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尾聲、同學會

「呵,真可惜當時沒有拿相機拍下你的表情,那可是相當精彩呢。」拿起放在熱水中保溫的酒瓶,秋本陽一輕笑著在空了的杯子倒入酒。
 
「有誰會想到才剛到美國,正要搬進學生宿舍時,門一打開裡面就已經有人了,更何況那個人還是你。」
 
「嗯……要趕在你之前抵達宿舍,選一個我喜歡的床位,還要把東西全都收好,順便幫你把環境都打掃乾淨,這些可是相當辛苦的。」
 
「所以之後有一整個月都是我在打掃,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辛苦你了。」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秋本陽一回想著年輕時的往事,忍不住笑瞇了眼。
 
早在畢業式前他就決定好了,如果耀無法為他而改變,那麼,反過來不就好了?
 
「叫你回去你不肯走也就算了,還到處招蜂引蝶,不管是女的還是男的都有……最可惡的是你就算跟他們出去,每晚都還是來爬我的床!」
 
「我爬上去時,你不也沒有拒絕?」
 
「我都快被你氣死了,哪有餘力拒絕。」
 
「那些都只是朋友而已,雖然利用朋友不太對,但確實很有效,不是嗎?你的"所有權宣言",可是讓一堆女生都哭慘了呢。」
 
「還不是被你設計的?虧我還想趁你不在時,跟同學一起討論報告,結果一開門就看到一個不認識的男人,把你壓倒在我床上……唉、你完全被宵介帶壞了。」揉著自己緊繃的太陽穴,白川耀回想著當時捉姦在床的畫面,對於自己瞬間失去理智感到無力。
 
就因為沒有忍住,導致他們分手不到一個月,就馬上又復合了。
 
「那些都是宵介教的,他說既然死纏爛打跟生米煮成熟飯都沒有用,那就只好設陷阱活捉了。」
 
「你們當我是什麼了?野兔還是山雞?說到宵介,當年的帳我還沒跟他清算呢!說什麼答應對你保密,卻沒說不能告訴清水,所以……
 
"唰──"
 
「在小曦以身體相誘的甜蜜陷阱下,我只好被活捉、乖乖招供,並從旁協助阿陽展開萬里追人大作戰~」在紙門被人拉開的同時,晚到的速水宵介接續著白川耀還未說完的話。
 
「喔?為什麼我完全沒有印象我有用身體誘惑你?記得當時是你苦苦哀求我幫忙的吧。」一把將擋在門口的速水宵介推開,清水曦人脫下身上的大衣掛好後,在秋本陽一旁邊的空位坐下。
 
「抱歉來晚了。」
 
「沒關係,我知道你很忙。」秋本陽一不在意的搖搖頭,幫遲來的兩位友人倒茶暖身。
 
「哼,我看是忙著使用公權力,調查留學生的機票、學校還有宿舍吧?多事。」白川耀諷刺著。
 
「我是為了陽一,況且要是沒有我多事,你能像現在這樣嗎?都十幾年前的事了,到現在還在說,你已經老到開始翻舊帳了嗎?」推開速水宵介逼近的酒瓶,清水曦人喝著手中的熱茶。
 
即使認識了大半輩子,也曾經互相合作過幾次,他跟白川耀還是見了面就忍不住要冷嘲熱諷一番,雖然宵介說這是感情好的證明,但他一點也不想肯定。
 
他跟白川耀可不是什麼多年的好朋友,頂多就是有些交情的老朋友罷了。
 
「好了兩位~別在難得的聚餐時間吵架,來、親愛的~你愛吃的鮭魚。」速水宵介一邊很賢慧的替清水曦人夾菜,一邊接著說。
 
「剛下班一定很累吧?先吃飽再說,等你吃飽後看要洗澡、按摩還是要、吃、我~都可以喔!」說完還眨眼並附贈一個飛吻。
 
………
 
看著即將邁入中年卻還在裝可愛的速水宵介,另外三人全都無言了。
 
「當初你們怎麼沒有直接把他丟在美國算了?」對速水宵介的三八行徑,已經有一定抵抗力的清水曦人,相當嚴肅的問著另外兩人。
 
速水宵介的大學也是在美國念的,雖然跟白川耀、秋本陽一不同學校,但是在同一個城市裡,所以他們三人仍常常聚在一起。
 
「那他追去英國找你時,你怎麼沒有把他丟在英國?」白川耀移動著身體,跟越老越不正常的速水宵介拉開距離。
 
在知道清水曦人去英國攻讀博士後,速水宵介馬上決定跳級,直接從美國飛了過去,還申請上相同的學校,等兩人一起畢業後才回到日本,並在回國的當天,在機場、在雙方家長的面前,對清水曦人求婚。
 
雖然歷經了一番苦戰,尤其速水司還當場昏了過去,在正面差點直擊機場地板時,被清水碇志接住,但最後還是勉強獲得同意的在一起了,甚至還……
 
「咳咳、宵介,你在家也這樣嗎?要是讓孩子們聽到,不太好吧?」
 
秋本陽一想著宵介跟曦人領養的那對雙胞胎,跟他們家的兩個孩子一樣,今年十歲,正讀小學四年級,雖然彼此的感情相當好,但因為學區還有其他的原因,四個孩子並沒有在同一間小學。
 
「放心吧~他們都已經習慣了,晨晨上次偷還問我是怎麼追到小曦的,說他也想追某個人,所以我就教了他幾招,不知道有沒有效呢?」
 
「你說什麼!?你教了晨晨什麼?他才幾歲你教他那什麼鬼東西!我警告過你不准隨便帶壞孩子的,你這……
 
從剛才開始就沒再參與話題,白川耀聽著隔壁正在針對孩子的教育吵架的友人,像是下定什麼決心般,有些沉重的把杯子放下,神情嚴肅的看著秋本陽一。
 
「耀?」
 
「陽一,你稍微注意一下,絕對不要讓平、安跟晨、暮同校。」
 
………咳、我知道了。」忍不住笑了一下,秋本陽一連忙拿起酒杯。
 
聽著速水宵介跟清水曦人的爭吵,秋本陽一放下酒杯後,悄悄的伸手握住白川耀的手,並感受到對方溫暖的回握。
 
不管經過多久,在這些一起走過的時間中,曾經遇上多少問題,他都堅信自己會一直握著這隻手,永遠都不放開。
 
「在想什麼?」以指尖摸著秋本陽一有些粗糙的手,白川耀直視著對方。
 
「想你。」
 
「這有什麼好想的,我不就在這裡嗎。」
 
「嗯……等今年的櫻花開了,再去賞櫻吧,帶著平、安,也約宵介跟曦人,要他們帶著晨、暮一起,就像往年一樣,回到弓道部的箭場賞櫻。」
 
「好。」用力握緊對方的手,白川耀溫柔的笑著。
 
像是透過白川耀看著熟悉的情景,秋本陽一回想起他們第一次一起回去時,那種既開心又帶點難過的心情,雖然有些遺憾當初曾在那裡放開彼此的手,但他們卻不曾後悔過,不管是對耀還是對他而言,那些經歷都是必需的。
 
即使他們的戀情不會有公開的一天;即使不知情的親朋好友們,總是要介紹女性給他們認識;即使平、安雖然有著相同的兩個父親,卻有著不同的兩個姓氏;即使耀依舊會為他的安全而擔心,甚至多了兩個孩子而更緊張……即使有再多的即使,他仍珍惜現在這樣,有得到也有失去的平衡關係。
 
雖說世上沒有絕對平衡的事物,但他相信他們的交往,會是永久平衡。
 
 
-完- 2012/4/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