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8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四、Love is blind

「這家餐廳的氣氛很不錯,餐點也很好吃,當中推薦香燻全鴨,鮮嫩的鴨肉融合了各式香草跟桃木的氣味,最後會再將鴨皮烤過並灑上一層薄薄的砂糖,做成酥脆香甜的口感。」
 
坐得離埃蒙特極近,安不看自己面前的菜單,反而將身體傾向埃蒙特,指著他手上的菜單解說。
 
這是她花了一上午選定的餐廳,柔和的黃水晶吊燈、純白的香精蠟燭、蕾絲桌巾上擺放的鮮紅玫瑰,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都相當完美,雖然對面的總裁大人孤身一人有點燈泡,但看在他約不到心儀對象,心情有些低落的份上,安決定這場約會只讓安斯艾爾去洗手間三次。
 
「呃、咳,那就這個吧。」在安靠過來的同時迅速往反方向閃,埃蒙特後悔自己在剛坐下時,沒把椅子往安斯艾爾那裡多靠一點。
 
他跟安的椅子根本是手把靠手把。
 
「嗯,我就知道你會喜歡,所以才選了這家餐廳。」即使被埃蒙特以相當明顯的態度閃避,安依舊露出燦爛的笑容,還故意摸了埃蒙特的手臂一把。
 
「咳嗯、安,你別太超過,小心埃蒙特會丟下這頓飯跑了。」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裡,安斯艾爾雖然覺得閃光刺眼,就自己一個人很孤單,還是出面拯救了好友。
 
埃蒙特看向他的眼神幾乎可以稱得上是淚眼汪汪了。
 
其實為何埃蒙特會這麼怕安,安斯艾爾真的是一點都不知道,雖然曾經問過幾次,但埃蒙特的反應不是逃跑就是板著臉不說話,而安則是笑得一臉得意,卻又什麼都不肯透露。
 
該不會埃蒙特曾經被安強壓上床過吧?雖然依安的個性與作風,這並不是不可能的事,但埃蒙特這死板的男人有可能會就範嗎?
 
「安斯艾爾呢?要點什麼?」決定好埃蒙特的餐點後,安當然也不忘照顧一下親親總裁。
 
離開公司後,他們都是以名字互稱的,甚至在互相撒嬌時,兩人還會以兄妹相稱。
 
「喔~我還以為你有了埃蒙特,眼中就看不到哥哥了。」
 
「別這樣嘛~這麼會吃醋,要是哪天我嫁了怎麼辦?」
 
「那我只好在婚禮上宰了那個搶走我妹妹的男人,給我一份香煎魚排吧。」
 
「看來我只能跟埃蒙特私奔了,不過這樣也挺浪漫的,喝1987年的白酒好嗎?」
 
「確實很浪漫,可以。」
 
「你們別再說了。」埃蒙特有些頭痛的阻止。
 
他要是再不出聲,天知道這兩位思想上跟親兄妹一樣的浪漫分子會扯到哪裡去,搞不好再接著幾句,連生幾個孩子都出來了。
 
天知道他根本沒和伯納德交往!但為何伯納德總是能把兩人的關係營造成交往多年的樣子?
 
「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都聽你的。」安溫順的說,再次把自己的手放到埃蒙特的手臂上。
 
即使隔著西裝外套,傳來的溫度還是讓埃蒙特的手抖了下。
 
「先點餐吧。」安斯艾爾這回選擇沒看見,伸手按了桌面上的服務鈴,專心的向瞬間出現在桌邊的侍者點餐。
 
「埃蒙特,你為何總是無法習慣我的親近呢?難道你真這麼討厭我?」抓著埃蒙特的手臂,安楚楚可憐的說。
 
「我沒有討厭你,只是不喜歡與人親近。」低頭不去看安的表情,埃蒙特的額頭開始冒汗,他施了幾次力卻都無法救回自己的手,但又不敢真的用力去扯。
 
萬一不小心傷到伯納德,他恐怕就真得娶她了也或許是被迫跟她私奔?
 
「但你對安斯艾爾就不會這樣。」
 
「男女授受不親。」
 
「我不在乎,只要對象是你,我願意為你付出我的一切。」
 
「不、妳……能不能請妳先放開我的手?」手臂被越抓越上面,埃蒙特開始害怕對方會在下一秒撲上自己。
 
「我放開了你是不是就會跑了?」
 
……是。」
 
「是去洗手間冷靜還是離開餐廳?」在過去的約會中獲得很多的經驗值,安沒有因為那句"是"感到挫敗,反而提出了選項。
 
……洗手間。」
 
「那好吧。」想想不過這個程度,確實還不到埃蒙特會直接跑出餐廳的地步,安點點頭,很乾脆的放手。
 
「失陪。」埃蒙特幾乎是同時起身,腳步慌亂的逃離座位。
 
「唉、真可愛~」望著埃蒙特離去的身影,安嘆息著。
 
「唉、真好~」全程看著安如何調戲埃蒙特,安斯艾爾想到自己不順的戀情,就忍不住羨慕。
 
「沒約到人有這麼難過嗎?哥哥。」
 
「不光是沒約到人,還被直接說不想跟我共進晚餐……他現在跟他的室友在一起。」
 
「那位室友不是異性戀嗎?」對安斯艾爾提出的情報感到意外,安輕皺了下眉頭。
 
她可不想自己完美祕書的形象有一丁點的小汙點,調查報告中明明寫著畢維斯魯斯只喜歡女性的。
 
「面對克洛里斯,就算原本是喜歡女性也會淪陷的。」
 
「喔、是嗎?那為何我現在看到那位畢維斯魯斯正牽著一名女性的手,臉上還掛著幸福到一點都不像是有被克洛里斯迷住的表情?」
 
……妳說什麼?」過了幾秒才會意安說了什麼,安斯艾爾順著安的視線轉頭看向自己的背後。
 
畢維斯魯斯牽著一名女性,正由侍者領位的走進餐廳。
 
「他不是跟克洛里斯約了一起吃晚餐?」
 
「親愛的哥哥,你聽過煙霧彈嗎?」
 
「你是說他們根本沒在一起,那是騙人的?」緊盯著畢維斯的表情觀察,安斯艾爾順著安的話,在大腦中推測出了一個假設。
 
「嗯,這在面對不喜歡的、麻煩的或是有某些原因而無法在一起的對象的追求上,很常被拿來使用。」為了不讓安斯艾爾太難過,安特定加上了最後一種可能。
 
「難道他是顧忌我的身分,所以才拒絕我的追求的?」
 
不愧是對戀愛有著超乎常人的積極與樂觀,安斯艾爾根本就忽略了前兩種,直接將自己定位在了第三種,但這多少是因為他已經跟克洛里斯親密接觸了兩次,有一定程度的自信才能這樣認為。
 
「你何不去問問那顆煙霧彈?我看他的女伴似乎沒有很開心,真可憐,大概今晚就會失戀了吧。」
 
「安,妳這樣想真失禮。」
 
「安斯艾爾,不要因為你的私心就想去幫著湊合,與其去湊合根本不可能的戀情,不如先想辦法讓埃蒙特不再那麼害怕我的碰觸。」
 
「說起埃蒙特……他回來了。」將視線轉回到安的身上,安斯艾爾連帶看到了正特意拖慢腳步的埃蒙特。
 
「抱歉,回來晚了。」
 
「沒關係。」安抬頭對著埃蒙特露出淡淡的笑容。
 
就在這時,隔了幾桌的地方,傳來了不該在這間餐廳該有的吵雜聲。
 
當安斯艾爾再次將視線轉回畢維斯所在的位置時,侍者已經上前去阻止雙方的爭吵了,女方手上的空杯被人取下,男方的頭髮跟臉則濕了一片。
 
簡單明瞭的畫面,畢維斯被女伴潑了一杯水,真該慶幸那不過是杯清水,而不是其他有色飲品。
 
「十分抱歉,各位貴賓,鄰桌的客人發生了點小誤會,我們已在處理中,很抱歉打擾到各位的用餐時間,為表歉意,本店將招待各桌一瓶1977年份的酒,請問需要白酒還是紅酒呢?已點的白酒還有需要嗎?」
 
騷動不到10秒的時間,餐廳各桌開始出現道歉的侍者,讓人不得不佩服餐廳周到的營運管理。
 
「白酒,至於那瓶1987的白酒,就不用送來了,謝謝。」作為位上唯一的女性,安很自然的下了決定。
 
女士優先,是法國男性一出生便要學習的禮儀。
 
可惜埃蒙特是德國人。
 
「莉莉妳聽我解釋……
 
「沒什麼好解釋的!你明明跟克洛里斯費雪是一對,還跑來追求我?說什麼一生中唯一的真愛,要不是我親眼看到你們在課堂上接吻,你還打算騙我多久?你當我是三歲還是笨蛋?」
 
「小花神演得還真入戲呢,難怪那天開會你會遲到。」觀望了下暴風中心的情況,安邊聽邊瞄向安斯艾爾。
 
「那聲音聽起來有點耳熟。」埃蒙特看著畢維斯。
 
臉是陌生的,但聲音卻是聽過的。
 
他對自己認人的能力相當自信,一開始是為了工作上的需求而努力鍛鍊,但到後來卻成了職業病,導致他看一個人超過五秒,就能大致推算出對方的資產有多少,而且準確率高達83.77%
 
像那邊那個男的,資產額雖不到VIP等級,但也不像是他這個年紀就能達到的數目,看那氣質……也不像是家族企業的少爺,那他的錢是從哪來的?自行投資嗎?還是中了什麼彩劵?
 
嗯,不知道待會能不能去遞張名片呢?
 
「埃蒙特、埃蒙特……
 
「埃蒙特,你再不回神我就要吻你囉~?」叫了幾次都沒能抓回心愛的人的注意力,安不滿的嘟起紅唇,快速向埃蒙特逼近。
 
「什……嗚啊!!?」
 
「呀!?」
 
「小心!」
 
"鏘啷!"
 
「好痛!啊~我的裙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為了閃避安的攻擊,埃蒙特突然起身,過大的動作使兩張緊緊相貼的椅子產生碰撞,讓安的椅子差點翻了過去。
 
情急之下,安只好慌張的跟著站起,而看見此景的安斯艾爾為了扶住安也連忙起身,卻因距離的關係沒來得及趕上。
 
結果,為了穩住身形,安下意識抓了桌巾,導致桌上的水杯掉落,濺起的水花沾濕了安的裙襬,而飛起的玻璃碎片則劃過她的腳踝。
 
「安!沒事吧?」聽見安的痛呼聲,安斯艾爾緊張的繞過桌緣,先是蹲下檢查了下安的腳傷,接著便彎腰將人抱起。
 
「不好意思,請拿醫藥箱過來,還有,我們需要換個位置。」埃蒙特對趕來關心的侍者吩咐。
 
雖然面無表情,但他心裡卻比誰都要來得驚慌。
 
慘了,不會真的要被迫私奔了吧!?
 
「哼!為什麼不是埃蒙特抱我?」靠在安斯艾爾的身上,安抱怨著。
 
「他連跟妳握手都會流得滿身是汗了,怎可能敢抱妳?」安斯艾爾嘆氣,都受傷了還計較這點小甜頭。
 
「是他害我受傷的,他要負責。」
 
「是是是、公主殿下,待會我一定要他給妳一個交代,先讓我幫妳把傷口處理一下,好嗎?」
 
隨著侍著的帶領,安斯艾爾抱著安來到乾淨的座位,他先將安放在椅子上,接著單膝跪在地上,伸手幫安受傷的腳脫去精美的高跟鞋後,輕放在自己的膝蓋上,檢視著被玻璃劃出一道紅線的傷口。
 
「很痛嗎?」
 
「還好。」
 
……可能會有點刺痛。」跪在安斯艾爾旁邊,埃蒙特最終抵抗不了愧疚,從醫藥箱中拿出消毒用碘酒,用棉花棒沾了後,輕輕在傷口處按壓,接著再用OK繃包住傷口。
 
「我突然覺得這點小傷真是太划算了。」安眼泛愛心的凝視著埃蒙特。
 
「不要隨意弄傷自己。」出人意料的,埃蒙特抬頭直視著安,無法認同的斥責。
 
「對不起,我只是說說而已,你不要生氣。」
 
……
 
等安的傷口處理好後,三人才再度入坐,即使這次安斯艾爾沒有出聲要求,埃蒙特仍舊坐在了安的身邊,這讓安的背景再度開滿了幸福的小花。
 
「抱歉,弄亂了你們的桌席,打碎的杯子我們會負責賠償,可以準備出餐了。」為了避免自己的雙眼被閃到致盲,安斯艾爾轉頭對一直站在一旁等候的侍者說。
 
「請不用擔心,讓小姐因意外而受傷,本店也相當愧疚,杯子的部分本店會自行處理,還希望各位貴賓不要因此而影響到用餐的興致,餐點會開始為您送上,還請好好享用。」一鞠躬,侍者微笑著應對。
 
「謝謝。」
 
點了點頭讓侍者離去,在安的小意外過去後,安斯艾爾的心思再度回到之前的事件上,當他正準備轉動視線尋找畢維斯的身影時,卻意外的和目標物四目相對。
 
「還沒走,是想做什麼呢?」安斯艾爾自語著,並看見畢維斯一步步朝自己走來。
 
「晚安,文森特教授,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您,我有幾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跟教授討論一下,不知方不方便與你們一起用餐呢?」畢維斯笑容可掬的對著安斯艾爾,他有絕對的把握不會被拒絕。
 
「當然,請坐下吧,魯斯同學。」安斯艾爾以眼神徵求了另兩位的同意後,將手往身旁的空位上擺。
 
「謝謝教授,你們好,我是馬賽大學法學院博士班二年級的學生,畢維斯魯斯,叫我畢維斯就可以了,當然,也請教授不用客氣。」坐下後,畢維斯先是對埃蒙特跟安自我介紹,視線卻一直定格在埃蒙特身上。
 
「安伯納德,安斯艾爾的秘書,這位是埃蒙特邁耶,遲早會成為我丈夫的男人,麻煩請把你的眼睛從他身上移開,謝謝。」馬上查覺到不對勁,安在自我介紹的同時,捍衛著埃蒙特的所有權。
 
「伯納德」埃蒙特感到有些尷尬。
 
「叫我安,我們剛不是說好了?之後你都要叫我安。」
 
「我想你是誤會了,伯納德小姐,我之所以看他,是因為和邁耶先生有過一面之緣,雖然實際上,他並沒有"見過"我。」畢維斯笑著解釋,雖然他比較想大喊他愛的是女人不是男人。
 
「畢維斯,你需要點餐嗎?既然你是學生,這餐就由我請客,請不用客氣。」
 
「已經點好了,還是兩人份的燭光晚餐,所以你們得幫我一起吃才行,至於錢的問題就不必了,我自己能負擔的起,對吧,教授?」
 
……那就這樣吧。」
 
雖然上次金庫被克洛里斯搶時,安斯艾爾並沒有在現場看見畢維斯,但他相信,那天在埃蒙特頭上架著一把槍的人,肯定就是眼前長相斯文的學生。
 
「剛才那是,怎麼回事?」按耐不住想知道真相的心情,安斯艾爾率先開口詢問。
 
「就失戀囉~」喝了口侍者剛倒好的白酒,畢維斯既然主動過來了,就沒打算要隱瞞什麼,反正他已經決定要棄暗投明了!
 
「莉莉以為我真的跟那死禍害、就是克洛里斯在一起,即使我再怎麼解釋那是騙人的,也敵不過死C在你課堂上的那個吻……可惡!那個會走路的公害!自從認識他,我就沒再交過女朋友了,見鬼的煙霧彈跟擋箭牌,老子這次不壓他下地獄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