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監護人

「久仰大名。」
 
「我也是。」
 
看著雙方笑著握手的畫面,秋本陽一的胃有點不太舒服。
 
今天是白川燿跟清水曦人首度面對面的日子,為了避免兩人有動手的可能,秋本陽一選在沒有弓箭的社團辦公室,讓兩人能坐下來好好談話,但不知為何,從一開始的見面就充滿了火藥味。
 
「我就直說了,弓道部不需要闇會的干涉,請白川同學跟闇會說一聲,撤銷弓道部的管轄權。」清水曦人看著正對面的白川燿說。
 
雖然他跟白川燿一點交集都沒有,但就是下意識的無法對他產生好感,甚至還極具刻板印象的討厭眼前的人。
 
「弓道部既然有清水同學在,想當然是不需要闇會的協助,是我沒有注意到這點,才造成了雙方的困擾,闇會那裡我會去說。」笑著面對清水曦人,白川燿忽視那雙,明顯透露著厭惡的視線。
 
這類的視線他見多了,清水曦人的還算是小兒科。
 
「那就好。」緩緩鬆了口氣,經過這樣順利又平和的談話後,清水曦人重新審視著白川燿,發現對方似乎順眼了一點點。
 
他有注意到,白川燿從一進門就收斂了氣勢,在言語上也盡量客氣,似乎是為了不跟他起衝突,免得夾在中間的陽一為難,看樣子,白川燿比他想的還要看重陽一,真不知這樣的發展是好是壞。
 
想了想,清水曦人看向坐在長桌前端的秋本陽一,微微笑了下,算是感謝陽一的幫忙。
 
順著對清水曦人的視線,白川燿在見到兩人相視而笑,好像默契十足、感情良好的樣子後,胸口有種微妙的不適感,悶悶的、沉沉的,讓他原本不錯的心情,瞬間往下滑落。
 
他突然起了惡作劇的念頭。
 
「喔、對了!雖然弓道部可以重回空白地帶,不過……」話說到一半,白川燿突然伸手勾住秋本陽一的脖子,將人攬近自己身邊,面對著清水曦人,笑得極度燦爛說──
 
「陽一仍然是歸我管的。」
 
他就是看不慣有人在自己面前,表現的跟陽一很熟的樣子。
 
「你……
 
被白川燿突然的動作跟挑釁味十足的語氣,揮拂了下躁動的心緒,清水曦人抽了口氣,死死瞪著勾在秋本陽一脖子上的手,看上去非常的礙眼,讓他直想把那隻手給拆了。
 
他知道陽一是在秋本議員的吩咐下,以合作為目地接近白川燿,也知道他確實成功的,成為待在白川燿身邊的第二人,雖然這樣的關係,是在層層考量下的合理行為,但他還是不想陽一跟白川燿靠的太近。
 
他一直以為陽一跟白川燿不會合得來,但事實卻打破了他的期望,讓他的私心難堪。
 
「燿,太緊了。」硬被從座位上扯到白川燿身上去,秋本陽一無奈的半靠在白川燿身上,伸手把勒住自己的手臂往外推開了點。
 
太久沒遭遇到攻擊,讓他一時忘記要防備,但當反應過來後,又想到對方是白川燿,所以沒有特別去反抗。
 
試了幾下,秋本陽一發現白川燿暫時不打算鬆手,但也不會像之前那樣惡意的收緊手臂後,就乾脆放鬆身體隨他去勾了。
 
「那天聚餐後,我答應過秋本議員,會好好照顧你,所以弓道部的事我可以不管,但如果有人敢去招惹你,我就不可能旁觀。」雖說是對著秋本陽一,但白川燿卻明擺著是要說給清水曦人聽,還拿著秋本議員的承諾當後盾,讓對方什麼也無法做。
 
「就這點而言,我相信你一定能夠理解的,是吧?清水同學。」摟著秋本陽一,白川燿一臉身負重任的看著清水曦人,當見到那雙眼瞳中泛著火光時,心情有種說不出的舒暢。
 
發現清水曦人直盯著他勾在陽一脖子上的手,白川燿在心裡笑了笑,故意將難得毫不反抗的陽一更加拉近自己。
 
……既然是秋本議員吩咐的,那在弓道部以外的地方,就麻煩白川同學照顧陽一了,畢竟因為"某人"的關係,近期在陽一身邊似乎有蒼蠅在吵呢。」笑笑的諷刺回去,清水曦人畢竟也不是吃素的,兩三句話就把秋本陽一當成是自己的人,只是暫時委託白川燿照顧。
 
「清水同學跟陽一的感情還真好呢,該不會是清水警視監吩咐的吧?」
 
「真不巧,家父對這類的事情一向不強求,不像有些人總是強人所難。」
 
「是嗎?那還真是幸運呢,要是沒有秋本議員的強人所難,我跟陽一還不見得能認識呢。」白川燿燦笑。
 
………」清水曦人咬牙。
 
「燿,放開,我脖子酸、腰酸、腳也酸了。」默默聽完白川燿跟清水曦人一來一往的攻擊後,秋本陽一忍不住開口。
 
為了不將全身的重量都壓在白川燿身上,他很努力的維持著後仰的姿勢撐住,無奈白川燿豪不體諒他的辛苦,不但不放手還一直加重力道,讓他騰空的腰都有些顫抖了。
 
「其實你可以直接躺在我身上,我不會介意。」
 
故意施力想把人拉下,白川燿當然知道秋本陽一在硬撐著,也知道那是陽一自尊心的表現,但他就是想讓清水曦人看見,陽一毫無防備、沒有半點顧慮的,靠在他身上的樣子,感覺這樣就能勝過對方一籌似的。
 
「我很重。」
 
「我知道。」
 
「你還不打算放開我?」
 
「對。」
 
「那好吧。」吐了口氣,秋本陽一放鬆自己的肌肉,以上半身靠著白川燿的胸膛,屁股有一半坐在白川燿的大腿上,雙腳自行踩地的姿勢,真的在白川燿身上躺下。
 
他不懂燿的堅持所為何事,與其一直在那累死自己,乾脆就順了他的意,說不定還能早點結束,反正曦人並不算外人,所以他並不擔心讓對方看見。
 
只可惜,清水曦人無法得知秋本陽一對他的信任,當他看見陽一真的放鬆身體,靠在白川燿身上時,腦中傳來好幾根神經斷裂的聲音,讓他克制不住的霍然起身,把金屬椅往後推開,發出"嘰嘰──"摩擦聲。
 
「陽一,你……
 
"喀啦──!!"
 
「我說你們到底談完了沒啊?我都快無聊死了,又不讓人進去聽!到底是有什麼問題、哇喔!!?」
 
直接打斷清水曦人的開口,速水宵介在外頭等了好一陣子後,終於忍不住推開社辦的門闖了進來,卻在話還沒說完時,就看到秋本陽一以一種非常難以相信的親密姿勢,靠躺在白川燿身上。
 
他震驚了,真的!超震驚阿!!!
 
他記得阿燿從不讓人這樣近他身的,該說他本就不愛與人有太過親密的接觸嗎?就連那些他完全記不清長相的歷任女友,也只有在咳咳、做床上運動時,才能親近阿燿身邊,平常時候也是被勒令不准隨便碰阿燿的。
 
但他現在卻看見阿陽緊緊黏在阿燿身上,而且看這樣子,還是阿燿逼迫阿陽的?該怎麼說呢……這真是讓人大開眼見阿!!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阿陽你跟阿燿哪時變得這麼如膠似漆了?我就覺得奇怪,你們會見雙方家長後,怎麼就開始直呼對方名字了,看吧!果然是有問題吧!還跟我說沒有,誰信你們阿!」
 
會變成現在這局面的幕後原因,可以等之後再慢慢去問,先酸他個幾句才是最重要的。
 
「枉費我這麼多年來都對你死心蹋地的,阿燿你這喜新厭舊的負心漢,我有哪一點比不上阿陽了?你說阿你!你說話阿你!!」
 
「宵介。」皺了下眉頭,白川燿沒想到速水宵介會闖進來,更沒想到他會一進來,就開始滔滔不絕的在那唱獨角戲。
 
「我不聽、我不聽,你別想叫我離開你,好成全你跟阿陽,我死也不離開!大不了我委屈一點跟你們搞3P!你別想把我用完就丟!」
 
「閉、嘴!」聽著愈演愈離譜的戲,白川燿咬牙制止著。
 
秋本陽一尷尬的想從白川燿身上起來,卻又被速水宵介說的不敢亂動。
 
至於剛從位子上起身,卻被速水宵介殺進來打斷的清水曦人,則是整個人呈現呆愣的狀態,瞪大了雙眼看著速水宵介精湛的表演,連剛才打算說什麼都忘了。
 
「看吧!看吧!你果然有了阿陽就不要我了,你個死沒良心的,虧我還陪你練劍道、練跆拳道、修茶道,甚至陪你擦弓道部的地板,你現在一句門當戶對、父母之言,就跟阿陽湊成天造地設的一對,想對我始亂終棄了?」
 
把白川燿的命令當做耳邊風,速水宵介繼續哀嚎著他坎坷的命運。
 
「我真是命苦阿我!跟了你這麼久連個渣渣都沒分到,就全被人吃盡了,好歹我也是個醫療產業龍頭的少爺阿,你揍人、我醫人,這樣不是很好嗎?你為什麼就是不要我呢?為什麼呢!為什麼呢!到底是為什麼呢呢呢!!!」
 
「那個……宵介,我拜託你,別再說了。」秋本陽一忍不住制止速水宵介愈說愈誇張的內容。
 
他知道宵介愛看中國古代的愛情故事,卻沒想到他如此著迷,甚至到達入戲的程度,這真是太可怕了,他到底都看了些什麼阿?
 
「我不停!我不停!你們今天非要給我一個交代才行!!大不了我讓你做大、我做小,你當正妻、我當偏房,你叫我妹妹、我叫你姐姐,你陪上半夜、我陪下半夜,你……
 
「停!!!愈說愈離譜,你到底在說什麼阿你?陽一跟白川燿才不是那種關係呢!我不准你這樣污衊陽一!」清水曦人板著一張臉,相當嚴肅的教訓起速水宵介。
 
「你自己想跟白川燿有不清不楚的關係也別扯上陽一,什麼正妻、偏房的,陽一才不可能跟白川燿有這種關係呢,你少敗壞陽一的名聲,汙辱他的自尊!」
 
………」看著清水曦人如此認真的糾正速水宵介,秋本陽一無語了。
 
………」忍不住將臉埋在秋本陽一的肩窩處,白川燿悶笑著。
 
「欸!?」沒料到真會有人把自己的戲當真,速水宵介瞪大了雙眼,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只能呆呆的聽著清水曦人訓話。
 
「什麼門當戶對、父母之言!?陽一只不過是聽從秋本議員的意思,想藉著跟白川燿相處,進而和白川會提出合作的邀請,明明是很正經的事,為何被你一說就變成亂七八糟的關係?你到底懂不懂的………
 
「你看他還要說多久?」白川燿小聲的問著秋本陽一,溫熱的氣息直吹對方的耳朵,讓秋本陽一反射性的縮了下。
 
……大概要很久,曦人一開始訓話就會停不下來。」不著痕跡的拉開自己跟白川燿之間的距離,秋本陽一還不太習慣兩人突然變得如此親近。
 
「呵、宵介這下可踢到一顆奇石了,沒想到真會有人把他的話當真。」查覺到秋本陽一的動作,白川燿伸出另一手固定住秋本陽一的腰,讓他無法動彈。
 
「你是想抱多久?不熱嗎。」被白川燿緊緊抱住,秋本陽一只好放棄移動,努力適應兩人目前的動作。
 
他發現燿真的很喜歡對他動手動腳的,尤其是在聚餐之後,雖然這是第一次在他人面前展露,但其實每次社課結束後,燿來弓道部學箭時,都會對他抱來抱去的,閃躲、反抗都沒用,試了幾次後他也只好任他去抱了。
 
只要別在射箭時來打擾,其他時候就隨便吧,反正他也不太在意這類的事情。
 
「恩,我發現你很好抱呢,大小適中,沒有汗臭味也沒有香水味。」被秋本陽一的體溫弄得有些發睏,白川燿湊近弓道服的衣領處嗅了幾下。
 
「射箭本就不太會流汗,我又不擦香水。」
 
「是嗎?改天真該試試抱著你睡覺,一定很好睡。」將下巴靠在秋本陽一的肩膀上,白川燿閉起雙眼,享受著秋本陽一散發出的氣息。
 
他現在知道老爸為什麼說他們很像了,還有陽一跟秋本議員,如果他猜的沒錯,老爸是喜歡過秋本議員的,甚至到了現在還有所留念,所以才會不討厭、不排斥,卻不想再見面。
 
他並沒有去問過老爸,也沒有因為這件事而對老爸產生反感,那天回家後,他一個人躺在弓道道場上思考,剛開始時,腦中不停浮現老爸跟秋本議員的互動,然後漸漸的,他想起自己跟陽一的相處,畫面的場景變成校園,陽一穿著制服走在他身邊,穿著弓道服射箭的樣子。
 
如果他跟老爸真的很像,那是不是代表,他也會跟老爸一樣,喜歡上眼前,跟秋本議員很像的陽一呢?
 
「那邊的!白川燿,你要這樣抱著陽一到什麼時後啊?就因為你這樣對陽一,所以才會讓人誤會,還不快點放開他!」
 
被速水宵介的回嘴煩到情緒惡劣,清水曦人一轉頭就看見,白川燿把人抱得難分難捨的,陽一還絲毫沒有反抗的任由他抱著,頓時覺得眼前一黑,都快要暈倒了。
 
「不、要。」看著被宵介跟自己的行為氣到要跳腳的清水曦人,白川燿將臉緊貼著陽一的臉,擺明了不放手。
 
他不清楚往後的自己,是否真會喜歡上陽一,但他至少知道現在的自己,非但不討厭、不排斥,甚至會想要親近對方,在腦中還沒釐清陽一所處的位置時,身體就很自然的動了,為了不在以後像老爸那樣後悔,他寧願從現在就開始抓緊。
 
既然都伸手抱住了,他就不會輕易放開。
 
「燿,你別再刺激曦人了,先放開我吧。」嘆了口氣,秋本陽一開始擔心,待會清水曦人跟白川燿會不會打起來了。
 
為什麼這兩人就是沒辦法好好相處呢?就算一個是警視監的兒子,一個是黑道世家的少主,但他們現在都還只是與家業無關的學生阿,身家背景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他喜歡曦人,也喜歡燿跟宵介,但這都跟他們的背景無關,只是單純的喜歡他們的人而已。
 
「你很在乎他是怎麼看你的?」白川燿一反剛才的態度,突然正經的問。
 
「曦人是我的朋友。」
 
「那我呢?」
 
「你也是我的朋友,還有宵介也是……不然我不會這樣讓你抱著。」最後補充著,秋本陽一在說出口後突然想到,如果今天是曦人這樣對他,他會乖乖的任人抱嗎?
 
不、他不會讓曦人這樣對他,燿跟曦人是不一樣。
 
「是嗎?但我現在不想當你的朋友了。」看著懷中的秋本陽一,白川燿溫柔的笑著說,但吐出口的氣息卻是冷的。
 
跟清水曦人一樣的位置,他不屑要。
 
……燿?」心因為白川燿的否決而抽痛了下,秋本陽一有些驚慌的轉頭看向白川燿,他不懂對方為何突然這麼說,也抓不準這句話的真假。
 
「阿燿?」站在一旁從頭聽到尾,速水宵介瞪大了雙眼看著白川燿。
 
不是吧?才剛跟阿陽這樣抱來摟去的,一轉眼就不要人家了!?該不會是因為他剛才的鬧劇演過頭了?嘖、阿燿不會這樣小氣吧!
 
「哼、既然不當朋友就離陽一遠點。」語氣中充滿著難以掩蓋的喜悅,清水曦人往前走了幾步,打算將秋本陽一從白川燿身上拉起。
 
………」來回望著白川燿跟清水曦人,秋本陽一最終將視線定在白川燿身上,等對方給他一個解釋。
 
「我不當你的朋友,改當你的……,你覺得如何呢,陽一?」
 
最關鍵的字消失在兩人的耳語中,看著完全呈現呆愣狀態的秋本陽一,白川燿不等他有所回答,瞄了眼清水曦人跟速水宵介後,低頭就朝面向自己的臉蓋了下去。
 
溫溫軟軟的觸感在唇上漫延開來,比他想的還要舒服。
 
當著清水曦人跟速水宵介的面,白川燿吻了秋本陽一。
 
「啊啊啊啊啊啊──!!」
 
現場靜默了幾秒鐘後,在白川燿跟秋本陽一分開前,速水宵介率先抱著頭大叫了起來。
 
「我就說你們兩個有姦情吧!你看看、你看看,像話嗎你們!?兩情相悅、在一起了也不跟我說,虧我們還是這樣好的朋友,竟然連我都瞞著!」兩隻手伸得直直的指向剛分開的兩人,速水宵介瞪大了雙眼,用盡全身的力氣表達他的驚訝。
 
只是驚訝,沒有半點的負面情緒。
 
「阿燿!阿燿!你哪時開始跟阿陽在一起的?我就覺得奇怪,這學期都開始這麼久了,怎還不見你的"換季新品",反而老是跟阿陽黏在一起,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你要是早告訴我,我就會幫你了啊!幹嘛這麼見外?」
 
「所以你剛才在阿陽耳邊說的是告白嗎?你說了什麼?不當朋友改當男朋友嗎?還是情人?戀人?老公?嗚阿阿阿~怎麼辦!我的兩個好朋友在一起了,我好激動、我好興奮!我可以出去大聲宣布你們出櫃了嗎?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你!你!你們!!到底在想什麼啊!?」從錯亂中恢復神智,清水曦人一下指著速水宵介,一下又指著白川燿,整張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他一個箭步上前,抓住還未反應過來的秋本陽一,硬是把人扯出白川燿的懷抱,帶到自己身後護衛著。
 
「陽一,你沒事吧?要不要衛生紙?還是要毛巾?漱口杯?牙刷?薄荷涼糖?」狠狠的瞪了依舊坐在椅子上的白川燿一眼,清水曦人轉身面對著秋本陽一,同時將其身影遮住不讓人看見,擔心的詢問。
 
他就知道這些混黑的沒一個好東西,白川燿會這麼做,根本就只是為了戲弄陽一,順便激怒自己,他完全沒有考量過陽一的心情,實在是太過份了!不行!他不能放任陽一跟這種傢伙在一起。
 
………我沒事,謝謝,不用了。」將摀住嘴巴的手放下,秋本陽一冷靜、緩慢的說著,就好像什麼也沒發生,唯有依舊紅潤的雙唇能證明一切。
 
直至現在,他還不太清楚剛才發生了什麼,大腦中一片空白又混亂,就好像有一堆的雲在互相衝撞一樣,他的意識停留在燿在他耳邊說話的那時,當陰影罩住視線時,他看見距離自己很近的一張臉,黑亮的雙眼裡有自己睜大的眼,接著嘴唇碰上溫熱又柔軟的東西。
 
用手推開清水曦人帶著保護意味的身體,秋本陽一神色坦然的看著白川燿,對方的眼裡沒有半點後悔或是迷網,反到像是想通了什麼,又或是做了什麼決定般,只是靜靜的回視著自己。
 
「為什麼親我?」比起曦人的氣憤和宵介的驚愕,他有著更多的為什麼。
 
在雙唇相貼的同時,他突然想起,父親某次喝醉的告白。
 
早在認識燿之前,他就知道父親跟白川會長,兩人曾經有過的曖昧關係,只是為了不讓父親擔心,他選擇裝做不知道,對於兩人奇怪的行為,也表現得相當遲鈍,但他其實很早就知道了。
 
燿之於他,除了是父親交代的,希望自己能跟其往來良好的同學外,還是父親喜歡過的人的兒子。
 
他一直有在注意燿,想透過燿去看看父親喜歡的人的影子,因為父親曾經說過,燿跟白川會長很像。
 
曾幾何時,他不再透過燿去看白川會長,反而是專注的看著眼前的人。
 
「因為我不想當你的朋友了。」回視著秋本陽一,白川燿重複著剛才的話,比第一次說出口時,更增加了幾分肯定,還有很多難以形容的複雜情緒。
 
這是他第一次,不帶有任何的慾望跟想法,只是單純的、突然想這麼做,所以就親了身邊的人。
 
那是一個很淡的吻,卻又充滿了各種感覺,當他貼上陽一的嘴唇時,第一個浮出的念頭是"乾淨",接著是"陽一的味道",之後才是很柔軟、很舒服,甚至還冒出了"好想把舌頭伸進去,但卻不行"的念頭。
 
他突然想到老爸對他說的話,於是忍不住在心裡罵了句髒話,用來問候他老爸。
 
不是說有其父必有其子嗎?雖然他一點都不想走老爸走過的路,但老爸的目的是秋本議員,而他的目的是秋本陽一,這兩者是不同的,即使再像再相似,但還是不一樣,至少他就絕不可能會去親秋本議員,不光是他不願意,老爸會砍了他,甚至連陽一都有可能會拿箭射他。
 
如果說弓是身,箭是心,那秋本陽一……就是他的箭靶。
 
「你這爛人!」看著白川燿不經易勾起的嘴角,清水曦人忍不住咒罵。
 
「喔喔喔喔喔~~告白、告白!出櫃、出櫃!」速水宵介開始歡呼。
 
「你是認真的?」無視於另外兩人的雜音,秋本陽一有些緊張的問。
 
「如果我說是呢?」不像另外三人,有著相當高的情緒起伏,白川燿相當平靜的坐在椅子上,盯著秋本陽一的一舉一動。
 
微微發紅的嘴唇被閉得緊緊的,雙手握拳垂在身體兩側,身體站的直挺挺的,雖然表情看上去跟平常一樣,但他看得出陽一正在緊張,還不是普通的緊張……這讓他的心情很好。
 
…………」身體不由得一震,看著白川燿的笑,秋本陽一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將視線移開,內心卻動搖的相當厲害。
 
他跟父親緊張時的反應幾乎一樣,手心微微泛出汗來,指尖開始在顫抖,想要移開視線的慾望在心裡大叫著,若不是還有其他人在,說不定他已經很沒用的逃跑了……
 
父親真是厲害,在面對白川會長時,還能保持如此的鎮定。
 
「我會考慮。」停頓了許久後,秋本陽一僵著一張臉,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穩,給了一個耐人尋味的回答。
 
「陽一!!?」清水曦人的表情像被雷打到般,萬分驚愕的回頭。
 
「結婚、結婚、結婚!!!」速水宵介的歡呼進行到下一個等級。
 
「好,我給你一天的時間,明天就要告訴我答案。」很乾脆的給了一個期限,白川燿在聽見秋本陽一的回答後,雙眼微微瞇起,嘴角彎出的弧度拉的更大,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恩。」點頭的同時,秋本陽一第一次萌生了,明天想請假的念頭。
 
他似乎有點能體會,被弓箭瞄準的靶的心情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