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七、聯絡簿

由於學生們除了基本學科外,還有額外的選修科目,學校為了讓大家有充分的時間準備,於是將試驗時間延長為一整個星期,除了在排定的時間有試驗外,剩餘的時間都採自習制。
 
下午230分。
 
「呼哈~~終於快考完了,我剩下一科選修,你們呢?」伸著懶腰,速水宵介坐在位子上活動著脖子。
 
他們剛考完最後一科基本學科,大多數的同學發出歡呼聲,開始閒聊、睡覺,但還有少部分的人,還有選修課目沒考完,而他就是沒考完的那一部分。
 
「我跟陽一都考完了。」
 
「可惡!我待會要去別的教室考解剖學,考完直接去弓道部見?」
 
「恩,跆拳道一結束,我就過去找你。」今天人在跆拳道部的白川燿,看著秋本陽一說。
 
自從那次在劍道部,好好的跟陽一談過後,白川燿稍微改變了自己的態度,不再隨便對人毛手毛腳,雖然私底下該吃的豆腐還是不少,但至少會稍微顧慮一下,不讓陽一太過為難。
 
他很清楚,現在還不是公開的時候。
 
「好。」對白川燿點點頭,秋本陽一收拾著桌面上的紙筆。
 
自從兩人在一起後,不只白川燿有所改變,就連秋本陽一也開始受到影響,像是他開始學習劍道,原本不太擅長的數理,在燿的幫忙下漸漸好了起來,多了很多的表情變化,說話也不再那麼死板直接。
 
想到兩人的變化,秋本陽一不由得勾起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哇塞~愛情的力量真偉大,阿陽竟然會傻笑了……」速水宵介小聲的感嘆。
 
「咳、咳………」聽到速水宵介的調侃,秋本陽一馬上收起笑容,板回面無表情的樣子,但耳朵還是微微的泛著紅色。
 
………」白川燿正在忍耐,即使他現在就想把人擁入懷中熱吻。
 
「我先去弓道部了,曦人說今天要打掃道場,要我們早點過去集合。」從位子上站起,秋本陽一拿著收拾好的書包,快速逃離教室。
 
「啊、逃跑了~」看著急忙離去的背影,速水宵介回頭看著白川燿調笑。
 
「你考試加油阿,我先走了。」拿起書包,白川燿拍了下速水宵介的肩膀,跟著離開教室。
 
「阿阿~我不想考試,我想去找小曦玩~」趴在桌上,被留下的速水宵介哀嚎著。
 
 
下午350分。
 
「今天就到此為止。」清水曦人對著手拿清掃道具的部員們宣布,考完試的下午,一直都是弓道部大掃除的日子。
 
「陽一,班導要我社課結束後去找他一趟,你要在這裡等白川他們過來嗎?」清洗著手中的抹布,清水曦人轉頭問同樣在洗抹布的友人。
 
雖然白川燿在迴避他的直接介入,但隨著兩家簽約的時間越近,局勢也就越騷動不安,就連父親都直接告訴他,要他多注意陽一的安全。
 
他很清楚白川燿顧慮的是什麼,雖然沒有合作的意思,但他還是很自然的填補了那傢伙不在的時間,不讓陽一有落單的機會。
 
「恩,燿結束跆拳道部就會過來,宵介考完試也會過來。」
 
要是宵介知道,就算來了今天也見不到曦人,恐怕會很失落吧……
 
「我看我等他們來了再走吧,反正老師也沒規定哪時要去。」
 
「為什麼?我一個人會有問題嗎,你跟燿似乎都很不信任我。」用力擰乾抹布,秋本陽一皺著眉。
 
他不喜歡被當成弱者來保護,原以為燿跟曦人是知道的,但兩人這樣合作的滴水不漏,顯然是不相信他。
 
「我沒有不相信,但現在情況特殊……白川應該跟你提過吧?某些應該要騷動的……太安靜了。」
 
「我知道,但也沒必要護成那樣。」攤開擰乾的抹布舖在架子上,秋本陽一仍舊不太高興。
 
「陽一,我只是希望你小心一點,擔心朋友是很正常的事。」看著秋本陽一的臉色,清水曦人緊張的解釋。
 
「你去找老師吧,我不會亂跑,況且部裡還有其他人在。」轉身看著對方,秋本陽一不要清水曦人遷就自己。
 
……好吧,我很快回來。」
 
推開弓道部的拉門,清水曦人回頭望了下道場,看見秋本陽一瞪了自己一眼,尷尬的摳了摳臉頰,將拉門關上,快速的往教職大樓走去,希望能早去早回。
 
就在清水曦人離開弓道部後,道場旁的樹林走出一個人影,來人拍了拍身上沾黏到的樹葉,撥弄頭髮整理好服裝儀容後,拉開弓道部的木門,走了進去。
 
 
下午410分。
 
「欸,沒想到你比我還慢。」站在弓道部的道場上,速水宵介聽到腳步聲後回頭,看見剛抵達的白川燿。
 
「陽一呢?」
 
「沒看到,小曦也不在,可能是兩人跑去幹嘛了吧?」
 
「嘖、那個礙事的清水。」抓了下頭髮,白川燿有些煩躁。
 
從剛剛開始他就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所以社課一結束,連沖洗都沒有,他就直接換了衣服過來,而這不安的感覺,隨著沒有馬上看到陽一,而變得越發膨脹。
 
「喂、喂、喂!什麼叫礙事啊?那是我家可愛的小曦,不准你這樣說他!」速水宵介為愛抗爭。
 
「誰是你家小曦啊!」一回到道場就聽見惱人的發言,清水曦人咬牙反駁。
 
「陽一呢?」看著清水曦人空蕩的背後,白川燿皺了下眉,隨機拿出手機,打算直接用電話找人。
 
「他不在這裡嗎?他跟我保證,說會在這裡等你們來。」清水曦人四處張望著,在確定沒看到人後,逐漸露出擔心的表情,接著也跟白川燿一樣拿出手機,但他撥的是其他部員的電話。
 
......我去其他地方找找看。」察覺到事態可能要嚴重起來,速水宵介用跑的離開道場。
 
他們所認識的秋本陽一,不是那種會失約,更不是會一聲不響就消失的人,但他現在卻兩者都做了……那就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嘟~嘟~嘟……您撥的電話目前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沒人接。」白川燿冷著一張臉掛斷電話。
 
「佐藤說,他看到有個女的來找陽一,陽一跟她出去後,到佐藤離開前都沒有回來。」掛斷電話,清水曦人的表情有些不安。
 
"喀啦──"這是木門被拉開的聲音。
 
「那個……我找到阿陽的書包跟衣服,還有他的手機。」抱著秋本陽一的物品,速水宵介回到道場,手中拿的手機提示燈一閃一閃的,是剛才白川燿打的未接來電顯示。
 
看著速水宵介手中的書包跟衣服,白川燿在心裡有了多種的推測,既然東西都還在,那麼回家的可能性就歸零了。
 
陽一是跟瀧田琇在一起嗎?那他為何不託人留話,也不帶著手機走呢?是瀧田琇要他不要這麼做的嗎?為什麼?
 
「我去闇會一趟。」收起手機,白川燿對著另外兩人說。
 
只要是校內發生的事,沒有誰會比闇會更清楚了,但前提是……陽一必須還在校內。
 
「那我回班上看看!」速水宵介放下秋本陽一的東西,衝出弓道部。
 
「我會在附近找找。」對著白川燿點了點頭,清水曦人的腦中也有幾個猜測,但線索還太少了,所以無法證實。
 
「恩,陽一的東西就拜託你保管了,有事用手機聯絡。」
 
和清水曦人說好聯絡方式後,白川燿離開弓道部往闇會的所在走去,就像學生會有自己的學生會室一樣,闇會也有自己集會的地方,只是一般時候都不會有人在那裡,除了現任的闇會會長。
 
「喔?真難得你會來找我。」
 
敲門聲後,木門被打開,在看到是白川燿時,闇會會長露出少許驚訝的表情。
 
「你知道金泉利人在哪嗎?」直接切入主題,白川燿走近會長身邊,在辦公桌停下腳步。
 
「你要用什麼跟我換呢?」不給答案反而提出條件,會長審視著白川燿。
 
「劍道跟跆拳道部。」
 
「呵,你以為我會稀罕那兩塊小地方?況且,我也沒有要你退出的意思。」
 
「那你要什麼?」無法捉摸眼前人的打算,也沒空去猜想,白川燿問。
 
他跟這位新任的會長只見過三次面,分別是會長交接時、學期初的會議還有現在,雖然一點都不了解對方的能力,但能夠把上任頗有實力的會長直接踢下台,想必是不會差到哪裡去。
 
「其實~我跟你一樣,也不喜歡金泉利人。」會長很神祕的前傾上半身,讓自己多靠近白川燿一點,小聲的笑著說。
 
「我可以幫你處理,現在,告訴我他在哪。」投以一個了然的眼神,在聽到條件時,白川燿就確信會長知道對方的下落了。
 
「今天下午3:54,瀧田琇拉著秋本陽一離開弓道部,走到茶道課的準備室裡,3:58金泉利人帶著兩個人走進準備室,沒多久就扛著"一包東西"出來,瀧田琇跟在他們後面,4:08金泉家的車子在側門接了人後離開學校,那包東西則被放到後車廂裡……所以,人已經不在校內了,我最多就提供你這樣。」說完後兩手往旁邊一攤,會長露出我已盡力的表情。
 
……瀧田琇跟金泉利人近期有什麼接觸嗎?」
 
「很多阿,至少我很常見到他們兩在一起說話,躲躲藏藏的跟偷情似的。」
 
「恩……你的條件,等事情過後我會做到。」
 
在驚訝會長情報精細的同時,白川燿思考著很多事情,瀧田琇跟金泉利人的往來原因、一行人的去向、他們的目的,甚至需要想辦法確認,往上一層的"長輩們"是否有參與。
 
他知道會長跟他想的一樣,那包東西八成就是陽一。
 
回到弓道部的路上,白川燿在腦中盤算著各種可能,龍恩堂那邊,瀧田堂主的名聲一向不錯,人品好也懂得進退,應該不會在要卸下重擔前,惹出這樣的大麻煩,所以參與綁架的可能性很低,而瀧田琇……是因為對陽一的感情,所以才跟金泉利人聯手嗎?目前還無法確認。
 
金泉利人那邊,要是金泉社有涉入,他就必須先跟老爸打個招呼才行,畢竟要是扯到幫派間的摩擦,就不是他所能決定的事了,但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貿然的說出現況,只怕會打草驚蛇,他該告訴老爸嗎?
 
「白川,闇會怎麼說?」
 
遠遠看到白川燿走來,清水曦人偕同剛回到弓道部的速水宵介一起,著急的走近對方。
 
「瀧田琇跟金泉利人合夥,把陽一帶出校外了。」沒有隱瞞的意思,白川燿直接說出結論。
 
「有直接的證據嗎?」
 
「有,會長真夠變態的,我不過隨口問了下,他就給了我一張光碟。」拿出口袋裡的光碟片,白川燿回想著對方像是早就準備好,只等他去拿的樣子,就越發覺得這位會長不簡單。
 
「喔~難怪闇會總是能掌握學校的情況,跟一堆人的行蹤,科技真是偉大阿!」接過那張光碟片,速水宵介一邊走回弓道一邊感嘆著,準備去找台電腦看看裡面的影像清不清楚。
 
「你不打算動用家裡的關係嗎?」走在白川燿旁邊,清水曦人疑惑的問。
 
「我必須先確認有哪些人參與,這不光只是白川、秋本兩家的事而已。」
 
「恩,等確定過證據後,不管你打算有什麼行動,我都會跟父親連絡。」聽出白川燿的考量,清水曦人說出自己的打算。
 
「提供一個可能有用的情報,高倉議員今天偷偷的提早出院了,說是要為明天的議會做準備,似乎有什麼重要的議題要提出,聽說這議題……正好跟秋本議員的主張打對台。」
 
自顧自的進到社辦坐下,把電腦打開後,速水宵介抬頭看著另外兩人,卻同時被兩雙、四隻眼睛狠狠盯著,兩張臉上還都露出非常嚴肅的表情。
 
……你們倆幹嘛這樣看我?小曦你這樣看我,我….我會很害羞的~P.S.阿燿你就不必了。」面對清水曦人時,害羞的扭動了一下,面對白川燿時,卻一臉平靜,速水宵介即使在這種時候,依舊不改他愛玩鬧的個性。
 
「你覺得有可能嗎?」收回目光,清水曦人看向白川燿,他想他們倆想到的應該是同樣的事。
 
「有可能,但手法太粗糙、破綻太多了,現在還無法確定。」
 
花了幾分鐘把光碟裡的影像做過確認後,白川燿跟清水曦人在協商後,各自拿出自己的手機。
 
清水曦人打電話給自家父親,報警。
 
白川燿打電話給自家老爸,通知白川會。
 
 
下午520分。
 
「炤,抱歉打擾了,我想請問一下,陽一有跟燿在一起嗎?」
 
秋本宅,遲遲等不到兒子回家的秋本清實,先是打了電話給瀧田會長,在得不到任何消息後,思索了一下,改打給前陣子開始恢復聯絡,最近正準備締結契約的白川會長。
 
「他還沒到家嗎?」接著電話,白川炤聽了秋本清實擔憂的語氣後,對身邊的人揮了揮手,沒多久腳步聲慢慢接近,幾個身著黑西裝的人,無聲的出現在一旁等待。
 
「沒有,司機說陽一下午有打電話,要對方不用去接他,他會自己回家,但一直到現在人都還沒回來,燿有回家了嗎?」
 
「沒,他也還沒回來,你有打過電話了嗎?」看了眼正跪坐在自己面前的兒子,白川炤說出善意的謊言。
 
「打了但是沒人接。」
 
......我待會打電話問燿,你不用太擔心,說不定他們只是玩到忘了時間,畢竟剛考完試。」
 
「要是那樣就好,最近的情勢不太穩,我有點擔心。」想到明天的議會,還有過幾天的儀式,秋本清實感到胃在翻攪。
 
他很清楚陽一的性子,那孩子不可能會玩到忘了時間,就算要晚點回家,也一定會打電話報備,所以像這樣突然失去聯絡,他真的很擔心。
 
「放心,有我在,不會有事的。」聽出秋本清實的緊張,白川炤柔聲的安撫著對方。
 
……謝謝,有消息請通知我。」聽到白川炤的保證,秋本清實安心不少。
 
「好,你專心準備明天的議會,孩子的事我會處理。」
 
掛斷電話,白川炤收起剛才的溫柔,繃著臉面對跪在一邊的三個孩子,分別是被強制帶回家的白川燿,跟著一起來的速水宵介,還有被吩咐要一起帶回的清水曦人。
 
「我告誡過你,這幾天要多注意陽一。」將視線定在白川燿帶傷的臉上,白川炤嚴厲的斥責。
 
就在剛才,白川燿回家時,當著所有人的面,白川炤搧了兒子一掌。
 
「呃、白川叔叔,這次是阿陽不要人黏著他的,不是阿燿的錯啊。」在一片沉默中出聲,速水宵介幫好友辯駁著。
 
白川叔叔的那巴掌,真是用力的完全沒手下留情阿!看起來就是超大力的,讓阿燿的半邊臉都腫了,嘴角也咬破流血,卻又不讓人幫他處理傷口,唉~他看了都覺得超痛阿。
 
「我已經連絡過速水司,要他讓各醫院都準備好,如果陽一因此出了什麼事,你就必須擔起那份責任。」沒有理會速水宵介的發言,白川炤將最壞的考量告訴兒子。
 
……白川會長,警方已經出動了,金泉再笨也不敢輕舉妄動,更何況陽一的身分特殊,我想情況應該不會太糟才是。」雖然不知自己為何也被帶來,但清水曦人還是努力維持著鎮定。
 
「我知道,我和你父親打過招呼了,你就跟宵介一起暫時待在這,等事情結束後,你父親會過來接你。」轉了視線看向清水曦人,白川炤緩和了語氣說。
 
他不打算責怪速水宵介或是清水曦人,那是他們家長份內的事,所以他只會對自家兒子嚴厲,也只打算教訓燿。
 
「老爸,陽一他……會沒事吧?」沉默了許久,白川燿抬起頭來,帶著些微懇求的眼神看向白川炤。
 
這次的事,讓他深刻體會到自己有多無能。
 
即使身為白川會的少主、闇會的成員又如何?當陽一出事時,他非但無法保護對方,甚至連人也找不到。
 
他知道自己離老爸還遠得很,所以……現在只能靠老爸幫他。
 
「如果他還在金泉社的手上,就不用擔心。」深深的看了自家兒子一眼,白川炤確認兒子得到教訓,在心智上成熟了一點後,慢慢放鬆緊繃的臉部表情,平靜的說。
 
「那是什麼意思?」
 
「我讓鷹去金泉社查探消息,虎去秋本家守著,剩下的人負責蒐集情報……鷹在剛才回報消息,說金泉社的情況不太對,戒備比以往要高出許多,不像是抓了人後應有的低調,反而充滿了緊張感,像是內部發生了什麼問題。」
 
在這種時候,金泉社會出什麼事?
 
「抱歉打擾了,會長,秋本議員……
 
「炤!……呃、白川,陽一他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沒等手下通報完,秋本清實直接闖了進來,在看到白川炤的當下,很自然的叫了對方的名,接著見到一室滿滿的手下與孩子們,才尷尬的趕緊改口。
 
「我不是要你在家等嗎?怎麼跑來了,虎呢?」皺著眉,白川炤看著氣喘吁吁的秋本清實,動作自然的倒了杯熱茶給對方。
 
「喔、謝謝,是我硬要他送我來的,不對、這不是重點!我、我剛接到….接到陽一……」喝了口手中的熱茶,秋本清實才剛被安撫下來,隨即想到自己趕來的原因,又開始緊張、驚慌到語無倫次。
 
看著眼前的秋本叔叔,白川燿深深佩服起自家老爸,能讓外界標榜以冷靜出名的秋本議員,在他人面前失去冷靜到這種地步,他只能說秋本叔叔真是非常信任老爸,對吧?
 
相較於白川燿的知情所以瞭解,速水宵介跟清水曦人卻是完全的傻眼。
 
「冷靜下來,慢慢說。」一手按上秋本清實的肩膀,白川炤溫柔的安撫眼前人。
 
「好,我冷靜了......有人打電話到我的手機說陽一在他手上要人回去就準備贖金一百萬。」深呼好幾口氣,秋本清實快速且確實的說出重點。
 
「一百萬贖金!?」白川燿一臉詫異的重複。
 
「哇塞,看不出原來阿陽這麼廉價?」速水宵介驚訝的說。
 
「金泉利人要求贖金??」清水曦人無法理解的搖頭。
 
「對方是怎麼稱呼你的?」停頓了下,白川炤感覺秋本清實還有什麼沒說出口的話。
 
「呃………這不重要。」迴避著白川炤的視線,秋本清實打算為自己再倒一杯茶。
 
「這很重要,清實。」抓著手臂擺明不讓人逃跑,白川炤故意喊著對方的名。
 
「嗚、我真的都說了,陽一被綁架了,綁匪要求一百萬的贖金,我很擔心所以跑來告訴你這件事,就只是這樣而已。」
 
「對方不知道你的身分。」白川炤用了肯定句。
 
「大概不知道。」秋本清實的話幾乎含在嘴裡。
 
「那他是怎麼稱呼你的?」
 
………
 
看著死都不說的秋本清實,白川炤一言不發的,突然抓著人離開房間。
 
 
晚上6點整。
 
「最一開始帶走陽一的,確實是金泉利人還有瀧田琇,但我推測他們在途中發生了意外,導致陽一現在在別人手上,至於現在的這個綁匪,能確定的是,他目前還不知道陽一的身分。」
 
隔了幾分鐘後,白川炤帶著秋本清實重新回到房間中,對著眾人說。
 
「金泉社不自然的動靜,就是因為綁匪換了人,雖然目前無法確認,今泉利人跟瀧田琇是否也一起被抓了。」
 
「喔~所以才會只要一百萬,白川叔叔是怎麼知道,綁匪不知道阿陽的身分的?這跟綁匪怎麼稱呼秋本叔叔有關嗎?」像個乖寶寶般舉手發問,速水宵介十分好奇,兩位大人剛才跑去做了什麼。
 
「綁匪稱呼的姓不對,陽一很聰明,給了另一個姓。」看了眼秋本清實,白川燿解答著。
 
「咳、咳……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綁匪只說要一百萬,交贖金的時間、地點都沒說。」尷尬的咳了幾聲,秋本清實將話題轉回。
 
「所以綁匪一定會再打電話來,到時可以追蹤他的線路,看能不能找到位置。」看著兩位長輩,白川燿順著秋本清實的話,說出解決方法。
 
他剛才似乎看到老爸偷笑了下?那個姓……該不會是"白川"吧?
 
「去準備好。」對著一旁待命的下屬,白川炤吩咐著,算是認同了兒子的方法。
 
「我該去領一百萬嗎?要是沒有把握,我寧願用錢把陽一平安的換回。」
 
……不、先不用,待會要是綁匪打電話來,你要盡量拉長通話的時間,說你短時間內籌不到這麼多錢,或是要聽聽陽一的聲音什麼的,想的到的方法都可以,只要能確定地點,接下來的事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拍拍秋本清實的肩膀,白川炤示意對方坐下。
 
秋本清實坐下沒多久,門外幾個腳步聲漸近,遵照著白川炤的命令,下屬們搬來追蹤用的電腦、線路,開始著手進行布置,等一切都安頓好後,就只等著電話再度響起。
 
"鈴~鈴~鈴~"放在桌上的手機,發出聲響、閃著提示燈,吸引眾人的注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