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待用戳戳

看著網頁上的新聞,我不太理解為何要待用咖啡或是湯麵,待用一杯熱奶茶不好嗎?
 
「學弟。」想了半天也無法理解為何不是熱奶茶,我轉頭看向隔壁坐位的學弟。
 
開學的第一個禮拜,學弟秉持著"第一週不上課"的信念,一整天都待在實驗室。
 
明明其他人都去上課了。
 
「是,學長!」學弟"唰-"的立正站好。
 
雖然翹課不好,但學弟是聽話的孩子,很乖。
 
「熱奶茶不好嗎?」
 
「……啥?」學弟的臉上寫滿了困惑。
 
「有咖啡、湯麵,沒有熱奶茶。」我指了指自己的電腦螢幕。
 
學弟往我的位置靠近,在離我椅子半徑一公尺的地方停下,接著將上半身大幅度傾斜,好看清楚我的電腦螢幕。
 
不知道為什麼,實驗室的人都不敢靠近我,雖然我也討厭別人靠太近,306除外,但這樣的距離有時還是不太方便的。
 
「喔~學長是說待用咖啡啊!最近很紅喔~一堆人在轉貼,這個麵攤新聞也有在報,害我好想去吃吃看喔。」學弟恍然大悟的點著頭。
 
「熱奶茶不好嗎?」見學弟已了解,我再次提出問題。
 
「學長,這不是熱奶茶好不好的問題啦!要看店家賣的是什麼啊,你總不能叫賣麵的提出待用熱奶茶吧?他店裡只有湯麵沒有熱奶茶,所以只能推出待用麵。」
 
「熱奶茶泡一下就有了。」我皺眉表示不認同。
 
「呃、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但人家就是沒有賣熱奶茶啊,學長如果你想喝熱奶茶,我可以去幫你買。」
 
「我要待用的熱奶茶。」
 
「學長你不能用待用吧,那是給沒錢買的人用的,況且學校也沒有施行待用的店,只有一般要錢的熱奶茶,但如果學長堅持要待用……我買給你待用如何?」學弟抓著頭,臉上露出為難的表情。
 
跟306的表情有一點點像。
 
每次我要306跟我一起脫衣服做愛時,他就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如果他這麼不喜歡脫衣服,也是可以穿著不脫的,嗯,今晚跟他說好了。
 
「那是請客不是待用。」身為學長不該給學弟請。
 
「那……」
 
「待用熱奶茶一杯,半糖。」我從錢包中抽出一張百元鈔,遞給學弟。
 
「……我馬上去買。」學弟苦笑著接過錢。
 
「學長,在我還沒回來前,請你不要離開辦公室,也不要讓任何人進來,我會帶鑰匙將門反鎖,就跟之前一樣。」只剩一半在辦公室裡的學弟說。
 
「嗯,回來要是很熱的。」
 
「是,我會很快回來不讓奶茶冷掉。」
 
「嗯。」
 
"喀嚓"辦公室的門上了鎖,半邊的學弟不見了。
 
我盯著螢幕上的待用咖啡跟湯麵,決定找一下哪裡有待用熱奶茶。
 

 
「诶、數學系的博二學長~你也來買飲料啊!」
 
肩膀被人拍了下,我回過頭去看見一位有點眼熟的學弟。
 
因為他叫我學長,所以應該是學弟沒錯。
 
「對啊,請問你是?」
 
「喔、學長好,我是物理系的大三生,跟季展學長…呃、就是每天早上跟你一起跑步的黑帽學長?同一個實驗室,學長可以叫我"菜鳥",這是黑帽學長取的綽號。」
 
「菜鳥學弟,很高興能認識你,我叫白軾杰,嗯~能請問一下,為什麼會取這個綽號嗎?」對著年輕的學弟自我介紹,我心中有些意外305竟會幫人取綽號,還是這樣有趣的綽號。
 
「白學長好,因為我是實驗室裡年紀最小,資歷也最淺的,所以榮獲了菜鳥這個稱號,黑帽學長說這是名副其實,不准我改綽號,反正聽久也習慣了。」菜鳥學弟聳著肩解釋,看樣子被很多人問過了。
 
看著菜鳥學弟,我想像幾年後,當菜鳥學弟即使晉升為學老鳥學長,卻仍被學弟妹叫菜鳥的情景,真是各種的不忍說。
 
今晚跟305說一下吧,取綽號是可以,但還是謹慎點好。
 
「想喝什麼?我請你。」突然有種加害人家屬的內疚感,我拍著菜鳥學弟的肩,正好也快輪到我們點了。
 
「欸、不用啦白學長,我是來幫黑帽學長買的,黑帽學長在網路上看到待用咖啡的新聞後,就說他要"待用熱奶茶"......對了白學長,你能不能找時間跟黑帽學長解釋一下待用咖啡?他無法理解為什麼有待用咖啡卻沒有待用熱奶茶,我已經不知該怎麼解釋了。」菜鳥學弟嘆著氣,滿臉的無奈。
 
學弟,我完全懂你的無奈,完全懂。
 
「我會找時間跟他解釋......麻煩給我一杯伯爵鮮奶茶,去冰半糖,一杯熱奶茶,全糖,一杯珍奶,去冰半糖。」我對著櫃檯點飲料,同時制止菜鳥學弟拿錢的動作。
 
「白學長......」
 
「你不是要"待用熱奶茶"嗎?這就是了,還附贈一杯待用珍奶。」我笑著將櫃檯上的飲料遞給菜鳥學弟,對方在猶豫一秒後才接過。
 
「謝謝學長。」
 
「待用原本就是買來給有需要的人的,不是嗎?季展需要熱奶茶,所以我買給他。」
 
「那我這杯珍奶怎麼說?」咬著珍珠,菜鳥學弟笑著問,有點調侃的意思。
 
「給學弟的見面禮。」
 
「那~下次換我請學長吧!」
 
「不用了......我倒是想請你幫我一個忙,不知方不方便?」
 
「學長請說。」
 
「我留手機號碼給你,以後如果季展需要什麼東西,麻煩你告訴我,可以嗎?」
 
「.........」
 
「呃、如果不方便的話,不用勉強。」見菜鳥學弟沒有反應,我有些不好意思。
 
雖然我沒打算隱瞞跟305交往的事,但我無法確定如果讓菜鳥學弟知道,會不會影響305在實驗室的人際關係。
 
真不該說出口的,這種像在監視305的要求,菜鳥學弟一定覺得我很奇怪吧?
 
「白學長…」
 
「抱歉學弟,我知道這要求很奇怪,你就當我沒說好了。」
 
「等等、白學長你不能反悔啊!」菜鳥學弟一把抓住我的手,非常激動的挽留。
 
「嗯?」
 
「學長您真是太偉大了!
 
您放心好了,以後不管黑帽學長發生什麼事,我絕對會鉅細靡遺的通報給您知道,不錯過任何一點小細節,順便要實驗室的其他學長姐也一起幫忙,我想他們絕對會很樂意的,只求白學長您跟黑帽學長的戀情能像光速一樣,不論在何種環境下都不會改變!
 
只要把我們逼到差點集體燒炭自殺的事不再重演,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誰要是敢來阻撓兩位的戀情,以實驗室的所有data為誓,我們絕對會讓那些王八蛋體會一下,何謂物理館七樓的重力加速度!!」

「學弟,冷靜點……我們還在學餐呢。」我尷尬的看著學弟背後的男男女女,男男女女則來回看著我跟菜鳥學弟。
 
咳咳、沒想到305的實驗室同伴,都知道我們在交往的事,不過……畢竟有上次的燒炭事件,而且之後還不小心直接在研究生辦公室裡這樣那樣,要不被發現也難。
 
希望菜鳥學弟他們隔天沒有長針眼。
 
不然,我會想拿*高微打他們的頭,逼他們忘記曾經看過305的裸體。
 
「白學長,此地不宜久留,趁著待用熱奶茶還沒變溫前,我要馬上回去進貢給黑帽學長,您放心,說好的事我絕對會幫你辦好的,告辭,再會!」
 
「欸、菜鳥,等……」前後不到五秒,菜鳥就穿過那些男男女女跑了,留下我一個人。
 
摸摸鼻子,我轉身往學餐出口走,努力忽略那些不太刺眼的視線。
 
是的,不太刺眼,加總起來再開根號乘以十,才是501學妹的激光射線強度。
 
「待用熱奶茶嗎?還真像是305會想要的東西。」走回數學館的路上,我想像305堅持與菜鳥無奈的樣子。
 
真好奇平時305在實驗室的樣子呢,不知道改天能不能去拜訪一下?帶個飲料點心過去,上次那樣,根本就只留下最差的第一印象而已,希望實驗室的人不要因此而誤會305才好。
 
「白、白學長──!!」
 
「嗯?」背後突然傳來急迫的叫聲,我回頭的同時發現這聲音有點耳熟。
 
果然是菜鳥。
 
手上的飲料已經不見了,回過系館了嗎?真快,但為什麼又出來了?
 
「白學長!幸好你走的不算快,快!請跟我去趟物理館吧!」
 
菜鳥衝到我的面前,說著跟上次幾乎一樣的話,一手抓著我就跑。
 
「等等、菜鳥,發生什麼事了嗎?」
 
菜鳥真的跑得很快,難怪能這麼快就回到物理館又追上我。
 
「快點快點,不能放黑帽學長一個人在辦公室太久,不然我會被老師宰了,學長殺了,學姐醃了。」
 
「為什麼?」
 
「身為黑帽保護會的最低階會員,使命就是無時無刻確保黑帽學長的周遭環境,不能讓學長一個人在開放式空間獨處。」
 
「黑帽保護會?305、不對,季展為什麼不能一個人獨處?」加快速度,我發現305的實驗室或許不太一般?
 
「因為放黑帽學長一個人容易招來怪怪的新生,這是老師說的;變態,這是學長說的;下流無恥變態神經像這種廢物就該被地心引力摔死一萬次再被離心力甩飛到一千光年外當個宇宙塵埃!呼~這是學姐說的,順道一提,凡是進入實驗室的學生都要入會,並背誦一堆歷史記事、守則還有違規下場。」
 
……我想我們還是快點好了。」反拉住學弟的手,我開始衝刺。
 
菜鳥剛說的內容,很明顯就是歷史記事。
 
去他的體育老師同類!該死的宇宙塵埃!
 
305!」
 
因為來過一次所以記得,在超過菜鳥幾公尺遠後,我直接奔向305的學生辦公室,正準備開門卻發現門被反鎖了。
 
305305!季展,發生什麼事了嗎?季展!」
 
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了吧!?
 
為什麼學生辦公室的玻璃內側貼了紙?上次來明明沒有的!
 
「該死!菜鳥!菜鳥!!」用力搥著門,我急到想不顧一切的撞門,卻還是努力忍住。
 
「來了來了!鑰匙!」菜鳥氣喘吁吁的從樓梯口出現,手中抓著閃閃發光的銀鑰匙。
 
「給我!」跑過去一把搶過,我衝回門前準備開鎖。
 
「白學長你冷靜點,門是我反鎖的啦!」
 
「你說什……!?」
 
"喀嚓!"門開了。
 
「公共場所不可大聲喧嘩,你們,太吵了。」305皺著眉出現在門後。
 
我拿著鑰匙看著305
 
三秒過後,才確定305沒事;五秒過後,查覺到自己真的太激動了。
 
「你沒事就好。」鬆了口氣,我伸手摸了摸305的頭。
 
因為在學生辦公室,所以305沒有戴帽子,因為被我摸頭而微笑的表情一覽無遺。
 
真不想讓別人看見305
 
「咳咳、兩位學長,要放閃請進室內好嗎?看在我們如此體貼,為你們在玻璃上黏了紙的心意上。」菜鳥背對著我們發出聲音。
 
「嗯,進去再說吧。」我有點尷尬,但還是牽起305的手,走進二度造訪的辦公室。
 
跟上次來時沒什麼不同,305的位子上依舊堆滿了許多列印出來的paper,差別在於電腦螢幕上,滿滿都是待用咖啡的相關網頁。
 
待用熱奶茶就放在電腦桌旁的櫥櫃上。
 
「奶茶還有熱嗎?」
 
「嗯。」
 
「趁熱喝完吧。」
 
「好。」305拿起待用熱奶茶,慢慢的喝著。
 
「白學長你真是天神下凡了!竟能讓黑帽學長如此……聽話。」菜鳥的最後一句說的非常小聲,但我還是聽到了。
 
「對了菜鳥,你急著找我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沒有忘記起因,我在注意力全被305吸去前,提出疑問。
 
「喔,因為白學長說,要是黑帽學長有什麼需求就要馬上跟你說,正好我一回來,黑帽學長就有很迫切的需求,正好這需求又真的只有白學長可以幫忙,所以我只好去追你了。」
 
「是什麼需求?」
 
「這要請白學長直接去問黑帽學長了,小的就不打擾了,門我會自動幫兩位鎖上的,我人就在隔壁實驗室待命,白學長您要離開前請跟我說一聲,謝謝。」邊說邊往門口倒退,菜鳥說到謝謝時,只剩下一顆頭在室內了。
 
"喀嚓!"門鎖了。
 
「咳咳、是什麼需求?」因為菜鳥的絕對不正常反應,我有點害怕面對接下來的事。
 
「這個是我的,這個給你。」左手拿著一疊紙,305伸向我的右手也拿了一疊紙。
 
「這是……」接過那疊紙,我發現這其實是長條型的紙,因為摺疊所以變成紙卡大小,上面有著305的字跡,寫著……
 
「待用親親一、二、三待用抱抱一、二、三……摸摸、抓抓、舔……咳咳、305,這是什麼?」我看著接下來不宜念出口的字,臉有點熱。
 
雖然已經知道305的名字,還有黑帽這個可愛的綽號,但我還是喜歡叫305,像是兩人間的暱稱,雖然宿舍的鄰居們也都習慣以房號稱呼。
 
「待用卷。」305拉開他的待用卷給我看。
 
………為什麼你的是那樣?」我看著從305的左手一路延伸到右手的長紙條,大概超過一公尺了吧?而且那內容也太……
 
「我需要這個,你需要那些。」305堅定的說。
 
「但你的那個,不是平常就有在用了嗎?」
 
「我要待用。」
 
……差別在哪?」
 
「只有真、的、有、需、要的人才可以用,其他人都不可以。」305加重了特定的字。
 
「我也沒讓其他人用過啊。」我有點哭笑不得了,這樣的情況究竟該怎麼解釋才好?
 
「不行,要待用。」305重複著,我看著他滿是堅持的漂亮雙眼,很快就被軟化了。
 
真是永遠都無法贏過305
 
「既然你需要,那就待用吧!」我笑著摸摸305的頭。
 
一隻纖細、骨節分明的手指瞬間出現在我的面前。
 
臉頰被一股外力往內戳。
 
真不懂為何305會這麼喜歡戳我的酒窩呢?還喜歡到想將它們"待用"起來。
 
"待用戳戳"這是305的待用卷上寫的字,滿滿的、在那超過一公尺的紙條上,全都寫著"待用戳戳"四個字。
 
想到305這可愛的舉動,我笑得更開心了,連帶著酒窩也更深了些,吸引了305的另一隻手指。
 
「既然你都用掉一張待用卷了,那也讓我用一張吧?」
 
手指捏著"待用親親"的紙卡,我慢慢接近305
 
幸好菜鳥有幫我們鎖門,還很細心的把門上的玻璃窗貼了起來。
 
等三次拜訪時,我一定要記得帶飲料跟下午茶點心過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