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308與307

身為水青大學的博班新生,雖然正值暑假期間,但要知道研究生是沒有所謂的寒暑假的,為了能早點適應新的研究領域與環境,從八月開始我就過著每天早上10點進實驗室,下午5點後才離開的規律生活。
 
雖然每天要從側門爬20分鐘的山到實驗室,但看在下山只要15分鐘,白天樹蔭夠多,不會太熱,還有涼風,又可以運動健身的份上,我決定倚靠自己的雙腳,至少目前為止是這樣。
 
我沒有住在宿舍,因為住慣外面總覺得住宿舍格外不爽,所以在確定考上博班後,我很快的經由親戚的親戚的親戚的朋友,早早訂下這間位於學校側門,一整棟都是出租的三樓套房。
 
十幾坪大的套房附陽台,除了有基本傢俱跟網路外還有一台中型冰箱,因為陽台夠大的關係,我甚至連晾衣服都不用到頂樓的公共曬衣場,而是直接曬在自己的陽台上,但唯一的缺點是下雨就悲劇。
 
昨天我的內褲就悲劇了。
 
撇除這一堆優點中的小小缺點,宿舍的環境可以說是相當舒適,
 
喔,對了!宿舍的3樓一共有8間套房,我所住的308在走廊的盡頭處,也因為這位置所以才會有陽台。
 
離我房間最近的是307,房門與房門正好構成一個直角。
 
原以為這樣相貼的距離,我應該很快就能見到隔壁鄰居,但沒想到一個月下來,我永遠都只見到在鄰居家過夜的鄰居的男友、不,是男性友人們。
 
307的聲音我聽過兩次,還都是趴在門板上才聽到的,其他像是應該要聽到的開關門聲,還是腳步聲什麼的,很詭異的就是沒聽到半次,我都快要能分辨從301到306每扇門開關時傳來的聲音大小了,卻一直沒聽過307的。
 
不要說我無聊,更不准說我太閒!
 
要知道一個白天都關在實驗室,但和實驗室的學長姐、學弟妹們又還沒有熟到可以勾肩搭背、掏心吐肺,只好乖乖享受孤獨的新生,到了晚上回到宿舍又只剩自己一人時,那種悲哀到想找點什麼來寄託的心情…
 
沒有孤單過的人是不會懂得!!!
 
總之,觀察307,不知從何時起就變成我的一大興趣,同時也是心靈寄託。
 
直到那一天,1個月又11天的那天。
 
我,終於和307相遇了。
 
307長得比我高,307長得比我帥,307長得比我壯。
 
這是我見到307的當下,腦中浮出的OS,非常誠實,誠實過頭都快讓我自卑了。
 
「我是住307的。」對我點點頭,307指了指他的木門說。
 
「喔,我是308的,剛搬來。」內心激昂卻故作鎮定,我手握在門把上,維持著半開房門準備踏入的姿勢。
 
307和我相反,身上背著背包,反手準備將房門帶上,正準備要外出。
 
「恩,我知道,你也住一個月了吧,搬家那天我有聽到聲音。」
 
「對阿,1個月又11天。」
 
「住的還習慣嗎?」
 
「還可以…就是沒有彈簧床墊,不太習慣。」
 
「永元路上有一間賣床墊的,很便宜,會幫你送來宿舍,你可以考慮去買一個,我剛來時也不習慣,所以一個禮拜後就去買床墊了…恩、其實我晚上有時會聽到你翻身時,床板發出的聲音。」
 
「…真是不好意思,吵到你了,你應該早點說或是貼個紙條給我什麼的,那我就會注意點。」
 
「沒關係,只是小事而已,要是真睡不好,就去買一個吧。」
 
307笑著建議,表情有些如釋重負,我想他大概想跟我抗議想了1個月又11天了吧,畢竟我從第一天就開始睡不好,也常常一個翻身就從淺眠中驚醒。
 
我只能說少了彈簧床墊的緩衝,床板發出的聲音真不是普通的大,大到會把我嚇醒,大到會讓307忍不住抱怨的地步。
 
「謝謝你的建議。」
 
「那我先出去了。」
 
「好。」
 
「下次見。」307邊往外走向電梯,邊側過頭跟我揮手。
 
「喔。」下意識的舉起手,我對著遠去的背影揮了揮。
 
進到房間,關上房門。
 
為了307跟我自己,我決定待會就出門去買床墊,不管怎樣,都要求老板在今天睡前幫我送來宿舍。
 
 
我住在307,今年25歲,是個Gay。
 
目前就讀水青大學,材料科學所,博士班二年級。
 
興趣是上夜店找一夜情,當然,對象都是同性,從比我小的弟弟到比我大的大叔,都在我的守備範圍內,同圈子的朋友總說我飢不擇食,早晚會玩出病來,但我其實還是有挑過的。
 
通常圈內的人,若沒有交往對象,都會找固定的砲友,畢竟我們也是很注重身體健康與衛生的,但我不喜歡一成不變的事物,所以就自然而然的變成這樣了,當然,我並不是不想安定下來,只是一直找不到喜歡的對象,所以就只好先以生理需求為主了。
 
最近,在生理達到充分滿足之餘,我分神關心了下心理上的問題。
 
一個月前搬進來的新鄰居──308,引起了我不小的興趣。
 
或許是因為在剛開始時,我誤會了308晚上發出的床板聲的意思,男人嘛~總是會不自覺想到帶有顏色的層面去,但在幾天過後,證實床板是無辜的,有罪的是308的睡姿後,這點"助性"的想法就被"殺意"取代了。
 
每次當我做得正舒爽時,隔壁突然傳來的床板聲,總會把我們嚇得像被澆了冷水般,導致大多數一夜情的對象,都不願再跟我回家第二次。
 
嗯?你問我不是喜歡多變嗎?拜託,就算我喜歡也要看看現實情況允不允許阿,這圈子就這麼大,你當我們像那些個BL耽美小說那樣,路上隨便撞到個男人都是Gay嗎?
 
這是不可能的!
 
因為308的關係,即使我的技巧再高超,讓那些小弟、大叔們再舒爽,都無法彌補做到一半時,被澆冷水的悲劇。
 
你知道每天都必須去找不同的Gay一夜情有多難嗎?這大概就跟你每天都能在地上撿到10塊錢一樣難吧!
 
因為我還是找到了,所以只要每天10塊,持續撿到一個月,就算你贏了。
 
事實上,308所帶給我的,不只是生理上的災難,還有心理上的折磨。
 
在飽受床板騷擾了近一周後,我就打算當面跟308抗議了,只貼紙條無法安撫我被虐的心,況且我也好奇308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我等了又等、等了再等,卻如同鬼打牆般的,怎樣都等不到308。
 
後來在發現308的作息,如同國高中生一樣正常,早上9點就出門,到下午6點才回來後,我才終於解開鬼打牆的祕密,證實了,這純粹只是我們生活作息差太多的關係。
 
為了破解這層迷思,曾經有2次,我算準了308出門的時間,死命撐著沉重的眼皮,和一夜情對象站在房門口等他,但我明明聽見他開鎖的聲音了,卻在跟一夜情聊到兩人都快雙雙靠著門框睡著時,仍不見308出來。
 
我說你該不會是存心折磨我吧!?死308!
 
堵人失敗後,我對308怨念,開始隨著他翻床的次數,呈等比級數增加。
 
直到這一天,像是奇蹟降臨、佛祖顯靈般,308終於出現在我的面前。
 
308比我想得受,308比我想得還要受,308這傢伙就是個受不解釋。
 
看著308三秒過後,我突然發現308既是受又是我的菜。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計時器的聲音在我腦中響起,提醒我時間已經到了。
 
嗯,看樣子該來補充一下,我空虛的心理了。
 
看著準備進房的308,我主動開口跟他打招呼,並在瀰漫著尷尬氣氛的對話中,稍微提起了床板的事。
 
我沒想到一個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的男人,在面臨窘境時的表情,會這麼、這麼的讓人心頭雄鹿狂奔。
 
趁308忙著在找洞把自己埋進去時,我一邊推薦他去買個床墊,一邊上下打量著。
 
308的身材看起來還不算太差,但膚色以男性來說算是偏白,似乎沒怎麼在運動的樣子,因為剛從外面回來,後頸處濕了一片,汗水使得髮尾貼在脖子上,讓人很想伸手捏捏看,看黑色的髮尾是否能滴出水來。
 
簡直像在做愛時,從背後位看見的景象。
 
忍住想更進一步發展的慾望,我壓下激動的心情,在確保308會去買床墊後,才跟他道別。
 
為了今後我跟308的身心幸福,床墊絕對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物品。
 
這樣一來,不管是在我房間還是他房間,都能有張舒服的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