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好的床墊不會叫

一路騎車狂飆到307所說的床墊店,直到老板和藹可親的看著我問時,我才想到我忘了先幫床板量尺寸就出門了。
 
這下可好了,我如果說要拿自己當比例尺,老板會不會以為我在大冒險?
 
「這……一般單人床大小?」我不太確定的說。
 
「喔,那寬是3尺還是3尺半的?」老板顯然很能理解我的困擾,直接丟了道選擇題給我。
 
「欸……那就3尺半的好了,我想寬一點應該沒差吧?」
 
「嗯,只要不多出太多是沒差,那要軟一點還是硬一點的?」拍了拍身後的三張床墊,老板專業的問。
 
「不要太軟,這個好了。」個別去用手壓了下,我挑了中間不會太軟也不太硬的床墊。
 
「3尺半原價3300算你學生價3000元,正好你挑的型號店裡有現貨,方便的話現在就可以幫你送喔!」相當阿沙力的直接給我折扣,老板一邊翻資料,一邊用筆在紙張上做記號。
 
「好,那就麻煩你現在就幫我送吧!」
 
太好了!今晚不會再嘎吱嘎吱了!
 
老板你給了我光明的未來阿!但即使如此我也不會付原價給你的,雖然我還沒拿到我的學生證。
 
趕在老板送床墊來前,我先一步回到宿舍,將床單、棉被、枕頭全都摺好放在椅子上,接著把原本薄薄一張COSTCO買的好用床墊捲起收好,滿心期待的等著床墊送來。
 
10分鐘過後,手機傳來電話聲,我趕緊接起並下樓去幫老板開門。
 
老板帶了兒子來幫忙,大概才高中生的年紀,對我來說就是小弟弟……幸好不是曾經從307房走出來的弟弟,不然就尷尬了。
 
老板很快的將床墊的塑膠套拆開,直接放上床。
 
我原以為,這樣就大功告成、萬事如意了,卻沒想到……
 
「欸,這樣不行啊!」老板看著完全塞不下去的床墊說。
 
「诶?!怎麼會這樣?」
 
「你這床板不是一般的單人床,是那種上下舖的,規格不一樣,所以床墊塞不下。」看著有床頭床尾都有的柵欄,老板眼力一等的指出問題。
 
「那…怎麼辦?」
 
「這種的床墊要訂做才行,你剛應該先量過床的尺寸再來店裡的。」
 
"噹~啷~!"我在腦中響起悲劇的音效。
 
要訂做、要訂做、要訂做的話,那也就是說,今晚我還是沒床墊可睡?這樣…萬一我又不小心翻身了,307會不會直接衝過來把我從陽台推下去啊!?
 
不──!太可怕也太囧了!
 
「沒有其他方法嗎?老板,我真的很需要這張床墊!」
 
「那、不然你有沒有扳手什麼的?我們先試著把床的頭尾放寬一點,看能不能塞下去?」
 
「好,我馬上去拿工具,你等等。」
 
衝到地下室再衝回三樓,我從電梯門出來後看見老闆跟兒子站在走廊上,看樣子他們在屋主不在時,是不會留在屋內的,真是很有專業素養阿,不愧是307介紹的店。
 
接過工具,老板開始動工,一邊不斷低著汗,一邊確實的將床頭床尾放寬,我看老板滴下的汗幾乎要讓他的褲子"尿濕"了,趕緊將冷氣的開關打開,以免老板待會被人誤會那就不好了。
 
「唉、這樣不行,再鬆下去這床就要垮了,我看還是要換個床墊才行。」推了推明顯鬆動很多的床板,老板搖著頭否決這辦法。
 
我的希望啊!別就這樣破滅了啊!
 
看著老闆起身和兒子一起,重新把塑膠套裝回床墊上,我眼睜睜看著床墊就要離我而去,腦中運起了十二萬分的激盪。
 
想啊!快想啊!身為博班生,遇到問題就是要自己想辦法解決阿!
 
「我叫我老婆拿捲尺來量床板的尺寸,你放心,床墊訂做不用另外加錢。」站在一邊吹著冷氣,老板笑著說。
 
問題是我care的不是金錢,雖然也是會care啦,但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摳摳的問題,而是我今晚睡覺會不會發出聲音的問題啊!
 
房東先生你為何要給我這種床板啊!?難道就沒有正常的單人床…床、板、嗎!
 
「我想起來了!」我大叫,老板嚇一跳。
 
「我記得五樓放有幾個比較大的備用床板,或許可以拿下來用?」
 
「喔?那你帶我去看看。」
 
於是我帶著老板衝上五樓,當電梯門叮的一聲打開,老板看著床板滿意的說"剛剛好"時,我真覺得世界太美好了,房東先生我真不知該如何表達我對你的愛!
 
搬著床板衝回三樓,老板先是用工具幫我把原本的舊床板完全肢解,接著將新床板放入,再一次把床墊的塑膠套抽開,抬起、放下、剛剛好!!
 
「太好了!剛剛好!」我感動得都快要哭了,真的!
 
「這樣就行啦!」老板拍拍手,露出滿意的笑。
 
「真是太麻煩你了,謝謝!」我激動的握著老板的手致謝。
 
滿意的送走老板,我將床舖整理好後,懷著上心下心的心情,輕輕側躺上去,接著左滾右翻了下。
 
安靜無聲啊!
 
多虧後來連床板都換了,才能這麼安靜啊!安靜得我都要不習慣了。
 
「太好了,這下可以睡個好覺了。」躺在床上,我無比滿足的想著。
 
"叩、叩!"
 
似乎聽見了敲門聲,我從床上下來。
 
「嗯?」
 
除了現在正在國外旅遊的房東外,我想不出第二個會來敲我房門的人,阿、該不會是老板忘了什麼東西回來拿吧?
 
想著這可能性最高的答案,我乾脆的打開房門,一句老板正準備叫出口,卻看見307穿著整齊的外出服站在我面前。
 
呆愣的看看他又想想自己,襯衫牛仔褲皮鞋,吊嘎短褲拖鞋,我真慶幸我不是穿著四角褲來開門,真的!
 
「我剛在樓下遇見床墊店老板,他說他忘了把收據給你,所以我就幫他拿上來了。」307遞出手上紅色的收據單。
 
「喔,謝謝。」接下收據單,我有些尷尬的看著還不打算回自己房的307。
 
大哥你現在是想幹嘛?
 
「你的房間採光真好,還有陽台跟中型冰箱,房東跟你收一個月多少?」
 
顯然是略過我有些自卑的身高,看清了房內的樣子,307收回觀察的視線,似乎打算查探兩間房間在構造與金額上的差距。
 
「六千五。」
 
我說謊,其實才六千,但這是我與房東之間不能說的秘密。
 
「嗯,我這間是六千,雖然大小差不多,但就是少了陽台。」
 
意外的,307將手中的鑰匙插進鎖孔中旋轉,接著將房門完全打開,大方的給我看他房間的構造。
 
不同於一般男生宿舍會有的樣子,307的房間可以算是相當整齊,明明住了一年多了,看起來竟比住了一月多的我的308房還要乾淨。
 
「對了,你是水大的學生吧?是哪個系所的?」靠在自家門上,307似乎打算跟我聯絡一下鄰居間的感情。
 
「醫環的,今年剛考上博班。」
 
「是生醫工程與環境科學所吧?恭喜你考上。」
 
「謝謝,那你呢?」
 
喔喔喔~終於有人把我的系所全名念對了!真不愧是同所大學的人阿!
 
老實說,剛開始時,連我自己都念不出正確的全名,想當初系秘要貼榜單問我系所全名時,我還想了超久才不太確定的告訴他答案。
 
再來就是那些個叔叔伯伯阿姨姑姑,或是路人甲乙丙丁、無恥庚辛的,每個一聽到醫環,就都回說~"喔,醫療環境阿!"
 
你媽的醫療環境啦!說到我都不好意思糾正他們了,說到我都快忘記我到底是念什麼系所了!
 
「材料科技所,博二。」
 
「喔,學長好。」
 
「雖然不同所,但要是對校內的事務有什麼問題,也可以問我,反正就在隔壁而已,有事敲個門就行了。」307笑著說。
 
想想!我來這一個多月了,雖然實驗室人很多,但實際上卻沒交到什麼朋友,上至博班學長姐、下至碩班學弟妹,都只愛碩一學妹,沒人要理博一的我。
 
雖然在實驗室宅了一段時間後,有比較融入一點點,但!我的各種心酸還是不忍說阿!
 
不要說是知心好基友了,要是連臭氣相投的酒肉朋友都無法交到,那就算只有用餐時間限定的飯友也好啊!
 
說到傷心難過處,我忍不住抬頭看著307。
 
這樣的角度,307側身靠在門上,背後正好是他房間的窗戶,午後的陽光斜斜照了進來,讓307的周身發著萬丈光芒……救世主阿!!
 
帶著快被陽光刺瞎的希冀眼神,我直直盯著307,一面強忍住各種羞恥的心情,一面忽視自己活蹦亂跳到快抽筋的心臟,嗯、或許還臉紅了?因為307一邊充滿好奇的等著我,一邊露出似笑非笑的樣子。
 
噗通、噗通!
 
307,你願意成為我的飯友嗎?
 
噗通、噗通!
 
307,你願意成為我的飯友嗎?
 
噗通、噗通!
 
307,你願意成為我的飯友嗎?
 
噗通、噗通!
 
「307,你願意成為我的飯友嗎──!!!」
 
 
這就是為什麼,我現在正跟307一起走在路上的原因。
 
「要在店裡吃還是要買回去吃?」
 
停在巷口的一家牛肉麵店前,307拿起櫃檯上一字排開的空白點菜單,抽了支筆拿在手上,邊看菜單邊問我意見。
 
「呃、我都可以,但買回去要在哪吃?」
 
不管是去你房間吃還是來我房間吃都不太對吧?
 
「五樓不是有客廳跟電視嗎?我有時會買回去邊看電視邊吃。」
 
「說到五樓的客廳,我只記得充滿了女生的鞋子跟一堆書,那電視真的可以看嗎?」
 
「當然,我還跟五樓的鄰居一起在那吃過幾次飯。」
 
307將畫好的菜單遞給我,我接過看了下菜單,他點的是"牛肉貓耳朵"……貓耳朵?應該是麵疙瘩吧?
 
「這家的牛肉很不錯,你可以吃吃看,我另外點了一份紅油抄手分著吃。」
 
「那我也吃一樣的吧!」點點頭,我在牛肉貓耳朵的橫線下多加了一撇直線。
 
「內用還外帶?」
 
「外帶,雖然要處理垃圾有點麻煩,但我想回去看看新聞,颱風快來了,不知道有沒有假可以放。」
 
「呵、現在明明是暑假。」
 
「研究生沒寒暑假阿~學長。」
 
「衝著這聲學長,這餐我請你吧!」
 
「喔,謝謝學長!」聽到有免費的飯可吃,我二話不說的立刻答謝。
 
什麼不好意思讓學長請啦~不用啦我自己付就好啦~這樣我以後會不敢找你吃飯啦~全都是屁啦!
 
啊,有學長照顧真好!雖然不是學姊,但只要有人就好了!
 
「要喝飲料嗎?」爽快的付了錢,307走出逐漸擠滿了人群的店家,繼續往巷口走。
 
「好阿。」
 
停在一間連鎖飲料店前,我們各自點了杯飲料後,307好話不說第二遍,再度俐落的付錢、提飲料。
 
真帥阿。
 
我腦中忍不住冒出這樣的想法。
 
噗通、噗通。
 
這種感覺是什麼呢?我想除了崇拜外,也沒有其他的選項了吧…..?
 
說真的,有人陪著一起聊天的吃飯時間相當美好,尤其在吃到一半時,大概是聽到認識的聲音,所以也跟著出來一起吃的五樓鄰居妹妹們,更是美好到讓我差點把貓耳朵掉在桌上。
 
是大學部的學妹阿!碩一學妹算什麼!?我這裡可是有著大三根大二的學妹啊!哇哈哈哈!!就算學妹們都直球、曲球的對著307不停發射,但!人是很容易滿足的動物,所以我滿足了。
 
吃完晚餐後,我們又在客廳看了下颱風動向,悲劇的發現明天依舊要上班上課後,我才抱著受傷的小心肝回到三樓。
 
站在各自的房門前拿著鑰匙開鎖,我在聽到門鎖發出"喀擦"的聲響後,突然一時腦抽的轉頭對正把門打開的307發問。
 
「對了,我之前看到的那些,早上會從你房間離開的人是?」
 
「嗯?喔,你說那些人阿,是一夜情的對象。」307保持著一貫的笑容說。
 
「喔、原來如此……什麼!?」
 
一夜情對象?但那些不都是男男男男男….難難難難難不成307是……
 
我先將頭轉回對著自家房門,在心裡數了三秒後,才連人帶頭的把整個身體面向307。
 
「我是Gay。」307平靜的說。
 
「……」
 
「所以對五樓的學妹們,我感到有點抱歉,因為我無法接受她們的感情。」
 
「……」
 
「你很驚訝?真抱歉我沒有要刻意隱瞞的意思,如果你會覺得不舒服,我可以諒解,直說沒關係,我會盡量避開。」307的笑開始變得有些尷尬。
 
「……」
 
說話阿我,快說話阿我!說我雖然驚訝但是並沒有不舒服啊!老媽,為什麼我的嘴巴緊的跟蚌殼一樣啊!?
 
「謝謝你今天陪我一起吃飯,我很開心,不過…看你的表情,我想不會再有下次了,晚安。」307收起笑容,露出抱歉的表情,走進房門準備把門關上。
 
「等等!」我衝上前去抵住307的房門,讓他沒法就這麼下台一鞠躬。
 
這是什麼詭異的發展?管他什麼跟Gay相處時要時時小心自己的屁股,他又不跟307一起洗澡什麼的,要撿肥皂也是在他的308房裡自己撿,Gay又怎樣?自從來到這宿舍開始新生活後,就屬今天晚餐是他最開心的時候了。
 
雖然聽起來超悲劇的,但事實就是如此阿!
 
「我、我…我今天也很開心!明天換我請學長吃晚餐好不好?」
 
一邊極度羞恥的說,一邊忍不住將視線從307身邊飄過,定格在房間裡的那張單人床上。
喔,你說那些人阿,是一夜情的對象。
 
一夜情、一夜情、一夜情……就在那張雙人床上嗎?男的跟男的……這樣不會很擠嗎?而且,為什麼我一點聲音都沒聽到過,該不會307只是隨便說說,用來騙我而已?
 
「你對我的床墊很好奇嗎?」
 
「咿啊──!不要靠在我耳邊說話!」
 
「噗,但是我剛叫你都沒反應阿。」
 
被嚇到回過神來我才發現,307開著房門任我在外觀望,腳上的球鞋已經趁著我在神遊時換成室內拖了。
 
看著307又回復到原本輕鬆的笑容,我鬆了口氣。
 
太好了,我的飯友還在。
 
「咳咳、我只是好奇,純屬好奇,真的只是好奇而已!那個……為什麼聲音、咳咳,都沒聽到過?」
 
「你很好奇?」從門上離開,307往他的床舖走去。
 
「呃…有點,只是一點點而已。」抱著一顆宅宅在室男的好奇心,我保持著雙腳在門外的姿勢,將上半身往門內伸,好看清楚307與他的床。
 
「理由其實很簡單,就像我建議你去買張床墊一樣。」
 
「啥意思?」
 
見我還是無法理解,307拍了拍自己的床墊後,對我勾起有點壞心的笑,一字一句慢慢的說。
 
「因為,好的床墊不會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