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萬惡的冰淇淋

雖然研究生每天都關在實驗室吹免錢的冷氣,但每當到了中午覓食時間,外出曬著太陽、吸收維他命D或其他廢氣的同時,還是會忍不住對便利商店的員工高喊一聲──
 
「冰淇淋一支。」
 
對著店員點單,306正準備從錢包掏零錢時,一隻手搭上他的肩,熟悉的聲音自耳邊響起。
 
「再加一支,謝謝。」
 
「307?」306看著熟悉的宿舍鄰居。
 
該說是驚訝還是不驚訝呢?雖然在同一所學校,但若是沒有特別約好,他們其實不常遇到,尤其雙方在實驗室都處於領導地位,買午餐、飲料等等的小跑腿工作,基本不會落在他們身上。
 
要不是冰淇淋無法外送,他今天原是不打算在太陽下山前離開冷氣房的。
 
「謝謝你的請客,我就不客氣了。」307無視錢包主人的意見,拍了306的肩膀兩下,伸手接過店員遞來的兩支冰淇淋。
 
「好吧!」沒有多掙扎,306爽快地付了錢,接過307遞來的冰淇淋一同往外走,完全沒留意到兩人上述的互動,讓周圍的女性同胞恨不得自己的雙眼能錄影。
 
「你也是為了吃冰所以出來嗎?」306問。
 
「算是,打算去找308。」307舉高手中的飲料,「綠豆沙牛奶,那傢伙最近的新歡,挺不錯喝的,改天可以試試。」
 
「嗯,既然這樣,那我也買一杯去給305好了,冰淇淋無法外送,這種冰沙飲料倒是不用擔心。」
 
「物理關混近,冰機淋勉強口以。」將一大坨即將融化的冰淇淋塞進嘴裡,307享受著清涼的感覺。
 
「該怎麼說呢,看你吃冰總覺得有種違和感。」點好綠豆沙牛奶後,306站到307身邊認真打量著。
 
「哪裡?」
 
「不知道,冰棒跟刨冰都還好,但配上蛋捲冰淇淋就是怪。」尤其某人還吃得一臉享受,更是怪到不行。
 
「難道你就很搭?」307鄙視的看著比自己高壯的306與快融化的冰淇淋。
 
「當我沒說,好了,走吧。」
 
「下次見。」306對307揮揮手,準備跟307分開。
 
「嗯,要我說的話,最適合吃冰淇淋的,應該非305莫屬了,但你最好讓他在房間裡吃,掰~」臨走前丟下一串話,307背對著306偷偷勾起嘴角,心情愉悅地替308送補給品去。
 
「在房間裡吃?問題是冰淇淋沒法帶回宿舍啊……」望著307的背影,306有點困擾,他該用什麼方式讓冰淇淋完好的回到宿舍呢?
 
###
 
隔沒幾天的周末,因為好友307的建議,趁著周末不用去實驗室的空檔,306特地在宿舍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一隻冰淇淋。
 
在店員將冰淇淋交到他手上的那一刻起,306便將冰淇淋放到307特製的保冰箱中,接著全速抱著箱子往宿舍飛奔。
 
順道介紹一下,307特製的保冰箱,其實只是拿一般的保麗龍盒,把內部的四邊加上隔板,可以放進碎冰或是保冰袋,中間架了一個圓筒,讓冰淇淋可以穩穩地插在上面。
 
大約一分鐘後,306順利達陣,在走廊檢查冰淇淋沒有受到任何損傷後,才安心地敲響了305室的房門。
 
「我剛去買了冰淇淋,趁著還沒融化,快點吃吧!」306笑著將冰淇淋拿到305面前。
 
「為什麼突然吃冰淇淋?」305抱著小小兵玩偶疑惑的問,但還是伸出一手接過冰淇淋。
 
「呃、沒什麼,我突然想吃,所以就去買了。」306轉身將門關上,跟著305走回房間內部,在地毯上坐下。
 
「你的呢?」305看著兩手空空的306。
 
306有些尷尬地將視線飄開,咳了兩聲後說:「已經吃完了。」
 
「嗯。」
 
沒有再繼續追究"306的冰淇淋哪去了"這問題,305看著手中的冰淇淋,因為離開保冰箱,白色膏狀的部分已經開始融化,讓螺旋狀的外型變得有些模糊,原本高翹的頂端也變得歪垂,不再像剛做好時那樣充滿精神。
 
「這個,要怎麼吃?」研究完畢後,305再度看向306。
 
「嗯?直接吃就可以了……你沒吃過?」
 
「沒有,家裡都吃冰棒。」
 
「你快把邊邊吃一下,不然要滴下來了。」雖然有些驚訝305的回答,但看著快要滿出餅乾筒的白色液體,306覺得還是眼前的冰淇淋比較重要。
 
「喔。」低頭看著306指的方向,305觀察過後,伸出粉嫩的舌尖,輕輕地舔了下餅乾與冰淇淋縫隙間的液體。
 
冰涼的感覺從舌尖傳來,濃郁的香草口味漫延著整個口腔,等嘴裡的冰吞下後,305再度伸出舌頭,沿著冰淇淋底部開始舔舐,一下又一下的,底端的液體沒了就逐漸往上舔,直到將冰淇淋原有的螺旋造型全都舔平,讓它變成單調的白色柱狀後,才稍微停下。
 
冰涼的口腔在停止進食後,變得有些乾冷,讓他有點難受卻又忍不住想再多舔幾口,但眼前的冰淇淋卻還融的不夠多,他只好舔舔自己的口腔,舒緩一下乾冷的感覺。
 
這是他第一次吃冰淇淋,白色的液體充滿了濃郁的牛奶味,甜甜滑滑的很好吃,跟冰棒硬梆梆的感覺不一樣……要是以後還能吃到就好了。
 
305觀察著手中的冰淇淋,期待下一次的進食;而306則觀察著眼前的305,不斷在心裡咒罵。
 
307這變態實在太過分了,什麼叫305適合吃冰淇淋?雖然他確實很適合……難怪晴姊跟雨姊只讓305吃冰棒,雖然冰棒似乎也沒有比較好,但305專注地舔著冰淇淋的樣子,實在……太具衝擊效果了!
 
粉色的舌頭沾上白色的濃稠物,還有半瞇著雙眼上下舔舐的動作……難怪307說只能在房間裡吃,像這樣帶著情色氣味的305,絕對死都不能讓外人看見!
 
「嗯~好冰。」
 
看著眼前再度開始舔白色柱狀物的305,306忍不住跟著吞了口口水,他知道自己很可恥的有反應了,而且這反應還在逐漸加重中,隨著305的每一次舔過,他都有種像是自己被舔的錯覺,不、應該說他現在就想把那支礙眼的冰淇淋丟進垃圾桶,讓305換個東西舔……
 
不不不!這個想法實在太過分了,他不能這樣對305,絕對不行,如果305願意,他當然很樂意幫對方服務,但如果要305幫他這樣,等他死後一定會下地獄的,說不定活著的時候就會見識到地獄,所以他絕對要忍住,沒錯,要忍住!
 
正當306雙眼緊閉在腦中默念阿彌陀佛,試圖讓自己清心寡慾時,卻聽到耳邊傳來305聲音,讓他疑惑的張開雙眼。
 
「306……想吃?」舉著手中剩下半圓形的冰淇淋,305在距離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看著舉止怪異的306。
 
因為冰淇淋而略為紅腫的雙唇上,留著一點沒吃乾淨的白色,讓306的忍耐幾乎潰堤,如果不是即時停止呼吸、咬緊牙關,他差一點點就要直接撲倒305了。
 
「不吃嗎?」沒有得到回應,305依然近距離的觀察著306。
 
今天的306有點奇怪,只買了一支冰淇淋,一直看著他卻不說話,表情看起來很緊張,雙腳還緊緊縮在胸前,不是平常的坐姿。
 
是想吃冰淇淋嗎?雖然只剩下一點,但如果306想吃……
 
「給你。」305將冰淇淋舉到306嘴邊。
 
「不、我不吃,你把它吃完吧。」306往後縮了下,避開被305舔過的冰淇淋。
 
他肯定是哪裡生病了,難道是因為太久沒"處理"的關係嗎?為什麼他現在光是看到那個冰淇淋,下半身就忍不住抽動!?明明不過是個快被吃光的冰淇淋,但一套上"被305完整舔過的"形容詞,就讓他激動地想衝進廁所。
 
306生平第一次發現,原來冰淇淋是如此萬惡的東西。
 
原本上揚的唇角在聽完306的回答後略微下垂,看著明顯有事卻又不說的306,305突然對手中的冰淇淋沒了興趣,他先將冰淇淋放到桌上的空杯裡,接著雙手搭在306的膝蓋上,開始質問。
 
「你怪怪的,身體不舒服嗎?」
 
「我沒事。」輕微的抖了下,因為305的碰觸,306的身體開始升溫,被雙腳隱藏住的部位又硬了一點。
 
「臉紅了,為什麼?」將手掌貼上306的臉頰,305感到很疑惑,明明306剛才看起來還好好的,為什麼突然就病了?
 
「我……我有點熱,你別離我這麼近。」306把臉稍微移開,想跟305拉開一點距離。
 
兩人雖然是戀人的關係,也有規律、正常的性行為,但因為305太過單純的思想,他們的交往一直都是很傳統或著說是很規矩,上床的前後都會洗澡,一定會戴保險套,採用最正常的面對面姿勢,一晚最多兩次,固定在禮拜六的晚上,平均是兩週一次……等等。
 
雖然對於正常男人的306而言,這樣的制式化作業有讓他一點點不滿足,但為了不要嚇到305,也為了不要讓305知道一些不太需要的知識,所以他們一直保持著這樣的交往模式。
 
也因此造就了306目前的窘境,他無法表明自己的現況,因為一旦說了305就會硬要他解釋,要解釋就必須扯到冰淇淋,但光說冰淇淋卻無法解釋為什麼自己會突然發情,所以又會被迫提到某個專有名詞,但這樣一來305就會知道那個專有名詞……
 
307你根本是地獄來的使者對吧?
 
「你不喜歡我碰你?」
 
「沒有,我只是……現在不太舒服。」
 
「306,說實話。」知道眼前的男人有事瞞著自己,讓305的心情變得更加不好。
 
他不明白為何306總是不誠實,從還沒交往時就會瞞著他很多事,這個壞習慣即使在交往後也沒有改正,每次都必須硬逼他說,他才願意告訴自己,讓人很容易生氣也很容易難過。
 
「我……」從305的表情看出對方的生氣與難過,這讓306更加糾結了。
 
「你很難受,臉很紅,身體很熱,你說不是感冒,不讓我碰你。」
 
「305,我想我還是先回去,待會再過來找你。」
 
快要承受不住305的逼問攻勢,306打算在自己招供之前逃跑,卻沒想到,305在下一秒丟了顆原子彈──
 
「你發情了嗎?」
 
「……」306傻了,傻在原地,傻得連剛抬起的身體都定格。
 
「證據。」305看著終於從雙腳遮蔽中露出來,已經明顯被撐起一個角度的褲檔,接著不等傻掉的306回神,仰起頭看著臉紅的306說:
 
「你想跟我做嗎?」
 
###
 
下午三點,陽光從窗戶照入昏暗的室內,在白色的磁磚地上框出一個顯眼的發光小區塊,雖然房間天花板的電燈沒開,但門上的防盜鏈卻是鎖住的,房門內的地上擺放著一雙鞋,門邊的鞋櫃則被完全填滿,冷氣機的風扇左右擺動,吹出陣陣涼風,各種痕跡都彰顯著房內有人。
 
從門口往內走近一點,便能看見標準單人床的床角,聽見彈簧床墊發出的擠壓聲,還有一點點細微的喘息。
 
小心地再跨出一步的距離,床舖上,兩具交疊在一起的身體印入眼簾,壓在上方的那位體態結實,兩隻手臂呈現焦糖色,後背則是穿著陽光曬出的白色背心,而在下方的那位,雖然有著纖細卻線條緊實的身體,但膚色卻是異於常人的白,甚至能在手腕內側看見清楚的血管脈絡,兩人的上身雖然裸露,但下半身卻都還穿戴整齊。
 
焦糖色的手掌撫摸著白皙的胸膛,隨著五指的拱起跟放鬆,被掌心覆蓋住的肌肉也隨之起伏,兩對紅潤的唇瓣互相吸附著對方,一面擠壓一面轉變著角度,讓紅色的舌身在縫隙中時隱時現。
 
「嗯~啾囌~嗚!」
 
胸前的乳間突然被人捏住,細窄的腰身瞬間緊繃,反射性的往上拱起,讓對方的手臂能順勢插入,將這具美麗的身體掌握在手中。
 
「啾~還好嗎?」結束了漫長的接吻,306輕喘著氣,以指腹來回撥弄已經半硬的乳尖,並觀察著305的反應。
 
「嗯。」無意識地舔了舔自己的下唇,305看著306,伸手勾住對方的後頸,將身體又抬高了些許。
 
「這樣你會很累,放鬆點,沒關係的。」安撫的摸著305的背,306將人壓回床上,低下頭又親了幾下柔軟的雙唇,才開始往下移動。
 
臉頰、耳朵、脖子、鎖骨,即使他幾乎將305的每一寸肌膚都吻遍,卻依然渴望著對方,不管碰觸了幾次都不夠,如同中毒般的上癮症狀一次比一次強烈,平常時候不去多想就沒事,但每當到了肌膚之親的時間,他都必須非常用力地克制自己,才能保有些許的理智。
 
305就像塊沒有瑕疵的白糖,只要輕輕碰觸就會落下一層甘甜的糖粉,為了不破壞白糖,他只能每次一點點、一點點地品嘗著,不能太貪心也不能太粗魯。
 
天知道他有多想把這顆白糖弄壞,想盡情地舔弄著,將粉狀的身體用舌尖染濕,讓白糖的表面變成半透明糖漿,將他的味道與體溫徹底融合近白糖的體內。
 
「季展,成為我的,好嗎?」將雙唇貼在305的心窩處,306癡迷的低喃。
 
「你是我的嗎?」像是習慣了306的行為,305抱著胸前的頭,撥弄著306前額的頭髮。
 
「我是你的。」
 
「啾~」305吻了下306的額頭,接著說:「那我也是你的。」
 
感受到306圈在腰間的手臂突然收緊,305安撫的又親了親對方的額頭。
 
他知道,306經常在這種狀態下,做出一些跟平常完全不同的行為,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但這樣的306他並不討厭,甚至還有點喜歡,因為這時候的306很誠實也很直接,像這樣略顯撒嬌的舉動也很可愛。
 
這是只有他能看見的306,是屬於他一個人的,這樣很好。
 
「嗯、你沒脫褲子。」下半身被隔著布料握住,讓305抱住306的手抖了下。
 
「這樣比較好,我怕自己會忍不住。」熟練的用手掌感受305的大小與硬度,即使隔著兩層布料,306仍能清楚知道305大概在半勃起的狀況。
 
感受到下半身隨著306的碰觸逐漸累積熱潮,305往閉上雙眼,將原本仰起的頭重新躺回小小兵枕頭上,微開著雙唇喘氣。
 
「你還沒說,為什麼突然哼嗯、發情?」熟悉的手掌突然伸進褲頭,只隔著一層微濕的棉質內褲,再度附上敏感的部位,讓305舒服地哼出鼻音。
 
下半身被仔細的照顧著,306的每一個動作都能引發一股電流,從後臀竄上腰背,將305的上半身肌肉電得酥麻麻的,只能癱軟的壓在306的手臂上。
 
「你不能知道。」306堅持著,為了保有理智,他依然將臉埋在305的胸口,聽著305心臟跳動的聲音,只用一隻手撫慰著對方。
 
「為什麼?」
 
「別讓我說,好嗎?」306努力迴避著,因為他很清楚一旦說出口,他就會無法克制自己對305做出一些糟糕的行為。
 
「你是我的。」305繼續逼迫。
 
「嗯。」
 
「告訴我為什麼。」將306的臉從胸前抬起,305看著臉頰潮紅、雙眼微濕的306,帶點命令語氣的說。
 
「我要是說了,你還會是我的嗎?」
 
「會。」
 
306抬頭仰視著305認真的臉,雖然下半身的慾望幾乎將整條內褲染濕,但305這時的眼神卻是如此清亮。
 
他很想看看這雙漂亮的眼睛,失去焦點,充滿情慾,甚至陷入瘋狂的樣子。
 
咬牙將快要失控的慾望吞下肚,306喘了幾口氣,試圖讓自己清醒點。
 
看著306還想逃避的樣子,305有些不悅,他將306的臉抬得更高,接著低下頭,伸出舌頭輕舔著306微乾的雙唇。
 
「你想要我做什麼?」
 
因為305的動作,306瞪大了雙眼,腦中頓時變成一片空白,什麼也無法思考。
 
「我…..」
 
「嗯?」
 
「我、我想要你…..舔我。」
 
像被催眠似的,306不自覺得說出內心的渴望,直到隔了一、兩秒後,才突然驚覺自己剛才說了什麼,慌張地從305身上彈開,雙手摀住自己的嘴巴,驚恐地看相還在原位的305。
 
「你、我……」306整張臉像喝醉般紅彤彤的,想否決自己剛才說的話,卻又無法組織成完整的句子,最後只好拼命地搖頭。
 
他剛才究竟怎麼了!?竟然、竟然說出那種話,要是305誤會……這好像不算誤會?呃~要是305知道了什麼……只要我不說他應該不會知道吧?不管怎樣,現在要全力把話題轉走,絕對不能再被催眠了!
 
「怎麼舔?像剛才那樣嗎?」305邊說邊貼上306,伸出舌頭想再次舔上對方的雙唇,但因為306不肯把手放下,他只好改舔手指縫。
 
被濕熱的軟物碰觸敏感的地方,搔癢的感覺讓306字指縫竄出一道電流,順著手臂爬上脖子最後傳回大腦,為避免自己又被305誘導而說出什麼可怕的話, 306更加用力地摀住嘴巴。
 
舔著舔著,直到305將306的四個手指縫都舔濕了,306仍保持著敵動我不動的精神,催眠自己是尊石像沒神經、沒感覺什麼的。
 
看著剛剛還誠實得讓人喜歡,現在卻死鴕鳥狀,碰都不碰自己的306,305的心情再度感到不悅,換做平常,只要他沒穿衣服,306就會自動貼上來,用熱熱的掌心摸他,或是親親他的嘴巴、脖子跟身體......想到這裡,305有點委屈又有點冷的抖了下身體。
 
為了不讓自己感冒,305乾脆抓來棉被披在自己身上,這舉動讓306頓時心疼得不得了,他今天真是太失職了!
 
「對不起,會冷嗎?」自責的無法再顧其他,306伸手幫305把被子拉好,同時將人抱住自己,用體溫幫他取暖。
 
因為體質偏寒、房間裡又開著冷氣的關係,比起剛才被摸來親去時的熱度,305的身體變得有些涼,這讓306連忙用掌心貼著305的背部輕輕搓著,想盡快幫對方把身體摀熱。
 
「親親。」看著又變正常的306,305主動湊上自己的嘴,想驗證一下306的反應。
 
看著眼前微嘟的紅唇,306稍微猶豫一下,便貼了上去,還順道附贈舌頭。
 
大概是因為太過單純又沒有什麼顧慮的關係,305在情事上十分放得開,對於自身的慾望也從不掩飾,想親就親,想摸就摸,有時甚至會直接命令306做一些事情,像是剛才的"親親"或是之前有過的"摸摸",甚至是"進來"。
 
一吻結束,在306的努力下,305的身體重新溫暖了起來,將被子稍微掀開點,305盯著306的嘴唇看了幾秒後,認真地詢問:「我舔錯地方了?』
 
「咳咳!」306被自己的呃~可能帶點305的口水嗆到。
 
「舔哪裡才對?」
 
「沒有。」306的大腦表示,語言中樞不正常放電,無法選擇正確的詞彙,請稍後嘗試。
 
「這裡嗎?」305歪著頭舔上306的喉結,還順道親了兩口,引發306的抖動。
 
一邊回想自己喜歡被舔哪裡,一邊回舔著306,305在心裡決定,既然306不肯說,那他就自己解決,秉持著研究生的精神,培養獨立自主、探索新知並解決問題的能力。
 
於是,305無視306肉體的抖動與緊繃,大膽地往下舔去。
 
306的小紅豆顏色有點深,舔了兩下就變得硬硬的,很神奇,再多舔幾下,306就開始急促的喘氣,這樣舔到底是對還不對?
 
左邊的舔滿十下後換右邊,右邊的也舔完後就移到下面,306的肚臍眼是凹進去的,看起來很乾淨,所以把舌頭伸進去轉了圈。
 
「嗚、季......展,等等!」306彎腰抱住305埋在他身前的頭,
 
「不要。」305鬧脾氣中。
 
「啊!」突然一個刺激,讓306驚叫出聲,雙腳反射性的往內夾緊,將305困在當中,卻反而讓他能維持趴伏的姿勢,隔著褲子騷擾某逐漸變形的硬物。
 
「你……別碰!」306想放鬆雙腳把305拉起,卻在剛放鬆一點點時又被305刺激到夾緊,弄得他都快要抽筋了。
 
「你這樣碰我時,我很舒服,所以換我幫你。」305白皙的小手抓著被拉出底褲外,強壯威武的小306,摸摸上面、摸摸下面,摳一摳、搓一搓再捏一捏。
 
隨著305的動作,小306邊抖邊冒出液體,沒幾下就把305的手弄得又濕又滑,雖然是第一次親手摸到對方的小雞雞,但305的臉色依舊很平靜,雖然臉頰稍微紅了點,但至少不像306激動得都快要腦溢血了。
 
「不嗯、用,真的不用,我可以自己來,季展!」306腦中一片混亂,因為太過驚嚇與刺激,導致身體抖個不停,連帶說話也斷斷續續的,一方面想把305推開,一方面又不想305放手,良心與慾望在心裡打架,噗嗵噗嗵的像是要把心臟捅穿。
 
很舒服……不對!305正用手抓著……我快死了!好像直接射出來……不可以!!
 
「好燙……你不熱嗎?」蓋在身上的棉被滑落到腰上,305看著臉紅冒汗像是隨時會熱昏的306,心裡有點遲疑。
 
「還、還好。」呼、呼、呼~
 
觀察了下大口喘氣的306,305一邊持續著手上的動作,一邊用視線尋找可以幫306稍微降溫的東西,左邊……沒有,右邊……嗯?
 
看著出現在視線裡的東西,305的大腦發出"叮!"一聲。
 
夏天消暑的最佳聖品,非"冰淇淋"莫屬,幸好他剛才把沒吃完的部分放在杯子裡,雖然幾乎都融化了,但應該還冰冰的可以拿來用一下。
 
維持抓著小306的動作,305伸長手臂將裝了杯子拿來,接著毫不遲疑地在306想起那是什麼並阻止前,直接往小306頭上倒。
 
「啊──!」小306瞬間彎了,被冰的。
 
承受著冰到有些痛的刺激,306瞪著面前被倒了小半杯融化的冰淇淋,快要變成一枝雪糕的小兄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差一點點、就差那麼一點點,就會被冰淇淋逼到洩了。
 
幸好、幸好沒有。
 
「很冰?」305看著垂頭喪氣的小306,有點擔心。
 
「還、還好。」306咬緊牙關撐上!
 
「嗯,摸摸就會熱了。」說話與動手兩不誤,在305剛說出口時,手掌再度包覆住小306,無視不斷往下流的冰淇淋,上下滑動個兩三輪後,手中的小306就開始回暖。
 
「嗯、我可以自己來,別!」
 
弱點被掌握在心愛的人手中,306再度陷進慾望與罪惡的漩渦,雖然他們該做的都做過了,但是、但是……讓305這樣服侍他真的沒問題嗎!?
 
「也摸摸我。」親著306的嘴,305拉過306的手放到自己的下腹處,受到306的影響,小305也站得直挺挺的。
 
碰觸到溫熱的硬物,306睜開雙眼看著雙頰緋紅的305,明亮的雙眼蒙上一層水霧,相較於剛開始的清醒,305的視線已經變得有些失焦,因為不滿306只是虛圈著卻遲遲沒有動作的手,305乾脆主動搖晃自己的腰身,讓慾望在306的掌心磨蹭。
 
「哼嗯、嗯。」微張著嘴喘氣,伴隨著磨蹭的動作,滿足的嘆息夾著細微的喉音字305的雙唇中吐出。
 
望著眼前的美景,306的心臟彷彿被電擊般,原本僅存的一丁點理智,在這瞬間都被305秒殺了,他開始主動服侍小305,並伸手攬過305的頭,送上一個熱情滿點的舌吻。
 
對於306終於"恢復正常"的行為,305偷偷鬆了口氣,要是306就變得不正常,他真不知該找誰來修理才行,幸好舔舔後,306就好了。
 
安心過後,305閉上雙眼享受306的體溫,比自己的要高上幾度,暖烘烘的肌膚、舌頭還有包圍住小305的掌心,很舒服也很喜歡。
 
「季展,舒服嗎?」不知為何,在進行親密接觸時,306總是喜歡叫305的本名。
 
「啊……」像是突然想到什麼,305抬起頭來,有些猶豫地看著306,似乎在思考著該如何開口。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306緊張的握著小305抖了兩下。
 
「還沒完成。」停下手上的動作,305有點小困擾。
 
「什麼東西還沒完成?你有報告要寫?」
 
「不是。」
 
「那是?」
 
「舔你。」
 
「……」呆滯了幾秒,"轟──!"的爆炸聲響在306腦中震盪,除了將他的意識跟腦漿攪爛以外,還讓他瞬間紅了整張臉,讓好不容易回來一點的"正常心態"再度奔騰離去。
 
「繼續舔,好嗎?」
 
「……」靈魂外出中,請留言。
 
「不說話就是好。」見306完全不動,305雖然在充滿疑問,卻沒有特別多想什麼。
 
剛才不正常的305,舔舔後就好了,那現在這樣,應該也會舔舔就好才對,剛才舔完肚臍,如果再往下的話……
 
305低頭看著被自己握在手中,上面沾滿白色濃稠液體的小305,要是稍微靠近一點,就能聞到甜膩的牛奶味,被嗅覺刺激回想起剛才吃進嘴裡的冰淇淋,很甜、很冰涼、很好吃。
 
盯著從小305頂端滑落至身上的冰淇淋,305有點期待的伸出舌尖,輕輕地從冰淇淋表面滑過。
 
「嘶──!?」306全身抽搐著倒抽一大口氣,甚至差點把自己噎到。
 
雖然305的舌頭並沒有真的碰到他,但這種視覺上的衝擊,再加上自家兄弟如此近距離地感受到305的呼吸,他……他好想讓305舔他,好想讓把……含進嘴裡,好想……
 
正當306陷入充滿慾望的幻想中時,305在嘴中品嘗用舌尖沾到的冰淇淋,跟剛才吃到的一樣甜,雖然是從306身上舔到的,但306的身體很乾淨,因為是306所以不會覺得髒。
 
"咕嚕~",將被冰淇淋刺激而分泌出的口水吞下,305仔細檢查過眼前的"冰淇淋",看準一塊面積相對大的部分,再度伸出舌頭,但這一次,微涼柔軟的舌面直接貼上了306的冰淇淋。
 
「季展!!」306簡直要瘋了,在他的理智還未回歸,慾望奔騰得正狂野時,305竟然還讓他幻想成真,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嗯、甜。」
 
「啊!別、舔……哈嗯!」
 
硬挺的部位被柔軟的舌頭不停擦過,有時只是舌尖輕劃,有時卻是整個舌面貼上,一次又一次的來回舔著,像是全身的血液都匯聚到下腹部,306覺得大腦開始出現缺氧的狀態,讓他無法思考也難以保持清醒,幾乎燒死他的快感一再地被放大,天曉得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氣才能克制住自己,沒把繃到極限的小兄弟頂進305溫熱的小嘴中。
 
極致的舒服卻也極緻的難熬,他就像條被熊爪揮上岸的鮭魚,只能大力搖著頭,全身抖個不停,即使上下排的牙齒相嗑到讓牙肉發麻,卻仍無法紓解深埋在皮肉之下的癢,像有無數小蟲在神經之間爬竄般,無法忍耐也無法抑制。
 
在最後的最後,他記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說了什麼,只知道當前端突然被溫熱的口腔包覆住的同時,積壓已久的小宇宙終於爆發了,在白光一片的小宇宙中,見到過去與305相處的畫面時,306忍不住想著:
 
『如果這是一場春夢,那鬧鐘也該叫了。』
 

 
水泉街宿舍頂樓。
 
「呦~特製的保冰箱好用嗎?」提著洗衣籃,307友好的向站在洗衣機前的306問候。
 
宿舍的洗衣機有三台,雖然306貌似一人佔用了兩台,但至少還有一台可以給307使用。
 
沒等306有什麼回應,307將籃子中的床單與被單全都塞進洗衣機中,倒了稍微比平常洗衣服時,要再多一點的洗衣精進去,接著將蓋子蓋上,投入兩枚十元硬幣,等洗衣機正式開始運作後,才轉而面向一直沒出聲的306。
 
「怎麼、洗個床單有需要這麼嚴肅嗎?」
 
「你……」306眉頭緊皺的盯著洗衣機,不知道該不該把心裡想的事說出來。
 
「去外面邊吹風邊聊吧。」307率先走向頂樓外邊,沒有屋簷遮住的露天空地,當初他們就是在這放煙火的,還有去年被房東抓到念了一頓的烤肉大會。
 
「我覺得我好像會被抓去關。」306嘆了口氣,告解。
 
「基於305已成年又是自願的狀態下,你的罪刑並不成立。」
 
「但我還是覺得我有罪。」
 
「善良的冰淇淋大神會寬恕你的,放心,熟能生巧。」
 
「……跟你談真是個錯誤。」
 
「不跟我談你找誰談?或許501可以給你更好的建議?」307笑著推薦。
 
「算了吧,我可不想讓她抓到機會,新刊什麼的就是本惡魔招喚書,太邪惡了。」
 
「所以說我還是很誠懇的。」
 
「你就不能表現出一點點的愧疚嗎?就是這麼一點點也好。」306舉起右手,將拇指與食指之間留了個大約一公釐的距離。
 
「不能。」
 
「腹黑。」306忍不住引用501推薦的分類法。
 
「謝謝。」
 
「我這可不是在稱讚你。」
 
「既然是305主動,你有什麼好內疚的?幫戀人服務是一種情趣,機會難得就該好好享受,既然做過了就別有後悔的想法,否則反而會讓對方難過。」
 
「你怎麼知道是他主動!?」
 
面對306驚訝又不悅的表情,307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沉默了幾秒後,勾起半邊的唇角,故意笑得十分"腹黑":「聽你叫成那樣,不用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啪!嗶嗶-嗶嗶-!"306使用的兩台洗衣機,一前一後的發出運轉完畢的提示聲。
 
306呆愣地看著307,直到洗衣機的聲響停止,才瞬間回過神來。
 
「你、你聽到了!?」脹紅著臉,306伸手摀住自己的嘴,倒退了兩步。
 
「我沒打算聽,只是正好經過305室的門口,放心,其實只有剛開始比較大聲,後面就都聽不到了。」307好心的安慰著。
 
看著眼前腹黑到極點的307,306真想眼前一黑的直接失去意識,但這卻是不可能的事,給誰聽到不好偏偏是被307,這下好了,他就算不去想也能知道501這次的新刊是什麼了,肯定是什麼"美人反攻忠犬"這類的鬼標題!
 
「307,做人不能這麼不厚道。」
 
「我也這麼覺得,所以才沒有馬上告訴501。」307點頭表示認同。
 
「溫謹謙你簡直太黑了!」306忍不住爆發了。
 
「沒辦法,誰叫你們都說我腹黑,要是不黑一點可對不起這個稱號,是說你的床、被單已經洗好囉。」
 
「你、你給我記住!」
 
扔下一句通常是戰敗者才會說的話,306不再理會307,將洗好的床、被單收進洗衣籃中後,頭也不回地離開頂樓。
 
他決定待會披好床、被單後,要去找501好好聊聊,就算會被那丫頭用曖昧的眼神盯著看,會被問一堆奇怪的話題,他也要使盡全力地把307拖下海!
 
"腹黑受"什麼的好標題,相信501肯定會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