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丁放射師X謝醫師-frog leg

「吳建慷先生,請進檢查室。」拿著一張檢查單,好人對著麥克風廣播著。
 
「謝醫師。」進到位於放射科旁邊的急診室,丁放射師很快在"留觀區"找到熟悉的人影。
 
謝醫師乖乖的坐在病床上,一腳褲管被捲至膝蓋以上,小腿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佈滿沙石跟血塊,另一腳捲到小腿肚的位置,在腳踝地方有些發腫,兩手的手肘處也都磨破了皮,正意識清醒的讓護士清理傷口,一旁還站著急診的劉醫師,彎腰檢查著腳上較為嚴重的部位。
 
「呃!丁放射師!?」驚訝的看到來人,謝醫師即使原本精神再不濟也被嚇到抖擻起來,他明明記得今天丁放射師排班休假了阿!
 
「小井今早臨時託我幫忙代班,你這是怎麼了?」靠到謝醫師的病床旁,丁放射師完全不管自己仍在上班途中,眉頭緊皺的看著經過消毒後,正緩緩冒出血來的傷口。
 
「沒什麼,就被摩托車不小心擦撞到跌了一跤,沒什麼大礙的,你還是快點回去上班吧。」把話幾乎含在嘴裡說,謝醫師倍感心虛的用眼角餘光,偷覷著丁放射師的臉色,明明他就是被撞的受害者,為什麼卻像做錯事被質問一樣。
 
「劉醫師?」不理會謝醫師的趕人,丁放射師看向正好停下檢查的劉醫師。
 
「喔~放心吧,沒事!謝醫師身子骨還很年輕,除了些擦傷外,左腳腳踝有點扭傷,右腳雖然看來嚴重,但骨頭方面沒什麼問題,待會去拍個X光確認一下,再順便照一下骨盆就可以了。」遞了張X光檢查單給丁放射師,劉醫師收拾東西準備去看另一位傷患。
 
「麻煩劉醫師了,我待會帶他過去。」向準備離開的劉醫師點點頭,丁放射師轉頭面對隸屬放射科的謝醫師,臉色不太好看。
 
「摩托車的駕駛說會付醫藥費,跟腳踏車的修理費,留下電話就先離開了。」被看的極度心虛,沒等人問,謝醫師就主動報出目前狀況。
 
「有報警嗎?」
 
「沒,想說私下和解就好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大傷。」
 
「要是那名駕駛給你的電話是假的呢?」
 
「我當場試打過了,是他的手機沒錯,保證萬無一失。」
 
「要是他都不接你電話呢?車牌有沒有記下?」
 
「呃……好像是XYZ-1234。」
 
從白袍口帶裡拿出手機,丁放射師撥了個號碼出去,將手機貼在耳朵上,等待對方接聽。
 
「哪位找?」
 
「丁耀堂,幫我查個車牌,XYZ-1234,要那人的名字、家裡電話跟住址。」
 
「喔,那位XYZ是騎車衝進你家還是怎樣,醫護人員不該抱持著悲天憫人的心嗎,你怎麼反而一副要去他家潑油漆的樣子,查到了,我待會把資料寄去給你。」
 
「謝了。」
 
掛掉手機放回口袋裡,丁放射師無言的看著謝醫師,好像在跟他說──這樣才叫萬無一失。
 
「………」謝醫師慚愧的低下頭認輸。
 
「我先帶你去照X 光。」伸手扶著謝醫師,丁放射師準備將人帶到輪椅上坐著,再直接推去隔壁的X光檢查室。
 
「我可以慢慢走過去。」看了眼輪椅,謝醫師有些排斥。
 
「你不行。」
 
「…………」
 
沒過多久,謝醫師便坐在輪椅上,讓丁放射師推到沒人的檢查室裡,把人暫時放在原地,丁放射師先關了觸控式的對外鉛門,才拿著醫令單到操作台去調出資料,等資料順利叫出後,才走回謝醫師身邊。
 
「名字?」
 
「……欸、沒必要問吧?又不是不認識。」
 
「名字?」
 
「……謝孟于。」
 
「出生年月日?」
 
「53年3月13。」
 
滿意的對著謝醫師──謝孟于點點頭,丁放射師將人扶起讓他坐在檢查台上,蹲下身去主動幫忙把鞋子給脫了,再把兩隻腳都抬到檯面上,動作俐落到謝醫師完全不用自己來。
 
「先照一張右腳小腿,再照骨盆。」
 
讓謝醫師坐在檢查台偏裡面的位置,丁放射師開了X光機的照相範圍,一塊長方形的光照區投影在檢查台上,抓著謝醫師的右腳稍微拉直,用不碰到傷口的方式,丁放射師把小腿往內側擺,像是O型腿的走路姿勢,稍微調整過後,讓膝蓋跟腳踝正好落在長方形光照區的兩角內,囑咐謝醫師不要亂動後,才走出檢查室外,將對內鉛門關上,調整了照射的條件。
 
"嗶-!"一聲過後,看了眼顯示在電腦螢幕上的影像,確定該看到的地方都有照清楚後,丁放射師才將門打開,而在檢查台上的謝醫師,一等嗶聲過後,就知道已經照完,便將腳的姿勢調整回原來的樣子。
 
「如何?」
 
「沒斷也沒裂。」
 
「那就好。」
 
「再來照骨盆……謝醫師知道劉醫師開了什麼單嗎?」淺淺的勾起微笑,丁放射師看著謝醫師的眼神變得不太一樣了,要說之前是純粹的擔心,那現在就是包含了某種意圖。
 
「……不知道。」被丁放射師的笑容看的直發毛,謝醫師吞了口口水。
 
「是正面的青蛙腿喔。」
 
「欸!?」錯愕的瞪大雙眼,謝醫師回想著那個照法相對應的擺位姿勢……沒幾秒鐘便紅了臉頰。
 
「很期待?」摸了摸謝醫師發紅的臉頰,丁放射師輕聲的在謝醫師耳邊說著。
 
「咳、咳……不能換一個嗎?要看骨盆其他照法也可以看清楚阿。」一手推開丁放射師的過份親暱,謝醫師推了推眼鏡,故做鎮定的提議。
 
「不行,醫令單上是這樣開的,放射師要乖乖遵照醫師開的單做才行。」
 
「………我也是醫師,我改單成不成?」
 
「不成,你是看胸腔的不是看骨頭的。」
 
就算放射科醫師都要看影像,但每個醫師還是有分比較專精的部位,像謝醫師是負責看胸腔部位的影像,沈醫師是看腦部的,蔡醫師是腹部,小蔡醫師是心臟……諸如此類的。
 
「哀~早知道就先問問老劉是開什麼單。」謝醫師無比懊惱。
 
「那麼,自己乖乖的把兩腳打開吧,謝醫師。」站在檢查台旁,丁放射師愉悅的看著謝醫師窘迫的樣子。
 
平常在面對病人時,明明是那樣的沉穩冷靜,但一離了工作就會變得粗心大意,丁放射師就喜歡這樣的謝醫師,反差大得可愛,讓他每次看了都想一口吞進肚裡去。
 
「這……」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腳,謝醫師瞄了眼丁放射師,心裡掙扎再掙扎,久久沒有動作。
 
要他自己擺成那樣的動作……實在是太超過了!但是,要是讓丁放射師幫他擺,那又有另一種更超過的的羞恥感!怎麼辦?怎、麼、辦!?
 
「謝醫師,檢查室不是家裡,沒法讓你掙扎這麼久喔?」伸手摸著謝醫師依舊伸直的大腿,丁放射師故意在耳邊吹氣,小聲的提醒。
 
「呃……」抖了一下,謝醫師尷尬的推著眼鏡。
 
「快點,把腳打開。」
 
略帶點命令語氣,丁放射師將雙唇緊貼著發紅的耳背,前胸緊貼著謝醫師發熱的後背,將原本放在大腿上的手,一點點的往外側下滑,鑽到大腿與檢查台的隙縫中,由外往內的扣住謝醫師的大腿內側,先是將伸得筆直的腳往上拉,讓謝醫師雙腳彎曲,接著再一點點的施加力道將大腿分開。
 
要是前面有一面鏡子就好了……丁放射師想著。
 
「………」紅著臉放鬆僵硬的雙腳,忍著想將雙腳合攏的反射動作,謝醫師乖乖讓丁放射師將他的兩腳打開。
 
「接下來得躺著才行。」把雙腳開到一個程度後,丁放射走到謝醫師面前,兩手扶著彎曲的膝蓋,示意對方自己躺下。
 
「恩。」用手肘支撐住身體,謝醫師讓上半身平躺,在背部剛碰到檢查台時,還微微縮瑟了下,比起丁放射師溫暖的胸口,金屬製的檢查台要來的低溫許多。
 
「那麼,小腿先往外伸一點,接著把腳開到90度角。」抓住謝醫師的腳掌往檢查台的邊緣拉開,使其抵著左右兩側的溝槽。
 
上半身平躺在床上,下半身的雙腳彎曲踩著檢查台,膝蓋與膝蓋之間隔了段距離,兩邊的小腿還被往外拉開,上述的種種姿勢都讓謝醫師感到渾身不自在,尤其丁放射師還相當故意的,站在床尾看著他…咳咳、打開的雙腿之間…..的角度?
 
「對……再開一點。」
 
站在檢查台的尾端,丁放射師一邊看一邊指揮謝醫師的動作,即使小腿上還包著繃帶,腳上也有些擦傷,但自己將雙腳打開的謝醫師,看在丁放射師眼裡,依舊是充滿了誘惑,讓他忍不住想測試看看,謝醫師的雙腿可以打開到多少角度……真可惜檢查只需要90度而已。
 
「角度差不多了,現在開始把腳往內退……」
 
「……這樣就可以了吧?」抬起頭來看了眼丁放射師,謝醫師幾乎把話含在嘴裡說。
 
他一個年近40歲的大叔,要在年輕人面前自己把兩腳打開,實在是太……那個什麼啥的,而且,雖說丁放射師不是…咳咳、沒看過,但他還是覺得他們這樣子很奇怪阿!哪有放射師放任受檢者自行擺位,然後自己站遠遠看的阿?
 
話雖如此,但他也不想讓丁放射師擺位,偏偏他只要在放射科照任何醫學影像,舉凡X光片、電腦斷層、腸胃道攝影、核磁共振、超音波……全都是丁放射師一手包辦,就算當天的值班明明不是在這個位子上,但他只要一進檢查室,除了丁放射師外……就只會看到丁放射師。
 
不管是什麼樣的檢查都會做,還真是個全能的放射師阿……謝醫師突然有點小小的悲哀。
 
「謝醫師,請把腳往後縮。」
 
「……這樣不行嗎?」有點小小的哀求。
 
「往、後、縮。」沒有商量的餘地。
 
嘆了口氣,謝醫師認命的以龜速縮著自己的雙腳,一秒一公分的,很慢很慢的將腳掌與屁股間的距離縮短。
 
「……我看還是幫你一下吧?」伸手抓住謝醫師彷彿灌了鉛的腳掌,丁放射師微笑著,一舉將謝醫師的腳往屁股的方向推,直到檢查所需的位置才停下。
 
跟大腿間夾的角度一樣,膝蓋也要彎曲90度才行。
 
「嗚……別、別看。」看著丁放射師的動作,謝醫師忍不住讓腰抖了下,萬分尷尬的將視線轉開,臉上的紅暈變的更深了。
 
丁放射師正大辣辣的盯著他的胯下看。
 
「不看我要怎麼對位?不只看……我還要摸才行。」一字一句慢慢的說清楚,丁放射師將手指緩緩伸出,壓在謝醫師的……恩、"那裡"的上面。
 
「呃!」忍不住又抖了下,謝醫師轉頭看著牆壁,決定即使會扭到脖子,他也不要再看丁放射師一眼了。
 
「要在恥骨聯合上2.5公分左右。」以兩指併攏,丁放射師壓著謝醫師的下腹部。
 
「對了……我都差點忘了,你還沒脫褲子呢!」在手指碰到西裝褲拉鍊時,丁放射師愉悅的說,一點都不像是忘記,反而像是故意的樣子。
 
「………」謝醫師打死都不轉頭,雖然他已經從臉紅到的脖子去了。
 
暫時將手指從謝醫師身上離開,丁放射師拿了櫃子上的淺藍色大毛巾,幫謝醫師蓋住肚子跟整個下腹部,毛巾因為雙腳的打開往下凹陷,正好給丁放射師一個空間,可以將手伸進去幫謝醫師脫褲子。
 
"窸窣窸窣"這是解釦子的聲音。
 
"喀、喀、喀~~"這是拉拉鍊的聲音。
 
"窸窣窸窣~唰──!"這是將褲子拉下的聲音。
 
「哼嗯……」這是謝醫師被丁放射師不小心摸到某處的聲音。
 
「阿!?」這是謝醫師被丁放射師不小心握住某處的聲音。
 
「丁耀堂!!!」這是謝醫師被丁放射師不小心摩擦某處的聲音。
 
「好了,繼續。」有點可惜的將手從大毛巾下抽出,丁放射師重新伸出手指壓著,謝醫師被毛巾遮蓋住後,更加難以辨別位置的下腹部。
 
「嗚呼……」忍受著丁放射師的按壓,謝醫師緊閉雙眼做著深呼吸。
 
丁放射師的手指從腹部一路往下壓,直到按壓下去時,有碰到硬硬的骨頭為止,那代表骨盆的最底處──恥骨聯合,壓著恥骨聯合的位置,丁放射師目測著距離,同時用另一手將X光機的照相範圍打開,讓中心對著手指再稍微往上一點的地方。
 
「謝醫師……最好別亂動,不然我又要再對一次,那會很花時間的。」將一切都設定好後,丁放射師在檢查台邊蹲下,正對著謝醫師發紅的臉說。
 
「喔……那就快點照一照。」不甘願的張開眼睛看著丁放射師,謝醫師覺得身體有點熱、腰有點酸。
 
「很不幸的,我得等一下才能照。」嘆了口氣,丁放射師十分無奈的說。
 
「為什麼?機器發生什麼問題了嗎?」睜大雙眼,謝醫師疑惑的問。
 
「不,機器很好,但是………」將話說到一半,丁放射師停頓下來,雙眼直視著謝醫師,看得謝醫師心裡有點發慌,害怕丁放射師又要對他怎樣了。
 
「什…什麼?」吞了口口水,謝醫師有點受不了丁放射師的視線。
 
「為了避免劉醫師看到什麼不該看到的,我以放射師的專業判斷,應該等你"冷靜下來"後,再照像會比較好。」
 
「蛤?」
 
「你知道的……男人在發情時,生殖部位會往上腹部翹起,我怕直接照會讓你敏感的男性象徵,接收到多餘的輻射劑量,也擔心劉醫師在看影像時,會從本不該出現在照像範圍內的"軟組織",發現你的老當益壯。」
 
「………..」
 
「所以,你要我幫你讓"它"發洩出來,還是要等"它"自己軟掉?」用大拇指摸著謝醫師的下唇,丁放射師很認真的詢問謝醫師的需求。
 
「丁耀堂!!」謝醫師羞愧的怒吼。
 
「我幫你發洩出來好嗎?」丁放射師歪頭笑著。
 
「不准!這還不都是你害的!」謝醫師一把從檢查台上坐起,伸手就要將褲子穿上。
 
「阿……這下要重新擺位跟定位了。」說的好像很可惜,丁放射師坐到謝醫師身後,兩手並不急著阻止謝醫師穿褲子,而是再次潛進大毛巾下,準確抓住謝醫師的老當益壯。
 
「既然如此,那就幫"它"發洩出來吧!」語閉,丁放射師動手摩擦。
 
「不、哈啊!恩、太快……太快了!」謝醫師抓著褲子喘氣。
 
「恩……不能讓其他要檢查的病人等太久,所以要快點才行。」親著謝醫師的臉頰,丁放射師相當為病人著想的解釋。
 
「你這、你這……」謝醫師喘的說不出話來。
 
「我會讓它很快射出來的,請謝醫師放心。」丁放射師保證。
 
 
結果,在丁放射師的巧手保證下,謝醫師不夠三分鐘就發洩出來了,但在這之後又花了五分鐘做環境清理,接著再花十分鐘擺位跟定位,加上之前第一次擺位跟定位的時間,前後總共花了半個小時。
 
當丁放射師推著有些無力的謝醫師回到急診室時,剛看完一個傷患的劉醫師,仔細看著謝醫師的臉,意味深長的說──
 
「呦~老謝,嘖嘖~看你那張臉,還真是容光煥發啊!看樣子我真該多開幾張單,讓你在檢查室待久一點,搞不好到時不只皮膚,連傷口都自動痊癒了~你說,是不是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