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不平凡
關於部落格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騎乘式你妹

「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106陪我聊天啊啊啊!你不陪我打球,好歹陪我聊天啊!我快無聊死了,你把我叫來房裡竟然理都不理我,既然對我如此冷漠,為何還要找我!你說!你說啊~你這有了書本就不要親親竹馬君的負心漢,看!你再看啊你!早晚有一天你的眼珠子會掉出來!」
 
「我叫你來是因為受不了手機每三秒響一次,在你的舌頭掉出來之前,我的眼珠都會好好的,謝謝關心。」將手中的攤開的書本翻過一頁,104推推眼鏡繼續沉沉浸在文字中。
 
「我的舌頭才不會掉出來!你在看什麼書這麼專心?封面舉起來我看看?還是你直接朗讀正在看的內容?吶、吶、吶~親愛的~~」在床上滾了一圈,104伸手抓住106的褲管,眼巴巴的望著求理會、求關愛、求摸摸(欸?)。
 
稍微抬起頭來欣賞了下104求摸摸的樣子,106看著書頁中的內容皺眉,評估了幾下後,準備開始朗讀。
 
反正是104要他念的,那就念吧。
 

 
他用雙手蹂躪著我胸前的突起,上衣的布料不斷的摩擦著,陣陣酥麻帶著搔癢感逐漸傳遍全身,讓我想拒絕卻又希望他用力點。
 
『嗯、啊……好麻好癢,像是有電在我的血管中流動一樣~用力、再大力點!』
 
隨著他開始用指尖摳弄我,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讓我的身體叫囂著想要更多,想要那雙手也碰觸其他地方,尤其是被困在褲子裡的挺立慾望,好想、好想要!
 
『呐、我硬了,幫我也摸摸下面吧~親愛的~快點,幫我把他掏出來,變得更硬、最後射出一堆精子,最好能噴到你身上把你弄髒,到時我們還能一起洗個澡,然後在你乾淨的浴室裡來一發,如何?』
 
104,閉嘴。』他面無表情,但臉頰與耳朵的緋紅卻告訴了我,他並非沒有感覺。
 
在一起二十年了,除了沒有一起睡過嬰兒保溫箱,我們有哪件事沒一起做過?就連"做愛"這項原本不可能打勾的選項都做了,我又豈會看不出來,他也是想要我的。
 
『明明就想上我想的不行,每次卻都要等到我主動才來,你這悶騷的傢伙,怎麼?難道我不找你,你就只打算想著我自慰嗎?一邊想著我一邊握住自己的雞雞,上下擼動著仿造出插進我體內的感覺?手掌會有我的後穴好嗎,每一次你插進來時,我都會故意緊緊的夾住,很舒服對吧?想插進來嗎?想嗎?想要就自己來啊~』我邊說邊舔著他發熱的耳垂,從被我解開的褲頭中,握住他又熱又硬的傢伙,以拇指來回輕刮著最前端的開口。
 
好幾次插得我高潮的東西就在這裡,啊啊~好想他快點插進來,用前端的蕈狀頭部大力磨蹭我的敏感點,讓我忍不住除了呻吟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也只有在那時,他才不會要我閉嘴,反而會用更兇猛的力道,鼓勵我叫得更為淫蕩。
 
『哈啊~別一直摸我下面,後面也要,那裡好癢~快點、我想要你幫我抓抓,把手指伸進去攪動,先是一根再慢慢增加,最後把這個……』用力揉著已經變得又濕又滑的頭部幾下,我在他耳邊小聲的用氣音說:『又粗又硬又燙的東西插進來,你說好不好,嗯?好不好嘛~』
 
『閉嘴!不要在揉了,他都快腫了!』
 
他拉開我已經沾濕的手,強硬地抓住我後腦杓的頭髮,我知道他想吻我,想把舌頭插進我的嘴中翻攪,想用力吸允我的舌頭直到發麻,所以我自動張開嘴巴,下一秒,嘴唇受到壓力而被擠壓變扁,熱度比我更高的濕軟長物進到我體內,沒錯,口腔也算體內,不是嗎?
 
唇舌交纏的過程中,我感受到身體被他從床上拉起,改成半跪在他懷裡的姿勢,,接著他放開了抓著我的手,轉而順著我的後背下滑至腰間,最後掌握著我彈性十足的屁股開始左右揉捏,一會兒用雙手將兩側的臀辦往外扒開,接著又將它們擠在一起露出深邃的股溝。
 
雖然我的竹馬君平常毫無情趣可言,就算是在做愛中也不說半句煽情的話,可一旦慾望被撩撥起,他的唇舌、他的雙手、他強勁的腰、他胯下的重裝武器,卻總能展現出無比情色的性象。
 
啊啊~我感受到他細長的手指正徘徊在我的後穴,仔細揉著穴口周圍的肌肉。
 
『嗚嗯、進去!快點插啊啊~~進去了!快幫我的裡面攪攪,好癢、那裡好癢~對、就是這樣、再轉快點,嗯啊、舒服~親愛的,你好棒啊~人家都說指尖是最敏感的地方,你感受到了嗎?我正緊緊吸咬著你的手指,又濕又熱又緊對吧?有沒有覺得你的胯下更硬了?呐~是不是很想現在就插進來?想要我用屁股咬死你嗎?想要嗎?』
 
雙手抱住他的背,我忍不住挑釁著他,雖然沒有足夠的擴張與潤滑,但後穴不斷傳來的搔癢感,卻讓我不滿地想要比手指更粗長的東西插進去,為什麼他總是這麼冷靜呢?如果哪天能讓他拉下我的褲子直接插進來,一定會很刺激、很難忘,屁股裂開的感覺肯定超痛吧?有點想試試看啊~怎麼辦呢~
 
『安靜點,你會受傷。』他用手拍著我的屁股,想讓我停止扭動,但我偏偏不停,他越是拍我就擰得更大力。
 
『插進來吧?直接插進來好不好?好嘛~插嘛~我想試試讓你強姦我的滋味,那一定特別刺激、特別激烈!你難道不想把我上到哭出來嗎?我到現在都還沒哭過半次呢,倒是你有爽到噴淚過對吧?上次我用嘴幫你吸出來時,你眼睛也紅啊嗯嗯~兩根手指了~快點、再來!』
 
屁股插著兩隻手指的感覺很奇妙,明明那地方不是用來給人插的,卻能讓我感到無比舒爽,如果說前面的高潮像是憋尿憋了超久後的解放,後面的高潮大概就是前面高潮的多次超頻率重複吧!每被狠狠頂一下就能迎來一次的高潮,只要嘗過一次甜頭就能讓人難以忘懷,所以說,人體真是奧妙啊~
 
『我剛說到哪了?喔對!你這樣不行啊親愛的~得多練習!不然別人會以為你才是被上的那個,這樣多丟面子啊!你可是前有頗多古人,後目前沒幾個來者的空手道高手呢~說到這個,聽說剛運動完的人會特別有性致,下次比賽時我也一起去吧?我們可以等你贏得大獎後,在休息室裡來一發慶祝,我想跟穿著空手道服的你來一次想很久了,你覺得如何?』
 
喔~想著想著,第三根手指也進來了呢,看樣子他也快忍不住了,真是~想插進來就直接上嘛~幹嘛一定要像做實驗一樣,按照什麼標準流程呢?
 
「啊啊、那裡!你戳到我的那裡了,快點、再多來幾下!嗯~啊~哈啊、啊……再來~再用力一點、頻率再快一點!啊啊、就是這樣!」我將雙唇緊貼在他的耳邊,挺立的慾望因為上半身的緊貼而磨蹭著他的腹部,一前一後的刺激,讓我反射性的緊緊夾住屁股。
 
又酸又麻的感覺從被施壓的部位傳出,我知道那是在身體深處的前列腺,這種感覺像是什麼呢?每壓一下就會有什麼美妙又甜膩的東西噴發出來,是美乃滋嗎?那種一條袋裝的,包裝的邊緣剪開一個小洞,只要輕輕一壓,就會有米白色的膏狀物被擠出,要是刻意用力,甚至可以讓它噴得很遠……以前好像曾經這麼玩過?後來把他噴得一身美乃滋,還被生氣的他一把抹回我的臉上。
 
下次來玩玩美乃滋好了,順道能告訴他,我每次被他插時,都能像美乃滋一樣,噴出好多好多的東西。
 
『哼嗯~下次我們做、時,啊!加個、美乃滋吧?嗯~~等等、我正有感覺的時候你不准拔走!不要~啊……可惡!我都說我正有感覺了,106你真是太過分了,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插回去!還要插在同樣的位置上!快點、快點、快點!』我拍著他被汗水弄得有些濕滑的背,不停催促,沒有什麼能比剛要迎接一波小高潮時,卻突然停止要來得更讓人不爽了,喔、不對,如果是要迎接大高潮的話,那就會比小高潮要更加不爽好幾倍了。
 
『安靜、放鬆。』
 
『我知道!你的本體要進來了對吧?快!快插進來讓我感受一下被填滿的感覺!啊啊~嗯啊~快點~我已經準備好了!來嘛~快點插進來嘛~騎乘式可以插得很深很深喔~』故意緊縮著屁股,我移動腰身用屁股肉蹭著已經就定位的重裝武器。
 
跟記憶中的一樣熱、一樣硬!可惜光是這樣無法確定他是否也一樣粗、一樣長。
 
『我叫你放鬆。』他皺著眉,努力忍耐著等我自己放鬆,嘖嘖~忍耐力太好沒點衝動的男人可無法加分啊親!男人有時就得被欲望支配才行。
 
『你告訴我你想插我,想把我插到壞掉,我就放鬆。』忍著不自己往下坐,我這次非要逼他說點什麼不可!
 
嗯?你說我剛才說男人要被欲望支配,怎麼我自己卻在忍耐,這不合邏輯?笨啊~插人的人才需要衝動,被插的需要的是忍耐!忍著不失去理智全程都要緊緊咬著他的武器不放,忍著這次不可以太早射精不然他就會停下,忍著被不斷的高潮折磨不暈過去,你看我多能忍啊!簡直是那什麼小受的典範!
 
『別鬧了,快放鬆。』
 
『我偏不偏不偏啊啊啊~嗯~~』嗷嗷嗷~插進來了!我期待已久的東西終於插進來了!以一種戰艦破浪出航的氣勢,將我原本緊縮的內壁用他的硬挺擠開,每前進一點就讓我更加無法夾緊屁股,當全數沒入我的體內時,兩側臀辦也因為中間擠著一個粗大的東西,而被迫暫時沒了迷人的股溝。
 
『你話太多。』他吐出一口憋了許久的氣,先是強制性的拉開我原本跪在床上的雙腳,等我因為失去重心而坐更深後,才讓我的腳跨過他的大腿,讓我用大腿內側夾緊他的腰,接著抓住我強健沒有軟軟肉的腰身,開始慢慢抽送起來。
 
『啊嗯~不要出去、進來,再進來一點~不對不對,不是頂那裡,你明知道要頂我哪裡,我才會舒服的叫給你聽,為什麼故意不碰那裡?難不成你的手指有衛星導航你的雞雞卻沒有嗎?你看我說的對不嗯啊啊~啊~對!就是那哩!啊啊~你的頭部隔著腸壁壓到我的前列腺了,啊啊~不要拔出去,就這樣頂著,快!用力要擺你強勁的腰,引發我的小宇宙,讓美乃滋爆炸吧!』
 
『嗯啊~好棒!好棒啊啊~好想射出來、哈啊!你頂的我快射了~啊啊~要忍耐!不行~好熱,那裡像快要著火一樣,跟鑽木取火一樣,摩擦生熱嗯啊啊啊~』
 
『哼嗯!閉、嘴!』
 
努力喊完想表達的感想,順道把他夾得激動難耐,我感受著繃得死緊的肌肉,只要他頂一下,身體就會大力抖動一下,無數的電流在體內亂竄,後穴明明已經被巨物填滿,卻仍舊有不滿足的渴望,想要更多、更多,想要他再更狂野一點的插我,這次要到何時他才會失去理智呢?
 
『不夠、再來~讓我燒起來吧!快讓我壞掉、讓我只能被你插出快感,讓我以後都只能被你插,讓我被你鎖在床上每天被你插~啊啊~好棒!親愛的你又更快了~哈恩、嗯~~你就喜歡聽我說這些對吧?我說得越下流你越興奮對吧?啊啊、他又變大了,想射了嗎?想把我射得滿滿的,讓你的精子在我的體內游動嗎?來吧~我準備好嗚嗚~!』
 
我的嘴巴被堵住了,雖然少了點言語上的助興,但體內瘋狂抽送的力道,讓我知道他已經沒了理智,啊啊~真不錯呢,這次又縮短了他忍耐的時間。
 
『嗚嗯~嗚~~』隔著一個手掌,我在生理的刺激上,不斷發出不成文字的音節,不叫就無法宣洩過多的快感,不叫就會立即爆炸,所以即使被摀著嘴,我還是堅持著要發出聲音。
 
雙腳已經脫離了控制,自動勾上他不斷搖晃的腰,腳掌跟腳掌交叉支持著不被甩掉,腳趾不斷往內蜷曲到幾乎快要抽筋,我承受著從外往內不斷加重的撞擊力道,腦中只想著習武的體魄就是好,抬著我這麼久了還能變得更猛,果然不是打籃球就能贏過的。
 
『呼嗚!嗚~嗯、嗯、嗯~~!』往後仰著頭,我梗直了脖子,用靈魂感受快要斷氣的小高潮,還有隨之而來、即將噴出的美乃滋。
 
『呼啊、啊……差點就要沒氣!』摀著嘴的手掌終於移開,我顫抖著大口喘氣,想舒緩一點點小高潮過後的緊繃,卻被緊接而來,幾乎將內壁頂到只剩薄薄一層,深深輾壓前列腺的高速研磨機(啥?),直接擠爆了整條美乃滋!
 
『啊!啊啊啊~~!啊嗯!射、你都射~進來了~嗯嗯~好厲害、好多~哈嗯!待會拔出去,床單肯定要弄髒了,不如你、直接這樣抱著我去浴室吧?我想試試你插在我體內走路時會是什麼感覺……』我攬著他喘氣,剛發洩過後的身體極度敏感,要是能趁勢馬上再來一發,一定能炸爆我的小宇宙!
 
『床單你洗。』他同樣也喘著氣,卻在射進我體內後以極快的速度恢復理智。
 
『哼、射了就翻臉,真沒良心,我要是女的你這次都能讓我懷孕了,你吃乾抹淨就想甩了我的負心漢!我不依、我不依!你要是敢這樣對我,我就去昭告天下!說你把我做的都得痔瘡了,還要我去洗床單!』
 
『你哪來的痔瘡。』
 
『我說有就有!』
 
『既然你有痔瘡,那邊走路邊來一發就算了,免得你痔瘡裂了。』說完,他就做勢要把已經開始逐漸變硬的凶器拔出。
 
能讓他離開嗎?絕計不能啊!於是我立馬用力坐回去,緊緊夾住他的兇器物不放。
 
『痔瘡是什麼?那種中年大叔才會有的東西我才沒有呢~我的小菊花絕對健康乾淨富有彈性!我最喜歡洗床單了~正好最近天氣不錯,我本想洗床單了,連你的也一起洗絕對沒問題!快!我們再來一發吧!為了不浪費洗衣精~我們得努力讓床單更髒點才行!』
 
『站著做不會弄髒床單。』他面無表情的反對。
 
『那好!我們可以騎乘勢再來一發,接著再站著來!』
 
『站著地板會髒。』難道騎乘式就有比較乾淨嗎親?
 
『我幫你拖地!分分鐘的事,掃地拖地都包了喔親~』
 
『那好吧。』語畢,他不再說什麼,開始身體力行。
 
『嗯啊啊~好棒!跟剛才一樣硬!親愛的你好勇猛喔~我真希望我們每天都能來至少一發~!』
 
『閉嘴,再吵就不做了。』
 
……
 
嘖嘖!這傢伙就只有在想要使喚我時才會多說幾句,真是過分!我今天要是不把他榨乾,我就幫他舔地板!
 
喜歡用騎乘式弄髒床單是吧?哼哼~那以後都要用騎乘式先來一發!把親愛的竹馬君餵爽了,才能有接下來的千千萬萬式啊!
 
騎乘式你好,騎乘式好棒棒~!
 

 
「全文完。」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幾口水,106將封面印著"騎乘式你好,騎乘式好棒棒~!"的書本闔上,收進抽屜裡避免待會被某人燒毀。
 
是的,你想的沒錯(誰?),這是501的新刊,傳說中的"106X104、逆CP騎乘式H"。
 
雖然主角之一是自己這點有些詭異,但106向來將書本中的內容與自身劃分得很開,所以讀完幾行字習慣後,也就不覺得有什麼被性騷擾的感覺了。
 
有些同情地看著依舊僵硬、一臉呆滯的104106小小內疚了下,他忍不住反省自己,或許不該因為104吵他看書,就故意拿出501的新刊朗讀給他聽,是的,這是106故意的,在104還在用手機騷擾他時,他看得並不是501的新刊。
 
「阿吏,你還好吧?」伸手在104面前揮了揮,106發現對方還是沒反應,只好直接拍上對方的頭,卻在剛接觸到的一秒後,手就被人揮開。
 
"啪!"手與手接觸時所產生的聲響,讓我們得知104揮得有多大力。
 
「阿吏?」觀察著有些反應過度的104106更內疚了。
 
「我我我我沒事!對!我突然想到還有報告要寫,我先回去了再見!」從床上迅速跳起,104抓著106的枕頭衝向門口。
 
「阿吏我的枕頭!」沒有那顆從小躺到大的枕頭他無法睡覺啊!
 
「晚點還你!」
 
看著被打開還沒有關上的房門,106一邊思考一邊皺眉。
 
沒有看錯的話,104抱枕頭的位置似乎稍微偏下了?
 
……!?」
 
像是想到什麼,106突然跟著衝出房門,轉身來到104室門前,一邊敲門一邊叫著:
 
「死吏!你要是敢把我的枕頭弄髒你就死定了!你聽見沒有,死吏!喂!絕對不准把我的枕頭弄髒,你給我放下我的枕頭!死吏!快點交出我的枕頭!你知道我沒了那顆枕頭會失眠的,我警告你要是敢對我的枕頭怎樣,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聽見沒有,死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