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小黑鼠

「308學長~」
 
自從307有一次故意在學弟妹面前叫我308後,我在實驗室的稱呼就變成308了,就像是綽號一樣,真實名字反而不太有人叫,除了頂頭上司之外。
 
我嚴重懷疑307是故意的,因為我不讓他叫我名字(聽了會彆扭),所以他也不讓其他人以名字稱呼我。
 
真是個老鼠肚腸的男人。
 
「嗯?」我雙手依舊放在鍵盤上,轉頭看向招喚我的學弟。
 
「外找~」學弟指著站在辦公室門口的兩個陌生男生。
 
我從位子上起身走到門邊。
 
「有什麼事嗎?」
 
「學長你好,我們是TRL實驗室的學生,今年碩二、他是碩一,我們老師想要我們來跟你學習小鼠手術的技術,不知學長方不方便教我們?」帶頭的學弟簡略的說明來意。
 
去各個實驗室相互學習技術,似乎是水青大學的特色之一,像我偶而也會去其他家實驗室借儀器,或是看到別人家實驗室的孩子們像觀光團一樣,三、四隻小雞一起來我們實驗室學習技術。
 
「嗯~有問過我們家老闆了嗎?」
 
「這個…我不確定耶…」
 
「那你們等一下…學姐,TRL實驗室的學生說想來學小鼠手術技術,我需不需要問老師?還是直接教他們就可以了?」我讓學弟們在門口稍待一下,走到大學姐的位子上詢問。
 
「嗯~應該是可以直接教啦,但我看還是問一下老師好了,比較保險。」學姐思考過後說。
 
「我直接去問嗎?」
 
「可以,老師現在應該在辦公室,你就帶著那兩個學弟直接去問好了。」
 
「好…學弟,我們直接去找老師。」走回門邊,我對著兩位學弟說。
 
學弟的臉上冒出有些驚恐的表情。
 
「老師大概會問你們學這技術是要幹嘛用的,你就大致說一下就可以了。」我安撫著學弟。
 
很快,進去、出來不過三分鐘,老師說OK,要我找時間教一下學弟。
 
「其實這技術我也才剛學幾個月,穩定性的部分我還在摸索,所以我們就互相討論、學習吧!你們要看一下手術後的老鼠嗎?」站在實驗室外,我笑著跟學弟們閒聊。
 
「好阿,麻煩學長了,那~請問我們方便什麼時後來學手術呢?」
 
「嗯~我這周已經做完了,可能要等下周一或是二。」
 
打開實驗室的門,我在外脫了鞋子後,從鞋架上拿出我的拖鞋穿上,再轉頭對兩個沒有專用拖鞋的訪客說。
 
「地上的拖鞋你們可以隨意穿。」
 
「那我留mail給學長,請學長確定時間後跟我說一聲好嗎?」
 
「好…所以主要是你要做還是碩一學弟?呃、要怎麼稱呼你們?」
 
「呃~其實…我們跟學長是住在同一棟宿舍的。」碩二學弟害羞的坦白。
 
「诶?水泉街13號那間!?」我驚訝了!這世界有這麼小嗎!?
 
「對,我對學長有點印象,所以剛才看到你時還驚訝了下,想說怎麼這麼巧。」碩二學弟抓了抓頭,露出靦腆的表情。
 
「你也住那?」我指著碩一學弟問。
 
「是阿、真巧。」碩一學弟酷酷的說。
 
「我住301,剛才聽你們家的學弟叫你308學長…那是學長的房號嗎?」
 
「對,那碩一學弟呢?」
 
「我住202,飲水機旁邊。」
 
「真的是很巧呢~」我感嘆著。
 
不知不覺我已經認識六個鄰居了──307、501、305、306、301、202。
 
「308學長,這就是手術後的小黑鼠嗎?」
 
202蹲在排成一排的老鼠籠邊,指著裡面只有裝一隻小黑鼠,小黑鼠背部的毛被剃光,背上還夾了兩片金屬板,看起來又痛又可憐的。
 
「對,那是我昨天夾的。」跟著蹲下,我將鼠籠從地上拿起,放到較為空曠的地上。
 
說是鼠籠,但其實是一個像在養昆蟲什麼的塑膠盒,上面再放一片鐵架,不讓小黑鼠爬出的同時,可以放飼料跟水罐,讓食物能保持乾淨不會跟木屑和大便混在一起。
 
招呼301跟202蹲下,我把鐵架拿起,伸手指著小黑鼠身上的兩片金屬板。
 
「簡單來說就是把皮拉起來、剪洞、再用這兩片板子夾起來,傷口那面的板子上有一塊玻片,可以看見內皮的血結構,像這樣…」我指著血管說。
 
「波片是可以拿下的,但我目前沒有成功過,常常拿一拿就破掉…你們說要學,但有夾具嗎?因為我們目前也是跟別人借的,所以無法借你們,夾具的部分你們可能要自己想辦法買。」
 
「嗚、擤……」
 
嗯?什麼聲音?
 
聽到奇怪的聲音,我放開正抓著的小黑鼠,抬頭先看了眼202。
 
「又來了。」202一臉受不了的翻白眼。
 
於是我將視線放到301身上。
 
「嗚嗯、我……對不起學長,但是、嗚…我覺得他們好、好可憐…」301用手臂遮著臉,斷斷續續的說。
 
「你…發生什麼事了嗎?」我無法控制我的表情,基本上我的表情已經完全僵掉了,幸好301也看不到。
 
「對不起學長,請給我一點時間…」301不停哽咽。
 
現在是什麼情況拜託誰來告訴我!?
 
301你怎麼連說都沒說就哭了呢!我說你這是在哭什麼阿你!?堂堂一個長得比我還高大還壯碩的大男人,就這麼蹲在一隻小黑鼠旁邊,用手臂遮著臉的嗚嗚噎噎?!
 
我說大哥,這是在別人家的實驗室耶!你在自家丟臉也就算了,出門在外你忍一下不行嘛!?路過的我家學妹都在看了啦!
 
因為不知該怎麼處理眼前的狀況,我只好轉過頭去看著202。
 
你想點辦法阿你!我用眼神跟202交流。
 
這是他的習慣,放著不管他,過陣子就會停了。
 
你就這樣不管他嗎!?把你家學長放置PLAY!?
 
要安慰你自己去安慰,我才不要。
 
看著202一臉厭煩的樣子,我想301不是第一次這樣哭了。
 
「呃…TRL實驗室平常有在做動物實驗嗎?除了夾具外,你們還需要一些手術設備跟工具什麼的。」試著轉移話題,我不停偷瞄背脊持續抽搐的301。
 
「有,氣痲跟夾子、剪刀什麼的都有。」202冷靜的回答,絲毫不理會在他身邊哭泣的301。
 
「喔、那~你們主要是誰要用這技術?」
 
「……他。」202皺著眉說。
 
「……他這樣…可以嗎?」我聽了也忍不住皺眉。
 
要一個光看就哭的人,實際去幫小黑鼠動手術?他該不會做著做著就又哭起來了吧?這樣小黑鼠反而更可憐啊!要等他哭完才能繼續什麼的。
 
長痛不如短痛阿!為他好就給他一個痛快吧!
 
拜託你別再哭了,連原本坐在位子上的學長都跑來觀望了阿!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我做了什麼,才讓你哭成這樣的阿!
 
「不可以也得可以……老師要我幫他。」
 
「好吧,你加油。」忍不住同情的了拍了拍202的肩膀。
 
「嗯、學長,對不起嚇到你了…那個、我已經冷靜下來了。」終於把手放下,301露出一雙可匹美他身後大白鼠的紅眼。
 
紅通通、濕漉漉的,就像大白鼠缺水缺飼料時會露出的眼神。
 
慘了,跟老鼠相處太久,害我現在想到什麼都跟老鼠有關,甚至連相機裡的照片,也全都是老鼠們的實驗照跟生活照……這是什麼世界阿!
 
「哦、那個…習慣就會好一點了。」不知該說什麼,我只好隨便安慰一下。
 
結束了讓人不知所措的參觀,我跟301、202站在實驗室外的走廊上,互相留下聯絡方式,說會寄信通知他們下次手術時間,就原地解散了。
 
我眼尖的看到,在要轉彎去搭電梯時,202似乎牽起了301的手?
 
嗯?是錯覺嗎?我在走廊上歪著頭思考。
 
「308學長~你剛怎麼把人給弄哭啦?嘖嘖嘖~你這樣不行喔!我要跟307學長說你把別人家的學弟弄哭了!」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學妹笑賊賊的問。
 
「妳少亂說了,是他自己哭得不關我的事。」輕輕的推了學妹一把,不知從何時開始,實驗室的人會拿307來跟我開玩笑。
 
到底是從什麼時後開始呢?307跟實驗室熟的像是同一家一樣。
 
「好啦~不逗你了!我們要去買午餐,學長要吃什麼嗎?」
 
「十個鍋貼跟酸辣湯。」
 
「好喔~」
 
「謝啦!」
 
「不客氣~」
 
我看著學妹手拿點菜單,跑回實驗室詢問其他人的身影。
 
嗯、漸漸的,我偶而也會跟學弟妹閒聊、開開玩笑什麼的,在買午餐時,他們也會跑來問我。
 
雖然有時忙著做實驗或上課,還是有沒跟到訂餐的時候,但心情已經變得不一樣了,笑一笑就過去了,是真心的過去了。
 
「嗯~回去看paper吧~」生了個懶腰,我走回辦公室的位子,重新專注在電腦螢幕上。
 
"叮咚~"手機發出了提示音,我看了眼發現是mail後,便用電腦點開信箱收信。
 
『308學長 
剛才真的很抱歉,給你添麻煩了,下次學做手術時,我會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緒的,麻煩學長了,還請學長多多指教,謝謝。 
 
301』
 
嗯…我想下次手術時,為防萬一,我還是先準備一包面紙給301好了。
 
 
今天是不太忙卻有很多事要做的一天。
 
早上有資格考的課程還有小考,下午要做藥物跟量測,之前跟大學姐說好要觀摩一下儀器的操作,還預計要把兩隻小黑鼠剃毛,替明天的手術做準備。
 
在憋尿憋到膀胱無力幾乎要漏尿時,老師終於兌現提早下課的承諾,讓我能直奔樓上的廁所,去解放身心的自由。
 
別問我為何不在同一層樓的廁所上這種蠢問題,要是同層廁所能上,我需要用跑的上樓梯嗎?還邊跑邊擔心會不會滴出來!你老師的要是真的不小心在褲檔處濕了一塊,我還要不要活阿我!
 
要是讓307知道了,他肯定會笑著說我是英年早O,早O你個頭啦!
 
該死的廁所整修!該死的老師一直不下課!早知道我就坐門邊的位置了,這樣至少不會因為出去要從老師面前走過而死憋著。
 
總之,一切算是有驚無險,有尿無漏,呼~~
 
拿著實驗記錄本、相機跟筆,我從辦公室走到實驗室,趁著小碩一們還在上課,不用跟一堆人擠實驗空間時,快速的開始進行藥物製作。
 
嚴格說起來,那其實也不是藥物,因為他完全沒有藥效,只不過是奈米等級的小顆粒,但這東西解釋起來實在很麻煩,所以統稱藥物會比較好理解,反正最後還是要包藥進去的。
 
整個製作過程大概花了兩小時,要不是因為過程中,裝藥的瓶子破掉害我要重做一瓶,速度應該會更快才是。
 
在製作藥物的等待時間,我用相機記錄實驗室唯一一隻正"忍痛負重"的小黑鼠,針對他的傷口處進行近拍,好跟不同天數下的樣子做比對。
 
看著背上的皮被拉起夾住,中間還被剪了個洞的小黑鼠,我真心覺得他們很可憐,但、動物實驗就是這麼回事,我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對他們好一點,手術過程小心一點,讓他們能好好的存活,妥善運用在實用上,好減少小黑鼠的犧牲。
 
說到小黑鼠,301學弟自上次來學習手術過程,哭到泣不成聲、被202扶著離開後,就再也沒有消息了,連在宿舍也沒有遇到過。
 
是不是該找時間去關心一下呢?
 
幫小黑鼠拍完一系列各種角度的寫真照後,我將小黑13號重新放回籠子裡。
 
13號,真是轉眼間就過去了,而大籠子裡還裝著預備好的、健康活潑的14到30號。
 
動物實驗有時真的很可怕,即使是我也不得不承認,看著一隻隻小黑死去後,感性被理性控制的越來越好,雖然會為他們的死去感到遺憾,卻更仔細於研究背後的死亡原因。
 
「唉……」忍不住對著小黑13號嘆了口氣。
 
麻醉過後,即使忍痛負重,小黑13號依舊行動自如的跑來爬去。
 
這樣也好,活潑好動總比奄奄一息好太多太多了。
 
「學長,午餐買回來囉~我放你桌上!」實驗室的門被打開,小碩一學妹探頭進來喊著。
 
「好,謝謝。」我一邊收著東西一邊回答。
 
現在跟學弟妹們的互動有越來越好的趨勢,前幾天雖然我人在上課,他們還是主動幫我訂了份便當,讓我差點熱淚盈眶,诶、押韻了耶!
 
吃著午餐稍做休息,我邊用手捏了捏後腰,減輕痠痛帶來的不適,邊想著今天進度順利,應該可以早點回家休息。
 
因為307那死變態,說什麼找到新的材料,要我幫忙實驗一下,結果從昨晚10點一直折磨我到半夜3點,簡直是要死了,要不是今天課堂有小考,我絕對會直接翹掉。
 
好睏、腰好酸。
 
「呼阿~真想回家睡覺。」喃喃自語著,我認命得從位子上離開,再次進了實驗室。
 
經過一段時間的量測,確定做出來的藥物沒問題後,我打開實驗室冰箱,準備將今天新做的藥跟之前的放在一起,結果一開冰箱門,我就傻眼了。
 
我的藥咧?之前放藥的架子咧?怎麼整個都不見了!?
 
我驚恐了!簡直就是驚恐萬分!
 
我的藥咧咧咧!!!之前努力做出來的藥咧咧咧!!!?
 
「學妹,你有看到冰箱的架子嗎?我放在上面的藥不見了,架子也消失了。」回頭問正在做實驗的學妹,我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
 
「嗯?架子?你是說上次丟掉的那些嗎?」學妹一手拿著實驗儀器,一臉疑惑。
 
你疑惑我該怎麼辦阿小姐!
 
「丟…掉…..?」我不敢相信的重覆。
 
「因為小二之前要用架子,他們說那架子上的東西放了很久都不知道是誰的,那天問了也都沒人認領,所以就都丟了。」
 
「哪天問的我完全不知道阿,我跟大學姐動物實驗的藥都放在那裡阿。」我內心淚流滿面,剛剛的好心情瞬間跌落谷底。
 
妳們明明會主動幫我訂午餐了,怎麼清冰箱時就沒想到我呢!
 
「什麼東西被丟了嗎?」正好也在實驗室的大學姐加入話題。
 
「學姐,我跟你的東西都被丟了。」我打開冰箱給大學姐看。
 
「……」
 
「诶、但是我們那天有問阿,那天很多人都在這裡…因為小二急著要用,所以就…」學妹緊張的述說。
 
「我沒聽到喔~大概不在這裡吧。」大學姐。
 
「唉、丟了也只好這樣了,幸好之前做的藥最近沒有要用到,但就是有點浪費,那藥量很多說,幸好我今天有製藥,不然實驗就麻煩了,所以到底哪些地方是可以讓我放藥不會被丟的?」我蹲在冰箱前看著其實還算空曠,卻頗亂的冰箱。
 
「我們都會放在旁邊的盒子裡。」學妹。
 
「哪來空盒子可以放阿,旁邊都滿了阿~」
 
「不然就自己找個盒子放進去吧,像BG那樣。」學妹指著一個手摺的小紙盒。
 
我看了看,很慶幸自己在中秋節時,蒐集了一堆月餅盒子。
 
「下次要丟東西時,最好每個人都要問過。」我將新做好的藥放進去,提醒著學妹。
 
自己的實驗告一段落後,我接著觀摩大學姐的實驗,同樣用到小黑鼠,但卻不是13號,而是已經退役(拆下夾子)的小黑不知幾號。
 
心情鬱悶、腰痠背痛。
 
在待了一個多鐘頭後,我實在忍不了腰痛跟身心上的疲憊,跟學姐說了聲抱歉就先回辦公室休息了。
 
一進門就看到小二,我想著趁這機會提醒他一下也好,於是就把藥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被丟掉的事跟他提了下,沒想到小二卻說。
 
「喔~那是阿丁說那都沒人的可以丟的。」
 
我瞬間覺得我頭上的青筋,如同漫畫人物那般的冒了出來。
 
「總之,下次要丟東西前,要先問過所有人比較保險。」
 
小二沒有回答,我也懶得再說了。
 
放棄了幫小黑鼠剃毛的工作,我決定早早回家休息,順便找307發洩一下這股怨氣。
 
說真的,那藥也不是有多難做,被丟的那批也不是什麼曠世奇藥,但自己的東西就這樣被丟掉,還被丟了好幾天才發現,是個人都還是會不舒服吧!
 
我也不過想得到一個道歉而已,想藉此教育一下而已,結果呢?學妹說小二、小二說阿丁,我總不能再追去阿丁那,問他為何沒問過就丟我的藥吧!我說你們一個、兩個道個歉是會死嗎?
 
學妹我還能感受到他的抱歉跟著急,但小二那是怎樣!?
 
唉、再想下去會更生氣,算了。
 
晚餐去吃窯烤披薩好了,再看個影片,要307幫我按摩我的腰,然後好好的睡一覺,明天就沒事了。
 
我真想下次實驗室開會時,不經意的提出東西被丟的事,但這樣似乎有點賤?糟了,我該不會被307影響,開始變得那啥、501說的…腹黑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