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小黑帽

準時早上7點,我和306在房門外碰面。
 
「早。」
 
「早餐想吃什麼?」
 
「義大利麵。」
 
「今天是禮拜三,不是禮拜一。」
 
「茄汁義大利麵。」不理會306的疑問,我想好待會要吃的口味。
 
電梯門打開,我率先走了進去,306趕緊跟上並順手按下數字鍵1。
 
「怎突然想吃義大利麵?」
 
306似乎很好奇我突然更換早餐的原因。
 
周一吃義大利麵;周二吃漢堡;周三吃粥;周四吃麥當勞或是摩斯;周五吃鐵板麵;周六日隨便。
 
「你去買,要加辣,還要番茄蔬菜湯。」我從口袋抽出100塊塞進306的手裡。
 
義大利麵店有段距離,來回就要花上20分鐘,雖然它確實很好吃,但因為路途遙遠,所以我才一周吃一次。
 
要是306去買,我早餐就可以天天吃不同口味的義大利麵。
 
「我去買,那你呢?」306爽快的答應,並打開宿舍的大門,明亮的街道出現在眼前。
 
「我在這等你。」我把306推進陽光下,看見他先是瞪大了雙眼,很快又露出笑容。
 
「難怪你一直沒把外套的帽子戴上。」306站在陽光下,將手伸進門內摸了摸我的頭。
 
「回來時記得快點,麵涼了不好吃。」
 
抓下306的手,我將溫熱的手丟回陽光下,把門關上,隔絕了太過刺眼的戶外與306。
 
回到305房,我坐在床上看著時鐘,回想昨晚306的告白。
 
「………」
 
「………」
 
「………」
 
"叩叩!"
 
「我回來囉~」
 
「!?」從恍惚中回神,我看著眼前的時鐘,明明才過了10分鐘而已,為何306這麼快就回來了?
 
起身去開門,306舉高了手上還熱呼呼的義大利麵,濃濃的茄汁味從餐盒裡蔓延出來,讓我難以移開視線,隨著306上下移動塑膠袋的動作而點頭。
 
「你喜歡,我可以天天去買。」
 
「好。」
 
我接過塑膠袋往房裡走,讓306有空間脫鞋進入。
 
「我跟你吃一樣的。」306自動從床腳拿出一張折疊式的小板凳,在我身邊坐下。
 
在桌上舖了廢紙,我將兩個餐盒都打開放好,整個房間充滿著番茄香味,讓我有種幸福的感覺。
 
「我在樓下遇到學弟,跟他借了腳踏車,所以來回用不到10分鐘。」306自動解釋著。
 
「嗯。」我夾起一塊熟爛的番茄,放到306的餐盒,慰勞他的辛苦。
 
「你喜歡,就多吃點。」306把番茄放回我的餐盒。
 
「嗯。」我夾起那塊番茄吃掉,相隔一個禮拜的美味讓我睜大雙眼看著眼前義大利麵。
 
真好吃。
 
「小心頭髮。」306用手指把我差點沾到醬汁的頭髮勾到耳後。
 
因為癢,我反射性的縮了一下,耳朵變得熱烘烘的。
 
「以後可以有早安之吻嗎?」306小聲的在我耳邊問。
 
耳朵變得更熱了。
 
「……可以。」將嘴中的麵條吞下,我看著餐盒回答。
 
306的手伸到餐盒與我的臉之間,摸上我的臉,將我的臉往他的方向抬起。
 
「你臉好紅。」306同樣紅著臉,笑得有些害羞。
 
不等306靠近,我抓住306的衣服圓領,嘟嘴親上306沾了醬汁的唇。
 
「啾~」
 
舌頭輕輕舔過306嘴上的醬汁,306的身體震了一下,突然收緊抱著我的手,把他滿是番茄味的舌頭伸進我滿是番茄味的嘴中。
 
加了306的舌頭後,番茄味在我的嘴裡變得更加濃郁。
 
真好吃。
 
"啪啪!"親了一會兒,我拍了拍306的手臂,要他把舌頭收回去並放開我。
 
「嗯。」最後被吸了下舌尖,我發出詭異的聲音。
 
「抱歉,我太急了。」306一跟我分開就道歉。
 
「沒關係,麵還沒冷。」我安慰他,並再度吃起還溫熱著的義大利麵。
 
「………」
 
安靜了幾秒後,306才再度吃起早餐。
 
早上7點40分,我跟306再度出門。
 
在走廊上遇見了從307房出來的307跟……?
 
「呃、早早安,我是住在308房的...」
 
308。
 
「早,他住305房。」我指著305說。
 
「兩位早安。」307微笑著說。
 
跟306不同的笑法,307是淡淡的,像春風般的笑;306是燦爛的,像艷陽般的笑。
 
我喜歡後者。
 
而且,307沒有可愛的小酒窩。
 
道別307跟308,我跟在306後面走進電梯,走出電梯門,走出一樓大門,走進學校側門。
 
我先將外套拉鍊拉上,接著伸手將外套帽子戴好。
 
黑色的棉質布料將我上半部的臉遮蓋起來,只露出一半的鼻子跟嘴巴。
 
反正是跟在306後面跑,有鼻子跟嘴巴能呼吸就夠了,看不到前面也沒什麼關係。
 
「跑囉。」
 
聽到306的聲音,我抬起腳步跟在那雙熟悉的球鞋後,踩過306踩過的葉子,踏過306踏過的磁磚地。
 
從側門起跑,沿著主要馬路一直往上,經過一大片松葉林,經過小橋流水,橫跨一條馬路,經過學餐ABC棟,繞著水清湖一圈,再跑到大馬路旁,穿過幾棟建築物,繞清泉湖一圈,又跑回大馬路旁,經過小橋流水跟一片草原,最後停在物理館門口。
 
大概跑了半小時左右。
 
「還好嗎?」306問。
 
「嗯。」喘著氣,我沒把帽子拉下,只是將圍在脖子上的毛巾抽出,把臉上的汗擦擦。
 
稍稍抬頭,我在306即將把汗水往袖子上擦時,從口袋中抽出另一條冰鎮過的毛巾,隔著毛巾抓住306抬起的手,阻止他的動作。
 
「嗯?」306看著我拿出來的第二條毛巾。
 
「不要用衣服擦,很髒。」
 
「啊…謝謝。」306有些尷尬的接過,將毛巾攤開壓在臉上。
 
「帽子,還不脫下來嗎?」306一邊用毛巾擦拭後頸,一邊問。
 
「嗯。」
 
「你這樣會中暑的。」306伸手拉了下我的小黑帽,但很快的被我拍開。
 
「我不喜歡別人盯著我的臉看。」
 
「…那你實驗室的那些人呢?總不會在實驗室也戴著帽子吧?」
 
「他們不敢。」
 
「你可以改戴太陽眼鏡阿,總比這樣悶……」306雙手抓住我的帽緣,輕輕掀開一點,半彎下腰的看著我。
 
「跑一跑就掉了,麻煩。」
 
「………」306維持看著我的姿勢,沒了聲音。
 
我看著306,不懂他為何突然呆住。
 
「幹嘛?」
 
「呃咳、我想你還是戴著帽子好了。」306幫我把帽子拉好,轉開視線,臉頰紅紅的。
 
「為何?」我好奇他從我臉上看到了什麼。
 
「嗯…我不想你運動過後的樣子給別人看見。」
 
我運動過後是什麼樣子?
 
揮別306,我走進系館,爬樓梯上了五樓,推開實驗室的門,已經有學弟在位子上了。
 
「學弟。」我站到學弟面前。
 
「是!學長,早安!」學弟從椅子上跳起來直直站好。
 
「我現在看起來是什麼樣子?」我拉開小黑帽,直直看著學弟問。
 
「……」學弟的臉慢慢紅了。
 
「回答。」
 
「呃、學長,你說過不准盯著你看,不然就讓我們實驗失敗。」學弟眼神飄來飄去。
 
「3秒內回答,否則我毀了你的data。」
 
「是!學長你運動過後的臉白裡透紅、豔光四射,宛如出水芙蓉,有著沉魚落雁的美,就連聖人看了都會心動,更何況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就算是數學系天天和您一起早跑晚跑的學長也絕對會忍不住驚豔!」學弟脹紅著臉回答,尾音還略微發抖。
 
「數學系的學長?」
 
「對不起我不是有心要觀察的,是因為我每上學都會看到你們在一起晨跑!還有今天在樓下的事我也全都看見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求學長放過我的data!」學弟一臉悲壯的自首。
 
「嗯,自首無罪,坐下。」
 
「是!謝謝學長!」
 
306驚艷了嗎?下午跑完時再試驗一次看看吧!

#

中午,學生餐廳,落地窗旁的彩色小沙發圓桌位。
 
「308。」
 
「欸?3…33305?」一臉快被嚇死的樣子,308吃驚的看著我,原本捲在叉子上的義大利麵,也因為手抖而全數散開疊回盤子裡,噴起了幾滴醬汁。
 
「是305,可以坐嗎?」我抬了抬手中的餐盤。
 
「當然!」
 
「你喜歡義大利麵嗎?」
 
「呃、還滿喜歡的,你是吃什麼口味?我的是培根肉醬。」308看著我的義大利麵。
 
「奶油培根。」
 
「喔。」
 
用餐時不能說話,跟308的談話只好告一段落。
 
我捲著義大利麵,一邊吃一邊在腦中整理著。
 
今天早上,308是從307的房裡出來的,一副昨晚在307房裡過夜的樣子。
 
307笑得無害但很奇怪。
 
306在晨跑時要我別跟307走太近。
 
學弟說306早上看著我的臉害羞了。
 
308早上看著307也臉紅了。
 
整理到這裡,我放下叉子,拿起隨餐附贈的紅茶喝了口,看著正將一口麵吃下去的308。
 
「308跟307是情侶嗎?」
 
「噗咳!!」
 
幸好麵已經吞下去了,不然308肯定會噴出麵條來,所以媽媽說的對,吃飯時不可以說話。
 
「昨晚你睡在307房裡?」
 
「你…你你你…」308紅著臉說不出話來。
 
「我好像有聽到什麼…」
 
「嚇!沒有!你什麼都沒聽到我什麼都沒發出!」308的臉由紅轉白,尖叫。
 
「308,公共場合說話不要這麼大聲,會吵到別人的。」
 
308轉頭,發現隔壁、隔隔壁、旁邊、旁旁邊的人都盯著剛站起的他。
 
308的臉變成青色的,安靜的坐下了。
 
我沉默的看著308,308看著自己盤中所剩不多的義大利麵,我想他正在掙扎要把麵吃完還是現在就走。
 
為了不讓308提早離開,我兩手抓著小黑帽的邊緣往後一拉,露出自己的臉。
 
「308,你覺得我長得怎樣?」
 
"康啷!"、"啪搭!"
 
「騙人!」、「喂!你的筷子掉了。」、「呀~水翻了!」
 
周圍突然變吵了起來。
 
「308?」我不解的看著呆掉的308。
 
中午的太陽穿過落地窗照了進來,讓我受不了的瞇起雙眼,連帶將臉轉向室內,躲避陽光的直射。
 
「那是誰!是哪個系所的!?」、「是女生還男生?」、「他們男女朋友嗎?」
 
餐廳又變得更吵了,但308還是沒有反應。
 
「308,你覺得我長得怎樣?」看著308,我又再問了一次。
 
「你、你你你……」
 
「305!」、「308。」
 
兩個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我轉頭看著不知何時來到桌邊的305跟307。
 
「你們在幹嘛?」306有點緊張的問,雙眼來回盯著我的臉跟躺在背上的小黑帽,似乎很想我把帽子戴上?
 
「聊天。」
 
「真巧,那不介意我也加入吧?」307笑著從手中變出一杯咖啡,很自然的在308旁邊的位子坐下。
 
306也在我旁邊坐下。
 
「……」我繼續吃著快冷掉的義大利麵,在心裡小小遺憾。
 
原本想問問308會不會驚艷的,卻在還不知道答案時306就來了。
 
「太陽很大,把帽子戴上好嗎?」306邊說邊幫我把小黑帽拉上。
 
「呼~」308發出鬆了口氣的嘆息。
 
「麵要涼囉~我今天去找你,卻發現你自己出來吃了,為什麼不跟我說一聲呢?」307笑著對308說。
 
很奇怪的笑容。
 
「因、因為我今天一整天都要上環安課程,所以…」
 
「材科管離大禮堂跟學餐都很近。」307依舊笑著說,卻讓人一點都無法感覺到溫暖。
 
還是306的笑容好,既有小酒窩又很溫暖。
 
「你笑一下。」我轉頭對著306說。
 
「嗯?為什麼突然要我笑?」雖然這麼問,但306還是笑了。
 
我伸手戳了戳他的小酒窩,又摸了摸他暖呼呼的笑臉,滿意的點點頭後,繼續吃著義大利麵。
 
「306是數學系的?」307問。
 
「對,你是材科的博幾?」306說。
 
「博二,308是醫環的博一。」
 
「喔,我也是博二,那305最小,他才碩二。」
 
「原來是學弟阿,那305是讀什麼科系呢?」308閃著亮晶晶的好奇雙眼看著306。
 
「對了,我老闆有跟醫環的老師合作過,308的指導教授是哪位呢?」306轉了話題。
 
「是…TKY老師,學長認識嗎?」
 
「我聽說過他,記得是位很厲害的老師?但我們老闆是跟YJL老師合作。」
 
「合作的項目是?」307加入話題。
 
「奈米粒子在不同物質中的軌跡運算法。」
 
「聽起來好複雜。」
 
「喔?是用普朗克運動去推算的還是用……有跑模擬嗎?程式碼是C++還是?」
 
「是用Fortran跑模擬,先設計一個model,計算在真空狀況下的運動情形,再改變不同物質,去推算它的…….」
 
306跟307一起進入了異世界。
 
「那個、學弟,你是什麼科系的?」308突然想到這未解的問題,小聲的問我。
 
「物理。」我回答。
 
為了避免一些奇怪的人的騷擾,我不喜歡讓人知道我的科系跟實驗室,但308就沒關係,雖然是學長,但給人的感覺像是學弟,很好相處。
 
「那是在研究什麼?」
 
「相對論,E=mc2。」
 
「聽起來好複雜。」308皺著臉。
 
「你呢?」因為午餐已經吃完,306跟307又聊得正在興頭上,我也開始跟308閒聊。
 
「喔,算是動物實驗吧,把老鼠的皮剪洞裝上夾具,可以長時間觀察活體血管組織的變化,減少動物犧牲的數量。」
 
「難以想像。」
 
「有機會可以來參觀喔!雖然我的手術技術還不太熟練。」
 
「嗯。」
 
「305的實驗還順利嗎?你明年畢業的話,要開始準備寫碩論了吧。」
 
「嗯。」
 
「有打算要再往上念博班嗎?」
 
「嗯。」
 
「有提直升還是要考試?」
 
「直升,結果快出來了,通過就直接轉博一。」
 
「但這樣你不就沒有碩士學位?」
 
「嗯。」
 
「不擔心嗎?」
 
「不會。」
 
「真厲害,要是我就會怕拿不到博士學位。」
 
「不要想太多,你一定可以的。」307的聲音突然從旁邊插入。
 
「诶、你們聊完了?」308小驚訝的轉頭。
 
「快2點了,你不是還要進大禮堂上下午的課?」307提醒著。
 
「對喔!那、我先走了,你們…下次或許可以一起吃飯?」308緊張又猶豫。
 
「嗯。」我點頭回答,308是個好人。
 
「好阿,大家都是鄰居嘛。」306笑著說。
 
「那我也先走了,下次見。」307笑著幫308拿起背包,率先離開位子。
 
308急忙跟在他後面,試了幾次想搶回自己的背包,最後卻只能乖乖跟在307身後,兩人一起往大禮堂的方向走。
 
遠遠的,我看到307轉頭對著308笑了,不是奇怪的笑,而是很溫暖的笑。
 
原來307也會那樣笑,像306的笑。
 
「你笑一下。」我看著306,想確認一下兩邊的笑有什麼不同。
 
「怎麼今天一直要我笑?」306笑了。
 
「像,但是不一樣。」
 
「什麼東西不一樣?」
 
「你有酒窩,307沒有,你笑得比較清爽,嘴腳勾起的弧度比較大,牙齒露的比較多,眼睛會有點咪咪的,臉頰上面這邊會鼓鼓的。」邊戳著306的臉,我仔細觀察。
 
「305。」
 
「嗯。」
 
「可以親你嗎?」
 
「這裡是公共場合。」
 
「我知道,我可以親你嗎?」
 
「只能一下下。」
 
「好。」
 
306低下頭,用手拉著我的小黑帽邊緣,遮住雙唇相碰的位置。
 
「啾。」
 
真的是一下下,306很快的跟我分開,卻在分開後改牽起我的手,先是拉著我把餐具拿到回收櫃台,接著又拉著我走出學餐。
 
一路走到湖邊的大樹下,306輕輕掀開我的小黑帽,額頭靠著我的額頭,小聲的,帶著一點抱怨跟一點請求。
 
「以後別在我不在的地方把帽子拿下,好嗎?我不喜歡我以外的人盯著你看。」
 
306像是一隻耳朵跟尾巴都下垂的大狗,正等著主人給他拍拍與摸摸。
 
我拍拍又摸摸306的頭。
 
「我只是好奇。」
 
「好奇什麼?」
 
「你早上的反應。」
 
「阿…那是、我只是…」
 
「實驗室的學弟說你那是驚豔加上害羞的表現。」雙手抓住306準備逃離的頭,我不讓306的額頭離開我的額頭。
 
「嗯…嗯,我確實是。」306紅了臉。
 
「你驚艷了?」
 
「嗯。」
 
「為什麼?」
 
「呃、因為…你運動過後的氣色特別好…又是一大早的……」
 
「你起反應了?」
 
「咳咳!」
 
「勃起了?」
 
「我、我……」
 
看著結巴的306,我稍稍墊起腳尖,在他的唇上親了下。
 
「啾!」
 
「啾~」306很快的又回親我,比剛才在學餐時的親吻要久許多。
 
306的舌頭又伸進來了,但這次是淡淡的茶味。
 
剛才,307拿著的是一杯咖啡,而306拿的是一杯綠茶。
 
「嗯、嗚~」舌頭被吸到有點麻,306靠在樹幹上環抱著我。
 
因為身體緊緊貼著的關係,我的下腹部碰到了某樣東西。
 
「你、嗯~」我想提醒306,即使已經走出學餐了,校園裡依舊是公共場合,親這麼久實在不太好,但306不給我機會說話。
 
下腹部的306的東西,從原本的貼著,變得有點像是頂著的感覺。
 
「30、6,等等,先停一下。」我硬是把306的頭從我臉上拔開。
 
我們都喘著氣。
 
306的嘴唇紅紅的,臉頰也紅紅的,雙眼透露出他很餓的訊息。
 
他沒吃午餐嗎?光親我又不會飽。
 
「我可以繼續嗎?」306的嘴巴又貼了過來。
 
「公共場合,你再繼續頂我,對其他人而言是種性騷擾。」
 
「………」
 
「嗯?軟下去了?」感覺到明顯的變化,我忍不住低頭往下看。
 
「別看。」306及時把我的臉往上抬,不讓我看他變化多端的東西。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你別看就是了。」
 
306很堅持的捧著我的臉,直到他認為夠久了,才放開。
 
我低頭,306的東西已經完全消下去,回到原本的狀態。
 
有點可惜,我沒看過別人勃起,一直很好奇別人都是怎麼處理的。
 
「你每次都這樣放到它自己軟掉嗎?」我問306。
 
「什、我…我沒有…你別問。」
 
「嗯,我還以為你跟我一樣,原來不一樣。」我看著306的褲檔處,歪著頭表示不解。
 
「你說什麼?」306露出比我更不解的表情。
 
「我以為大家都是放到他自己軟掉的,不是嗎?」
 
「你……當然不是,這樣、這樣很傷身的,而且也不是每次這樣放著,他就會自己….呃、消退掉。」
 
「那你都怎麼辦?」
 
「不、先等等,你、你一直都是放著不管嗎?」306的臉色很微妙,驚訝中帶著錯愕,好像我做了什麼很奇怪的事似的。
 
「因為老師說,不能自己用手摸那會受傷,只能給他處理,但我畢業後就搬家了,沒法去給他處理,自己又不能用,只好不管他或是充冷水,這樣不對嗎?」
 
「......是哪個老師?」306的臉色很難看,我沒看過他這種樣子,是生氣嗎?
 
「國中的體育老師。」
 
「他、他都對你做了哪些…處理?」
 
「剛開始是用手摸,之後也會用嘴巴,我不喜歡他用嘴巴,又吸又咬的有時會痛。」
 
「除了那些之外呢?他有沒有碰你其他地方?像是胸部跟…屁股什麼的,或是要你也摸他的……」306的眉頭皺的很深很深,幾乎是咬著牙說出話來,抱著我的手縮得比以往都要緊很多。
 
「有,但我拒絕了,因為我其他地方又沒有不舒服,所以他都只幫我處理那裡。」
 
「那個體育老師,之後還有找你嗎?我是說你畢業之後。」
 
「沒。」
 
「那就好、那就好……」
 
「你生氣了,為什麼?」
 
「因為那是不對的,那老師是在對你性侵害,他不應該也不能那樣對你……那個該死的變態!」
 
「不要哭。」我看著306一臉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明明剛剛還在生氣的,現在眼角卻泛著淚,鼻子也紅通通的。
 
「我以後不會再給別人處理了,不舒服就去找你,這樣對嗎?」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你不要這樣想,你們…難道都沒有上健康教育課嗎?」306急忙搖頭否決。
 
「有,但體育老師說那都是錯誤的。」
 
「我要去宰了那個體育老師。」306鐵青著臉。
 
我第一次知道306也是有這樣一面的,會生氣會板著一張臉,甚至說要去宰了誰誰誰。
 
我以為306一直都是笑著的。
 
「……我、我陪你去諮商中心好嗎?」306思考了很久,認真又害怕的看著我。
 
「我哪裡有問題嗎?」
 
心臟抽痛了一下。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你不要誤會,不要這樣,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什麼才是正確的,對不起…」
 
我以為我沒有怎樣,但看著306的反應,我想我的臉色可能變了很多,306的眼角流出了一滴淚。
 
「好。」心臟痛得更厲害了,不是為了我可能有問題,而是因為一直笑得很溫暖有可愛小酒窩的306,因為他哭了。
 
「嗯?」306用手擦掉留下臉頰的眼淚,努力保持鎮定。
 
「你陪我去諮商中心。」
 
如果我的問題,會讓306難過,那是不是只要解決了這個問題,306就會再度露出笑容?
 
我不要看到306難過,那比我自己難過要更難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