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HG同人-阿嬌的惡夢(HGH)

「哈阿......恩.......就是那......裡,再用力一點......」
 
「恩......這裡嗎?」
 
「嗚恩!......對,就是那裡......」
 
「那~這......樣呢?」
 
「阿!阿阿.......嗚......痛,停、停下!」
 
「不行,現在才剛要開始,乖~忍一下就好了,不要亂動。」
 
「不......恩阿、阿阿──!」
 
「呼~累死我了!高曉,你是忍了多久才找我來的阿?」渾身是汗的倒臥在床鋪上,陳嬌一手抓起被丟在一旁的煙盒,一手四處尋找打火機。
 
「喂!高曉,你的打火機哪去了?」嘖,要是找不到火,就算有煙也沒用。
 
無奈的撐起上身,在環顧了四周仍沒有發現目標後,他終於對高曉的打火機死心,準備下床拿自己的出來用,一直到此時,他才發現“某人”還在一旁忙著喘氣。
 
「......怪了,記得你體力沒那麼差的阿。」
 
哈阿、哈阿、哈阿..........
 
「是忍太久了吧?就跟你說這種事忍不得,你偏偏不聽,每次要幫你弄都說不要,我還以為你是找別人做去了,現在看來.......哈~果然還是“身體比較誠實”。」
 
「.......你技術變差了。」絲毫不受酸言酸語的攻擊,高曉以極為平淡的語氣反酸回去,在稍作休息後,他已經可以站起身來,順便去把藏在角落的打火機找出。
 
「你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你說誰的技術差了!?」老子為你弄得滿身大汗還要被人嫌,還要是嫌技術差,是男人的都嚥不下這口氣!
 
「陳嬌。」回頭撇了一眼,簡潔而有力的指出人名,順便把打火機扔上床後,高曉便抓起一旁的衣服直接進入浴室。
 
「媽的!高曉,你還敢說我,剛剛是誰在我底下欲罷不能的鬼叫,還一直要我用力點的!?」
 
唧唧,嘩啦────
 
隨著蓮蓬頭的開關打開,大量的熱水夾帶水蒸氣湧出,當陳嬌帶著凶器枕頭衝進浴室時,看到的是在朦朧霧氣中若隱若現的纖細背影──高曉正背對著他沖澡。
 
沒有刻意保養,卻依舊白皙到讓女人羨幕的美背,在此刻一覽無疑,雖然現在上面佈滿了青一塊紫一塊的,卻不減他的魅力,反而讓人有種大男人主義的滿足感,因為那些痕跡是他親手留下的。
 
不知為何,原本滿腔怒火的情緒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莫名的悸動,雖然從小他跟高曉裸承相見的次數並不少,但在長大後,由於高曉總是把自己包的死緊,就連夏天外套都不離身,所以他其實很久沒看到了......
 
倒也不是自己喜歡暴露狂,只是,他不喜歡高曉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那種把衣服當保護罩來用,那種即使受了傷也不願讓他知道,不管自己問了什麼都草草帶過的......陌生感。
 
他知道,高曉從以前就極度厭惡別人碰他,或是盯著他的任何一個地方看,原以為自從加入了幫派,高曉......或著該說是他們就變了,變的無法像以前那樣,在一起時像空氣般的自在,卻又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存在,但現在,他發現這一切其實都沒變。
 
高曉依然需要他、信任他,不然就不會這麼毫無戒備的任他“看光光”,也不會在消失了多天後,突然用一封簡訊把他找來,二話不說的在他面前寬衣解帶要他幫他......
 
唧唧──!
 
關掉蓮蓬頭,高曉或許早已察覺陳嬌的存在,也或許沒有,但他並沒有出聲,只是繼續手上清洗的工作,而這也說明了陳嬌是特別的,因為就連高曉的母親,都極少能見到他毫無防備的樣子,尤其在得知自己的真實身分後,他必須變的比過去更謹慎......
 
雖然,他無法否認跟陳嬌的相處和過去沒有不一樣,但陳嬌在他眼裡仍然像空氣一樣,因為,唯有在他面前,高曉才能卸下防備。
 
他知道這陣子以來,陳嬌在看他時,眼神中都帶點責備,他在怪他什麼都不說,同時也在怪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但有些事,高曉覺得由自己承擔就夠了,就像這次,在鬧失蹤回來後,他第一個通知的是陳嬌,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他依然需要並信任著陳嬌,所以才會在自己最虛弱時向他求助。
 
看久了索性靠在門邊,陳嬌看著眼前洗完身體後接著洗頭的高曉,原本用來沉思的心力,不知何時重回到那抹背影上,隨著高曉抓頭的動作,原本附著在背上的水珠開始一顆顆滑落,一滴又一滴的落在地板上,被熱水潤濕的烏黑髮絲服貼在纖細的後頸上,隨著手上的動作,逐漸增加的泡沫,開始抵擋不了地心引力而向下滑落,一團團雪白就這樣沾黏在背上。
 
真不是他在說,要不是早知道高曉跟自己一樣是個“帶把”的,還要是個夠狠的帶把的,光是平常盯著那張AV女優的臉看,他就已經有股想做點什麼的衝動了,現在又看到這幅“美男入浴圖”......
 
他還真想就這麼撲上去,先上了再說!
 
「..........你不說說那些傷是怎麼回事嗎?」想辦法轉移自己的注意力,陳嬌挑了個最好的話題。
 
就在剛才,他才幫表演完脫衣秀的高曉整頓完畢,雖然一開始他被詭異的脫衣舉動搞的心慌馬亂的,但在一看到衣服底下的傷痕時,他就知道高曉為什麼找他來了,因為那白痴把自己搞的一身傷回來還不能去醫院。
 
先不算擦傷、破皮那些外傷,在看到那隻腫的莫名,形狀還歪的詭異的手後,陳嬌真的覺得,要忍住不海扁眼前的傷患,要比治療他難多了......
 
或許該慶幸,他當初是跟著高曉一起進入幫派的,因為在見不得光的前提下,無論受了什麼傷都必須靠自己處理,所以他們為了能健全的活著,在醫療急救上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尤其自己在“接骨”跟“推拿”方面,更是箇中高手,他都覺得自己快可以去當中醫師了。
 
雖然他確實有一陣子沒幫人處理了,其實也因為他只幫高曉治療過而已,但是,說什麼技術變差了的那種鬼話,他是死都不會承認的!天曉得剛剛光是幫高曉接回那跟爛骨頭,就花了他大半的體力,之後還要幫他把全身的淤青都推開,這是多大的一件工程阿!
 
他都沒跟他收醫藥費了,那個不知死活的傷患還真敢說,早知道剛剛他就把高曉鬼叫的聲音給錄下,讓他好好聽聽自己是怎麼叫的!
 
「.......」
 
「高曉?」
 
「我中了埋伏。」眼看陳嬌在知道答案前是不會死心的,再加上事情也已經解決了,高曉在想了很久後,才大略交代了前因後果。
 
「大哥要我帶著幾個人去取一批貨,沒想到那幫垃圾根本不打算遵守諾言,於是就開打了。」
 
唧唧,嘩啦────!
 
熱水再度淋下,高曉拿著蓮蓬頭仔細的將白色泡沫自頭上、身體上沖下,在確定身上沒有殘留的洗髮乳後,才將熱水關掉,拿起掛在一旁的浴袍穿上,一邊用毛巾擦著頭髮,一邊走出浴室。
 
「結果呢?」跟著高曉,陳嬌也離開了浴室的門邊,轉而坐到位於床邊的沙發上,拿起高曉找到的打火機,幫自己點了一枝煙。
 
「當然是處理完了才會回來。」從小冰箱中拿出兩罐啤酒,高曉遞了一罐給陳嬌,順便從他手中接收已經點好的煙,直接放入嘴中。
 
「......要抽是不會自己點阿。」拉開啤酒的拉頭,陳嬌大大的灌了一口洩恨。
 
以高曉那種說法,根本就等於什麼也沒說......偏偏那死AV女優的嘴巴還硬的很,要不是他自己想說,沒人可以從他口中問出半點東西來。
 
「滿意了?」對於陳嬌沒在繼續追問下去,真不知該說是意外又或是了然,或許有點失望,但高曉自己也明白,他是什麼都不會說的。
 
不知道是為什麼,他心裡其實一直覺得,陳嬌不是走這行的料,有時太過衝動,有時又無法真正狠下心來,所以他常常會想,其實陳嬌根本就不適合這裡,只是因為自己,所以才會在。
 
也因此,他才會一直不想讓陳嬌知道的太多,可卻也不會阻止他的加入,雖然看似很矛盾,但其實,他只是希望有人能一直陪在自己身邊,而那個人的名字叫做陳嬌,只是如此而已。
 
「不滿意你也不會再多說了不是嗎。」像是在自嘲,陳嬌笑著說。
 
「阿嬌,你......」不要在待在這種大染缸裡了,你不適合......
 
想要說出的話,卻無法發出聲音,因為自私,因為想把他留下,因為他怕,怕如果兩人會因此而分開,各自走上不同的道路,再也沒有交集,所以一直想說出來的,終究壓在心裡。
 
「什麼?」
 
「......沒什麼。」
 
「你最近總是這樣,扭扭捏捏的最後什麼都沒說,還是不是男人啊?」
 
微怒的將啤酒大力放在桌上,陳嬌感到很心煩,他知道高曉一定有什麼話想跟他說,而且依他那種吞吞吐吐的態度,想也知道不會是什麼小事,所以他才很有耐心的一直等,一直等,沒想到等到現在卻還是連個屁都沒有。
 
最幹的是,他讓他覺得的自己像個“黃臉婆”一樣,每天痴痴的等著“老公”的坦白!
 
「阿嬌,你先回去吧,我想休息了。」
 
「姓高名曉的,你現在是怎樣!把我當是用完即丟的套子是吧!老子我才不希罕你那該死的坦白,我告訴你,下次就算你手腫的跟德國豬腳一樣大,我也不會再幫你了!」
 
磅──!
 
用力的甩上門,陳嬌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高曉靜靜的望著桌上還沒喝完的啤酒罐,不停的在嘴裡喃喃自語著──
 
「你果然不適合這個世界......」
 
 
「王八蛋高曉、死高曉!下次受了傷就不要找我!」一路咒罵著回到家,陳嬌滿肚子氣的躺在床上,他氣高曉什麼都不說,同時也氣自己沒法讓高曉說出來。
 
「阿阿阿~~算了,我不管他了!去他的黃臉婆!」大叫著紓解情緒,在床上掙扎了幾分鐘後,憤怒最終還是敵不過疲憊產生的睡意,沒過多久就沉沉睡去。
 
只可惜,周公不知是在幫他,還是在替他找麻煩,在夢中,他看到了高曉......
 
「死高曉,你在這幹嘛!你什麼時候來的?」躺在自己的床上,陳嬌莫名其妙的看著跨坐在自己身上的“高曉”。
 
「阿嬌,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也有無法說出口的理由。」兩手撐在陳嬌的頭的兩側,高曉低下頭來,用近乎“撒嬌”的語氣說著。
 
媽呀!這是夢吧?這肯定是夢吧?!不然高曉怎麼會化身為AV女優,雖然他那張臉本來就是了,可性格不是阿!現在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阿,難不成是因為我心存邪念嗎!?不不不~我發誓我沒有試圖意淫自己的好友,就算他長的再像AV女優,好歹也是個男人,最多也只能當R片中的受吧!?不對!就算是個受他也是我的好友,況且我也不是同性戀......
 
對了!這一定是上天要給我的考驗,只要我意志堅定,幻影就會消失了!
 
「阿嬌,你在唸什麼?」
 
南無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耶穌基督、聖母瑪莉亞、真主阿拉、米開朗基羅、達文西密碼、甘道夫救救我阿~~!
 
「阿嬌,原諒我好不好,不要不理我。」整個人服貼在陳嬌的身上,“夢高曉”就像吞了幾千噸了強力春藥,面色紅潤、媚眼如絲,性奮到完全抬頭的小高曉,就這麼頂在小嬌嬌上面,還不停的前後摩擦,企圖升起一團小火堆。
 
我的媽阿!誰快來把這位不知是“AV女優”,還是“R片誘受”的夢高曉帶走阿!?我承認我不該這麼沒度量的跟高曉生氣,我承認自己在看到他洗澡時有那麼一絲絲的心懷不軌,但是我真的都只有想而已,一點也沒有要付出行動的意思阿!
 
正當陳嬌忙著懺悔時,夢高曉已經以微妙的速度把兩人脫個精光,隨著肌膚的親密接觸,即使意志在怎麼叫囂,身體終究還是抵不過生理的需求,眼看著小嬌嬌在小高曉的鼓勵下開始慢慢抬頭,陳嬌幾乎要昏死過去,雖然他人已經在夢中了。
 
「天!高曉,我不生你的氣了,拜託你別再動......阿!」
 
坐直身體,高曉突然一手握住小嬌嬌,開始熟練的上下套弄,另一手也不忘照顧其他地方,開始在陳嬌的身上游移撩撥著,雖然兩人的關係是好友,但在熟知對方身上的弱點後,即使是第一次採取攻勢,也能順利且顯著的達到功效。
 
很快的,陳嬌的呼吸開始不自主加速,原本抗拒的身體也因喪失了理智,轉而迎合著高曉的愛撫,密密麻麻的吻痕佈滿了被汗水沾濕的胸膛,不同於高曉白皙的膚色,陳嬌是曬的均勻的古銅,胸前原本毫無反映的乳尖,也因為一連串的刺激而挺立。
 
「哈阿、哈阿......高曉!?等等,別......你不需要這樣!阿阿──!」
 
眼看著夢高曉毫不遲疑的將小嬌嬌含入嘴中,陳嬌差一點點就直接洩了,天曉得這對他而言是多大的衝擊跟刺激,他甚至想立刻把高曉給踹開,也不想讓他為自己做到這樣,只可惜理智只被拉回了一秒,就再度陷入了情慾的旋渦。
 
高曉一手抓著小嬌嬌,先是靈巧的運用舌尖來回刮搔著小孔,緩緩溢出的精液隨著來不及嚥下的唾液,一同弄濕了床單跟陳嬌的腹部,有時將小嬌嬌整個含入溼熱的口腔中,有時又只是輕柔的舔舐著,不同重複著這樣的舉動,卻一直不讓他達到高潮,陳嬌開始覺得不夠,開始渴望更多,想要獲得解放。
 
「高曉、高曉......夠了......我想去了......」原以為,只要自己這樣說,夢高曉就會用手或是口讓自己解脫,沒想到他的這一句話,卻打開了另一個開關......
 
只見高曉將之前溢出的精液沾抹在手指上後,以面向陳嬌趴跪著的姿勢,往後將手指插入自己的後穴中,明顯被眼前的景象嚇到,陳嬌連忙想阻止高曉的行為,卻不小心在接觸到高曉溼熱的蜜穴後,不自主的將手指伸入。
 
「哈阿、阿、阿恩......恩恩.......」
 
隨著手指的增加,蜜穴開始收縮的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容易進出,在知道自己適應的差不多,也清楚兩人都無法在忍耐下去後,高曉抽出自己的手指,連帶將陳嬌的拉出,以面對面的乘坐方式,慢慢將挺立以久的小嬌嬌插入溼熱的蜜穴中。
 
「阿啊!!」在完全沒入時,高曉難以忍耐的嬌喘出聲,緊接著開始上下律動,一次又一次的抬起、坐下,,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深入......
 
「哈阿......恩.......就是那......裡,再用力一點......」雙手攬在陳嬌的肩膀上,高曉將臉埋在頸窩處說著。
 
「恩......這裡嗎?」努力的讓兩人都感到舒服,隨著高曉的體力耗盡,陳嬌開始主導著情事。
 
「嗚恩!......對,就是那裡......」手臂一個縮緊的動作,以及蜜穴的急促收縮,陳嬌便知道自己找對地方了,他開始對準高曉的敏感點攻擊,就像一開始他對自己那樣。
 
至於什麼理智、好友,不管是現在來的是米開朗基羅、達文西密碼還是甘道夫,他都不想理了,管高曉到底是“AV女優”還是“R片誘受”,反正是在夢中,而他現在滿腦子都是上他,上到他們都爽為止......
 
「那~這......樣呢?」
 
「阿!阿阿.......嗚......你太用力了,停、停下!」
 
「不行,現在才剛要開始,乖~忍一下就好了,不要亂動。」
 
「不......恩阿、阿阿──!」
 
隔天一早醒來,陳嬌不意外的發現,自己夢X了,而且小嬌嬌顯然在經過一晚的運動後,精神依舊好的不得了,逼的主人得靠自己解決。
 
「該死,那到底是什麼鬼夢阿!要是被高曉知道......天阿,這真是太恐怖了,不會是我最近真的太久沒有洩慾的關係吧?」認真的思考著問題,陳嬌最終下了一個結論──
 
他不管為何最佳女(男)主角為何是高曉,總之昨天的夢純屬意外,只不過是因為他最近太就沒自己動手DIY了,小嬌嬌在鬧彆扭,所以才會夢到那種事情,再加上昨天高曉真的有把他氣到,在帶著對高曉的怒氣入睡,當然會不小心夢到他了!
 
恩,很好,以上的解釋真是太完美了!!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安心的出門去了~
 
「高曉!!?你在這裡幹嘛!!」沒想過一開自家大門就看到了昨晚的“AV女優”還是“R片誘受”,陳嬌才剛整理好的心情全都亂了,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昨晚夢高曉嬌媚的表情,跟一堆搧情畫面.......
 
「阿嬌,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也有無法說出口的理由。」
 
完了!?這句聽來怎麼那麼的耳熟?昨晚到底是春夢還是預知夢阿!!
 
「阿嬌,你在唸什麼?」
 
南無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耶穌基督、聖母瑪莉亞、真主阿拉、米開朗基羅、達文西密碼、甘道夫救救我阿~~!
 
「阿嬌......」
 
不行、不行,在夢裡也就算了,現實生活中我們可是好朋友阿!好朋友是不會作出那種事情的,雖然真的很舒服......不不不!我在想什麼!?千萬不行阿~高曉跟我可都是貨真價實的男人阿!
 
「阿嬌......?」
 
天啊!不要再回想了啊~我的大腦,快點停止運作吧!不行,夢高曉你給我滾開阿~~
 
「阿嬌......阿嬌!!」不耐煩的大叫,高曉越看陳嬌越覺得奇怪,臉色一下子發青、一下子慘白,現在又成了豬肝紅還不停的在冒汗,一邊碎碎唸還一邊搖頭說不行,到底他的腦袋是怎麼了?
 
「啥!!?」
 
「你到底怎麼了,如果昨天的事,我道歉,可是我是真的有理由的,你......」
 
「昨天、昨天!喔...沒關係,我已經不生氣了!真的,絕對沒有在生氣,所以你快走吧!」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要瘋啦!
 
「阿嬌,你是怎麼了,怪怪的。」懷疑的盯著陳嬌游移不定的眼神,高曉擺明了不打算走人。
 
「我沒有怎樣,真的,我只是有點累而已,拜託你快走吧!我還要回去睡覺。」
 
「.........!?」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陳嬌,高曉猶豫著該不該以身為好友的身分,現在就告訴他某件小事。
 
「我真的很想睡覺,你再不走我就要自己回去睡囉!」
 
「阿嬌,你.........」不會是早上亂吃了什麼吧?
 
「我真的沒有怎麼樣,也真的原諒你了,算我拜託你快點走行不行啊!!?」
 
「阿嬌,你沒感覺嗎......?」看著汗越流越多的陳嬌,高曉開始擔心。
 
「你要走了是嗎?掰掰~~」
 
「阿嬌......」
 
「高曉!你到底想說什麼?說完就快給我滾!!」
 
「阿嬌,你勃起了。」說完,還用手指了指精神抖擻的小嬌嬌。
 
砰!!啪搭、啪搭、啪搭.........
 
.........
 
..................
 
.........................陳嬌逃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