。
 
酥麻酥麻的感覺從後穴傳來,雖然大腿被抬的有點痠,腰部也緊繃到不太舒服,但慾望還是戰勝了一切,懶得再跟李醫師做唇槍舌戰,蕭護士為了得到更多,開始搖著腰迎合李醫師的抽插,還不時攪緊、放鬆後穴的肌肉,讓進出的陰莖接受到更多的刺激。
 
「啊嗯、啊……再快點、用力點。」一邊催促著,蕭護士鬆開抓著李醫師的手,往下潛握住自己的分身套弄,情到濃時還附上了香吻,唇舌交纏之際還要忙著喘氣跟呻吟,好一個熱情又忙碌的聖誕夜,都快要比值大夜班還辛苦了。
 
逐漸的加快速度,從原本的輕搖慢磨到現在變成用力的頂撞,從後穴中退出一部分的分身,即使在長時間的煎熬下依舊硬挺火熱,先是抽出、輕搖了下腰身,之後再深深插入,直達最深處的那一點,李醫師喘著氣一次又一次的在蕭護士體內衝刺,每當摩擦到敏感點時就會短暫的停下,然後感受那被緊緊吸住的快感,再接著下一次的抽插。
 
結合的部位高熱的像著火一樣,原本就不具容納功能的後穴被完全開發,正貪婪的吸咬著男人的陰莖,每當李醫師要退出時,內壁便緊緊收縮挽留著,當他要進入時,則放鬆讓阻力達到最小,隨著時間跟熱度的提升,一次又一次的加快磨擦速度,讓兩具身體交纏的更加緊密,即使沒有其他的支撐點,蕭護士的另一腳也在激烈的性愛之中,緊緊勾上李醫師的腰,將其不斷的壓向自己不讓人離開。
 
「啊啊、哈……嗚嗯!」前列腺被狠狠磨擦著,蕭護士緊緊抱著李醫師,弓起身體顫抖著,相較於剛才單純的活塞運動,這種雙管齊下的性愛,更是讓他舒服到不知今夕是何年。
 
「哼嗯、蕭護士,可以射在裡面嗎?」顯然快要達到頂點,李醫師在急速的有氧運動下,抽空問了句。
 
「啊、幹…當然不行、啊嗯……」
 
「但我沒戴套子,所以只好麻煩你充當一下了。」李醫師無良的說。
 
緊接著,沒給蕭護士反駁的時間,他將雙手手肘都穿過,蕭護士纏在他腰上的兩腳膝蓋,緊握著蕭護士的腰身,開始賣力的做最後衝刺。被磨擦到發紅的內壁不停的受到刺激,開始毫無規律的急速收縮著,原以為身體已經不能再承受更多了,但另一波更加強烈的刺激,卻將他撞的腦中一片空白,就連要罵人的話語也說不出口,只能不停的叫出聲來,以紓解體內太多的快感。
 
被不斷收縮的內壁緊緊包圍住,李醫師在最後一次挺進時,加重力道讓慾望挺進到更為深入的地方,重重的壓在敏感點上,然後在蕭護士的叫聲中,釋放出熱燙的精液,下一秒、就在耳邊聽到一聲像是在撒嬌般,滿是埋怨的"幹"。
 
「哈嗯、哈……呼……幹!我說過不要射在裡面。」
 
「嗯,我也說了沒戴套子。」享受著高潮過後的溫存時間,李醫師不停在蕭護士的臉上,留下一個又一個親吻,完全不在乎被蕭護士的精液弄髒的白袍。
 
「哼!你哪一次做愛有戴過了?」罵歸罵,蕭護士對於這類的事情,早已放棄掙扎,只是習慣性的還是忍不住念一下,反正他也弄髒李醫師的白袍了,這次就算互相扯平。
 
「繼續?」被蕭護士高潮過後的濕潤雙眼一瞪,李醫師覺得他的慾望似乎又回來了。
 
「喂、我還要值夜班……嗯!」感覺到體內的男性象徵,正急速的變大變硬,蕭護士雖試圖想阻止,卻敗在突如其來的一抽、一插上。
 
「我知道,所以會盡快解決。」李醫師表示,他還是很克盡職守的值班醫師。
 
接著他將自身的慾望退出,雙手輕輕放下蕭護士的腳,硬是將人轉過身去面向牆壁,讓蕭護士兩手撐在牆上趴著,將屁股抬高,然後再一次的從背後進入,開始進行新一輪的性愛。
 
「蕭護士,護士裙裝很適合你呢!或許可以買一套"家用"的,你覺得如何?」從背後抱著蕭護士,李醫師愉快的建議。
 
「去你的!」一邊喘著氣,蕭護士大罵。
 
「吶、親愛的蕭護士……聖誕節快樂。」暫時中斷了動作,李醫師趴在蕭護士身上,一手環抱著他的腰身,一手將蕭護士的臉轉向他,深情的吻了上去。
 
「嗚嗯、聖…聖誕快樂……」蕭護士有些害羞的回應。
 
 
12/252:47
 
「喂!你到底要做幾次啊!?」蕭護士腰部痠痛的躺在舖有白袍的地上。
 
「嗯?反正大夜班也沒事做,這樣正好。」李醫師正架高他的雙腿持續進攻中。
 
「幹!那你好歹讓我把這身衣服脫了吧!」蕭護士扯著身上一直沒有脫下過的護士裙裝,他還真不知這衣服有這麼難脫,就連絲襪也沒完全脫下的,一直掛在腳踝跟小腿上。
 
「蕭護士,願賭要服輸,聖誕節可才開始……快要三個小時而已。」
 
「………可惡啊!老子就不信贏不了你,明年再來賭,我讓你裸體穿白袍!!」
 
「嗯、那明年你讓你試試裸體圍裙如何?」李醫師很認真的提出下一個願望。
 
「幹!!」蕭護士表示他現在極度害羞。
 
那麼,明年的聖誕節,醫師辦公室裡會上演哪一齣戲碼呢?是裸體白袍還是裸體圍裙?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一定會跟今年聖誕節一樣,是在高溫的室內熱情的慶祝著。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