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六、通知單

下午三點,校園裡正進行最後一堂的選修課程,按照學期初繳交的選課單,學生們在固定的時間,進到不同的指定教室,學習感興趣的課外知識。
 
位於高中部的教室裡,講台上的教師正以簡單明瞭的方式,解說著自身的專業領域,好讓才剛入門的學生,得到一定程度的認知。
 
「心理學主要分為理論心理學和應用心理學兩大領域,其下又可分為許多次領域,例如教育心理學、變態心理學、管理心理學等……
 
「待會結束後,跟我一起去劍道部。」無視於台上老師的殷殷教學,白川燿拍了拍秋本陽一的肩膀。
 
即使換了教室,兩人的座位還是沒有改變,一樣是一前一後的在教室角落,雖然不是沒想過讓陽一坐他旁邊的位子,但他還是喜歡這樣距離,只要伸手就能輕易觸碰到對方。
 
「為什麼?」縮了下脖子,秋本陽一閃躲著白川燿的手。
 
他真希望燿在課堂上可以專心一點,明明就快到期中試驗了,還老是在玩他的頭髮,到底有沒有在認真上課阿?
 
還有宵介,他真不知他們兩個上課都在幹嗎,上次被燿弄到受不了,回頭打算警告對方時,竟然看到宵介在打毛線……讓他當下馬上揉了眼睛,但就算揉了再多次,宵夜還是一樣在打毛線,只有那疑似圍巾的迷樣物體越變越長。
 
想到這裡……唉、他到底該不該偷偷提醒一下曦人呢?
 
「關於兩家合作的事,我不想讓清水知道太多。」壓低音量,白川燿小聲的說著,手上的動作卻依舊沒停,對著秋本陽一的頭髮左拉又扯的。
 
幾天下來的相處,比起那位花癡般的瀧川琇,他發現清水曦人其實沒有想像中的討厭,只是個性太正直衝動,有時候有點歇斯底里,但整體來說還算是個不錯的傢伙,尤其對方現在還是宵介正熱烈追求的對象,又是陽一的好朋友。
 
雖然在天天都會見面的情況下,兩人之間的摩擦少了許多,但有些事情,即使他們目前都還不是掌權的人,卻還是需要迴避一下的。
 
白川會跟秋本家的合作,在白川會前幾天的會議上已經確立,現在就只差找個黃道吉日,雙方坐下來簽合約、舉行儀式,之後秋本家的一切就都由白川會負責了。
 
「我知道了。」輕微的點了下頭,秋本陽一理解白川燿的想法。
 
即使他們目前還只是學長學弟的關係,但雙方所處的領域畢竟還是不一樣的,如果只單看他跟曦人,並沒有什麼不妥之處,但只要加上了燿,情況就不太一樣了,黑白兩道畢竟是處於對立的。
 
「這幾天瀧田琇有私下找你嗎?」瞪了正望著這個方向的老師一眼,白川燿滿意的看見老師驚慌的將視線轉走。
 
「琇琇?沒有。」看見老師恐慌的表情,秋本陽一嘆了口氣。
 
「不准叫她琇琇,聽起來很刺耳。」用力拉著手中的髮尾,白川燿的周邊氣壓瞬間降低。
 
瀧田琇真是個討厭的女人。
 
「她就像妹妹一樣。」
 
又嘆了口氣,自從兩人正式在一起後,秋本陽一發現白川有時真的很幼稚,還很愛計較、小心眼、任性、好色……缺點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多,或許是之前不夠親近,所以不知道如此深入的一面,而現在見到了,也已經逃不掉了。
 
「我沒記錯的話,瀧田琇跟清水都大我們一歲吧?」放開拉著的髮尾,白川燿改以指尖來回撥弄著。
 
「但她還是像妹妹。」
 
「暫時不跟你計較,記得離她遠點。」
 
………幼稚。」忍不住小聲的念著,秋本陽一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兩人在一起後,不只白川燿本性畢露,秋本陽一也改變了很多,個性跟情緒都比以前還要外放,但卻只限於面對某些人時,所以平常時候看他,都還是拘謹嚴肅的樣子。
 
當然有聽到秋本陽一的抱怨,白川燿沒有再繼續接話,一副若有所思的看著前方背影,課程上到一半後,他就沒在聽老師上課了,除了騷擾認真上課的陽一外,他還想著白川會跟秋本家合作的條約。
 
老爸在會議過後,問過他一句話──『知道我為何不跟他在一起嗎?』
 
沒頭沒尾的,但他卻馬上就知道老爸的意思,那個他,指的是秋本叔叔。
 
像個提醒也可能是警告,老爸已經看出他改變,甚至可能知道他跟陽一在一起的事,說不定連秋本叔叔也知道了,畢竟他們自從餐會過後,就經常打電話給對方。
 
老爸說的,他是知道的,先不提兩個男人在一起的事,光是他們的身分、背景就是一個大問題。
 
他明知道卻故意不去想,而陽一也知道,也為此猶豫過,但卻還是硬被他抓了過來,他對陽一說過"剩下的事情他會處理"……那就先從老爸開始處理吧!
 
想通之後,心裡的鬱悶疏散不少,白川燿看著教室掛著的時鐘,距離下課還有15分鐘……看了眼台上口沫橫飛的老師,又看著認真寫筆記的陽一,他突然又想戲弄對方了,只要見到那張正經的臉,染上紅暈變得不知所措的樣子,他就覺得心情很好。
 
安靜的把身體向前傾,慢慢接近秋本陽一,白川燿在距離拉近後閉住氣息,以免被秋本陽一發現,一點點的越靠越近,他開始聞到秋本陽一身上的味道,很乾淨也很好聞。
 
等到位後,他對著秋本陽一的耳後,非常快速的伸出舌頭,延著耳後的輪廓,由下自上的舔了過去。
 
「!!!?」
 
"喀啦!!"
 
被突如其來的攻擊驚嚇到,秋本陽一無法克制的瞬間站起身來,弄亂了桌面的紙筆,太過倉促的動作也讓桌椅偏移原本的位置,發出木頭摩擦地面的聲音,他用手摀著被舔過發熱的右耳,瞪大了雙眼看著正一臉疑問與他對視的老師……
 
窘迫的對著老師一鞠躬,秋本陽一半句話都沒說,默默的坐下調整好桌椅,也將桌上凌亂的紙筆從新放回原本的位置上,裝做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繼續專心的聽課、抄筆記,忽視背後傳來的愉悅輕笑聲。
 
那個幼稚的白、川、燿!!等待會下課,他一定要揍死他!
 
當白川燿帶著秋本陽一到達劍道部時,速水宵介已經早一步換好衣服在裡面等了,在聽到白川燿的聲音後,他轉頭正要問今天的對打順序時,看著那張跟平常不同的俊臉,速水宵介很沒義氣的"噗疵"一聲,馬上笑躺在道場的地板上,無視於白川燿的臭臉,邊滾邊笑開心的不得了。
 
白川燿的臉上,明顯印著被人狠狠揍了一拳的痕跡,不但右臉頰紅腫著,甚至連嘴角都被打破了。
 
當然,能在親愛的白川會少主臉上揍了一拳,還能全身而退的人,除了他身邊正板著一張我在生氣的臉的秋本少爺外,不做其他人想。
 
「欸、阿燿你又做了什麼惹阿陽生氣了?你沒有咬緊牙關對吧,嘴巴都被咬破了。」終於笑夠從地上爬起,無視於一旁的部員,全都驚恐的離他們主將越遠越好,速水宵介笑著勾住白川燿的肩膀,順便幫他檢查一下傷勢。
 
「哼、都站在那邊看什麼!揮劍1000下後,分組帶開練習,一小時後開始對打!」
 
揮開速水宵介抓著自己下巴的手,白川燿瞪了好友一眼,將目光放在其它部員身上,雖然他不是部長,但劍道部實際上是歸他管的,部長只負責出席一些麻煩的會議,剩下的全交由他處理。
 
「是!!」
 
整齊俐落的應答聲,在白川燿的一聲令下,原本還群聚在道場周圍的部員,很快拿著竹劍,走到各自的位置上去,由站在最前頭的資深部員帶頭喊口令,一下接著一下的,在踏出一小步的同時用力揮下竹劍,接著將腳步收回,竹劍重新擺回高舉過頭的姿勢。
 
站在一邊看著部員的練習,白川燿並沒有下場的意思,而速水宵介也光明正大的站在秋本陽一身邊偷懶,他知道阿燿一定是有什麼事不想在小曦面前說,所以才要阿陽過來劍道部。
 
「阿燿到底是做了什麼讓你這麼生氣阿?」小聲的問著秋本陽一,速水宵介眼底閃著幸災樂禍的精光。
 
「沒事。」看了速水宵介一眼,秋本陽一不打算說出口,他完全可以預想宵介要是知道了,肯定又會在地上邊滾邊笑。
 
剛才在班上已經夠丟臉了,雖然應該、大概是沒人看到燿對他做了什麼,但他還是想找個兩個洞,先把燿給活埋了,自己再跳進去躲著,他真不懂燿為什麼就不能好好上課,也無法了解為何非要在上課時間,做出這麼危險的事情。
 
他不打算將兩人的事公開,甚至連父親都沒有說,但不知是否發現了什麼,又或是因為即將跟白川會合作,父親最近很喜歡跟他談論燿的事。
 
「陽一,過來,我們去社辦說。」白川燿轉頭對正盯著眾人練習的秋本陽一說。
 
雖然知道是自己不對,不該在上課時這樣捉弄對方,但對於陽一毫不留情的揍了他一拳的事,卻無法馬上釋懷。
 
不像他會時常想要碰觸對方,陽一對於肢體上的接觸相當被動,而且還很生澀跟緊張,如果不是他主動出手,或是硬要陽一回應,搞不好他們到現在連抱都沒抱過,還在過著十分純潔的"心靈上的交往"。
 
雖然在一起的時間還不到一個月,但他腦中已經不只想過一次,把對方脫光壓在床上的情景了。
 
「坐吧,宵介你跟進來做什麼?滾出去練習。」拉開椅子坐下,白川燿瞪著一起跟進來的速水宵介。
 
「欸~你都可以翹練習為什麼我就不可以?而且你是要跟陽一談家裡的事吧,那我當然也要聽!」馬上占據一張椅子坐定,速水宵介擺出一副死也別想趕我走的臉。
 
「燿,既然會不高興我打你,當初就不該那麼做,我是不會道歉的。」挑了速水宵介旁的位子坐下,秋本陽一板著一張臉。
 
如果說白川燿在生氣被秋本陽一打,那秋本陽一也還在生氣白川燿上課時的惡作劇,兩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說起話來也連帶的衝了點。
 
「好了~好了~事情都過去了,你們倆也別再生氣了,不然這氣氛要怎麼談事情啊?就怕說一說又打起來了,那我到底要幫誰啊!」充當著和事佬,這也是速水宵介留下來的原因。
 
他知道阿燿脾氣很不好,卻一直到最近才知道,原來阿陽的脾氣一旦被惹毛了,也是很難平息的,兩個人在個性上又都很固執,前幾次是阿燿會先示軟,因為根本上也都是他的錯,但大概是次數多了他的忍耐力與自尊心漸漸受不了,所以這次才會臭著一張臉。
 
「我就是想親你難道有錯嗎?」無法繼續忍氣吞聲,白川燿決定攤開來說,順便抱怨一下戀人不夠熱情的舉動。
 
「上課時間就應該專心上課,下課時間你還親不夠嗎?」皺著眉反問回去,秋本陽一想起每次一下課,就被白川燿抓去角落毛手毛腳。
 
他其實不太喜歡兩人如此頻繁又親密的碰觸,一來是怕被人發現,二來是他本身就不太習慣與人這麼親近,再來還有心緒上的問題,練弓道最重要的是要常保一顆平靜的心,但因為跟燿在一起的關係,他開始變得無法像之前那樣心如止水。
 
只要被燿碰觸,他的心就會跳的很快,更遑論那些更加讓他慌亂的行為,就因為燿總是對他摸來抱去,甚至把舌頭伸進他嘴裡翻攪,導致他在練習時無法保持冷靜,近期射箭的準度有明顯下降的趨勢,不只讓部員們很擔心,更讓他感到相當煩躁,偏偏這原因卻又無法跟任何人說。
 
「當然不夠,你不覺得你對我很冷淡嗎?你就這麼不喜歡我碰你?」
 
「我不是那個意思。」看著白川燿明顯相當不悅的表情,秋本陽一的內心開始動搖,但他不知該怎麼解釋,不喜歡燿碰他的原因。
 
「跟我在一起很勉強嗎?如果你不願意就直說,我不會……
 
「沒有勉強!我只是會很緊張!」看著白川燿受傷的眼神,秋本陽一也顧不了自己的問題了,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會想聽見白川燿接下去要說的話。
 
「我只是會很緊張……不知該做出什麼反應,又怕被人看到,最近射箭的準度又降低了,讓我很煩躁,每次一拉弓瞄準,雖然是看著箭靶的,但腦中全都是你親我的畫面,讓我無法專心…..」很難得的一直低頭看著桌面說話,秋本陽一直接將心裡的煩惱一次說出,既然他不知該如何解決,說不定燿跟宵介會有辦法。
 
「但你卻天天都在親我,根本不給我一點冷靜的時間,就連上課時都不停的再打擾我,讓我很困擾,根本無法專心上課,我擔心我的成績會下降,也擔心我設見的準度會……嗚嗯!?」
 
被突然抬起頭,秋本陽一說到一半的心事瞬間中斷,他看著幾乎是貼著自己的白川燿,連睫毛都看的一清二楚。
 
雙唇上熱熱的,跟過去幾天熟悉的觸感一樣,濕熱的舌尖在唇縫邊描繪,接著一點點的探入,燿的舌頭勾住自己的舌頭吸允著,太過親密的接觸,讓秋本陽一的腦中一片空白,身體因為緊張而繃得死緊,麻麻癢癢的感覺從口中一路蔓延到全身,讓他幾乎忘了呼吸只顧著顫抖。
 
「嗚恩…………呼、燿……」徒勞無功的掙扎,秋本陽一坐在椅子上,就著頭抬高的姿勢,被白川燿單方面的熱吻。
 
「嗚阿~雖然我早就知道阿燿是隻禽獸,但這也太熱情了點,趁機多學點,下次找小曦試試!」幫忙無聲的鎖好門後,速水宵介睜大雙眼看著面前的表演。
 
「陽一……你要用鼻子呼吸阿。」長達一分鐘後,白川燿終於結束了熱吻,捧著秋本陽一發紅的臉頰,笑著說。
 
「嗚……」後者正忙著喘氣。
 
「以後有這種困擾,要早點說出來讓我知道。」得知秋本陽一因為自己的關係,緊張到無法靜下心來,白川燿一掃剛才鬱悶的心情,開心的不得了。
 
如此可愛又直接的陽一,真想馬上吃掉,但考量到對方連一個吻,都有可能會緊張到窒息而死……唉、還是慢慢來吧。
 
「咳咳、兩位,麻煩你們晚點再放閃光,快點進入正題行嗎?要不然等社課結束,小曦可能會衝過來,到時就沒這麼方便了。」綻放出七彩光芒,速水宵介非常賣力的當著電燈泡。
 
「恩,先說正事吧。」把白川燿推開,秋本陽一用手抹了把臉,努力平復情緒。
 
「我家老爸說,在正式簽約前,要我們倆小心一點,盡量不要單獨行動……他覺得有人會來搞破壞。」乖乖回到座位上,吃了甜頭的白川燿,在坐下後直奔主題。
 
「這件事,父親也有稍微提過,要我最近放了學就直接回家。」秋本陽一點點頭。
 
在還未開始教白川燿弓道以前,他一向都是放了學就直接回家的,而現在也不過是把時間往後延一小時,再跟燿、宵介、曦人一起去停車場,各自上車回家。
 
就算現在父親要他小心,要他放了學就直接回家,他的作息也不會有所改變。
 
「是說阿陽家要跟阿燿家合作,那龍恩堂呢?」歪著頭,速水宵介好奇的問。
 
「龍恩堂近幾年勢力一直在縮小,瀧田堂主也知道這樣下去,無法繼續保護秋本家,所以一聽到白川會要接手,就打算提早終止合約。」
 
「龍恩堂那邊不用擔心,瀧田叔叔都跟父親說好了。」
 
「雖然金泉社最近沒什麼事,但就是太安靜了,所以有點可疑。」
 
想到一向愛跟白川會競爭的金泉社,白川燿回想自從消息流出後,金泉利人的動向,跟平常沒什麼不一樣,但就是這樣才奇怪,以金泉利人的個性來說,要是知道白川會即將跟秋本家合作,肯定會當面來鬧的,但他卻沒有,為什麼?
 
「聽說高倉議員最近身體不太好。」回想著父親說的話,秋本陽一試著給出線索。
 
「喔、這我知道,闌尾炎,明天開刀。」毫無顧慮的暴露他人隱私,雖說高倉議員覺得,罹患闌尾炎是很丟臉的一件事,因為開刀前要"除毛",但對速水宵介來說卻很一般。
 
不就是個闌尾炎嗎?又不會死人,幹嘛要隱瞞。
 
「是因為這樣所以沒動作嗎?」
 
「天知道~是說阿陽,那位琇琇學姐呢?在聽到兩家要解約後,沒有大鬧嗎?」轉動著眼珠,速水宵介瞄了眼白川燿,故意丟出敏感問題。
 
「我不知道,我沒聽說。」感受到白川燿瞬間變得刺人的視線,秋本陽一不敢有所停頓的馬上回答,好不容易讓視線變得溫和一點。
 
「哼、鬧又怎樣?陽一只會是我的,她算哪根蔥!」說的無比自信,白川燿瞪了速水宵介一眼。
 
………」秋本陽一表示,無意見就是最好的意見。
 
「我說阿燿跟陽一,你們到底是想要偷偷交往呢,還是想要公開出櫃啊?」看著兩人的樣子,速水宵介困惑的提出問題。
 
在他看來,阿燿似乎是想公開但卻一直在忍耐,而阿陽則是從一開始,就表示出完全不想公開的樣子,他是覺得不公開應該會比較好一點,因為一但公開可能會有不少問題,但看阿燿那樣子……絕對瞞不了多久。
 
「公……」剛開口。
 
「私下交往就好!」速答。
 
白川燿無言的看著秋本陽一,秋本陽一偷偷把視線轉開。
 
……看吧,矛盾了,勸你們好好針對這點討論一下,不然以現在的狀態來看,要不了多久就會人盡皆知了。」往後躺在椅背上,速水宵介難得給出有用的建議。
 
「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宵介你都不覺得奇怪嗎,對於我跟燿的關係……?」有些忐忑的說出心中疑問,秋本陽一看向速水宵介。
 
對於宵介看待他跟燿交往的事情,他一直覺得反應太正常,甚至是熱情到一個奇怪的地步,但卻抓不到時機問,也或許是害怕聽到與想像不同的答案,所以遲遲不敢問出口。
 
「不會阿,是說~阿陽不知道嗎?」有點意外好友會問這個問題,速水宵介先是張大了雙眼,之後一臉疑惑的轉問白川燿。
 
「我沒有特別說。」
 
「喔~難怪。」
 
「我該知道什麼嗎?」滿頭霧水,秋本陽一好奇的望著兩人。
 
「對於你跟阿燿的交往,我之所以完全不會感到半點不適,是因為~我本來就喜歡男人。」笑著跟秋本陽一解釋,速水宵介十分乾脆的公布自己的性向。
 
12歲偷看過自家醫院的男醫生跟女護士偷情後,他就知道自己的性向了,比起看著全裸的護士,半裸的醫師更讓他熱血沸騰。
 
在驚覺這件事後,他又試著多開了幾間診療室、病房、辦公室,但所得到的結果都一樣,比起那些女護士、女醫師、女病人家屬……等等的女性,男醫師、男放射師、男病人…….等等的男性,都更加讓他忍不住一瀉千里。
 
之後他就確信了,自己是喜歡男人的,也很坦然的接受了,甚至在13歲時跟家人出櫃。
 
當時他正在院長室、也就是自家老爸的辦公桌上,跟一位實習醫師妖精打架,而本該去開會的院長、也就是他老爸,卻因為手機忘了拿而折回,他還記得當門被打開時,三人全都定格了。
 
……小心我的手機,別把它壓壞了。』速水司,速水宵介的老爸,醫院的院長冷靜的說。
 
『喔,我會小心。』看了眼放在辦公桌上,離自己沒多遠的最新款手機,速水宵介點點頭。
 
『開會要2小時,做完記得收拾乾淨,留下等我回來。』
 
『好。』
 
交代完兒子,速水司默默的把門關上,並從外面用鑰匙鎖好門,看著自己辦公室的門板許久後,才離開趕去開會。
 
結果他根本沒跟那位實習醫師做完,對方甚至嚇到當天就從醫院消失了。
 
後來他跟開完會的老爸談了幾句,針對性向的問題,老爸什麼也沒說,在父子倆沉默了好一陣子後,卻開始很嚴肅的教導他──何謂AIDS、性病分為哪幾種、性病的預防與治療、保險套的重要……
 
『宵介。』
 
『老爸?』
 
『下次不准在我的辦公桌上辦事。』
 
……好吧,我會換個地方。』
 
他知道他老爸接受了,即使沒有說出口。
 
「我是Gay。」速水宵介燦笑。
 
聽著速水宵介的告白,秋本陽一的內心頗震驚,卻又要努力保持冷靜,不要露出太過驚訝的表情,因為他覺得那樣很失禮,但也不能什麼表情都沒有,因為一看就知道他在忍耐裝沒事。
 
說真的,他從沒想過宵介的性向,但在鬆了口氣的同時,又突然想起另一個好友。
 
「那、那你跟曦人……
 
「我喜歡小曦,真心的。」說到他家小曦,速水宵介露出一副情竇初開的樣子。
 
「哼。」白川燿冷哼。
 
…………呃、你加油?」秋本陽一努力的擠出話來。
 
「好喔!我會努力把小曦追到手的,到時我們就可以來個雙對約會,阿~那畫面真是美好阿!」捧著雙頰,速水宵介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
 
秋本陽一無言。
 
曦人,你好自為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