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QA同人-QA日記之寶貝寵物觀察日記

花兩個小時看完書後,我再度走進剛才的書店,無視充滿文學氣息的一樓,直接往二樓文具區走去,三分鐘後我站在一堆日記本前,又過了三分鐘後我的手上拿了一本日記,去櫃檯結帳時,依舊從皮夾裡拿出一張千元紙鈔,店員面帶笑容的接過錢,在打收銀機時重覆了我所購買的商品──
 
『寶貝寵物觀察日記』。
 
回家後,我打開紙袋將日記拆封拿出,打開順手買回來的奇異筆,在"寶貝寵物"四字上畫了個大叉,然後在空位處寫上"Diamond"──
 
『Diamond寶貝寵物 觀察日記』。
 
 
     *  *
 
 
O月X日  Diamond測驗:忍耐度
 
 
「Ansson你不覺得大哥最近有點怪嗎?」
 
一邊吃著早餐,陸皚小聲的和安笙交頭接耳,雖然他家大哥早已吃完早餐,坐在距離餐桌五十公尺處的客廳沙發上,但天曉得那位厲害到鬼神階級的陸皙會不會在餐廳裝了竊聽器什麼的,所以,一切還是小心為重。
 
「大少爺有哪裡不對嗎?」偷偷瞄了眼坐在單人沙發中翹著腳正在看報紙的人。
 
陸皙,他的大少爺今天穿了深藍色的西裝、白襯衫配上酒紅色的領帶,量身訂作的西服將他修長的身型襯托得更加纖細,也讓其優雅的氣質增添不少高貴,雖然這些附帶的加分功能陸皙本身都有,但他不得不說這套西裝的剪裁確實比以往的都好,不張揚不刻意的設計,將陸皙太過鋒利的光芒收斂不少,卻又讓人無法忽視其精明自信的內在。
 
早晨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在陸皙身上,經過特殊玻璃的調節使陽光不至刺眼,柔和溫暖的金黃色有著讓人放鬆的作用,或許是因為陽光的功勞,也或許是因為報上有趣的新聞,陸皙原本緊繃的表情開始慢慢放鬆,看著報紙的眼光柔和不少,連嘴角也微微上揚。
 
那是一幅很美的畫,美到讓他的腦袋有十秒鐘的空白,連帶忽視了在一旁不停碎碎念的陸皚。
 
「Ansson、Ansson……不要只顧看著大哥流口水,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阿?」受不了的用手肘推了下不知何時陷入呆滯狀態的安笙,陸皚給了個白眼。
 
也不知是發生了什麼事,近期來這種狀態已經頻繁發生到上至陸老爺下至廁所阿婆都見怪不怪了,不管是在公司還是在家裡,是在走廊上、餐桌旁、客廳沙發上還是院子裡,只要有陸皙跟安笙的影子,過沒幾分鐘總是會出現某人顏面神經失調的現象,像是張著嘴巴吃蚊子,或是傻笑到讓人像痛毆他一頓,諸如此類的。
 
如果是"保羅的沉思者"那樣的大作也就算了,問題就在於即使那是"女王的忠犬像",他也敢保證不會有人想要收藏,至少在他看來只覺得礙眼又占空間,雖然造就這樣究極的活體藝術品有大半功勞是因為,他大哥近期的心情可說是出生以來最好的一次,搞不好就連擊垮對手公司都沒看他心情這麼展露無遺的好過……
 
但、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才覺得奇怪!
 
「Ansson,你知不知道大哥最近常常拿在手上,還不讓人看的本子是什麼?」他敢打賭陸皙之所以心情會那麼好,八九不離十、一定跟那本神秘本子有關。
 
「你說用小牛皮書衣包著的那本?」終於回過神來,安笙回想起最近這些日子,陸皙從不離身的必帶物品。
 
外觀看上去就像一般的記事本,但詭異的是不管是誰,只要一有人靠近,陸皙就會馬上把記事本闔上,連一個字也不讓人見到,雖然陸皙一直以來都很重視自己的隱私(對別人的字典裡倒是沒有隱私這個詞),但防護到這個地步確實讓人不由得懷疑,究竟那本記事本裡是寫了些甚麼國家機密?
 
「對!你有沒有注意到大哥心情特別好時,通常都是在看完那本本子之後?我上次還看到他邊在本子上寫東西邊偷笑,是偷笑耶!Ansson,你相信嗎!?我第一次看到大哥偷笑,好恐怖!」越說越激動,陸皚索性放下手中的刀叉,兩手環臂的抖了一下,以表示他內心的恐懼程度。
 
「呃......雖然我覺得沒那麼誇張,但我也曾看到過大少爺邊寫東西邊笑,確實……跟平常不太一樣。」
 
回想著這幾天在公司裡的情形,陸皙常常在辦公到一半時,突然拿出一旁的記事本就寫了起來,偶而還會在書寫的過程中發出些微的輕笑聲或是冷哼,雖然他曾經試圖問過陸皙,但卻沒得到任何答案,具體來說他家大少爺是這麼回答的──
 
「我就是在寫他媽的遺書也不干你的事。」
 
從此,他再沒問過有關記事本的事情。
 
 
     *  *
 
 
他很好奇,真的、非常好奇,但比起自己的好奇心,他更想好好的活著。
 
看著乖乖躺在桌上的記事本,安笙有種陷入天使與魔鬼的兩難,一邊勸說著還要命的話就當作沒看到,乖乖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另一邊卻不停叫囂著,好像如果不打開來看就不是男人似的,真的、非常難熬……
 
再說,為什麼這本記事本會在他小小秘書的小小桌上?如此珍貴的寶物不是該鎖在保險箱裡供奉著,又或是該乖乖躺在尊貴無比的總裁辦公桌上才對嗎,為什麼會躺在他桌上!?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是陸皙在考驗他的自制力,還是哪位仇人設了陷阱等他跳?到底他是看還是不看?
 
看了,萬一裡面寫著什麼毀滅世界的大秘密怎辦,是會大家一起死,還是他會因為偷看被陸皙發現,就這麼無聲無息的人間蒸發?不看,難不成就這麼乖乖拿去還給他家大少爺,然後陸皙八成不會相信自己沒打開看過,跟看了一樣還是被迫人間蒸發。
 
所以,他到底是看還不看!?
 
雖然腦袋裡的天使與惡魔已經開始互毆起來,安笙卻還是動也不動的緊盯著眼前的記事本,好想只要一直輸送念力過去,記事本就會回到它原本該待的地方,看是保險箱或是陸皙的桌上,還是隨便哪都行就是不要在他面前。
 
一開始,他確實跟陸皚一樣很好奇裡面寫些什麼,但畢竟陸皙一直都是那種,不管做任何事情都無須向他人解釋的個性,所以久而久之他也就習慣成自然,或著該說是向權力低頭的,裝作沒發現他家大少爺對一本記事本執著到反常的情況,雖然他真的很好奇,但也確實不能做些甚麼。
 
可現在呢,導致人心惶惶的罪魁禍本就在他面前,他要是不看,不知道會不會對不起老爺、二少爺還有公司裡同樣有長眼睛的同胞們?但要是看了,誰要幫忙保證他的生命自主權?老爺搖頭,二少爺搖頭兼揮手,公司裡的同胞們更是半秒跑的一個都不剩……
 
他想,他還是多愛惜自己一點比較好,說不定哪天陸皙一高興會主動跟他說也不一定,雖然這樣的情景大概只有在夢中才會發生。
 
嘆了口氣,確定記事本並不會因為他假想出來的超能力而消失後,安笙認命的從西裝內袋裡拿出新手機,看了眼手中黑色鋼琴烤漆的i phone,他忍不住笑了,雖然被陸皙念到最後,跟了他多年幾乎要可以心電感應自動撥號的舊手機,直接在某天被丟出窗外,但是緊接著迎頭砸下的,就是手中這支最新款的i phone,還連帶著全套的配件跟盒子。
 
雖然沒多說也不准任何人說,但他知道這是陸皙特地送他的,所以格外的珍惜,甚至還把機子拿去包膜,就為了防止有任何一點的損傷。
 
維持站著的姿勢,安笙輸入手機密碼進入桌面,毫不猶豫的按了數字1的快速鍵,撥號給他家大少爺,嘟嘟的響了兩聲後,電話被另一頭接通。
 
「大少爺,是我安笙,那個…..我剛看到你的記事本放在我桌上,是你忘了帶走嗎?」有些戰戰競競,安笙努力讓自己的聲音像是剛發現記事本的存在那樣帶點驚訝,而不是在掙扎已久後決定不偷看,才轉而打電話通知失主。
 
「我的記事本在你桌上,哪本記事本?」
 
電話那頭的陸皙傳回平穩的聲音,像丟了記事本的不是他,像丟了的記事本不過是路邊撿來的廢紙一樣,一點高低起伏也沒有,如此一來,反倒讓被質問的安笙開始擔心是否是自己認錯了本子。
 
「呃……用小牛皮書衣包著,你最近常常帶在身邊的那本?」小心翼翼的,安笙帶點不確定的問。
 
「裡面寫了什麼?」
 
「我沒看,連碰都沒碰!」半秒搶答,就怕一閃神就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還永世不得翻身。
 
「是嗎?」
 
聽著陸皙略帶狐疑的追問,安笙幾乎想要測試新手機的3G視訊功能,直接雙膝跪地的對著手機膜拜,好讓遠在不知何處的陸皙能看到他一心為主的忠誠,饒了他什麼也沒做的小命一條。
 
「真的,我發誓!那個……大少爺你是知道我的,沒你的允許我哪敢私自碰你的東西,更何況去看呢,我真的沒看,連碰、不,連一公尺都沒接近那記事本。」
 
「我相信你。」
 
「不不不、求求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看……诶?」
 
「我相信你。」
 
「…….呃、那就好。」有些不可置信的將手機拉離耳邊,看了下沒開啟任何功能,只顯示通話中的螢幕,安笙有種身處於夢境之中的錯覺……
 
他剛剛沒聽錯吧!?陸皙這麼快就相信自己了?還說了兩次相信!?發生甚麼事情了!!?
 
「安笙,把嘴巴閉上,停止你那副蠢樣,別讓身為飼主的我看了都覺得丟臉。」
 
「喔、好。」不疑有他,安笙乖乖把過於驚訝而微開的嘴巴閉上,靜默一秒,以光速二度將手機拉離耳邊,還離得遠遠的,這次雖然一臉驚恐,卻再不敢把嘴巴張開。
 
天!陸皙是在送他的手機上裝了監視器嗎!?不然怎會知道他剛嘴巴開開的!??而且剛剛陸皙說了什麼……飼主??
 
「Diamond沒有被事物所誘惑,有忍耐住,很乖。」像是在喃喃自語,又或是邊念邊記錄著什麼,陸皙愉悅的聲音中帶著微弱的沙沙抄寫聲。
 
「大少爺 …… 跟你說很多次了,我是安笙、Ansson,是一個人,不是狗更不是那顆鑽石。」委屈的拿回手機聽著,安笙用手抓了抓頭,反問「你怎知道我剛嘴巴是開的?」
 
「就你那點智商,我會猜不出來?」隨便的敷衍一句,電話那頭再度傳來沙沙的書寫聲,沉默了一會兒,陸皙大概完成了手中的大作,滿足的輕呼了口氣,接著傳來本子闔起的聲音。
 
「Diamond,我真希望你能再聰明一點,改天來個智力測驗看看智商好了。」
 
「大少爺,你在說什麼阿!」莫名其妙的,安笙有半秒懷疑陸皙身邊是真的有隻叫Diamond的狗,雖然那隻Diamond厲害到可以做智力測驗,但他相信絕不是自己,對吧?
 
「Diamond,十秒內離開你的辦公桌,把車開到門口等我。」
 
 
     *  *
 
 
Diamond(安笙)安笙(Diamond)抗議無用乖乖去拿車的同時,陸皙神不知鬼不覺的從辦公室另一扇門後出現,門的另一邊疲累時休息用的小套房,平常幾乎不會用到,所以一直都是呈現關閉的狀態,很明顯的,陸皙之所以知道安笙露出張開嘴巴的蠢樣,不是因為針孔攝影機,更不是因為心電感應,就只是單純的躲在小房間裡親眼看到了而已,至於為什麼要躲起來偷偷觀察?
 
一手捧著攤開的記事本一手握著筆,陸皙認真的看著自己剛記錄下的文字,像是即將面臨大考的考生在確認筆記有無抄錯那樣,搞不好連鑑定鑽石也沒這麼仔細過,一再反覆的檢查內容,偶而傳出幾下塗改的沙沙聲,幾秒鐘過後,陸家大少爺終於勾起滿意的微笑,闔起記事本走向他家小秘書的桌子。
 
將手中的記事本跟放於桌上的記事本並排在一起,從外觀看去兩本本子可說是一模一樣,相同材質色澤的小牛皮將書皮完全包覆住,就連手工縫線設計成的花樣也像是複製貼上一樣,如果不打開來看,任誰都會覺得是同一本記事本,當然,放在安笙桌上的,是在陸皙一聲令下故意製成的替身,而本尊便是陸皙直到剛才還捧在手上的那本。
 
翻開替身記事本,就跟新買來的本子一樣,裡面是一片空白,再翻開本尊記事本,雖然只寫了開頭的兩頁,滿滿的文字卻幾乎覆蓋了所有的空白處,左頁中左上角的日期為O月X日,標題是"Diamond觀察日記",右頁中右上角的日期標示為今天,標題是──
 
『Diamond測驗:忍耐度』
 
今天打算測驗Diamond的忠誠度,利用他曾好奇一度跑來問我內容是什麼的"他的觀察日記",當然,不會放真的給他看,而是把假的觀察日記當作誘餌放在桌上,看他會不會打開來看。
 
假日記的書皮是委託製作真日記書皮的皮革店趕工製作的,之所以幫真日記訂製書皮是為了攜帶方便,畢竟印著"Diamond觀察日記"的書皮實在太過可疑。
 
因為測驗是昨天下午的突發奇想,店家有的工作時數不多,為此還打電話去催了三次。
 
下班後趁著Diamond離開身邊時,把誘餌(假日記)丟在桌上帶著真日記躲進小套房裡,大概十分鐘過後Diamond回來發現誘餌,雖然在Diamond發現誘餌時有掙扎了好一陣子,但最後還是沒有動手去碰,這是個好現象也是好的開始。
 
書上說當寵物學會忍耐時,主人要適時的給予獎勵,所以決定明天提早五分鐘讓Diamond去買午餐,因為下午還有會要開,所以不能跑太遠,就嵩壽亭的限量三層櫻花便當好了,當然,錢要Diamond自己出。
 
 
陸皙
 
 
     *  *
 
 
話說,其實我是因為"Champagne Rose"的H打不出來,所以跑來打觀察日記的!(喂)
 
觀察日記的文案從剛開始打Champagne時,就有跟阿葦提過了,然後就呈現他一直叫我寫,但是我想把Champagne打完再寫的莫名其妙的堅持下一直往後延,結果我最終還是在Champagne完結前打了觀察日記,那之前我是在堅持什麼鬼阿!?
 
打觀察日記很開心,女王在裡面很可愛!因為是女王的日記,所以可以把"想當個好飼主"的心情表露無遺,可惜安犬不能明白女王的用心良苦阿,他大概只會覺得女王一直在整自己吧!(攤手)
 
原本想觀察日記會很清水,但是莫名的我痕想加入粉紅色或是激紅色進去,因為在爬寵物教育的資料時,看到"經常撫摸可以增加彼此間的親密度",大爆炸阿!我超想寫的!!但這次我一定要先把Champagne寫完。(又在無意義的堅持)
 
希望之後還有寫觀察日記的時候,也想看看阿葦筆下的觀察日記,所以,阿葦你去給我生一篇出來!!(笑奔)
 
雨而  2010/1/2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