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破瓶率

「靠!又破了!!」被玻璃瞬間爆破的聲音嚇到,我順口就是一個髒話。
 
帶著滿腔憤恨的心情,我站在白色的箱型儀器前,瞪大雙眼看著原本透明無色的清水,被玻璃瓶中流出的溶液逐漸染紅的樣子。
 
這是我近來的實驗,將有機材料混合在一個小的玻璃瓶中,接著使用能高能震盪機,使一堆化學鍵結合在一起,整個反應過程需要一個小時。
 
很不幸的,因為要在高溫的環境下,震盪機的力量又太過強大,使得我的玻璃瓶非常容易破掉,這一周下來破瓶率高達百分之八十!
 
去你媽的八十!
 
你知道這個數字所代表的含意嗎?這代表我做五瓶只會有一瓶是成功不破的!
 
重點是。每次都是過了半個多小時,瓶子才會破掉。
 
浪費時間、浪費體力、浪費精神、浪費材料......
 
世上怎會有如此浪費的實驗!?
 
「呃......學弟,又破了嗎?」原本就站在我旁邊的碩二學長戰戰競競的問,臉上寫滿了哀悼與不關我的事拜託千萬不要找我出氣。
 
「嗯。」
 
深呼吸幾次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後,我從儀器中挖出瓶子的殘骸,底部的玻璃片整個被掀飛,一將破瓶子抽出,原本還殘留在裡面的溶液,就這樣嘩啦嘩啦的全數掉進儀器中。
 
幸好那些材料都沒有毒,不然處理起來會更麻煩。
 
順道一提,這是今天破的第二瓶,以之前的經驗來看,大概還要破個兩瓶才會有一瓶是好的。
 
更糟的來了,我今天至少要有兩瓶,所以保守估計需要做十瓶,花費十個小時,從中午十二點開始做,一切如預料般順利的話,能夠在晚上十點得到兩瓶溶液,接著再做一些量測跟後續處理的動作,估計要拖到半夜才能回宿舍。
 
兩瓶,十二個小時,不管從任何角度來看都不划算,非常不划算,簡直是坑人!
 
「可以把溫度調低或是換瓶子,改變放的角度會有用嗎?」雖然擔心會被遷怒,碩二學長還是很好心的關心了下我的實驗。
 
雖然我只對301好,但眼前這位學長還是挺不錯的,是個好學長,我並不討厭。
 
「我調過溫度了,這已經是最低的容許溫度,再低接的效率就會很差,瓶子的位置也調整過了,但還是一樣破,非常煩。」
 
煩躁讓我的神經跟頭皮都繃得死緊,我拿出第三瓶溶液,調整好位置跟溫度後,開啟儀器的開關。
 
如同過去的幾十瓶,在剛開始時總是那麼的美好。
 
"滋滋滋~~"的背景音樂在實驗室迴響著,我拿出手機發了Line給去其他樓層借儀器的301。
 
心情不好時,我總會想起301。
 
就是看著301哭都比面對一堆破瓶子好。
 
"又破了!"
 
煩躁又無聊的擺弄著手機,我一邊點開電子書的閱讀器,一邊等待301的回訊,照之前的經驗來看,301不是會時時注意手機的智慧中毒人種,在加上他現在又在做實驗,搞不好等人回來都比訊息快。
 
翻動螢幕顯示的書頁,我在看了幾頁小說後,背後的儀器傳來嗶嗶聲響。
 
按掉儀器的計時器跟開關,我拿起桌上的個人計時器,設定好時間按下開始後,再繼續低頭看小說。
 
幾分鐘後,計時器嗶嗶叫著,我關掉計時器,將儀器的開關打開並按下自動計時裝置,接著重複上述的動作。
 
三十分鐘過後,當我將儀器開關打開的那一瞬間!
 
"咻碰-!"
 
"噼哩-!"
 
我聽到腦中大把神經瞬間被折斷的聲音。
 
如果能具現化,那畫面大概是我站著,兩手抓著一大把神經的兩端,在腳抬起的瞬間將神經用力往下壓折,接著就會發出上述的那種聲音。
 
看著眼前再度被染色的儀器,我一邊催眠著自己這是意料之內,一邊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
 
接著,我放了第四瓶進去,繼續重複做了一下午的動作。
 
該死的301為什麼不回我訊息!
 

 
「我回來了……呃、發生什麼事了嗎?」推開實驗室的門,我看著蹲在內側門邊正不停啜泣的小吳學弟。
 
「嗚嗚......學長…你、你為什麼不在實驗室?」小吳紅著哭腫的雙眼抬頭看著我,像被丟在路邊的小狗,可憐兮兮的讓我忍不住伸手想摸摸他的頭。
 
"啪!"即將碰到小吳頭髮的手被人抓住,202的聲音在面前響起。
 
「你為什麼不回我訊息。」冰加火,讓人又凍又燙的。
 
「什、什麼訊息?」充分感受到202正處於臨界值的惡劣情緒,我忍不住往後偷偷退了一小步,想把手抽回卻被握的死緊。
 
手有點痛。
 
「手機。」202咬著牙。
 
「啊……對不起,我放在辦公室沒帶在身上…呃、你找我有事?」隨著我說出口的話,202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我甚至可以看見202背後逐漸成形的暴風雪。
 
老師,救命喔!
 
「沒帶在身上啊~?」
 
202笑了!202竟然笑了!!太可怕了怎麼辦!?
 
「我、我我我不是故意不帶的!」死命的搖著頭,我好想逃跑但手被202抓得死緊。
 
學長!拜託你救救我阿學長!不要再看你那進入螢幕保護程式的螢幕了啦!誰都知道你們一個一個都在偷聽啊!
 
「我上次說過什麼,如果你再沒帶的話…嗯?」202依舊笑著,甚至還歪了下頭。
 
「我…我……」我、忘、記、了!我死定了!
 
「過來。」
 
從頭到尾都沒有放開我的手,202抓著我來到廁所。
 
「進去。」挑了最裡面的廁所隔間,202把我推進去後關門上鎖。
 
低頭看著眼前的202,因為廁所不大,我們幾乎是貼在一起,我的小腿抵著後面的馬桶,202的背靠著塑膠門板,完全的無處可逃。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你今天實驗不順嗎?」嘆了口氣,畢竟跟202在一起一陣子了,對於眼前的人還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照理說,如果沒有其他原因,202是不會單就為了手機而這麼生氣的,能讓202瀕臨抓狂、地點是在實驗室、再加上小吳的壯烈犧牲……幾項事跡推論下來,起因應該是202的實驗發生了什麼問題。
 
「破了。」202咬著牙說,同時抓住我的身體往下壓,讓我坐到馬桶上,或著該說是馬桶蓋上。
 
「我知道你最近常在破瓶子,我晚上留在實驗室陪你?」
 
「連續六瓶都破了。」
 
「這、確實有點慘……」抓抓頭,我尷尬的看著地板。
 
202是個很節省的人,說難聽點就是小氣。
 
小氣的範圍相當廣泛,除了最常見的時間與金錢外,包含實驗材料、心情、體力、精神….等,全都在他的清單中。
 
202是非常小黑鼠肚腸的男人。
 
「沒錯,再加上你一整個下午都沒回我訊息。」
 
「對不起。」
 
「所以我要懲罰你。」
 
「啥?等、痛!你在做什麼!?」
 
202突然把我撲倒在馬桶上,後腦撞到馬桶的水箱有點痛,但就目前的現況來說,這真的不是問題,最大又最為嚴重的問題是…
 
「不要把手伸到我的褲子裡!」
 
「不想被其他人聽到就閉嘴。」202完全不固的掙扎與阻止,硬把手塞進我的內褲裡。
 
「這裡是學校,你在想什、不要捏!」怕被人聽到,我只好放低音量。
 
「這是懲罰,這樣你以後才會記得我說過什麼話。」202跨坐在我身上,一手抓著已經被拉出內褲外的小301,一手伸進我的衣服下。
 
「嗚…嗯!不要在…啊嗚。」用手摀著自己的嘴巴,我剩一手推著202。
 
完全的徒勞無功。
 
「你快點,我們就能早點結束,晚上我還要繼續做實驗呢。」202非常混蛋的在我耳邊吹氣,手上的動作卻一點都沒有要早點結束的意思。
 
抓著小301的手指以緩慢的速度刮著,一下、兩下,接著捏捏上面,往下滑,再捏捏下面。
 
「你不要太過…!?」
 
"啪咑啪咑。"有腳步聲!
 
我一秒摀緊自己的嘴巴,同時把抵在202胸前的手上移,摀住202的嘴。
 
沒了手的抵抗,202的毛手毛腳更過分了,我只好咬著下唇把手摀得更緊。
 
「剛才真是場災難。」是博二學長的聲音,每次都只會偷聽不出面救人的無良學長!
 
「冰塊的實驗也真慘,他一下午都在破瓶子,難怪心情會這麼惡劣。」
 
冰塊,是我們私底下用來稱呼202的綽號。
 
「小吳沒事吧?我開始擔心他會想辦休學了。」
 
「小吳就交給良良處理吧。」
 
"嘩啦嘩啦~"洗手台的水被打開,沒幾秒鐘又被關上。
 
「對了,冰塊不知抓著QQ去哪了,希望QQ不會太慘。」
 
「冰塊這麼愛QQ,才捨不得呢~不然QQ又要QQ了。」
 
「呵呵~說的也是,我要回家了,一起吃晚餐吧?」
 
「好啊!吃什麼?」
 
聽著學長們越來越遠的聲音,我實在很想跳出去大罵他們沒良心。
 
為什麼世上沒良心的人會這麼多?實在太讓人QQ了!
 
「在想什麼?都硬了還這麼不專心。」202甩開我放鬆的手,開口問。
 
「你這沒良心的冰塊,瓶子破了還遷怒到我身上來。」
 
「我這麼愛你,怎麼捨得遷怒你呢?這叫機會教育,把腳抬高,跨到扶手上去。」202動作俐落的扒下我的褲子,勾在門上的掛鉤上,接著把我的腳抬高,讓腳跟卡在扶手上。
 
這是一間殘障廁所,我的腳正架在廁所裡的扶手上。
 
「這是給人扶的,不是用來放腳啊!你、住手!」我驚恐的看著202的手,後者正戳著我的屁股縫。
 
你不是想在學校廁所做到最後吧!?不是用手DIY就好了嗎?大不了我幫你口X啊!求求你告訴我你不是認真的!為什麼你會隨身帶著保險套啊!?
 
這根本是預謀好了吧!
 
我滿臉的驚恐與不可置信。
 
「說好一人一次。」202淡淡的看了我一點,把手指戳了進來。
 
好吧,其實沒有淡淡,但那赤裸裸的慾火我一點都不想看見。
 
「痛、好痛,我不要在廁所做…」雙手抓著202的手臂,兩腳卡在扶手上,我現在的姿勢既無法施力又非常不妙。
 
如果202是認真的,有高達百分之九十的機率我會在學校廁所被202上,甚至比202的破瓶率還要高!
 
「嗚嗚、好痛…拜託你住手好不好?」太過羞恥的情緒加上屁股的疼痛讓我忍不住哭了出來,如果202真想學長說的那樣,因為我QQ而停手就好了。
 
「不要,現在停手太浪費了。」202沒良心的一秒拒絕。
 
「但是我好痛…嗚嗚、噎!好痛…你不要再戳進去了。」皺著臉,眼淚無法克制的一直往下掉,連鼻涕都有快跑出來的感覺。
 
但我沒手也沒衛生紙擦。
 
「髒死了你,不准哭。」202從褲子口袋抽了條……手帕出來?
 
手帕?
 
直到棉質的觸感接觸到我的臉頰,我還無法相信202竟然隨身攜帶手帕這件事。
 
「用衛生紙太浪費了。」202冷靜的解釋,半點也沒有身為一個大男人卻隨身攜帶手帕的羞恥感。
 
「你先把手拔出去、嗚!」閃避著那塊手帕,我抓著202拿著手帕的手反抗。
 
「都進去三隻了,不能浪費。」
 
「一點都不浪費,真的、噎!」
 
因為打嗝的關係,在身體的震動下,反而讓202的手指進的更深了。
 
「不要亂動。」202似乎有點喘。
 
「嗚…那你就不要繼、嗯啊!」被指間刮到某處,我一時沒防備的叫了出來。
 
「嗚、不要,會有人…嗚嗚~我們回宿舍在做好不好?」臉紅的快燒起來了,不顧身體的平衡與穩定,我摀著自己的嘴死命搖頭。
 
如果像剛才那樣的聲音被人聽到,我真不想活了。
 
好死不死,這時又有人進廁所了。
 
嗚嗚嗚~是哪間實驗室的這麼頻尿啦!我的腰好酸、屁屁好痛、大腿快抽筋了啦!
 
這次進廁所的人沒有說話,腳步聲停住後沒幾秒出現水聲,水聲停住後,幾個腳步又出現水聲,再來才是越來越小聲的腳步聲。
 
「出去了好不好?」我淚水汪汪的看著202。
 
「不要一直說話。」202再次將手帕抽出,抓成一團後…
 
「做什嗚嗚嗚!?嗚───!」
 
202把手帕塞進我的嘴巴裡。
 
202把手帕塞進我的嘴巴裡。
 
手帕不是拿來給你這樣用的吧?等等,手帕剛才有擦過我的鼻涕嗎?有嗎?到底是有還是沒有?
 
「嗚─嗚──!!」我超想自己動手把手帕拉出,但一手被202抓著,另一手因為202又把我的屁股抬高,而不得不緊抓著扶手。
 
我可不想從馬桶蓋上摔到廁所地板上,還沒穿褲子。
 
沒有雙手,不得已的情況下,我試著用舌頭去頂手帕,被口水跟之前的淚水沾濕的手帕像是長了雙面膠,緊緊貼附在口腔內壁,推了幾次都無法推出,反而害我一直吃到手帕上的棉毛。
 
嗚嗚嗚~好噁心,我有點想吐。
 
「放鬆,你好好配合,我就快點結束。」我看著202熟練的用嘴巴撕開塑膠包裝,單手幫小202戴上保險套。
 
可惡,為何那動作看起來這麼帥?
 
或許我該安慰自己,至少202還記得戴保險套,而不是讓我面臨必須一路上夾緊屁股回宿舍,不然會有東西流出來的慘況。
 
雖然心裡清楚逃不掉了,但生理上依舊很難放鬆。
 
雖然嘴巴塞了手帕,但我剛才隨便嗚兩聲都還是很大聲啊!這叫我要怎麼放鬆?要是待會又有人進來怎麼辦!
 
一小時過後,我死在馬桶蓋上,任由202幫我清理、穿褲,這沒良心的冰塊竟然連濕紙巾都備好了。
 
邊啜泣邊被202扶著回到實驗室,我在學長的空位上輕輕坐下,屁股的感覺很怪,但腰跟大腿卻更痠痛,做到後半時我的腳真的抽筋了,多虧如此,202才肯把我的腳從扶手上放下。
 
「你可以睡一下,我好了再叫你,會餓嗎?」
 
「不會。」搖搖頭,我揉了嚇紅腫的眼睛,從口中發出沙啞的聲音。
 
手帕的觸感到現在還殘留在嘴巴裡,又乾又奇怪。
 
「我去幫你倒點溫水,還有,那條手帕是要送你的。」202拿著杯子離去。
 
等等,他剛才說什麼,手帕是要送我的?那個摳得要死的冰塊送我禮物?就算只是條手帕,但還是很神奇。
 
說不驚喜是假的,雖然震驚的程度比較大。
 
我從口袋中抽出剛才用水洗過的手帕,皺巴巴的淺藍色方巾,周圍有著深藍色的邊框,在角落的位置用黑色的線繡了……
 
"QQ’s"
 
一秒趴在桌上,我手中握著"QQ帕",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就是繡個"301"都比QQ好啊!
 
「先喝點溫水。」202回來了。
 
「為什麼是QQ。」接過水,我在喝之前提出疑問。
 
「你對我繡的字有什麼不滿嗎。」這是句號不是問號。
 
等等,這竟然是你繡的嗎!?
 
「沒有,謝謝。」我驚訝的看著202,不敢再多說什麼。
 
「拿去。」
 
「嗯?」我看著又一條手帕出現在眼前,這條是米白色的。
 
接過手帕,我馬上檢查角落的字繡──"301"。
 
「……」心情有點好。
 
「你先睡一下,眼睛好腫。」拍拍我的頭,202將杯子放下離開坐位,應該是要去破瓶子、不對,是做實驗了。
 
「喔。」拿著兩張手帕,我趴在桌上,幾乎是下一秒就失去了意識。
 
恍惚間,我決定,下次死都不要跟202去廁所,就算送我手帕也不要。
 
是說,我也該回送點什麼給202嗎?
 
這真是個難題…存錢筒或記帳本如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