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二、I lost in your eyes

"號稱全法國最安全的金庫被人入侵,其實只是安檢測驗?"
 
"值千萬歐元,文森特集團將黑鑽命名為--Love at the first sight!"
 
「埃蒙特,你的"糖咖啡"還不夠甜嗎?吃個早餐也在皺眉,小心會有皺紋。」用手撕著剛出爐的可頌,安斯艾爾優雅的以指尖捏著麵包塊,先沾了點奶油再慢慢放入口中咀嚼。
 
即使沒看清報導內容,光瞄見斗大的頭版標題,他也知道好友為何從一早開始就心情不佳,雖說原因有部分是自己造成的。
 
「你還敢跟我說皺紋?光是昨天這樣一鬧,我的腦細胞都不知道死幾千萬個了。」沒好氣得將報紙收好、放得遠遠的企圖視而不見,埃蒙特拿起被安斯艾爾戲稱為"糖咖啡"的加了很多糖的咖啡。
 
他光看那些報導就快胃痛了,哪還吃得下早餐?偏偏那個始作俑者還在他對面悠閒的品嘗著剛出爐的可頌,他真想抓起籃子中的可頌,一個個往安斯艾爾臉上砸去。
 
Love at the first sight還好好的在金庫裡,銀行什麼也沒有丟,不是嗎?」舔了下沾上奶油的大拇指,安斯艾爾故作無辜的說。
 
「要不是我的隨機應變能力夠強,我看你怎麼面對那些銀行大老跟警察,安檢測驗?有哪家銀行的安檢測驗會搞這麼大,連上級主管都不知道的?」埃蒙特光想到昨天下午的情景,他就忍不住血壓飆高。
 
在金庫大門以異常的速度關閉後,那群綁匪的同夥硬是將他也帶了出去,直到當初要保全在那等的外側鐵門,才將他放開並逃逸。
 
雖然讓搶匪的同夥跑了,但他更擔心和搶匪頭目關在一起的安斯艾爾,偏偏在少了安斯艾爾的情況下,他根本連內部的第一道門都進不去,更遑論是使用金庫外的緊急聯絡電話和安斯艾爾通話了。
 
費盡千辛萬苦,從白天一直解鎖到晚上,當上級主管、警察跟金庫維修人員全都焦急得壽命減半,好不容易才來到金庫門前時,本該被關在裡面的安斯艾爾卻悠閒的坐在地上跟他們揮手,背後還靠著緊閉的金庫大門。
 
「在我當場付了一大筆的安檢費用後,他們不都信了?」
 
對著一群啞口無言、臉色從緊張轉為不悅的人們,安斯艾爾慢慢從地上站起,動作有些僵硬得走到上級主管面前,遞出寫好數字並簽名的支票後,不過一眨眼的時間,主管就變得眉開眼笑。
 
「是阿,你有錢到沒地方花是吧?用十萬歐元把金庫當旅館房間開,還勾引個搶匪在裡面上你,萬一警方硬是要開金庫查驗,你要怎辦?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有病,我馬上帶你去看精神科。」
 
……埃蒙特,你對生活太認真了,要是你的腦細胞裡有十顆浪漫細胞,想必就能理解我的行為。」安斯艾爾認真的說。
 
「我一點也不想理解你的行為。」埃蒙特半秒回絕。
 
「我終於從失戀中走出,有了美好的新戀情,你該祝福我才是。」
 
「你還有臉要我祝福你?你硬逼我陪你演完一場戲後就拍拍屁股走人,還留下那堆不知是誰的XX要我清,早知道我就不清,讓那些XX在你的金庫裡發臭。」
 
「所以我為了答謝你,才請你來一起共進早餐不是嗎?」
 
「你別想用一杯咖啡就打發我。」
 
「那是你自己只喝咖啡的,吃點可頌?」安斯艾爾從籃子中拿了個可頌打算遞給埃蒙特。
 
「別想。」連伸手去接的打算也沒有,埃蒙特堅決的表示。
 
「好吧,我欠你一頓飯。」聳聳肩,安斯艾爾將手中的可頌撕開自己吃。
 
「三頓。」
 
「兩頓?」
 
「三、頓。」
 
「三頓就三頓,真不懂你也賺了不少怎麼還這麼小氣,老是要我請吃飯。」
 
「跟你相比我的資產不過是零頭而已。」發完脾氣也達成了目的,埃蒙特自行拿了個可頌享用。
 
「埃蒙特。」
 
「嗯。」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我管你要對哪個男人發情,對象不是我就好。」
 
「你用不著特意強調是男人,我也曾跟女性交往過,但就是沒有那種心臟被狠狠擊中的感覺……好像一瞬間世界只剩下我跟他一樣,讓我情不自禁、不顧一切的想要吸引他的目光,渴望自己也能成為他眼中的唯一。」將視線看向遠方,安斯艾爾像是身處於夢中,雙眼閃著愛心,渾身散發著粉色氣泡。
 
「你喜歡那個搶匪就去追,只要別再在我家金庫裡亂搞就好。」對安斯艾爾隨時能切換到浪漫模式的樣子習以為常,埃蒙特冷淡的說。
 
「我要怎樣才能讓他知道,我是認真的呢?」回想著昨日美好的艷遇,安斯艾爾依舊看著遠方,像是在詢問埃蒙特,也像是在問自己。
 
「我想你昨天的行為,已經充分表現出你的認真了。」
 
「說到昨天不得不說,那真是近年來讓我最投入的一場性愛了。」
 
他還記得克洛里斯挑逗著自己的性感唇舌有多麼滾燙,隱藏在衣服底下的漂亮身軀,緊貼在他耳邊的熾熱鼻息,以及時不時發出的舒服呻吟。
 
雖然他很少在下,在剛開始跟結束後身體有些不適,但那仍舊是一場相當濃烈的性愛。
 
「即使我是你的好友,也不反對你去追求男人,但麻煩你至少克制點,別在我面前、尤其是吃飯時發情。」
 
「你不會懂的,埃蒙特……我現在光是想到他,身體就忍不住感到興奮。」
 
「安斯艾爾文森特,別告訴我你已經硬了,就算真的硬了也別說,在我吃飽離桌前你不准站起來,否則我就告你性騷擾,我是說真的。」
 
「你想太多了,埃蒙特,我會是這麼失禮的人嗎?」拿起桌上摺成三角錐狀的餐巾,安斯艾爾輕輕擦著嘴角。
 
你就是這種人……埃蒙特在心裡誹腹。
 
「對了,你的項鍊哪去了?那條從不離身,被你稱作幸運棒的柱狀鑽石項鍊。」
 
「當作定情之物送人了。」
 
將手掌貼在空蕩蕩的胸口,安斯艾爾回想昨天激情過後,親愛的克洛里斯邊笑著說不能空手而回--明明都已經搶到了他的身心--趁他還躺在地上喘氣時,硬是把掛在胸前的項鍊從脖子上扯下,力道之大還讓白金鍊子磨破了後頸。
 
不過克洛里斯在看到傷口時,很溫柔的幫他舔了幾下。
 
「看你一臉發情樣,我吃飽先走了,你今天沒有要來銀行吧?」站起身,埃蒙特拍拍身上的麵包屑,拉了拉領帶整理儀容,準備離開安斯艾爾的豪宅。
 
「不了,我還有事要做。」
 
「去找那個搶匪?」
 
「克洛里斯費雪,昨晚我就請安幫我調查了,希望今天會有好結果。」雙手交握支著下巴,安斯艾爾笑彎著雙眼。
 
「克洛里斯希臘神話的花神?那不是女生的名字嗎,你確定是本名沒錯?」
 
「我相信他不會騙我。」
 
你哪來得這種自信……埃蒙特搖著頭嘆了口氣,決定不再理會這被愛沖昏頭的男人,快去上班賺錢還比較實際。
 
「埃蒙特?你這麼早就來找總裁?
 
才剛走到前廳,一位穿著黑色套裝的女性便迎面而來,兩人在隔了一段距離的位置停下腳步。
 
「伯納德秘書,早安。」
 
「早安,用過早餐了嗎?」安伯納德微笑著,看向埃蒙特的眼神毫不遮掩,透露出滿滿的傾慕之情。
 
她被譽為在安斯艾爾文森特身邊工作最久,卻始終沒有愛上總裁的秘書,外界甚至傳聞她是同性戀只喜歡女性,又或是性冷感什麼的,但真相只有她自己、總裁還有眼前的銀行經理知道。
 
打從安第一次跟著安斯艾爾到銀行找埃蒙特時,她就對在外人面前不苟言笑,只有在熟人面前才會輕微放鬆的埃蒙特一見鍾情了。
 
在得到總裁的大力支持後,她很快的向埃蒙特告白,卻也很快的被他拒絕,但有什麼樣的上司就會有什麼樣的下屬,努力不懈、持之以恆一直都是公司的精神標語。
 
「剛跟安斯艾爾一起用過,我得去上班了,先失陪。」對安點了下頭,埃蒙特繞了一大圈,讓自己即使在經過對方身邊時,也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埃蒙特,你何時才會改口叫我安呢?要到什麼時後,你才不會這樣避開我?」回身看著埃蒙特加速逃逸的背影,安故意刺激著他。
 
……」沒有回答,埃蒙特在停頓後以更加快的步伐衝出大門。
 
「妳又在玩他了。」從牆後走出, 安斯艾爾笑著看向自己的秘書。
 
「總裁,早安。」先是嚴肅恭敬的一鞠躬,在抬起頭來時卻改露出嬉笑的神情,安心情愉快的走近安斯艾爾。
 
與其說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不如說他們更像兄妹那樣親密。
 
「早安,親愛的安,用過早餐了嗎?」
 
「還沒。」
 
「那一起吃吧。」
 
「你不是跟埃蒙特一起用過了?」
 
「陪淑女一同用餐,是每個男人的職責。」
 
將安帶到原本埃蒙特坐的位置,安斯艾爾制止傭人,親自幫對方拉開椅子,在大腿處舖上乾淨的餐巾。
 
「埃蒙特可不這麼認為,他已經拒絕我好多次了。」帶點抱怨,安並不急著用餐,反而從公事包中抽出一疊紙,卻不打算馬上遞給安斯艾爾,「你昨晚要我查的人……打算拿什麼跟我換?」
 
「埃蒙特的三頓晚餐,我都帶著你出席?」
 
「不能直接由我代替你去嗎?」
 
「嗯~妳認為他會乖乖坐著跟妳一起吃飯?」
 
.......不會,陪同就陪同,那麻煩總裁大人您時不時的去洗手間休息一下,好留點兩人空間給我,謝謝。」將手上的文件交出,安甜甜的笑著,像是如果安斯艾爾不自行迴避,她也會想辦法他去洗手間待著。
 
「我哪一次沒有留空間給妳。」接過安的文件,安斯艾爾還不忘先幫對方夾麵包、倒咖啡後,才開始翻閱那些資料。
 
「克洛里斯費雪,二十五歲,馬賽大學法學院博士班二年級學生。父母在車禍中雙亡,沒有兄弟姐妹是家中獨子,親戚方面也沒什麼往來。在校園裡的風評相當好,受到教授們的喜愛,人又長得帥,是法學院的風雲人物。
 
感情方面,因為從不諱言自己是雙性戀者,所以追在後頭跑的有男有女,傳聞多情但不濫情,只要選定一個對象交往就不會花心,雖然男女朋友的汰換率都很高,但截至目前為止,已分手的前男女朋友們,都對他抱有好評。
 
資料裡有附他的課表跟宿舍房號,比較奇怪的是,雖然克洛里斯費雪交友廣闊,但真正親近的朋友卻很少,唯一稱得上熟的是同學兼室友的畢維斯魯斯,不過你不用擔心,據查證他倆的關係相當清白,畢維斯魯斯雖不排斥同性戀,卻是個完全的異性戀者。」安口頭解說完大概的資料後,才開始小口吃著撕下的麵包。
 
「嗯~他現在有交往對象嗎?」雖然對克洛里斯是法學院博士生有點驚訝,但安斯艾爾現在最關心的還是這件事。
 
「無法確定,他換對象的速度很不固定。」
 
「我記得不久前,馬賽大學曾邀請我去當商學院的客座教授,當時請妳幫我婉拒,不知現在答應還來不來得及?」看著克洛里斯的課表,安斯艾爾在裡面找到了"企業經營與管理"的課程。
 
「已經問過了,校方那邊很歡迎你去。」
 
「親愛的安,妳真是我的萬能秘書,再也沒有比妳更能了解我的想法的秘書了,萬一哪天你跟埃蒙特真的在一起,說要離職結婚去,那我該怎麼辦?」
 
「再去找一個萬能秘書囉~說不定這位"小花神"能比我更加了解你的想法呢!」
 
「幫我把下午的行程取消,我要去一趟馬賽大學。」
 
「需要我陪你嗎?」
 
「不用,妳可以先找找跟埃蒙特約會時的餐廳要吃哪間。」
 

 
C,聽說了嗎?安斯艾爾文森特要來商學院當客座教授呢!那個傳說中的鑽石男神,一堆女生都說要去修他開的課,就算搶不到名額旁聽也行,真是誇張。」
 
從背後搭上對方的肩膀,畢維斯魯斯剛出宿舍,遠遠就看到一撮被整個學院貼上認證商標的紅髮尾,跑了幾步追上後,他將自己掛在室友身上喘氣。
 
「嗯,但他不開課,而是直接接任巴坦教授的"企業經營與管理"。」
 
「啥?不開課?那女生們不都嘔死了!巴坦教授的那門課~我記得~你有修?該不會是衝著你來的吧?」小心得壓低音量,畢維斯幾乎是將嘴巴貼在克洛里斯的耳邊說話,也因為這樣的舉動,引發周圍注目著他們的群眾一片竊竊私語。
 
「那又如何,既然告訴他名字,我就沒打算要隱瞞身分,更何況~自己送上門來的,向來沒有不吃的道理。」
 
……要不是知道你就是這種禍害,那天聽到你之所以這麼晚才空手回來,是因為跟鑽石男神在金庫裡這樣那樣,我還真不敢相信。」
 
即使從碩士班開始一起生活了四年,對於克洛里斯的種種行為有一定的認知,畢維斯還是為他那天太過荒唐的舉動,感到不可思議。
 
他本以為鑽石男神是位冷靜沉著的成年人,卻沒想到對方會對克洛里斯一見鍾情,接著還發起瘋來的主動提出邀請……
 
放開架在克洛里斯肩上的手,畢維斯忍不住往後退了點,由上至下的將同學兼室友兼共犯掃視了遍。
 
陽光穿透樹葉間的縫隙灑下金絲,讓克洛里斯本就紅艷的髮絲變得更加亮麗,白皙的膚色、黝黑的雙瞳還有紅潤的薄唇,確實是一張精緻到像是做過電腦處理的臉,但要說帥又沒有非常帥,至少以他正常人的眼光來看,男神還比克洛里斯帥上幾分,但要說美也沒有特別美,所以他實在不懂,為何有這麼多男男女女都這麼愛飛蛾撲火?
 
「怎麼~看得這麼入迷,該不會是愛上我了?」站定不動,克洛里斯笑著接受畢維斯火熱熱的視線。
 
「呿~誰愛上你了,我愛的是金髮波霸。」用手在自己胸前比了比,畢維斯不屑繼續往前走,「你真的什麼都沒拿就走了?」
 
「我只拿了這個。」從衣領中拿出鏈墜,克洛里斯將原本掛在安斯艾爾身上的項鍊改戴在自己身上。
 
他第一眼就喜歡上這簡單大方的項鍊,既然接受了安斯艾爾的邀請,無法拿走原本想要的黑鑽,那用這個當利息也不錯。
 
至於"Love at the first sight"就先寄放在金庫裡吧,反正他總有天會搶到手的,並不急於一時。
 
「你還真大方阿~好歹為我們這些做牛做馬的想想,那些儀器設備又不是不用錢,這次砸了大把鈔票卻沒東西可回本,你要我跟下面的人怎麼交代?說老大把男神吃了,所以捨不得搶他的東西?我在外面等不到你出來緊張得要死,你在裡面可快活……
 
劈哩啪啦的,畢維斯碎碎念了一連串的事,還有越來越大聲的趨勢,讓克洛里斯輕皺了下眉頭,想了下後,戴著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一把將畢維斯抓住抵在旁邊的樹幹上。
 
額頭抵著額頭,甚至故意用鼻尖互磨了幾下,克洛里斯在畢維斯瞪大的雙眼下,柔情萬分的說。
 
「親愛的B,昨晚冷落你了真是對不起,我保證今晚一定好好補償,你就別再生氣了,好不好?」
 
音量控制得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讓路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畢維斯只見克洛里斯身後的兩名女學生睜大了雙眼,紅著臉快速通過,眼睛卻不斷瞄向他們。
 
這該死的狐狸,老愛把他們的關係弄得如此曖昧不明,害得他不但一直交不到女朋友,就連每次克洛里斯換新的男女朋友時,周圍的人都會對他投以同情的眼光。
 
你們同情個屁阿你們!老子愛的是金髮波霸阿!是女人!女人!!
 
「克洛里斯費雪,我詛咒你這次會死在男神手裡!」咬牙切齒,畢維斯怒吼著。
 
「喔?誰會死在誰手裡還很難說呢~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故意在好友氣紅的臉頰上用力親了口,克洛里斯自信的在陽光下撥弄著紅髮。
 
「你這公害!離我遠點!」
 
用力搓著臉頰,畢維斯往克洛里斯前進的反方向邊跑邊喊,殊不知這樣的舉動,只會讓圍觀的群眾更加注目。
 
「晚上見了,B。」克洛里斯站在原地不在意的揮揮手。
 
就算畢維斯再怎麼跑,到了晚上還是要回宿舍睡覺的,正好他可以趁著沒人煩的時間,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打定主意後,克洛里斯開始往人群稀少的地方走,畢竟在這所學校待了七年,又一直都住在宿舍裡,他對哪裡有不受人打擾、可以安靜休息的地方可是知道不少的。
 
走過幾條兩旁種滿大樹的步道,爬過一個坡地後,眼前出現一片翠綠色的草原,中央種有一顆大樹,提供了遮陽的樹影。
 
這算是他最常來的地方了,要是畢維斯聯絡不到自己,只要來這裡看看,十有八九都能找到。
 
走進大樹的樹蔭下,克洛里斯將手伸進樹根與草地間的縫隙,動作熟練的抽出一條野餐巾來,攤開、舖好、躺下。
 
「不知何時會追來呢?」一手枕在頭下,克洛里斯將胸前的鍊墜拉到眼前把玩著,轉變著不同的角度,讓鑽石折射出美麗的色彩。
 
昨天,他明明可以直接離開的,卻不由得接受了那男人的邀請。
 
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荒唐,到底當時他是著了什麼魔,才會接受那樣的提議?雖說那男人嚐起來的味道還算不錯,但在工作中他向來是避免沾上麻煩的,更何況那位還是文森特集團的總裁,那座金庫的所有人。
 
「一見鍾情嗎……」倒也不是不信,畢竟有很多人都是看上了他的外表,即使並不真正了解自己,也能輕易的說出喜歡、說出愛。
 
不過,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告白後就直接獻身的男人。
 
安斯艾爾文森特不是"純零號",依那天身體緊繃的程度就能知道,他並不是個常處於下位的男人,但即使如此,他還是甘願在下,讓自己上了他,還不只一次。
 
「呵~奇怪的男人。」最後看了眼手中的項鍊,克洛里斯輕輕闔上雙眼,讓睡意帶他進入夢中。
 
午後的微風徐徐吹著,讓綠油油的青草順著風向彎腰後仰,枝葉茂密的大樹發出沙沙聲響,如棉絮般點綴著湛藍天空的白雲,也被風吹得漂來晃去,在草地上形成一全又一圈的移動式陰影。
 
當安斯艾爾跟商學院院長談完,正隨意的在參觀校園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宛如童話故事中的睡美人,克洛里斯躺在樹蔭下,任由幾絲紅髮散落在野餐巾外的草地、樹根上,正安穩的熟睡著。
 
緊閉的雙眼、微開的雙唇,像是在等待真心愛他的王子,前來將他吻醒。
 
所以,安斯艾爾吻了,毫不猶豫得帶著滿是愛戀的心,輕輕吻上。
 
幾乎是在剛碰上嘴唇時,克洛里斯就醒了,但他並沒有將偷襲自己的人踢開,反而伸手抓住吻完就要離開的安斯艾爾,將舌頭探入對方微開的嘴中。
 
「嗚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