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逃逃,逃走中

尤其在藍澤時常不在家的情況下,省去一些有得沒得性騷擾,他更是一個人自在的歡樂。
 
趴在柔軟的床墊上,並在胸前墊了顆抱枕,身旁還放著一個托盤,上面有著熱巧克力跟一盤小點心,姚桃陶雙眼盯著電腦螢幕上的畫面,在腦中回想過去幾次逃跑的路程,右手移動滑鼠標示去過的地理名勝,左手從盤子裡拿出一塊餅乾往嘴裡送。
 
算算時間,他也差不多該再次出門了。
 
身體在Frederic的細心調適下,已經恢復八九成,藍澤近期又忙到早出晚歸的,幾乎每天都要定時去公司開會,根本沒空來騷擾他。
 
正所謂天時地利人和,此時不逃更待何時?
 
現在唯一的問題是,他還沒決定這次的觀光,不、是逃跑路線要去哪裡。
 
「去哪裡好呢?」
 
North Ireland的景點幾乎都去過了,而且就因為他一直都在這一小塊地方上,所以不容易甩開藍澤派來的監視員,就算偶爾能藉由鑽小路甩開,也會一下子就被找到。
 
要不要乾脆出國跑遠一點?但如果要離開North Ireland,海關的出入境記錄卻又不可能做假,藍澤一查就會知道他跑去哪個國家了,結果跟待在North Ireland又有什麼差別,頂多就是面積大小的變化而已。
 
雖然不確定藍澤的勢力範圍,到底遍及哪些國家,但如果能找個比North Ireland要大些的,或許就能不那麼快被抓到,運氣好一點的話,也可能一直不被找到。
 
這樣一來,他就能回到以前的生活,繼續過著自由的人生,不用再跟藍澤有什麼接觸,雖然會很捨不得小變態,但他實在沒法帶著一隻羊逃跑,唯一能做的就是祈求Frederic會好好待牠。
 
至少Frederic比藍澤要有人性多了。
 
「如果可以,真想帶著小變態一起走……」姚桃陶咬著餅乾,無奈的嘆了口氣。
 
North Ireland的佔地面積要大、最好是英語體系的國家、免簽證、機票不要太難買、生活習慣不要改變太大、有他想去的景點……林林總總的因素加一加,姚桃陶將手指就定位在鍵盤按鍵上,將游標移到網頁搜索框打上"England",卻遲遲沒有按下Enter鍵。
 
將手收回,拿起一旁的熱巧克力喝了口,姚桃陶盯著畫面上,剛輸入的七個英文字母。
 
雖然他是想去England的,但是這樣真的好嗎?
 
在離開不到幾年的狀況下,又突然跑回去,如果沒有人知道倒還無所謂,但萬一被發現了……
 
坦白說,他還沒有面對過去的心理準備。
 
將只差一步的搜索網頁放著不管,姚桃陶決定先不去思考如此頭痛的事情,他開了另一個新分頁,點選航空公司的網頁,想先看看從North Ireland飛往其他國家的航班頻率。
 
「啊……」從螢幕上抬起頭,姚桃陶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卻差點忘記的事情。
 
「我的護照!」
 
拍了下床面,姚桃陶將整張臉埋進床鋪中翻轉,一副懊惱的樣子。
 
還記得被強迫買下後,他連回宿舍收拾行李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直接帶到宅邸裡關禁閉,隔天全身酸痛的醒來就發現,藍澤不知在何時又是怎麼找到的,把他的私人物品全都搬到了宅邸。
 
雖然在一一整理下,該有的東西都沒有少,也沒有任何損壞,但唯獨就是找不到他的護照。
 
他連問也不用問,想都不用想也知道,護照一定是被藍澤給扣押了。
 
 
 
結束了悠閒的調養生活,為了找回他的護照,姚桃陶開始在宅邸裡進行地毯式的搜索。
 
說是地毯式,但其實也不過就是針對藍澤較常出入的房間進行搜查而已,畢竟宅邸這麼大,要他完全找過一遍,天曉得要花上多少時間,而且依藍澤的個性來看,愈重要的東西愈是不會離他身邊太遠,所以要是臥房、書房、辦公室找不到,那八九成就是不在宅邸裡了。
 
秉持著這樣的推理模式,姚桃陶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努力閃過Frederic跟傭人的耳目,趁著藍澤不在的時間,偷偷潛入他認為有搜查價值的房間裡,翻箱倒櫃的尋找他的護照,過程中還要記得每一樣東西的位置跟順序,好在找完過後能完美的恢復原樣,以免被藍澤察覺東西有被動過的痕跡。
 
雖然這小偷般的行徑,實在很不好,但除了這麼做以外,他也想不到其他方法了。
 
就這樣找了三天後,在筋疲力盡、心情煩躁的情況下,姚桃陶壓抑著想要砸書的衝動,終於在書房、書架、幾百冊書中的某一本裡,發現夾在頁面中的護照。
 
當下真是令他感動到想哭。
 
「終於找到了!」將得來不易的護照高舉過頭仰望,姚桃陶壓低聲音歡呼著。
 
"叩叩叩─"木門被手指敲擊發出清脆聲響,凍結了姚桃陶的歡呼,讓他不敢再發出聲音,維持著不變的動作等待下文。
 
「陶少爺,下午茶時間到了,今天您想吃點什麼呢?」敲敲書房的門,Frederic站在門外恭敬的詢問。
 
「都可以,你決定就好。」急忙將護照塞進衣服裡,姚桃陶故做鎮定的回答。
 
都怪他找得忘了時間,才會讓Frederic直接抓到他在籃澤的書房裡,不然前幾天他都有算好時間,在Frederic來找他時乖乖待在房裡,裝做哪也沒去的樣子。
 
幸好今天他找的是書房,說是來找書看就行,但如果是在藍澤的房間或是辦公室被抓到,那就真的是可疑至極了。
 
「那在下先去準備,請陶少爺待會直接過來餐廳。」
 
門外的腳步聲漸遠直到聽不見後,姚桃陶才整個放鬆下來,深呼吸了好幾口空氣後,他決定在去餐廳前要先回房間一趟,把護照收好以免待會被Frederic看到。
 
幾分鐘後,姚桃陶心情愉悅的出現在餐廳門口,就像以往用餐時的場景,Frederic已經將一切準備好,正站在椅子前等姚桃陶靠近。
 
看著姚桃陶如釋重負般的笑臉,Frederic忍不住在心裡偷笑。
 
其實有關陶少爺近日來的動作,雖然當事者認為很隱密小心,但其實老爺早從尋寶行動的第一天,就知道宅邸裡有人在專翻他的房間了。
 
似乎是因為覺得陶少爺這樣的舉動很有趣,所以特別吩咐大家都裝做不知道的樣子,就算看到了也要當作沒看到,完全是放任陶少爺去當小偷。
 
雖然他無法理解老爺這樣的用意何在,但既然說了要無視這件事,那他也只能遵從老爺的決定。
 
就算看到陶少爺進了老爺的房間、亂翻老爺的衣櫃、大力摔著老爺的"特殊收藏"、故意踩老爺的枕頭……等等的一連串動作,他都只能當作沒看到。
 
一方面要忍住自己衝進去制止陶少爺的行為,一方面還要忍住想幫忙收拾善後的心理。
 
陶少爺雖然有努力想將房間恢復原狀,但他的努力還是不太夠的,這也是為什麼老爺會在進房間只看了一眼後,就吩咐他別去管陶少爺的特殊行徑了。
 
「今天的下午茶是草莓藍莓派、布朗尼蛋糕跟蜜桃茶。」介紹桌面上的甜點,Frederic拿起一旁的茶壺,將金黃色的茶水注入白底雕花的茶杯中。
 
伴隨著茶水逐漸填滿杯底,果香味伴隨著白煙瀰漫在空氣之中,讓人光是聞那香味就感到放鬆。
 
「看樣子,我又要被你們餵胖了。」拿起銀色小叉,姚桃陶雙眼閃著光芒,先往草莓藍莓派進攻。
 
金黃色酥軟的派皮上有一層起司蛋糕底,上面放滿鮮紅草莓跟少許的鮮奶油,再加上深紫色的藍莓,酸酸甜甜的口味被完美的結合在一起,讓姚桃陶邊吃邊讚不絕口。
 
「陶少爺喜歡就好,但要注意別吃太多了,不然晚餐可能會吃不下。」將已空的茶杯重新斟滿,Frederic貼心的提醒。
 
「恩,再吃一塊草莓藍莓派就好。」
 
「陶少爺這次打算哪時出門呢?」
 
「呃!?」剛要把叉子伸進起派中,卻在聽到問題後手一滑的撞上盤底,發出鐵跟陶瓷相撞的清脆聲,姚桃陶心虛到不敢抬頭。
 
「近期內就要走了嗎?」
 
其實算一算時間也差不多了,除了剛被帶回宅邸的時候,還有小少爺剛來的那一個月,忙著學習照顧羊隻外,陶少爺一向不會在宅邸裡待太久。
 
最長時間也就停留兩個禮拜,很快的就會再次出門去"旅遊"。
 
「這個……大概吧?」
 
「小少爺在下會幫忙照顧您不用擔心,請陶少爺出門在外要注意身體健康,要是累了隨時可以回來,在下會在宅邸裡等著您的。」
 
「咳、那就麻煩你了。」
 
被罪惡感壓的要喘不過氣,姚桃陶時常在想,要是宅邸裡的人都像藍澤一樣變態就好了,那他就可以逃的無牽無掛,也不用擔心會不會因為無法留下自己,而害得其他人被責罰,但偏偏他們都對他很好,總是細心和善的照顧著自己,讓他愈來愈捨不得離開。
 
隔天早上,等藍澤出門開會後,姚桃陶乖乖吃完最後一頓早餐,背上輕便的後背包,光明正大從宅邸正門出去。
 
反正已經沒人把他的舉動當作逃跑,所以他也就不必偷偷摸摸的離開,就連藍澤都知道他今天要出門,早上趁他還在半夢半醒間跑來亂親了好幾下,還叫他不要跑太遠,讓他找不到人什麼的。
 
問題是,他每次都是抱持著要逃跑,不再回來的心情,而不是要去旅行,為什麼就沒有半個人擔心,他也許就此不再回來了呢?
 
就連小變態也只是正對他叫了聲,之後就繼續嚼牠的青草不再理人。
 
一個、兩個、三個都這麼對他下來,原本信心滿滿的逃亡計劃瞬間洩氣,變得一點緊張感都沒有了。
 
他該說大家這麼放心讓他出門也是件好事嗎?至少可以直直走出宅邸,而不用像一開始那樣要驚險的翻牆。
 
 
 
呼吸著潮濕陰冷的空氣,幾乎終年瀰漫在霧氣中的城市沒有什麼改變,還是一樣白茫茫的,只有在好天氣時才會有較好的視線,他正踏著Britain首都──London的土地。
 
這是過去,姚桃陶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家鄉。
 
因為媽媽是台灣人的關係,所以他是在台灣出生的,雖然有著一張幾乎找不到半點西方基因的東方臉,聽說父親還為此做過親子鑑定,但事實也證明了,他確實是身為英國人的父親的種沒錯,所以在五歲過後,他就被父親接到英國來,在這裡長大並接受教育。
 
過了幾年後重新踏上熟悉的土地,那種感覺相當複雜,包含著懷念跟一點點的難過。
 
畢竟他當初並不是以愉悅的心情離開這裡的,甚至可以說是被迫離開。
 
好在他的個性不太執著,雖然一個人去到陌生的環境,一開始曾經過的很辛苦,但在享受到自由的滋味後,對於離開家裡的事,他已經沒有太多感傷的糾結,反而有種解脫的慶幸。
 
「接著……希望可以在天黑前結束。」伸了個懶腰,姚桃陶開始在腦中規劃路線,想辦法甩掉背後偷偷跟著他的兩位。
 
好歹也是他待了二十年的地方,雖然沒有熟到可以閉著眼走路,但至少在London這城市裡,他是哪都不陌生的。
 
街道小巷會通往哪裡、地鐵的時刻跟行徑方向、哪家店有好吃的燒烤牛肉、哪家店有秘藏的頂級Whisky……等等的,雖然離開了三年多,不管是自己還是環境都跟過去不太一樣了,但還是有很多保留著原樣的地方。
 
不管是以怎樣的形式離開,這裡畢竟是他的故鄉,永遠都不會改變。
 
在太陽下山前,姚桃陶成功利用下班時間,地鐵站擁擠的人潮,順利擺脫掉跟著他的兩名監視員。
 
等過了幾站、不斷轉換線路達到一定距離後,才下車進廁所將全身上下的衣物包含內褲、襪子、鞋子等,全都換成他剛在街上隨便買的新衣,接著將電子用品的記憶卡抽出,還有錢跟證件都換到另一個新的皮夾,然後把原有的衣物塞進後背包,直接丟棄在廁所的垃圾桶裡,最後又搭電車回到原本的位置。
 
即使已經把該換該丟的東西都離身了,他還是無法完全安心,畢竟他曾經不下一次懷疑,變態藍澤是不是有在他身體植入晶片還是什麼的,不然為什麼他去到哪都會被發現?
 
在巷子裡找了間家庭旅館解決過夜問題,姚桃陶沒敢冒著風險再出門,直接在旅館享用晚餐。
 
負責掌廚的老闆娘看他年輕,還很親切的幫他加了菜,熱呼香噴的炸魚排跟薯條,外皮酥脆魚肉鮮甜,一口咬下去真的是非常美味,害他差點忍不住再自己多叫一份。
 
就這樣邊吃邊跟老闆、老闆娘閒聊,兩個多小時過去將肚皮撐滿後,一天累積下來的疲憊也差不多去了大半。
 
心情愉快的跟老闆、老闆娘道謝,姚桃陶上樓回到自己的客房裡,將床上同樣是新買的包包打開,開始清點自己的財產。
 
「看樣子,要再多買幾套衣服才行,還有筆電跟手機。」看著放在白色床單上的物品,姚桃陶思索著還需要添加哪些東西。
 
畢竟接下來的時間他就要開始到處跑,能先買好的東西就先買,免得到時在鄉村地區買不到就麻煩了。
 
 
 
隔天一大早,姚桃陶自投宿的家庭旅館中離開,坐上火車往Salisbury去。
 
那是位於London西南方的城市,擁有Britain重要的史蹟跟古城,當中最為著名的是Salisbury Cathedral,以及世界遺產之一的Stonehenge
 
他打算邊走邊看晃遍整個England西南方,要是一直沒被抓到,或許這次還可以考慮住下來。
 
London阿,雖然挺想去British Museum的,但還是早點離開的好,免得遇上熟人,以前跟Adair常去的地方也要盡量避免才行。」坐在火車上,姚桃陶看著地圖自言自語。
 
「請問……你是中國人嗎?」
 
從對面坐位傳來年輕女性的詢問,結束中文的自言自語,姚桃陶將頭從地圖上抬起,看著對坐的少女。
 
「不,我是英國人。」。
 
「啊不好意思,因為我正在學習中文,剛才聽到你在說話,所以才忍不住……如果打擾到你我感到很抱歉。」這次說出口的是流利的英文,帶有獨特卻熟悉的口音。
 
「不會,反正也沒別的事要做。」
 
將地圖摺好收起,姚桃陶看著眼前的少女。
 
咖啡金的捲髮梳理成公主頭,有著一雙碧綠的眼眸,雙唇正勾起淺淺的微笑,背脊挺直、抬頭挺胸、縮下巴、收小腹,姿態優美的雙膝靠攏,雙手則是交扣放在大腿上……他很久沒看到如此標準的坐姿了。
 
「雖然很冒昧,但是......恩、可以請你陪我練習中文嗎?當然,如果不方便也沒關係,畢竟我的要求很唐突。」少女緊張的解釋著。
 
看來似乎是第一次遇上這種情況,所以相當慌張,兩手不自覺得使力捏住,頭也逐漸愈抬愈低。
 
「可以,妳不用這麼緊張,我並沒有不高興。」試著用較為溫柔的語氣安撫對方,姚桃陶點頭答應少女的要求。
 
「真的嗎?太好了!我是Lydia˙Wright既然相遇就是有緣,做個朋友吧?Lydia鬆了口氣後綻放出笑容,率先報上名字並伸出手來。
 
「姚桃陶,妳可以叫我Neil。」
 
手指微微併攏,以右手食指托著對方的手指,姚桃陶彎身對Lydia做了個吻手禮。
 
但他沒真的親,只是用鼻尖碰了下對方的指關節處。
 
一連串的動作十分熟練優雅,直到姚桃陶抬起身來,Lydia還處於臉紅心跳的狀態。
 
她原先是打算跟對方握手的,但因為習慣使然,所以她伸出的手勢是手心朝下的樣子,在發覺自己的粗心後,她本是想快點將手轉九十度以掩飾尷尬,結果還來不及轉姚桃陶就已經親下來了。
 
"噗通、噗通"心跳的聲音越響越大,Lydia既害羞又尷尬的收回手。
 
「抱歉,因為妳的手勢所以我才……」查覺到Lydia的不自在,姚桃陶也感到有些尷尬。
 
一般來說,吻手禮不是對任何女性都可以做的,先決條件是要先取得對方的同意,如果女性以手心向下的姿勢將手伸出給男性,即是代表可以行禮,就像Lydia剛才的行為那樣,所以他才會很自然的接過手行禮。
 
看來是自己會錯意了?
 
「不.....是我太大驚小怪了,我以為你......算了!別管那個了,從現在開始我們用中文聊天,如果我有說錯的地方,嘿嘿~就麻煩你幫忙校正一下了?」
 
很快的收拾好自己的情緒波動,Lydia不再糾結剛才發生的小插曲,畢竟她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親手了,只是有點意外而已。
 
「好。」鬆了口氣,姚桃陶在心裡告誡自己,要用最快的速度把這習慣改掉。
 
「那……窩要區Salisbury占觀Salisbury CathedralNeil呢?你區哪?」Lydia嚥了下口水,很認真的看著姚桃陶,斷斷續續拼湊出對話。
 
「真巧,我也要去SalisburyLydia是第一次去Salisbury嗎?」意外的發現兩人目的地相同,姚桃陶驚訝中還不忘把說話速度放慢,以免Lydia聽不懂。
 
「真腳,窩是第一知區沒錯,我很掃知己裡開家、外粗、粗門?」不確定哪個字彙較為適用,Lydia乾脆把她會的字都念出來。
 
「恩、用旅遊或許比較恰當,"我很少自己出來旅遊",這樣。」
 
「窩很掃自己出來綠遊、盧遊、綠……啊~好、難!」
 
「呵,是"旅、遊"。」
 
「不準笑!」英文。「驢遊,旅~旅、遊?旅遊、!」中文。
 
「對,說的很標準」忍不住笑開來,Lydia的口音讓姚桃陶回想起,他也曾經教過一個人學中文,只可惜沒法一直教到最後。
 
Neil,一起逛Salisbury好嗎?」兩頰微微發燙,Lydia鼓起勇氣邀約。
 
雖然才剛交談不到幾分鐘,但她的內心卻不斷的渴望著,想要更進一步認識眼前的男子,這是她第一次有了心動的感覺。
 
Lydia懇求的眼神下,姚桃陶起先雖然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敗在那張充滿熱切期待的臉上,答應跟她一起四處逛逛,反正有很多目的地都是一樣的,就算不一起走,兩人終究還是會碰上面的。
 
仔細想想,這似乎是他第一次跟女性結伴出遊,希望不會引起什麼誤會才好。
 
在抵達Salisbury後,他們先去看了Lydia計劃中的Salisbury Cathedral,那是一座哥德式的大教堂,有全Britain境內最高的尖塔,教堂內的禮拜堂藏有珍貴的初版大憲章,為目前僅存的四本大憲章之一,另外還有歐洲最古老的大鐘。
 
花了不少時間參觀完教堂後,他們在附近餐廳用午餐,經過短暫的休息後,下午接著參觀Salisbury & South Wiltshire Museum,裡面收藏許多史前巨石文化的主題畫作跟一些國家級的考古文物。
 
一直到下午茶後,傍晚時分他們才前往Stonehenge
 
StonehengeGiant’s Causeway同為世界重要遺址之一,從三千都年前遺留下來的巨大石塊,以精確計算的規則及距離,排列成直徑約三十公尺的大圓,根據石塊的排列方式,可以推算出月蝕及日蝕時間。
 
但巨石的成因至今仍無人能解,甚至有人推測這是受到外星人或是巨人的幫助完成的。
 
親眼面對這些壯觀的巨石,姚桃陶有種被什麼東西充滿的感覺,就像之前看著Giant’s Causeway的海岸風光,會有被大自然洗禮的感觸,Stonehenge的神秘、飽含歲月洗鍊的威嚴,也帶給他發自內心的感動。
 
當下他就決定要在這裡多停留幾天,只要每天看著Stonehenge就足夠了。
 
雖然想再多留些時候,但顧慮到這次他不是一個人出遊,姚桃陶只好先將自己的心緒收回,打算趕在天色還沒變黑前,將Lydia送回火車站搭車,以免讓那位小姐萌生出住一晚的藉口。
 
 
 
Lydia你要先去化妝室嗎?回程也有一段路喔。」除了背著自己的行李外,姚桃陶很自然的一路提著Lydia的手提箱
 
「不用,可以走了。」
 
持續用中文溝通,利用今天一天的時間,Lydia成功調整了幾個口音,讓她的中文說得更加標準。
 
「那就先上車吧。」
 
Neil常常到處旅遊嗎?」
 
「還算常吧,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出來走走,欣賞不同的風景,讓心情放鬆。」
 
「這樣很好,我也想像你常常出來旅遊,但是家人不准,只有這次是特例。」將手靠在前方無人的椅背上,Lydia托著腮幫子,頭隨著公車的行駛左右搖擺。
 
「特例?」
 
「過幾天是我二十歲生日……對了!Neil,能來幫我慶生嗎?」
 
「先祝妳生日快樂,至於慶生的事恐怕沒辦法。」
 
將視線移開,姚桃陶告誡自己不能再跟Lydia繼續深交下去,對他這位逃亡者而言,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千金小姐的Lydia實在太過招搖。
 
即使他們今天的路線都很低調平民化,卻難保不會有一天"旅遊到上流社會"去,他光是想像那個場面就覺得可怕,要是很不幸的遇上藍澤或是Adair……他絕對不要!
 
「但是我好不容易交到朋友,來一下就走,沒有禮物也可以,每次生日都沒有朋友陪我,真的很難受,Neil拜託?」雙手合十放在面前,Lydia可憐兮兮的看著姚桃陶。
 
她希望至少在二十歲的生日會上,能有真正的朋友來為自己祝賀,而不是一個人面對一群"認識的人"。
 
皺緊雙眉,姚桃陶從Lydia眼中看出寂寞的情緒,讓他不小心又有點心軟了,但是……不行,他要堅持住!
 
Neil,真的不行?」
 
「可是……我到時可能就不在Salisbury了。」
 
好吧!賭一把,如果生日會在London那他就拒絕,在藍澤或是Adair可能會出現的地方就拒絕,如果跑太遠也拒絕。
 
「沒關係,你要一路往西南,生日會在Bath舉辦,可以嗎?」眨著水汪汪的大眼,Lydia讓自己扮演著被丟棄在路邊的小狗,希望眼前的人可以把她撿回家去。
 
「哪一天?」
 
「下周一,五天後。」
 
……先說好,我只去一下,把禮物給妳後就走。」挫敗的抓了抓頭髮,姚桃陶開始在腦中構思禮物的樣子。
 
「好!」Lydia開心的為自己贏得最後勝利,做了歡呼的動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