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305的馴養過程有多萌?

會在學校裡慢跑的人很多,所以我一般不太會去注意別人,但,或許是因為他戴著外套上的黑色帽子,把臉遮住大半、不怕悶熱到讓人覺得奇怪;也或許是因為他身後跟著平常不運動,導致跑沒幾步就氣喘連連,看起來快斷氣卻還是緊跟著不放的小跟班。
 
總之,因為好奇心使然,從那天開始,我成為第二個小跟班。
 
一開始,我只是單純地跟在最後面跑,想說反正也要慢跑,跟在後面至少可以注意小跟班的狀況,避免他真的撐不住倒下,沒想到三天後,當我算準時間準備出門慢跑時,突然發現那位"黑帽同學"竟然跟我住在同一棟宿舍的同一層樓,甚至還是隔壁鄰居。
 
因為實在太驚訝了,導致我錯過了打招呼的時機,只好摸摸鼻子,跟在他身後下樓。
 
「要上前去認親嗎?感覺有點怪,還是等下次有好時機再說吧!」當天跑步時,我不斷在腦中模擬著明天早上,該如何和他打招呼。
 
隔天早上。
 
「早,我是住306室的……欸、同學?同……」我錯愕地站在房門前,看著連一秒都沒停頓,逕自走掉的黑色背影。
 
「就這樣走掉了?難道他戴了耳機,所以聽不到我的聲音嗎?嗯,很有可能,畢竟很多人在慢跑時喜歡聽音樂,明天拍他一下好了。」
 

 
今天早上,背後傳來陌生的聲音,大姊跟二姊說不可以理會不認識的人,所以我沒有理他。
 
##
 
又一個隔天早上。
 
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場景,趁著他在關門時,我用輕拍了他的肩膀兩下,打算等他轉過來,把耳機拿下時再跟他打招呼。
 
「欸?同學,等等……」又走掉了?!
 
「不可能是因為我拍得太輕了吧?」為了確保我的力道沒問題,我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有感覺啊,真奇怪……算了,只好明天再試了。」
 

 
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那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感覺不太舒服,不喜歡被碰。
 
走到大門口時,回頭看了下後面,沒有追上來,以後在宿舍要小心。
 
##
 
再一個隔天早上。
 
這次,我加重了力道,甚至在拍完後把手放在對方的肩膀上,同時稍微大聲了點的跟他打招呼,免得他以為我是壞人想要欺負還是勒索他什麼的。
 
「同學,早啊,我這幾天都有看到你在慢跑,要是不介意的話,我們一起跑如何?難得鄰居一場,你……
 
"啪!!"
 
「!?」他竟然打掉我的手,跑了。
 
「我該不會被當成變態了吧?或許,他不喜歡被人碰觸,所以才大熱天的穿長袖長褲?啊~我真是笨蛋,怎麼辦……既然當面說不行,那寫封道歉信好了。
 
深深覺得自己的行為需要反省,於是我取消了今天的慢跑,決定回房好好溝思一下"道歉信"的內容。
 
『同學你好,我是住在306室的白軾杰,就讀水青大學數學系,目前是博士班二年級的學生,因為前幾天發現你跟我一樣有慢跑的習慣又是住隔壁的鄰居,所以才想跟你打個招呼認識一下,如果我的行為讓你感到不舒服,我很抱歉,但我保證我絕對沒有惡意,只是單純想交個朋友而已,希望你能原諒我太過唐突的行為。』
 
寫完道歉信後,我重複讀了三遍,確定沒有錯字,措辭也沒問題後,才將其摺好塞進305室的門縫。
 
「希望他能原諒我。」
 

 
陌生人想做什麼?為什麼抓著我?
 
媽媽說不能隨便打人,但我忍不住打了。
 
從宿舍跑進學校,實驗室的學長很驚訝,今天跑的比平常快。
 
學長的體力不太好,整個人癱在地上,有點可憐。
 
副會長學姊問我怎麼了,我沒有回答,雖然大姊跟二姊要我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跟學姊講,但我不想說。
 
回到宿舍時,地上躺了一封信,寫著"305室的同學收"。
 
雖然二姊說過陌生人給的東西要直接丟掉,但我還是看了。
 
住在306室的陌生學長。
 
思考。
 
思考。
 
如果他碰我,我就打他;如果他不碰,就跟他打招呼。
 
##
 
到底是第幾個隔天早上了?
 
我跟他一起打開房門的瞬間,氣氛突然變得很尷尬,尷尬到我不知該怎麼反應,原以為他會跟之前一樣,很快地轉身走掉,沒想到他卻乖乖站在房門前,面對著我。
 
黑色的帽子很大,即使面對面我還是看不清他的長相,頂多只能看見嘴巴跟下巴,但這對我來說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要趕快道歉。
 
「真的很抱歉,我不該隨便碰你,希望你能原諒我。」我邊說邊九十度鞠躬,停頓了三秒後,才抬起頭來觀察他的反應。
 
他沒有說話。
 
於是我也不敢說話。
 
他還是沒有說話。
 
怎麼辦我是不是應該再道歉一次?
 
他一直沒有說話,我看我再道歉一次好了!
 
「對……
 
「……早安。」正當我準備要再次道歉時,一個小小的聲音,從他的嘴裡發出。
 
「欸?啊……早、早安。」沒想到他會跟我說早安,這讓我愣了下,幸好很快就回神,也跟他道了早安。
 
「嗯。」他點點頭,接著轉身往樓梯的方向走,於是我連忙跟上。
 
為了避免讓他覺得我是個變態,雖然已經打過招呼,但我還是乖乖跟在小跟班的身後,與他保持長長的一段距離。
 
從這天開始,每天早上我們都會互道早安,雖然僅止於此,但至少有所進步了。
 

 
他沒有碰我,也道了歉。
 
媽媽說做人要有禮貌,所以我說了早安。
 
不知道為什麼,實驗室每天都在討論那個學長,聽說他每天都跟在我後面的後面跑步。
 
為什麼?
 
##
 
半個月後,我實在受不了小跟班的速度,只好在道早安時,加問了他一句。
 
「那個、我可以跑在你後面嗎?小跟班速度實在太慢,跑起來有點累。」
 
「……」慘了,他沉默了,要寫道歉信了嗎?
 
「如果不行也沒關係,我可以另外……
 
「可以。」跟那句早安一樣,小小的聲音再度出現,不知為何這讓我有點感動。
 
於是,從這天開始,我跟在他的後面跑。
 
是說,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位住305室的鄰居叫什麼名字,或許隔幾天可以試著問問看?
 

 
他問能不能跑在我後面,不妨礙,可以。
 
他的體力比實驗室的其他人都好,即使我加快速度,三公尺的距離也沒有變長。
 
##
 
「早安。」
 
「早。」
 
「那個,請問我該怎麼稱呼你比較好呢?」用手抓著亂翹的頭髮,我盡量讓自己笑得自然、無害、不變態。
 
「……
 
「因為打籃球的關係,我的同學跟朋友幫我取了個綽號叫隊長;學長姊會叫我小白;認識的學弟妹則是叫我白哥,你可以選一個喜歡的叫,或是直接叫名字也可以。」為了不讓場面太尷尬,我將準備好的講稿說出。
 
「……」他似乎正在思考。
 
「……」我耐心的等待。
 
「306。」他小聲地說,並用手指了下我,接著又將食指指向他自己。「305。」
 
「你想叫我306,而我稱呼你為305嗎?」為了不讓自己會錯意,我再次確認。
 
看樣子305並不喜歡我的那些綽號,所以乾脆自己取一個專用的,同時也回答了我提出的問題。
 
「嗯。」305點頭。
 
「305。」帶著有些雀躍的心情,我嘗試叫喚他。
 
「……306。」305露在帽子外的嘴巴,輕輕地動了幾下,細微的聲音從中發出。
 
聽見305聲音的同時,心臟突然有股被掐住的異樣感,讓我忍不住伸手抓住左胸位置的上衣,"噗嗵、撲嗵!"維持著被掐住的緊繃狀態,心臟開始莫名的加速。
 
這是305第一次叫我,一股"終於被正視、被認同"的感覺從內心湧了出來,讓我既開心又激動還有點感動,卻又不懂自己為什麼會這樣,頓時有些陷入混亂。
 
「慢跑。」大概是看我沒有動作,305再度開口。
 
雖然只是一個單詞,但我知道他是在提醒我,差不多該出門慢跑了。
 
「走吧。」努力裝作沒事的樣子,我看著305轉身走向樓梯的背影,直到我們之間隔了距離後,才一邊深呼吸一邊跟上。
 
剛才的我,究竟是怎麼了?竟然會這麼激動,305不過是幫我取了綽號,並試著叫了一下而已,為什麼我的反應會這麼大?難道,我其實非常在意他對我的態度嗎?但我為什麼會這麼在意?
 
「唉、想不透。」
 
「什麼?」305突然轉身問我。
 
「沒、沒什麼。」被他太過主動的關心嚇得往後退一步,我在吃驚之餘連忙搖頭,讓他別在意。
 
「跑了?」
 
「好。」我維持著一段距離,跟在305身後跑步,而早就在校門口待命的小跟班,則是跟在我後面。
 
運動時什麼也不想,是我的習慣,可以讓腦袋放空休息,也能讓煩悶的心情放鬆,但今天的我,卻一直無法靜下心跑步,看著前方的黑色身影,我總有股奇怪的感覺,卻又不知道是什麼。
 
今天的305真的很不平常,一般來說,我們只會互相道早安,就算是前幾天我多問他,能不能跟在他後面跑的時候,他也只是回了一個"嗯"而已,但今天的305不但提醒我該下樓,甚至在開跑時還先問了下我……他哪時變得這麼愛說話了?
 
難道這樣的305才是常態嗎?但剛才小跟班聽到305跟我說話時,露出了非常吃驚的表情,所以這樣應該不是常態才對。
 
今天的305,究竟是怎麼了?
 
一個小時過後,我們在一條分岔路口停下,往左是我的數學館,而305跟小跟班則是要往右。
 
「明天見。」喘著氣,我對305揮揮手。
 
通常這種時候,305只會點點頭,接著轉身離開,所以我也就抱持著這樣的預期等他點頭。
 
「再見。」出乎我的預料,今天很不正常的305,竟然開口跟我道別了。
 
在吃驚的同時,我看見小跟班露出非常驚恐的表情,比剛才的表情還要精采,像是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拿到的畢業證書,突然在他眼前被老師撕成碎片那樣,不光是錯愕還加了點絕望。
 
看來他也覺得今天的305很奇怪。
 
道別完,305轉身往右邊的道路走,而小跟班一邊跟上一邊還不停回頭看我,似乎想從我身上找出305"失常"的原因。
 
「不知道305明天會不會恢復正常,雖然今天這樣也沒什麼不好……隔幾天問問他能不能一起吃早餐好了。」
 

 
陌生學長,306
 
我是305
 
心情有點好。
 
306跑步不專心,不喜歡306嗎?
 
我不想改名字。
 
副會長學姊每天問我跑步時的狀況,我沒有告訴學姊那人叫306,不想讓人知道。
 
306很開朗,陽光照在身上很耀眼,跟我完全不一樣,有點羨慕,有點開心。
 
太陽底下的306,很好看。
 
##
 
維持著一定的速度,我看著前方的黑色背影,即使跑了快半小時,那頂黑色帽子也沒有要滑落的樣子,讓人覺得神奇之餘也有點感嘆。
 
雖然從這周開始,每天早上我都跟305一起吃早餐,但他即使在吃東西也不把帽子拿下,所以嘴巴以上的樣子仍舊是個謎。
 
說對305的長相不好奇是假的,但依他如此內向的個性,要是我未經同意就去看,305肯定會生氣的,所以,在沒有好時機的情況下,我只好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慢慢拉近跟305之間的距離。
 
才剛想著,反正總有一天會見到,這天就突然來了。
 
冰涼的水珠滴到臉上,我抬頭看著灰濛濛的天空,想起氣象報告說這周會開始下雨,用手將再度滴到臉上的雨水抹掉,我加快腳步來到305身邊。
 
「305,開始下雨了,今天就提早結束吧?」
 
「嗯。」點點頭,305放慢腳步停了下來。
 
「雨下得有點大,你們先跟我去數學館躲雨吧,我拿傘給你。」
 
走在305身邊,我帶著他抄小路走向數學館,雖然路程不到五分鐘,但等我們抵達系館時,雨勢已經大到路面積水的地步。
 
「黑帽學長您沒事吧?」305的大學長走近並關心著305的狀況。
 
我看著下擺在滴水的黑色外套,皺了下眉,棉質外套雖然舒服但卻很會吸水,要是一直穿著濕外套,會感冒的。
 
「305,你的外套最好脫下來,不然會感冒,這件你先披著。」我脫下有防潑水功能的外套遞給305,接著對大學長說:「我上去拿東西待會就下來,你們先去廁所把自己弄乾一點。」
 
「好。」大學長對我點點頭。
 
五分鐘過後,我拿著之前預備在實驗裡的外套,兩把公用傘跟一支吹風機,往一樓的男廁走。
 
「小黑帽,需不需要我先陪你回宿舍換衣服再進實驗室?」在走廊上,我聽見大學長有些擔心的聲音。
 
「不用。」305的語氣一直都是淡淡的,不冷也不熱。
 
「你們還好嗎?」沒有多想什麼,捧著手上的東西,我拐進照明充足的男廁。
 
印入眼簾的,是一張非常漂亮的臉蛋,明亮的雙眼直直看著我,又密又長的眼睫毛順著眨眼的動作一搧一搧的,白皙的臉頰上有著淡淡的紅暈,因為下雨天而弄溼的黑髮服貼在臉頰上,讓”她”整個人看上去相當楚楚可憐,足以激起每個男人的保護慾。
 
「!!?對……對不起我走錯了!」看呆了一秒後,我一邊道歉一邊轉身逃出廁所。
 
天啊!我竟然走進了女廁,這實在太失禮也太丟臉了!
 
用手摀著又紅又燙的臉,我深呼吸讓自己從剛才的衝擊中冷靜下來,抬頭確認好男女廁的位置後,低頭走過女廁入口,一直等到我踏進男廁,甚至從眼睛的餘光中確認小便斗的存在後,我才敢抬起頭來。
 
「305你咦!?為什、這……男廁,這裡是男廁對吧!?」我錯愕又驚嚇地看著站在男廁中的那位女生,再度臉紅。
 
「……」那名女生看著我沒有說話。
 
「妳……」我有些遲疑,不知道究竟該請她出去,還是我出去。
 
「咳咳!306,冷靜點。」當氣氛陷入膠著時,大學長的聲音從那位女生的身後傳來,可見這裡是男廁沒錯吧!等等……那305人呢?
 
「學長,305人呢?」看著大學長,我將疑問說出。
 
「他就在你面前。」大學長用手指了指我面前的那位……女生?
 
「你是說……」我僵硬的轉動脖子,讓視線重新回到正前方,那位……依舊沒有說話,只是直直地看著我。
 
到這時,我才發現她身上披著我的外套,手裡還拿著一件黑色的外套。
 
「305?」我試著叫了聲。
 
「嗯。」眼前的人點頭。
 
「你……是男、不,我什麼也沒說。」敏銳地發現305的眼神似乎不太開心,我連忙打住那個蠢問題。
 
「呃、我帶了吹風機下來,你們先把頭髮弄乾吧?還有外套,學長這件給你, 305你......換穿這件吧。」我將手中的外套一件遞給大學長,一件拿到305面前。
 
「誰的?」305盯著我手中的外套,沒有馬上接過。
 
「我的,雖然一直放在實驗室,但我有用袋子包起來,應該還算乾淨。」
 
「謝謝。」305接過我手中的外套,很快地穿上,並將拉鍊拉至最高。
 
果然,對305來說,我的外套有些過大,整件鬆垮垮的掛在身上……那個樣子,相當的可愛。
 
突然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我羞恥的低下頭,把臉埋到手心裡反省,要不是擔心會被305跟大學長看出異樣,我真想蹲到廁所的角落去。
 
慘了,我恐怕不能再看到305的臉了,但305現在穿著的外套沒有帽子,等等、這也就是說,待會305要直接這個樣子走在校園裡嗎?這樣問題會變得很大條吧!?
 
「306。」
 
「啥?」下意識地抬起頭來,我頓時有種快暈倒的感覺。
 
305不知何時跑到我面前,在不到一公尺的距離,抬頭仰望著我。
 
我想我的臉肯定又紅了。
 
「好紅。」305看著我說。
 
「嗚……」我用手遮住口鼻,倒退了幾步拉開距離。
 
跟305面對面的衝擊實在太大,讓我既害羞又因為自己的害羞而感到可恥,心跳的速度呈等比級數往上飆升,臉頰的熱度也一直無法下降,我只好一直摀著自己的嘴,避免因為大腦過度充血而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
 
「怎麼了?」305歪著頭看我,似乎打算往我這靠近。
 
「我……我去問問有沒有帽子,你快把頭髮吹乾吧,我等等就下來。」邊說邊往後退,直到雙腳都離開男廁的地磚後,我才勉強笑著把話說完,接著轉頭就跑。
 
我不能留在那裡,再繼續待下去,肯定會心臟病發,雖然我的心臟一直都很健康,但……沒有小黑帽的305實在太讓人心悸了。
 
「學弟,你有帽子嗎?」
 
「沒有喔~白哥你要帽子幹嘛?」
 
「沒什麼,那個……學姊,妳有帽子嗎?」
 
「安全帽可以嗎?」
 
「那算了,學長……
 
「安全帽加一。」
 
「學妹?」
 
「安全帽加二!」
 
「你們知道哪裡可能會有帽子嗎?」我嘆氣。
 
「小白你要帽子幹嘛?」學姊邊問邊翻著手上的高等微積分課本,我記得她待會要替大四學生做考前複習。
 
「我、我幫別人借的,他……他的額頭上有傷疤!所以不想讓人看到,但是因為下雨,帽子濕了。」情急之下,我只能想到這個理由,雖然有點牽強,但面對一臉寫著"我愛八卦"的實驗室同仁,我絕不能讓他們知道305的事。
 
「嘖嘖、小白,說謊是要打草稿的,一點邏輯都沒有。」學長用手中的原子筆指著我。
 
「我去問問其他實驗室。」揮揮手,我迅速逃離辦公室,接著去另外兩間相熟的實驗室詢問。
 
結果,得到了安全帽加十二的回答。
 
有些挫敗的回到一樓男廁,305跟大學長已經將頭髮都吹乾了。
 
我不敢直視305那張殺傷力呈無限大的臉,但太刻意的不看又很不禮貌,只好將視線固定在他的下巴或是頭頂的位置。
 
「抱歉,我借不到帽子,或許待會可以把傘拿低一點?」
 
「也只好這樣了,小黑帽,我們還是快點回實驗室吧,再不回去,副會長學姊恐怕要發飆了。」大學長帶點催促意味的看著305
 
「嗯,外套洗好還你。」305點點頭,接著對我說。
 
「不用洗沒關係。」
 
「洗好還你。」305堅持。
 
「好吧,那就麻煩你了。」
 
當天下午回到宿舍時,門把上掛著兩把傘跟一個袋子,袋子裡面裝著兩件散發著洗衣精香味的外套。
 
我轉頭看了眼305室,接著開門走進306室,關門、落鎖,我在床邊坐下拿出袋子裡的兩件外套,一件是我的另一件是跟學弟借的。
 
雖然覺得305不會穿不認識的人的外套,所以拿了自己的給他,但當聽到他詢問並接受自己的外套時,心裡還是覺得暖暖的。
 
抓著手裡的外套,我低頭聞了下……跟305身上的味道是一樣的。
 
「唉~雖然是聞我自已的衣服,但這動作怎麼看都是個變態啊!」嘆了口氣,我往後躺在床上,手裡依然抓著那件305穿過的外套。
 
「我想我大概喜歡上305了。」
 

 
306看到我的臉,表情很呆,有點好笑,有點喜歡。
 
306的外套有陽光的味道,跟他一樣,洗過後就沒有了,可惜。
 
大學長說306是好人,學姊問我覺得呢,我說不討厭。
 
明天的早餐想吃義大利麵,吃久一點,可以看久一點。
 
##
 
在發現自己忽視喜歡上305後,我開始陷入糾結的情緒,要說為什麼糾結,理由其實有很多。
 
1.          我們倆都是男的。
 
2.          305明顯不是普通男生,撇開他那比高等微積分還要讓人腦袋錯亂的臉,那些每天陪跑的護衛就是個大疑點。
 
3.          雖然我們就住在對面,每天一起吃早餐、一起跑步,但我不了解他,他也不了解我。
 
4.          他大概不喜歡我……
 
「唉~傷腦筋,要是直接告白,肯定會被拒絕的,還有可能連朋友都當不成。」
 
當天晚上,我如預期中的失眠了,導致隔天早上鬧鐘響時,我連半點聲音都沒有聽見,直接睡到快中午才被實驗室的學長打電話叫醒。
 
「小白啊~學姊說想吃你家附近的義大利麵,我把訂單LINE給你,你幫大家買過來吧!該起床囉~太陽公公曬屁股了~」
 
「……喔、好。」
 
意識模糊睜開雙眼,我看著剛被掛斷的手機,上面顯示著四個阿拉伯數字──11:48。
 
!?我瞬間清醒並驚恐地轉頭看向窗戶,太陽公公刺眼的跟我say hello~天啊!已經中午了!?那……305跟晨跑……
 
「嗚啊~我這個笨蛋~他該不會有敲我房門吧?我竟然沒聽見,唉~希望305沒有等我太久,是說我該不會就這樣出局了吧?!」
 
懊惱地在床上翻了幾圈,在認清事實已經無法挽回後,我才認命地起床梳洗,準備出門替實驗室的大家買午餐。
 
在出了自己的房門後,我站在走廊上看著斜對面的305室,明知道這時候不會有人在,卻還是抱持著試試看的心情,敲響了那塊木製門板。
 
等了約十秒,雖然裡面沒有傳出半點聲音,我還是忍不住對著門說話。
 
「對不起,我昨晚失眠,今早睡過頭了……唉~」
 
自言自語的道完歉後,我的心情稍微好了點,在下樓梯前,我再度轉頭看了眼305室的門,確定那扇門沒有任何動作後,才離開三樓走廊。
 
接下來的時間,我整個人都不在狀況內,先是把學姐要的義大利麵點錯口味,在寫模擬程式時,因為犯了一個愚蠢的小錯誤,導致電腦運算跑出來的結果都是錯的。
 
「小白你今天是怎麼了?昨晚做惡夢了嗎?」學長搓搓我的頭,用關切的眼神看著我。
 
「我失眠。」
 
「為什麼失眠?你最近實驗不忙不是嗎?」
 
「跟實驗無關,我沒事。」
 
「該不會是為情所困吧?來來來~說給學長聽聽,學長可以給你很多建議的!」
 
「……學長你的眼睛會不會太閃亮了點?」我看著眼前眨啊眨、像是會說話的大眼睛,有股想用手指戳下去的衝動。
 
「會嗎?我覺得還好啊~比起學姊,我這點亮度不算什麼,你知道的。」學長無辜的批咖、批咖,又閃了我兩下。
 
「因為睡過頭……我爽約了。」在學長愛的逼迫,跟自己內心的鬱悶下,我嘆了口氣,選擇性地說了點,有一點點期待學長能提供一些好建議。
 
「喔、你完了,趕緊換個對象重新努力吧!愛的女神維納斯保佑你,阿彌陀佛。」
 
「喂、學長!你就這樣走了!?」伸手抓住轉身就要離開的學長,我完全無法計算出對方的臉皮究竟有多厚。
 
「當然,你敷衍我,我為什麼不可以敷衍你?小白啊~學長有沒有跟你說過,做人要誠實,尤其面對學長更要誠實。」
 
「你才沒說過。」我忍不住翻了下白眼。
 
「好吧,身為一個關心學弟的好學長,我再給你一次誠實的機會,來吧,你有什麼話想對學長說的?」學長再度坐下,用慈愛的眼神看著我。
 
我真心覺得他太閒。
 
「學長,其實我……」醞釀了幾秒鐘,我嘗試在腦中組織語言,把想說的話表達清楚,接著一鼓作氣地說:「我大姨媽來了子宮好痛決定早退你幫我跟老師說一聲謝謝掰掰!」
 
三十秒後,我順利突破學長的攔截逃出系館,慢慢往籃球場的方向走。
 
心情不好時,我通常是靠著運動來發洩,等全身的精力都消耗完畢時,腦袋也差不多冷靜下來了。
 
遠遠的,我聽著球場上傳來的聲響,運球的、投籃的、球鞋摩擦著地面的,光是聽著這些熟悉的聲音,就能讓我煩躁的心情平靜下來,取而代之的是蠢蠢欲動的熱血。
 
在走到球場邊緣時,一個背光的人影對著我揮手,緊接而來的是熟悉又聒噪的聲音。
 
「是白哥~!白哥,要不要一起打球?白哥這時間你怎麼會在這?不是應該在實驗室嗎?幸好我今天有來打球不然就遇不到你了,親愛的要是知道我遇到你肯定會嘔死,哇哈哈哈~誰叫他不肯跟我一起來打球,活該!白哥你跟我一隊吧?是吧、是吧、是吧?」
 
「天!阿吏你能不能閉嘴!?不要趁著阿哲不在就滔滔不絕,行嗎、行嗎、行嗎?」
 
「去去,小郭走!我家白哥要下場打球,你這跟我沒默契的凡人還不快退下,白哥快,跟我聯手殺他們個幾十分!」對著同隊的人甩手,阿吏迅速地跑到我面前,抓著我的手臂就準備進場。
 
「欸、我可以等你們打完這節再說。」拍了拍過去的家教學生,我轉頭看著被阿吏趕下場,正坐在場邊的小郭。
 
因為一起打過幾次球,我跟這些電機系的學弟還算熟識。
 
「沒關係的白哥,我被阿吏吵到受不了,你來了正好可以讓我的耳朵休息一下。」
 
「噗!OK,那我就不客氣了。」忍不住笑出聲,對於阿吏太愛說話的這個問題,我在當他的家教老師時也深受其擾。
 
一堂課下來,學生說的話比老師還要多,雖然閒聊跟廢話占了九成,但還是讓我每次拿家教費時,都有點不好意思。
 
「白哥你別再跟小郭閒聊了,我們現在落後五分,要快點追回來才行!這次可是有賭注的,輸了的要請吃晚餐啊!快快快~回防、回防,大烏龜裝了火箭推進器衝過來了!」
 
「來了!對了、我盯誰啊?」往球場中心跑了幾步,我轉頭問小郭。
 
「就是阿吏說的那隻大烏龜!」小郭邊喊邊指向正帶球對上阿吏的紅衣壯丁。
 
「OK!」確定好要盯的人後,我連忙跑到籃下守衛。
 
大烏龜運用身材上的優勢,側身運球的同時將阿吏往旁邊一擠,接著動作迅速的帶球過人,迎面往我這裡衝刺了幾步後,在我面前不到三步的距離急停、執球、膝蓋彎曲、跳起、抬手。
 
一系列的動作相當流暢,是個籃球好手。
 
「白哥!!」阿吏轉身大喊時,大烏龜已經起跳了。
 
而我,跳得比他早了一點點,所以正好趕在大烏龜高過我前,率先伸手將他托著正準備投出的球打掉。
 
"啪!碰!"籃球大力地砸下地面,接著在彈起時被阿吏接收。
 
「Nice!白哥!哇哈哈~凡人們,顫抖吧!本大爺來了!那邊那個胖子,你以為你那樣的速度可以追得上我嗎?別想了!喔呦?丁仔跟小淵想要兩人包夾我嗎?我要告訴親愛的你們仗著人多欺負我!走開、走開、別擋路!」帶著球,阿吏快速地從中場位置邊碎念邊往對面的籃框衝。
 
雖然對手也迅速的回防,但缺少了大烏龜的禁區還是不免弱了點,等我落地跑向中場時,阿吏已經擦板得分了。
 
「進的漂亮!」我抬起手跟跑過來的阿吏擊掌。
 
「多虧白哥的火鍋妙傳!說到火鍋,晚餐就吃火鍋怎麼樣?我知道一家不錯的吃到飽,雖然是小火鍋但他的麻辣湯頭很好喝喔,白哥你一定會喜歡的,說到麻辣鍋就一定要加傳統豆腐下去,讓他滾到變色吸飽了湯汁才好吃啊!」
 
「你打球就不能專心點嗎?」忍不住打斷阿吏,我真心佩服阿哲能跟這小子竹馬到現在,還能忍住不把他的嘴巴縫起來。
 
「我很專心啊!不然剛才那球是怎麼進的?白哥一起吃晚餐吧!你說好的話我就把親愛的哲哲找出來,他八成又宅在家裡看書了,那隻書蟲,一天不看書像是會死掉一樣,有夠誇張!白哥你也說說他,叫他多出來跟我打球,不要老是悶在家裡,到時候發霉了怎麼辦!?」
 
「打完球再說。」抓準機會,我拉開與阿吏的距離,讓耳朵稍微休息一下。
 
「真的很吵對吧?」大烏龜同情地看著我。
 
「至少我不是被他盯的人。」我轉頭看著阿吏對面一臉崩潰的丁仔。
 
「我真慶幸自己跟他打的位置不同。」大烏龜同情地看著自家瀕臨耳聾的隊友。
 
「晚上我就不跟你們去吃了,打完這場我有事要先走。」避免待會跟阿吏說時,還要遭受一連串的言語慰留,我乾脆現在就先跟大烏龜說好。
 
「OK!下次再一起吃吧!」
 
半個小時後,我一身汗的從籃球場離開,邊走還能聽見阿吏在背後不斷的碎念,要求我改變主意跟他們一起吃飯,我沒有回頭,只是舉起手揮了揮,接著加快腳步遠離球場。
 
不知道305回去了沒?早上的事,必須跟他道歉才行。
 
如果約他一起吃晚餐,不知道他肯不肯?
 
一路思考著該怎麼跟開口跟305說話,我站在今天早上也面對過的門前,打算先確認一下對方回來了沒。
 
"叩叩!"
 
「……305?我是306,你回來了嗎?」為了避免305以為我是奇怪的陌生人,所以我開口報了名字。
 
過了十秒,門板後的305室依舊靜悄悄的。
 
「還沒回來嗎?看來只好先塞個紙條了。」有些失落的嘆了口氣,我轉身準備回自己的房間時。
 
"喀啦、嘰~"305室的門開了。
 
「啊、你在啊?」看著出現在一小道門縫後,依舊戴著帽子遮住臉的305,我瞬間變得非常緊張,剛才在腦中想好的話忘得一乾二淨。
 
「嗯。」305點點頭,等著我的下文。
 
「對不起,我、我昨晚沒睡好,所以早上聽不建鬧鐘叫,到中午才起來,你沒有等很久吧?我是說早上跑步時,那個、真的很抱歉。」
 
「沒有出去。」305很快地抬頭看了我一眼,露出一只漂亮的眼睛,讓我的心揪了一下。
 
「你今天沒去跑步?」我驚訝的看著305,總不可能他也睡過頭了吧?如果不是這個原因,難不成他身體不舒服嗎?
 
「嗯。」
 
「是、是哪裡不舒服嗎?現在有好點了嗎?我中午有敲你的門,但你沒有回應,如果吵到你休息,我很抱歉,對不起。」完蛋了,我竟然在門外說了那些話吵他。
 
「已經好了,有聽到你道歉,沒關係。」
 
「那、吃過晚餐了嗎?你想吃什麼我幫你買回來好嗎?」
 
聽到晚餐,305再度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在思考了幾秒鐘後,突然將門關上。
 
正當我的心隨著門關上而碎裂一地時,門後傳來喀啦喀啦的鐵鍊聲,接著門被完整地打開,305穿著每天早上的那雙慢跑鞋,抬頭看著我說。
 
「義大利麵,一起去。」
 
說完話後,沒等我回應,305關上門轉身就往樓梯口走,跟早上出門慢跑時一樣,於是我只好乖乖跟上。
 
跟在305身後,我抓起衣領低頭聞了下,深深覺得剛才沒有先回房洗澡換衣服,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雖然305沒有因為早上的事生氣,甚至還願意跟我一起去吃晚餐,讓我得到了莫大的救贖,但頂著一身的汗味跟暗戀對象一起吃飯什麼的,太甜蜜也太折磨人了。
 
「對不起,我剛去打球,所以身上有汗臭味。」為了不臭到305,我維持著固定的距離走在他身邊。
 
「嗯。」
 
「我請你吃晚餐吧,雖然你今天剛好也沒去跑步,但事實上我還是爽約了。」
 
「不用。」
 
「我堅持。」
 
「不用。」
 
「拜託?不然我會很內疚的。」
 
「……嗯。」
 
「謝謝。」沒想到裝可憐對305是有用的,這讓我有點意外。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我發現305雖然長相很女氣,或著該說是很漂亮,但他的個性其實挺MAN的,說話都採用重點式,這點真該叫阿吏過來學學,決定的事就不會改變,很有毅力,對小事不太在意。
 
比起長相,我想我更喜歡305的個性,很MAN、很可愛。
 
晚餐過後,305沒有馬上走回宿舍,反而往公園的方向走,或許是想散步消化一下?畢竟他剛才很反常地吃了加大份量的義大利麵,把我嚇了一跳。
 
走在305身邊,我享受著兩人獨處的時光。
 
「不臭了。」305主動拉近跟我之間的距離。
 
我看著他的行為,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把我當朋友,所以才這樣放鬆了戒備靠近嗎?如果他知道我喜歡他,還會像現在這樣走在我身邊嗎?
 
「有事?」不知是怎麼查覺到的,305停下腳步抬頭看著我,雖然晚上的公園照明不太充足,但我還是能看出那張漂亮的臉上,寫著一點疑惑。
 
「我……沒事。」把話吞了回去,我覺得我不能說出來。
 
「有事。」305看著我,改用肯定句。
 
說真的,即使周圍很暗,但近距離看見305那張傾城傾國的臉,我的心跳實在無法控制。
 
「你……別看,不習慣。」太過緊張的結果,就是說話變成重點式。
 
等等、這樣305的重點式說話法,難道也是因為緊張嗎?不、我想那應該是他的特色,我不可以這樣催眠自己,以為他在面對我時也會緊張,這樣的自信心態一點都不好。
 
「說話。」今晚的305不知道在堅持什麼,即使我說了不習慣面對他的臉,他依舊抬頭看著我。
 
「說什麼?」我轉頭將視線從305臉上移開,雖然這樣很沒禮貌,還可能會讓305不高興,但我實在忍不住了!再這樣互相對看下去,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忍多久。
 
「有事。」
 
「沒事。」
 
「你有。」
 
「我沒有。」
 
「有話。」
 
「沒有。」
 
「說。」
 
「不。」
 
「……」305有些不高興地瞪著我,我不懂他今天怎會突然對我這麼固執?
 
「我真的沒事。」打定主意不說後,我乾脆轉身不再面對305
 
背對著305,我偷偷鬆了口氣,面對自己喜歡的人的質問,壓力真不是普通的大,要不是不放心留他一個人在公園,我想我早就落荒而逃了。
 
沒等我喘過氣來,固執的305再度跑到我面前,而我在剛看見他的身影時,就把臉往另一邊撇,繼續堅持不看他,同時決定不要回他話。
 
「……為什麼轉頭?」我知道305正不滿地盯著我,但為了保持理智,我……我要堅持!
 
「看我。」305說。
 
「不禮貌。」
 
「轉頭。」
 
「……
 
沒有聽到305接下去的聲音,我咬牙等著,打算等305離開我面前後,再從後面保持一段距離跟著他回宿舍。
 
沒錯,這樣比較好,比起跟他告白,毀了以後相處的機會,還不如讓他暫時不開心,我不看他是小事,305不會太在意,但我要是跟他告白了,305不可能不在意。
 
維持現狀就好,這樣就……臉怎麼涼涼的?欸!?
 
在查覺到臉上的觸感是什麼時,我忍不住錯愕的張大雙眼,在臉被人用手扳回正面時,對上一雙寫滿不悅的黑瞳。
 
這是305第一次主動碰我,還不是碰有穿衣服的地方,像是背上有葉子請他幫我拿,而是用他的手掌貼著我的臉頰。
 
305抓著我的臉,硬是讓我看著他,接著才開始說。
 
「早上,你沒出來,我沒去學校,等到中午你道歉,我不生氣。」
 
「義大利麵,早餐變晚餐,很餓,我不生氣。」
 
「你有事不說、不禮貌、不看我,我不高興,很不高興。」
 
這是我第一次聽他說這麼多話,也是第一次聽他說出自己的心情,他說他很不高興,因為我逃避的態度。
 
「我……對不起。」
 
「解釋。」
 
「……
 
「解釋,原諒你。」
 
「我……」明明喉嚨很乾澀,我卻因為緊張而做著乾嚥的動作。
 
「306。」305叫著我的名字,他很少叫我。
 
「我……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你了。」
 

 
306沒有出現,沒有一起吃義大利麵,胸口悶悶的,不想吃飯,不想出去。
 
306敲門,我沒有理他,聽見306道歉,胸口不悶了
 
我想問他為什麼知道我在,開門時他已經走了。
 
想跟306吃義大利麵,所以一起出門,306的汗有太陽的味道,不討厭但也不喜歡。
 
一天沒吃飯,好餓,義大利麵好好吃。
 
306很奇怪,不說話,不看我,沒禮貌。
 
胸口又開始不舒服,是不是生病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