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冰同人-熊仔日記之這是要帶進棺材裡的東西

你知道當我看到童軍繩特價買一送一卻又不能買時,我的心有多痛嗎!?
 
但是,為了心哥跟皚哥未來能有美好的回憶,我大熊只好忍住悲痛不已的心情,抓了筆跟立可白就往收銀檯撤退,到結帳時才發現,他媽的原子筆一支還比兩捆童軍繩貴!幹!
 
買好所需的文具用品,我一出店門就看見兩位大哥站在一起閒聊,哈雷哥一手搭在心哥的肩膀上,一手靠在心哥耳邊,嘴裡念念有詞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而心哥就如同過去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即使哈雷哥激動到頭上的沖天炮晃阿晃的、嘴巴快速開闔到口水都要噴出來了,心哥還是沒有搭理他的意思。
 
「哈雷哥、心哥,對不起啦!讓你們久等了。」
 
眼看心哥的眉頭似乎快要皺起來了,我趕緊一秒插入,雖然打斷哈雷哥說話是非常不敬的行為,但現在畢竟是在公共場合,要是心哥一時沒忍住,跟哈雷哥就地連絡起兄弟之間的感情……我可不想剛到香港就看到條子,所以只好對不起哈雷哥了。
 
「嘖!熊仔你來評評理,身為老大當然要顧及兄弟的婚姻是否幸福又美滿對吧?」哈雷哥在看見我出來後慷慨激昂的說。
 
「既然知道這次來香港是要跟六折一起吃飯,醜媳婦見公婆總是要有所準備不是?我剛要叫阿心去買個伴手禮什麼的,他竟然鳥都不鳥我一下!」
 
一邊聽哈雷哥抗議,我一邊看了眼心哥,是說這次皚哥的那個六折大哥不知是吃壞肚子還是怎樣,突然要皚哥找心哥來香港一起吃飯,哈雷哥聽說後直覺飯局一定有詐,堅持要陪心哥一起回香港,雖然我個人覺得哈雷哥只是想去湊熱鬧順便吃大餐,要知道皚哥吃頓飯都可以花到平民人家一個月的生活費了,身為皚哥大哥的六折肯定是更上一層樓,那餐廳絕對是高級到不能再高級,美味到不能再美味。
 
拜哈雷哥以心哥家屬身分硬要參加飯局所賜,我也以兩位大哥的司機身分一起來到香港,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在香港機場的原因,坐了一堆小時的飛機,雖然皚哥送來的機票是頂級頭等艙,椅子寬大舒適既可以完全平躺還附有按摩功能,但哈雷哥一下機還是大喊腰痠背痛。
 
本來我們是打算快速的離開機場,以免碰到哈雷哥口中的最熟悉的陌生人,也就是我們的大嫂──常牛奶長官,但在入關途中經過一家文具店時,我突然靈光一閃的央求兩位大哥稍微歇歇腿,讓我去買點必備用品,在我真摯的保證絕對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後,兩位大哥終於肯停下讓我去解決一小點的私人需求。
 
要知道咱們BHO的兩位大哥永遠都是讓別人等他們的份,我大熊如今能有這份殊榮讓兩位大哥歇腿等我,實在是好幾世修來的福氣阿!為了不辜負哈雷哥跟心哥對我的恩寵,我以後一定會更加努力磨練自己的開車技術,別再讓組織的車子報廢量繼續增加了,雖然我到現在還是不曉得為什麼我碰過的車子壽命都這麼短,最後還都是以報廢做結尾。
 
話題扯遠了,要說我這鐵錚錚的男子漢為何要去文具店裡買那些娘們才在堅持用的東西,當然是為了心哥跟皚哥阿!
 
要想想,心哥跟皚哥在一起這麼久了,終於要跟六折面對面談判,那是一件多麼重大的事情阿!就連哈雷哥也曉得這次談判的重要性,在一個月前就特別囑咐心哥少動手腳,以免到時無法以最完整的英姿出場,雖然我個人認為以心哥這樣強到無人能比的身手,要想受傷其實是件很困難的事,但既然哈雷哥都如此的替心哥著想了,我們小弟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為了完整的記錄這關鍵性的一天,為了答謝心哥跟皚哥對我的照顧,大熊沒有什麼可以回報的,只好獻上日記一篇,以供兩位大哥日後可以一邊放閃光一邊回憶,這可是我在飛機上苦思了一整個太平洋才得出的好禮物阿!雖然不是什麼高級的東西,但套一句皚哥常說的──浪漫最重要,於是我買了非常少女情懷又浪漫的0.38原子筆跟立可白,當然還有不可或缺的,滿是小碎花的記事本!
 
如此浪漫的禮物,我相信皚哥一定會喜歡的,至於心哥……只要皚哥喜歡,我相信心哥一定也會捨不得把它燒掉的,希望如此。
 
接下來的路程我們都沒有再做停留,從入關、領行李一直到出機場外面,雖然一路上哈雷哥只要一看到精品店,就會一直嚷嚷著要心哥買點伴手禮再走,但心哥一律採取不看、不理、不停的繼續往前走,辛苦的哈雷哥拿心哥沒轍,只好邊走邊試圖開導心哥,一直到機場外心哥終於忍不住往哈雷哥的肚子揍了一拳,哈雷哥才抱著肚子閉嘴,說真的,就連我看了也忍不住要為哈雷哥的革命精神鼓掌致意,天知道心哥的那一拳揍的有多大力,我站在哈雷哥的身後都快要可以看出心哥的拳頭輪廓了。
 
「咳咳、那個死小子!竟然這樣對大哥的……幹!他媽的痛死了!」哈雷哥一手摀著肚子一手扶在我肩上大口的吸著氣,看樣子心哥將先前儲蓄了一個月的體力全都奉獻給了哈雷哥,哈雷哥真是辛苦了。
 
「哈雷哥你沒事吧!那個……心哥也不是故意不理你的,可能他心裡已經有打算了也說不定?」一看哈雷哥似乎傷的不輕,我連忙將哈雷哥撐起,慢慢的追上心哥早已走遠的身影。
 
「幹!那小子肯定是故意的,他在報復我這一個月都不給他有動手腳的機會,媽的!要不是公主在知道飯局後每天都打電話來煩,我才懶的理阿心臉上會不會有他媽的傷痕咧!」
 
原來哈雷哥不讓心哥活動筋骨是因為皚哥阿!我終於真相了!
 
「心哥往停車場的方向去了,奇怪了,皚哥不是一向都在門口等的嗎?」看著逐漸遠去的心哥,我忍不住開口詢問哈雷哥,雖然幹我們這行的就是要少說話多做事,大哥沒說的底下的人就什麼都不能問,但我實在忍不住好奇心,所以還是問了,我想哈雷哥不會介意偶爾透露一些機密給我的。
 
「喔、也沒什麼,公主之前打電話來說他今天有工作不能來接機,而且這情況可能得一直持續到他大哥哪天腦子不正常為止,為了日後我們來香港方便,所以他乾脆寄了幾份車鑰匙來,說以後要是來香港就用不著去借車,直接從機場的停車場把車開走就是。」哈雷哥一副稀鬆平常的解釋著,也就是說皚哥變相的送了一部車給我們使用,還要是"我、們"而不單只是送給心哥的,雖然那部車往後也都會是心哥在用,但一想到皚哥連我們這些小的都有考慮進去……
 
皚哥,大熊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你對我們的好的!
 
等我扶著哈雷哥抵達停車場時,心哥已經照著皚哥說的車位號碼找到車子,還直接坐在全新的黑色車頭上抽起菸來了。
 
不是我要偏袒自家大哥,但心哥今天實在是帥的沒話說,一整套合身的銀灰色西裝將心哥MODEL般的身材展現的無懈可擊,原本充滿攻擊的氣勢,也因為淺色西裝而降低了許多,看樣子皚哥為了讓心哥喬裝成平易近人的樣子,在服裝造型上花了不少工夫,除了一整套的西裝外加皮鞋,還特地送了副無度數的眼鏡給心哥配戴,讓我看了都忍不住想為心哥的新造型拍手叫好了。
 
話說,哈雷哥跟我身上的衣服配件也都是由皚哥一手包辦的,我記得在寄來的衣服中似乎還有一頂黑色的假髮?不過我們沒人知道那是要給誰的配件,所以就沒帶來了,另外,皚哥似乎還要哈雷哥別綁頭髮,但哈雷哥以披頭散髮的他無臉出門為由鄭重的拒絕了皚哥。
 
「轎車?真沒想到公主準備的竟是這種車,我還以為又會是某隻馬還是某個調色盤的跑車咧!」哈雷哥走上前去一臉驚奇的看著心哥坐著的那輛黑色轎車。
 
那車的MARK很奇怪,是一個橢圓形然後下面有一個尖尖的突起,英文名稱是"INFINITI",印象中似乎是日本產的?在義大利其實很少見到亞洲產的車,不過既然是皚哥準備的,想來也不會便宜到哪裡去。
 
「INFINITI G Sedan……哼,才兩百多萬真是便宜他了。」原本安靜抽著菸的心哥突然開口說出車的型號跟價錢,天啊!真是太神了!我第一次看到心哥這麼關心一輛車,這台G哥真是太光榮了。
 
「嘖嘖嘖~兩百多萬叫便宜,阿心你都被公主的金錢觀帶壞了。」抽出夾在雨刷上的字條,哈雷哥一字一句的念出──
 
阿心,這是INFINITI的G Sedan,我本來是想買他的跑車系列G Coupe或是敞篷的G37 Convertible給你,但考慮到你們人多跑車會太擠,所以最後選擇了舒適度較高的轎車,希望你偶爾也能在車上好好休息。
 
P.S.1 看在他並沒有很便宜也要兩百多萬的份上,記得叫哈雷跟熊仔開車小心一點。
 
P.S.2 早知道老婆不會滿意轎車,旁邊車位的紅色G Coupe也是給你的,只有一副鑰匙,我放在轎車的置物櫃裡。
 
該怎麼說呢,皚哥真不愧是皚哥,除了那像心哥肚子裡的蛔蟲般了解心哥的特殊能力外,皚哥的浪漫也是另一種特殊能力,差別在於啟動浪漫這項特殊能力時,需要花費用金錢轉換成的MP,想我在打的RPG電玩,MP都是要升級或是買特殊藥劑才能加強的,皚哥硬是跟我們這些凡夫俗子不一樣,我懷疑他的MP已經用金錢加強到9999了吧。
 
俗話說的好,浪漫都是他媽的金錢堆出來的,這句話實在是太經典了,我決定要將它記錄到我的日記本中,做為我人生座右銘的其中之一。
 
等哈雷哥念完字條,心哥慢條斯理的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副車鑰匙,跟哈雷哥身上的那副鑰匙不一樣,心哥手中的鑰匙上綁了紅色的蝴蝶結,看樣子那就是皚哥送給心哥的"浪漫"了,就不知道皚哥這次的技能消耗了多少MP。
 
讓我意外的是,心哥竟然沒打算開皚哥送的那台跑車,當哈雷哥把轎車的車鑰匙丟給我時,心哥將抽完的煙隨手丟下地踩熄,之後便繞到轎車的旁邊,打開後坐車門坐了進去,心哥為什麼不開跑車呢?可惜我不是皚哥,無法猜出心哥的肚子裡裝了什麼……
 
該不會是擔心自己開跑車會太帥,不小心閃瞎六折的眼吧?
 
隨著哈雷哥的叫罵,我這才發現,當我絞盡腦汁在猜測心哥的肚子裡裝了什麼的時候,兩位大哥都已經坐上車等我了,對於一天內讓兩位大哥等我第二次,大熊我實在是羞愧的想挖個洞把自己活埋,又或是在自己腳上綁石頭沉到大海裡去,不過基於今天還有當司機的重大使命,請容我等今天過後再好好懺悔。
 
急忙坐上車發動引擎,皚哥之前打電話來說他已經先訂了飯店,讓我們一到香港就可以好好休息,到晚上再去約好的餐廳,還說飯店跟餐廳的位置他都已經"設定"好了。
 
想當初我還一直想不透皚哥口中的"設定"指的是什麼,眼看哈雷哥跟心哥都一副半秒就知道答案的樣子,我只好一邊在心裡無限崇拜兩位大哥的智慧,一邊汗顏到不行……難不成這是某種專業術語還是通關暗號?!最糟的是,這該不會是要通過才可以陪伴兩位大哥去香港的資格考試吧?!皚哥你這縝密的計畫實在是周詳到讓我茶不思飯不想的,每天就是拉著一群兄弟們討論這連愛因斯坦都無法解的難題,一直到今天!苦思了整整一個月的我終於有答案了!
 
看著位於方向盤右手邊的加大加寬螢幕衛星導航系統,就是這個不會有錯的了!
 
在確認目標物後,我馬上伸出手指按下啟動鍵,一陣音樂聲響起,原本黑漆漆的螢幕瞬間放出光采,緊接著出現的……卻不是地圖,而是一個白底黑字的問答題!?
 
問題:阿心的老公為以下何者?
選項:1.陸皚 2.哈雷 3.可可 4.熊仔
 
「……幹!」
 
「哇哈哈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咳、咳呵……」
 
看樣子後坐的兩位大哥也看到這超大螢幕上的問題了,這實在讓我不知該說是幸還是不幸,尤其這代表我必須當著心哥的面回答這個問題,皚哥你這不是陷我於不義嗎?還有我的名字應該是大熊不是熊仔阿!
 
「這……心哥?」為了我的小命著想,我想還是先徵求一下當事人的同意在選擇會比較好。
 
「嘖!」
 
「當然是選一啦!難不成還有其他可以選的嗎!?哈哈~公主這招真是太絕了,明擺著要大家認可他是阿心的"老公",阿哈哈哈!」
 
聽了心哥跟哈雷哥的回答,我只好默默的伸出手來在選項一的地方點了點,順便在心裡祈求心哥不要把我的這根手指砍掉,在選擇了皚哥心目中認可的最佳答案後,衛星導航的畫面終於是正常的出現了!這真是太好了,幸好沒有傳說中的第後面好幾題。
 
我點選了皚哥早設定好的"飯店路線",緊接著一位女性的聲音便從螢幕中傳出,一路上指示著我要在前方幾公尺左轉還是右轉的,又一直叫說那裡有限速裝置要我減速,就算沒有照相機也一直嫌我車速過快,連闖個紅燈都要哇哇叫,實在是他媽的囉嗦!那種婆婆媽媽的開車方式真不是男人,我看只有娘們才會照著那種管東管西的他媽的交通安全守則去開車,想我大熊一個在道上把回收車開的如賽車般的駕駛神手,什麼交通安全守則我連看都沒看過,到現在還不是半張紅單都沒接過!?
 
"前方有超速照相機,請將車速維持在五十以下。"
 
幹!實在是他媽的囉嗦,老子就偏要維持在車速七十!!你他媽的有種就照像把單寄去義大利阿!
 
車子維持車速七十行駛了十分鐘後,我載著哈雷哥跟心哥來到飯店,一直到這時我才知道,皚哥訂的飯店真不是普通的高級,而是他媽的五星級,車子才剛停在飯店門口,一旁的泊車小弟就畢恭畢敬的搶著要幫忙停車,卻在看到剛下車的兩位大哥後成了雕像,整個人定在那邊一動也不動,忙著用閃著一堆星星的小眼睛看著兩位大哥……雖然我也承認像哈雷哥跟心哥這樣,舉手投足間都能散發出領袖氣息的大哥人才,實在是白年難得一見的稀世珍寶,我大熊能跟著兩位大哥實在是好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但我怎麼就覺的泊車小弟那"迫切"的眼神就好像,哈雷哥的沖天頭上綁了大把鈔票,又或是心哥手中的煙是用鈔票做成的一樣?
 
不是說我不信任皚哥選的飯店,只是那泊車小弟的口水實在太可疑了,為了維護兩位大哥的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域,我隨即跳下車將泊車小弟阻擋在兩位大哥之外,順便把車鑰匙砸到泊車小弟頭上。
 
「幹,哈雷哥跟心哥是你這種小貨色可以看的嗎?他媽的你再用這種赤裸裸的眼神看著兩位大哥,我不把你沉到維多利亞港裡去就不叫大熊,還不給我去泊車!」
 
嗆了泊車小弟幾句後,看他欲哭無淚的將車子開走,我這才回頭想跟哈雷哥討點稱讚,沒想到一回頭卻不見半個人影,只看到負責開門的小哥一臉僵硬,很認真在考慮要不要把大門給關上,透過擦的可以當鏡面的玻璃門,我看到兩位大哥站在飯店的大廳裡,哈雷哥正在櫃台辦理手續,心哥則是默默的看了我一眼後,就把頭轉開了,我想我大概明白剛剛泊車小弟的感覺了。
 
無視開門小哥的掙扎,我自己推開玻璃門走了進去,一邊走向心哥我一邊在心裡感嘆,真不虧是他媽的五星級飯店,金光閃閃的大廳擺了許多一看就知道很貴的花瓶,牆上還掛了各國時間的時鐘,接待的櫃台是從牆的一邊一路連到另一邊,裡面的人員身穿同款式套裝,一次就站了六七個還都長的很不錯,櫃台外的大廳裡,還不時可以看到一堆身穿制服、西裝的人走來走去。
 
突然間,我像是有所感應般,將視線定在心哥的手上,發現正經過心哥身邊穿著紅色套裝的女人,在無人(除了我之外)注意到的情況下,極為自然的給了心哥一張小紙條,我想那一定是某個專業情報組織裡的人員,動作之熟練迅速,做的那個完美無缺啊!而且那女人臨走前還放了個大秋波給心哥,不過幸好,見過這麼多大風大浪的心哥當然是甩都不甩那女人,一點破綻都沒有露出,真不虧是心哥!
 
緊接著,我看到正在為哈雷哥服務的另一個女人,她趁著其他人都轉頭(除了我沒轉頭)在做事情的幾秒鐘空檔,注意、真的只有幾秒鐘而已,以極快的速度用筆在哈雷哥手上寫了東西,之後馬上裝的跟沒事一樣,專業的微笑著將表單交給一旁的同事,好像我剛才看到的影像是幻覺一樣,要知道櫃台裡的人有這麼多,那女人還可以算準大家都在忙的時機偷跟哈雷哥傳暗號,實在是個專業的狠角色啊!而哈雷哥在瞄了眼手心後,一副了然於心的也朝那女人笑了下,我只能說哈雷哥能一眼看出暗號代表的意思真是太強了,真不虧是哈雷哥!
 
皚哥,我對不起你,想我一直以為你訂這間五星級飯店,只是想向心哥展示一下你的"公主式浪漫",順便彰顯一下你的身價高低,沒想到你卻是做足了各方的準備,甚至還事先安排好間諜潛入,好讓我們一進入飯店就可以掌握到所有的資訊,實在是用心良苦。
 
皚哥,我大熊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為了讓你跟心哥往後的日子能更常在一起(這樣心哥才不會常常爆走),就讓我們今晚聯手把那個六折給解決了吧!
 
 
@ @ @
 
 
晚上六點整,哈雷哥跟心哥帶著我難得準時的,出現在位於飯店三樓的餐廳前,要知道我們做生意時雖然講究準時與效率,但哈雷哥也常說只有別人等他,沒有他等別人的份,基於要維護並樹立哈雷哥在道上的面子,所以BHO在道上是出了名的交易不準時,但因為我們能用超高的效率,去抵回那些不準時所浪費掉的時間,所以大多數的同行還是會願意跟我們繼續合作。
 
天不知道但是他大熊知道,其實那不過是哈雷哥常爬不起床的理由,除非心哥等的不難煩了去踢爆哈雷哥的房門,不然BHO的交易時間大概全都得改到晚上才能進行了。對於喜好賴床的哈雷哥,跟踹爆哈雷哥房門的心哥,偷偷在這裡告解一下,每次心哥踹爆哈雷哥的房門時,我都很小聲的在心裡歡呼了下,但我發誓我大熊絕對沒有對哈雷哥有不敬的意思,只是單純的覺得那樣的心哥超帥,我發誓這是真的!
 
當我正在心裡無限懺悔時,侍者已帶領哈雷哥跟心哥進入餐廳之中,於是我連忙加緊腳步跟上,要知道現在不是懺悔的時間了,千里迢迢跑來香港,就是為了陪心哥赴這擺明是六折設下的鴻門宴,要是現在我不保持最高警戒,三百六十度掃視週圍環境,檢查有沒窩藏可疑人士,或是遮蔽物旁有沒埋伏的狙擊手在,那我大熊到底是為何來這香港的!不就是為了保護心哥嗎!?背負著在義大利等待的一干兄弟們的期望與托付,他絕對會誓死保護好心哥的,那六折要想傷到心哥的一根頭髮,就得先從我大熊的屍體上踏過去才行!
 
「阿心!」
 
當我們才剛落坐沒多久,後頭就傳來皚哥欣喜的叫喚聲,不同於兩位大哥的自在,事實上哈雷哥根本沒抬頭,正滿足的看著菜單竊笑,心哥則是喝了口水淡淡的一撇,大熊我馬上起立迎接皚哥的到來,恭敬的九十度鞠躬叫了聲"皚哥好"。
 
皚哥一看就是剛下班的樣子,穿著不用想也知道是天價的深藍色西裝,看到心哥的同時身邊就像是開滿了無限的小花般,整個人都閃亮了起來,一副就想衝過來給心哥一個感人的重逢擁抱或是熱吻的樣子,無奈卻在皚哥的大哥、那個永遠板著一張老子我就是有錢我最大的臉的六折警告下,原地將已傾斜三十度的身體縮回去。
 
唉、皚哥真是辛苦了,大熊在心裡為你默哀三秒鐘,不過沒關係!待會心哥跟哈雷哥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讓我們一起把六折幹掉、把那九億帶回BHO吧!……後面那句是哈雷哥說的。
 
「呃……阿心、哈雷、熊仔,這是我大哥陸皙,還有旁邊這位是大哥的秘書安笙,大哥、Ansson,這是阿心、哈雷還有熊仔。」皚哥有點緊張的替雙方人馬做介紹,看到我時還一臉絕望的瞪了我的頭頂一眼,讓我百思不得其解,難不能是頭上黏了什麼髒東西嗎?但伸手上去揮揮抓抓卻沒有半點東西阿!
 
餐廳替我們準備的是一個小型包廂,感覺就是他媽的超貴超高級,真不愧六折!在各自入坐後,從門口到裡面分別是我、心哥、哈雷哥,然後對面是安笙、六折、皚哥,要說心哥的對面為什麼不是坐皚哥,那是因為六折硬把皚哥推開的關係,之後還狠狠瞪了皚哥一眼威脅他不準有異議,於是皚哥只好將苦情的淚水往肚子裡吞,乖乖坐在哈雷哥對面的位置上。
 
說真的六折長的還真他媽的不像皚哥,皚哥我沒有罵你母親大人的意思,這只是形容詞而已,但確實是個長的不難看的男人,雖然還是比不上我們的哈雷哥跟心哥這種,骨子裡就散發出超高檔男人帥勁的男人中的男人,但至少還算能看,而坐在我對面的那位"安笙",是個陌生的臉孔,長的超級高大卻擺著一張人畜無害的臉,要知道我大熊是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就被騙去的,為防止這隻大狗熊突然在六折的一聲令下攻擊心哥跟哈雷哥,大熊我決定接下來的時間都要狠狠盯著他,當然飯還是要照吃的。
 
「阿心,這裡的烤羊小排很不錯,你可以試試看。」皚哥用菜單檔著一大半臉,露出兩隻眼睛看著心哥說。
 
「恩。」心哥難得的給了回應,似乎是對菜單很滿意。
 
「還有德國豬腳、香茅鱸魚、紅酒牛肉也都很不錯,副餐的話…」皚哥連看都不看菜單,流暢的說出一堆推薦料理,一開始說時還邊緊張的偷瞄六折,說到後來根本就是緊盯著心哥不放,兩眼還呈現愛心形狀,不停來回看著心哥今天的打扮。
 
皚哥,我知道心哥今天真是帥到簡直天崩地裂了,但你的口水快要留下來了阿阿阿~!還有皚哥,為什麼你對餐單會這麼了解阿,是天天來這吃飯嗎?
 
「陸皚,你當駱先生是沒有眼睛不會自己看嗎?」視線沒有離開菜單,六折冷不防的冒出一句,瞬間澆熄了皚哥的熱情介紹,連忙拿菜單檔住自己的臉。
 
「呃.......大少,二少或許是擔心心少爺對菜單上的中文字不太熟,所以才熱心的講解。」這下還真是令我意外了,沒想到身為六折秘書的大狗熊,竟然是幫著皚哥跟心哥的!大熊我在此決定,以後要乖乖尊稱對面那位為"笙哥"!笙哥你竟然敢跟六折對嗆,我大熊真是太佩服你的勇氣了!
 
「誰准你叫他心少爺的?陸家可沒這個人!看不懂中文難道連英文也不會嗎?還是他眼瞎了看不見?」氣勢洶洶的回嗆笙哥,六折幾句就把笙哥罵到低頭,還連帶的把心哥也罵進去了,這可不行!罵笙哥可以,畢竟笙哥算是六折的人,但要敢動心哥一跟頭毛,我大熊跟你拼了!!
 
「呦~吃個飯火氣也不用這麼大吧~」正當我準備拿起桌上的高腳杯砸向六折,好叫他知道我們心哥不是誰都可以罵的時候,坐在皚哥對面的哈雷哥終於說話了。
 
於是我默默將快要碰到杯子的手放回原位,等待哈雷哥的指示,並在心中懺悔剛才差點因自己的一時衝動,而壞了組織裡的規矩,在哈雷哥跟心哥沒有下達命令前,我們這群小的就得安分守己的管好自己,以免壞了大事,想哈雷哥既然出聲了,肯定是有了什麼讓六折去吃屎的計謀,快!哈雷哥!讓六折去吃屎吧!
 
「就是說阿!大哥,今天是你說要請阿心吃飯,他們才千里迢迢從義大利趕來香港的,你不要一直擺著一張臭臉,要是這麼不情願那你大可不要跟我們一起吃!」逮到把六折趕走的機會,皚哥馬上把音量拉大,反正他們是在包廂裡,再大聲也吵不到外面去。
 
「好阿。」
 
「太好了,阿心我們走……」
 
「你們全都給我滾出去,反正這餐我本來就只有找駱先生一、個、人而已。」
 
六折一說完話,皚哥剛要起身歡呼的動作瞬間洩氣,乖乖攤坐回椅子上,這下連哈雷哥都沒有再坑聲了,笙哥也乖乖的盯著菜單看沒敢在幫腔,於是我偷偷瞄了眼幾乎沒有什麼反應的心哥,然後發現一件恐怖的事情……
 
天啊!媽阿!心哥竟然在笑!!!?是心哥耶!是那個心哥耶!BHO的心哥竟然在笑!?還是勾起唇角的那種淡淡微笑,就是皚哥看了會完全癡呆的那種,傳說中超帥超好看的微笑阿!沒想到我大熊這輩子三生有幸的竟然能夠在這麼近的距離下目睹!皚哥,你快看阿皚哥!不要再用菜單擋臉了阿!心哥正看著你笑耶!!!
 
或許是查覺到我驚訝的視線,心哥在下一秒恢復原本的面無表情,皚哥你錯失良機了……然後我決定把偷看到心哥笑的秘密畫面帶進墳墓裡,免得皚哥知道了要謀殺我。
 
接下來笙哥叫服務生進來點餐,六折還點了紅酒,沒過多久餐點就開始一一放上,用餐時間所有人都沒有多說什麼,頂多就是皚哥會不時找心哥搭幾句話,然後在六折的警告下閉嘴吃飯,哈雷哥一邊吃一邊感嘆的說鑲金的飯也沒有特別好吃,笙哥不時幫六折遞紙巾整理桌面,還切了一塊面積不小的牛排給我。
 
笙哥你真是大好人啊!我熊仔決定把你的地位提升,要是六折欺負你我大熊挺你!
 
一場晚餐吃下來雖然氣氛詭異到不行,但好在食物好吃,所以在心情上並沒有太大的影響,一直到笙哥找來的服務生將桌面整理乾淨,只留下點心、水果跟酒杯後,六折才開始切入主題。
 
「這次找你來不為別的,我想你應該還記得當初為了救你,陸皚曾經答應我的條件吧?」喝了口紅酒,六折看著酒杯裡的紫紅色液體說,雖然沒有指定是對誰,但我想在場的人都知道他是在針對心哥。
 
「大哥,我可是有乖乖遵守條件的!乖乖接任副總裁的位置,十年內居留地在香港,沒有讓傳媒發現我跟阿心的關係,也沒有告訴任何一個親友……還有三年內除非是公事不然不准離開香港,所以都是阿心來香港我們才有機會碰面,我先警告你,你別想說要延長那個該死的不准離開香港的時間,如果你敢這樣那我….那我就離家出走再也不回來了!」皚哥劈哩啪啦的把當初六折定下的條件背出,最後還緊張的威脅六折。
 
如果皚哥不說我還真不知道,原來皚哥一直沒來義大利,不是因為工作太忙而是因為六折定下的條件,六折真是好狠的心阿!竟然這樣拆散皚哥跟心哥,我大熊絕對發誓,要是六折敢延長那個該死的,讓皚哥不能離開香港的時間,我大熊絕對讓六折走不出這個包廂!
 
「閉嘴,陸皚,我在問他不是問你。」六折極度沒耐性的打斷皚哥的一連串威脅,一臉就是就是很缺鈣的樣子,真該叫笙哥去買個一公斤的鈣片回來讓六折每天吞,看這樣能不能讓六折變得不那麼想叫他去吃屎?
 
「我記得。」心哥看了眼皚哥示意他不要來添亂,難得溫順的回答了六折。
 
「現在才過二年半,時效還沒到。」
 
「對。」
 
「但我嫌他太吵了。」
 
「所以……」
 
「看是要毒啞他,還是把人帶走都隨便你,接下來的兩個禮拜我不想見到陸皚,但兩個禮拜後,我要看到他乖乖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交出比之前還要好的業績。」
 
等等!六折剛才說了什麼!?他說要心哥毒啞皚哥,或是把皚哥帶走都可以?那是什麼意思,是指六折要提早讓皚哥跟心哥走嗎!?是這樣嘛!?
 
「可以。」正當我門一群人都因為太過震驚,而無法消化六折的意思時,心哥倒是很爽快的答應了。
 
就這樣?就這樣嘛!?我們不是應該要轟轟烈烈的開戰,把被壞心女巫六折關在陸氏國際商業大樓裡的,高樓中的公主皚哥給救走嘛!?怎麼救人行動都還沒展開,女巫就先放公主走了,你們這樣對嗎?真的可以這樣演嘛!?六折你這樣辜負我們的期望對嗎!?
 
這樣你叫哈雷哥要怎麼趁機A那九億阿!?
 
結果,一場鴻門宴就在這和諧的氣氛中結束了,皚哥開心的撲上去要抱他大哥,卻被六折狠狠推開,還不慎撞到椅子而絆倒在地上,讓哈雷哥看了不停大笑,笙哥則是緊張的馬上跑來跟我一起扶皚哥。
 
然後我偷瞄到心哥又笑了。
 
然後我又驚恐的瞄到那個六折也笑了。
 
然後我超級宇宙無敵霹靂的瞄到心哥跟六折……互相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讓我好想當場大叫說"有姦情阿~~~!!!",但為了避免我被當場滅掉,不、我大熊被滅掉事小,要是鬧的六折一不爽又跑來拆散皚哥跟心哥,那就真的是千古罪人了!
 
但是我真的好想知道心哥跟六折的那個眼神,究竟代表了什麼意義阿!!!於是,在六折跟笙哥離開後,皚哥愉快的抓著心哥往心哥的總統套房飛奔後,我偷偷的問了哈雷哥……
 
「哈雷哥,我剛看到心哥跟那個六折在……」不敢多說什麼,我想以哈雷哥的聰明,絕對曉得我是在指什麼。
 
「喔、那個阿~其實也沒什麼,就六折前幾天有打電話給阿心,看來是受不了公主一直以死屍的狀態在公司浪費資源,所以才要阿心來香港把人帶走。」哈雷哥叼著一根菸,躺在沙發上說。
 
「咦!心哥跟六折已經說好了嘛!?」得知真相我那個驚訝阿!心哥真不愧是心哥,原來早就打理好一切了。
 
「是阿,可憐公主一直被蒙在鼓裡,估計阿心跟六折是看公主那大起大落的心情,覺得很有趣吧。」
 
「所以…哈雷哥也早知道了?」
 
「當然,小弟的幸福身,為大哥的我肯定要時時注意的。」拿起桌上的紅酒一口乾盡,那是哈雷哥回房後叫的客房服務,開的還是剛才晚餐上一樣的酒。
 
回想著剛才在餐廳心哥的笑臉,還有六折的奸笑,再看著哈雷哥享受的樣子,我在心裡深深的迴盪著一句話──
 
皚哥,真是你辛苦了。
 
@ @ @
 
結果隔天,皚哥就開開心心的跟我們一起搭機回義大利,看樣子心哥並沒有跟皚哥說他和六折的......,而哈雷哥也不打算告訴皚哥那個.......,所以我也只好乖乖把這不能說的秘密,跟心哥的微笑一起帶進棺材裡。
 
皚哥的六折大哥其實還是很寵皚哥的,不然不會特意叫心哥來香港接皚哥。
六折大哥笑起來其實還滿好看的,雖然還是比不上心哥的好看。
笙哥是個大好人,我以後來香港玩要再去找他,希望不要碰上六折大哥。
心哥這次的行為是浪漫的表現嗎?我不懂。
皚哥,恭喜你終於可以用"找心哥"的名義離開香港了!
哈雷哥,我想九億你是不太可能拿得到了,還是盡早放棄的好。
 
看來以後我的棺材得買大一點的,不然可能會有很多東西塞不進去,像是心哥的微笑、心哥跟六折大哥的不能說的秘密、對哈雷哥的一點點不敢說出口的小意見、還有其他很多………不知道皚哥會不會願意資助我一點買棺材的錢,待會來去問問看好了。
 
                                大熊
 
p.s. 我看這本日記還是留著自己用好了,畢竟裡面寫了不能讓皚哥知道、我準備要帶進棺材裡的事情。
 
p.p.s 到時候這本日記也得記得帶進棺材裡才行。
 
                                大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