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蚊子同人─求偶(右威)

很久很久以前,雌雄同體的水蛭跟另一條水蛭進行了異體交配,一次生下三顆卵,並從每一顆卵中,分別孵化出10多條的幼蟲,共計50多條。
 
經過10年的成長,剩下25條;經過50年的訓練,剩下10條;最後這10條水蛭,兩人一組的成為搭檔,分別到不同國家去尋找護衛的對象。
 
萊特˙西路德˙尼帕尼卡˙溫特曼與同卵兄弟、列夫特,在60組成搭檔後,於隔年找到護衛對象──愛巴匹克特斯王國的第十五王子,十五˙艾迪斯˙愛巴匹克特斯。
 
由於十五發神經的堅持,萊特與列夫特從此有了阿右與阿左的暱稱,而某白痴王子則得意洋洋的說,這是他將兩人視為"左右手"的意思。
 
天知道這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
 
時光如同十五快跑般的飛過去,阿右與阿左今年130歲了,卻仍舊單身,雖然水蛭是雌雄同體,但兩人基本上是雄性的外貌、雄性的個性、雄性的身材,總之除了擬態成水蛭時是雌雄同體外,其他時間都是雄性的。
 
高挑的身材、有型的外貌再加上高貴的身分與強大的實力,讓即使是不同種族的雌性,也不顧能否繁衍的問題,相繼對兩人做出求偶的行為,就像現在這樣……
 
「有誰能告訴我,那是在幹嘛嗎?」坐在自家客廳的沙發上,徐威一手拿著檸檬綠茶,一手指著電視櫃上的水族缸。
 
缸裡放的不是一般的金魚水草,也不是青蛙蠑螈,而是一條半泡在水裡的水蛭,軟軟的身軀一扭一扭的,正慢慢將身體往岸上移動。
 
雖然水蛭的行為看起來很正常,就跟平常時後一樣,在固定的時間會回到缸子裡補充體表的水分,但在水蛭的周圍卻有著相當奇怪的情景。
 
有三四隻蚊子再加上一隻蛾,正圍著那條水蛭不停飛舞著。
 
「喔,那是在求偶,阿右可是很受歡迎的。」看了眼水族缸,阿左拿起一杯飲料遞給十五。
 
「噗咳!咳咳、你剛說什麼!?」徐威被嗆到了。
 
「那些小姐們正在對阿右進行求偶喔~小威你沒看過嗎?因為季節到了的關係,最近很常看到呢,嗯~不過你好像都去實驗室了?」十五咬著吸管補充。
 
……如果是水蛭對水蛭那也就算了,那個蚊子跟蛾是怎麼回事!?」
 
「那些都是從布拉德追出來的血族,如果不在乎能不能生育,布拉德是不反對異族通婚的,徐威要是哪天有喜歡的血族,也可以試著去求偶一下。」
 
「不用了,謝謝。」半秒拒絕,「沒想到阿右這麼受歡迎?」看著水族缸裡越飛越激烈的求偶行為,徐威微微的皺起眉頭。
 
今天的檸檬綠茶似乎酸了點、也澀了點。
 
「阿左也很受歡迎喔~只是因為他現在待在我們身邊,所以才沒被求偶。」
 
「什麼意思?」
 
「就是"工作中,勿擾"的意思。」阿左笑著解釋。
 
「那你呢?你這白痴應該也有不少人要吧?雖然是白痴,但好歹也是個長得不差的王子,我怎麼也沒看有血族跟你求偶過?」
 
「十五殿下是不能被隨意求偶的,只有身分相當的血族,才有對皇族求偶的資格,而且在正式求偶前,還需要經過層層篩選。」
 
……你們當這是皇帝在選後宮嬪妃嗎?」
 
「不是嗎?」
 
「算了,當我沒說。」找不到可以反駁阿左的話,徐威將視線拉回到水族缸裡。
 
蚊子跟飛蛾依舊在水蛭身邊飛來撞去,尤其飛蛾的體積較大,常常一撞就把蚊子給彈飛,讓戰況幾乎呈現一面倒的趨勢。
 
沒過多久,當蚊子都被撞飛貼在水族缸上後,那隻飛蛾才緩緩的降落在水蛭身上,翅膀不時拍阿拍的,頭上的觸角也左右動著。
 
「現在是什麼情況?」用力咬著吸管,徐威對於生物的習性瞭解不深。
 
「蛾小姐擊敗了其他的競爭對手,正對阿右提出交配不、應該說是交往的請求。」
 
………是喔。」
 
「小威你心情不好嗎?」十五一臉新奇得看著徐威不太好的臉色。
 
「沒有。」只是胸口有點悶。
 
「但是你嘴角下垂了,眉毛也皺在一起,體溫上升了0.5度,心跳也加快了,怎看都是在生氣的樣子。」
 
…………
 
看著徐威不發一語的死盯著水族缸,十五在來回觀望了幾趟後,像是想通了什麼般,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小威,其實你不用這麼擔心~」
 
「什麼?」徐威有些意外的看向似乎知道了些什麼的十五。
 
「雖然阿右跟阿左相當受歡迎,但至少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看他們有答應過。」
 
「你……
 
「更何況,」打斷徐威的話,十五繼續接著說,「我也還沒被求偶過。」
 
「啥?」
 
「所以你不用擔心會找不到對象,畢竟你還年輕嘛~而且搞不好直到你壽終正寢了,我都還沒找到配偶呢!」十五燦笑著拍了拍徐威的肩。
 
「我不是說過,別在外人面前打殿下的嗎?」才剛離開水族缸變回人型,阿右就看見徐威正抓著十五的頭用力拍打。
 
「我這是在幫他,看打一打能不能變聰明一點。」洩憤完,徐威把十五往旁邊一丟,瞄了眼阿右身。
 
察覺到徐威的視線,阿右側身看了眼陸續飛離的蚊子與蛾,接著對上阿左好奇的眼神,「我拒絕了。」
 
「喔~你又拒絕了?」阿左提高了聲調,故作驚訝,眼神卻偷偷的飄向徐威。
 
「為什麼拒絕?你不喜歡蚊子跟蛾嗎?還是為了傳宗接代,所以非要水蛭不可?」徐威咬著吸管質問。
 
「小威,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那些只是擬態而已,會來找阿右的可都是些大美女呢!」揉著自己的頭,十五再次為種族申明。
 
「大美女?喔~那我還真想看看呢~」瞇起雙眼,徐威面無表情的看著阿右。
 
「我不喜歡她們。」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
 
「沒空。」
 
「搞不好等我壽終正寢,你就會有空了。」
 
………
 
「唉……喝飲料吧~兄弟。」勾著阿右的肩,阿左萬分感慨的將最後一杯飲料,塞進同卵兄弟的手中。
 
 
「我真想掐死他。」
 
「雖然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但還是別真的把他掐死吧?」
 
「到底要怎樣才能讓他知道我沒那個意思?」
 
「我看很難。」
 
「嘖。」
 
「我倒覺得相較之下~你還比較好呢,至少不用通過那該死的選秀。」
 
………
 
「你直接對他求偶不就好了?」
 
「問題是他根本不懂該怎麼反應。」
 
「那你就教他阿……不過有時就是因為不懂,所以才能趁機呃、你懂的,先搶先贏不是嗎?」
 
「老奸。」
 
「我當你這是在稱讚我,不用謝了。」
 
 
要無聲無息得入侵徐威的房間,對身為血族的阿右而言,其實是相當容易的一件事。
 
雖然動作慢了點,但只要變回水蛭從門縫爬過去,就不用擔心開關門時會吵醒床上的人。
 
自從知道自己的感情後,他每天都會在半夜入侵徐威的房間,站在床邊看著熟睡的人類,思考自己為何會喜歡上對方,還有這份戀情究竟會不會有未來。
 
「春捲。」看著用棉被將自己包成一長條、緊緊靠在牆邊的徐威,阿右小聲的作出評論。
 
雖然他來了這麼多晚,但能真得看見徐威睡臉的機會,其實相當得少,有時只能看到從棉被缺角中露出的半張臉,有時則是連一根髮絲都隱沒在棉被之中。
 
他曾經想過徐威睡到一半悶死的可能性,但在觀察了幾晚後,這可能性就降為零了。
 
「先搶先贏嗎?真虧列夫特說得出來。」自言自語著,阿右輕坐在床邊,伸手將春捲皮掀開一小角,露出內包的美味餡料。
 
看著睡得一臉享受、嘴角還掛著口水的徐威,抱持著白天的怨念,阿右決定不先叫醒對方,直接付諸行動。
 
 
水蛭為雌雄同體的動物,每條水蛭都有雙性生殖器,一般雄性生殖腺會先成熟,而雌性生殖腺後成熟,水蛭是異體交配,所以在性成熟後,會有發情求偶的興奮狀態。
 
水蛭求偶的表現為──雄性生殖器有突出物在伸縮活動,身體周圍有黏液,這就是發情的特徵,也是求偶的表現。
 
當兩條發情水蛭遇到一起,頭端方向相反地連接起來,即開始進行交配。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冷氣沒了的關係,徐威在睡夢中感到有些燥熱,身體無意識得扭阿扭的,將緊包住的棉被鬆開,腳也陸續踢了幾下伸出棉被外,睡姿從一開始的直線型,變成大字型的樣子。
 
「嗚……好熱」雙眼緊閉、皺著眉,徐威在床上翻了一圈。
 
即使將棉被幾乎踢開,體溫卻依舊沒有下降,反而有越來越熱的趨勢,這讓徐威的意識比剛才清醒了些,身體的感覺也逐漸回籠。
 
有點熱到喘不過氣,好像有什麼東西壓在身上似的……不會是鬼壓床吧?徐威在腦中有些驚恐的想著,但隨即又拋開這個想太多的念頭。
 
一邊掙扎著要不要起來把冷氣打開,一邊又不想真的從睡夢中清醒,徐威的意識卡在不上不下的地方。
 
半夢半醒間,他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東西,正貼在他身體的某個部位上。
 
「嗯!什麼!?」突然被濕熱的東西擦過那裏,讓徐威的大腦在接受刺激的瞬間醒了過來。
 
猛得睜開雙眼,他看著這種時候不該出現在這裡,更不該是這樣的姿勢,處於這種狀態的阿右。
 
咕嚕,徐威吞了口口水,有些緊張的開口。
 
「你……在做什麼?」
 
「求偶。」專注的看著徐威,阿右俯下身,兩手撐在徐威的頭部兩側,冷靜、確實的進行著求偶的動作。
 
兩人都脫與被脫得一絲不掛,徐威正躺在床上,阿右則疊在徐威的身上。
 
發育完全的生殖腺,在發情求偶的狀態下處於性奮狀態,即使並非處於擬態,下半身卻逐漸分泌出半透明的黏液,隨著阿右的磨蹭沾上徐威半甦醒的男性象徵。
 
「什麼求偶?等、不要再磨了!啊!」反射性的想用雙手推開阿右,徐威才剛碰上對方的身體,還未施力就被加速的摩擦弄到手軟。
 
「我是雄性,不是雌性,更不是水蛭!」
 
「我知道。」
 
「那你還對我發情!?」
 
「對。」
 
………」咕嚕,徐威又吞了口口水,不知該如何面對現在的情況。
 
大叫強姦嗎?但他一點都不想讓十五跟阿左知道,阿右半夜跑來對他求偶還磨他的事。
 
用力反抗嗎?但他肯定打不過阿右,只會以更慘烈的狀態被這樣、那樣。
 
想來想去,徐威很驚恐得發現,自己似乎完全沒有要全力捍衛貞操的意思……
 
現在是怎樣?自從他被扯進異世界後,所有的一切全都亂了,為什麼在看到阿右被一堆蚊蟲求偶時,他會覺得不爽?為什麼阿右對他求偶時,他其實有一點點高興!?
 
他原本是喜歡氣質型的女生阿!就算沒有氣質至少也是女的、是雌性生物阿!
 
舒適的彈簧床,在兩人的動作下發出輕微的聲響,沒有變大聲也沒停止,只是一直持續著。
 
說真的,要完全忽視下半身的感覺,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即使是發育健全、會定時清理庫存的徐威,在被不是自己右手的東西這樣不斷得刺激下,也幾乎快要棄械投降了。
 
與需要考量個種因素的心理不同,本能的生理反應只尋求著更加舒服的快感,隨著阿右加快、加劇的力道,徐威不由得抬起腰身,讓兩人的慾望貼得更近,擴大接觸的面積。
 
「徐威,你不想跟我交配嗎?」看著徐威紅著臉喘氣,卻依舊一臉掙扎的樣子,阿右突然停下動作,很認真的詢問。
 
「嗚……啥?」被突如其來得放置,徐威有種被瞬間澆了冷水的錯覺。
 
「你不想跟我交配嗎?」
 
「呃、一般來說,雄性之間是不會交配的吧?」雖然表面上保持著冷靜,徐威的心裡卻充滿著十萬個"為什麼你要停下來!?"的質問。
 
「我喜歡你,希望你能成為我的配偶,不管你是雄性還是雌性,只因為是你,徐威。」
 
「咳咳、所以……你不打算繁衍後代了?」面對突如其來的告白有些尷尬,徐威將視線暫時轉開,逃避的看了下床頭櫃上的鬧鐘。
 
半夜3點。
 
他原訂今天早上10點要開始做實驗,但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早上9點起床似乎有些困難?
 
「我不在乎。」
 
……
 
「徐威?」伸手將徐威的臉轉回,阿右看向徐威的雙眼,隱約透露著期待。
 
「嘖……交配就交配,都已經這樣了,我怎麼可能拒絕。」伸手抓下阿右的頭,徐威用力在對方的脖子處咬了一口!
 
「嗚……
 
「我先警告你,要是讓我看到你周圍有一堆蚊蟲在飛,你就等著被我灑鹽吧!」看著阿右皺了一下的臉,徐威滿意的丟下威脅。
 
「不會有了,血族一旦決定了配偶,身上就會有印記,一輩子只專屬於對方。」阿右低頭在相對的位置上,輕咬了下徐威的脖子。
 
床舖再度發出聲響。
 
「哈嗯……我可無法活那麼久。」抽動了下身體,徐威有些自嘲。
 
「契約者會比一般人類長壽,至少還有80年,很足夠了。」阿右語氣平淡,卻微微勾起了唇角。
 
「啊、你你到底要磨到什麼時候?!」
 
「這是發情的特徵,也是求偶的表現。」
 
「但我已經答應了你的求偶,所以可以進行下一步了吧?」想伸手自行救濟卻被阿右阻止,徐威悲劇的看了眼鬧鐘。
 
已經過了近半個小時,他們卻仍在互磨中,他都快被磨破皮了啦!
 
……」被徐威這麼一抗議,阿右停下了互磨的動作,陷入沉思。
 
「阿右?」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啥?」你在這種時候想什麼事阿!?
 
「我沒有跟人類交配過,水蛭交配時要頭端方向相反的連接起來,但跟人類也是這樣嗎?」
 
劈哩-!徐威的神經一秒斷裂。
 
「鹽巴!誰快把家裡的鹽巴給我拿來!!我要滅了這隻沒用的水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