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QA同人-QA日記之健康檢查

「安笙,明天我要去身體檢查,今晚要禁食。」結束了一天的工作行程,離開公司坐上安笙從地停開出來的轎車後座,將公事包隨手往旁邊一丟,陸皙裝做沒事般的陳述著。
 
「身體檢查!?大少爺你哪裡不舒服了嗎,是不是這一陣子太累的關係,心臟的藥你有隨身帶在身上吧,如果一有不舒服要跟我說,你知道我身上都會帶著藥的,千萬不要忍著……OX@&%」
 
看吧,所以我才討厭去醫院,不過是個健康檢查就這樣大驚小怪的,從小到大醫院都不知進幾次了,又不是每次都是因為心臟病發作,可不管是眼前的死狗還是老爸跟陸皚,只要一聽到我進醫院就好像家裡要死人一樣……又不是玻璃娃娃,實在沒必要每次都這樣窮緊張,弄得好像活不長一樣。
 
「你是耳聾了還是怎樣,沒聽到我剛說是健、康、檢、查嗎,還是你真希望我心臟病發躺在醫院,這樣你就可以不用天天遭受荼毒跟虐待?」
 
「大少爺,你明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在擔心你的身體,這一陣子下來你都沒好好休息,飲食跟作息都不正常,常常飯都沒來得及吃就要去開會,我怕你身體受不住。」一邊轉動方向盤,一邊說著。
 
安笙太清楚他家大少爺的個性了,雖然天天都要遭受莫須有的罪狀,但他很清楚這就是陸皙跟他溝通的方式,或許是因為成長的環境,也或許是因為商場上總是爾虞我詐的,長久下來的習慣讓陸皙總是無法直接表明心裡所想的,就算是極少時候才會釋出的低姿態,在曲折的拐了無數個大彎後,也只會成為酸味十足的控訴。
 
但他都聽了這麼多年了,當然不會不知道迷宮起點的含意,也不會因為走錯路被猛獸攻擊而無法抵達終點,如此一來,擺了明是在損他的罪狀,起點其實是要自己不用太擔心,而終點當然就是要他說出從未停止過的關心……好吧,或許不見得是要這麼肉麻,但至少可以讓他家大少雖然表面覺得噁心,心裡又可以感受到不減反增的暖意。
 
「我是在關心你,陸皙。」不由自主的勾起唇角,安笙為自己的肉麻感到開心,畢竟他家大少爺剛才酸溜溜的口氣,就像是在抱怨他不關心他似的,很可愛。
 
「……總之,你明天跟我一起去檢查。」
 
 
     *  *
 
 
檢查大概從早上九點開始,地點位在高級醫院的高級健檢中心,才剛下車就看見院方誠意十足的,派了健檢中心主任陪同三位主治醫師外加四名容貌中上的護士小姐來迎接,雖然麻煩還是不得不應付,稍做介紹後原本跟Diamond是要分
別在獨立包廂中接受問診的,但身為飼主理應了解自己寵物的健康狀況,所以在我說出了小小的願望後,換來了院方大大的配合,雖然Diamond似乎沒有很高興
 
 
「那我就先請教陸總的生活習慣好了。」
 
由主任詢問,三位主治醫師則是握緊手中的鋼筆與病例,一副像是高中生在考聯考英文聽力般,恨不得可以多出一對手跟耳朵,就怕聽漏了一個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請問最近都大概都幾點睡幾點起床,三餐都有正常嗎?」專業笑容一百分,主任兩手握拳置於膝上,其實心裡也是緊張得半死就怕問錯問題。
 
「……………」
 
陸總無語,主任醫師護士冷汗。
 
「呃……是這樣的,最近公司有點忙,所以大少爺的作息跟飲食都有一點緊湊,但只是一時的,平常都有規律的作息生活,大概是早上六點起床,晚上大約十一點左右就寢,三餐固定。」這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安笙連忙站出來打圓場。
 
他就不懂大少爺為何選在這種忙到天昏地暗的時間來做健康檢查,想也知道如果要誠實的回答醫生問診,那結論肯定是做息不正常的,但要是為了好的結果而說謊──就會像以前每次看到捐血車總是因為想捐血,而謊報自己昨晚有睡好有吃過午餐那樣──不用想也知道陸皙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人,他會寧願不捐血,又或是心血來潮乾脆花錢叫健康的路人去賣一下血來當作是自己的公益,但他就是不會謊報,因為自尊不容許。
 
阿、但在商場上就是例外了。
 
「這樣阿,陸總最近辛苦了,因為是特別時段那也沒辦法……但平常時候就很注重健康了,所以……呃、不愧是陸總,就連生活作息都如此的規律。」邊說邊拿出手巾,主任默默擦了下汗,坐在一旁考試的醫師們也在心裡鬆了一口氣,幸好雖然英聽的錄音帶出了點差錯,但監考老師適時的代替他念了考題。
 
難怪陸總堅持要兩個人一起問診!
 
「那再請問一下,陸總有沒有對什麼食物或藥物、毛屑過敏的?」
 
「……………」
 
又、又卡帶了!?監考老師!!!
 
「基本上是沒有,因為大少爺本身心臟方面比較虛弱,所以在飲食上都會特別注意,目前還沒發現有對什麼食物過敏的,至於毛屑……」小心翼翼的瞄了眼坐在沙發上面無表情的陸皙,安笙心裡其實有點掙扎。
 
「恩,毛屑嗎?確實現在很多人都會對毛屑過敏,尤其有養貓狗的,也有一開始沒事,卻在一段時間後開始產生過敏反應的,像是長時間抱著寵物會引起皮膚紅腫發癢,又或是鼻子癢、打噴嚏這些,嚴重的話甚至會引起眼睛癢,所以只要有一點小徵狀,就要特別注意。」終於逮到機會,主任滔滔不絕的發表著演說好展示他的專業,卻沒有注意一旁的"監考老師"一副大勢已去的樣子。
 
「喔?那該如何治療你所謂的毛屑過敏呢?」
 
錄音帶不卡了!
 
考生連忙拿出紅筆畫線,這題的分數一定給的超重,死都要寫滿一整面的答案才行。
 
「其實依我所見,就是盡量避免跟寵物長時間接觸,摸完最好趕快洗手,不要放任寵物亂跑,當然、最好就是別養寵物了!」果斷、堅決,這就是專業阿!多捐點錢給醫院吧,陸總。
 
「你的意思是要我把方糖給丟了?」慢條斯理的轉動著大拇紙上的公主型方鑽戒指,陸皙不但著半點情緒的問。
 
「什、什麼"荒唐"?這…請問我說錯什麼了嗎,陸總?」再度拿出手巾,主任緊張的連話都要說不出來了,要是陸總一不滿意,他的一生恐怕就要關門大吉了阿!
 
「放心好了大少爺!我每三天就有幫方糖小姐洗澡,每個禮拜都送他去全身美容中心,易掉或是過長的毛都有按時修剪,你前幾天…呃、那樣,應該是因為太累了,所以才會一時身體不適,應該…不會是對方糖小姐過敏才是。」安笙急忙解釋著,試圖阻止這不知內情的主任別再繼續去捻龍鬚,要不到時死無全屍,誰來幫他們寫檢查報告阿!?
 
說到這件大事,近幾天可是鬧到整個陸宅的人都知道,也不知是怎麼了,某天陸皙一抱方糖就突然打起噴嚏來,而且還愈打愈兇絲毫沒有停下的趨勢,正當大家以為陸皙可能感冒了,而方糖因為被噴嚏聲嚇到,所以掙扎著跳下陸皙的懷抱時,說也奇怪,方糖才一離開噴嚏聲就消失了……於是女皇又撲回帝王的懷裡,於是噴嚏聲又響起……然後女皇離開,噴嚏聲消失……女皇靠近,噴嚏聲響起……
 
就這樣循環了好幾次,持續了三天後,陸老爺終於受不了,要陸皚帶著茶杯跟方糖暫時離陸皙遠一點,等檢查清楚陸皙是否突然對小狗過敏,再看要怎麼處理,於是可憐的女皇殿下被迫與他最愛的帝王隔離,每天都過著怨婦般的生活,還偏偏是看的到卻撲不到的那種,所以最近陸宅常常會出現牛郎織女般的情境,方糖一見陸皙就露出淚眼汪汪的模樣,外加嗚嗚的可憐叫聲,卻只能隔的遠遠的不能靠近,說實話這讓陸皙非常的不忍,但偏偏一抱就是鼻子癢打噴嚏的,弄到最後陸皙這幾天下來的心情可說是不太好,又或是真、的、很、不、好。
 
大概是接收到安笙的警告,主任馬上一反剛才的說法,開始不停的讚揚"狗狗是主人最好的朋友",是人就應該要養狗,對狗毛過敏更是無稽之談……等等的,光是看著說道口沫橫飛的主任,跟一派悠閒的陸皙,就讓人深深感覺到權力與金錢的可怕。
 
「就像安先生剛才說的,有時身體太過疲累確實會引想到免疫功能,所以並不能因此就說陸總對狗毛過敏,這樣吧,我們等問完診後先幫陸總做一個過敏原的檢查,如果檢查結果無異,陸總就不用再擔心了,不知您覺得怎樣,陸總?」
 
「就這麼做吧。」
 
最近每天都要看著方糖水汪汪、可憐兮兮的大眼,實在讓他很掙扎,常常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說真的這幾天下來他從沒如此慶幸陸皚也養了隻茶杯貴婦,雖然他無法親自陪方糖玩,但至少陸皚的茶杯可以幫他陪著方糖,雖然他至今仍覺得那個死GAY半點命名天份都沒有,茶杯跟方糖?真是荒唐!看他以前幫狗取的名多好──Diamond、Golden、Silver,每一隻都不負眾望的,既聰明又高貴。
 
當然,現在的這隻Diamond還有待訓練跟考察。
 
 
問診的途中雖然因為過敏話題而想到方糖有些不高興,但既然已經排定要做過敏原檢查了,也只好再忍忍了,希望真像Diamond說的那樣,只是因為最近太累了而不是真的對方糖過敏。
 
說也奇怪,坐在一旁的那三位醫師,每當主任問完問題就會馬上轉頭去看Diamond,好想光看他就可以知道答案一樣,明明現在被問診的人是我,真沒禮貌。
 
在我的問診結束後,接著就是Diamond的問診了。
 
 
「那請問一下安先生的作息跟飲食習慣是?」主任動了下身體調整坐姿,好不容易把陸總搞定了,這下終於可以輕鬆一點了。
 
「每天大概五點起床,晚上十二點前睡覺,三餐還算正常。」安笙歪頭想了下,既然可以不論特殊時候,那他當然也是作息正常的乖寶寶了。
 
「恩,安先生這樣只睡了五個小時似乎有些不夠。」主任用指尖敲了敲自己的膝蓋,準備開始演講。
 
「人體充足的睡眠大約是七到八小時左右,至於就寢時間最好是晚上十點,因為人體在不同時段有不同器官排毒的時間,所以要盡量避免熬夜,才能讓器官有時間排毒,至於器官排毒的時間──
 
晚上九點到十一點為免疫系統,此段時間應安靜或聽音樂,咳咳、如果夫妻同房最好在這時間;晚間十一點至凌晨一點為肝的排毒,需在熟睡中進行,所以剛才才說最好晚上十點就寢;凌晨一到三點為膽的排毒;凌晨三到五點為肺的排毒,凌晨五到七點為大腸的排毒,凌晨7到9點為小腸大量吸收營養的時段,應起床吃早餐。
 
由於晚睡晚起會混亂整個排毒過程,所以正常的作息時間是必須的,讓各器官有排毒的時間,身體才會健康,另外,半夜至凌晨四點為脊椎造血時段,必須熟睡不宜熬夜。」
 
「所以安先生的作息最好再調整一下,最好向陸總那樣,有最佳的作息才會有最佳的作為!」激昂的以手心向上的姿勢向著陸皙,主任深深覺得這大概是他生涯中最好的一次演說了。
 
「這……我想我恐怕無法調整作息……」安笙看著像是簽樂透中獎而激動到呼吸緊促腦門充血的主任,再有些為難的瞄了眼陸皙。
 
想他真是有苦說不得,畢竟他的作息時間一向是配合陸皙的,總不可能陸皙還沒睡他就先躺平了吧!?要是他真為了寶貝器官的健康而那樣做,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陸皙那暴君肯定會用最慘無人道的方式把他挖起,到時他恐怕就不只是器官中毒而已,極有可能還會併發器官內出血、發炎甚至破裂……所以為了器官好,他想還是讓他們"慢性中毒"會活得比較長。
 
「為什麼?沒有充足的休息,就不會有足夠的體力,沒有足夠的體力,那要怎麼為陸總拼死的工作呢!您說是吧,陸總。」快稱讚我說的對極了!
 
「…………」
 
依……依舊卡帶?
 
「安笙,從今天起,你要是沒有在晚上十點前躺平,後果自己看著辦。」
 
完全不需徵求本人的意見,陸皙乾脆果斷的下了決策,雖然這決策會連帶牽連他必須更早上床睡覺,但為了當個好飼主!這點小事就只好犧牲一下了,看樣子今晚要翻身好一陣子了,乾脆假裝睡著再起來做事好了……不行,依安笙對自己的了解,不真睡是騙不過他的,嘖。
 
一聽到陸皙的決策的,坐在旁邊的醫師們,突然精神大振,連忙拿出紅筆繼續努力,還急忙的向一旁的護士借螢光筆。
 
天阿!錄音帶出了加分題!快~這肯定是一題一百分的題目,除了紅筆外還要加上螢光筆才行!但是監考老師似乎很無奈,他大概不希望有加分題來影響原始分數吧,嘖、真是一點都不體貼考生。
 
「恩,這樣作息問題就解決了,那接下來請問安先生有沒有對什麼食物或藥物、毛屑過敏的?」
 
「沒有。」突然一個像是在參加快問快答節目的聲音插入,趕在主任剛問完問題,安笙還來不及回答的一秒空檔。
 
「欸?這……陸總?」錯愕了幾秒,主任忍不住又掏出手巾來擦了擦額際。
 
「安笙沒有對任何食物或藥物、毛屑過敏,沒有。」
 
說這陸總也真奇…不、是真不一般,剛剛問他診時都不回答,大家只能把希望放在監考的安老師身上,但現在是怎麼了?錄音帶不但不卡帶還一直免費附送加分題!?該不會這其實才是考題重點吧!對,一定是這樣沒錯,陸總這是在考驗我們的臨機應變!
 
在心裡默默的認可自己的推論,主任一邊把手巾收回,一邊偷偷向三位主治醫師們打暗號,要他們千萬要好好回答加分題,因為這才是重點阿!
 
「那,請問陸…不、是安先生是否有長期服用藥物的習慣?」主任的問。
 
「沒有。」陸皙的快答。
 
「近期是否有住院開刀過?」主任的加快一點問。
 
「前幾年有因為受傷而開刀住院過,近期沒有。」陸皙的快答。
 
「是否有抽菸喝酒的習慣?」主任的再快一點問。
 
「會抽菸但是現在不抽,交際應酬時會喝點酒。」陸皙的快答。
 
「近期內是否有出過國,回國後有無不舒服的徵狀?」主任的不得已的跟上速度快問。
 
「年初去美國開國際珠寶展的會議、三月去新加坡開企業合作會、五月去南非跟當地採鑽業者簽訂合約、七月去加拿大洽公,結束後直接去法國參加時尚珠寶展,珠寶展完後再去英國跟著名珠寶設計師討論最新一季的款式,八月中應某公司的邀去了趟日本,回國後都沒有不舒服的徵狀。」陸皙的快答。
 
「阿……這樣阿。」主任大氣不敢喘一下,幸好他抓了三個主治醫師,每個人分配一部分總會將加分題抄全的。
 
「呃……冒昧打擾一下,陸總沒去加拿大?」坐在一旁的某位醫師丙邊抖邊舉起拿著紅筆夾著銀光筆的手發問。
 
「我去了中國,剛安笙有說,你們沒在聽嗎。」皺了下眉頭,陸皙對於被打斷的快問快答時間顯得很不滿。
 
「十分對不起,我們有紀錄到安先生剛才說的陸總的行程,但並不清楚兩位出門的確切時間,所以才會無法對照起,這是我們的疏失,非常抱歉。」醫師甲乙丙連忙站起九十度鞠躬道歉,說真的他們很無辜,畢竟誰會知道那麼多細節阿!
 
「繼續。」不多作評論,陸皙翹起一腳示意。
 
「是……」拿出幾乎被浸濕的手巾,主任吞了口口水,繼續踏上"陸總快問快答"的對戰擂台。
 
 
     *  *
 
 
結束無聊的問診後,在主任、醫師、護士的帶領下去做了些基本檢查,像是量身高體重體脂、血壓心跳體溫、抽血驗尿以及胸部X光檢查等等,前面是很一般的項目,後面還加了項核磁共振掃描,主任說那是一種可以清楚看到人體解剖影像的檢查,基本功能和電腦斷層一樣是用來診斷,不同的是核磁共振沒有輻射傷害,但費用上也相對的較高。
 
在檢查的途中,有一件讓我不是很開心的事──醫師跟主任死黏在我身邊,而護士們都像眼瞎了般,一個個緊黏著Diamond……是愛狗協會的榮譽會員嗎,難道她們都看不出來那隻他媽的死狗只會對同樣他媽的帶把雄性動物發情嗎!到底有什麼好摸的了!?
 
 
「陸總,您的體脂肪維持在正常範圍內,但有些偏低,可能要注意一下飲食。」醫師甲認真的看著螢幕說,醫師乙在一邊準備血壓計,醫師丙依舊拿著考卷狂寫試題,主任負責在一旁狂點頭。
 
「安先生,站上體重機時請小心您的腳步,來。」容貌中上的護士A一邊說一邊不著痕跡的扶了下安笙的手,末了還依依不捨的滑過整條手臂才肯離開。
 
「安先生長得真高,看、我只到你的胸前呢。」容貌中上的護士B一邊說一邊不著痕跡的靠近安笙的胸膛,可惜不能直接靠上去,但順勢摸一下既寬又厚實的肩膀也好。
 
 
「陸總,不好意思請將頭靠過來一點,我要用耳溫器幫您量一下體溫……好了,36.5度正常,另一耳也請……36.8度也正常。接下來麻煩將手伸出來,待會充氣時會有些緊,要請您別動忍耐一下……好了,陸總,您的血壓有點偏低,但心跳跟體溫都很正常,整體上是沒什麼大問題。」醫師甲呼了口氣解釋著,醫師乙動手收拾著量耳溫跟血壓的儀器,醫師丙繼續考試,主任繼續點頭。
 
「安先生,請把頭轉過來靠近一點,對、再近一點,現在要幫你量耳溫囉。」容貌中上的護士C一邊說一邊不著痕跡的讓自己的胸脯貼近安笙的臉,硬是將靠近的左耳壓在自己身上,另一手環過安笙的頭量右耳的耳溫,買一送一,量完一邊還有另一邊可摸。
 
「安先生,請將手伸出來要量血壓了,阿、安先生的手真大呢,還很溫暖真好,哪像我的手一直都冷冰冰的。」容貌中上的護士D一邊說一邊不著痕跡的把自己的小手直接握上安笙伸出去要量血壓的手,還很順便的左右手都撲上來搓一搓,溫暖一下手心,也趁機溫暖一下女人心。
 
 
「陸總,接下來要抽血,麻煩您把手伸出來、袖子拉高。」醫師甲如是說,一邊醫師乙在準備抽血的針筒跟樣本試管,另一邊醫師丙目前沒事做,主任同丙。
 
「我們先消毒一下,待會可能會有點痛,不好意思……請吸一口氣,謝謝……好了,待會要麻煩陸總按壓傷口約五分鐘,這樣可以較快速止血,也比較不會造成瘀青。」醫師甲將針筒抽出,一邊貼上膠帶固定傷口處的棉花一邊說,醫師乙收拾著血液樣本跟針筒,醫師丙的手中拿了驗尿所需的試管跟滴管,主任讚許的拍了拍醫師丙的肩。
 
「那麼,接下來要請陸總幫忙收集尿液,前面的廁所是驗尿檢查專用的,馬桶中沒有水,所以可以直接使用,之後用滴管將尿液蒐集起來再一次沖水就可以了。」醫師甲邊說醫師丙邊遞出試管跟滴管。
 
「安先生,現在要抽血,麻煩你把手伸出來、袖子拉高,待會如果會痛請跟我說一聲,我會很小心很溫柔的。」容貌中上的護士A深情款款的握住安笙伸出來要抽血的手。
 
「安先生,你要是會痛可以捏我的手,我不會在意的。」容貌中上的護士B立馬抓起安笙的另一隻手,半跪在安笙一旁,將抓到的手緊緊壓在胸前。
 
「安先生,待會我可以幫你壓傷口,保證不會弄痛你,更不會有瘀青。」容貌中上的護士C扶上安笙伸出去的手臂,一邊溫柔的笑著一邊用大拇指輕揉著手臂的肌肉做提前示範。
 
「安先生……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陪你一起去蒐集尿液或是……搜集其他體液?」容貌中上的護士D幾乎整個人趴貼在安笙的背上,嘴唇緊貼著安笙的耳背,一手撫摸著安笙的背部線條,一手更是大膽的貼著大腿摩擦。
 
 
才剛從醫師丙那邊接過試管跟滴管,陸皙一回頭就看見安笙宛如身處在古代後宮的帝王般,身上巴著一堆女人,只見那些女人們一個個向"狗王"諂媚示好,那狗卻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像是習慣了被眾人圍繞,聽慣了那些恭維般……看了就令人煩躁。
 
他怎會不知道,現在的情況就像過去,無數個安笙沒緊跟在他身邊的宴會中一樣,一堆名媛淑女們一旦知道自己沒機會接近他,就會轉而去找正巧離開他身邊的安笙,然後安笙就會像現在一樣被包圍,跟現在一樣過於溫順不懂的拒絕,跟現在一樣沒有馬上回來緊跟在他身邊。
 
 
那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像是自己的東西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被別人亂動般,讓我有種地盤被侵犯的感覺,還有對於那隻所有物就這麼乖乖任人擺布的,被背叛的感覺。
 
 
也不知道是被主任跟甲乙丙恭維到覺得想吐,還是那幾個ABCD的妝太濃香水太臭,又或是那隻不知死活的死狗膽敢離開他身邊這麼久還不回來,陸皙只知道他現在很、不、舒、服!
 
不舒服到想把那位安先生拖出去來個究極過肩摔,打爛他的雙手,劈斷他的肩膀,揍他胸口揍到他吐血,賞他幾個巴掌,最後再踢斷他的大腿,趁他趴在地上不能動彈時再狠狠賤踏那看了就欠踩的背,總之就是把剛剛那些女人碰過的地方都給滅了就是。
 
其實他只是不爽那死GAY欺騙單純的容貌中上的護士們,明明就不喜歡女人還任她們上下其手,明明可以躲可以閃卻一動也不動,明明就是個只喜歡男人的死GAY還妄想吸引女人,明明面對女人就硬不起來還一副被服侍的很爽的樣子,明明……
 
明明那隻死狗是屬於他的,憑什麼那些ABCD可以不經過他的允許就隨便亂碰他的東西阿!?什麼高級健檢中心的容貌中上護士,這跟他媽的酒店小姐有什麼不一樣!
 
 
雖然Diamond在我的教導下,確實算是隻個性良好又聽話的大狗,但在當時的情況下,我倒希望Diamond可以不要這麼有教養,最好是可以吠個幾聲,又或是不停亂動的不讓人碰,而不是在主人面前如此乖順的對陌生人。
 
 
「安笙,過來!」陸皙極度不爽的叫。
 
 
我的Diamond只要會對我搖尾巴就夠了。
 
 
     *  *
 
 
之後我硬是把Diamond叫進廁所,強忍下想揍死他的慾望,但還是發洩的罵了他幾句,看那垂下來的耳朵跟尾巴,不知情的人會以為我在虐待寵物……我就是要虐待寵物也輪不到別人管。
 
什麼該死的健康檢查,我都覺得不舒服到要心臟病發了。
 
 
「大少爺,你不說我真的不知道你在生什麼氣,檢查不是很順利嗎?剛主任也說了過敏原的報告中沒有對毛屑過敏,所以只要好好休息個幾天,之後抱方糖小姐就不會打噴嚏了。」背後緊貼著廁所的磁磚牆,安笙舉起兩手放在胸前表示投降。
 
才剛拿到驗尿用的試管跟滴管,就無緣無故被暴君硬抓進廁所,在還來不及搞清楚接下來要幹嘛時,他跟陸皙已經進到號稱五星級的廁所中,詭異的是明明廁所隔間外的空間大到跟客廳差不多,有沙發有茶几的,他家大少爺卻抓著他硬是塞近一個人很大,兩個人就有點小的廁所隔間裡,兩人中間還站著一個乾淨的像新買的馬桶。
 
被迫面對暴君突如其來的怒火,安笙實在很想高喊他是冤枉的,但看著罵完一堆髒話後,稍微冷靜下來卻依舊狠瞪著自己的暴君大人,他只一瞬間就無語了,陸皙看他的眼神像是想揍死他、像是不爽、像是責備……似乎還有點像是吃了某種烹煮食物用的調味料?
 
突然,他想到剛才護士ABCD對他的,呃、過於親切……
 
「陸皙,你在吃醋嗎?」偷偷的在心裡偷笑,如果陸皙生氣的原因是他所想的那樣,那不管他的暴君要罵他多久,他都願意聽,甚至要聽一輩子也不嫌多。
 
「………你他媽的腦袋有問題嗎?待會照核磁共振時我會要主任特別幫你注意一下,看看腦部有沒長奇怪的東西。」瞬間收回狠瞪,陸皙在胸前還起雙手,往後半靠著磁磚牆。
 
「你在吃醋,因為那些護士?」偷偷的靠近,安笙無法克制心裡湧出的喜悅,嘴角微微上揚著。
 
「檢查還沒結束,你不去收集那該死的體液在這幹嘛?滾出去。」
 
「看見你吃醋,我很開心,但我真的是冤枉的,每次我打暗號給你要你救我,你都只顧著主任跟醫師甲乙丙,看的我都要吃醋了。」將兩手撐在陸皙兩側的磁磚牆上,安笙可憐兮兮的指控。
 
「這是健康檢查。」
 
「陸皙,我只喜歡你一個人而已,不要生氣了,好嗎?」
 
「……………」
 
「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擔心我的身體,但我也擔心你阿,所以別氣壞了身體好嗎?」
 
「……………」
 
「陸皙,我的大少爺,我發誓以後不再離開你身邊,不再讓任何女人碰我。」
 
「……………」
 
「男人也不行。」
 
「……………閉嘴。」
 
 
於是,唇貼著唇,廁所一片安靜。
 
 
我想我死都不會承認Diamond說的是真的,我一輩子都不要知道那瓶調味料叫什麼,但我會記住他說的話,再讓我看到他隨便給人摸………哼!
 
要是當時知道主任會因為等不及而闖進來,我死都不會跟Diamond………
 
我發誓下次即使要再做健康檢查,也絕對不會再來這間醫院。
 
明天要Diamond跑三條街外去給我買帝國飯店的雪花齋下午茶套餐,當然,錢要Diamond自己出。
 
 
陸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