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You are my fate

「各位同學,這學期的企業經營與管理學,我們很榮幸能邀請到文森特集團總裁──安斯艾爾文森特先生來為我們講課,授課期間請大家把握這難得的機會好好學習。
 
"啪啪啪──!"
 
隨著商學院院長的介紹完畢,坐滿了學生的階梯型教室中,除了響起如雷貫耳的掌聲外,還能聽到幾聲女同學興奮的尖叫,像來的人不是企業家而是大明星似的。
 
「男神本人比雜誌上的還要帥耶~我有選這堂課真是太好了!」看著台上風度翩翩的人,女同學一臉興奮的說。
 
「就是說阿,想來旁聽的人實在太多了,院長還特別派了工讀生來做場控,除了有修課的人可以進場外,每堂只再加開一百個名額呢!為此還從一般教室換到大教室來。」
 
「好帥喔~要是能被總裁看上,就是麻雀變鳳凰了呢~」
 
「你少作夢了,男神才不可能看上你呢!」
 
聽著座位前排一群女同學的熱烈討論,克洛里斯往後躺在椅背上,抬頭看著站在講台前方,手拿麥克風做自我介紹的男人。
 
跟前幾天在金庫、校園裡見到的穿著差不多,他懷疑這男人除了高級西裝外,就沒其他衣服可穿了。
 
深藍色的三件式西裝包覆住修長的身形,在領口搭配上鵝黃色的領帶,大概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有點威嚴吧,原本微卷的金髮今天特意用髮膠固定並梳理整齊,露出飽滿的額頭跟美人尖,連帶讓兩顆少說有一克拉的藍鑽耳針,在教室的燈光照射下,閃著亮麗的光芒。
 
「那對耳針真不錯。」盯著安斯艾爾的耳垂,克洛里斯表示出興趣。
 
「怎麼、你想要?」趴在桌上,因好奇而進來旁聽的畢維斯,在聽到好友的喃喃自語後,也朝那兩顆閃亮亮的藍鑽看去。
 
即使從這麼遠的地方看去,也能清楚的見到深藍色澤,應該是上等的鑽石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身為鑽石集團總裁的貼身飾品,本就不可能會是劣質品。
 
他記得就連克洛里斯現在身上戴的那根長棒狀鑽石,淨度就最高級別的
 
「依他這麼愛你,只要你開口,什麼樣的鑽石他都會雙手奉上吧!」聽說了那天下午的"睡美人故事",畢維斯故意調侃著。
 
雖然不懂為何克洛里斯要拿他當擋箭牌拒絕男神的追求,但反正他這純異性戀者也不是第一次被好基友扯下海去了,再加上前幾次的經驗下來,他也懶得去解釋免得越描越黑,乾脆就隨克洛里斯去造謠了,反正他就算被拋棄了N次也不痛不癢。
 
「其實我看他挺順眼的,你怎不考慮一下?有錢有臉有身材的,各方面條件都很優,要跟你以前交往過的對象相比,他可沒有半點輸人的。」
 
「喔~那之前是誰在吃醋,說我跟他走太近的?」故意將頭靠到畢維斯的肩膀上,克洛里斯不意外的迎上安斯艾爾哀怨的目光。
 
即使正微笑著說明文森特集團的營運項目,但從安斯艾爾找到克洛里斯的所在位置開始,他的視線就沒離開過。
 
即使兩人坐在離講台最遠的最後一排,安斯艾爾還是能清楚看見克洛里斯將頭靠在畢維斯的肩膀上,兩人正親密的交談著,克洛里斯還不時露出美麗的笑容。
 
一時間,忌妒、難過、懊悔全都湧上了心頭。
 
唉、要是再早一點來就好了。
 
「教授,可以請教您一個問題嗎?」在安斯艾爾說到一個段落時,坐在第一排位置的男同學舉起了手。
 
「當然,請說。」走到那位男同學面前,安斯艾爾比了個邀請的手勢。
 
「我、我聽說……前幾天,存放"Love at the first sight"的金庫傳出被人入侵的消息,事後卻又說是安全檢測想請問教授,事情的真相是什麼呢?還有"Love at the first sight"打算何時公開亮相?」面對安斯艾爾專注的視線,男同學有些結巴,卻仍努力的將問題說完。
 
「恩~不知道這位同學是從哪裡聽說這件事的呢?」
 
「我爸、我是說我父親在那家保全公司上班。」男同學緊張的回答,並開始後悔自己沒事幹嘛這麼好奇,萬一讓自家老爸因此而丟了工作就慘了。
 
「不用緊張,我只是好奇而已,確實,在前幾天針對文森特集團持有的金庫做了安全檢測,畢竟從開始使用金庫到前陣子為止,我都沒有見識過保全措施,所以才會藉著這次的機會臨時抽查,當然結果令我相當滿意。
 
至於"Love at the first sight"打算何時公開亮相?目前還在規劃中,等確定之後會由集團告知媒體們,不知這樣是否有回答到你的問題?」
 
「當然,謝謝教授!」面對安斯艾爾的親切回答,男同學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惶恐的一鞠躬後才坐回位子上。
 
「那麼,還有哪位同學有問題嗎?」環伺著整個教室,安斯艾爾拿著麥克風從講台的左邊走到右邊。
 
觀望了下,發現雖然有不少女同學都雙眼發亮的看著自己,但卻沒人打算舉手發問,安斯艾爾慢慢走回講桌後,打算說一下關於這門課的內容後,今天就先提早下課。
 
「這學期的授課,我不打算上什麼教科書,主要會跟同學分享文森特集團的營運方式,並針對幾件重要的投資案進行深入講解,至於作業的部分,期中、期末會各有一份分組報告,三個人一組,各組報告的題目下周用抽籤的決定。」
 
不意外看見有修課的同學瞬間變了臉色,這讓他回想起還在念書時,比起生死一瞬間的考試,他更不喜歡要用生命血淚疊出來的報告,但偏偏教授們卻很愛出報告,最慘的時候,甚至有一周要交五份報告的記錄,回想起來還真是宛如地獄阿。
 
其實他也不想改報告,但偏偏這樣的授課方式要考試又不好出題,所以只好做報告了。
 
比較奇怪的是,他們以前聽到報告是哀聲連連,但總覺得現場的學生們似乎格外的興奮?難道現在的學生比較喜歡做報告嗎?
 
「哈!這下可好了,男神竟然搞了個分組報告。」畢維斯一邊忍笑一邊拍著克洛里斯的肩膀。
 
「哼。」將好友的手一把抓住,克洛里斯微瞇起雙眼瞪著講台上的人。
 
「當初你就是看準了這堂課只有考試跟"個人"報告,所以才跑來修的吧?偏偏被那傢伙插上一腳,改成了你最討厭的分組報告,所以說前幾天遇到"教授"時,你怎不乾脆問清楚點呢?」
 
B,閉上你的嘴。」用力捏著畢維斯的手掌,克洛里斯發出警告。
 
「幸好我沒修這堂課,但你放心吧~我會好人做到底,每堂都來旁聽陪你的。」用另一隻沒被抓住的手繼續拍著克洛里斯的肩膀,畢維斯腦中全是之前分組時,為了搶到跟克洛里斯同組的名額,男女同學們激烈廝殺的壯景。
 
他完全不懷疑這樣的大戰會再次上演,畢竟這次沒有擁有永久保留位的他,還有兩個名額呢!光是還在上課的現在,他都能感受到那些有修課的同學,激情四射的視線了。
 
「另外,因為這堂課一共有四十位同學修課,三人一組的話會多出一位,我打算選出一位同學擔任助教,幫忙準備上課用的東西跟收報告,而這位同學可以免除報告……
 
"喀啦!"椅子被往後擠開,在安斯艾爾剛說完時,一位女同學奮力的從位子上站起,高舉著手說。
 
「教授,我願意當助教!」
 
"喀啦、喀啦、喀啦!!"緊接著,陸陸續續的,有更多的椅子被擠開。
 
「不!教授!選我!」
 
「教授!我、我、我!」
 
隨著安斯艾爾提出的優惠,部分女同學決定放棄VIP名額爭奪戰,改而投入另一場戰爭中,爭相舉手搶著要當助教。
 
「這沒想到有這麼多人不想做報告。」安斯艾爾有點尷尬的笑著,同時將視線移到依舊坐在位子上的克洛里斯身上。
 
接收到安斯艾爾的暗示,克洛里斯挑了下眉,不打算就這樣順了對方的意。
 
雖然他要是答應了,就能免除分組報告的麻煩,但要是跟安斯艾爾太常接觸,也許會更麻煩,就現階段的情況而言,他還想保持一點距離。
 
「喂~你家鑽石在看你了。」畢維斯在克洛里斯的耳邊提醒著,雖然他知道克洛里斯早接收到對方的暗示了,但難得有這麼好玩的戲碼,不參一腳實在可惜。
 
「我到今天才知道你這麼三八。」
 
「怎麼、莫非你玩不起那顆鑽石?都上過人家了,現在才想撇清,也太無情了吧~」
 
「畢維斯。」
 
「啥、嗚嗚嗚──!!?­」瞪大雙眼看著近在眼前的臉,畢維斯在嘴巴被堵住後,發出無聲的慘叫。
 
要死了你個禍害還給我把舌頭伸進來!!
 
「啾!乖~別吃醋了,我不管跟誰一組,最愛的都還是你。」在舌頭被咬斷之前分開,克洛里斯故意啄了下畢維斯發紅的雙唇,以手掌撫摸著對方因為生氣而脹紅的臉。
 
在眾多雜音與抽氣聲中,一個冷冷的聲音,透過麥克風的擴音效果,在教室中迴響著。
 
「這排最後一位剛親熱完、紅髮穿著黑色上衣的同學,就是你、克洛里斯費雪,恭喜你榮獲助教的位子,下課後立刻過來找我。」
 
板著一張臉,安斯艾爾瞪著剛在課堂上做出荒唐舉動卻毫不害羞的克洛里斯,直接任命助教一職。
 

 
「教授,把我帶到這裡來,有什麼事嗎?」
 
靠在關起的門上,克洛里斯打量著小型會議室。
 
長方形的空間約有六坪大小,中間放了張橢圓形的桌子,七、八個有滾輪的椅子環繞在桌邊,前方的牆釘有一面白板跟收起的布幕,天花板上則是架有一台投影機。
 
因為是位於樓層走道的中間,小型會議室沒有窗戶,唯一對外的就是他背後的這扇門,而現在它正關著還上了鎖。
 
當然看得出安斯艾爾對他剛才在課堂上的舉動很不開心,但那又如何?打從一開始他就說了,自己現在正和畢維斯交往中,即使那不過是顆煙霧彈,但只要大家都相信那是炸彈,成效也就跟真的炸彈沒什麼兩樣了。
 
不過,光是當著他的面跟別的男人親了下,就能讓一直笑臉迎人的安斯艾爾變了臉色,他其實有那麼點成就感呢。
 
「你要是不打算說話,我就先走了。」
 
克洛里斯說完後,看著仍舊面對桌子沉默的安斯艾爾,聳了下肩膀,轉身準備開門離開。
 
「你真的喜歡他?」在聽到開鎖的金屬聲後,安斯艾爾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帶著一絲絲的希望,安斯艾爾發現自己緊張到甚至有點發抖,他到現在還不相信克洛里斯真的跟畢維斯魯斯在交往,他以為那只是藉口而不是真的,但他今天卻親眼看見兩人在課堂上的親密互動。
 
他忌妒到想把畢維斯魯斯當掉,卻發現他根本沒修這堂課。
 
「我當然喜歡他。」
 
……
 
「不只是畢維斯,很多交往過的對象,我到現在都還很喜歡。」
 
……
 
看著安斯艾爾越發難過的表情,克洛里斯的心情變得很好。
 
誰也沒想到,過去只會報章雜誌上看到的臉,現在卻離自己這麼近,還露出一副為愛所苦的可憐樣,偏偏他就覺得安斯艾爾現在的樣子,比起那意氣風發時要可愛得多了。
 
"喀嚓!"克洛里斯把門重新鎖上。
 
「用不著這麼難過,其實我也挺喜歡你的。」走到安斯艾爾身邊,克洛里斯用手指沿著臉頰來回撥弄對方的臉。
 
「我喜歡你的皮膚,很好摸。」
 
細緻柔嫩的肌膚,保養得相當好,甚至比女性的還要好摸,明明已經是快要30歲的男人了。
 
「我說過只要你喜歡,我可以……」急忙的抬起頭來,安斯艾爾滿是希望的對上克洛里斯的雙眼。
 
「噓──」將手指抵在安斯艾爾的唇上,克洛里斯貼著微微發紅的耳朵輕輕吹氣。
 
「別說,你知道我的規矩,別在這裡誘惑我,這是學校,可不是你的私人金庫。」
 
說完,克洛里斯故意在安斯艾爾的耳邊親了下,就當作是讓他心情變好的獎勵。
 
從剛才開始就忍得相當辛苦,在被親了之後更是無法克制,安斯艾爾的大腦中冒出了天使與惡魔,一邊勸戒他要冷靜,這是在學校,而且克洛里斯正在跟別人交往中,他不能就這樣犯規;但另一邊卻鼓吹著自己,這是一間封閉的密室,雖然隔音效果可能不如金庫這麼好,但卻是個好機會,尤其克洛里斯不僅說喜歡他甚至還親了自己一下。
 
「我要回去了,剛跟B約好一起午餐呢。」慢慢離開安斯艾爾身邊,克洛里斯雙眼帶笑的說。
 
指腹才剛抽離好摸的臉頰,下一秒就被人抓住拉回,安斯艾爾在聽見克洛里斯叫著畢維斯的簡稱後,惡魔的話語瞬間占據了他的身心,一把將克洛里斯壓上躺一個人綽綽有餘的橢圓長桌,也因為這樣的動作,讓他錯過了克洛里斯悄悄勾起的嘴角。
 
沒有開燈的小型會議室中,不時傳出衣料摩擦、桌椅碰撞的聲音。
 
夾帶著喘息,濕熱的空氣從兩人僅剩的一點距離向外擴散,衣衫不整的兩具身體交疊在桌上,雙手抱著背部、雙腳糾纏著腰腹,隨著身影的擺動發出不小的聲響。
 
被扯下的名牌領帶隨意丟在地上,旁邊躺著同樣品牌的西裝外套、皮帶以及皮鞋,質料舒適的褲子剩一邊的褲管卡在腳踝上,隨著雙腳的夾緊而貼上對方的腰側,再跟著進出的晃動來回摩擦,讓敏感的部位泛著紅色。
 
汗水沾濕了被敞開的襯衫,甚至滴落在桌上形成一顆顆小水珠,他低下頭舔過對方的鼻樑,嚐到一絲鹹鹹的味道,還有男人身上清新的香水味。
 
「啊……克洛里斯、啊!」雙腿用力一夾,安斯艾爾感受到原本扶在腰上的手掌加重了力道,同時深埋在他體內的,也更加用力往深處撞進。
 
又一次的,他邀請對方上他,而對方也接受了他的邀請。
 
不知是否該為自己還擁有這層魅力感到欣慰,安斯艾爾在被進入的瞬間,想的不是別的,而是自己能令克洛里斯違規的成就感。
 
「這裡舒服嗎?」換了個角度將自己往更深的地方推進,克洛里斯站在桌邊看著躺在桌上,為自己敞開身體的男人。
 
雖然不是第一也絕不是唯一,但光想到安斯艾爾所擁有的身分、地位,卻兩次都甘願躺在自己身下,不可否認的,這確實帶給克洛里斯很大的優越感。
 
原本精心梳理的髮型,在不停磨過桌面後變得亂七八糟,雙眼的視焦變得渙散,臉頰紅通通的像是掐的出血來,被吻到腫脹的雙唇一開一闔的,間或發出好聽的聲音或是努力忍耐的低吟。
 
克洛里斯突然想起,剛才在課堂上時,安斯艾爾拿著麥克風認真解說的樣子。
 
「教授,您現在的這個樣子,可比上課時要迷人得多了。」咬著安斯艾爾的耳朵,克洛里斯故意用職稱提醒著對方現在身為教職的身分。
 
果不其然的,在教授這稱呼喊出的同時,克洛里斯就能明顯感覺到安斯艾爾渾身僵硬了下,但很快的又放鬆下來。
 
「哼嗯、當初……會答應學院長,就是、為了啊!你……
 
「這算是公器私用?」
 
「你不說、我不說,又有誰會知道?」
 
鬆開抱著的一手,安斯艾爾忍著後方卡著硬物的酸麻感,攀附著克洛里斯慢慢挺起上半身,將披於背後的鮮紅髮尾抓至前方,放在唇邊親吻著,吻完紅髮再接著吻上怎樣也親不夠的嘴。
 
……確實。」舔過剛被輕輕吸咬的上唇,克洛里斯抬起安斯艾爾的一邊大腿,讓其架在自己的肩上,加快了身下的動作。
 
抽出一點點再用力往上頂,克洛里斯的每一下都進到最深處,讓安斯艾爾既難受又舒服的將臉緊貼在對方的肩窩處,有時忍不住就用力吸著克洛里斯頸側的肉,有時來不及就只好努力克制自己的音量,發出貓叫般的細微呻吟。
 
緊接著,在高潮來臨的那一瞬間,安斯艾爾毫不留情的張嘴咬住克洛里斯的頸。
 
「嗯──!」克洛里斯有些吃痛的悶哼了聲,卻也盡情的在安斯艾爾體內釋放。
 
「下次,呼~不准在我面前、我的課上,跟畢維斯魯斯這麼親熱,否則我就把你咬的不能見人,順便讓那傢伙每科都被當掉。」喘著氣,安斯艾爾靠在克洛里斯身上威脅著。
 
「這我可不能跟你保證~教授,您知道的,男人是相當衝動的生物,有時忍不住,就會發生一些原本不該發生的事,就像我們現在這樣。」
 
並不急著退出,克洛里斯在腦中確定下午沒有特別行程後,維持著原本的姿勢,不排除待會繼續的可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