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學妹是種負擔

 學妹不是我們家的學妹,是隔壁TCC老師家的碩二學妹,因為學妹的坐位在樓上,所以就暫時以"樓上學妹"稱呼她。
 
故事的起因是──
 
TCC老師跟樓上CSG老師還有忘了是哪家的老師,共同合作了一個大計畫,這計畫歷經好幾屆的碩、博士生,聽說要在樓上學妹手上結案。
 
雖然我們家沒有在大計畫中,但樓上學妹的實驗卻需要用到我們家的儀器,經過老師們互相打招呼,以實驗室間要相親相愛、互助合作為基礎,我的頂頭上司──KC,決定讓大學姐負責協助樓上學妹的實驗。
 
我是大學姐的小弟,所以我也要幫忙樓上學妹。
 
在最剛開始的暑假期間,因為我什麼都不懂,在加上樓上學妹只是在做測試,所以就由大學姐幫忙,沒有再找我去佔空間。
 
陸陸續續的,我多少知道樓上學妹的測試結果並不理想,大學姐覺得奇怪,大學長覺得奇怪,KC也覺得奇怪,所以我的認知就是──
 
學妹的實驗很奇怪,一定有問題!
 
結果從8月一直測試到11月,樓上學妹的實驗一直都與理論不符,隨著學妹的測試到了尾聲,大學姐也開始要我跟著她學習儀器,為之後學妹的正式實驗做準備。
 
「學姊,妳剛說什麼?」
 
「學妹她們昨天把30隻小鼠打腫瘤了。」
 
「……但測試的結果不是一直都有問題嗎?」我大驚!30隻那可不是個小數量啊!
 
「對阿,但她們還是決定要做下去,腫瘤都打了。」大學姐苦悶。
 
從暑假到現在,大學姐也為樓上學妹的實驗付出不少心力,真是辛苦大學姐了。
 
「這樣做下去有意義嗎?」
 
「不知道…大概是因為計畫快結案了,老師逼得緊,所以學妹也不能說不做吧..」大學姐乾笑。
 
「然後,這是學妹給我的實驗排程。」大學姐從桌上拿來一張A4紙。
 
「……嗯?學姐,這天我們不是排好要做實驗嗎?」
 
「呃、對阿,但她們就這樣排…」
 
「學妹沒來問妳哪時有空嗎?」聽出大學姐的無奈,我疑惑的問。
 
「……沒有。」
 
我大驚!沒有?怎麼敢沒有!?人家堂堂博四大學姐,妳個小碩二學妹竟然不先來請安問好就自己決定時間讓大學姐配合妳!?樓上學妹妳真敢阿妳!
 
「這排程還是我去問她她才給我的。」大學姐又補了一句。
 
!!!!!
 
這世界變了!真的變了!再多的驚嘆號都無法形容我的心情。
 
樓上學妹你真是太威了。
 
「這…真是……誇張阿。」想不出有什麼詞可以拿來形容學妹的壯舉,我只好跟著大學姐一起乾笑。
 
「但幸好我們要做的數量不多,我那天meeting時也有跟老師說,雖然有三組,但學妹說只要各做一隻就好了。」
 
「嗯,我有聽到。」
 
「我們明天開始做,我邊做邊教你,等你看過幾次比較熟了再換你做,這次要用的儀器系統比較複雜,我當初學了一年才弄懂它,而且這是實驗室自己架設的,壞了沒有廠商會修,會修的學長已經畢業不知去向了,所以使用上要很小心,目前實驗室會的就三個人,等我們都畢業了,接下來就要交給你負責了。」大學姐特別嚴肅的提醒著。
 
「好,我會小心。」
 
###
 
「因為這樣,所以我明天要早起,你今晚跟明早都別來亂。」
 
坐在307的床上,我一邊用手指滑著我的平板電腦,一邊警告最近越來越沒下限,不懂節制的307。
 
雖然冬天確實會讓人難以離開被窩,但如果你只是睡回籠覺也就算了,自己不睡覺還非要把睡的正香甜的我吵醒,硬是要人陪你做無聲的晨間運動是哪招!?
 
不讓我睡又不讓我躺平,更過分的是還不給人叫!
 
你們能體會剛睡醒就像被綁架般嘴裡塞布條的感受嗎?
 
不!誰都不能理解,就我最去他的權威!
 
「嗯,說起來我也算是你的學長,你怎麼不對我尊敬一點?」307轉了下椅子面對著我。
 
「有阿,剛認識時我對你很尊敬不是嗎。」
 
「那現在呢?」
 
「你覺得呢?」
 
「雖然學妹是誇張了點,但現在也很少把上下關係分這麼清楚了,我們實驗室的學弟也不見得會稱呼我為學長,大多都叫名字或綽號。」
 
「我知道,只是這學妹又不是自家的,而且有事拜託別人,不就應該態度謙虛點,說話恭敬點,臉上要掛著可愛的笑容,時不時要送個飲料點心什麼的嗎?」
 
「那是你的標準太高。」307露出懷疑的眼光。
 
「哪有,我之前念碩班都這樣對學長姐的。」我抗議。
 
「這樣說來~你剛才似乎有事拜託我?」307的嘴角突然開始一點一點的上揚,雙眼微微瞇起,笑得滿肚子變態壞水。
 
「……」
 
「我想想~你剛說的標準是什麼?態度要謙虛,說話要恭敬,飲料點心就改天再說,你先來個可愛的笑容讓我看看?」
 
「……我去你的可愛笑容!」
 
抄起307放在床上的枕頭,我往枕頭的主人的頭上砸去。
 
「嘖嘖、學弟你都這樣拜託學長的?」307邊閃邊念。
 
「閉嘴不要叫我學弟!我才不要當你學弟!」
 
「你不是到現在還受501學妹那本BL小說的影響吧?虐得你看一次哭一次的那本。」
 
「我才沒有哭!!」我死都不承認!
 
「乖~就算你沒有小說裡那位學弟的花容月貌,我卻有小說裡那位學長的帥氣英俊,我也不會在對你這樣那樣後就把你拋棄的,你看我們都這樣那樣多久了,感情依舊如膠似漆的,你要相信我對你的愛一定會比鈷-60的半衰期還要來得長長久久!」
 
「……」
 
「寶貝,不用太感動,哭個兩滴眼淚液意思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鈷-60的半衰期?」
 
「沒錯,就是鈷-60的半衰期。」
 
「你知道那是多久嗎?」
 
「5.27年。」讓我意外的,307半秒說出正確答案。
 
「知道你還用鈷-60?5.27年是有多久!有很長到能夠讓你拿出來在這種時候用嗎!?」我抓著枕頭繼續狂揍307。
 
虧我在剛聽到的一瞬間還小小感動了下,結果一回想發現是鈷-60後,瞬間就滅了。
 
你要舉例個放射性核種也選好一點的,就算是誇大法的碳-14半衰期──5715年,也好阿!你沒事說個這麼實際的數字做什麼!
 
5.27……該死的鈷-60你為什麼這麼不持久!?
 
「你知道,我是個很實際的人。」307一臉正經的解釋。
 
「……我要睡了。」
 
###
 
結果隔天,我萬分不幸的睡過頭了。
 
等我氣喘吁吁的抵達實驗室時。
 
「喔,我們剛做完。」大學姐一邊脫手套一邊說。
 
啊啊啊~!學姊我真的有調鬧鐘!是307把它關掉害我繼續睡的,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307你給我去死!!
 
「學姊對不起我睡過頭了!」我真想找個洞把307跟鈷-60一起埋了。
 
「沒關係啦,反正下午還有,先去吃飯吧。」
 
喔喔喔~!學姊你人怎麼可以這麼好,學妹什麼的根本不跟學姐在同一個階層啊!如果是學姐的話我可以拋棄307,我認真的!
 
下午的實驗,雖然學姐在這之前有先測試過,但也算是第一次實際操作,所以光是在架設老鼠跟對位子上,就弄了近一小時,再來邊做學姐邊講解又花了一大把時間。
 
一共三隻小鼠,從下午3點開始做,第一隻結束時間是晚上6點,天已經黑了。
 
正式邁入第二隻小鼠時,樓上學妹跑來關心了下實驗狀況,我本以為學妹全程都會在,但她似乎也有再忙其他實驗,所以把小鼠交給我們後就先走了,到現在才又出現。
 
「學姐,還順利嗎?」樓上學妹問。
 
「嗯,找位子要花比較多時間,畢竟兩套設備做出來的影像不太一樣,所以不是很好找。」
 
「喔~辛苦你們了。」
 
「對了,學妹,我剛想到一個問題,你一個組別是五隻小鼠,只有一隻要做影像,其他四隻兄弟們,除了不做影像外,也不打能量嗎?」
 
「呃……好像…應該要打嗎?」學妹似乎也是第一次想到這問題,露出了非常不確定的表情。
 
目前學妹的實驗設計是:小鼠先收影像,在腫瘤位置打能量,接著再收影像,看前後有無差異。
 
當然,其他還有很多後續的實驗,但我們實驗室幫忙的就是這樣。
 
「不好意思學姊,我去問問大學長,再來找妳討論?」
 
樓上學妹慌張的跑走了。
 
「學姊,如果兄弟們都要打的話…」我突然有點不安。
 
「會多出12隻要做。」
 
「……不會是今天吧?」我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已經7點了。
 
「應該…不會吧?說真的我也是剛才邊做才邊想到的,因為不是自己的實驗,所以學妹跟我說要做時,我也沒想太多,她說什麼我就做什麼,但仔細想一想,兄弟們確實是應該要做才對。」
 
「但兄弟們有12隻。」
 
「……對。」
 
當第三隻小鼠剛躺到儀器上準備收影像時,樓上學妹帶著她家的大學長回來了,於是,大學姐出動討論實驗與我們的權益,而我則負責把小鼠三號做完。
 
一邊做一邊聽著學姐與學長學妹的對話,看樣子兄弟們是非做不可了,畢竟學姊自己也覺得應該是要做,但希望做的時間能彈性一點,畢竟今天這樣下來已經很累了,明天我跟學姐又都有課要上。
 
學姊希望能周五再做,但大學長確認為這樣時間拖太久了,想我們明天就做。
 
學姊表示我們明天比較沒空,大學長退一步卻踩底線的問周四的時間。
 
學姊我跟妳週四約了要做實驗阿!
 
學姊努力說服學長改周五,但學長開始詢問做一隻要花多少時間,在聽到如果一切順利是20分鐘一隻後,覺得一切都沒有問題。
 
阿又不是你做你當然沒問題!我們又不是天天閒著在幫你們做實驗!學姐這周已經被KC念說,連兩周沒有自己的實驗進度了!
 
巴拉巴拉了一陣子後,大學長走了,樓上學妹表示她再去問問另一位大學姐的意見。
 
「學姊。」我對大學姐露出關愛的眼神。
 
「唉、你有感覺出來我很努力在推吧?」大學姐一臉無力。
 
「有阿,妳希望周五再做,但學長希望最晚周四要做完。」
 
「嗯,你覺得呢?還是我們要周三明天幫他們做?你明天下午要上課嗎?」
 
「我要回去看看行事曆。」
 
「先把這隻做完吧。」
 
做完最後一隻小黑鼠,又花了點時間收拾東西,大約半小時後,我跟大學姐一起回到辦公室,這時已經晚上九點了,我們都還沒吃晚餐。
 
「我明天下午沒課。」看手上桌曆,我跟大學姐說,順邊查看一直被丟在辦公室桌上的手機。
 
4通未接來電,一條簡訊,一條Line,一條Whatsapp,就連電腦上的MSN也閃著橘光……307真是用了所有能找我的聯絡方式阿。
 
慘了,這傢伙又要生氣了。
 
「還是我們明天下午做?但我3點有課,你OK嗎?」大學姐同樣在查看她的手機。
 
「我明天早上上完課後,中午學姐妳先看我做個幾隻,之後我自己來應該是沒問題的。」雖然今天才剛學,但我對自己的操作還是挺有自信的。
 
「恩,那我們就明天做吧,至少這樣周四可以做自己的事。」
 
「待會順便跟學妹確定之後還有哪些要做吧,免得又突然插進來,那真的很讓人鬱悶,而且又不能拒…」
 
跟大學姐話說到一半時,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
 
拿起一看來電顯示,果然是307!
 
要是這通電話再不接,他恐怕會直接殺來實驗室。
 
「抱歉!我接一下手機。」
 
「喔,沒關係,你接你接。」
 
抓起手機往外衝,我一出辦公室隨即按下接聽的按鍵,免得又多一通未接來電。
 
「喂?」
 
「終於接了?」307的聲音有點冷。
 
「啊哈哈~我剛在做實驗嘛~你也知道就是那個學妹的實驗,唉、我跟你說喔,剛學妹把我跟大學姐弄到超不爽的,硬是又加了一堆老鼠要我們做,所以明天晚上我恐怕又要弄到很晚……」
 
「你晚餐吃了沒?」
 
毫不受我的抱怨擾亂,307直指重點。
 
「……還沒。」
 
「………」
 
「本來學妹不來亂,我大概7點就可以走了,但她後來又一直跑來討論要加實驗,所以才會拖到這麼晚,這一切都是意外!」
 
「是哪家的學妹叫什麼名字?」307突然問。
 
「你…你想幹嘛?」
 
「你說呢?」
 
我彷彿看見307勾起鬼畜般的笑,一邊拿著變態布條,一邊將他的魔爪伸向樓上學妹的背。
 
房東先生!隔壁鄰居好可怕啊!!
 
「咳咳、我待會討論完實驗時間就回去了。」
 
「過來我這吃晚餐。」
 
「好,我出系館時打給你,先掰。」
 
掛斷307的電話,等我回到辦公室時,樓上學妹已經來了。
 
稍微討論了下之後要做的實驗與時間順序,我故意半開玩笑的明示著學妹。
 
「妳確定這天不用做實驗?確定的話我要排實驗下去囉!」
 
「…應該是不用。」樓上學妹尷尬的笑著,嘴角有點僵硬。
 
「那就這樣吧,我跟學姊都還沒吃晚餐呢,快餓死了。」從位子上站起,我再度刺了下學妹的良心。
 
突然增加了一堆工作又完全不讓我們推,不多刺幾下怎麼行!
 
話說大學姐就是人太好了,面對學妹也不好意思說什麼重話,但我可不是好人啊!該批的時候還是要批的,不然妳們都以為我們好欺負!哼!
 
「真對不起,麻煩你們了。」樓上學妹低著頭說。
 
「好啦,我們也知道妳很辛苦,妳也早點回去休息吧。」大學姐幫忙打圓場。
 
樓上學妹走後,我跟大學姐快速的收好東西,一起離開系館。
 
當然,我有記得傳條Line給307。
 
晚上十點,我回到307的房間,情景就像昨天晚上一樣,但今天307主動接過我的包包,還幫我拿了換洗衣物,直接推我進浴室洗澡。
 
「先洗再吃。」關上浴室門前,307這麼說。
 
十分鐘後,我頭上蓋著一條毛巾出來,剛好看見307從電鍋裡端出我的晚餐。
 
「那是什麼?」我好奇的問。
 
還以為今晚也會是辛拉麵呢!但既然是從電鍋裡端出來的,那就不可能是泡麵了。
 
「鮪魚香菇蛋粥。」
 
「你晚餐吃這個?」在那鍋桌前坐下,我拿起湯匙準備進攻晚餐。
 
「我晚餐吃便當。」
 
意思就是,這鍋粥是你特意煮給我吃的是吧……有沒有必要這麼賢慧!
 
慘了,我發現我的小心臟有點負荷不了,吃進嘴裡的鹹粥瞬間變成甜粥,讓我的牙齒有點疼。
 
「……謝了。」跟粥一起含在嘴裡道謝,我非常不好意思。
 
「你慢慢吃,我趕個報告。」307拍拍我的頭,在電腦前坐下、打字。
 
邊吃晚餐邊用阿川看更新的連載漫畫,我一邊餵飽自己的胃,一邊讓疲累的心靈放鬆,在解決完晚餐後,有種身心都達到滿足的感覺。
 
307的廚藝不錯,粥很好吃。
 
「吃飽了?」
 
「嗯,很好吃!」
 
「那我去洗澡。」307自動收走我的鍋子,順道把他的換洗衣物帶進浴室。
 
看著浴室的門再度關上,我有種暖洋洋的感覺。
 
「哼哼~」勾著嘴角,我有點得意的準備爬上307的床,在經過電腦螢幕時,很自然的看了下307的報告。
 
「……欸、這啥?」
 
與原本想的畫面完全不同,我忍不住收回跨上床舖的腳,拉開307的椅子坐下。
 
說到趕報告,電腦上不是word的畫面就該是power point的畫面才對,不然好歹會是一些相關文件資料的畫面,但307的桌面上,卻開著好幾個MSN的視窗,而且就算307人已經不在電腦前了,MSN的對話視窗卻仍一直閃個不停。
 
「難道是分組討論的報告?」我忍不住好奇心,仔細看了下開著的視窗內容。
 
"喂喂喂~我幫你問到了,五樓有四家實驗室,分別是CCY、HYT、CPT、TCC,有做動物實驗的應該是CPT、TCC這兩家。"
 
我擦!這什麼?!
 
驚恐的看著眼前的對話窗,我忍不住點開底下一排一閃一閃的對話。
 
"你是問三四個老師合作的大計畫嗎?那個有關XX細胞的研究?我只知道有CSG跟TCC,其他還有誰家就不知道了。"
 
"碩二學妹嗎?這屆碩二女生挺多的耶,你知道她是哪一組的嗎?甲組有5個,乙組有3個,丙組有3個。"
 
"TCC家坐5樓的學妹只有兩個,你要找哪一個?"
 
靠!我的天!這什麼可怕的調查資料!?
 
307你用得著這樣嘛你!你用得著這樣嘛你!?
 
樓上學妹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推你下地獄的,我是真的不知道307會這麼小雞肚腸,也不知道307這麼威能問到這些情報,甚至幾乎就要鎖定到正確目標了。
 
「嗯?被發現了?」一手還握在浴室門的門把上,307面對我笑著說。
 
「你想對樓上學妹做什麼!?」我驚恐。
 
「也沒有阿,就想認識一下而已。」
 
「騙人!!」
 
「身為學長就要好好關心一下學妹不是嗎。」
 
「說謊不打草稿的你!!」
 
「你的學妹就是我的學妹。」
 
「說謊不臉紅長鼻子的你!!」
 
「就是想教她一點面對學長姐時該有的禮節而已。」
 
「騙……等等、你要用什麼方法教她?」差點又要順勢說307騙人,我急忙拉回。
 
「具體還沒想到,我一開始也沒想到這麼快就能找到。」307乾脆的承認。
 
「你別想了!不用想了!拜託你別對學妹亂來,我只是愛抱怨、愛嘴砲而已,你聽聽就算了,千萬不要殃及無辜啊!」
 
「學妹算無辜?」307笑的人畜無害。
 
你個混世大魔王啊!肯定又想靠這張臉去騙人了!
 
「就算不是無辜的但也罪不致死阿!」我努力挽救學妹的性命,瞬間勇者了我!
 
「那就小小懲罰一下。」307笑得更加燦爛了。
 
「……你要怎樣才肯打消念頭?」以往的經驗告訴我,當看到這樣的笑容時,最好別再繼續抗爭,直接簽訂條約、割地賠款,才能將傷害降到最低。
 
「嗯?」307大魔王開始裝不懂。
 
「我真的沒辦法每晚都準時回來陪你吃飯,你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我攤牌。
 
「學妹的坐位在503是吧?」
 
「雖然我不能回來,但你可以來實驗室找我,我們可以一起在實驗室吃晚餐,等我實驗做完再一起回來,當然,前提是你有空。」
 
「我每天都準時上下班。」
 
「……我明天在實驗室等你。」
 
「嗯,明天的晚餐要吃什麼好呢~」307哼著歌,走回浴室去吹頭髮了。
 
我默默的爬上307的床,躺下,將被子拉開蓋過頭,緊貼著牆壁懺悔。
 
我真不該對307抱怨樓上學妹的事,我以後再也不跟307說實驗室的事情了!
 
等等、不說有什麼用!?他之後都能親自參與了,還需要靠我說嗎!
 
嗚嗚嗚~我的最後一塊淨土阿!沒了啊!
 
###
 
「學姊,今天做完就結束了對吧?」上完早上的課,我直接到實驗室找大學姐。
 
跟上次分配好的一樣,早上的實驗由大學姐做,午餐後則由我接手。
 
歷經兩個禮拜的加班,樓上學妹的實驗總算是告一段落了。
 
「對,而且下午只剩六隻要做。」
 
「其他都死了?我剛去動物房時,看到很多已經死掉的小黑鼠,腳上的腫瘤都變超大的,看起來超可怕……」回想起剛才見到的畫面,我忍不住抖了下。
 
不是沒見過死老鼠,但當死老鼠加上腫了一大塊的腫瘤後,那感覺就是很不好受。
 
如果不是為了研究所需,小黑鼠們根本不會長腫瘤,也不會因為腫瘤過大而死亡……是我們害死了他們,還一次就害死了好幾十隻。
 
即使我不是301,但我的心裡還是相當難過。
 
「唉、這就是實驗。」
 
「對阿,希望我們的實驗能不要那樣。」我看了眼拖著腫大的後腿,緩慢爬行的小黑鼠,有種其實早點犧牲對他們也好的感覺。
 
「你要不要先吃飯?我做完這隻也要休息了。」
 
「好,那我吃完飯再過來。」
 
跟大學姐打完招呼,我原是打算回辦公室,卻在門口止住腳步,轉了方向往陽台走去。
 
邊走邊從口袋把手機拿出,我在通訊錄找到307的號碼,按了撥出鍵。
 
「想好晚餐要吃什麼了嗎?」307的聲音從電話傳出,讓我感到很安心。
 
「我今天可以提早結束。」
 
「喔?學妹實驗失敗了嗎?」307壞心的說,語氣十分愉快。
 
「小黑鼠死了一部分,所以要做的隻數減少了。」
 
「我怎麼覺得你不太開心,午餐吃了嗎?」
 
「是不太開心,看到那樣的老鼠,誰都不會開心吧我想……午餐待會要去吃。」先讓心情沉澱一下,避免我待會邊吃午餐會邊想到那些小黑鼠,那就太影響食欲跟消化了。
 
「我上去找你。」307突然說。
 
「啥?不用啦~我很快就沒事了。」說真的我有點高興,但又覺得這樣太小題大作了點。
 
我不是小孩子,自己的情緒可以自己控制,不要需依靠307的安慰,所以307真的沒必要上來。
 
「正好飯後運動,待會見。」
 
有點無奈的收起手機,我慢慢走回辦公室,心情相較於剛從實驗室出來時,要來得好上太多了。
 
307總是如此,把我的事情放在很前面,雖然我想不會是第一位那麼誇張,但至少也能排上前五名了。
 
我覺得,有了一定的歲數,看待很多事情都會比年輕時要來得理智。
 
像高中、大學那樣,為了追求自己喜歡的女生,而搞出每天折星星,導致被當掉好幾個學分,或是每晚守在女宿門口遞消夜的這種無腦事情,已經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了。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互相理解的相處方式,不見得是了解,而是理解。
 
我跟307之間,雖然沒有什麼芭樂偶像劇的情節(呃、跟隔壁鄰居在一起似乎也有點芭樂?),甚至在開始交往沒多久後,就開始出現常常碰不到面的問題(這是我單方面太忙的問題),但兩之間的相處模式,卻一直沒有改變。
 
307像是熱度適中的一池溫泉,不需要先用腳試水溫,就能直接將整個人都泡進去,不用擔心會被燙傷,也不用擔心會太涼,唯一需要擔心的是,因為太舒服捨不得出來,最後可能會泡到腦暈。
 
像我剛才就腦暈了,要不是因為近期壓力過大,泡在307身邊的時間增加許多,我才不會打那通電話。
 
像是在跟307撒嬌一樣,讓人全身發麻。
 
「吃飯、吃飯。」為了轉移那讓人感到羞恥的注意力,我回到辦公室開始享用午餐。
 
一邊吸著麵條,一邊注意電腦上顯示的時間,偷偷在心裡期待307的到來。
 
唉、腦暈真不是好事情,竟能讓一個25歲的男人,瞬間變得少女情懷了。
 
"叩叩!"
 
正當我還在感嘆自己的心境轉變,令人期待的敲門聲響起,讓我迅速轉頭看向門口。
 
「嗨、好久不見了~」307笑著出現,還不忘先跟一干學弟妹們打招呼,並得到熱烈的歡迎。
 
「307學長!好久不見~你怎麼這麼久沒來?」
 
「學長~好久不見喔!最近過得如何阿~」
 
「學長吃飯了嗎?要不要一起?」
 
「307學長來找308學長嗎?」
 
「前陣子實驗比較忙就沒過來了,不過最近好多了,所以想說過來看看,我已經吃飽了,現在是飯後運動時間,想說出來走走順邊來找308。」
 
經過學弟妹的歡迎步道,307邊走邊回答拋出的問題,最後來到我身邊坐下,而學弟妹們此時也很懂分寸的,沒有再找307攀談。
 
「還沒吃完?」307看著我剩下半碗的麵說。
 
「不太餓。」
 
「就算不餓還是要吃。」307邊說邊把手上提的飲料放到我桌上。
 
「我知道,所以我會吃完,那什麼?」
 
「你愛喝的。」
 
「抹茶奶綠?」
 
「天氣冷,多喝點熱的暖身。」
 
「我也想阿,但每次泡了或是買了熱的,喝幾口去做完實驗回來就都冷掉了。」
 
「買個保溫瓶?」
 
「有想過,但我杯子都這麼多了。」我看了眼放在書桌角落的杯子們──兩個馬克杯、一個隨行杯、一個不銹鋼包溫杯。
 
「嗯,如果有需要,杯子再多都沒關係。」
 
「再說吧,我吃飽了。」吃掉最後一條麵,我宣布用餐完畢。
 
「我收,你趁熱先喝幾口吧。」
 
無比順手的接過我的空碗跟筷子,307像在自家一樣,把垃圾袋中的一堆空碗疊好,接著又拿著我的筷子走出辦公室,看樣子是幫我拿去廁所洗了。
 
不知道學弟妹們對我跟307的這種互動,會做何感想?
 
喝著熱熱的抹茶奶綠,沒多久307就拿著乾淨的筷子回來。
 
「謝謝你的飲料,我要去做實驗了,你回去吧。」
 
「我下午沒事。」307用言語表示他不打算離開。
 
「……隨你。」礙於"樓上學妹條約",我無法限制307進出我的領地,只好讓他跟在我身後一起進到實驗室。
 
「喔?307阿~一陣子沒看到你了呢,忙什麼呢?」待在實驗室的學長一看到307就馬上跑了過來。
 
307真的在我們實驗室吃得很開阿。
 
「好久不見了學長,除了忙實驗還能忙什麼呢!」
 
「還可以忙著寫論文啊!」
 
「那是學長你該忙的事,還輪不到我呢!」
 
「哈哈~說的也是。」學長笑著拍了拍307,轉身回位子上去了。
 
「你還真是男女、上下通吃阿。」我故意酸著。
 
「吃醋了?我丟下實驗來陪你做實驗你還吃醋。」
 
「你大可回去做你的實驗,別待在這裡浪費時間又佔空間。」撥開307,我從地上抬起一個鼠籠放到桌上,並從中抓出一隻小黑鼠準備麻醉。
 
「我想陪你。」站在我身後,307小聲的在我耳邊說。
 
一瞬間,從耳朵到頭頂再到下巴,我整顆頭都發麻了。
 
「我心情好多了,不用人陪。」我完全不敢在這時看向背後的307,只好緊盯著手中不斷掙扎的小黑鼠。
 
「那你做實驗順便陪我。」
 
「……你真的打算在這待一下午?」
 
「對。」
 
「那就去那邊坐著別妨礙我做實驗。」我指著三公尺外的一張圓凳說。
 
307的存在實在很妨礙我做實驗,尤其他會讓我的心情又煩又有點開心。
 
啊啊啊~這實在是有夠神煩的!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307坐在遠遠椅子上問。
 
「回你家去。」
 
「真可惜這忙我幫不上,或許你可以換點別的?」
 
「那就閉嘴讓我專心。」
 
「好。」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307真的一聲也沒吭,即使我因為實驗走到離他很近的地方,他也沒說半句話。
 
有點想看他在幹嘛,但又不想表現出實驗不專注的樣子,於是我只好一直忍著,邊忍邊催眠自己那傢伙搞不好睡死了,畢竟看一個與自己所學完全不相關、又不能開口問的實驗,其實是相當無趣的。
 
那感覺大概就像每次我去上博班的書報討論課時,除非是同實驗室的人,不然誰聽得懂他們在報什麼,更何況博班的書報討論還是全英文報告與問答,每次去都相當催眠,更慘的是明明聽不懂還要擠出問題來問人。
 
在自我催眠的情況下,又過去一小時,等做完最後一隻小黑鼠,存好影像檔準備開始收東西時,我才將視線轉往307所在的方向。
 
兩顆黑白分明的眼球直接對上我的視線。
 
呃、現在是什麼情況?
 
等等、不要告訴我307從……三小時前就一直是這樣?維持這樣的姿勢?剛才有多少人經過看見了!?
 
我汗!我大汗!我狂汗!!
 
「你……」
 
「結束了?我幫你收。」307從椅子上起身,轉了轉脖子跟手臂。
 
「你…」你不會真的以"趴在桌上臉對著我的方向"維持了一下午吧?
 
「嗯?」
 
「那樣多久了?」
 
「哪樣?」307笑著接過我手上的垃圾。
 
「就…那樣。」
 
你叫我怎麼說?你叫我怎麼說!問你趴在那盯著老子看多久了嗎!這麼羞恥的問題誰問的出!?
 
「你叫我閉嘴,我沒事做只好看你。」307露出特無辜的表情。
 
我想揍他。
 
我特想揍他的。
 
「我喜歡看你做實驗的樣子,很認真、很專注,手指很靈活,如果你每晚也這麼對我就好了。」307小聲的說著。
 
「喔?我都不知道原來你想被剃毛、剪皮、夾皮外加種腫瘤?」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麼。」307依舊笑著,身體卻迅速往後退,跟我拉開一點距離。
 
「別逼我把手中的剪刀帶回家去。」我清洗著動物手術時用的小剪刀。
 
「我去幫你丟垃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