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自戀

我是個很自戀的人,自從小學開始會分辨美醜後,我就一直很喜歡弟弟,沒有任何原因,就因為他長得跟我一模一樣,所以我喜歡他。
 
一直到我十六歲那年,爸媽說為了紀念我成年,所以他們決定將弟弟送給我,往後弟弟的所有都是屬於我的,我可以自己決定要怎麼使用他。
 
二十歲時,爸媽死於空難,留下了一大堆遺產,跟一個屬於我的弟弟給我。
 
爸媽走後的一個月,我一邊哭一邊跟弟弟做愛,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他,一直到長大後我還是愛著他,所以我忍不住向弟弟告了白,弟弟卻說這世上他最恨的就是我。
 
我愛著小我兩歲的雙胞胎弟弟。
 
他是我的複製人。
 
 
@ @ @
 
 
去世的爸媽在我成年時告訴我,弟弟其實不是我真正的弟弟,而是我的複製人,這也是為什麼明明他擁有跟我一樣的遺傳因子,卻比我晚生了兩年。
 
弟弟是在我兩歲時,爸媽花了一大筆錢去製造出來的,說是為了讓我在成長的過程中有所保障,如果我不幸發生了意外或是受傷乃至器官有問題,隨時都可以從弟弟身上取出我所需要的,不用像那些可憐的一般人那樣,需要排隊等到合適的捐贈者出現才能救自己一命,爸媽說弟弟就像是我的急救箱,我備用的身體零件。
 
在我的記憶中,爸媽從沒有幫弟弟取任何名字,他們都管他叫"AT114",爸說那是弟弟的出產編號,媽說一個商品不需要名字,但我喜歡弟弟也希望他能有個名字,所以我幫弟弟取了名字,雖然弟弟有了名字,但除了我之外,大家都還是叫他"AT114",同學們不知道弟弟是我的複製人,但有人聽過爸媽這麼叫弟弟,他們以為那是弟弟的綽號,於是也開始這麼叫他,有時候,甚至連老師都這樣叫弟弟,這讓我聽了很不舒服。
 
我幫弟弟取的名字叫"林蔚",這是一個只有我會叫的名字,我叫他"蔚"。
 
蔚因為一出生就是交由專門機構養育,所以我一直到上小學的那年,才知道原來我有個雙胞胎弟弟,剛來到家裡的蔚其實跟現在沒什麼不同,與其說他的個性是沉默寡言,我倒認為用"自閉"來形容他最為貼切,並不是我要欺負蔚,而是他真的很自閉,一開始他從不說話,也從不跟我們一起用餐,我不管到哪裏都找不到他,就好像他其實不存在一樣,如果蔚沒有每天跟著我一起去上學,我真的會以為自己當初被騙了。
 
雖然蔚很自閉又算是早讀了兩年,但他的功課卻很好,有時甚至比我還要更能理解老師所說的,所以我覺得他很厲害,常常趁著他還沒躲去耍自閉前,抓著他要他教我功課或是陪我讀書,雖然蔚總是不看我也不跟我說話,但只要是我的要求他從沒有拒絕過的一次,有時我會很執著的要他陪我聊天,但他跟我聊最多的話永遠是兩個字──"不要"。
 
一直到小五開始,班上有女生跟我告白,我才開始認識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我雖然試著跟幾個女生交往過,但最後都還是受不了她們花癡的醜樣,反倒是看著終年耍自閉的蔚時,會有種連紅心跳的感覺,我試著找爸爸解決疑問,爸爸說我真不愧是他的兒子,自戀到這種地步也真是厲害,所以我一直認為我會喜歡看著蔚是因為自戀,畢竟我跟他長得一模一樣。
 
就這樣我自戀了小學的五六年級一直到國中,到高一時,有一次我不經意的看見有人向蔚告白,卻氣的把該是我最愛的那張臉揍的鼻青臉腫後,我才發現我其實一點也不自戀,我喜歡蔚,不是因為他長得跟我一模一樣,也不是因為他是我的雙胞胎弟弟,我只是單純的喜歡上他,即使在事後爸媽告訴我有關蔚的真相,我還是喜歡上了我的複製人……其實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自戀的一種?
 
十六歲生日的那天,爸媽將蔚的所有權過給我,讓我有絕對的權利決定跟蔚相關的任何事,而不管我做了什麼決定,蔚都只能選擇聽話、服從,即使我不是很喜歡這樣操作蔚,但我還是在那年對蔚下了一個命令,我要蔚從今以後不能和任何人交往,也不准他喜歡上任何人,這是喜歡上他的我的私心,但在之後看到蔚拒絕他人的時候,我真慶幸蔚是我的複製人,因為如此我才能永遠擁有他。
 
上了大學後,我要求爸媽讓我跟蔚兩人搬出去一起住,在經過好幾次的奮戰後,爸媽終於是妥協了,附加條件是蔚要充當傭人,照顧我所有一切生活起居,剛開始我對於這項條件感到有些生氣,雖然我一直是在照顧完善的家庭下成長,但這並不表示我就是一個什麼都要人服侍的大少爺,但這樣的悶氣卻在第一天回家,看到蔚親自為我煮晚餐時煙消雲散了,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對戀人在共築愛巢,讓我開心不已。
 
雖然從高中後我就清楚明白了對蔚的感情,但我一直都沒有說出口,蔚對我的絕對服從讓我感到害怕,害怕要是告白了,換來的也只是蔚的聽命行事,我希望蔚也能喜歡上我,雖然這樣的可能性不大,但我還是一直希望著有這麼一天。
 
我知道蔚其實並不快樂,所以搬出來住後,我常常推卻同學們的邀約,拉著蔚兩個人一起出門,有時去看電影、逛街,或是去健身俱樂部運動,有時只是去公園散散步,我很喜歡兩個人在一起的感覺,即使我們之間的對話依然少的可憐,我還是很珍惜能和蔚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
 
二十歲那年,爸媽所搭乘的私人飛機,在太平洋的空中失事墜毀,一瞬間我沒了父母,只剩下留給我的一大筆遺產跟蔚,這對我來說無疑是一大打擊,爸媽走後的一個月內,我忙著打點各式事情,要通知親戚舉辦喪禮,跟爸的公司高層開會,還有一些遺產的過戶手續……等等,很多事情都必須要由我來承擔,每次當我累的快要倒下時,只要一回家看到蔚煮好的餐點,我就能再繼續努力,雖然蔚從頭到尾都沒說什麼,也無法幫我任何的忙,但光是他會一直在家等我回去這點,對我來說就是一大動力了。
 
爸媽走後的一個月,我幾乎將所有事情都處理完畢,也從外面搬回到原本的家中居住,生活終究是漸漸回到日常,雖然很多時後我都會忍不住想起爸媽,但我相信時間會將一切傷痛都帶走,而我也只能慢慢適應,反觀蔚,在這一個月裡,幾乎就像是沒他的事一般,到上課時間就出門去上課,下課回來就打掃家裡,之後再煮飯等我回來一起吃,一直到我比較有空閒時間時,蔚就會出現拿他上課時的筆記給我抄寫,我想這是蔚在安慰我的一種方法。
 
本以為一切都要回歸正常時,我卻收到一封讓我無法忽視的信,那是出產蔚的公司寄來的提醒信,信上說複製人本就會老化的比一般人要快,如果所有者有什麼需求最好在五年內提出,以複製人的年齡來計算,小我兩歲今年十八的蔚,其身體機能其實跟四十歲沒兩樣了,而且之後老化的速度還會越來越快,各種臟器也會變得越來越不適用,所以他們才會特地寄此信來提醒。
 
看完信後我失常了,本以為可以伴我一輩子的蔚,實際上卻不能活的這麼長久,照信上的複製人平存活年齡來看,他甚至只能再多活十年,就會因為器官衰竭而死去,連我生命的一半他都無法走到,我無法想像往後沒有蔚的生活,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就連父母的遽逝都沒能讓我慌成這樣,我很愛蔚,愛他愛到無法失去他的地步。
 
當天晚上,我拿著信追問蔚這是不是真的,但蔚依舊不愛說話,他只是一直點頭,直到我命令他用嘴巴回答我所有的問題為止,他才極度不願的說了話。
 
「是真的。」
 
「為什麼你從沒有告訴過我?」
 
「現在你知道了。」
 
「……蔚,我喜歡你,不只是兄弟間的喜歡,也不是我自戀,我只是很單純的喜歡你,我不想你離開,我想跟你一起生活下去,這一輩子都在一起。」
 
「…………」
 
「我希望能聽到你真正的心情,而不是一昧的服從我,蔚,我很愛、很愛你。」
 
「這世上我最恨的就是你。」
 
「……為什麼?」
 
「知道我為什麼不愛說話跟看你嗎?因為我光聽到自己的聲音跟你一樣就忍不住想毒啞自己,光是看到鏡子或是你就會想起我不過是個仿冒品,偏偏我卻什麼也不能對自己做,因為連我自己都不是屬於自己的,因為你,我永遠沒有自己的人生,比起你父母,我更加憎恨你的存在。」
 
這是蔚這輩子對我說最多話的一次,卻也是我這輩子最難過的一次,我從不知道原來他是這麼的討厭我,甚至是憎恨我,但即使如此,我還是依然愛他,一但意識到他將離開我,我甚至連保持冷靜都無法,所以我又做了件讓他更加恨我的事,並命令他不准拒絕。
 
我在我房間的床上跟他做愛,一直以來看著蔚的臉,都讓我忍不住想要微笑,但這一次,看著他強忍平靜裝自閉的臉,我卻很想哭、很想哭,一邊抱著我最愛的人,心卻痛到我無法克制眼淚。
 
從那天開始,每晚我都會跟蔚做愛,在他身上留下各種痕跡,把精液直接射在他體內,像是宣示所有權一樣,霸道的將他再度占為己有,而蔚自從那晚過後,又回復到原本的樣子,一句話也不說也不看我,耍自閉的程度比以前還要更加嚴重,唯一有差別的是,即使是熱的要死的夏天,他還是被迫得穿上高領外套,為了遮住我在他身上留下的吻痕,這讓我感到高興又難過。
 
每天晚上跟蔚做愛時,我都會重複著對他說"我愛你",卻再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就連恨我的話他都不再說出口,其實比起這樣默不作聲,我倒寧願他在床上打我罵我,甚至哪天他願意拿刀殺我,我也不會做任何抵抗,因為我愛他,愛到願意用一切去彌補他。
 
大學畢業後,我帶著蔚進公司學習,從基層做起一步步往上爬,不論是公司的機密還是瑣碎小事我都抓著他一起做,逼著他不得不跟我一起過著朝九晚九的勞累生活,然後等回到家暫做休息後,即使再累,我還是持續著每晚跟他做愛的習慣,而蔚也無法拒絕,只能一次一次的陪我,或是乾脆被我做到昏過去。
 
還記得蔚第一次在床事中昏過去時,我被他嚇得幾乎要叫救護車,就怕他老化的太快就要離我而去,之後一直到家庭醫師趕來,確定他真的只是太累昏睡過去,我才放心的擁著他一起入眠,並在心裏告訴自己以後要減少次數,免得讓蔚太累。
 
進入公司學習兩年後,我跟蔚都已經達到經理級的位子,雖然當中不遑有接班人的地位做加速,但我們倆的努力也是大家看在眼裡的,不知不覺我也已經二十四歲了,還記得信上說,如果有什麼需求,最遲要在五年內提出,也就是在我二十五歲前提出。
 
二十五歲生日當天,我給蔚跟自己放了特休假,帶著蔚回到國小、國中、高中直到大學去回味一下從前,當天晚上我要蔚下廚煮飯給我吃,自從進公司後我們就忙到三餐都在外面吃了,所以不管是蔚還是我,都已經很久沒在家這麼悠哉的吃晚餐了,晚餐過後,我將下午買回來的蛋糕從冰箱中拿出,點上二十五跟二十三歲的兩對蠟燭,跟蔚一起慶祝彼此的生日,可能是爸媽的堅持吧,蔚跟我雖然差了兩年,日期卻是同一天出生,甚至在時間上都只比我晚了一分鐘,所以爸媽走後的生日,我都會記得幫蔚一起過。
 
吹熄蠟燭前,我按照以往的慣例,問了蔚有沒什麼生日願望,而蔚也跟以往一樣,什麼話也不說也不看我,最後我們只好在無言的情況下把蠟燭吹熄,一起吃了蛋糕順便喝了點香檳,喝沒幾口香檳,蔚很快的就因為睡意而倒向一旁,而我卻像沒事般,看著熟睡的他繼續喝著香檳。
 
蔚之所以會睡著,是因為我在香檳中下了藥,我想等他醒過來後,對於今年收到的生日禮物一定會驚喜到無以復加吧。
 
我一直希望能看一次蔚的笑容,只可惜這二十三年來我連一次都沒有看過,往後如果可以,我希望蔚能常常笑著,大家都說我笑起來很帥,所以我相信蔚笑起來一定也很好看。
 
沒有安靜多久,門鈴聲響起提醒我時間到了,我起身過去開門,見到一個穿著西裝的辦事員,還有他身後兩位穿著白醫的護理人員,以及一輛救護車,辦事員恭敬的向我鞠了個躬,我讓出了大門的位置,讓護理人員將昏睡的蔚用擔架帶上救護車,之後關上大門自己也上了車。
 
一個禮拜前,我打電話給出產蔚的公司,告訴他們我有需求,請他們幫我安排在生日這天的晚上來接人,經過一段路的車程,我跟蔚在換過衣服後一起被送進了手術室裡,一直到手術前,那位辦事員都沒有離開我的身邊,他一直不停的在確認我的最後決定,而我直到最後都沒有更改過,即將上麻醉前,我在辦事員遞過來的契約書上簽名蓋章,之後就跟蔚一樣進入了沉睡之中。
 
這是我今年送給蔚的生日禮物,也是只有我能送、只有他能收的禮物。
 
契約書上寫的內容是,我將我身上所有一切可移植的組織器官,都移植到正不停衰老的蔚的身上去,雖然在聽過公司的說明後,我明白即使這麼做,蔚也不能活的像一般人那樣長壽,但至少可以讓他再多活二十年。
 
所以我決定,把我往後的人生都送給蔚,就如同他把他二十三年的人生都送給了我一樣。
 
 
@ @ @
 
 
二十歲時,我發現蔚其實活不久了,所以我跟他告白,跟他做愛,並決定要把我的一切都留他。
 
我跟蔚一起從大學畢業後,為了讓他在往後我不在的日子也能繼續生活下去,我帶著他一起進公司學習,讓周遭的人認可他的能力,並找來律師立了遺囑,將我所擁有的一切都留給了蔚。
 
二十五歲生日當天,我成功的把我的人生給了我最愛的人,即使到了最後一刻,我還是很高興,我從不後悔自己做了這個決定,只希望那人清醒時不會討厭這份禮物。
 
我在二十五年的人生裡,愛上了小我兩歲的雙胞胎弟弟,他是我的複製人,我的蔚,我這輩子唯一、也是最愛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