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良心有沒有

涼涼的風、涼涼的實驗室、涼涼的實驗…
 
「嗚…哼噎……」
 
涼涼的冷氣、涼涼的飲料…
 
「嗚…不行……我真的不行……嗚嗯…」
 
涼涼的消毒酒精…
 
「嗚嗚、對不起...對不起…不痛不痛……」
 
涼涼的…
 
「我、我……我下不了手…」某人在製造了一堆的噪音後,最終還是宣布放棄。
 
早料到了,嘖!
 
「手術尚未"開始",學長仍需努力。」我看了眼把臉埋在手臂裡的301,再看看舖著滅菌紗布的桌面。
 
一隻背部被剃了毛的小黑鼠,在嘴巴處套了像氧氣罩的東西,正因為麻醉作用而乖乖趴在紗布上任人宰割,雖然那個人根本一點都不敢宰割它。
 
「不、我真的不行,光是用夾子我就覺得它快痛死了,還要用剪刀剪掉它的皮,我沒辦法,那真的太困難了,我不忍心。」301一臉惶恐的說。
 
「它麻醉了根本不會痛。」
 
「但是,等它醒了一定會痛死!會被痛死!那是多殘忍的事情啊!」
 
「308學長的小黑鼠可沒有被痛死。」
 
「不,我知道它們一直很痛很痛,只是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而已,這麼殘忍的實驗……我們還是去勸老師不要這樣殘害小動物吧?」
 
「你是老鼠保育協會會長嗎?要說你自己去說,我才不去。」
 
「202 ……」
 
「那不過是隻實驗老鼠罷了,又沒叫你剖他或殺他,才剪個洞而已。」
 
「就算是實驗老鼠他依舊是無辜的小生命阿!」
 
「蟑螂也是條無辜的小生命,你叫我打時可一點都不猶豫。」
 
「嗚、這跟那個不一樣。」
 
「我看不出哪裡不同,快點夾一夾、剪一剪,不要浪費時間在這無意議的閒聊上。」我指著桌上那隻鼠,督促著301。
 
雖說是一起學的,但真正要操作的人還是301,我不過是老師派來監工的罷了。
 
「你、你能不能…」
 
「不能,你得自己來。」我抓起放在一邊的飲料,喝著。
 
「……」301看了我很久,直到我用下巴指了指那隻小黑鼠,他才極度不甘願的轉回去面對。
 
基本上,接下來的發展就跟10分鐘前一樣,毫無效率與進度。
 
301一直在那哇哇叫,試沒幾下又開始哭,小黑鼠背上的皮被夾了又放、放了又夾,要我來看這樣拖來拖去才是最殘忍的。
 
「你夠了沒有,認真點做,浪費我的時間。」
 
「我、嗚…我很努力了……」301邊哭邊辯解。
 
「喔?你努力在哪了?努力哭嗎你!拖了快2小時你啥都沒做,要我是那隻小黑鼠也被你氣死了,實驗這東西講求效率跟準確,你越快、技術越好,他受到的傷害就越小,結果你卻老是哭哭停停的,你到底打算讓那隻老鼠在這上面趴多久?要不是有保溫板他搞不好就失溫去死了。」
 
「……」
 
「老師一開始就說了,這次的技術不管怎樣你都要克服,然後學起來應用,怎麼?你一個不忍心、下不了手就想要換題目?你以為自己是誰啊?不把心思放在該如何克復障礙上,成天就只想著逃避,你是不是男人阿你!不准再哭了!」
 
301一言不發的低著頭,在我說了幾句後又開始把臉往袖子上抹。
 
怎麼會有這麼愛哭的男人?完全不能理解!
 
正當我劈哩啪啦砲火全開的對著301狂訓時,全實驗室的人都對這區塊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甚至連有需要經過時都選擇繞道。
 
「嗚……但我就是會怕動物實驗,你一下叫我克服真的太難了。」301邊啜泣邊抱怨。
 
「你!你給我滾一邊去!!」忍無可忍,我推開301坐到他的位子上,戴上向膠手套,確認好小黑鼠的情況後,循序的開始手術。
 
浪費時間、浪費時間、浪費時間、浪費時間!
 
老子的時間寶貴可不是讓你這樣浪費的阿!一直這樣跟你耗下去,我自己的實驗還要不要做阿我!去你個小黑鼠!!
 
「啊!不要!!202你別這樣!」301在一邊鬼叫,還試圖伸出手想阻止他的剪刀。
 
「幹!你給我滾開站一邊看去,手再過來我就剪死你!」被突然進到視線中的手嚇到,我驚魂未定的吼著。
 
差一點,剪刀就真的要刺到301的手了,即使有手套也不過是薄薄一層而已,要是真的傷到,可不是沖沖水、貼個ok繃就好了,還可能會有感染的問題。
 
「……」多少知道自己剛才的行為太超過,301終於乖乖閉嘴,也不再把手伸過來搗亂。
 
鬆了口氣後,我加快手上的動作,照著308學長的教學,拉皮、夾出一個範圍,蓋章做記號,剪皮、剪膜,拿夾具夾上…這部分是最難的的了。
 
又花了快2小時,在最後一針打好結後,我呼出了長長的一口氣。
 
累死了。
 
「你…」閉了閉酸澀的雙眼,我轉頭正想稱讚一下301難得的安靜,卻看到…
 
301趴在一邊的桌上,睡得正熟。
 
腦血管爆裂都不以形容我現在的心情,一股氣提起來正打算開罵,卻在看到腫脹的雙眼跟紅通通的鼻子後,硬是洩了氣。
 
早知道他不可能第一次就自己處理,否則老師就不會派我過來幫忙了。
 
看著301的睡臉,我嘆了口氣,將小黑鼠放回籠子裡後,開始收拾手術的東西,過程還盡可能壓低音量,避免吵醒這同情心太過氾濫的濫好人。
 
「嗚嗯、結束了?」
 
被無法避免的水聲吵醒,301一邊揉眼睛一邊對著我,臉頰上紅了一片,嘴邊還掛著可疑的水跡。
 
「下次,你要自己夾好、蓋章,一次前進一點。」將洗好的用具放在一邊晾乾,我對著301說。
 
「我、我盡量。」301心虛的低下頭。
 
左右看了下依舊黏在位子上,像是處於不同空間的實驗室同學們,我將是線轉回到301身上。
 
明明也不是什麼瘦小的人,平常時候頂多就濫好人一個,但一碰上動物實驗就變得跟個小女生似的,愛哭、愛抱怨、愛裝可憐。
 
跨個一步走到301面前,我彎下腰,在被壓到發紅的臉頰上親了口。
 
「啾!」小小的一個聲音。
 
「你……」301吃驚的抬頭看著我,硬是把腫得跟核桃似的雙眼撐回原本大小。
 
「代做實驗的報酬。」
 
301的臉頰變得更紅了。
 
「鹹鹹的,你待會記得去洗臉。」舔了下雙唇,我吃到眼淚的味道。
 
「喔。」301一臉呆滯的回答,讓人很想再親一次,但想想還是算了。
 
「哼哼~」心情一瞬間變得很好,我丟下還在當機中的301,做自己的實驗去。
 
 
「308學長,你不覺得202很過分嗎?」
 
坐在椅子上,我看著眼前宛如救世祖降臨的308學長。
 
就在剛才,308學長突然跑來詢問動物實驗的狀況,安慰又鼓勵的,還說了很多手術上要注意的事項,讓我感動到想哭。
 
這是多麼善良的一個學長阿!比起沒良心的202要好太多了!
 
「怎麼過分法?」308學長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好奇的問。
 
「他明明可以幫忙的,卻一直拖到最後才出手,害小黑鼠躺在手術台上好久,之後動作還粗魯的要死,都快把小黑鼠的皮給扯破了,真是有夠沒良心的,我光看到他拉皮的動作就…」回想起那恐怖到宛如煉獄刑求的畫面,我忍不住抖了一下,瞬間又有點鼻酸。
 
「唉、實驗嘛~長痛不如短痛,早點做完小黑鼠也能早點休息阿,而且他最後還是幫忙了,你就別難過了。」
 
「就是說阿學長,202對你已經夠有良心了,他對我們其他人才叫一整個沒良心!」同在辦公室的學弟突然開口抱怨,很自然的拖著他的椅子、捧著飯盒,加入我跟308學長之間的談話。
 
「怎麼個沒良心法?」308學長好奇的問。
 
「什麼都要錢!上課筆記借一次30塊,作業答案跟考古題看一次50塊,有時甚至會因為作業的難易程度而增加收費標準,你不跟他借他也無所謂,但借了就要照價收費。
 
甚至實驗也算的精細,要他幫個忙就要先付錢,不然他就不鳥你!就算是老闆在meeting時有提過要他幫忙,他照樣不甩,說什麼要罵就一起罵,反正他的進度照樣走,沒進度的是別人。
 
有時更機車,要是遇到他老大心情不爽,就算你付雙倍的錢給他也不要,你們看看這有多沒良心!何止是沒良心,簡直就是黑心到不行阿!!」學弟說的那悲憤難耐,可見他在202身上投資了多少錢。
 
「嘖嘖嘖、連實驗也要錢真是誇張,你們老闆不知道嗎?」
 
「老闆知道也不管阿,他向來是只看結果不理過程的。」
 
「…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些意外的看著一臉苦瓜的學弟。
 
說真的,我對202跟其他人的互動並不清楚,平時看來大家的相處都很正常、一般,沒想到在那些和平的相處下,竟然暗藏著這麼洶湧的事情。
 
「所以我才說他對學長你很好阿,簡直是好過頭了,完全就是差別待遇阿!想這次他啥條件都沒開,就乖乖跟著學長做實驗,讓我們所有人都震驚死了!」
 
正當學弟說的口水亂噴時,我注意到辦公室的門被人打開,來人帶著黃色的橡膠手套,一步步走到我們面前,停下,聽著。
 
「我知道了,學長你其實握有202的什麼把柄對吧!快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我給你100塊求求你告訴我吧!只要能讓202那死面癱的顏面神經抽動一下我也爽阿!」
 
「咳、學弟…後面…」將那人面無表情的樣子收進眼裡,我尷尬的低下頭摸摸鼻子,提醒著學弟。
 
202就站在學弟後方,雙眼不帶感情的俯視著與他同年級的同學。
 
「咳咳、學長,其實,我有點實驗上的問題想跟您請較一下。」大概也知道現在絕對不能回頭,學弟不知從何處變出了一本筆記本跟筆,特別嚴肅的看著在他面前的308學長。
 
我說學弟,你完全就不是做動物實驗這塊的,拿什麼問題問308學長阿!
 
「小吳。」202叫了學弟一聲,聲音沒有高低起伏,讓人抓不清他現在的心情。
 
「學長,其實我對動物實驗挺有興趣的,你可以跟我說一下你的實驗內容嗎?」小吳果斷的放下紙筆,雙手抓著308學長的手,似乎在擔心一放手自己就會被202抓去哪裡凌虐。
 
202真有這麼可怕嗎?雖然他既沒良心嘴巴又壞,但……
 
「小吳。」202又叫了一聲。
 
「……」小吳死巴著308學長的手,就是不回應也不轉身。
 
「哼…」202看了我一眼,接著將視線轉去308學長身上。
 
「不好意思,308學長,我實驗正好缺個人,小吳我就帶走了。」
 
打完招呼,202直接用戴著手套摀住小吳的嘴巴。
 
「啊!」我跟308學長一起叫出聲。
 
「嗚嗚嗚~~!!」小吳發出悲慘的聲音,瞬間放掉308學長的手臂,用力扯著202的手。
 
那可是不知摸過什麼的手套阿!尤其202最近的實驗,要是我沒記錯,似乎跟豬肝有關……
 
看著手套在指尖處因沾上不明物體而留下的紅色痕跡,我吞了口口水,看著202趁小吳放開308學長時,一把將人帶椅的往外拖。
 
漸漸的小吳離我們越來越遠了,一直到兩人一椅的通過辦公室門口,202摀著小吳嘴巴的那隻手,都還是穩穩的固定著,不管小吳怎麼掙扎都無法拉開。
 
看著這樣離去的畫面,我忍不住抖動了下,手臂在下一秒冒出了雞皮疙瘩。
 
「呃、202剛是在做動物實驗嗎?」八成是注意到手套上的…血跡,308學長不安的問。
 
「我…不確定。」
 
「………」
 
一時間,我跟308學長都沉默了。
 
為小吳默哀一分鐘。
 
「那、既然實驗上沒什麼太大的問題,我就先回去了,你有事再跟我說吧!」308學長起身,準備離開。
 
「好,謝謝學長。」我也跟著站起來,和308學長一起走到門口。
 
將門拉開後,308學長突然停下腳步,讓我差點撞上。
 
「怎麼了?」我站到308學長旁邊,從空隙往外看。
 
「嗚嗚嗚…嗚……」
 
剛才被202抓走的小吳,現在就坐在門口的牆邊,雙手抱著屈起的膝蓋,將臉埋在身體跟腳的空隙間,發出一抽一抽的喉音。
 
這一幕,讓我跟308學長都石化了。
 
要裝作沒看到的離開跟回去,似乎不太好,但要上前去安慰對方……我…不太會,雖然常被人安慰,但我現在的腦中只有一片空白。
 
怎麼辦?我看著308學長。
 
不知道。308學長也回視著我。
 
就在這進退兩難的時候,202從實驗室走出,讓我下意識飛快的確認了下他的雙手。
 
沒戴手套,幸好。
 
「學長,你要回去了?」把小吳當空氣般無視的走過,202來到308面前。
 
「呃、對阿,也出來一陣子了。」
 
「喔,那我跟你一起下去吧,我要去學餐,要幫你買什麼嗎?」和308學長說完話後,202突然將視線轉向我這裡。
 
「不、不用了,謝謝。」我發現我開始有點怕202了。
 
不知是不是我態度轉變的太明顯,202不太高興的皺眉,雙眼直直盯著我,這讓我全身發毛。
 
「學長你先去電梯等我一下,我拿個錢包馬上去。」
 
於是,308學長抓到了機會離開這尷尬的門口,而我,則在下一秒被202抓進了辦公室裡。
 
門被202隨手關上了。
 
你不是要出去嗎?你關什麼門阿你!
 
我非常不安的看著202,一動也不敢動,就怕他待會從哪變出一顆豬肝,直接往我臉上砸。
 
「你怕什麼?」202問。
 
「什麼?我、我沒有阿。」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我拉開和202之間的距離。
 
「哼。」
 
202一步步逼近,我一步步後退,直到背後抵到牆壁,擔心到一個極點時,202突然轉了方向,回到他的位子上拿錢包。
 
原來他只是要拿錢包,呼~
 
將提到喉嚨的心放回原本的地方,我鬆了口氣暗笑自己大驚小怪,再怎樣我好歹也是學長,202應該不敢這樣對待一個學長的…吧?
 
我邊想邊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拉開椅子才剛坐下,就突然被人抓住椅背轉了個180度。
 
完了!我要被豬肝攻擊了!在看到202的臉後,我在心裡想著,同時緊閉雙眼準備接受攻擊。
 
「啾!」
 
濕濕熱熱軟軟的攻擊,伴隨著聲音落到嘴巴上。
 
嗯?這是什麼?
 
我疑惑再移惑,等了半天卻等不到下一波攻擊,這才慢慢的睜開雙眼。
 
202已經不在了。
 
「……剛才那算…攻擊嗎?」
 
坐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裡,我摸著嘴巴思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