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加速藥水─楔子

VIP包廂中刻意調暗的燈光下,男人西裝筆挺的坐在沙發上,整個人向後仰躺在舒適的椅背中,翹著腳、手拿玻璃酒杯,一個仰頭就將杯中滿滿的液體喝盡,可見酒量之好。
 
他原本是在地下室整理酒窖的,卻莫名其妙被經理叫上來、推進包廂。
 
坐在沙發上,掃了眼角落幾個像是保鑣的黑衣人,他暗自在心裡猜著男人的身分。
 
沒有多說什麼,男人見他坐下後,直接遞了杯子過來,裡面除了金黃色的酒液外什麼也沒有,連顆碎冰也沒。
 
在男人無言的注視下,他喝下酒精濃度高達40%的酒,即使是價格再昂貴的名酒,第一口入喉時,他只覺得食道像被灼傷一樣熱辣辣的,接著就被嗆到了。
 
咳到幾乎要吐出來時,男人還算有良心的遞了杯白開水給他。
 
「還好嗎?」
 
讓人意外的,從那張西方臉孔的口中,說出了標準的中文。
 
「咳、還好。」喝了一大口白開水,他回以中文,同時在心裡疑惑對方是從何判斷他會說中文的。
 
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們沒再對話,只是一直倒酒、喝酒、倒酒、喝酒……
 
在五、六杯未稀釋的酒精下肚,頭腦開始有點昏沉後,他決定改喝白開水,而男人也沒有要再灌他的意思,只是繼續喝著不斷送來的酒,甚至還很貼心的點了水果盤跟幾樣小菜給他吃。
 
嘴裡塞著一顆草莓時,他覺得偶爾遇上這樣的客人,其實也挺不錯的。
 
當胃袋有食物進駐後,酒精帶給他的痲痺感逐漸退去,閒著沒事做之餘,他開始偷偷觀察眼前的人。
 
一個標準的西方人,有著高挺的鼻子跟棕色捲髮,眼睛因為包廂裡的燈光太微弱了,無法確定是什麼顏色,但整體而言是個長的很好看的人。
 
「在看什麼?」
 
突如其來的問句讓他心虛的把頭低下,等了幾秒發現沒有下文後,才偷偷抬起頭來,卻發現男人停下了灌酒的動作,正專心的看著他,雙眼清明的一點也不像喝了兩三瓶酒後該有的樣子。
 
「呃……沒有、沒什麼。」尷尬的搖搖頭,他默默插了塊兔子樣的蘋果啃。
 
「多少錢?」
 
「什麼?」
 
他在問哪個?是酒、水果盤、小菜還是總價?
 
「你。」男人用拿著酒杯的手對著他。
 
「咳!不好意思,本店沒有在做這種生意。」差點被兔子蘋果噎到,他咳了幾聲,婉轉拒絕對方的詢價。
 
就因為這裡是不提供任何陪客服務的俱樂部,他才會在此工作,卻沒想到今天不但被經理拉來陪客,還被客人詢價,這感覺還真是說不出的詭異。 
 
「如果我堅持要買呢?」
 
「不好意思,先生,我是非賣品。」
 
「這世上沒有非賣品,只有買不起的買家。」
 
男人笑著說,一副這世上沒有他買不起的東西,那樣的高傲,卻讓人莫名的信服。
 
他直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傢伙是怎樣蠻橫無理的,將寫了天文數字的支票塞給經理,不解釋也完全不顧他的意願,就讓角落那群保鑣將他打包外帶。
 
如果提早知道未來會變得怎樣,他發誓絕對會在見到那男人的第一眼,就轉頭逃跑,逃的遠遠的,不讓任何人有機會抓到他的人……甚至是心。
 
唉~要是當時能有一瓶加速藥水就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