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307的面試

「哥哥大人好,我叫溫謹謙,綽號307,今年二十六歲,是小一宿舍的隔壁鄰居,就讀水青大學材料科技所,博士班二年級,目前的研究題目是奈米材料在隔音效果上的運用,預計花四年的時間拿到博士學位,之後會出國留學一年,將來的工作打算往科技產業的研發單位發展,我的老家住台中,家中有父母跟一個妹妹,家父的工作是……」
 
周五,台灣時間晚上,英國時間下午。
 
在約定好的時間上線,我開了多方視訊會談後,介紹哥哥跟307互相認識,接著哥哥就嚴禁我說話,開始了他跟307的第一次談話……或著該說是"面試"比較貼切?
 
307說的很順,像是早就準備好了自我介紹的稿子,也或許他是把之前考研究所用過的,拿出來即時修一修而已。
 
總之,目前的氣氛不算差,卻很微妙。
 
「溫謹謙。」哥哥的視線看著電腦螢幕。
 
「是。」
 
「你有多喜歡我弟?我要的是*定性跟定量的數據。」
 
「哥…」聽到這問題我差點沒吐血,連忙想轉移話題。
 
「你閉嘴。」哥哥瞪了視訊鏡頭一眼,我中箭倒下。
 
「……」307暫時沉默了。
 
我說哥哥大人,你這問題也太難了點,喜歡這種東西你叫人怎麼定性定量,這又不是實驗結果。
 
「定性方面,自從跟小一在一起,我不再感到寂寞,雖然他有時因為實驗忙無法陪我,但我會到實驗室去陪他,雖然吃飯時間有點打亂,但睡眠品質卻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在心情好的狀態下,研究方面也進展的比之前順利。
 
至於定量方面,交往後,我胖了一公斤,小一胖了兩公斤,小一因實驗失敗想哭的次數,從平均一個月一次減少為兩個月一次,煩躁時會亂叫的機率下降了約百分之七十,臉上痘痘的數量減少了百分之五十。」307推了推眼鏡,相當認真的回答。
 
雖然有點過份,但我想笑。
 
這什麼奇怪的數據,你從哪掰來的?煩躁時會亂叫的機率是什麼?我哪時亂叫過了。
 
「嗯,還算可以。」
 
欸、哥哥竟然贊同了,到底是哪裡可以了!?
 
「你打算跟我弟在一起多久?」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一直跟他在一起,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嗚啊啊啊~我快被肉麻死了,好麻好痲!
 
在內心裡不斷的亂叫,我死命搓著自己長爬滿機皮疙瘩的手臂。
 
「我弟的表情看起來並不願意。」哥哥突然把矛頭指向我。
 
「我知道,那是他害羞的表現。」307笑得很開心。
 
「你能給我弟怎樣的未來?」
 
跳過剛才的肉麻話題,哥哥問了個更加沒有答案的問題。
 
我連自己的未來會變怎樣都不知道了,307怎會知道,更何況我的未來是我自己的又不是307的,就算他真要給我個未來,我也不見得會想要啊!
 
「那是他的未來,不是我能決定的。」
 
 ……我有點想哭。
 
「俞奕安,不准哭。」哥哥大人突然又把狙擊槍的準心,對到了我的頭上。
 
「我才沒哭。」
 
「那你低頭做什麼?」
 
「我脖子酸。」
 
「那你的未來呢,有沒有跟我弟在一起,會有影響嗎?」
 
「影響不大,不管有沒有跟小一在一起,我都會朝著我原訂的目標前進,因為這是我的人生,但、如果能有他在身邊陪伴,我會過得更快樂、更幸福。」
 
「當事人,把頭抬起來。」
 
「……不要。」
 
「嗯?」哥哥的權威。
 
「…沒事叫人抬什麼頭啦!」揉著眼睛,我抬起了頭,卻把臉轉向別邊。
 
我沒有哭、沒有哭、沒有哭,只是眼睛有點酸。
 
「這樣叫兩個月一次?」
 
「那是為實驗失敗而哭的次數。」307補充。
 
「俞奕安,你現在去洗臉。」
 
「啥?為什麼?」我抗議的看著哥哥,這不是要把我支開是什麼。
 
「快去,不准偷聽,不然我今年就不回去了。」
 
「……我馬上去。」即使被威脅也甘願。
 
我迅速的離開房間,還不忘關上房門,真的跑去廁所洗臉。
 
等回到房間,迎接我的是座*羅生門。
 
哥哥竟然笑著在跟307討論他的研究,Why!?
 
「哥,你……」腦袋壞掉了嗎?
 
「喔、你回來啦!謹謙剛跟我討論了他的研究,挺有趣的,那個奈米吸音材質。」
 
「杰哥的研究也很厲害,基因治療感覺很難呢~國外的研究設備很齊全,真令人羨慕。」
 
謹謙?誰是杰哥?你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看著哥哥跟307談笑風生的樣子,我的心情很複雜,一個是最愛的哥哥,一個是喜歡的307……
 
這種心頭有一把火在燒的感覺是怎樣?
 
「不要無視我聊的這麼開心!」我摔出一罐醋。
 
「嗯?怎麼了嗎?」哥哥問。
 
「這是我要問的吧!你們倆是怎麼了,我不過是去了趟廁所回來,你們就被外星人掉包了嗎?」
 
「杰哥同意我們交往了。」307看著鏡頭說。
 
「啥?」
 
「是有前提的。」哥哥點頭。
 
「什麼?」
 
「幸福的交往要建立在健康的性行為上。」
 
「這很重要。」
 
「………」我無言了,真的無言了。
 
我想睡了。
 
結果,原本讓我緊張得要死的面試,最後是以面試官與面試生相談甚歡告結。
 
事後,即使我再怎麼追問哥哥跟307,我去廁所時發生了什麼事,也沒人願意告訴我。
 
這算什麼?哥哥跟307不能說的祕密嗎!?你們倆好意思把我夾在中間,在那邊秘密來偷偷去的!?
 
雖然得到了哥哥的認同,度過一道艱難的關卡,我卻沒有什麼高興的情緒,反而有種自己被耍了的感覺。
 
嗚嗚嗚~哥哥跟307該不會真的有什麼姦情吧……?
 

 
「你可以叫我Jeg,杰。」
 
308離開後,哥哥大人突然開始自我介紹,但我記得他的英文名字並不是Jeg。
 
「這是我現在在養的癌細胞的名字。」
 
「……杰哥。」雖然不懂為何哥哥大人要用癌細胞的名字,但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那就這樣吧。
 
「首先,我要稱讚你,你的回答比我想像中得要好很多,尤其是針對雙方未來的看法。」
 
「謝、謝謝」沒想到會被稱讚,我見識到傳說中能一秒融化308的笑容。
 
不知是不是長時間聽308歌頌杰哥的關係,我覺得眼前的笑容有點閃。
 
「如果你說什麼沒有我弟會死這類的話,我會馬上關視訊,幸好你的大腦有很多皺摺,沒有因為談戀愛腦波就變白癡。」
 
「我只是很實際而已。」
 
「我欣賞你的實際,這就夠了,更何況,我弟並不是那種需要依靠別人,才能生存下去的弱者,他很努力對自己的要求很高,也慢慢變得堅強,我很清楚不管有沒有你,他都會持續走他想走的路,在這方面,你們是一樣的。」
 
「我很佩服他,不管面對什麼困難的事,都能很快整理好心情,用樂觀的態度去面對,像是從沒有低潮似的。」
 
回想著與308相處的種種,我其實很羨慕308的這種個性。
 
有時這樣看著他,會覺得他真的很厲害,很耀眼。
 
「哼哼~這是我弟的優點,也是他最可愛的地方。」杰哥露出得意的樣子,以自己的弟弟為豪。
 
「請問,我通過面試了嗎?」緊張的等著答案,我緊緊握住自己的手心,雖然照上面的對話來看,應該是順利過關了,但我還是很不安。
 
跟308的過份樂觀不同,我是個有些悲觀的人。
 
「面試通過,進入試用期。」
 
「謝謝杰哥。」鬆了口氣,仔細想想,杰哥並沒有特別刁難我什麼,雖然丟了些難以回答的問題,卻都是具有指標性的。
 
從一開始的自我介紹來了解我,用喜歡的定性定量,得知我們交往的實際情況,接著以未來的事探查我對308的了解,還有我自己在面對這段感情時的想法。
 
我是很實際的,我無法為308而死,因為我還有家人、朋友以及很多很多的事情,這些人事物是我的責任,我不能因為308一個人就逃避了所有人。
 
如果未來,308不在我的身邊,我依然會繼續往下走,只是在走著走著的過程中,會時不時的停下腳步,回頭看看過去的美好,甚至是在原地四處張望,希望能見到路過的308,知道他過得好不好,這樣就夠了。
 
「如果面試沒通過,你打算怎麼辦?」杰哥笑著問我。
 
「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
 
「如果我一定要你們分開呢?」
 
「事實上,這不是我第一次與同性交往,也不是第一次向對方的家人坦承……如果不管從各方面來看,我的存在都會為小一帶來不好的影響,我會離開他。」
 
「別露出那種表情,好像我在欺負你似的。」
 
「謝謝。」不去想以前,我試著擠出一個笑容,再次道謝。
 
因為性向不同於常人,我有點自卑,尤其在多次遭人白眼以待後,杰哥面對我的態度,讓我感到很安慰。
 
「不客氣,趁我弟還沒回來前,聊點別的吧!像是你的研究題目?」
 
「好。」
 
我是很實際的,有點悲觀,還有點自卑。
 
所以,如果真有那麼一天,需要跟308分開時,我會哭。
 
我會哭,所以,我想一直牽著308的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