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307的浴室

Today is really not my day!
 
古人云"一日之計在於晨",那從白天就開始帶塞的我,是不是一早就注定了要帶塞一整天?
 
早上8:30,手機的鬧鐘準時響起,我死巴著枕頭賴了約10分後才認命起床,瞇著雙眼進浴室洗臉刷牙上廁所,在發覺今早沒什麼胃口後,我放棄了買早餐去實驗室啃的念頭,直接泡了杯杯湯了事。
 
一邊發呆一邊悠哉的將很燙的杯湯喝完,我看了眼逼近9:30的時間,快速換好衣服,拿了包包,穿了鞋子,走出房門…一切都跟過去一個月的早上一樣。
 
直到我進入電梯,看見"鎖房門前請記得帶鑰匙"的黃底黑字護貝字條。
 
「嗯?」
 
看著房東貼的字條,不同於過去的理所當然,我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像是在提醒著什麼,讓我下意識的低頭想看看手錶,卻發現……「欸!?」
 
這下可好了,我沒戴錶,而手錶跟鑰匙是放在同一個抽屜裡的,我一向是拿錶戴上的同時,順手把鑰匙丟進包裡的,但我今天卻忘了戴錶,這也就表示…
 
我把自己反鎖在房門外了。
 
「房東出國了明天才回來啊……」用頭撞著電梯門,才不過兩下,鐵門就因為抵達一樓而打開。
 
不死心的,我再度回到三樓房門前,用手轉了轉門把,確定自己沒有忘記鎖門後,才認命的拿起手機撥打房東貼在電梯裡的開鎖店電話。
 
「喂?你好,我是住在水泉街的住戶,我剛忘記帶鑰匙就出門,現在被反鎖在房門外,想請你們來幫我開一下鎖。」
 
「喔,啊你們那邊是水泉街幾號?」開鎖店老闆問。
 
「水泉街幾號?你等等!我去看一下。」面對老闆的疑問,我頓時傻了一下。
 
我住水泉街、3樓、308房,但究竟是住在水泉街幾號,我還真是從沒注意過。
 
因為房東總說要寄東西就寄去他家,他幫我們收了再拿過來,所以房東的地址我知道,但卻從沒想過宿舍的地址究竟是多少。
 
地址、地址,要怎麼知道自家地址是幾號?直接出去看門牌號碼最快!
 
於是,我一路奔出門外,在看到藍底白字的號碼時,很開心的向鎖店老闆說了。
 
「水泉街13阿啊啊啊───大門!!!」
 
"喀鏘!"
 
我沉默了,更悲劇了,甚至有點想哭。
 
「嗯...看來除了房間所外要再加開大門鎖了。」鎖店老闆冷靜的分析。
 
「請問要何時才能過來呢?」
 
「大概要10點左右,我要過去時再跟你聯絡。」
 
掛斷電話,為了躲避陽光,我站到對街馬路的樹蔭下,雙眼直直盯著大門,希望有善良的鄰居出現,讓我能省下大門這因愚蠢而多出來的開鎖費。
 
眼巴巴的、乾巴巴的瞪著大門。
 
有家歸不得的感覺,我想我是懂了。
 
結果,半小時後,一直到鎖店老闆來,我都還是悲慘的站在馬路上。
 
站在307的房門前,我看著蹲在308房門前的鎖店老闆,先是將一根細長的L型鐵棍插進門鎖中,接著又拿出另一根上面凹凸不平的鐵棍戳進去,然後一次又一次的抽、插、抽、插,發出"喀喀喀喀!"的聲響。
 
在試了幾次卻不見鎖開後,鎖店老闆從包中拿出一罐裝有噴管像殺蟲劑的東西,往門鎖裡噴了幾下,等鎖孔中流出白白的液體,才又將那跟凹凸不平的鐵棍插進去,繼續進行著抽、插、抽、插的動作。
 
"喀嚓!"
 
在抽插了幾次後,門鎖終於發出金屬條被彈開的聲音,鎖店老闆滿意的收回工具,轉動門把將308的房門打開。
 
「這樣就行了,下次要小心一點,300塊。」鎖店老闆轉向我說。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謝謝!」對著鎖店老闆深深一鞠躬,我奉上開鎖費恭送救世主離開。
 
看了眼放在房裡的時鐘發現已經10:30後,我很快的戴上手錶,並將鑰匙丟進包中後,又再度急忙的出了房門。
 
當然,這次在鎖門前,我再三確認了包中的鑰匙。
 
仔細想想,其實我也可以等從實驗室回來後,再找老闆來幫忙開鎖的,但一想到自己累得半死回來還不能馬上進房休息,我還是決定要先拿到鑰匙比較能安心。
 
欸、你以為這就是全部的塞事了嗎?不,這才只是開始而已,不過是冰山一角、九牛一毛罷了。
 
為了節省時間,在一些比較沒看頭的地方,我們就以條列式帶過吧。
 
趕往實驗室的路上因為風太大了,我被吹斷的樹枝砸到頭,很痛但幸好沒怎樣。
 
我的坐位突然冒出一隻德國蟑螂,小強雖小卻會飛,弄得我幾乎要神經崩潰。
 
中午訂便當時,因為我人正在細胞房用顯微鏡,所以被碩一學妹略過。
 
下午的實驗更激烈了,幫著碩二學妹把大白鼠的腦,用個像電鑽的東西打碎時,不小心被腦汁噴到臉,當下我都有摔老鼠屍體的心了。
 
離開實驗室時,想說今天夠悲慘了,想乾脆偷懶搭校車回去,結果走了好一段路到站牌時,才發現現在是暑假,校車班次少得可憐,下一班要等半小時,於是只好認命的走回去。
 
歷經了千辛萬苦,一回到308就想先洗個澡,把沾上鼠腦的衣服換掉,結果…
 
「啊啊啊阿──!!為什麼沒有熱水!為什麼電熱水器的燈沒有亮!見鬼的沒熱水!見鬼的熱水器該不會壞了吧!!!?」我完全崩潰的在浴室大叫。
 
「乾脆洗冷水澡算了,反正現在還算熱…決定了,就洗冷水吧…」
 
就在我雙眼死目、打定主意要開始脫衣服時。
 
"叩叩!"
 
「學弟,我聽到你的叫聲,熱水器壞了嗎?要不要來我這洗?」
 
307的聲音穿透門板傳到我的耳裡。
 
宛、如、天、籟!
 
307,雖然你是Gay我不是Gay,但我此刻真的愛上你了!
 
Gay萬歲!我最愛Gay了!我的鄰居是個Gay真是太好了!
 
嗚嗚嗚……我要帶幾塊肥皂去才能安全回來?
 
 
雖然之前看過307的房間兩次,但這次卻是第一次真正踩進307的房間地板,老實說,在307將房門關上落鎖的那一瞬間,我忍不住縮緊了我的屁屁。
 
我帶了兩塊肥皂。
 
我打算要是兩塊都掉了,那今晚就乾脆用水沖沖算了。
 
「呃、學長,不好意思吵到你了。」自動把"又"字消音,我這次是情勢所逼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你還是快去洗吧,頭髮一直濕著會感冒的。」
 
307主動將浴室的門打開,催促著我進去。
 
看著浴室,看著站在門邊的307,我把手上用衣服包著的肥皂抱得更緊,連帶屁屁也夾得更用力……說真的,這樣緊繃著走起路來超辛苦的。
 
為了不僵持太久把氣氛弄得更詭異,我看了看相當平靜的307,索性把心一橫,在鬆了屁屁後三兩步衝進浴室,以想快又不能太快的速度把塑膠門板關上。
 
但,就在要關上的那一刻!
 
"啪!"
 
「等等。」
 
307用手抓住即將與門框密合的門,我內心的小308開始尖叫。
 
你要幹什麼!你要幹什麼!你要幹什麼!?
 
我有兩塊肥皂,我有兩塊肥皂,我只有兩塊肥皂阿可惡!!
 
「噗呵、咳咳,學弟你不用這麼緊張,我沒有要做什麼,只是想告訴你,藍色那瓶是洗髮精,黃色的是沐浴乳,白色那條是洗面乳,你可以自由使用,就這樣。」臉上帶著強忍住的笑意,307很快的將衛浴用品解說完,並伸手將浴室門關上。
 
我想我大概又臉紅了,兩手摀著臉,我倍感羞恥的蹲在307的浴室裡。
 
我沒有期待什麼,我只是害怕阿學長!拜託你不要想歪!求求你不要想歪!千萬不要因為我這奇怪的行為而喚醒了你心中的禽獸阿!!
 
為什麼我要看501的大二學妹借給我的書?為什麼我要因為學妹甜甜的笑容而接下了那本書?為什麼我即使看見了書的封面是兩個男的抱在一起,卻仍不忍心拒絕學妹的不懷好意?
 
該死的"學長,不要!",該死的內容竟然多到還分成上下集,更該死的一翻開就是兒童不宜的學長強姦學弟啊!!!!
 
……我還是先洗澡好了。
 
用了一顆肥皂,花了10分鐘左右,我洗好澡、穿好衣服,用毛巾蓋住溼答答的頭髮,等熱氣散了點後才打開浴室的門。
 
「我洗好了謝謝學長我先回去了。」快速的將剛才在浴室想了10遍的話說完,我低著頭不敢看307,但也不敢就這麼直接衝出去。
 
請不要誤會我不是討厭307也不是歧視他是Gay,307這麼好心的借我浴室我當然很謝謝他,只是我也很愛惜自己啊!我不想讓我爸媽為我而哭阿!
 
「學弟你還沒吃晚餐吧?要不要一起吃?這是剛才你洗澡時,5樓學妹拿來說要請我們吃的。」指著桌上的袋子,307神情自然的問,好像他剛才沒有憋笑一樣。
 
順著307的手指,我看見一個塑膠袋裡放了兩個大紙碗跟餐具。
 
5樓學妹請的?是哪個5樓學妹?該不會是501的那個吧?為什麼兩碗是用同一個袋子裝的,還在這麼恰巧的時機送到307房來?裡面該不會已經下了藥吧?
 
等我吃了之後就會自己開始脫衣服,接著抱住307磨蹭,然後被禽獸化的307在單人床上這樣、那樣,隔天早上醒來就會全身痠痠、屁股痛痛,全裸著依偎在307的懷裡!?
 
媽媽,那不是學妹的愛心,是惡魔的毒藥阿!!
 
「你先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趁熱水器還開著我先去洗澡。」
 
307拿著衣服就消失在浴室的門後,完全不給我回房再吃的機會。
 
我們是飯友,一起吃晚餐很正常。
 
因為電熱水器很燒錢,所以想趁著水冷前洗澡,要我先吃晚餐自己去洗澡很正常。
 
學妹跟我們感情良好請我們吃晚餐,既甜蜜又溫馨,很正常。
 
但全部加在一起時就超不正常的阿!我說你們其實老早就串通好了,一起來整我是吧!?我房間的電熱水器壞掉也是你們趁我不在時搞得吧!
 
我看著桌上的疊在一起的紙碗,瞬間有種想把它們打翻的慾望。
 
但我還是乖乖坐下來吃了。
 
大約5分鐘過後,307從浴室裡走出,一邊擦著還在滴水的頭髮,一邊看著頭上依舊蓋著一條濕毛巾的我。
 
「你怎不先把頭髮吹乾再吃?我有把吹風機放在桌上阿。」
 
抬頭看了下307,我差點被麵噎死,真的!
 
「學長,你…這樣不冷嗎?」我看著307光溜溜的上半身,試圖用比較正常的情緒表達我的疑問。
 
雖然皮膚不黑,但307的身體卻挺結實的,沒有什麼誇大的六塊肌,但卻隱約能看出一些肌肉的線條。
 
因為剛洗完澡,即使已經用毛巾擦過,307的身上卻依舊帶著水氣,幾顆水珠凝結在307的前胸、後背、腰腹上,隨著擦拭頭髮的動作而從本來的位置滑落,直直往下,最後隱沒在深藍色的短褲裡。
 
"咕嚕",大概是吃麵的關係吧,我感到有點熱。
 
「你先把頭髮吹乾吧。」
 
將插了電的吹風機遞給我,307依舊裸著上身,原本蓋在頭上的毛巾,在擦得差不多後,改掛在脖子上。
 
拉了另一把椅子坐在我身邊,307拿出他的那份晚餐打開,很快的開始吃了起來。
 
搞得好像只有我在在意而已!雖然男人與男人之間半裸是很正常的事,以前住男宿時甚至有人全裸在走廊上跑過,但、當面對的人是307時,我就是會覺得很不正常啊!
 
學長,你能不能至少套件吊嘎阿!?
 
「怎麼了嗎?」見我遲遲沒有動作,307停下筷子,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沒,我去浴室吹。」迅速起身,我拿著吹風機奔回307的浴室。
 
他該不會覺得我很奇怪吧?但事實是我很正常啊!
 
唉…快點吹完頭髮吃飽回房去吧。
 
"嗡嗡嗡~"當我吹完頭髮回到房間時,307正站在房門邊講電話,似乎是刻意站到比較遠的地方去,這讓我有點好奇,但我還是決定盡快解決晚餐回去。
 
「現在嗎?可是……沒有,今晚我沒約人…好吧,我下去接你。」
 
吸完麵條開始用湯匙喝湯,我聽著307即使壓低音量卻依舊清楚的聲音。
 
似乎是有人來找他的樣子。
 
"咕嚕咕嚕~"為了能快速解決晚餐,我捨棄湯匙將紙碗捧起來喝。
 
就在307收起手機走回位子時,我正好將空了的碗放回桌面。
 
「學弟,真不好意思,本來還想找你一起看新抓的電影的,但我臨時有朋友來,現在在樓下等,所以…」
 
「沒關係,我才不好意思,跑來打擾學長,晚餐我吃完了,就先回去了。」兩三下收拾好桌上的空碗跟衛生紙,我準備將垃圾帶回房裡,等明天再拿去學校丟。
 
「垃圾放著就好,我到時疊一疊一起拿去丟就好了。」307一臉抱歉的制止我的動作。
 
「那好吧,麻煩學長了。」
 
「要是明天熱水器還沒好,就來我這洗吧,雖然天氣很熱,但洗冷水澡還是不太好的。」
 
「恩,我回去了,掰。」
 
「掰。」
 
揮別307,我回到自己安全的小窩,在關門上鎖後忍不住靠在門邊發笑。
 
根本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我還這麼窮緊張,什麼兩塊肥皂啊!想也知道307不可能跟我一起洗澡,要這麼多肥皂幹嗎阿我!
 
那些可笑的舉動,肯定都被307看在眼裡了。
 
都怪501學妹的那本書,害我胡思亂想自己嚇自己。
 
說真的,就算307是Gay又如何?搞不好我根本不是他的菜,有什麼好擔心的?
 
「真是,像個笨蛋一樣。」
 
把髒衣服丟進洗衣籃裡,我發現水壺已經見底,決定去位於2樓的飲水機裝水。
 
一邊等著水壺裝滿水,我忍不住想像307的朋友是什麼類型的,會是同實驗室的同學嗎?還是以前同學呢?
 
……該不會是男朋友吧?
 
抱著裝滿水的水壺,我從2樓走回3樓,好死不死的竟然在電梯門前,遇到下去接朋友上來的307與他的男性朋友。
 
「呃……」不知為何我感到有點尷尬。
 
「認識的?」看了看我,307的男性朋友率先開口。
 
是個穿著襯衫加西裝褲的上班族大哥,表情有點嚴肅。
 
「是隔壁鄰居。」307笑著介紹,帶著上班族大哥繼續往房間前進。
 
「喔,床很吵的那位?」上班族大哥了然的點點頭。
 
「诶?」為什麼你知道我床很吵?!
 
「恩,他買了床墊,現在不會吵了。」
 
「那就好,我可不想半夜做一半又被吵。」
 
「啥?」什麼做一半!?你們半夜都在做什麼!?
 
「你不就是聽說安靜了才來的嗎?」
 
「沒,我沒聽說,只是剛好有空所以就來了。」
 
「……」拜託,該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老天爺,求求你別這樣開我玩笑啊!
 
沒幾步路就抵達房門,我猶豫著是該把心中的疑問問出口,還是啥都不要問回房去戴耳塞就好?
 
是說,我有耳塞嗎?
 
「啊,學弟。」開了門讓上班族大哥進去,307在關門前叫了我。
 
「學長?」我有些僵硬的回頭。
 
「你之前應該見過我這位朋友吧?」
 
「诶?有嗎?」我一頭霧水。
 
「恩,他說他上次有在門口遇見你。」
 
「上…次…?」
 
「是之前的一夜情對象。」
 
「一…一夜……」
 
「放心吧,晚上不會吵到你的,畢竟之前我也從沒吵到你過,晚安了,學弟。」
 
307笑著跟我道別,接著將門關上、落鎖。
 
我呆呆站在自己的房門口,臉上錯愕的表情收不回來。
 
一夜情對象……晚上不會吵到我……
 
我去你的307!你帶男人回來這樣、那樣還告訴我幹嘛!!!?你不告訴我會死嘛!?你不告訴我你會不舉嘛!?你不告訴我你會陽痿嘛!?你他媽的為什麼要告訴我!!?
 
這樣我今晚還要不要睡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