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Love at the first sight

提著黑色皮箱,他跨出轎車外,調整完西裝的衣領,撥了下被風吹亂的髮絲,確認自己的儀表整潔後,才在保全人員的護衛下,穿過廣場來到建築物前。
 
才剛抵達門口,他就看見往來多年而成為朋友的經理,穿著一成不變的黑西裝,帶著兩名助理在那等著。
 
門衛恭敬的拉開外部玻璃門,讓他們一行人進入,接著由助理為他們打開內部玻璃門,在感受空調吹來的涼風時,身旁的保全人員緩緩舒了口氣。
 
「安斯艾爾文森特先生,您好,這邊請。」經理帶著助理們鞠躬,接著把手一擺,領著眾人走進內部大廳。
 
「埃蒙特,最近過得好嗎?」
 
「跟平常一樣,謝謝您的關心,請問要先休息一下,還是直接過去?」
 
「直接過去吧,他們辛苦的跟了我一天,早點放進去,才能早點回去休息。」舉起手上的皮箱,安斯艾爾露出西裝衣袖下的銀色金屬,沉重的手銬聯繫著他的手腕與皮箱把手。
 
「好的。」看了眼貴重到需要動用一隊保全人員的皮箱,埃蒙特點頭表示理解。
 
不再多說什麼,一行人進到助理早一步攔下的電梯,在埃蒙特以識別證刷過溝槽並按下密碼後,電梯才開始緩緩下降,直抵地下五樓。
 
出了電梯穿過長長的走廊,埃蒙特最後停在一道鐵欄杆前,先是對警備人員出示證件,接著又再度重複了進電梯後的動作,刷識別證、按密碼。
 
「幾位只能跟到這裡,接下來由文森特先生和我進去。」埃蒙特轉身對著助理與保全人員說。
 
「你們可以先回去,不用等我。」隔著鐵欄杆,安斯艾爾對保全隊長揮了揮手。
 
「我們會在這等,契約上的護衛內容,是到護送您回家才算結束。」保全隊長一臉嚴肅,並指揮其他人改變隊形。
 
「看來我今天會很早回家。」安斯艾爾笑著說,轉身領著埃蒙特繼續往前進。
 
接下來的關卡,要改由他來開道。
 
「我沒見過那群人,你原本的保全呢?」直到轉了個彎,看不見其他人後,埃蒙特才小聲的開口詢問。
 
跟在人前時的態度有些轉變,埃蒙特跟安斯艾爾並肩一起走著,臉上也多了些表情。
 
「不曉得,大概是被派去保護其他東西了吧。」對著第三道關卡,安斯艾爾先是按了密碼,接著核對指紋。
 
HRE公司的保全人員我幾乎全都看過,但那群人我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恩……或許他們不是頂級的。」將祖母綠般的眼瞳對準鏡頭,他不太在意的回應著。
 
「"Love at the first sight"的保全只能是頂級的。」
 
「何必這麼計較?當初那顆56克拉的"True love kiss",還是我自己開車帶來的呢!」從西裝內袋中抽出一把異常細長的鑰匙,安斯艾爾一臉無辜的看著埃蒙特。
 
「搶匪沒選上你真是他們的損失。」嘆了口氣,埃蒙特將眼睛對上掃描器,結束身分的核對後,也拿出一把細長的鑰匙。
 
「我要是被搶,你們就要付天價的保險金了。」
 
……那你還是別被搶好了。」
 
埃蒙特讓出一點空間讓安斯艾爾靠近,兩人同時將手上的鑰匙對準剛才出現的鎖孔,同時間插入後,一個向左轉一個向右轉,在聽見"喀!"的一聲後,伴隨而來的是充氣聲。
 
"嘶--"藉著氣體的壓力,高達一公尺厚的防彈金屬被緩緩推開,從隙縫中一點一點的露出,可被譽為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的空間。
 
「每次來這裡我都在想,這門難道不能開得快一點嗎?」安斯艾爾一臉認真的思考。
 
「要是哪天它的速度變快,你就該哭了。」
 
經過十多秒,待厚重的門牆完全打開,安斯艾爾才跟著埃蒙特一同進入。
 
那是一個約六坪大的密閉空間,除了當做門的正面牆壁外,其餘的三面都佈滿了鐵櫃,並在空間的中心放了張桌子。
 
將皮箱放到桌上,安斯艾爾拿出另一把造型特殊的鑰匙,將黑皮箱打開,露出裡面採用電子鎖的金屬箱,就跟剛才開門的程序一樣麻煩,在輸入密碼、指紋跟瞳孔辨識後,金屬箱才終於在"喀!"的聲響下解鎖。
 
白色的天鵝絨布上,躺著一顆梨形黑鑽。
 
「"Love at the first sight……」看著深邃不帶有一絲雜質,反射著燈光的黑色鑽面,埃蒙特讚嘆著。
 
42.68克拉,世界上前五大黑鑽石之一。穿戴上手套,安斯艾爾將左眼對上放大鏡,一手拿起絨布上的黑鑽,調整好焦距後,檢視鑽石的狀態。
 
「打算何時公開亮相?」從手提包裡抽出一疊文件,埃蒙特拿出早先擬定好的合約與保險契約。
 
「嗯~暫時還沒這個打算。」
 
「那這部分的合約就先放著,等你有需要時再簽。」
 
「我好了,換你。」將手套脫下遞給埃蒙特,安斯艾爾拿起準備好的文件查閱。
 
……沒問題,可以簽約了。」三分鐘過後,埃蒙特小心的將黑鑽放回原位,脫下手套,開始在合約上簽名、蓋章。
 
「下班一起用晚餐?」
 
「你不是要馬上回家,好讓那些保全能早點下班?」抬頭看了對方一眼,埃蒙特將自己簽完的文件與安斯艾爾交換,繼續低頭簽名。
 
「我可以先回去再出來。」
 
「因為這顆黑鑽,我今天可能要加班。」
 
「我請客。」
 
……
 
「就當是慰勞你的辛苦,還有慶祝"Love at the first sight"住進這裡?」蓋上印章,安斯艾爾結束所有的文件簽署,將自己的這份收進空皮箱中。
 
「不要法國菜。」
 
等雙方都收完合約後,埃蒙特選了個空鐵櫃,以自己的密碼權限開啟第一層防護後,便退至金庫門口等待,接下去的流程,是由安斯艾爾將裝有黑鑽的金屬箱放入,設定完密碼的同時啟動第二層防護閘門,並將第一層閘門關上,最後將金庫門關上,便能完成整個入庫的手續。
 
但當埃蒙特剛退到門外,安斯艾爾準備把箱子放進鐵櫃中時……
 
「文森特先生,請停止你的動作,雙手舉高、轉過身來。」不屬於兩人的第三者聲音,突然自埃蒙特身後傳出。
 
連出聲警告安斯艾爾的機會都沒有,埃蒙特被戴著黑色皮手套的手摀住嘴巴,並在太陽穴上抵著一把跟手套一樣黑的槍。
 
聽到槍枝打開保險栓的聲音,安斯艾爾乖乖舉起雙手,在慢慢轉身的同時,看見熟悉的衣物穿戴在一張陌生的臉孔上。
 
「保全隊長?」
 
他記憶中的保全隊長,是個留著棕色小平頭,長相粗曠、年紀在35歲上下的嚴肅男人,但眼前穿著保全隊長衣物的人,卻是一位有著一頭紅髮、顯眼的長相,年齡頂多25歲的青年。
 
他甚至看到全新的保全隊長,在髮尾處特意留了一束長髮。
 
如果不是現場的氣氛不對,他或許會想邀請眼前的人,擔任公司新一季珠寶首飾的代言人。
 
能一眼就吸引他目光的人,真的很少。
 
「相較於目前的狀況,你似乎對我"本人"比較感興趣呢?」毫不在意被人緊盯著瞧,保全隊長揮了下手勢,讓隊員架著埃蒙特退到一邊。
 
勾著愉悅的笑容走近目標物,保全隊長在安斯艾爾身邊停下,為富饒興味的看著癡癡盯著自己的鑽石富豪。
 
跟了一整天下來,他算是充分體會到,為何報章雜誌總用"完美先生、鑽石男神"來形容眼前的男人。
 
除了長相不錯、條件優良、資產頂級外,不論是走路、搭電梯、進出有門--除了洗手間之外--的地方,安斯艾爾文森特都會自動禮讓給老弱婦孺以及女性優先。
 
甚至在來這裡的途中,這傢伙在車上看見有女性手拿重物,就突然要司機停車,親自跑下車去幫忙,害得他們全體人員不得不跟著下車,護衛那位女性跟堅持代提20份便當的男神
 
20份便當……呵、要不是為了42.68克拉的黑鑽,他絕對會把那20份便當,砸到這完美到有病的男人頭上去。
 
我喜歡你的髮色,很漂亮,像是盛開的紅玫瑰,帶有熱度般的色澤,這是天生的嗎?」伸手挑起落在對方胸前的紅色長髮,安斯艾爾好奇的摸著手中的髮絲。
 
「你絲毫沒有正在被搶劫的自覺呢。」
 
「合約已經簽好了,即使被搶,保險公司也會理賠,是天生的?」
 
「是天生的。」因為安斯艾爾的回答,保全隊長抬了下眉頭,稍作停頓後才回答。
 
「果然。」
 
「既然你不在意被搶,那能先借過一下,讓我拿個東西嗎?」輕輕的將安斯艾爾往後推開,保全隊長站到鐵櫃前,看了眼還在研究頭髮的人,將手伸進鐵櫃中。
 
就在保全隊長抓住放有黑鑽的鐵箱把手,準備將其拉出時。
 
"喀鏘!"
 
"嘶--"
 
清脆的金屬上鎖聲,在鐵櫃深處響起,伴隨而來的,還有鉛門移動的氣壓聲。
 
「老大!門!」看見原本厚重的鉛門以難以想像的高速闔上,原本抓著埃蒙特的隊員幾乎被嚇傻在地。
 
「怎!?」
 
被突如其來的陷阱扣住手腕,保全隊長瞬間變了臉,在聽見隊員的叫聲轉頭看向門口時,原本寬大的出入口,只剩下一條手臂粗的門縫。
 
「你們先走。」趕在門完全密閉前,保全隊長稍微提高音量,對外喊道。
 
"嘶--咻--"
 
「不到三秒,要是開門時也是這速度就好了。」安斯艾爾看著手上的錶感嘆。
 
「你早知道了。」看著身邊一臉輕鬆的人,保全隊長肯定的推論。
 
「其實在埃蒙特開啟鐵櫃後,保全系統就已經啟動了,在還沒設完第二道的密碼鎖前,只要偵測到除了我以外的指紋,就會變成你現在這樣。」抓著保全隊長的紅色髮尾左右搖擺,安斯艾爾一臉抱歉的笑著。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你大可在門關起來前出去,而不是跟我一起被關在這裡。」將另一手也伸進鐵櫃中,保全隊長摸索著鐵櫃內部,希望能找到開鎖的方法。
 
「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本名。」看著保全隊長的側臉,安斯艾爾一手抓著紅髮,一手放在胸前。
 
噗通噗通的,心臟的跳動正逐漸加快,有些熟悉卻又帶點陌生,他知道自己在不久前,也曾感受過這樣的悸動,雖然當時的結果並不美好。
 
「我可以把"Love at the first sight"送你,如果你想要。」
 
「用一個名字換一顆鑽石?你真不適合當商人。」被這絕對大賺的提議引起興趣,保全隊長暫時放棄擺弄手銬,調整身形讓自己舒服的靠在鐵櫃上。
 
這男神在想什麼,其實不難知道,他好奇的是為什麼?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安斯艾爾往前進了一小步,讓兩人間的距離變得更短,只要再稍稍往前傾,就能碰觸到對方。
 
「你對我一見鍾情了?」
 
「對。」
 
「因為這張臉?」摸了摸自己的臉,保全隊長有些嘲諷的說。
 
在他還罩著面具,扮演一位嚴肅的中年人時,這富豪對他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呢。
 
「那只是一個小小的契機,不管你之後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一次又一次的為你心動。」
 
「呵、有人說過你很可笑嗎?文森特先生,一見鍾情只會存在小女孩的幻想中,以你的性別跟年紀,應該要講求利益聯姻才對。」
 
「你不相信。」
 
「這種話不管你對誰說,都沒人會信的,啊、或許對女性而言,她們會迫不及待的跟你來場夢中的婚禮?像是今天下午那位提便當的小姐,似乎就對你一見鍾情了呢。」
 
「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沒有因為對方滿是諷刺意味的話語而生氣、受傷,安斯艾爾放開手中被握到有溫度的髮絲,改摸上保全隊長的臉。
 
「克洛里斯費雪。」抓住安斯艾爾的手往上一拉,克洛里斯在對方靠向自己時,準確捕獲住那雙微開的唇。
 
貼合、探入、糾纏。
 
在感受對方逐漸加快的呼吸時,他聽到鐵櫃深處傳來聲響。
 
安斯艾爾一手勾著他的後頸,一手伸進鐵櫃中以指紋解除了手銬。
 
「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在色誘我,好達成你的目的,只要能讓你在這裡牢牢記住我,那就夠了。」舔著克洛里斯的薄唇,安斯艾爾笑著將人壓下地,直接跨坐在對方身上,動手扯開自己的領帶。
 
「你這是要我記住你的身體嗎?」躺在地板上,克洛里斯兩手貼上安斯艾爾的腰,富饒興味的上下撫摸著。
 
他一向男女不拘,更何況是親自送上門來的,更是不吃可惜,但在金庫裡被人告白後直接跳到做愛,這還是頭一次,也只可能是唯一的一次。
 
「少了我的密碼、指紋跟眼睛,埃蒙特至少要花上半天的時間,才能打開這座金庫。」
 
「時間充足、隔音好、再加上一個自動獻身的男神,我似乎沒有拒絕的理由。」慢慢的撐起上半身,克洛里斯順著腰一路摸上安斯艾爾的臉。
 
燦爛的金髮、碧綠的雙眸,他知道這男人長得有多好看,即使在如此近的距離下,膚質依舊勝過許多女人。
 
偶而來點不一樣的口味,或許也挺不錯的,再加上現在也沒事可做。
 
在心裡決定好後,克洛里斯主動拉近兩人的距離,送給對方一個極盡挑逗的吻,以示接受。
 
「我可以把Love at the first sight送你,如果你想要。」喘著氣,在兩人微微分開時,安斯艾爾再度提出了交易。
 
但這一次,他指的不再是那顆鑽石,而是他自己的一見鍾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