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別勝新婚

拖著行李踩在頗難走的石板地上,我一邊跟隨實驗室這次一同出國的成員們前往旅館,一邊欣賞著充滿歐洲風情的景色,放眼看去是一整片的紅色屋頂,沒有高樓大廈,也沒有塞滿汽車的車道,像公園般的綠地還有噴水池幾乎隨處可見,相當適合度假,讓人即使看著也覺得放鬆。
 
有點可惜的是,從明天開始是為期五天的研討會,而我的報告則是在第四天的下午,一想到要對一堆外國人說英文我就胃痛……真希望我是小叮噹,可以從口袋中拿出一塊翻譯米糕。
 
雖然報告還沒結束很痛苦,但只要想到這歷經半年的苦難終於告一段落,心裡還是挺欣慰的,尤其是那改了又改,改到我快吐血還要繼續改,最後一版甚至還是在飛機上改的4 page paper,我就感動得想哭。
 
308,第一次來布拉格嗎?」有點陌生的聲音從前面傳來,迫使我把視線從一旁的美景轉到正前方。
 
這次一同出國的人數一共八人,當中有兩個老師,四個實驗室的人,我,還有一個外校學長。
 
對於這位學長,實驗室的大家都是在機場時才第一次見到,所以大家都跟他很不熟,也不曉得他是怎麼打聽到我們實驗室的,總之在出國前三個月,我就知道這位學長會跟我們同行,而且這趟旅途中還跟我同房,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原本跟外校學長同房的事,我不打算告訴307,就怕他太神經質,但我不說不代表別人會守口如瓶,於是307還是知道了,結果從當天晚上開始,我的屁屁就沒有舒坦過,要不是看在我還要報告的份上,估計307會把我搞得幾天都下不了床,因為他就是那麼變態。
 
『換房間。』捏著我又圓又翹的小屁屁,307溫柔的說,但從他的雙眼中我感受到濃濃的不滿與殺意。
 
『兩個老師一間,實驗室情侶一間,兩位學姊一間,就剩下我跟外校學長了啊!』不敢有任何抗拒的動作,我乖乖趴著,用非常誠懇的態度解釋。
 
『我出錢,你自己另外訂一個房間。』307闊氣的表示,就差沒把他的信用卡掏出來給我,快!快把你的卡給我!
 
『不行啦!大家一起出去要合群點,而且後面有幾天我們是住家庭式的,到時還不是要睡同一個房間。』
 
『同一張床?』307的聲音聽起來像要殺人了。
 
『呃……我不知道,這也不是我能決定的。』這要看房東先生或是太太的意思啊!
 
『給我一個保證,你不會跟別人睡在同一張床上。』
 
『如果只有一張床難不成我要睡地板嗎?我付了錢啊先生!』這樣也太虧了吧?喔等等、307把手指伸進來了!
 
『叫他睡沙發。』
 
『嗚、但那是學長,而、而且又不熟我哪敢這樣啊嗯……307的手指停在深處,讓我忍不住夾緊屁屁。
 
『就說你身體不舒服、睡姿奇特,隨便什麼理由,總之就是無法跟人擠一張床,你要是不敢說,我幫你跟他講。』
 
……你乾脆說我痔瘡算了。』小聲地在嘴裡抗議,307的第二根手指開始入侵。
 
『你還沒給我保證。』貼在我的耳邊,307的聲音有時像是帶有魔力般,會讓人的智商瞬間下降,只能順著他的指示乖乖點頭,但這次實在不是點頭就能萬事順利。
 
『我會努力看看,但真的不能保證。』
 
結果,在我始終無法給出保證的情況下,307也只好退一步,但交換條件是每晚睡前跟起床我都要跟他通話,當然,是走免錢的網路線而不是貴得要死的電話線,雖然這樣的強制規定讓我不太滿意,但最讓我頭痛的是,307堅持要我穿著他的衣服睡覺。
 
『這是向別的男人宣示主權最好的方法,你出國時我無法去送機,只好用衣服來下馬威,放心,我跟兩位學姊提過了,如果那傢伙敢對你有什麼奇怪的動作,儘管去找學姐們,不要不好意思。』這是出國前一天,我帶著行李準備先回台北老家時,307在客運站牌前對我說的話。
 
當下我心裡只覺得囧,307你對兩位學姊們說了什麼啊你!?再說了,校外學長又不像你是個Gay,拜託你不要搞得他就是喜歡男人,而且還一定會喜歡上我似的好不好?你要恐慌也不是這樣恐那樣慌的吧?一個外校學長你就這樣了,那國外一抓一大群的金髮帥哥怎麼辦,我拜託你理智點啊!
 
308?」
 
「喔、對啊,雖然不是第一次出國,但卻是第一次來歐洲。」
 
回想得太過出神,害我沒有即時回覆外校學長的問題,是說我對這位學長目前的印象挺好的,外表很和善也挺健談的,算是會受女生歡迎的型。
 
「我也是第一次來歐洲呢,雖然開會讓人壓力很大,但等會議結束後,就能放心玩樂了!」
 
「嗯,這幾天還請杜哥多多指教了!」外校學長的綽號是阿杜,所以我尊稱他一聲杜哥。
 
「我才要麻煩你們帶我出去玩呢!」杜哥笑著拍拍我的肩膀,嗯,是男生之前常有的互動方式……
 
我沒有多想,我絕對沒有太敏感!307的恐慌症退散!
 
一群人拖著行李走了將近二十分鐘後,我們總算找到躲在住宅區中的旅館,按照原本分配的兩人一間,除了老師外的其他三間都在同一個樓層,真是太讚的安排了!
 
一邊在心裡祈求給我兩張單人床一邊打開房門……
 
「欸、不錯耶!是兩張單人床。」杜哥率先開口,這讓我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雖然是並排再一起,但至少這樣就不算是兩人同睡一張床了,感謝布拉格的旅館,我愛布拉格!
 
「你要睡哪邊?」
 
「我都可以。」
 
「那我睡裡面那張吧!」決定好後,杜哥拖了行李往房間內部走去,而我則在走幾步後來到靠門口較近的床。
 
不約而同的,我跟杜哥在坐下後同時拿出各自的手機,開始連結飯店的無線網路。
 
「跟家人報平安嗎?」杜哥看了我的動作後,笑著問。
 
「對,你也是?」快速地發了平安抵達的訊息在LINE的家人群組中,我接著切到307的聊天頁面,告訴他有兩張單人床的重要資訊。
 
「嗯,我女朋友要我隨時回報行蹤給她知道。」
 
杜哥原來有女朋友了!看嘛~我就說了這世上的Gay不可能那麼多,像我們宿舍那樣,根本可以申請金氏世界紀錄了,我要快點把這重要的情報告訴307
 
「喔~你們交往多久了?」
 
「三年了,知道我要來歐洲玩,她列了張清單託我買呢!不知道有沒有時間去採購。」
 
「哈哈,女人都是這樣,我媽也給了我一張清單。」
 
308呢?有女朋友嗎?」
 
「呃、沒有。」用手抓抓頭髮,這話題讓我有點尷尬,雖然沒有女朋友,但我有男朋友。
 
「那你要把握這次機會,看看能不能豔遇一個金髮正妹。」杜哥打趣著。
 
「哈哈。」我乾笑。
 

 
隔天早上,為了去研討會會場簽到跟熟悉環境,我們一行人都早早起床著裝。
 
在確定要念博班後的某天,考量到日後需要"戰鬥裝"的機率,我便找我家老媽一起去買了一套西裝,包含幾件襯衫、幾條領帶、皮帶跟皮鞋,到最後結帳時,看著受銀檯上顯示的可怕數字,老媽很豪爽地拿出老爹的卡,眼一眨的刷了下去。
 
當天晚上回報金額給老爹知道時,老爹雖然沒說什麼,但整張臉還是很戲劇化的扭曲了下,接著隔沒幾天,老媽又帶著當時還沒出國的哥哥大人,去買了一套準備帶出國的戰鬥裝,聽到這個消息後,老爹夾著雞肉的筷子大力抖了下,雞肉"啪!"的一聲掉到地上。
 
為老爹的雞肉與銀行庫存默哀三秒鐘。
 
308,你會打領帶嗎?」將最後的西裝外套穿上,我轉頭看到杜哥抓著一條又長又直的領帶,是深紅色的。
 
「應該會吧?國中時我媽有教過我,你不會嗎?」
 
「不會,快救我。」杜哥果斷地搖頭。
 
「我先試打看看。」
 
將深藍色的條紋領帶披掛在襯衫領子下,我兩手各抓著領帶的兩端,調整好長度後,一邊回憶之前老媽教的順序,一邊將較寬的那端陸續纏繞在另一端,到最後將寬的那端穿過繞好的圈圈後,我才鬆了口氣,開始對著鏡子調整領結的形狀跟鬆緊度。
 
「你成功了!」杜哥驚嘆,把他的領帶捧到我面前。
 
「好了,把你那條給我吧,我幫你打好再給你。」抓過杜哥的領帶,我掛上自己的開始打結,沒辦法,老媽只教過我如何自己打領帶,卻沒教我怎麼幫別人打。
 
「好了,你試試。」將成形的領帶遞給杜哥,我繼續整理自己的服裝儀容。
 
"叮咚~"
 
「你們好了嗎?」隔壁房的實驗室情侶一起出現,後面還跟著兩位學姐。
 
「差不多了,欸、杜哥你領結歪掉了,不能用扯的啦!」我看不下去的拍開杜哥的摧殘領帶的手,動手幫他調整好領帶的長度跟領結位置。
 
"喀嚓、喀擦!"我聽到按快門的聲音。
 
「證據!」大學姐一臉嚴肅的舉著手機。
 
「把柄!」二學姊興致高昂地開啟了連拍模式。
 
……拜託不要亂拍好不好,我會被妳們害死。」最後微調了下杜哥的領帶,我苦著臉面對兩位學姊,小聲地商量著。
 
「先下去吧,我怕老師們已經在下面等了。」抓起自己的背包,杜哥笑著說,看來似乎不覺得,剛才學姊們的舉動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吃過充滿麵包、起司與火腿的早餐後,我們一行人搭地鐵抵達研討會會場。
 
看著會場上方拉起的布條,還有地板上的腳印指示,我突然有種緊張的感覺。
 
在簽到處報上自己的名字,當然是英譯後的,我得到了一個名牌跟一個提袋,提袋裡面有大會的手冊、筆跟一個紀念品,另外還有大會期間可無限使用的地鐵卷跟晚宴的餐卷。
 
「去看看海報的會場吧?」杜哥走到我身邊,指著通往天國不、是三樓的階梯。
 
「老師們呢?」
 
「已經上去交際了~你也要趁著這次的機會,去認識認識其他實驗室的人,畢竟接下來你就是實驗室的代表了!」大學姐相當有經驗的說。
 
「不~學姊妳別走!」我哀號,卻無法改變大學姐回國後就要畢業的事實。
 
「加油!」大學姐笑著拍拍我的肩膀。
 
研討會的會場其實很大,一樓是寄放行李跟西裝外套的地方,二樓是登記簽到,三樓才是正式的會場,包含演講、口頭報告、海報展覽跟廠商的攤位都是在這層樓舉行,另外還有四樓的休息區。
 
三樓樓梯口的廣場上,放了很多讓人可以站著使用的桌台,算是一個共人來去交流的地方,旁邊的長桌上擺滿了各式麵包點心,還有幾台咖啡機跟一整排的果汁可以自由取用。
 
雖然知道研討會原本就會提供點心跟飲料,但供應的時間通常會卡在早上跟下午排程的中間,而不是從一大早就出現,照著供餐的狀況來看,就算不吃飯店早餐直接來這裡,也絕對不會餓肚子,接著一轉頭,我就看見自家老師一手拿著麵包一手端著咖啡,正在跟一群同樣來自台灣的老師們交流。
 
「海報會場在哪?」決定忽略老師嘴邊的麵包屑,我抬頭看著會場的標示牌。
 
「那邊。」實驗室情侶指了一個方向。
 
「我們去看口頭報告的會場,待會見。」揮揮手,兩位學姊與我們分開。
 
這次出門,只有兩位學姊是口頭組,剩下的實驗室情侶、我還有杜哥都是海報組。
 
「展場還挺大的呢,跟國、高中的體育館差不多。」
 
「恩,架子都還沒擺好,到時這裡估計會像迷宮一樣吧!」杜哥站在我身邊說,雖然靠的有點近,但既然人家都是"有家室"的人了,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杜哥是第幾天要站海報?」我問。
 
「跟你一樣是第四天。」
 
「喔~不知道我們的位子近不近,要是都沒有人來問問題,至少還可以聊天,不然一直站著沒事做實在很尷尬。」
 
「哈哈~到時看看囉!」
 
「時間差不多該走了,今天要去參觀皇宮呢!」實驗室情侶當中的女朋友看了下錶,宣布今天的行程。
 
「好喔~」我在心裡舉雙手贊成!
 

 
將近正中午的太陽很可怕,尤其又是在相對於台灣來說高緯度的國家,讓我後悔沒多帶一頂遮陽用的帽子,在接過大學姐遞來的防曬乳後,我簡單的塗了下臉跟脖子,邊塗邊跟著人群往上坡走。
 
踩在鋪蓋著石板地的人形道上,兩旁的房子充滿了復古歐風,三角形的紅色屋頂,排列整齊的四方窗戶,雖然每棟房子的牆面顏色都不太一樣,但整排看去只覺得繽紛的可愛,而不會讓人眼花。
 
一行人邊走邊拍照,即使身後跟著兩位老師,但出國旅遊的好氣氛,還是讓我們的心情放鬆不少,相對的行為也較為隨興,至少跟在實驗室的樣子比起來,兩位學姊現在就像衝破柵欄的草泥馬一樣。
 
「看到皇宮了!哇喔~有穿制服的衛兵耶!拍照拍照!」二學姊率先衝破人群,達陣後立刻擺好姿勢,讓後頭揹著"大砲"的攝影組立馬跟上。
 
這次出門,我們的業餘攝影師有兩名,一名是實驗室情侶的男朋友,帶的是等級較高的類單眼,另一名就是杜哥,還很威背了兩台相機出門,一台是單眼相機,還附帶兩個鏡頭,另一台是相對輕便的類單眼。
 
308你要拍嗎?」杜哥在陸續幫兩位學姊跟老師拍完後,轉頭問我。
 
別問我為何杜哥老是在我身邊,在這樣的成員分配下,我不跟杜哥走一起,難不成要插在男朋友跟女朋友中間嗎?還是我應該加入學姊們的"金髮的男人就是帥"的討論群中?總不可能去跟老師們討論我的生涯規畫吧!
 
「好啊!待會換我幫你拍。」由於哥哥大人有陣子也很迷單眼相機,在擔任過幾次攝影助理後,我拿單眼還是比其他人要熟練的多,所以杜哥也很放心將他的寶貝交託於我。
 
「好、來~笑一個!」
 
我笑~~!
 
拍完照後,我們通過皇宮大門開始往內走,布拉格皇宮、聖維托教堂還有舊皇宮都在這一片區域中。
 
其中最讓我驚嘆的反而不是富麗堂皇還附有中文語音導覽、嚴禁拍照的皇宮,而是語音導覽要付費還沒有中文所以我們沒買的聖維托教堂,那是捷克最大也最重要的教堂,聽說歷經了六百年才終於建成,外觀看上去有點黑漆漆,但卻非常壯觀!即使用廣角相機也要單膝下跪,才能拍到他尖尖的歌德式屋頂。
 
308308,這邊這邊~」我轉頭看到杜哥單膝下跪舉著單眼,用手指著他的正前方。
 
「這樣?」我走到相機前約兩公尺的距離,不站近點人會很小而且會只剩一顆頭。
 
「再近一點,再近、再近
 
「等等、這樣對嗎?臉也太大了吧!?」我看著眼前不知道有沒有二十公分的相機鏡頭,非常尷尬。
 
「不會、不會~」"喀擦、喀擦"。
 
「太大了啦!」"喀擦、喀擦"。
 
一邊想把自己的大臉遮起來,一邊還要笑得很自然跟古蹟拍照,等杜哥不知按了幾下快門後,才從地上站起並把相片秀給我看。
 
「如何?我就說不會吧!」
 
「嗯,挺不錯的。」點點頭,相片裡的我一點都不近,人物大小適中,而且背景的教堂也全數入鏡,真是很厲害的角度呢!
 
「幫我拍吧!」杜哥把相機遞給我。
 
我從鏡頭看著杜哥走到我剛才站的位置,那真的是很近,近到我都覺得快撞到臉了,但從鏡頭看去卻又剛剛好,真是神奇。
 
接下來的行程,身為隨行攝影師的杜哥陸續幫大家拍了很多照片,但我想他拍最多的搞不好是……我?啊哈哈~別想太多,真的,別想太多,要是想太多那可是會睡不著做惡夢的!
 

 
只有研討會的行程,日子過得很快,當大家紛紛開始受不了飯店的早餐跟研討會的午餐,一致認可只有研討會的點心是好物後,轉眼間,我報告的時間就來了!來了啊!
 
『今天報告加油!不要緊張,我很想你。』
 
在研討會的會場,我看著307傳來的訊息緊張,現在時間是中午,在發現餐點依舊是難吃的泰國米與硬到嚼不動的豬肉片後,我就決定不吃了。
 
308會緊張嗎?」已經在昨天上台報告完畢的二學姊一整個氣色超好,笑瞇瞇的吃著乾麵包。
 
「超級!」我覺得我的胃在痙攣,並不是痛,而是一種扭曲的感覺。
 
「不要太擔心,一下就過去了,要是聽不懂你就笑笑著說對不起就好,老外不會太為難人的,不過有機會的話,還是多跟人交流比較好,畢竟這才只是第一次,未來還有千千萬萬次呢~」
 
「我真的很慶幸這次老師讓我選海報而不是口頭報告。」嘆氣,我安慰著自己。
 
「時間差不多囉~走了嗎308?」杜哥從位子上站起,整理他的背包。
 
「好喔……
 
進入海報會場,我將背包放在海報看板的旁邊,拉了拉西裝下擺並調整領帶,做了幾次深呼吸讓自冷靜下來。
 
海報要站兩個時段,分別是下午一點半到兩點半跟三點半到四點半,等這兩個時間都結束後,就可以拆海報正式開始度假了。
 
我要加油!老外沒什麼好怕的!英文介紹我也練習了好多次了,沒問題的!哥哥大人跟307給我力量喔喔喔!
 
「嗚啊人開始變多了啦」戰戰競競的,我直挺挺地站在海報前,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要是一直都沒人來問問題也好,但這樣站著太尷尬了,而且我研究又做得那麼辛苦,所以我還是希望有人來問問題啊!只要別問得太難就好了,真的!
 
嗚喔喔!有人停下了!有個大叔停下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我是不是要主動問他需不需要介紹?要問嗎還是不要問?但他真的在看我的海報啊!我看我還是招待一下吧!不然我要怎麼跟老師交代?
 
……請問需要我介紹嗎?』(英文)
 
『這是你的海報?』
 
『是的。』
 
『當然,麻煩你了。』
 
於是我開始用略為流利的英文開始介紹我的海報,畢竟練習了很多次,單就介紹來說,我已經可以說得很不錯了。
 
『你這張圖是活體影像?用顯微鏡拍的?』大叔的問題來了!
 
『對,我們使用了這個動物模型,他以在顯微鏡下拍攝腫瘤組織的影像……巴拉巴拉~』一邊在腦中抓出可以用的動詞,我一邊用最簡單的英文解釋給大叔聽。
 
就這樣一來一往的討論了一會兒後,大叔終於滿意的停下了討論。
 
『嗯~很有趣的研究,謝謝你的介紹!』笑著對我點點頭,大叔接著往下一個海報前進。
 
太好了,順利的接待並送走一個客人!欸~其實我的英文也沒有太差嘛!
 
接下來的時間,陸陸續續的又來了很多組客人,有男有女,有英文很溜的歐美人,英文很舌音的中東人,英文很斷層的日本人,也有直接說了中文的大陸人。
 
總之,人幾乎就沒有斷過,說到我都渴了,卻沒有機會休息,當然中途學姊們跟男女朋友也都有來路過,有的正好逮到小空檔,問了下我的招待人數跟打氣,有的看我正在招待,就站在一邊對我揮揮手。
 
當我正在跟一個印度女生討論時,老師甚至還路過跑來插一腳,直接回答印度女生的問題,有點小慶幸,不然我們溝通的速度實在有點慢,因為我一直聽不太懂她在說什麼,所以她都要刻意用很慢的語速說話。
 
下午兩點半,終於!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我快渴死了!
 
「走吧~我們去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杜哥跑到我的海報前,拍拍我的肩膀。
 
「好累,還有一小時。」
 
「有很多人去問你問題嗎?」
 
「大概有五、六個吧?」我其實已經想不太起來了。
 
「這樣很不錯嘛~厲害喔~!」
 
「有些口音太重我幾乎都聽不懂,但幸好我只要稍微停頓困惑一下,他們就會用更簡單的說法再講一次,還會放慢速度,大家人都很好。」
 
「對啊,再努力一下,就可以好好放鬆去玩了。」
 
跟杜哥來到四樓的休息區,從我們坐的這個位置往下看去,可以準確地看到下午茶是否已經上桌,嗯~真是個絕佳好位!
 
308現在是要升博二了?」
 
「對啊,杜哥是博四,要準備畢業了嗎?」
 
「嗯~還在考慮要不要出國當交換學生,但我女朋友不太希望,跟我吵了幾次。」
 
「呃女朋友想嫁了?」
 
「對啊,最近逼婚逼得有點、唉~不提這個了,308呢?你說你沒有女朋友,那有喜歡的對象嗎?」杜哥笑得有點曖昧。
 
「這、算是有吧?」我尷尬了,為何話題會變成這樣?
 
「喔?是怎樣的人呢?」
 
「怎樣的……大概是~多方面都很厲害的一個人吧?雖然看起來有點花心,但實際上卻很專情,獨佔慾有點嚴重,很容易就寂寞卻又喜歡故作堅強,在感情方面有點脆弱,很溫柔、很護短也很體貼……」邊想307邊形容著。
 
唉~我開始想他了,有很多點的想。
 
「是個好男人吧?」
 
「當然,不然我哪會…………那個、你剛說什麼?」我渾身僵硬,不敢轉頭面對杜哥,就這樣保持著側臉。
 
好想挖洞把自己埋了!好想把自己種在布拉格廣場上!我的天啊啊啊!!
 
「他是個,好男人,對吧?」聽著杜哥的刻意停頓,讓我想這一刻就死了算了。
 
「你不用這麼緊張,我只是有點好奇,所以才想試探性的問問看,如果讓你覺得不舒服,那我不會再問了,對不起。」看我都沒有反應,杜哥放輕語氣解釋。
 
「呃、你為什麼會想、這樣問?」我尷尬地把臉轉正,卻低著頭不敢看杜哥。
 
「前幾天我就有在懷疑,因為當我問你有沒有女朋友時,你停頓了很久卻說沒有,再加上你對我的靠近跟接觸的反應有點大,所以我才在想,是不是有這樣的可能。」
 
可惡的307都是你害的啦!要不是你在出國前給我灌輸一堆有的沒的,我會這樣反應過大嘛!
 
「我不會說出去的。」
 
「嗯。」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話,這氣氛真尷尬啊可惡!
 
「你這樣出來玩,他不會擔心嗎?」杜哥,拜託你別再繼續這話題了好嗎?我可不可以轉台?
 
「會,但這是正事。」
 
「我是指,跟別的男生睡同一間房。」
 
「他擔心得要死,但這世上的男人又不是全是Gay,不過因為他一直碎念的關係,所以害我對你有點反應過度,真是抱歉。」既然要談,那就乾脆講開來好了,免得之後相處尷尬。
 
「原來如此,我會盡量注意,要是我有什麼讓你不舒服的舉動,你可以直接告訴我。」杜哥點點頭,像是終於知道為何前幾天我會有那些反應。
 
杜哥你真是個好男人!
 
「不會啦!知道你有女朋友後,他也放心很多,你不要太在意,刻意拉開距離反而奇怪。」
 
「也是,那就維持原狀好了,啊、下午茶出來了!」杜哥指著三樓的桌面。
 
「太好了!我去拿!」我半秒逃離現場。
 

 
原以為經過一小時的英文磨練,外加杜哥的八卦訪談後,接下來應該不會再有什麼磨練我心臟的意外了,但,看來我還是太天真。
 
『對於未來的研究走向,你有什麼想法嗎?』
 
看著眼前金髮碧眼的帥哥老外,我真的好想叫他滾開,整整半小時他就這樣一直黏在我的海報面前,不停跟我討論我的實驗,就連一些很細節的步驟都要問,真是太討厭了!即使是個大帥哥也不能這樣啊!
 
因為過程中實驗室情侶有經過打招呼,所以我知道這位"保羅"先生,是美國著名實驗室的博班學長,因為多次參加會議的關係,所以他跟我們實驗室的一些資深人員都挺熟的,而且在問了幾個問題後,保羅也向我坦白他現在做的研究跟我的很像,所以才會特別感興趣,想知道我們做到什麼程度,甚至是未來的發展。
 
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是在探查敵情?畢竟我們是發表國際期刊的競爭對手。
 
『呃、這部分我們還在討論中,所以很抱歉無法回答你的問題。』慶幸自己的英文不好,一時尖腦袋裡想不出什麼未來展望的句子,所以我乾脆這麼說。
 
『沒關係,很高興能跟你討論,你是KCY老師新的博士班學生嗎?』保羅似乎想跟我閒話家常,但我只想請他滾蛋啊!
 
『是啊,正準備升博二。』
 
『喔~才一年就能有這樣的成果很厲害呢!你已經有很完整的結果,可以開始準備投稿期刊發表了。』
 
『呃、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而且數據也不夠多,可能要再一段時間吧。』
 
『這次你們實驗室有多少人來?跟我比較熟的似乎都沒來呢,真是有點可惜。』
 
『呃……』慘了,我要怎麼稱呼其他人,英文名字是什麼我不知道啊!
 
癡呆的看著保羅,我愣了幾秒後開始乾笑,既然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也只好笑了,不然我還能怎麼辦?
 
『研討結束後有要去哪裡走走嗎?』保羅你究竟是想聊多久?可惡,為什麼都沒有其他人來參觀我的海報,難不成我這一小時都要對著保羅微笑嗎?!
 
『除了布拉格外,還會去瑞士。』
 
『瑞士是個很不錯的地方呢!山景很美,可以一邊健行一邊欣賞,這一陣子歐洲的天氣都很不錯,很適合外出走走。』保羅露出一臉嚮往的樣子,讓我有點好奇他們實驗室難道一開完會就會回國嗎?
 
『對啊,我們有預計要去健行,還會去看少女峰,你們呢?有打算去打走走嗎?』
 
『我們只在布拉格多停留一天,接著就要回美國了,唉~真想跟你一起去旅遊。』
 
……是我又太敏感了還是怎樣,為啥保羅看著我的眼神有點那個那個?
 
308,冷靜點,這世上沒有這麼多Gay,就算有也不可能老是被你遇到,你不要想太多了。
 
『伊恩,可以給我你的聯絡方式嗎?』保羅露出微笑,叫了我的英文名字。
 
……好。』這樣算搭訕嗎?但在研討會上,跟對方詢問聯絡方式似乎挺常見的,尤其是當雙方的研究領域很相近時,能互相討論可以省去很多自行摸索的時間。
 
總之,我留下了我的電子郵件,還當場拿出手機加了保羅的臉書跟Line
 
『時間差不多了,我待會有場報告,歡迎你來聽聽看,晚點見!』收起手機,保羅伸手與我交握了下,終於離開我的海報區。
 
「呼~總算走了!」我笑的臉都僵了。
 
「保羅似乎很喜歡你呢!」
 
「哇啊!?二學姊,你想嚇死我啊?」
 
「哼哼~我拍到你勾搭金髮帥哥的罪證了!」二學姊揮著手機,笑得很心機。
 
「我哪有!是他一直不走,我總不能趕人吧?」我覺得自己超冤枉的。
 
「保羅對你很熱情呢!他對我們可沒這麼多話。」
 
「那是因為研究的題目很像吧!」
 
「天知道,先提醒你一下,那傢伙可是男女通吃,雖然只剩一天,但你小心不要在廁所被他堵到。」丟下一顆原子彈,二學姊很瀟灑了甩了下頭髮,從我的面前路過。
 
……男女通吃?」停頓了好一陣子,我不敢相信的看著二學姊逐漸淹沒在人群中的背影,既驚訝她為何會知道這種事,又為我自己感到悲哀。
 
為什麼我盡是招惹到一些奇怪的男人啊?我的人生到底哪裡出問題了?
 
308308?時間已經結束囉,你怎麼了嗎?」
 
不知過了多久,當我回過神來時,就看見杜哥在我眼前揮手。
 
「呃、結束了?」我眨了眨雙眼,有點意外,究竟是我太過神遊沒感覺,還是下午真的只有保羅一個人光顧我的海報?
 
「對啊!你很累嗎?我幫你拆海報吧!」看了看我的臉色,杜哥拍拍我的肩膀,轉身幫我拆海報,我連忙轉過身去幫忙。
 
「謝了。」
 
「站了一天也累了,不過終於解脫啦!」杜哥笑得很愉快,讓我的心情變好不少。
 
「對啊!」唉~想那麼多幹嘛,就算保羅真的對我有什麼意思,等研討結束後我們就不會再見了,更何況我家還有個307在,再說了,我又不喜歡男人。
 
307是唯一的意外與例外,僅此一人,絕無僅有。
 
可惡,不想還好,一想就忍不住更想,還有十一天啊~晚點來跟307視訊一下好了,反正杜哥都知道了,也不用刻意隱瞞。
 

 
「出國這麼久,你有沒有想我?你要是敢說不想試試看,我馬上在國外找一個金美女搞外遇!」趴在床上,我對著出現在平板電腦螢幕上的307放話。
 
雖然因為時差的關係,要視訊還要先算好時間,但幸好今天我們回飯店的時間還算早,所以勉強能在307睡著前抓到人。
 
「你確定是金髮美女不是帥哥?聽說有個叫保羅的對你有意思。」307似笑非笑的看著我,那眼神讓我覺得好毛啊好毛!
 
「為什麼你會知道?!呃、冤枉啊大人,我又不知道他是個雙接頭,而且留聯絡方式在研討會上是很平常的事啊!等明天結束後他就要回美國了,我們也不可能再遇上,頂多就明年的研討會?」
 
「報告還順利嗎?喔不、你都能跟保羅聊得這麼投緣了,一定是很順利對吧?或許我該問你跟多少人交換了聯絡方式?才出去幾天就這麼招蜂引蝶的,看來你很享受國外的生活嘛~要不要乾脆在那邊找個人嫁了?」
 
307,你夠了喔!」聽著307極盡諷刺的說話方式,我有點生氣,明明我就沒有錯,為什麼他要說的好像都是我去招惹別人似的,當我吃飽太閒還生冷不忌啊!?
 
「幫杜哥打領帶的事你要怎麼解釋?」結束嘲諷,307冷冷的說。
 
「領帶是在我的脖子上打好才給他,我只是幫他調整一下而已,杜哥有女朋友了,更何況……他知道我跟你的事了。」說到這裡我有點尷尬,雖然杜哥在知道我要跟"男友"視訊後,很體貼的跑去其他房間串門子,但我還是覺得很恥。
 
「喔?他是怎麼發現的?」
 
「說到這個還不是你害的,老灌輸我一些奇怪的觀念,害我變得太神經質,才會被懷疑。」
 
「我查過這個杜哥,目前還沒發現什麼,但你還是跟他保持距離,重點是那個保羅……你記得不要落單,就算是去廁所也要抓個人陪你,那個杜哥勉強可以當個"擋保羅"的。」
 
…...307,我認真覺得,你可以考慮去當個情報人員什麼的,你查杜哥幹嘛啊你!別告訴我連保羅你都查了?」
 
「是查了,但畢竟是在美國,科系又不一樣,即使我認識跟保羅同一所大學的人,知道他確實是個花心的雙接頭,但卻無法查到什麼把柄可用。」307用手推了下他的眼鏡,背景冒出陣陣黑煙。
 
這變態真是太可怕了!已經超越感動達到恐怖的境界阿!
 
「我們換個話題吧,這幾天你過得如何?」
 
「不好,宿舍的其他對情侶每天輪流在我面前放閃光,就連501都抓著小菜鳥過來秀恩愛。」
 
「诶?501跟菜鳥在一起了嗎?」
 
「對,前天跑來正式宣布,還說等你回來後,要找大家一起出去走走,看誰可以先把誰閃死。」提到501307的心情明顯好很多,嘴角微微勾著,雙眼裝著半滿的溫柔。
 
501是大家的妹妹,雖然那丫頭有時真的很不矜持,一點都不像女生,但我們都還是很照顧她也很喜歡她。
 
「唉~501妹妹有男朋友了呢,307哥哥會不會感到寂寞啊?」
 
「很寂寞呢,尤其308又不在身邊。」
 
「你要是敢因為我不在身邊就出去亂搞,我就去找保羅外遇!」丟下狠話,比起307對我的窮緊張,我更擔心那個怕寂寞的傢伙會一時忍不住。
 
想到過去307的種種前科我就擔心啊!擔心的我在出門前,還特地要宿舍鄰居們幫我盯緊一點,最好天天抓著他一起吃飯什麼的,千萬不要讓他有機會出去外面捻草惹草的。
 
「放心,鄰居們都盯得很緊,而且~我已經想好了,為了慶祝你的凱旋歸國,要從現在就開始"儲備精力",嗯,真令人期待呢!」307透過視訊看著我,從臉一路經過脖子再到胸口,讓我有種被視姦的緊張感。
 
「咳咳、你這變態。」
 
「你臉紅了。」307笑得像隻狐狸。
 
「我才沒有!」只是房間沒空調所以有點熱而已!
 
"叮咚~"門鈴在這時響起。
 
「變態,不跟你說了!改天再聊,掰!」
 
「我等你回來。」
 
最後看了眼揮手的307,我關掉視訊,在307的身影消失後,內心有點小空虛。
 

 
研討會的最後一天,為了美味的點心,我們一行人帶著行李早早抵達會場,正當我一手插著可頌一手拿著果茶,正準備享受美食時。
 
『伊恩,早安。』
 
……保羅,早安。』啊哈哈哈,我又要開始乾笑了,到底為何參加一個研討會要這麼累啊?話說其他人呢?杜哥你在哪裡,快來幫幫我喔!
 
『我去拿杯咖啡再過來,你先吃吧。』保羅對我露出很紳士很帥的笑容,接著轉身往咖啡機走去。
 
確認他沒有回頭後,我放下可頌跟果茶,馬上翻出手機來求救,有關保羅貌似對我有意思的這件事,拜二學姊的宣傳所賜,除了老師外同團的大家都知道了,於是在大學姐與二學姊的一聲令下,保衛我的貞操被列為最優先事項。
 
"求救!保羅出現了,我在二樓上來的站桌。"
 
"馬上過去!"杜哥。
 
"收到!"男朋友。
 
"我拿個蛋糕就過去。"二學姊。
 
發送完訊息,我安心地開始享用餐點,反正保羅要拿到咖啡也要一陣子,到時肯定已經有人陪著我,所以不用太擔心。
 
嗯,這可頌真是好吃。
 
『伊恩,你的朋友們呢?』
 
『咳咳!』被突然出現在身邊的保羅嚇到,你不是在排隊拿咖啡嗎你!?
 
『沒事吧?』保羅好心的拍著我的背,但我只覺得渾身雞皮疙瘩。
 
『沒事、沒事,你的咖啡……』我看了眼保羅手上的咖啡,又看了眼長長的咖啡隊伍,用表情詢問。
 
『同實驗室的人幫我拿了一杯。』保羅笑著說,我瞄到斜前方的女生正在看他。
 
「喔,真好運。』不知該說什麼,我只好拿起我的可頌繼續吃。
 
救人喔!不管是誰都好,快來人啊!
 
『伊恩,你有女朋友嗎?』
 
『噗、咳咳!』我被果茶嗆到。
 
『沒事吧?小心一點,來,紙巾。』保羅又拍了拍我的背,接著遞幾張紙巾給我。
 
『呃我沒事了,謝謝。』
 
『所以,你有女朋友嗎?』保羅你還真是鍥而不捨啊。
 
『沒有。』我搖頭,考慮要不要乾脆跟他說我有男朋友,好讓他離我遠點。
 
『那~我喜歡你,請問我可以追求你嗎?』
 
……』我瞪大雙眼看著他,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歐美人都這麼直接的嗎?拜託你考慮一下時間、地點好嗎?在研討會會場,一堆人來來去去的這種地方,跟一個昨天才認識一點都不熟的同性告白,這樣合理嗎?
 
308,怎麼了嗎?」危機時刻,杜哥現身了!
 
「呃……」有了第三者在,我想保羅應該不會繼續剛才的話題,所以我逃過一劫了?
 
『抱歉,我正在跟伊恩告白,你可以先在旁邊等一下嗎?』保羅對著杜哥說,從我旁邊移到我跟杜哥的中間,分開我跟我的"擋保羅"的。
 
我的媽啊!保羅你也太直接了,竟然叫杜哥閃邊去!?慢著杜哥你可不能走啊,你走了我怎麼辦!?
 
隔著保羅,我對著杜哥連續發射求救訊號,帶我一起走或是你留下!
 
『不好意思,恐怕我無法在旁邊等。』杜哥繞過保羅,站到我身邊,在我還來不及開心時,伸手攬住我的肩膀,並把我整個人往他懷裡帶。
 
『因為,他是我的。』
 
……慢著,你說誰是你的?我嗎!?
 
『你們在交往?』保羅似乎也被嚇到了,他往後退了一步。
 
『對,我希望你跟伊恩保持距離,他已經有我了。』杜哥保持攬著我的姿勢,繼續對保羅威嚇。
 
說真的,我有點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我要在國際研討會的公開場合上,被一個男人告白外,又被另一個男人抱在懷裡當眾出櫃?而且抱著我的這位還不是我真正的男友。
 
"喀擦、喀擦!"我看到大學姐跟二學姊在隔壁桌瘋狂拍照跟錄影,還不只是她們,剛才偷看保羅的女生,現在死死的盯著我們。
 
我的名聲該不會就要被這場研討會給毀了吧?
 
『我明白了,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